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永劫無間之瘋狂的湘南十四日 序章

真蓋特哥吉拉 | 2022-01-20 14:33:48 | 巴幣 14 | 人氣 159

在某座曾是豪宅社區但如今已完全沒落的舊大樓中庭裡,殭屍王將臣的屍體燃燒著;半空中飄散下來的灰燼猶如下雪一般,緩緩的落下,像是訴說著盛極而衰的定理。將臣的屍體也跟燒起來的金紙一樣慢慢地隨風飄去。
 
而在不遠處,  有三個人倒在地上。他們躺著的地方,地板整個呈現蜘蛛網狀的龜裂。顯然他們三人是從半空中掉下來的。
 
一個是淡白金色長直髮的美少女、一個是有著刺蝟頭、全身肌肉的男人,最後一個是個體型非常高大,就像是超重量級摔角手那樣的體型。
 
那美少女背上的四隻黑色羽翼,黑色的羽毛四散在地。額頭上的血將那白金色長髮抹上了一片艷紅。
 
在旁邊的刺蝟頭男人的手就跟那女孩的羽翼一樣都是黑色的,還有著猛獸一樣的利爪。那男人下巴沾滿了從嘴裡流出的鮮血。
 
最後的大塊頭的兩條手臂都是深藍色的、肌肉粗大又結實的麒麟臂。他整個人深深的陷進地板裡面。看起來全身上下已經有幾十處骨折了。
 
這淒涼的場面說明了在那不久之前才剛爆發過一場可怕的大戰;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就要從十四天前說起...
 
那天那個刺蝟頭男人,也就是鳴海。他正一如往常的斬妖除魔;不過,這次的對手倒不是那個妖魔鬼怪。而是有名的邪神─慈孤觀音。
「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你為什麼要對付我?」
 
眼前一個面容妖異的女人,雙眼布滿血絲,用著超乎常人極限的扭曲表情對著鳴海咆哮著。
 
「妳還有臉問我?妳怎麼不問問那些被妳坑害到死的人?」
 
「那些人?哼哼…那些人是自己傻地送上門來的!再說!我也是要活命呀!我榨乾這些信徒不過就跟獅子、老虎吃掉那些草食動物一樣,我又有什麼錯?」
 
「好個弱肉強食!既然如此…那被本大爺給處理掉也就不過剛好而已!」
 
「而且!妳可能忘記了!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界線是不能跨越的。即使不要跨越它的代價是死亡也一樣。」
 
「那又怎樣?」
 
「因為跨越它們的代價可是比死亡更殘酷!」
 
鳴海冷冷地看向眼前那醜陋的女神,毫無感情的吐出殘酷的字句。
 
那妖神一揮手,無數的石頭像炮彈般飛向鳴海,然而他卻是不慌不忙地閃過。緊接著一記乾淨俐落的前鞭腿踢上去,直轟對方的側腹部。前腳踢完落下後又接上前進刺拳,再向前變成左盤肘。最後直接扣住對方的脖子,呀著對方往側邊一彎就接上一發沉重的右膝撞。
一連串有如行雲流水般的連環重擊,打的那女妖神節節敗腿。然而最讓她訝異的是:她是什麼時候就實體化了?
 
踉蹌之間,勉強抬起頭來才發現頭上竟然有一面八卦鏡!
 
「你他媽的陰我!」
 
「陰你?剛好而已!」
 
鳴海說著,就小退一步,對著衝過來的慈孤觀音,送上一記凌厲的後旋踢。那一踢居然把對方的腦袋像踢足球一樣的踢出去。
 
一聲巨響,那腦袋不偏不倚地打進了旁邊那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部署在旁邊的汽油鐵桶裡。
 
這一下,幾十公斤重的汽油全部都流了出來。
 
鳴海拿出點燃了的打火機,就這麼輕輕向前一拋…
 
轟然一聲巨響,眼前那害人無數的邪神立刻整個身陷火海,而整個祠堂也在這一瞬間被炸成了火山地獄。
 
「你們永生者都是混蛋!混蛋…!」
 
淒厲的慘叫聲慢慢地消失,猛烈閃耀的火光就像是那些冤死的靈魂在道謝一樣。然而鳴海卻只是漠然地轉身離開。
 
走了好一陣子,才終於看到那微微透出來的曙光。一隻淡棕色的小貓從旁邊的矮牆上跳了下來。
 
「結束了?」
 
「是啊!結束了!」
 
「本來還傷腦筋這傢伙要是沒有實體的話就麻煩了!正好這八卦鏡派上用場了呢!」
 
淡棕色的小貓突然說起人話來,原來她是隻貓妖。從鳴海的反應來看,他肯定是這貓妖的鏟屎官。
 
「三十年前,林O英那老頭要上路的時候就送給我了!就是沒想到會有今天啊!」
 
這一刻鳴海的臉上多了許多複雜的表情。
 
「想去看看他老兄嗎?」
 
「算了吧?我是不怕瘟疫,就怕惹上一堆鳥事…」
 
話才說到一半,鳴海就像是察覺到什麼似的,突然飛身離開。那小貓妖也跟著跑了過去。
 
此時,不遠處有一名男子竟然在持刀砍殺一個嬌小的女人。猙獰的面容,刀起刀落的狠勁就如同噬血的魔物般,毫不留情的摧殘著眼前的女體。而防狼噴霧掉落在一旁彷彿像是在為了沒能保護主人般無聲的哭泣著。
 
飛身而至的鳴海一掌巴在那男人的腦袋側邊把他像扔垃圾似的丟了出去。就在他要救走這女人的時候,那男子又瘋狂的上前砍殺。
 
「嘖!」
 
鳴海伸出左腳,擋住男人的左胯部之後,轉身跳躍,一記凶狠後踢重重的打擊著男人肝臟。踢完後直接貼上去,抓住男人持刀的手,並扭身發動內股,將這男人一百八十度的摔出去。這才總算讓這發狂的男人安靜下來。
 
隱隱約約救護車、警車的警笛聲響起。鳴海只得迅速逃離現場。但他還不知道的是他的行動早已被人拍了下來…
 
鳴海一回到屋子裡,整個人像一灘爛泥似的坐在椅子上。過了老半天才把放在冰箱裡的不知道哪個惡人的血給拿出來呵。
 
因為詛咒而轉化的永生者,最大的特點就是跟吸血鬼一樣,都需要人血維生。而鳴海也不例外;但他給自己立下的規矩就是只喝惡人的血。
 
不過,方才那個恐怖情人身上的味道簡直就跟情慾的妖魔─情炎鬼一樣的臭…讓他差點沒了食慾。
喝完了之後,過了一會兒,才拿出了一包刈包來慢慢吃。不過,普通人的食物最多只是用來墊胃,對於像他這樣的怪物來說其實就只是讓肚子不會咕咕叫罷了。
 
而那隻小貓妖─愛里壽也已經回到家裡。正百無賴聊的玩起坦克大戰ONLINE。
 
正當整個場面都顯得就是那麼悠閒的時候,突然手機鈴聲響起,打破了這片寧靜。
 
「喂!鳴海喔!我是松田啦!」
 
「松田警官啊!敢問有啥事要我喬啊?」
 
鳴海懶洋洋的回應。
 
「你是不是早上有去救一個女孩子啊?」
 
「有啊!怎麼了?」
 
「你揍那個變態男人的畫面被po上網了。各大影音平台,像YOUTUBE、B站甚至連Pornhob上面全部都有…」
 
鳴海一聽,才剛拿來配刈包的淡定紅茶就這樣從鼻子裡直接噴出來…
 
一陣猛烈的嗆咳之後,松田警官手中的話筒裡才傳出了驚天動地的一聲:
「幹!臥草尼馬!槓鈴羊!怎麼會有這種事?」
 
「你問我我問誰?總之我建議你趕快跑路!剩下的我再幫你想辦法…喂!喂!摩速摩錫?由露誰肉?HELLOW?喂…!」
 
此時的鳴海早已把手機給掛上,望向還在忙著指揮電腦裡的戰車大隊的愛理壽。
 
此時的愛里壽也默默的看著鳴海…
 
下一秒一人,喔!不!是一個永生者跟一隻貓妖就開始一邊各種髒話滿天飛的一邊收拾行李。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能怎辦?跑路啊!」
 
這一刻鳴海的表情已經是寫滿了絕望兩個字。
 
「你要不要乾脆一點去找千冬跟阿風?」
 
「不!我不想把他們給搞進來!」
 
「不然你是要躲哪?」
「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
 
「你不是十六年前就說你不會回去那裡?」
 
「都那麼多年了!沒問題的啦!」
 
「你就不要遇上『她』!到時候是你尷尬,不是我!」
 
愛里壽突然開始在想她為什麼要挑這個笨蛋永生者當她的鏟屎官了…
 
不一會兒,鳴海收拾好行李,帶著愛里壽,騎上心愛的1400CC哈雷機車就這樣踏上跑路的旅程。
 
但是他還不知道,他跑路的這十四天將會是整個三界最瘋狂的十四天…










嘿嘿嘿...終於出序章了!

男主角一號─鳴海是個標準的近戰暴力狂,風格就是龍珠版綜合格鬥!

至於另外兩個角色...看標籤應該都有點底了!

基本上這篇就是要用來紀念已經認識多年的巴友的!

基本上小屋跟Blogger兩邊會同步更新!

有尺度較大的內容的完整篇章也會放Blogger。刪節版則是會放巴哈那邊!

接下來就是慢慢更新了!

但願這次能夠不斷頭...

最後附上我的Blogger


創作回應

一個路過的術士
一如既往地充滿著黑色暴力的元素!
2022-01-20 14:45: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