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二章:邪不勝正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5:06 | 巴幣 0 | 人氣 36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暗夜荒野,人形師與女陰陽師對上紅寅,維特趁機策馬奔離,荒林再見惡鬥,冰藍、冷雪、詭焰,交鋒一瞬,風雲湧、乾坤動,女陰陽師:「小老鼠,不自量力」紅寅:「哼」眼不見目標,紅寅殺意乍變、化出斬鐮上手,連續攻擊使得人形師兩人受傷多處,女陰陽師:「陰陽無邊」邪能絕學再現,陰陽之招化無限之力,紅寅:「赫」但見紅寅斬鐮斜揮、一式欣落,女陰陽師受重創了,女陰陽師:「啊、噗」嘔出傷血,但瞬間恢復原狀,女陰陽師:「這,我的魂魄不穩」此時,人形師極招上手了,人形師:「無體銷魂」身形隨著氣流旋轉浮起,紅审:「糧慢玩吧」便化光離去,女陰陽師:「休走」亦化光追上,人形師見狀便收式,人形師:「追」也化光追上,這方面、路上,紅寅快速追上維持,維持發出一拳攻擊卻被其閃過,紅寅一翻身便制住維持,紅寅:「走吧」便化光帶走維持,隨後人形師兩人趕到,女陰陽師:「人被帶走」人形師:「咯咯咯,血堡將付出代價」卻見女陰陽師若有所思,人形師:「你有心事」女陰陽師:「自從成為嗜血者,我的武學漸漸迷失,掌握不到原來的精髓」人形師:「有得有失,至少你有了更强的力量與生命」女陰陽師:「這是嗜血者的法則嗎」人形師:「失去自我的人就只能認命,走吧」兩人亦離開。
樹林之內,流川飄渺深夜單行,卻遇獨影獨夜人,流川飄渺:「深夜攔路、非奸即盜」獨夜人:「問俠峰之上也有奸徒嗎」流川飄渺:「嗯,獨夜人,注意你的用詞」獨夜人:「交出懷中秘密,省下一番氣力」流川飄渺:「誇口,喝」飄渺刀出鞘,流川飄渺先發制人,獨夜人掄刀應戰,一時刀光劍影併射樹林之間,流川飄渺:「喝」獨夜人:「哼」轉眼之間,獨夜人趁機取走了流川飄渺懷中之信,交手片刻,流川飄渺虚晃兩招、縱身掠出戰圈,流川飄渺:「走」便化光逃離,獨夜人揮刀擋下刀氣,獨夜人:「愚昧,嗯」便打開信一觀,信上所寫:「好友,自王者之墓一役,吾深感嗜血者之能非是一般武力所能喝止,欲完成吾兩人之計劃,唯有寄託在邪兵衛之上,唯可慮者佛劍分說而已,君避世不出亦是希望藉此消耗佛劍實力,然魔龍祭天一事終不可避,吾雖代為處理,但君入世之行終成定局、實可憾也,雖然如此,不影響汝與吾之佈局,天下走勢雖然多變、不脱掌握之中,靜等時機來臨、一掀江湖波浪,願君與吾共勉之」獨夜人:「嗯,劍子仙跡」
黑闇之間、洞內,佛子與邪子之門繼續,邪波湧、正氣長,滋生陣陣電流,精神波,闇冥一動、白華一瞬,邪之子:「嘻嘻嘻、哈哈哈,麼麼悉署多,悉署多、悉嚳多,聽我講,麼麼悉暑多,悉嚳多,喝」梵剎伽藍:「呀」身形便騰空盤坐,黑炎、地獄無情火,白冷冷、菩薩慈悲水,兩道精神威波、猛如龍虎交錯,極度之間,黑白交錯的世界,空間、時間乍然凍結,邪之子:「啊」而在洞外,忽聞,梵剎伽藍之聲:「啊」姜獒嬤嬤:「小活佛的聲音」鞮摩:「嗯」姜娤嬤嬤:「怎樣」諟摩:「怕妳的小活佛被打死」姜嬤嬤:「邪之子的叫聲比較大,聽起來他比較危險」諟摩:「哦,但是你看起來很緊張、緊張地,嘖嘖嘖,額頭皺紋可以夾死蒼蠅了」姜嬤嬤:「哼」而在洞內,只見黑暗開始崩塌,梵剎伽藍:「黑暗開始動搖了」邪之子:「你、你做了什麼」梵刹伽藍:「「悉邊無量,吾什麼也未做,是你的心已動」邪之子:「不、不可能」梵剎伽藍:「心動、精生也」邪之子:「情,要情做什麼,我不需要」梵刹伽藍:「情是人與人之間的牽繫,父子親情、母子親情,皆是人之天性」邪之子:「我的父親是西蒙」梵刹伽藍:「西蒙撫育你在這黑暗的世界,但他非是賜你最初最原始生命之人」邪之子:「我的父親,誰、是誰」梵刹伽藍:「聶求刑」邪之子:「聶求刑」頓時腦中浮現聶求刑與柳湘音乘船共伴之景,梵刹伽藍:「你的母親深愛之人是聶求刑」邪之子:「愛,不對、不對」腦中再度浮現西蒙與柳湘音相處之景,梵刹伽藍:「你的母親天生眼盲,一生常處於黑暗之中,她明白黑暗世界的孤獨寂寞、無依無助,依她原始本性,絕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處在黑暗的世界之中啊」邪之子:「母親、母親」同時腦中浮現柳湘音被閶箭射中之景,邪之子:「啊,母親、母親啊」
王者之墓,蘇安眾人緊張等待著,蘇安:「行動前,你們為什麼不事先跟我商量,太遲了、切都太遲了」半分之間:「太遲,什麼意思」蘇安:「你該知道西蒙的父親是嗜血族一代王者,屍身上具有急猛強大的魔氣與孽念」半分之間:「所以可借助這股力量抗衡西蒙,這不是你當初所提的嗎」蘇安:「原先是這樣沒錯,但四分之三在此地慘虧、傷勢尙未痊癒,體內仍有殘餘的毒素,貿然進入只怕會反被吞噬,若是他反被西蒙的父親所吸收」秦假仙:「這怎麼行,老弟們,快點、快點,快將棺材給我劈開,把四分之三拉出來」蘇安:「秦假仙,現在破棺,四分之三必死無疑,唉」秦假仙:「什麼,不開是死、開也是死,這這這、這是要怎麼辦」半分之間:「靜靜看,相信四分之三」蘇安:「也只有這樣,不過,王棺出事,西蒙必不會坐視,王棺不能留在此地,必須儘快搬移」秦假仙:「這簡單,有你們,有我,再加上我那三個小弟,還有小俠、也呆、火龍麒,九個人搬一具棺材還不簡單」半分之間:「人多太過招搖」蘇安:「沒錯,太多人參與目標太過明顯,而且此路險惡、常人難行,我想,借火龍麒的腳程與力道幫忙運棺即可」秦假仙:「也好啦,你說的也對,火龍麒,交給你了」火龍麒:「唉,真是艱苦」蘇安:「還有,秦假仙,此地不可久留」秦假仙:「知道啦,這裡又不是什麼遊覽地區,下三秒之內我們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別擔心,屍人、業途靈、小蟑螂、小俠、也呆,走」也呆:「莎唷啦哪」四口組與小兩人便離去,蘇安用黑布將王棺蓋住,蘇安:「這樣,應可暫時避過西蒙的追蹤」兩人將王棺繩索綁在火龍麒身上,蘇安:「可以了,走吧」火龍麒:「先講好喔,我火龍麒乃是堂堂祝融身邊的聖獸聖聖獸,看在你們的誠心,降低身份替你們拖棺材,一天三百隻紅燒鴨、三百譚紹興酒,不能打折扣。半分之間:「喂,祝融身邊的聖獸,聽過玉帝為什麼要你的同胞,也就是俗稱的馬不能講話」火龍麒:「為什麼」半分之間:「免得烦死自己」兩人便走離,火龍麒:「大膽凡人,竟敢捏造玉帝聖旨,幸虧本聖獸想起來了,當年玉帝在天庭曾經向我說過這件事,聽好了,其實」邊說邊跟上。
血堡、殿上,教父眾人等待著,血堡教父:「嗯,紅害的辦事效率實在不差」語一落,紅寅押著維持化光返回,紅寅:「參見教父,紅寅不負所託」血堡教父:「很好、很好,維持,好久不見」維特:「教父大人,維特知道你抓我來一定沒有好事,有什麼手段直接來吧,維持是不會背叛Mr.西蒙的」血堡教父:「哈哈哈,想不到西蒙有你這種手下,本教父欣賞你,但是欣賞歸欣賞,該做的實驗還是得做,喝」手一揮,維持身形浮空,維特:「啊,你、你要做什麼」血堡教父:「去」便將一個黥末面具戴在維特臉上,維持:「啊」瞬間維持灰化、面具掉落了,雷迪:「恭喜教父實驗成功」便撿起面具交還教父,血堡教父:「這有什麼好恭喜,全在本教父意料之中」紅寅:「我實在不明白,這個維特又不是什麼高手,就算他真的因為面具和樹液而灰化,也不代表這個面具殺的了西蒙」血堡教父:「紅害,你好似對本教父很沒信心喔」紅寅:「不敢,屬下只是實事求是」血堡教父:「好,本教父就將全盤大計告訴你們,也許這個面具無法使西蒙灰化,但是絕對可以降低他的能力,所以只要西蒙戴上面具,吾就有把握將他打敗」雷迪:「教父的意思是」血堡教父:「以獠牙制伏獠牙,唯有這樣,才能將西蒙送去見他的老爸」紅寅:「嗯」
黑闇之間、洞內,佛子與邪子持續對抗,邪之子:「母親、母親死了」梵刹伽藍:「悉尋無量」邪之子:「呵呵呵、哈哈哈」梵剎伽藍:「你覺得悲哀與淒涼吧」邪之子:「不對,我覺得可笑、很可笑」梵剎伽藍:「生死輪迴有其命數,但看如何面對,她並不遺憾,因為她已經脫離永遠黑暗的世界」邪之子:「而且帶著她親愛的父親」梵刹伽藍:「你的祖父俠刀·蜀道行爲俠道而出,雖未能盡大義之舉,但他最明白如何解脫之道,他明白受困於嗜血族的黑暗之中,最痛苦者,莫過於女兒良善之心」邪之子:「我在這裡是母親的痛苦」梵刹伽藍:「一個母親怎會希望兒子在黑暗不見天日之中生活,如果一切又因自己而起,她更自責、悲傷與痛苦」邪之子:「但是她已經死了」梵剎伽藍:「人死有靈,其靈必不安也,而這一切因於親情,闇、無心無情,是孤獨、是寂寞」邪之子:「我不會孤單的」梵刹伽藍:「你因何想同化吾,是希望吾留於此陪伴你嗎」邪之子:「我、我是」梵剎伽藍:「打開你的心吧,除去心中的孤寂,捨棄黑暗的孤獨,看看你自己的心」邪之子:「我的心有什麼」梵刹伽藍:「你心中有佛,你自不會孤單,清淨自心、接受吾佛」邪之子:「我該怎麼做」梵剎伽藍:「你想怎麼做便怎麼做,一切操之於自心」邪之子:「想怎麼做,便怎麼做」梵剎伽藍:「悉尋無量」一語落定,黑暗頓時瓦解了,邪之子:「啊、啊、啊」而在洞外,忽然洞內發出強烈的光芒,提摩:「嗯」便掩住雙眼,姜娤嬤嬤:「這」隨即,小活佛走出,姜嬤嬤:「佛子」梵刹伽藍:「我們離開吧」兩人便離去,緹摩:「喂,邪之子呢,嗯」只聞,邪之子之聲:「嗚、鳴、鳴」提摩:「邪之子並沒出事,因何痛哭不止,叫西蒙來處理吧」便化光離開。
闍城、殿上,人形師兩人向西蒙報告事情,人形師:「半途紅寅殺出,總管被擒」西蒙:「哼」一聲輕哼,西蒙瞬間來到王者之墓觀看,西蒙:「嗯」又瞬間回到殿上,西蒙:「王者之墓已經人去樓空,很好、很好」人形師:「閹皇恕罪」女陰陽師:「閣皇恕罪」西蒙:「好一個血堡教父,不但不受吾算計、還能反將一軍,嘖嘖嘖,精彩、精彩啊」人形師:「閹皇,何時救出維特總管」西蒙:「對方早就做下計劃,維持就是他們鎖定的目標,由此可知、兇多吉少」人形師:「這」西蒙:「教父啊教父,你真是一名可敬又可根的對手」
宮燈諱、亭內,夜雨依舊,龍宿吟詩,疏樓龍宿:「幽雨夜不休、獨愛碧虛宿,涼風一颯然、吹動多事」便吸了一口煙,此時默言來報,默言歆:「獨夜人打敗流川飄渺,取走信函」疏樓龍宿:「哦,獨風獨雨獨夜人,獨立的滋味將難受啊,默言歆,雨勢將大,入亭吧」默言歆:「守門人就該守門人,告退」便退下,疏樓龍宿:「職責所在啊,仙鳳,汝對吾也會這般忠誠嗎」穆仙鳳:「主人愛試探別人的習慣,不好啊」疏樓龍宿:「哈哈哈,吾也是需要保證的凡塵先天啊」穆仙鳳:「薄酒是雨夜最好的消遣,更是思考的調劑」便斟酒,仙鳳:「主人請用」疏樓龍宿:「貼心的鳳兒」便一飲而盡,疏樓龍宿:「戴面具心思不簡單,所作所為皆是針對吾而來,不過,一切都在吾的掌握之中」穆仙鳳:「主人,他能讓獨夜人加入此事,作風頗為神秘、需要多加提防」疏樓龍宿:「不用急,喜愛假作神秘的人、將被人的神秘反噬,而且劍子與佛劍皆在觀望的行動」穆仙鳳:「劍子先生嗎」疏樓龍宿:「鳳兒,汝對劍子先生向來偏心,連做主人的人也不禁要嫉妒囉」穆仙鳳:「主人又說笑,仙鳳是為主人著想,劍子先生乃是主人的好友,他的立場很微妙,疏樓龍宿:「選擇同方、或是中立,聰明選擇對立、失敗就在眼前」穆仙鳳:「主人表態了」疏樓龍宿:「是在提醒世人,孫悟空以及這名神秘者開始造成吾的麻烦,汝認為該怎麼做呢」穆仙鳳:「主人早已計略在心,只是想聽不同的意見,來反駁對立的做法吧」疏樓龍宿:「哈哈哈,知吾、鳳兒也」穆仙鳳:「主人是融合極端的化身,只是以華麗為障眼」疏樓龍宿:「不該擋在吾身前的人、不該造成吾麻煩的人,越是逼吾、越是激進,龍宿就該回敬了」穆仙鳳:「主人,讓鳳兒再為您奉上一杯」再斟酒,疏樓龍宿:「是作為登場前的饗宴嗎」穆仙鳳:「品味著即將展現的華麗」疏樓龍宿:「嗯,風雨中的落雷如銀龍旋飛,美麗的色彩啊」便飲酒。
黑闇之間,西蒙從洞内走出,西蒙心想:「能逃過我的感應,莫非是使用特殊方式避過追蹤,好個蘇安」此時,禔摩來到,緹摩:「看你的表情,是被人逃脱了」西蒙:「看你的反應,是「惋惜」提摩:「我惋惜不能親自殺了紅害」西蒙:「你對他這麼在意嗎」提摩:「還存著妄想的人,是特別令人看不順眼」西蒙:「何必呢」提摩:「是何必沒錯,不過他不是要點,西蒙,我有要事欲稟報,邪之子不停悲傷哭,他說要見到你才肯講」西蒙:「嗯」
閻之間、天禁不日城房內,邪之子獨自哭泣,邪之子:「嗚嗚嗚」此時,西蒙與諟摩來到,西蒙:「吾兒,何事哀然不已」邪之子:「我要前往西佛國」西蒙:「嗯」提摩:「西佛國是何處,你不知嗎」邪之子:「就是明白,才要前往」西蒙:「吾兒,你轉過身來」聞言,邪之子便轉過身來,西蒙:「我問你,你為了什麼而哭泣」邪之子:「為了這一身不能見容於光明的黑暗之身」提摩:「你是邪之子,你在排拒黑暗嗎」邪之子:「非是排拒黑暗,而是我們無法被光明接受,只能存在黑暗的背影所悲泣」西蒙:「哼,黑暗有何不好,它就是純粹的黑色,享受月光的照耀、毫無假象,何謂光明,在光明之下顯示了多少醜陋的陰影,這值得你追求嗎」邪之子:「陰影永遠只能活在黑暗之下,光明卻能使人正視自我,活佛的真理開示才是我未來的指向,願受吾佛洗禮,悉嚳無量」提摩:「邪之子」西蒙:「哦,哼哼,你以為西佛國封閉的世界,這麼容易就接受你嗎」邪之子:「我會以我最真誠的心意,讓西佛國的大門為我開啟」西蒙:「真是宏遠的目標啊」提摩:「閹皇」西蒙:「心已被光明照射到的盲目稚子,闍城已不需要,走吧」邪之子:「拜別了」便離去,提摩:「明明就心存不滿,何必故作瀟灑」西蒙:「吾為人父嘛,羽翼硬了就想高飛,有這麼容易嗎」提摩:「這是你的真心話」西蒙:「真心,提摩,嗜血族有心嗎」提摩:「這句話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你的影射」西蒙:「哈哈哈,與其猜測不如做點實際的行動,去查四分之三等人的下落」提摩:「要死的、還是活的」西蒙:「活人才有享受哀鴻之聲的痛快」提摩:「我會讓你享受這種痛快,揮去現在的不悦」西蒙:「諟摩,你真是好心腹」提摩:「告退」亦離開,西蒙:「邪之子,你能順利進入西方嗎,哼哼哼,現在的我需要更强烈的瘋狂啊」
江畔,獨夜人垂釣著,獨夜人心想:「龍宿信中並未直呼收信者的姓名,但是,信中語氣不是劍子仙跡又是誰」便想起信中龍宿所言,龍宿之言:「君避世不出,亦是希望藉此消耗佛劍實力,然魔龍祭天一事終不可避」獨夜人心想:「為什麼殺一個小小的孤影,劍子卻要吾出面,為什麼對抗魔龍祭天是龍宿所為」龍宿之言:「雖然如此,不影響與吾之佈局,天下走勢雖然多變,不脫掌握之中」獨夜人心想:「掌握,我也在你的掌握之中嗎,葉口大戰也是在你預料之中嗎,你真將天下人當成玩物嗎」怒便拉起釣線,獨夜人:「線斷了,脫鉤之魚便不再回頭」便離去。
血堡範圍,日正當中,西蒙君臨血堡,面對一片空地,西蒙冷酷輕笑,西蒙:「呵,不愧是嗜血教父,果然已經有防範了,但是這種手法未免太低估西蒙,喝」只見西蒙手掌一揚,空間現出通道了,西蒙:「進入」便進入通道。
血堡教堂,幽靜、無聲的隱密教堂,稍息著效忠於血堡的嗜血之族,深證的氣氛,堂門啞聲而開,正是西蒙來到,西蒙:「偉大的血堡遺民,深眠在光明的陰影下,不如向陽光沐浴朝聖吧」便發掌打破四周窗戶,陽光瞬間照了進來,而躺在棺木裡的嗜血者被陽光所照、哀聲不絕,眾嗜血者:「啊、哇、啊」西蒙:「日光美妙嗎,哈哈哈」便將燭火丟向眾嗜血者,眾嗜血者:「啊、哇、啊」星火之苗是要眼燎原火,漫堂的烈火、焚燒的氣味、哀嚎的慘叫,竄動的火人是承受煎熬的陽光洗禮,化成灰粉的焦體,宛若滾滾紅塵之中的塵沙,飄飛、墜落,西蒙:「那迷茫的光明世界,是飛蛾投火的自焚啊,哈哈哈、哈哈哈」
西佛國、鎏法天宮,兩上師與華妃談論著,金妍華妃:「佛子一會邪之子,至今未回、令人擔憂啊」賴八識:「不明白為何佛子要放狄離開,為何又堅持不帶護衛」沙七相:「佛子不是帶了姜一同前去」賴八識:「七相,你一點也不擔心嗎」沙七相:「佛子自有用意,我們也無須推敲,相信佛子吧」金妍華妃:「唉,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忽然,一隻小鳥飛入停在沙手上,沙阿七相:「嗯,佛子信息」便一按小鳥頭上感應,沙呵七相:「佛子說近日將有貴賓前來法天宮參拜,要吾等重體迎接」便讓小鳥飛離,金妍華妃:「看來佛子果然平安無事,他所說貴賓又是何人」沙呵七相:「派出人員在西佛國境內查探,莫失了禮數,墜了鎏法天宮顏面,華妃,此事就交給你了」金妍華妃:「嗯」
豁然之境,劍子沉思著,劍子仙跡:「好友社一筆調查影十字再現之事已有數日,為何一直未有消息,難道,嗯」此時,穆仙鳳來到,穆仙鳳:「參見劍子,仙鳳送上吾家主人拜帖」便將信交給劍子,劍子仙跡:「龍宿又是什愿,吾明白了,回去轉告龍宿,吾會準時赴約」穆仙鳳:「主人只交代仙鳳,請劍子前往疏樓西風一談,其他事情仙鳳不清楚」劍子仙跡:「龍宿又是什貴事,吾明白了,回去轉告龍宿,吾會準時赴約」西風一,其他事情仙鳳不清楚」劍子仙跡:「真是多事之秋啊」亦化光離開。
暗夜路上,劍子獨自而行,劍子仙跡:「今夜月色優美,但露水深重、風寒意,此時時令正是鋒刃受寒凝冰、沉空難開,乃是兵刃的忌諱」隨後來到疏樓之外,劍子仙跡:「我來拜訪了」聞言,默言歆讓劍子進入,而在花園,劍子來到,穆仙鳳:「劍子先生」劍子仙跡:「嗯,好友,我依約而來了」疏樓龍宿:「時間真是剛好,一分不差」劍子仙跡:「為品嚐龍宿的好手藝,怎能遲來、欠了誠意呢」疏樓龍宿:「好說、好說,今夜風冷,吾剛準備好以百年紅蓮所取下的蓮子熬湯,正是補身最上等之藥材」劍子仙跡:「一級的品味,看來我今日堅持前來是正確的選擇」疏樓龍宿:「耶,絕無遺憾」劍子仙跡:「儒門俚俗,君子遠庖廚,但在你龍宿的身上一點也不覺違和,我真是幸運吶」疏樓龍宿:「劍子,汝這句是讚美,也是挖苦,不過吾接受,待吾親手作羹湯,半個時辰就會完成,鳳兒,這半個時辰就由陪劍子對奕吧」穆仙鳳:「還請劍子先生多多包涵,仙鳳尙未到爐火純青的棋藝」劍子仙跡:「身為龍宿的愛徒,你客氣了」疏樓龍宿:「好友,就讓汝等候半個時辰了」劍子仙跡:「當然,這是我應該耐心等的,更是你應該請的」疏樓龍宿:「唉呀,誤交損友、誤交損友,真是千金難買早知道」劍子仙跡:「誰要你萬般無奈想不到呢,下回就別跟我打了,仙鳳,你說是不是呢」穆仙鳳:「這嘛」疏樓龍宿:「劍子啊,汝就別為難吾徒了,吾這名君子就親入廚了,請」劍子仙疏:「去吧」龍宿便入內,穆仙鳳:「先生想下什麼呢」劍子仙跡:「嗯,在隨心、不在勝負的棋吧」穆仙鳳:「是」兩人便落座,而穆仙鳳則注視著劍子,劍子仙跡:「仙鳳,我的臉上有寫什麼嗎」穆仙鳳:「劍子先生的外表雖然嚴肅,但內心卻是溫柔體貼的人」劍子仙跡:「哦,說不定我是吃人的老虎喔」穆仙鳳:「先生說笑了」兩人便開始對奕
血堡教堂,無情的火舌過後,只剩點點星火,地下散佈的灰粉,會是不老不死的嗜血之族,西蒙環視四周,復仇的瘋狂洗去內心的怒氣,而永遠沉靜的目光卻落在一具斑駁的銀棺,西蒙:「嗯,漏網之魚」便走近,開棺一瞬,身影一動,西蒙猛然退步,只聞驚愕一聲,西蒙:「呃」熟悉的人形面具迅速刺入西蒙的臉上,棺中之人竟是茶理王,血堡教父:「好險,總算是耐過大火等到天色入夜,也是你西蒙命該絕」隨即,紅寅與雷迪衝出圍上,紅寅:「好一副難得的景象啊,這真是西蒙本人嗎」血堡教父:「這種囂張又殘暴的人,除了他,還會是誰呢」雷迪:「教父,快趁機殺了他,血堡教父:「哼,西蒙,為吾血堡一族償命吧」西蒙:「茶理王」意外之舉、意外生變,西蒙面中茶理王控制力量的面具,教父欲報仇、西蒙將慘虧,紅寅、雷迪虎視眈眈,面對霸氣十足的茶理王,西蒙何以自救?
是非湖,蘇安與半分之間帶領火龍麒拖著王棺來到,蘇安:「是非湖,只要過了此地」突然,湖面劍氣襲來,半分之間挺身擋下,卻見提摩浮於湖面,見狀,半分之間冰刀便上手,提摩:「哼哼哼,驅魔人,就只是如此」半分之間:「對你綽綽有餘了」便掄刀跳上湖面攻擊,同時,人形師與女陰陽師也來到,女陰陽師:「交出棺木」蘇安:「拒絕」人形師:「女人,咯咯咯,愚蠢啊」揮手便是藍瓣飄殺,蘇安:「去」便出手化招,女陰陽師:「呀」亦攻上。
血嵬坡,孫悟空來到赴約,忽見前方光芒乍現,竟是龍宿手持紫龍,孫悟空:「竟是你,疏樓龍宿」疏樓龍宿:「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孫悟空:「人性如此醜惡」話一落、劍氣已出,龍宿揮劍擋招,疏樓龍宿:「世上哪個聖潔」
極端、極端,再動如意、一棒劃開血筆坡上極端戰,孫悟空、疏樓龍宿,鹿死誰手?血堡殊死鬥、情勢大逆轉,孤軍深入的西蒙、以逸待勞的茶理王,誰才是最終的勝利者?是非湖邊,刀與劍的對決,嗜血者與驅魔人恩怨如何了結?鬥藝、鬥智、鬥神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