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七章:邪之子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0:08 | 巴幣 0 | 人氣 39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雲夢沼澤,劍子與華妃對上變裔天邪,晦暗林木、陰濕沼澤,悚然聲笑,肅殺、冷,而在高處,影十字揚弓瞄準劍子兩人,變裔天邪:「咯咯咯,赫」異邪之龍指天一躍,意識之能瞬間流竄,變裔天邪聚力念之能,風、火、水、雷狂襲而來,同時,變裔天邪急竄而去,金妍華妃:「呀」一掌擊出化去水襲,而劍子化火,劍子仙跡:「去」再出掌滅去雷電,金妍華妃:「喝,金輪華影」便影化數人、黃絲滅風,頓時四象皆破矣,變裔天邪之聲:「咯咯咯,有來歷,再接招」語未止,大地震盪,沼澤洶湧翻騰、氣流爆起,劍子仙跡、金妍華妃陷入邪異漩渦,劍子仙跡:「喝」兩人便浮上空,劍子仙跡:「古塵」輕開三分,劍、光瞬眨眼,氣、勁流激揚,邪異散、漩渦破,兩人降落地面,金妍華妃:「我們立即分頭追尋」便追上,劍子仙跡:「唉,何必如此急躁呢,這尾異龍如此狡猾,會逃往什麼方向呢,嗯」而在路上,金妍華妃急追途中,變裔天邪於地下似機反撲,而高處的影十字依然不動,劍子仙跡:「螳螂捕蟬啊,雀、是有機可趁了」語一落,高處的影十字便化光消失,劍子便翩然步離。
樹林草屋,佛劍與龍宿對上西蒙,冷風暮夜,緊逼的氣氛,最頂尖的三名高手,生死、只在呼吸之間,目光、直指地上亡者,七步的距離便是天堂與地獄的界線,突然,三條身影同時一動,西蒙:「赫」佛劍分說:「喝」疏樓龍宿:「呀」三人瞬間交錯而過,隨即西蒙抱起了柳湘音騰空、虎口流血,西蒙:「龍宿、佛劍,西蒙領教了,哈哈哈」便消失現場,佛牒與紫龍亦入鞘,疏樓龍宿:「在今日之前如果有人對吾說,有人能受龍宿與佛劍聯手一擊而不死,吾會笑他痴人說夢」佛劍分說:「王者自是不凡」疏樓龍宿:「嗯,看來對付西蒙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此事該與劍子商議,現在,先安葬蜀道行再說吧」佛劍分說:「嗯」。
雲夢沼澤,危機迫近,金妍華妃乍成目標,影十字暗箭一射,金妍華妃:「呃,啊、啊」便中箭昏倒,變裔天邪:「赫」欲從地下攻擊金妍華妃,卻被劍子劍氣所擋,隨即劍子飛落替華妃點穴止血,不容喘息,變裔天邪意識攻擊再起,風刀、葉刃,嘯嘯、颯颯,如劍光、銳不可當,劍子見狀手劃護身氣功擋下所有攻勢,而在背後,影十字瞄準,劍子仙跡:「嗯」劍子仙跡古塵劍亮出、意在速決,劍子仙跡:「喝」發出宏大劍氣逼出地下的變裔天邪,變裔天邪:「啊,赫」攻上之刻,卻被劍子回身一劍刺中,影十字見時機成熟,無形之箭射出,劍子仙跡:「嗯」再轉身擋下閣箭,變裔天邪趁機竄地而逃卻掉落阿波法品,劍子便撿起了箭頭與經書,劍子仙跡:「嗯,先醫治金妍華妃」便抱起華妃化光離開。
闍城、殿上,西蒙抱著柳湘音返回,並將其放在座椅上,維特:「主人」提摩:「她死了」西蒙:「唉」提摩心想:「終究還是做不了多久的闍皇夫人」提摩:「哈哈哈」西蒙:「你很高興嗎」諟摩:「西蒙,最終會長存在你身邊的人,只有我們」西蒙:「哼,以你的心思,我相信」提摩:「你相信就夠了」西蒙:「維特」維特:「在」西蒙:「擒來十二名滿月嬰兒,六男、六女,再將邪之子取出,帶他到黑闇之間,以陰陽純血浸泡」維特:「是」便抱起柳湘音離去,諟摩:「西蒙,你要以你的血來餵養邪之子」西蒙:「要救他的性命,便有此途」諟摩:「你最終是為了邪之子」西蒙:「你以為呢」提摩:「我是衷心歡喜,我的西蒙大人,請取下黑暗的世界吧」西蒙:「等著看吧」。
暗夜路上,奔奔奔,卜魄遊魂車一路狂奔,穿越黃泉死途、進入黑闇之間,維持抱著邪之子下車,邪之子持續吸收維特精元,邪之子:「天禁不日城」維特縱身一躍欲上城,但中途因精元
損失太多、開始墜落,此時西蒙飛來將兩人帶到城上,維特:「啊」精元持續被邪之子所吸,忽然城門開啟,天禁之門,邪之子一聲啼喊,頓時邪流四溢、死靈哀嚎,邪之子:「赫」吸收了四周邪流便騰空而起,而維特也恢復正常了,西蒙:「忠誠之人該得到賞賜」只見邪之子精元飽滿,邪氣四散讓無數嗜血者重生了,城下,四族老之一:「有幸拜謁闍皇子,吾等四族老參上」
妙人村,獨夜人來到,獨夜人:「看來此地便是妙人村」村民一:「可憐,真是可憐」村民二:「是啊」獨夜人:「這位老丈,請問此地發生何事」村民一:「年輕人,你是外地人吧」獨「夜人:「正是」村民一:「最近我們這個妙人村常常有婦女離奇死亡」獨夜人:「如何離奇法」村民一:「說起來這個兇手實在很變態,非但將她們非體,還在身體各部位留下咬痕,連官府也無可奈何啊」獨夜人:「被非禮、還有咬痕」村民一:「年輕人,勸你還是快離開,這個地方太危險了,我們這裡的都準備搬家了」村民二:「老丈,咱們還是快回去準備吧」村民一:「年輕人,再見了」獨夜人:「老丈慢行」眾村民便紛紛離去,獨夜人拳頭緊握,獨夜人:「我終於找到你了,紅兒你詳細看吧,我今夜就為你報仇雪恨」
幽靈間壁,茶理王運動元功,半分之間:「準備好了嗎」茶理王:「昨天就準備好了」蘇安:「唉,開始吧」茶理王:「喝、赫」便對四分之三用力一咬,半分之間:「這,怎會如此」蘇安:「情況不對」卻見茶理王竟是咬到火雞腿,茶理王:「為什麼,為什麼啊,這隻雞腿怎麼這麼硬,好痛啊」蘇安:「我已經提醒過你了,火雞腿烤過頭就變的很硬,是你自己愛吃,怨不得誰」半分之間:「教父,人家已經警告過你了,你還是不聽,咬的滿口都是血,,四分之三都變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情啃雞腿」茶理王:「你是知道什麼,就是因為要救四分之三需要花費相當大的體力,所以才要吃火雞腿來補充體力,我果然是老了,連這隻雞腿都咬不贏了」蘇安:「現在東西也吃了,決定要救四分之三了嗎」茶理王:「還不是時候,我先回包子山跟小鬼說一聲,免得他們擔心」半分之間:「你與那名小朋友感情很好」茶理王:「緣份啦,就像我和他一樣」便抱著四分之三,蘇安:「你確定要犧牲自己救四分之三嗎」茶理王:「沒有其他的辦法了,我明晚會再來,就麻煩你們照顧他」半分之間:「沒問題,外面天亮了,記得包一包再出去」茶理王:「我知道啦,不用你說,告辭」便端走整桶火雞腿,蘇安:「天下父母心,親情是無法割捨」半分之間:「他與四分之三鳴」蘇安:「一個令人悲傷的故事」
疏樓西風,入夜時分,一條黑影奔回疏樓西風,而在疏樓之外,解龍形暗中監視著,解龍形心想:「疏樓龍宿,當初此人果然是你所派,解龍形會揭穿你的真面目」便離去。
樹林草屋,佛劍與龍宿替蜀道行立了墓碑,兩人便焚香祭拜刀,疏樓龍宿:「嘯引九霄伏龍起、愁披天地劍霜吟,今朝鵬翼蓋古今、一論俠刀蜀道行,瀟灑壯闊的詩意在,人卻以回歸抔土紅花,佛劍分說,汝殺氣上身,是有所決定嗎」佛劍分說:「殺生為救生,斬業非斬人」疏樓龍宿:「好一句殺生為救生,如今嗜血族為虐,是該以殺制殺」佛劍分說:「邪之子被救走一事,吾會承擔」疏樓龍宿:「局勢縱使不妙,也不該由一人負責」佛劍分說:「是吾讓俠刀離開,後果就是由吾背負」疏樓龍宿:「佛劍,同心協力吧,即使非是為這個責任,也該以武林安危為己任,劍子也會是這個想法」佛劍分說:「吾明白」疏樓龍宿:「吾與劍子有聽到一種可殺嗜血族之王的方式,聽吾道來」便說明原由,佛劍分說:「反噬族王,這個方法是何人所說」疏樓龍宿:「茶理王,嗜血族的長老,佛劍分說,這是一個方向,也許咱們可以參考這個方法」佛劍分說:「吾認為尙待商議」疏樓龍宿:「小心駛得萬年船,商議是必然,吾言盡於此,願他日再會」佛劍分說:「請」疏樓龍宿:「請了」便離去,佛劍分說:「你的憾恨將以嗜血族的消滅為補償,往東方而行」亦離開。
西佛國、鎏法天宮房內,手指微動,銀狐甦醒了,銀狐:「這裡是」狄:「你終於醒了」銀狐:「是你救我」狄:「你的生命與我無關」銀狐起身欲離開,:「欲往何方」銀狐:「生命與你無關,去處與你無關」狄:「你不能離開」銀狐:「撂倒吾,決定權就在你」狄:「見過他,要怎樣就隨便你,他救了你,你不該堅持離開」銀狐:「這個他在哪裡,何不自己出面領謝」狄:「現在不行,他必須齋戒十天」銀狐:「吾只等十天」狄:「你急於離開是為了報仇,但是你已錯失了機會」銀狐:「什麼意思」狄:「葉口月人被孫悟空折損過半,已經整個撤離了」銀狐:「啊」狄:「你的刀牽絆太多情仇,失了原有的犀利」銀狐:「如你之劍斷七情未必高明,出去」狄:「你沒說錯,我的劍確實並不高明,晚膳我會替你送來」便離去,銀狐:「九幽不亡,上天下地,你的仇我必追索,臥江子」
西佛國、鎏法天宮,小活佛三人談論著,耶賴八識:「蜀道行於柳湘音死後,自爆筋脈、碎心而亡,佛劍分說本欲為他們父女收埋,但嗜血者出現帶走柳湘音以及邪之子」梵刹伽藍「悉善無量,吾佛慈悲,蜀道之難行此而終,也是劃下刀一個令人詠嘆的句點」沙呵七相:「但是邪之子下落不明、生死無可預知,蒼生難安矣」梵剎伽藍:「嗯」沙呵七相:「嗯,有人闖入天宮」兩上師便化光離去,而在天宮之外,兩金剛攔下劍子,無倫天:「無許可之人,不能進入天宮」劍子仙跡:「你們不見吾手上重傷之人嗎」智音天:「金妍華妃是吾西佛國之人,醫治她可,但不能隨意讓你們一見佛子」劍子仙跡:「你們也未免太頑固了」無倫天:「佛子安危、豈能輕忽」此時,兩上師化光而出,賴八識:「究竟發生何事」沙呵七相:「嗯,是劍子仙跡」耶賴八識:「久違了,劍子仙跡」劍子仙跡:「兩位上師,久違」沙七相:「金妍華妃怎會身受重傷」劍子仙跡:「她為替你們取回阿波法品,被人暗箭所傷、箭深難醫,請貴國活佛為她醫治吧」沙呵七相:「嗯,欲見佛子須卸下兵器」劍子仙跡:「規矩真多啊」賴八識:「為護佛子、當是如此」劍子便放下古塵,劍子仙跡:「走吧」三人便入內,隨後來到殿上,梵刹伽藍:「嗯,金妍華妃,箭深入骨、更與血肉相連,甚是殘毒之箭啊」手一揚,箭頭頓時被取出,梵剎伽藍:「翔達神官」翔達:「佛子有何指示」梵刹伽藍:「將金妍華妃送入內殿上藥,詳加照顧」翔達:「謹遵佛子之意」便抱走華妃,劍子仙跡:「劍子幸會佛子」梵剎伽藍:「悉尋無量,幸會,伽藍感謝劍子送回金妍華妃」劍子仙跡:「不過舉手之勞,若無佛子慈手,金妍華妃恐難挽回一命」耶賴八識:「劍子方才提到阿波法品,阿波法品應在變裔天邪之手,而變裔天邪並非使箭之輩,金妍華妃因何身受傷」劍子仙跡:「其中原因非常複雜,恐怕一時也說不清,總而言之,她尋得變裔天邪,在欲取阿波法品之時遭到毒手,射箭之人是誰,吾也想查出」沙呵七相:「嗯,阿波法品如今何在」劍子仙跡:「在此」便取出阿波法品,梵剎伽藍:「沙呵上師,將阿波法品送回天輪閣吧」沙呵七相:「是」便收下阿波法品入內,劍子仙跡:「佛子修為實令劍子欣賞」梵刹伽藍:「承蒙不棄,劍子不如盤桓天宮數日,受吾宮款待,以表相救吾民之謝意」劍子仙跡:「謝佛子心意,但吾尙有要事、不克久留」梵剎伽藍:「好吧,耶賴上師,奉送貴客」賴八識:「劍子,請」劍子仙跡:「劍子告辭」便隨上師離開。
妙人村,光陰一分一分流逝,苦等兇手的獨夜人陷入回憶之中了,過去,獨夜人抱著妻子於江眸垂釣,紅兒:「夜人,為何你總是喜愛到江邊釣魚」獨夜人:「江邊風景宜人,可以陶冶性情,垂釣更可磨練耐性啊」紅兒:「那如果讓你選,江邊垂釣與我,你會選擇哪一項」獨夜人:「耶,妳與江邊垂釣,我可能會選擇垂釣」紅兒:「啊」獨夜人:「但一定要有你在旁邊作伴」紅兒:「你」獨夜人:「哈哈」結束回憶,獨夜人:「可根的兇手,獨夜人在此等你」
西佛國、鎏法天宮,金妍華妃恢復從內走出,金妍華妃:「悉尋無量,多謝佛子相救」梵刹伽藍:「妳所受箭傷雖癒,但仍須療養一段時間,好好休息」金妍華妃:「是」梵剎伽藍:「阿波法品已取回,近日中,伽藍會與千雞壁眾阿闍梨商議,讓你進入天宮替代令尊之位,鎏法天宮從此不禁女身」沙呵七相:「佛子,變裔天邪未死,華妃之功有待商榷」梵刹伽藍:「華妃「數次追捕天邪、勞苦甚重,豈可因小誤而廢其功」沙呵七相:「是」金妍華妃:「佛子」梵刹伽藍:「華妃,令尊在鎏法天宮擔任要職、雜務甚重,早日痊癒傷勢,接任職位」金妍華妃:「是」
疏樓西風、花園,默言歆帶入劍子,疏樓龍宿:「唷,今日是什麼風,將劍子仙跡吹來呢」劍子仙跡:「乃是一陣好風、好奇妙的風」疏樓龍宿:「哦,哪裡好奇妙呢,吾只感到好一股不安好心的風」劍子仙跡:「上回在宮燈幃讓你盛情款待,我今天特別來回禮」疏樓龍宿:「這是何物」劍子仙跡:「正是好奇妙之物」便將箭頭置於桌上,疏樓龍宿:「這支箭,何來說是好奇妙呢」劍子仙跡:「它的由来更是好奇妙」疏樓龍宿:「劍子,就別再賣關子了,說吧」劍子仙跡:「好啊,照理來說,使用這支箭的人名叫影十字,而他在暗殺北川妹失敗後就已經消失,但為什麼會在此時復出」疏樓龍宿:「正等汝破解迷津」劍子仙跡:「北川辣,他也就是魔龍祭天」疏樓龍宿:「哦,看來是影十字想為魔龍祭天報仇了」劍子仙跡:「英雄所見略同,而奇妙之處就是在此了,影十字要為魔龍祭天報仇,應該是來疏樓西風射你,怎會來射我呢」疏樓龍宿:「唉呀,好聰明的影十字啊」劍子仙跡:「怎樣說」疏樓龍宿:「劍子啊劍子,汝還想不到嗎,因為他知道是龍宿吾最好、最死忠的知己,生死之交,射在汝身是痛在吾心,若是汝受傷、甚至死亡,吾將痛不欲生而露出死門,他要取吾性命就易如反掌,果真是報復吾最聰明的方式啊,好、好啊」劍子仙跡:「吾還是告辭吧」欲離去,疏樓龍宿:「茶還沒喝完,何必走呢」劍子仙跡:「因為我實在不想知道你的臉皮為什麼這麼厚」疏樓龍宿:「唉呀,這句話傷感情、傷感情,吾是對好友的真情流露、對知己的瀝血肝膽啊」劍子仙跡:「放在口中不如刻在心上」疏樓龍宿:「說與做都是首要之事,話多了、口便渴,仙鳳,上茶」穆仙鳳:「劍子先生,請用茶」劍子仙跡:「多謝」便端起碗,劍子仙跡:「是蓮子湯」疏樓龍宿:「降火氣、清頰惱,特別為汝準備,吾可是親手熬了一個時辰」劍子仙跡:「感謝你的關心」便一飲,疏樓龍宿:「還有上好的招待,由吾親手所做,好友要一嚐嗎」劍子仙跡:「你閒到去學廚藝嗎」疏樓龍宿:「非也,非也,人生在世就是要多學、多聽、多看,時常充實自己、好學不倦」劍子仙跡:「但願我不會成為試驗品」疏樓龍宿:「放心,龍宿學藝、何事不精」劍子仙跡:「是該稱讚你又多、又精」疏樓龍宿:「好說好說,好友汝就暫等吧,吾入內準備」劍子仙跡:「吾就等著驗收了」疏樓龍宿:「仙鳳,代吾招待劍子先生」仙鳳:「是」龍宿便入內,穆仙鳳:「先生再來一杯嗎」劍子仙跡:「也可」劍子心想:「龍宿,是你盤算、或是吾多心呢」
黑閣之間、天禁不日城,雙月同出,天降邪之子、雲湧不日城,萬魔同賀、天地狂亂,西蒙:「來吧」便舉起邪之子讓眾嗜血者拜謁歡呼。
武林各處,紅月掩天,孫悟空、劍子、龍宿眾正道也發現異常天象了,而在幽靈間壁之外,茶理王眾人亦觀看天上紅月,茶理王:「唉,天意、天意,不做不行了」便衝入間壁,蘇安:「茶理王,不可啊」亦衝入,而在高峰之上,佛劍分說也注視著紅月之象。
妙人村,時近子夜,妙人村一片寂靜,忽來一道魅影闖入,只聞一聲哀嚎,村女之聲:「啊」隨即,嗜血者紅害抓了一名村女,村女:「啊」紅寅:「嘿嘿嘿」就在此時,刀氣襲入劃傷紅寅之手,紅寅:「何人礙事」卻見獨夜人步來,村女便趁機逃離,獨夜人:「獨夜獨釣獨影人,飲風飲飲寒刀」
西佛國、鎏法天宮,夜三分,讓法天宮今日散發異常氣息,卻見變裔天邪來犯,梵刹伽藍:「嗯」變裔天邪:「哈哈哈」見狀,五金剛與兩上師便圍上,沙阿七相:「妖龍,你果然來了」賴八識:「我們終於等到你了」變裔天邪:「錯,是你們等到死期了,哈哈哈」。
幽靈間壁,吧台上,四分之三昏迷,茶理王準備替四分之三吸出所有毒素,蘇安:「借由嗜血吸血的過程,將四分之三身上作亂的毒素吸出,後果難料」半分之間:「希望他們兩人都沒事」茶理王:「如果我吸完血又變回討厭的嗜血者,半分之間啊,你一定要殺了我」半分之間:「這,我明白了」茶理王:「嗯,這次是真正要吸你的血了,自從吸了你的母親之後,我已經不知多少年不會吸過人血,第一次破戒的對象竟然就是你,,真是造化弄人啊」躺在吧台上的四分之三突然震動,四分之三:「林」半分之間:「慘了」欲上前,茶理王:「不要過來,我可以應付」蘇安:「時間不多了,快開始吧」茶理王:「無奈啊,赫」
為救四分之三,茶理王無奈吸血,將引起何種驚人的後果?四分之三有可能痊癒嗎?殺妻的真相,獨夜人終於對上嗜血狂魔,此仇又是如何?變裔天再闖法天宮,面對天羅地網,變裔天邪能達成目標嗎?邪之子降世,黑暗將臨大地,佛劍分說、疏樓龍宿、劍子仙跡三大先天又將如何應對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