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五章:狂亂

白蓮山人 | 2023-07-27 16:00:49 | 巴幣 0 | 人氣 26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西佛國、法天宮,邪之子引發爭端,鎏法天宮聖殿之上掀起戰,沙阿七相:「喝」耶賴八識:「呀」蜀道行:「喝」身形錯動,拳風、腿流交織,迴身、轉手,掌交掌、内元提,勁流迸裂、氣流竄升,耶賴八識:「留人」沙呵七相:「喝」手翻、身躍,掌擊、腿掃,雙人四掌夾擊,蜀道行單以對,更顯得左支右絀,沙阿七相:「呀」賴八識:「喝,法識無形」法意八識、掌化無形,蜀道行避之不及被一掌擊中了,蜀道行:「呃」沙七相:「蜀道行,留下柳湘音,吾保證西佛國絕不再為難」蜀道行:「我的女兒只能留在我的身邊」賴八識:「柳湘音留在西佛國,吾能保證她安全無虞」蜀道行:「不用」沙呵七相:「你既不識大體,那就只有制伏你了,喝」耶賴八識:「呀」纏鬥未休,蜀道行為求脫身一運全身无功,正是,蜀道行:「虛藏萬象,天外有天」武痴法併合刀流,狂捲、疾嘯,洶湧襲來,七相、八識被威波震退,蜀道行拼開生門路,沙阿七相:「快追」兩人便追上,而在宮外,使刀被五大金剛擋下,無倫天:「圍住,金伏魔法棍陣,喝」
冰城遺址,冰城外再見惡鬥,任飛揚、塵道少雖佔兵器之利,但根基不敵,危危噩噩、險象環生,女陰陽師:「第二招」塵道少:「仰天道行」這一方,心知任飛揚兩人再戰不利,無奈身陷禔摩劍網、無暇他顧,杜一葦五內如火急焚,杜一葦:「喝」禔摩:「赫」飛光流洩,指杖劍挑、刺、擊、破,單一流暢的動作,蘊含絕對的強桿,足下古流術舞變化、飄逸靈動,諟摩:「遊戲結束」杜一葦:「唉唉唉,這下是沒希望了」銀邪一瞬,杜一葦再傷一臂,杜一葦:「呃」傷痕密佈處透出冷冷寒氣,寒劍吸納鮮血,越見狂魅、越顯妖異,另一方,女陰陽師:「第三招」冷冷聲落,來不及反應、來不及哀嚎,只覺得熱流一瞬,來不及感覺痛楚,眼前已失光明,塵道少被女陰陽師一掌擊碎天靈,任飛揚:「道少」便一劍逼退女陰陽師,同時將道少身軀搶回,諟摩:「嗯」杜一葦:「走」便虛晃一招趁機帶走兩人,女陰陽師:「追」兩人欲追,提摩:「別追了」女陰陽師:「冰爵」提摩:「無聊」便化光離去,人形師兩人見狀亦化光跟上。
暗夜路上,杜一葦兩人同行,任飛揚:「道少,道少,該死,這血怎麼流不停,別流了,道少」來不及說遺憾,無法再安慰身邊悲傷的摯友,年輕的生命就此化作煙塵、永遠消逝,只見塵道少屍體化為灰塵、餘下道扇,任飛揚:「不可、不可啊,你不能這樣消失,道少,不准你與宮雨一樣消失,道少,先是宮雨、後是你,你們總是這樣,總是丟下我」杜一葦:「任」伸手欲安慰任飛揚,卻感手臂之傷,杜一葦心想:「得趕快設法逼出手臂上的凍氣,不然就糟了」杜一葦:「任飛揚,節哀,塵道少一定也不願見到你頹喪的模樣,將悲愤化作力量吧,你也傷的不輕、需要趕快治療,我們先回蒿棘居吧」便扶著任飛揚離去。
王者之墓,墓園之內,四分之三、半分之間準備開棺,就在棺木開啓之時、毒氣散出,四分之三:「啊」半分之間:「四分之三」半分之間伸手扶四分之三的霎那間,四分之三體內的嗜血族之血竟被毒氣喚醒了,四分之三:「啊」雙眼發紅,半分之間:「不妙,你的雙眼」四分之三:「沒事,此地根本就沒骨骸,快走」兩人便衝離,就在脫出古墓之時,四分之三體內的嗜血狂性瞬間爆發,雙手銀搶攻向及時化出冰刈的半分之間,四分之三:「喝」半分之間:「唉呀,你這樣我是打、還是不打呢,麻煩啊」四分之三:「哈哈哈」面對戰友,半分之間陷入為難,對手是驅魔人,更是化身嗜血者的四分之三,手中的冰刈與背後的長鎗,是射、還是不射,高手過招不容分心,四分之三强撼之威更因狂性威力加劇,半分之間不受傷,半分之間:「呃」四分之三:「赫」半分之間:「兄弟,這鎗、望你清醒」四分之三:「啊」就在長鎗無奈上膛之時,只見四分之三忽露痛苦神色、急竄而去,四分之三:「啊」見狀,半分之間便收起刀鎗,半分之間:「幸虧你及時收手,但是,大事不妙了」
西佛國、鎏法天宮之外,金伏魔法棍陣,合以錯落之數包夾蜀道行,五大金剛:「喝、呀、喝」法棍互擊、鏘聲金鳴,交錯輪替、瞬動移形,此時七相與八識追出,沙七相:「蜀道行定脫不出金伏魔法棍陣」賴八識:「嗯」此時,蜀道行看到放在一旁之刀,蜀道行心想:「俠刀」金伏魔法棍陣乍現破綻,蜀道行:「好機會」欲一取刀再被攔下,無倫天:「弘刀法棍,喝」四大金剛:「呀」重重陣式、赫赫儈眾,刀式配合法棍,盪盪強威、難越雷池蜀道行負柳湘音更是奮戰不怠,蜀道行:「喝」無倫天:「法轉」智音天:「智揚」只見蜀道行俠刀上手、再展絕式,蜀道行:「二刀流」刀氣橫流掃出、眾儈難擋其威,五大金剛:「啊、哇、啊」見狀,兩上師便攻上,賴八識:「喝」沙呵七相:「呀」血戰未止,俠刀見狀,武痴式再運,蜀道行:「虛返其實·天俱滅」虛實流匯聚天刀氣,風嘯、雲湧,俠刀武威震盪寰宇,兩上師合力一擋,使刀便趁機縱身離去,沙呵七相:「無倫天,由你領隊追下」無倫天:「是」五大金剛便追上,耶賴八識:「蜀道行不愧為武痴傳人」沙呵七相:「循私護短,身為武痴傳人又有何意」賴八識:「今日此舉,該向佛子釋罪啊」沙呵七相:「走吧」兩人便入宮。
暗夜路上,蜀道行著柳湘音急逃,奔馳的身影、汗血交互滴落,背上的負荷是否太過沉重,是蒼天的捉弄,是使刀的無奈,更是蜀道行的父性親情。
西佛國、鎏法天宮寢室,七相與八識跪在小活佛面前,梵刹伽藍:「你們兩人起來吧」沙七相:「沙呵七相向佛子請罪」賴八識:「請佛子降罪」梵刹伽藍:「唉,你們何罪之有呢,「若為天下蒼生,吾無責怪之權」維:「違背佛子之意,依天宮之律,本當該撤職論罪」翔達:「翔維,不可無禮」梵刹伽藍:「起來吧,你們並沒有錯」沙七相:「是」賴八識:「是」兩人便起身,梵剎伽藍:「刀如今人在何處」賴八識:「與眾人一番血戰之後,已帶著柳湘音逃出天宮」沙呵七相:「而且殺了數名天宮僧侶」梵伽藍:「悉曇無量,使刀已非,如今只是行於蜀道之人,只是護女心切的蜀道行」沙呵七相:「佛子,吾以為仍該將柳湘音擒回,避免邪子禍世」梵剎伽藍:「蜀道行既自鎏法天宮脫身,顯示天意如此,就讓他去吧,一切自有上蒼安排,強求無用」沙七相:「是」梵剎伽藍:「下去吧,吾要休息了」聞令,兩人便退下,:「佛子,兩位上師不聽從您的命令,您因何不懲罰他們」翔達:「維,上師是為救天下蒼生,才有擒捉柳湘音之意,佛子怎可降罪」翔維:「兄長的意思是,佛子做錯決定了」翔達:「翔雜,你太無禮」梵刹伽藍:「翔雜,立足點不同,做法便有不同,而且每個人心中的度量也不同,詳加衡量,你便能明白」翔維:「是」而在殿上,忽來一道光芒顧示,沙呵七相:「嗯,莫松罕阿闍梨傳聲示意,邪之子來自中原,就讓中原之人自行處理,這佛子也不會有異議啊」耶賴八識:「嗯,依阿闍梨之意施行吧」
幽靈間壁,茶理王與蘇安談論著,茶理王:「讚、讚,功夫實在不錯,若是論體格、外貌跟賢慧能幹,妳是及格了,你跟小四也認識很久了吧,別再拖了」蘇安:「你還是多喝點酒吧」茶理王:「唉唷,害羞什麼,我是說正經的耶」此時,半分之間來到並從茶理王頭上打下去,半分之間:「哼」茶理王:「臭小子,你是著魔了嗎,沒事發什麼瘋,唉唷,不對,怎麼只有你,四分之三呢」蘇安:「半分之間」半分之間:「大姐,你先別問、聽我說,四分之三出事了,我們誤中西蒙的陷阱,他吸入了王者之墓的死屍之氣,嗜血化」蘇安:「西蒙好狠毒」茶理王:「你說什麼,臭小子,你知道這件事有多嚴重嗎,不然你是跟在他身邊做什麼的,為什麼會讓他誤中陷阱,人呢」半分之間:「我沒時間聽你吼叫,我來是因為你一定知道解決的辦法,快說,別浪費時間,遲了,吾就無法掌握他的行蹤了」茶理王:「辦法,啊有,我有辦法」蘇安:「不行,你千萬不能那麼做,一旦你將四分之三的毒素吸入體內、後果難料,萬一你從此入魔,再也難回頭了」茶理王:「我不這樣做是不行的,除了吸出他體內的毒素、別無他法,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被西蒙控制啊,這比殺了他還要殘忍,你知道嗎」半分之間:「有風險,那這個辦法最好不要,沒其他的辦法嗎」蘇安:「有,一定有,讓我再想想,茶理王你先別急,這個辦法非到萬不得已不能用」半分之間:「照這樣看來是暫時無解,那吾先去設法將四分之三帶回來吧,不能讓他在外面遊蕩」便離去,茶理王:「唉,小四,該死的西蒙,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拆他的骨」
路上,五大金剛搜查著俠刀行蹤,無倫天:「眾人四處搜查」四大金剛:「是、是」便四散找尋,片刻之後,焰摩:「悉嚳無量,啟稟護法,在附近發現一處山洞,内中傳出異聲,我等不敢妄動,特來稟告」而在樹後,使刀看到情形,蜀道行:「不對」便無聲離去,這方面、山洞內,柳湘音:「鳴、嗚」此時,使刀趕回,蜀道行:「此地不宜久留,可是,外面正是中午,湘兒不能接觸日光,這」而在洞外,五大金剛來到,無倫天:「你們講的就是此處,進入搜查」班都巴:「是」而在洞內,蜀道行聞聲手按刀,蜀道行:「嗯」而在洞外,就在五大金剛欲進入之時,一名僧侶傳令來到,僧侶:「悉嚳無量,啟稟護法,佛子有令,眾人回轉法天宮,不得再為難蜀道行父女」無倫天:「這」僧侶:「佛子有言,天意命、蒼天定,所以命我傳令,眾人速回鎏法天宮」無倫天:「唉,是」五大金剛便隨僧侶離去,而在洞內,聞人聲已離,蜀道行便放下按刀的手,蜀道行:「唉」柳湘音:「嗚、啊、鳴」蜀道行:「湘兒」便替其擦汗。
暗夜市集,弄三平與全正在收拾戲班子,阿全:「呼,今天的生意做的真累」弄三平:「嗯嗯,,錢難賺、兒還小,命運壞、別怨嘆」此時,刀找上,蜀道行:「這位先生」弄三平:「啊啊啊,這麼晚了又不是魔神啊,別突然沒聲沒息就這樣跑出來」蜀道行:「吾有一名女兒,身染怪症、不能見光,我想商借先生車輛一用」弄三平:「想雇人拉車就去找車伕,我是作戲的,不是拉車的」蜀道行:「黃金一錠,聊表謝意」弄三平:「哇,這位先生,,不是,這位大俠」便收下黃金,弄三平:「今千金在哪裡」蜀道行:「隨我來」便帶兩人推車離去,隨後刀父女上了馬車,弄三平:「大俠,你要往哪裡去」蜀道行:「離開西佛國境界即可」弄三平:「放心、放心,我這個人一向公道,你的錢,就會將你送到你家裡為止」阿全:「呼,喝」便拉車離開。
宮燈幃,暗夜時分,龍宿與劍子談論著,疏樓龍宿:「劍子,汝認為刀之女有救嗎」劍子仙跡:「機會渺小」疏樓龍宿:「蜀道行是汝之朋友,但此事關重大,汝怎麼處理呢」劍子仙跡:「這件事是佛劍分說的範圍,我相信佛劍會有最公正與人性的做法」疏樓龍宿:「這是汝的尊重,但邪之子牽繫未來武林的存亡,必要之時就要堅忍斷情」劍子仙跡:「你要殺」疏樓龍宿:「儒門必須杜絕邪之子的降世」劍子仙跡:「龍宿,你的人非木石、豈能無情消失了」疏樓龍宿:「這是出自無奈,總是要有人扮黑臉的反角」劍子仙跡:「或許事情尙有轉圜」疏樓龍宿:「但願在找到轉之前,武林還能保持原狀,,嗜血族人的氣息」劍子仙跡:「此人無妨」卻見茶理王來到,茶理王:「劍子仙跡啊」劍子仙跡:「何事這般緊急」茶理王:「急、當然急,四分之三他兩人去王者墳場、不中計,半分之間受傷、四分之三不知去向,而且塵道少不幸死了」聞言,劍子怒氣震地裂樹,劍子仙跡:「啊」疏樓龍宿:「劍子,汝發怒了」茶理王:「現在要怎麼辦」疏樓龍宿:「試問該如何對付解碼之後的西蒙」茶理王:「這」劍子仙跡:「你說無妨」茶理王:「解碼後的西蒙已是無人可敵,若是綜合你們三人之力、或許可行,但是無法殺他,唯有之法乃是犧牲一名頂尖的高手」疏樓龍宿:「何意」茶理王:「以毒攻毒,嗜血族最愛強者,犧牲這名高手是被嗜血族的利牙所之後,在體質產生變化之時即刻反噬,就能取下他的性命,但這個方法非常危險,不是失敗而死、就是被同化變成他的手下,所以這名高手的心志一定要非常堅定」劍子仙跡:「那在反噬之後,有何變化呢」茶理王:「除了接受對方的功力强化自己之外,便是會得到長生不死的性命,可是,誰能去呢」劍子仙跡:「除此之外,別無他法嗎」茶理王:「這這這,我馬上再去找蘇安研究」劍子仙跡:「嗯,事不宜遲,龍宿,吾要告辭了」疏樓龍宿:「行」劍子仙跡:「教父,離開」茶理王:「好」兩人便化光離去,疏樓龍宿:「反噬嗜血者之法,嗯」
豁然之境,金妍華妃來到,金妍華妃:「此處便是豁然之境,,金妍華妃特來拜訪劍子仙跡」聞言,劍子飄飛而出,劍子仙跡:「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金妍華妃:「金妍華妃見過劍子」劍子仙跡:「金妍華妃,問俠峰會有一面之缘金妍華妃:「正是,當時未會通報姓名,今日前來拜訪劍子,是有一事相求」劍子仙跡:「嗯,何事,需要動華妃親來」金妍華妃:「劍子是否知曉變裔天邪此人」劍子仙跡:「會經聽聞」金妍華妃:「華妃本是西佛國之人,近日此魔來到西佛國殺害生靈無數,甚至強奪了法天宮秘冊·阿波法品,華妃無能,連家父摯友南柯夢身亡,仍無法讓此魔伏法,所以來請子奧援」劍子仙跡:「嗯」金妍華妃:「劍子」劍子仙跡:「佛劍分說應該在西佛國境內,你若前往求援,以他個性斷無拒絕之理,何以捨近求遠,自西佛國來到中原」金妍華妃:「實不相瞞,佛劍身負佛牒與吾父有深仇大恨,華妃實不願向此人求援」劍子仙跡:「西佛國內尙有七、八識兩位上師,干壁中尙有眾阿闍梨,這些人出手何愁變裔天邪不能伏法,又或者,此事另有隱情,金妍華妃:「這,此事確有隱情,華妃之父乃是前任西佛國上師,因法藏論道失敗將佛牒拱手送入中原,華妃之父因此被撤職,加上西佛國人民不能諒解,家父因此抑鬱而終,華妃一生心願便是重回天宮、重拳家父之位」劍子仙跡:「嗯」金妍華妃:「但西佛國從未有女性入宮之先例,雖有佛子為保,千羈壁眾阿闍梨仍要華妃立下功勞,方能入宮,搶抓變裔天邪便是任務」劍子仙跡:「嗯」金妍華妃:「問俠峰眾人雖各自身負業,但能對付變裔天邪者,唯有劍子你啊」劍子仙跡:「高帽不用送了,走吧」金妍華妃:「多謝劍子」兩人便離開。
闍城、殿上,提摩返回,緹摩:「西蒙」西蒙:「神情愉快,是要說好消息嗎」緹摩:「是啊,你的預測果真沒錯,中原的人果然前往冰城闖關,只有送死一途吶」西蒙:「驅魔人呢」提摩:「四分之三已經開始變化了」西蒙:「嗯,哼哼哼」提摩:「現在闍城再度消失,劍子仙跡與疏樓龍宿等人必是焦急萬分、坐立難安,,真想親眼瞧瞧」西蒙:「緹摩,在你的感覺,劍子仙跡本質如何呢」提摩:「未出劍仙氣凜然,古劍出更是沉蟄雄渾之威,令人著迷的絕代高手」西蒙:「由於讚美的你口中所出的稱讚,代表他定是深不可測的高手」禔摩:「然也」西蒙:「但你的做法,是咱們一次要對上三名這種層級的三教高手了」提摩:「西蒙,現在你更令人著迷,與絕對臣服的信任」西蒙:「哦」提摩:「你是黑暗世界的王者,不久之後,所有的游離派門必會自動來歸,閹皇,為你的霸業,請下命令吧」西蒙:「將邪之子帶回」提摩:「是」便離去,西蒙:「驅魔人四分之三,你將成為我最好的助手,哈哈哈」
高岩之上,變調的樂音、混亂的節奏,月下四分之三拉動琴弦,壓制體內翻騰的嗜血之性,而在樹林中,半分之間吹奏薩克斯風,悠悠隨夜色傳遞,帶著撫慰的輕柔聲伴奏響徹,漸漸失序的弦歌又恢復鐘靈清悦,突然,一名村民被丢到四分之三面前,四分之三:「啊」此時,半分之間正好來到看到,半分之間:「四分之三」四分之三不解釋便化光離去,半分之間便上前解開村民的穴道,半分之間:「幸虧不是被咬,你離開吧」聞言,村民點頭感謝便跑離,半分之間:「這下人又不見了,唉」亦化光離開。
村落之内,獨夜人來到卻見屍橫遍野,便一觀屍體之咬痕,獨夜人:「屍體咬痕皆在脖子兩側,難道他們騙我,,繼續尋找」便走離。
玄空島遺址,四口組來到見孫悟空已在,秦假仙:「孫悟空」孫悟空:「是秦假仙,何事這般匆忙」秦假仙:「你還在這裡做什麼,等九幽嗎,玄空島整個島都飛走了,我看九幽也是腳底抹油溜了,你還留在這裡幹什麼」孫悟空:「九幽真正離開中原了嗎」秦假仙:「葉口月人都不見了,現在最可怕的就是嗜血者,孫悟空啊,我們這次攻打闍城表面上雖然成功,但是卻給那隻最大尾的跑掉,他現在進化成功變的越來越厲害,我們真的需要你來主持大局啊」孫悟空:「嗯,吾明白了,走吧」秦假仙:「還有很多事情,我一路上慢慢講給你聽」五人便一同離開。
密林之内,被喚起嗜血惡性的驅魔人四分之三,要回到當初習武之地壓制本性,四分之三:「啊,體內嗜血之性漸漸翻騰,我必須加快腳步了」突然,一個村民被丟到面前,四分之三:「嗯」雜特之聲:「嘿嘿嘿,四分之三,食物就在你的眼前,不要再忍耐了,伸出你的獠牙往脖子咬下去,你馬上就能解脫」四分之三:「啊」卻見維持現身吸著村民二之血,維特:「赫」村民二:「啊」四分之三:「啊」維特:「真是可口的滋味,你難道不會心動嗎,嘿嘿嘿」四分之三:「離開」便縱身離去,村民一:「不、不要殺我」維特:「赫」便咬死村民一,村民一:「哇」維特:「嘿嘿嘿,驅魔人四分之三,你猶如籠中之鳥也」便消失。
暗夜路上,弄三平與阿全拉著推車而行,車內,柳湘音:「爹,為了你的安全,還是讓我回去吧」蜀道行:「無論任何困難,我也要讓妳回復原來,湘音,難道你也捨棄光明的世界嗎」柳湘音:「回復原來也恢復不了一切,,女兒已無法脫離西蒙的掌握,因為我的心已被他鎖住了」蜀道行:「是嗜血者之因」柳湘音:「我的心糾葛難分,,你懂我的意思」蜀道行:「為何要讓妳受這種苦呢」柳湘音:「我只有去面對上天給我的命運,所以,我只能回去」蜀道行:「啊,妳已經完全失去自我了,即使如此,以父親之心,我還是不能讓你回去」柳湘音:「啊,爹」而在中途,使刀兩人便下車,蜀道行:「多謝你」弄三平:「萍水相逢自是有緣,自己多加注意囉」蜀道行:「請」弄三平:「告辭了」便與阿全拉車離去,蜀道行:「走吧」柳湘音:「嗯」兩人亦離開,這方面、路上,弄三平兩人遇上四分之三,弄三平:「嗯,這位朋友,你看起來好像不太舒服」四分之三:「赫」一轉身,只見雙眼發紅,弄三平:「鬼啊」兩人便逃離,四分之三亦追上。
幽靈間壁,忽然一陣煙霧吹入,蘇安:「唉呀」人客一:「怎麼了」蘇安:「各位,能走就快走」人客二:「是發生什麼事」蘇安:「別問,想今夜平安就趁現在快走」語一落,卻見西蒙來到,蘇安:「來不及了」女人客:「唉呀,真是俊美的男人啊」蘇安:「是俊美的男人,更是要命的男人啊」西蒙:「妳就是蘇安」瞬間來到吧台前,蘇安:「是啊」蘇安心想:「這下不妙了」西蒙:「哦」
暗夜路上,獨夜人邊行邊思,獨夜人:「唉,已經數年了,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替妳報得了冤仇」卻聞,弄三平之聲:「救人喔」獨夜人:「發生何事,看來」便上前一觀,卻見四分之三追趕著弄三平與阿全,弄三平:「這位壯士,救命喔,這隻嗜血者想吸我的血」四分之三:「赫」便現出獠牙,獨夜人:「原來你也是嗜血一族,可嘆啊」孤鷹刀便出鞘,四分之三銀槍亦上手。
西佛國、邊境,西佛國最後邊界,蜀道行帶著柳湘音匆匆而奔,忽然一道氣功襲來,蜀道行拔刀化解,隨即兩名蒙面人急而來,蜀道行:「湘音」聞言,柳湘音便趁機逃離,此時蒙面人刀氣一出被刀擋住,蜀道行:「二刀流,是你」蒙面人一:「一試自己招式的滋味」而在路上,被連環逼殺的柳湘音一路顛顛倒倒,體中的嗜血兇性翻騰,已使她忘了奮戰的刀、忘了慈悲的小活佛,她一心一意只想逃回闍城、投入西蒙的懷抱,可是,柳湘音:「啊」任飛揚、杜一葦半途攔路,任飛揚:「妳肚子裡的小孩,絕不能留」杜一葦:「唉,無奈啊」
柳湘音半途再逢劫厄,杜一葦、任飛揚真殺得了邪之子嗎?喪失心智的四分之三、欲報妻仇的獨夜人,兩人狹路相逢,這場恩怨有辦法再化解嗎?西蒙親臨幽靈間壁,了解西蒙秘密的店主蘇安到底是何方神聖,西蒙又將對蘇安採取什麼態度?仍在苦戰的刀,邪之子殺或不殺,他又該如何抉擇?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