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緣與源(中)

Jan Sikorski | 2024-02-17 16:53:38 | 巴幣 3244 | 人氣 493


(BMG前三分鐘)

  喧囂的市集,偉大的城市,讚嘆帝國的榮光吧。

  人來人往,格菈琪娜左顧右盼,確實,很像她印象中的羅馬城市格局和建築風格,方正、矩形與網格狀,可看出精密的規劃和足夠的組織力與資源,看來這裡的帝國與羅馬有異曲同工之妙,即便她很清楚這裡並不是羅馬,不是自己認知的世界,差異還是有的。

  穿梭人群,身著形形色色束腰外衣(Tunic)的過客們無不將好奇或欣賞的眼光投向格菈琪娜,或許是她美麗出眾的姿色,或是她異國格調的服飾,又或者是她如白金般秀麗的淡金髮,某種特別的象徵。

  環視交叉拱屋簷下的商店街,販賣的可不只有物品。

  雖然被尤莉亞和緹雅的部下平安送達這座城市,但總感覺自己的外貌在這已屬危機四伏,無論如何,她必須趕緊找到尤莉亞提及的商人。

  「我該稱讚您的美麗,還是您的勇氣,這位氣質不凡的高貴魔女。」

  說曹操曹操就到,格菈琪娜頓了下,回過頭,面向那句聽上去有些輕浮聲音的主人,人妻狂人曹操,當然不是。

  「你知道我是魔女?以及......你會說我的母語?」

  少女倒是顯得從容,即便內心有著數不盡的疑惑和些許的......期待,終究在異世界聽見他人說自己熟悉的語言,沒有人不感到緬懷的,那怕她到這裡的時間仍稱不上長。

  「當然,我從遠方就能感受到,您那萬靈教女性的特徵美,喔,還有您的優雅高尚,所以才用維斯拉語回應您。」

  那是位男性,披著連兜帽長袍的黑色短髮男子,帶著商業笑容的男子,坐在一檯載著乾貨、食材和葡萄酒的馬車廂旁,看似一位旅行商人,聲音如其神情,給少女一種非善類的輕浮感和諷刺感,作為格菈琪娜歲月的歷練,還有魔女對人性的瞭解,甚至能感覺出來他對慾望和利益的崇尚。

  「維斯拉語?萬靈教?你說的那些是什麼?」

  或許是這位男子認錯了人,不過從對方能善用自己的母語波蘭語,肯定有長期使用過的經驗,至少,對他而言是一門他工作上會用到的語言,不過他似乎將波蘭語認定為維斯拉語這門少女頭一次聽見的語言名字。

  他應該和尤莉亞他們一樣,並非自己現世中的人,只是目前尚不知他說的維斯拉語為何會和自己的母語波蘭語幾乎一致。

  「不在這個世界,高貴的魔女大人,至少這時代還未出現。」

  對方莞爾一笑,這次開始改用相似拉丁語的語言,且用得更加流利,或許這才是他的母語,就像這裡的大多數人,還有之前遇到的尤莉亞和緹雅她們,同時,也讓格菈琪娜想起那張字條。

  「你是商人風吧?」

  「正是,風•伊修特爾,一介小小的商人,見過高貴的魔女大人。」

  語畢,男人脫下兜帽,一手撫胸微微鞠躬行禮,看來不少和貴族打交道。

  「你認識尤莉亞吧?她讓我來找你,你似乎知道更多。」

  「或許吧,但如果您能高抬貴手,讓在這趟不易的時間旅行中打賞小的,我會很榮幸。」

  風攤了攤手,嘴角的微笑和眼神聚焦在自己馬載貨車上的商品,似乎不放過任何的蠅頭小利,這讓格菈琪娜不禁隱隱皺起了眉頭。

  不過敢跟魔女提交易,此人著實不簡單。

  「喂!你怎麼和客人說話的!」

  一聲清脆的敲響落在風的頭上,隨即見到的,是男子的抱頭哀鳴和站在他身旁,雙手插腰的黑髮小女孩,小女孩給人一種小大人的沉穩感。

  「上帝啊,夜,她和我們一樣是穿越者,應該說,是修正者。」

  「意思是……她能幫助我們回到原先的時代囉?」

  喚名夜的小女孩一臉詫異,視線在格菈琪娜和風之間來回飄移。

  「我想是的。」

  「那你還想坑對方,給我過來!」

  「饒了我吧!真要算起來,我搞不好佔不到便宜。」

  「然後再讓我給你收拾善後是吧,你這學不乖的傢伙!」

  嗯,小女孩地位應該在這位男人之上,氣勢完全被壓過去了,至少格菈琪娜眼裡看到的是這樣。

  「咳咳,那麼兩位,可以和我說明情況了嗎?」

  看著眼前男人被小女孩繞著馬車的追逐戲碼,格菈琪娜有些無語,她輕咳了幾聲再次喚起他們的注意力。

  「當然,不過我想這裏並不適合,我的意思是,您在這座城市並不安全。」

  確實,格菈琪娜從進城開始就一直感覺到不善甚至帶有淫邪的視線,相比之下,這位風還比較讓人放心。

  「金髮的異族美麗少女,沒有一個主人帶著,嗨,請原諒,但這是帝國的現況。」

  風撇了眼市集上的女奴,她們的髮色大多是金髮,那可是熱銷商品。

  同時,也讓作為女性的格菈琪娜由衷感到作噁反胃,如果販賣的是年輕稚嫩的男奴,她倒是樂意看見,沒、沒事。

  「我知道魔女大人您有非凡的力量,在這同樣作為"不自然存在"的我們能感受得到,但麻煩事還是越少越好,這是我的原則,以您的睿智想必能理解。」

  「……好吧,我知道了。」

  格菈琪娜自然能輕易奪取意圖對她圖謀不軌之人的性命,當然,風所言並不無道理,她已經在外頭一戰成名過,若非遇到尤莉亞,她將要面對的可不只這些,況且,在原先世界她已習慣低調,畢竟魔女在基督教世界可不是什麼正向的存在,若非在宗教寬容和存有不少異教習性的波蘭,她恐怕會過得更艱難。

  「請上車,我知道一個好地方,還有認識的朋友可以幫忙。」

  風再次拉上兜帽並側過臉,向夜道:「夜,挪出空間,準備一下。」

  「當然,隨時可以出發!」

  在風的示意下,夜俐落地為貨車挪出給格菈琪娜乘坐的空位,還貼心地為其位子上鋪上坐墊,感覺她很熟悉這些工作,她跳上馬車拉起韁繩,風也隨即坐到夜的一旁。

  「唉,趕緊走吧。」

  長嘆了口氣,來到座位上的格菈琪娜俯視自己懷中的古籍,這趟怪異旅程還沒過半天,她已經深深覺得身心俱疲了。

  「好想洗澡...…」

  * * *

  乘坐風的馬車,格菈琪娜出了城,才剛被送進城沒多久又再次被載出城,這些運貨馬車坐起來可沒那麼適宜,說實在,還不如她自己騎馬舒服得多。

  「唉,現在又要幹嘛來著?」

  對於這位千年歲月的蘿莉老人家實在太折騰了,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馬車走了幾段路便在路上停了下來。

  「魔女大人,我想我們有麻煩了。」


  在前進的路上,有數名身披白色長袍的陌生人擋在那,為首的,是位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男子,看上去與威脅搭不上什麼邊,但風已經抽出他腰際的長劍並做好備戰姿態了,夜亦同,手持著自己慣用的輕弩,以歐洲弩而言,短箭矢雖注定射不遠,但作為自衛武器和沒甚麼經驗的人來說足以。

  氣氛有些凝重,來者帶著一股詭異到不尋常的壓抑,壓抑到快窒息的感受。

  可能他們並非善類。

  「啊!美麗又強大的魔女大人,恭迎您,我等期待您降世已久了。」

  文弱男子高舉雙手,向著格菈琪娜表達如卑微僕人對主人的歡迎,完全無視馬車前的風和夜,眼神中充斥著無盡的崇拜還有愛慕,並用著相似拉丁語的語言對格菈琪娜讚不絕口地讚美。

  「來吧!我等已為您備好宴席,我等將服從您的所有,請救贖我們,救贖被漠視的無助人們,救贖這個無藥可救的世界!」

  「呃,謝謝,但不好意思……我並不認識你們。」

  有粉絲,格菈琪娜自然多少有些高興,即便那份高興與提防是等量的,畢竟他們看起來可不像人格正常的粉絲,環抱著古籍,格菈琪娜從馬車上起身,站到馬車護欄邊上,讓嬌小如小隻馬的她能增添一點視覺上的高度和俯視他人的自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多、多麼地讓人感動!能親耳聽見魔女大人的聲音,就算聾了,不,就是死了也不足惜──!」

  只是聽見格菈琪娜的一小句問候,剛才斯文的男子此刻卻瘋癲無比,他緊抓自己臉龐,都抓出血痕來,仍吶喊那發自內心的歡愉。

  「太美妙太美麗太可愛太艷麗太動人太撫慰太令人回味無窮!請回應您的僕人,信仰您的忠實僕人,祭司恰斯洛柏格(Chislobog)的愛──!」

  一隻弩矢不偏不倚地插在發瘋男子的眉間上,遏止了對方繼續胡言亂語,伴隨男子維持讚美姿態的向後倒下,風也從衣袖投擲暗器,殺死其中一位白袍男,接著跳下去,一陣劈砍撂倒另一人。

  「阿,抱歉,但我們趕時間。」

  夜帶著戲謔的笑容,在風牽制靠近的敵人時,夜便接著上弩弦準備下一發。

  「唉唉,你們不要傷害我的崇拜者阿...…」

  格菈琪娜話這麼說,卻也只是看著,用著從容毫不緊張的口吻進行著敷衍的抗議。

  「魔女大人,他們是邪教徒。」

  一場戰鬥一觸即發,那群白袍陌生人也不會乖乖站著,不如說,在他們崇拜的魔女面前,他們展現了瘋狂無比的戰鬥方式,即便只有匕首和小鐮刀,卻抱著如自殺攻擊的方式,高喊瘋語一個接著一個突擊。

  「邪教徒,嗯...…」

  站在馬車高處上的格菈琪娜一眼望去,神情還是顯得十分淡定,對於下方的廝殺好似漠不關心。

  「好吧,是有那麼一點像。」

  「不只一點好嘛!」

  最可憐的莫過於風,邊和一群瘋子戰鬥,在小心不要送命的同時還要吐槽這位外表看似蘿莉,內心卻高達千歲的活化石。

  「那麼,能說明一下是什麼情況嗎?」

  「上帝啊!天才的魔女大人!慢點吧!」

  在風發出來自內心深處的吶喊時,一隻箭矢劃破空氣,撂倒一名向風發起突擊的邪教徒,緊接著兩隻、三隻……將在場數量佔優勢的邪教徒盡數放倒,看那箭矢,屬於長箭矢,很顯然,是由弓箭發出的而非弩,且它們十分精準,所有箭矢都一箭正中目標,可以看出射手的高水平。

  「是愛德莉雅姊姊和愛莉姊姊!」

  夜幾乎在同時就清楚來者是誰,儘管她還未見到人,只見女孩神色流露出一種期待和喜悅。

  「哈,這下人情債可還不完了。」

  風也鬆了一口氣,他掀開兜帽好更能看到從遠方靠近的十幾位帶弓箭身影,看樣子,風和那邊的人之間早有認識。


  「風先生!夜,你們平安無事吧!」

  「是啊,多虧你們即時趕到。」

  踩踏著輕盈飄逸的步伐,搖擺著龐然奪目的"兇器",猶如穿梭於森林的小精靈,率先到三人面前的是位背著長弓的少女,她有著一頭金色柔順又耀眼的秀髮,綁著一條馬尾,一對和精巧泛紅的白皙面龐相襯的藍天色眼眸,她的姿色就連對美麗講究的格菈琪娜都不禁多瞧幾眼。

  「太好了,你們都沒有受傷。」

  她的笑容十分甜美迷人又真摯熱忱,好似冥冥之中能暖和人心,沒有半點惡念而是最為純粹的善意。

  「啊!好可愛的孩子!」

  不過最醒目的還是那身衣服,黑色的露背緊身無袖毛衣,菱形開胸與露出腹部的設計,再搭配黑色貼身迷你短褲與過膝黑絲襪,將她婀娜多姿又凹凸有致的身材均衡地展現出來。

  『好漂亮的人,不過穿得太露了。』

  這穿著對格菈琪娜這位蘿莉魔女而言確實挺前衛的,相比之下,格菈琪娜的雅緻連衣裙和紅色貴族長袍幾乎遮掩她全身,腳部的長靴覆蓋到連襪子都沒外露,她還將長袍毛茸茸邊際的衣領給立起來給脖子保暖,頭上頂著一副遊牧民族象徵的卡帕克氈帽(Kalpak),只有秀髮和臉部露面,不禁讓人難以想像,這兩人是否處於同一個大氣溫度下,又或者人老不耐寒,形成莫大的世代對比。

  「咕嚕嗚嗚嗚!」

  霎那間,未等格菈琪娜反應過來,又或者她反應已經遲鈍了,她只是眼前一黑,一陣迷人的芳香伴隨柔軟的觸感硬生生壓在她精緻的小臉蛋上,使她一時之間透不過氣。

  可能見格菈琪娜這位一米五又蘿莉臉的波蘭少女太像人偶或小女孩,不知道實則是一位能穩坐博愛座的千歲老魔女,那位自帶龐然兇器的馬尾少女竟將格菈琪娜埋進胸中抱著,就像擁抱布偶一樣淘氣可愛。

  「愛、愛莉!這樣會讓人家喘不過來的。」

  「唉?啊呀!真是對不起,姊姊做得太過頭了。」

  「抱歉,給您造成困擾了。」

  好在另一位聲音聽上去溫婉靦腆的少女提醒,那名喚愛莉的活力甜美少女這才將格菈琪娜放開,使其重見天日。

  『姊姊是嘛……』

  雖然想告訴這位小孫女自己的實際歲數,不過還是罷了,畢竟年紀小也更好讓她裝萌賣傻和騙吃騙喝,沒、沒有。

  格菈琪娜一臉無奈和毫無波瀾,調整著剛才擁抱時有些歪掉的帽子,很快,在她眼簾中便映入另一名少女,有著和愛莉相似的美麗金色長髮和蔚藍瞳目,且有著不亞於她的美貌姿色,著實讓人第一眼聯想到這位少女和愛莉是姐妹,只是看上去性格更內向含蓄,以及略感到有些自信不足,或許是那感覺上更加溫柔慈悲的情懷緣故。

  她微微向前躬身,表露真誠的歉意,和熱情奔放的愛莉相較起來,她則是溫文儒雅,同時穿搭上也保守許多,儘管她穿著短裙及那異色的過膝襪之間形成了令人心癢的絕對領域,且覆於襯衫外的紅色長袖短毛衣外,仍難以遮掩那傲人的發育。

  格菈琪娜瞧了瞧眼前那兩對驚人雙峰,再俯視自己,嗯,儘管事實上自己並不小,但在她們面前只是浮雲而已。

  「我不要緊,這位女士,我也沒有介意那位女士的行為。」

  或許是眼前這位少女的溫情,又或是剛才充分感受到愛莉的熱情,總而言之,儘管初次見面,但格菈琪娜以她漫長的人生經歷知道她們絕不是壞人。

  「太好了,謝謝妳,我是愛德莉雅,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她是愛莉。」

  少女雙手交疊放在胸前,好似放下心,在她之後,愛莉也俏皮地搭在愛德莉雅肩上就像好閨蜜,並眨了眼親切地朝格菈琪娜打招呼。

  「很高興認識妳,我是愛莉•愛芙爾海姆,叫我愛莉就好,叫愛莉姊姊也可以喔,唉嘿。」

  「愛、愛莉。」

  看她們彼此關係應該很要好吧,這讓格菈琪娜有些觸動傷感的情懷,腦海中,那遙遠的家鄉親友們,儘管他們中,除了少數幾位魔女,大多人都沒能陪伴她度過漫長的歲月,尤其是那些短命的男性伴侶,過去如此,未來也會這樣。

  少女閉上眼緩了緩情緒,現在可不是感觸的時候。

  不過看到對方依序介紹自己,她想到自己還沒在這裡做過完整的自我介紹,作為波蘭王國與立陶宛大公國聯合中最偉大最有權勢的魔女,也是強調個人獨特風格的波蘭貴族,在介紹上她自然也是與眾不同。

  那是展現她一千年歲月的驕傲。

  只見少女右手彎起平行於眼線之前,比了個Y的俏皮手勢,並眨起了一眼流露外放的微笑,就像位受人歡迎的少女偶像,天曉得她從哪學來這樣有得沒得的動作。

  「我是格菈琪娜•拉爾卡斯卡,來自波蘭的小魔女ξ( ✿>◡❛)。」

  人不服老。
--------------------------------------------------------------------------------------------------------------------
  結果續最後一次更新後直接忙到年後都沒更XD,該系列出於劇情上的篇幅考量,思來想去,最後還是分成三篇,應該不會變成四篇ㄅ,也讓別人家的孩子有更多表現機會,畢竟是第一次寫別人筆下的孩子會著墨較謹慎,當然,Dziady:逝心的魔女也會繼續更新,同時尋找要給自己挖什麼坑ㄅ,那我們下次更新見ξ( ✿>◡❛)。

創作回應

基金會
風:什麼.....這位外表看似美麗的少女 卻已經活了一千年,真是太......斯巴拉西了(真誠讚美_
2024-02-17 20:21:01
Jan Sikorski
哈哈,畢竟是禁忌的魔女,對美麗、魔法和永恆特別講究,也造就長照的格菈琪娜,很多事情都僕人在做的。
2024-02-17 20:39:0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人不服老ww漫長的歲月對人的身心也是一種考驗( ´・ω・`),看來格菈琪娜感受到了文化衝擊是時候拿出比基尼震撼她了~ヾ(*´∀`*)ノwww,發現有風與夜大歡喜~ʕ•̀ω•́ʔ✧

兩位女兒大可愛,而且個性完全出現了,大感謝jean~(σ゚∀゚)σ゚∀゚)σ

格菈琪娜的胸型很棒了,只是兩位女兒的發育過大,安心諾,jean過年忙碌辛苦了~(。◕∀◕。)
2024-02-18 04:24:37
Jan Sikorski
搞不好追求時尚又愛美的格菈琪娜會喜歡上比基尼W,而且這位不服老的小魔女也有顆澀澀ㄉ心,用泳衣來勾引小正太和帥哥之類的......沒,沒事(´∩ω∩`)

不客氣,謝謝愛茵,有機會我也想為愛德莉雅和愛茵創作,與格菈琪娜多互動ξ( ✿>◡❛)
2024-02-18 20:31:17
井爵
格菈琪娜是凍齡的魔女,還可以順便賣萌騙吃騙喝!XDDD

Jan大創作辛苦了!格菈琪娜的異世界之旅相當有趣!XDDD

還有熟悉的愛德莉雅和愛莉前來助陣,感覺變的相當熱鬧!# W # bb

期待下一章!XDDD
2024-02-18 22:03:55
Jan Sikorski
謝謝井爵先生,不服老的小魔女格菈琪娜的異世界之旅不會只有這次呦ξ( ✿>◡❛)

還有一位特別的孩子還沒登場,敬請期待[e24] 。
2024-02-19 15:47:31
『。』
骯,格菈琪娜想要男奴……[e29]
2024-02-24 23:13:27
Jan Sikorski
也許身為禁忌的魔女,總會想要幾個男奴,尤其是小正太(X
2024-02-25 20:29:0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