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五章:真兇之謎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7:50 | 巴幣 0 | 人氣 47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西佛國、閻浮提洞,西佛國之內,西蒙為破閻浮提一取邪兵衛,親身對上三高僧,西蒙:「赫枯樹天:「喝」矮駝地:「呀」平凡人:「喝」三高儈內力修為已臻人佛之界,天眼天心意相通、他人他力難相違,但西蒙身具不死之能,縱使以一敵三也不見懼色,反而揚聲而笑,西蒙:「哈哈哈」一陣低沉長笑、震蕩三空法輪,三高僧身子微移,三人力量匯聚反動,西蒙輕一揮袖,足下微沉來往瀟灑飄渺,一瞬的輕忽、一瞬的失準,皆是左右生死一瞬,三相法輪陣收放已至天心合一之界,西蒙見三招不取,雙方内力已之刻,西蒙紅色舞袖一轉,西蒙:「赫」囂狂的嘯聲、威武的身態,袖開之時正是解放的變臉之態,邪源爆昇的剎那,三儈只有全力防守,西蒙卻瞬間收回邪力,驚險的挑釁、驚楞的三儈,眼一睜,同時枯樹天頸上一痛,利牙已陷頸內三分,但卻吸無血液,西蒙:「嗯」枯樹天:「西蒙,吾名枯樹天,何來精血呢,喝」便與西蒙對掌,同時,枯樹天:「枯生精」矮駝地:「地生氣」平凡人:「人生神」枯樹天:「三相法輪練神魔」三高僧回坐其位,三相法輪啓動欲困住西蒙,西蒙:「哈哈哈,小小毛陣想困住吾,真是神佛的妄想啊,赫」神魔之刀邪源,威力雄渾無疇,西蒙破除三相法網、翻身而出,護在陣圍的七相八識及時發招,耶賴八識:「喝」沙呵七相:「呀」西蒙回手一招,佛力邪力化解之初,優雅的身影淡入電影,只餘揚天狂笑,西蒙:「哈哈哈,諸位大師,來日再會了」便化光離去,紅寅:「閹皇啊,帶我離開啊」沙呵七相:「被他脱逃」賴八識:「可惜」枯樹天:「此邪必會再來,閻浮提洞有我們三人,七八識兩位尊者,先回西佛國重地顧守,護住活佛」沙七相:「悉曇無量」賴八識:「悉暑無量」兩人便離開。
西佛國、鎏法天宮,小活佛與邪之子皆閉目盤坐,邪之子:「氣流又開始浮動了」梵剎伽藍:「氣流循環依自然,人心賦予,故而有所變動貌」瞬間,教父與半分之間來到抓住了邪之子,血堡教父:「識相者,自動跟我們走」梵刹伽藍:「一心向佛的修行者,兩位何苦相逼」半分之間:「為他身上所牽繫的一條人命」邪之子:「我因,他果,自在一心受,佛子,由捨而得解脫,就讓我與他們前去吧」梵剎伽藍:「悉尋無量,苦行千里不遠,捨不思佛究竟在」教父三人欲離去,邪之子:「佛無在、無不在,吾心即是,反出我族之叛子,命不足一哂,能否換回四分之三,結果不在吾能掌握」血堡教父:「說實在的,你也是很無辜,不要怪這邊的心狠手辣,為了我家的小四,也只有對不起你了,走吧」邪之子:「與佛子暫別,叛子去了」梵刹伽藍:「休去、去,合定數自然去,是你去、亦是吾去」教父三人便化光離開。
疏樓西風、花園,龍宿以喚魂果運功治療孫悟空,隨即孫悟空手指微動,疏樓龍宿:「好,再過一刻間他就會清醒了,兩位好友賞光與共品仙鳳的茶藝可好」劍子仙跡:「也可」佛劍分說:「嗯」穆仙鳳便開始沏茶,劍子仙跡:「今天的茶是東瀛茶道嗎」疏樓龍宿:「正是東瀛茶之道,中原的茶雖為頂尖極品,旦吾喜愛新鮮感,所以,趁今日兩位道友皆在,好東西就與好朋友共享了」穆仙鳳:「請用茶」劍子仙跡:「仙鳳,你的手藝還是這麼好」穆仙鳳:「是先生不棄」疏樓龍宿:「耶,劍子,鳳兒是吾儒門的高材生喔,別想挖去兩袖清風的道教啊」劍子一聞茶味,劍子仙跡:「嗯,風味很特別的茶,仙鳳,有朝一日你厭倦浮華無實的生活,豁然之境很歡迎妳」疏樓龍宿:「唉唉唉,吾說笑、汝還隨棍上」劍子仙跡:「來而不收非禮也」疏樓龍宿:「這禮汝還收的真自然」穆仙鳳:「主人、先生,玩笑說過頭就不好玩了」疏樓龍宿:「是啊,汝看,佛劍滿臉嚴肅,對咱們聯手共演的戲碼真是不為所動啊」劍子仙跡:「他正是打住咱們漫天閒扯的好提醒」佛劍分說:「他到現在尚未清醒」疏樓龍宿:「相信吾的救命之術吧,人要樂觀進取,氣氛太沉重不適合吾龍宿,一刻已到,他該清醒了」卻見,孫悟空:「呃」劍子仙跡:「說醒就醒,龍宿,你算的真準」疏樓龍宿:「哼哼哼」劍子仙跡:「這是乾笑喔」疏樓龍宿:「對汝故意的,隨便啦」三人便走到孫悟空身旁,孫悟空:「是劍子與佛劍,這裡是」劍子仙跡:「疏樓西風,醫治你的人所住的居所」聞言,孫悟空便坐起身,孫悟空:「疏樓西風」忽見眼前龍宿,孫悟空:「你」劍子仙跡:「是,就是他,救你性命的人,疏樓龍宿」疏樓龍宿:「孫悟空,汝的傷勢過重,吾盡了最大的能力,雖然汝之功力無損、生命無虞,但會半身不遂,有負劍子與佛劍期望」劍子仙跡:「你的傷最多只能痊癒至此,不過」佛劍分說:「天無絕人之路」劍子仙跡:「這也是我想說的話」疏樓龍宿:「吾也相同」孫悟空:「多謝三位」劍子仙跡:「孫悟空,到底是發生何事」聞言,孫悟空看向龍宿,孫悟空:「我誤中人算計,所以才會重創,是我太大意了」劍子仙跡:「對方的相貌與兵器呢」孫悟空:「等我確定之後,再告知三位」劍子仙跡:「嗯」佛劍分說:「劍子、龍宿,傲笑既無性命大礙,吾要帶他離開」劍子仙跡:「以你的能力護住需要療養的當事人,是沒問題」疏樓龍宿:「佛劍,吾的清白全賴手了」佛劍分說:「孫悟空,可以馬上起程嗎」孫悟空:「可以」疏樓龍宿:「鳳兒,要默言歆將輪椅推出」穆仙鳳:「是」便入內,疏樓龍宿:「只是一點心意」隨後,穆仙鳳讓默言推出輪椅來,孫悟空便坐上輪椅,佛劍分說:「我們告辭了」劍子仙跡:「請」疏樓龍宿:「請了」佛劍便推著傲笑離去,疏樓龍宿:「啊,但願吾能逃過此劫啊」劍子仙跡:「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西佛國、鎏法天宮,兩上師與華妃返回,沙七相:「悉無量,佛子,近期嗜血者動作頻頻,已經是第二次侵入閻浮提洞了」賴八識:「三位佛世尊雖退去強敵、保住邪兵衛,但恐怕嗜血者不會如此善罷干休啊」梵剎伽藍:「三位佛世尊所習心法乃專為抗衡嗜血者之用,所結如意化天牢不可破,足可阻止一切侵入」金妍華妃:「但邪之子也被人所擒,佛子,此事當如何處理」梵刹伽藍:「個人因缘非是他人能解,邪之子此舉必有用意,各有各的法,你們不必為他擔心,只是鎏法天宮安寧不再,七相,請將法天宮武功不足自保之眾比丘,還至各廟宇修行」沙呵七相:「是」賴八識:「另外一件事情向佛子報告,千壁中已有四位阿梨功德圓滿,只待十五天後初代佛子華誕之日,便行入滅」梵刹伽藍:「悉邊無量,四位阿闍梨功行圓滿,實可賀也」金妍華妃:「但聖佛華誕之日,西佛國眾比丘需淨身禁食、靜修止武,如今面臨大敵,恐有不便」梵剎伽藍:「聖佛華誕乃是西佛國一年中之盛事,未可輕廢,依照往例、見機而做,無妨也」金妍華妃:「是」沙呵七相:「最後一件事,法藏論道之日將到,佛子可有把握」梵剎伽藍:「嗯」沙呵七相:「當年天降聖物、佛牒現世,落於西佛國與中原交界,劍柄向西、劍身在東,各有所屬、難分歸屬,多年以來西佛國與中原為爭佛牒多次辯道,雖各有勝負,但仍相安無事」金妍華妃:「哼」梵剎伽藍:「華妃,你起了心了」金妍華妃:「吾父因法藏論道而死,此根」梵剎伽藍:「金研宗韋堪不破之關,你怎也堪不破」金妍華妃:「這,是」賴八識:「佛劍分說雖是俠義胸懷,但開殺戒、終非吾佛本意,佛牒更為聖物、不宜沾染血腥,此次法藏論道由佛子親行,雖是首開先例,但也代表西佛國取回佛牒的決心」梵刹伽藍:「法藏論道,梵刹已有準備,請兩位上師寬心」沙呵七相:「有佛子費心,吾等暫退」梵剎伽藍:「嗯」
闍城、殿上,西蒙化光返回,諟摩:「看來西佛國並不順利」西蒙:「好特別的大師」緹摩:「連你也無法得手嗎」西蒙:「我改變主意了」提摩:「改變取兵衛的方式」西蒙:「不靠「血液維生的確實難纏,但並非無破除之法,提摩,在法天宮還有其他高手嗎」提摩:「尙有兩名長老與我們過招,實力皆不在話下,但比不上這三隻禿驢難纏」西蒙:「嗯」腿摩:「你有何打算」西蒙:「黑暗的世界必會來臨,這個打算早已佈下,這兩次的出手目的為何,你知嗎」鞮摩:「以你的力量不可能輸這三人,但卻未分勝負而回,我不懂」西蒙:「哈哈哈,障眼法人人會使用,就看功力深厚」諟摩:「你所說的,難道不單只有咱們這方面嗎」西蒙:「邪兵衛不是只有咱們需要啊」提摩:「原來你打的主意是」西蒙:「噓,話出口就不成真了」提摩:「果然是吾皇西逢」西蒙:「縱使染法天宮深藏不露,但未來之景是一步一步正在展現,等吧,貪婪會促成展現的速度」忽然,城外傳來教父聲音,教父之聲:「西蒙,我知道你在裡面,馬上給我出來」提摩:「是茶理王,不知進退之輩」西蒙:「耶,咱們敬老尊賢才是啊,哈哈哈,我倒想會他一會」便化光離去,而在城外樹林,血堡教父:「西蒙,聽到了沒,將四分之三給我交出來,否則」卻見西蒙現身,西蒙:「否則如何啊」血堡教父:「哼哼哼,真是慢到可以,比女人出門還會拖」西蒙:「茶理王大駕呢,怎能隨便視之」血堡教父:「我呸,少跟你老爸同樣的滑溜,本人不吃這套」西蒙:「上回的失敗,你似乎沒得到教訓」血堡教父:「吾堂堂血堡之主·教父茶理,小小的失敗算什麼」西蒙:「嗚,聽來是想東山再起了」血堡教父:「西蒙,你也是失敗者啊」西蒙:「嗯,失敗」血堡教父:「被驅魔人封印,此乃嗜血族的奇恥大辱,你爸地下有知想必會痛哭,他為了一個不成材的兒子而犧牲自己,真是不值啊」西蒙:「茶理王,嗜血族重視血親、尊重長老,你身為吾之前代,使你我對敵,我仍敬你是一代教父,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血堡教父:「怎樣,生氣了」西蒙:「西蒙的修養你可以儘管試探,但我的父皇誰也不能說嘴」血堡教父:「你還真孝顺,就不知你的兒子是不是會這樣相同對待你」西蒙:「聽來你是抓到邪之子了」血堡教父:「將四分之三交出來,否則,他是會沒性命啊」西蒙:「茶理王,為了私生之子,你是無所不用其極了,血堡教父:「什麼私生之子,胡說」西蒙:「我是看在同為嗜血族,才為你掩飾你胡亂的過去,讓他成為嗜血者,否則,你將受血堡一脈唾棄,,說錯了,你的血堡已被我摧毀了,真是失體啊」血堡教父:「西蒙,哼哼,囂張沒落衰的久,你與我誰能站到最後,鹿死誰手還不知吶」西蒙:「敢來此地,代表你信心十足,想以人換人,可惜」血堡教父:「怎樣」西蒙:「如意算盤打錯了,邪之子與吾關城已沒關係,他不過是盲目追求光明的廢子」血堡教父:「你想誑我」西蒙:「想殺你就殺吧,四分之三我不會還你,請了,哈哈哈」便化光消失,血堡教父:「西蒙」便轉怒離開。
西佛國、鎏法天宮,華妃來報,金妍華妃:「佛子,劍子仙跡親至鎏法天宮,求見佛子」梵伽藍:「請他進入」金妍華妃:「是」便退下,隨後劍子來到,劍子仙跡:「劍子仙跡見過佛子」梵刹伽藍:「貴客前來、有失遠迎,請坐」聞言,劍子便盤坐蒲團,梵剎伽藍:「劍子此來,亦是為邪兵衛之事嗎」亦坐下蒲團,劍子仙跡:「嗜血者來過西佛國了」梵伽藍:「兩次騷擾,無功而返」劍子仙跡:「吾與佛劍、龍宿也會與嗜血者交過手,卻遇到不解之題」梵剎伽藍:「不死不破之身,亦是困擾鎏法天宮的難題」兩人皆起身,劍子仙跡:「佛子認為以邪制邪,如何」梵剎伽藍:「嗯」劍子仙跡:「三教典籍各有對邪兵衛的記載,劍子此來便是為了印證其中關竅」梵刹伽藍:「可否先請劍子見示,道教之中關於邪兵衛的記載」劍子仙跡:「渾沌天卷有載,在千年之前,在魔道上有一股不知名的黑暗力量匯聚,威能之大足可掩盡三光,甚至改變天地法則,為了消滅這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三教各盡所能,但無論任何人試圖靠近這股力量,便被捲入其中,遭到吞噬」梵剎伽藍:「嗯,此段與西佛國之記載相仿,這股黑暗力量便是指邪兵衛」劍子仙跡:「正是,後來這股黑暗力量逐日加大,甚至已經開始改變天象,眾人無以名之,便稱之為邪兵衛,但渾沌地卷年久殘破、記載已經模糊不能辨認,只知是靈法天宮初代活佛犧牲自己性命,方將邪兵衛封印」梵伽藍:「梵剎會在中原得遇龍宿、亦曾討論此事,梵剎回到天宮之後重閱闡提經下卷,雖是殘破不全,但也終於找到後的記載」劍子仙跡:「嗯」梵剎伽藍:「天宮所載,初代活佛以宏大無邊佛法,將邪兵衛吸納進入體內,但這股力量太過強烈、無法消滅,所以便以金身坐化,困住這股力量」劍子仙跡:「邪兵衛究竟將以何種型態現世」梵剎伽藍:「當初邪兵衛聚而成型、幻化無端形象,化利刃而為兵器、雙山河而成絕境,合入天際則要掩三光、竄入地中則死水波濤,凝獸成形而成妖魔也」劍子仙跡:「也就是說邪兵衛無任何的型態,是一種隨心所欲的力量,這股力量難道無法消滅、或者掌控嗎」梵剎伽藍:「這股力量一經釋放,將是天地亙古以來最大的邪能,絕非一人之力所能掌控,也非天下間任何力量所能消滅」劍子仙跡:「既然如此,嗜血者的目的未必是掌握驅使邪兵衛,而是想讓邪兵衛盡掩三光,成為嗜血族的天下」梵剎伽藍:「正是,嗜血者之所以念念不忘邪兵衛,只為讓永夜來臨,為此,嗜血者會與西佛國爭戰多時,直到多年前,前代驅魔人以五名意識能力者將嗜血者對於冰城奇域,西佛國方得安寧」劍子仙跡:「變裔天邪是西佛國交給前代驅魔人的嗎」梵剎伽藍:「是一念即忘向前任佛子求情,讓他守住冰城贖罪」劍子心想:「龍宿推論有誤,邪兵衛並不能抗衡嗜血者,嗯」劍子仙跡:「多謝佛子見示,劍子不枉此行」梵刹伽藍:「亦多謝劍子此行,印證梵刹心中疑惑」劍子仙跡:「請」此時,華妃來到,金妍華妃:「劍子,多謝你上次相助」劍子仙跡:「舉手之勞,何須言謝」便離去。
斷崖上,風之痕注視著崖下,一樣的風、一樣不休止的滌盪,不會傳遞來渴盼的訊息,失落樵「悴逐漸刻上風之痕一貫孤冷的雙眼,此時白衣劍少來到,白衣劍少:「師尊,又要下崖找尋皇弟」聞言,風之痕不語,白衣劍少:「半年了,自皇弟失蹤遍尋崖下不見蹤影,他必是平安無事,與妖后一起」風之痕:「風之痕的行動不變,直到黑衣出現」便施展輕功下崖,白衣劍少:「皇弟、黑衣,兩人生、或兩人死,永遠不變」
路上,佛劍與坐著輪椅的孫悟空同行,孫悟空:「啊」佛劍分說:「你的心緒波動」孫悟空:「沒什麼」佛劍分說:「失了雙足,真的沒什麼嗎」孫悟空:「這」佛劍分說:「傷你的人是誰」孫悟空:「是龍宿的面容,所持卻非龍宿之劍」佛劍分說:「與文劍天書所言相同」孫悟空:「佛劍見過文劍天書了」佛劍分說:「他對你的關心不變」孫悟空:「是他救了吾」佛劍分說:「他救你一半,剩下的一半要靠你自己」孫悟空:「嗯」此時,兩口組找上,秦假仙:「孫悟空、佛劍分說」孫悟空:「是秦假仙」秦假仙:「孫悟空啊,我們找到傷你的凶器了」佛劍分說:「嗯」孫悟空:「找到又如何,吾現在的情況,啊」秦假仙:「你的腳,怎會這樣」孫悟空:「傷及脊椎、雙足已殘」秦假仙:「這這這」佛劍分說:「秦假仙,你所說的索在哪裡」秦假仙:「啊,對了,我有遇到一個名叫十三娘的兇女人,她說這支名喚關商,是一口中路的寶劍,專利對手腰間要穴,透皮肉不沾血、穿筋骨不留痕」佛劍分說:「嗯,秦假仙,煩請你與業途靈陪孫悟空前往定禪天,吾有要事離開」秦假仙:「這沒問題」手一揮,業途靈欲幫孫悟空推輪椅,佛劍分說:「且慢」業途靈:「又是怎樣了」孫悟空:「業途靈,讓吾自己來吧」業途靈:「但是」秦假仙:「閉嘴啦,孫悟空只是一時受傷,又不是一輩子殘廢,你是在推啥」業途靈:「喔」三人便離去,而佛劍亦離開。
洞穴之内,教父化光帶邪之子返回,血堡教父:「真真倒楣,人沒換成、換一肚子氣」半分之間:「西蒙不肯交換」血堡教父:「西蒙的意思是要煎要隨便我們,他根本就不管這個小孩的死活」蘇安:「那只好另尋他法,雖然結果是失望,但該執行之事不能被影響」教父:「妳下得了手,你來,我做不到」聞言,蘇安軟鞭上手,邪之子便閉上雙眼,蘇安軟鞭一抽卻打到邪之子身旁,蘇安:「唉」半分之間:「交給我吧,你跟我走」邪之子:「往哪裡去」半分之間:「你該去的地方」邪之子:「唉,休去、歇去,合自然定數去」便隨半分之間離去。
豁然之境,佛劍來到,劍子仙跡:「是佛劍分說,再度來到豁然之境,莫非是孫悟空的事情,有了什麼進展」佛劍分說:「秦假仙已經找到關於凶器的線索」劍子仙跡:「嗯」佛劍分說:「鋒刃極薄,專對手腰間,透皮肉不沾血、穿筋骨不留痕」劍子仙跡:「你的意思是」佛劍分說:「你也看過紫龍劍了」劍子仙跡:「找到凶器才能證明兇手」佛劍分說:「找到兇手自然能找到凶器,那我們各尋各物,吾尋凶器、你尋兇手如何,雖然吾真想站在龍宿這邊,但既然你有疑心又這麼堅持,劍子豈敢攔阻佛劍分說」佛劍分說:「你不擔心吾錯尋目標」劍子仙跡:「錯尋目標打錯人,最多是講一句抱歉,以你與龍宿的交情,一壺茶就能解決了」佛劍分說:「吾去找龍宿」便離去,劍子仙跡:「最直接的做法,就是最接近目標的方向啊」
暗夜樹林,半分之間與邪之子同行,黯淡的夜林,沉默的兩人、無言的腳步,剪碎一地稀微的月華,邪之子:「到此可以了,你動手吧」半分之間:「你不抵抗」邪之子:「覺悟早已在心中」便盤腿坐下,半分之間:「那就速決吧」閻鎗便上手。
疏樓西風、牌樓外,夜空上只見一道聖光從天而降,正是佛劍來到,佛劍分說:「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強桿氣流將穆仙鳳與默言歆逼退,同時龍宿化光而出,疏樓龍宿:「疏樓更迭,龍鱗不減風采」便穩住兩人身形,疏樓龍宿:「佛劍分說,發生什麼事情,讓汝為難起小輩來了」只見佛劍背上佛牒佇地,佛劍分說:「真相已明,傷孫悟空者,正是,疏、樓、龍、宿」頓時佛牒開啓,疏樓龍宿:「誤會已深,無奈啊」雙手一揚、紫龍出鞘,疏樓龍宿:「紫龍將證明龍宿的清白」。
紫龍、佛牒,最先天的對決,雙鋒之會引爆一場驚世之戰,佛劍分說能揭穿龍宿真面目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