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九章:光影會·雙魔會三仙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2:10 | 巴幣 0 | 人氣 18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王者之證,古老的霸權之地,惡意森然的王者之證,血堡之主、闍城之皇,狂傲之風會沉燄如冰,交錯的血腥之氣,宛若天上紅月與地湧藍光,同一時分,劍子仙跡、佛劍分說、疏樓龍宿也來到王者之證的外圍了,血堡教父:「西蒙,久違了」西蒙:「這副壯年之姿、這副雄渾之態,確實是久違的令人早已忘卻」血堡教父:「黃口小兒,高傲沒落難久啊」西蒙:「由你的身上確實可以印證到此點」血堡教父:「哈哈哈,風水是會輪流轉啊」紅寅:「閹城一脈只會逞唇舌之利,吾王,咱們不必與這群不懂高深學問的人一般見識」鞮摩:「哼」血堡教父:「西蒙,吾身邊這個人你很熟悉吧」西蒙:「他是誰呢,諟摩,你可知」提摩:「貴為閻魔一系,眼中並無下等淫魔」紅寅:「高貴的闇魔也不過是闍皇身邊的搖尾犬、乞憐貓,高傲的如此卑微啊」諟摩:「被踢出闇魔一族,便在血堡苟延殘喘的人,真是瀟灑的自欺欺人」紅寅:「諟摩啊,得到第二的地位,卻要辛辛苦苦去感受對王的愛憎之心,可憐的令人同情」西蒙:「可以了,寵愛的能臣一個便夠,陪削除的背叛者玩玩便夠」提摩:「是」西蒙:「手下的言語鬥爭,是王者輪心的娛樂小戲,教父,說出你約見的理由吧」血堡教父:「吾要勢力劃分」西蒙:「怎麼劃呢」血堡教父:「小意思,閹城方圓五百里,歸吾血堡所有」西蒙:「哦,確實是小意思,那血堡便歸吾闍城所有了,血堡教父:「西蒙啊」一聲輕喚、一道銀光,正是僵局遽變,教父銀槍現芒一射,西蒙臉部被傷並殺死闍城之人,嗜血者一:「啊」諟摩:「茶理王」西蒙:「血堡之主,闍皇的一滴血,正是所有血堡人之命的價值」血堡教父:「閹皇全身的血肉,是祭拜吾血族被你們滅絕的至美貢品,西蒙,這筆賬我會好好自你的身上討回,西蒙:「哈、哈哈哈,吾期待、非常期待,就怕你的威能撐不到那時候啊」血堡教父:「和平的談判不成,就是見血的開始」西蒙:「儘管來吧,吾不介意再次享受踏平血堡之刺激」血堡教父:「那就好好待在闍城,等待血堡去垂憐你們的失敗吧」而在外圍,劍子仙跡:「談判破裂了」佛劍分說:「哼」便化光衝入,劍子仙跡:「啊,他就這樣下去了」疏樓龍宿:「這樣咱們也非去不可了」兩人亦化光跟上,而在王者之證,西蒙:「嗯,貴客露面了」血堡教父:「真使人久等」只見佛劍怒然現身,佛劍分說:「嗜血之魔」西蒙:「強者正是嗜血族的最愛」同時,劍子與龍宿也從天而降,疏樓龍宿:「血堡之主、今非昔比,龍宿請教了」血堡教父:「哈哈哈」談判裂、戰局變,王者之證轉眼變成戰場了,佛劍分說鬥西蒙、龍宿一對血堡王者,正是雙魔會雙聖,劍子仙跡凜凜仙風、毫無懼色,背上古塵劍獨挑雙邊大將了,諟摩:「殺」紅寅:「殺」眾嗜血者:「殺啊、殺啊」劍子仙跡:「古今日再現」佛劍分說:「佛牒誓盡魔之罪」疏樓龍宿:「紫龍雪鋒指天地」正是三劍齊出鬥雙魁。
王者之證,中原最頂尖的三位先天、嗜血者最強的兩名王者,今日、一觸即發,劍子仙跡:「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疏樓龍宿:「疏樓更迭,龍鱗不減風采」佛劍分說:「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三鋒齊開,氣魄震攝眾人,西蒙:「哈」一聲冷笑,西蒙人影暴衝而出,佛牒應戰,佛劍分說:「喝」另一邊,疏樓龍宿:「呀」血堡教父:「哼」紫龍輝映如龍盤九天,呼嘯而起、氣勢磅礡,教父雙手硬接紫龍之擊,這一方,劍子仙跡:「來吧」維特:「誇口」雷迪:「殺」人形師:「殺啊」女陰陽師:「呀」眾嗜血者便攻上,卻見劍子拂塵輕揮、劍氣即發,嗜血者死傷慘重,眾嗜血者:「啊、哇、啊」諟摩:「赫」便變臉攻上,六對一,劍子仙跡表面揮灑自如、內心戒備,古靈動揮灑,攻、攻的令人驚心,守、守的毫無破綻,正是,劍子仙跡:「天下無雙」諟摩:「嗯」紅寅心想:「此人實力不凡,這三個皆是硬角,我「該找個機會」紅寅:「諟摩,拋去成見、全力應敵」提摩:「哼」紅寅:「你全力應敵,我先走一步」便化光落跑,提摩:「紅寅,你」這方面,反觀佛劍對上西蒙,簡單的招式、力量的拼鬥,佛牒一對邪之刀,佛劍分說:「嗯」西蒙:「哼」。
王者之證,時間消逝、怒戰未止,嗜血者有如滔滔江浪,雖然數量眾多,卻不能踏入戰圈分,古劍氣持續攻擊,眾嗜血者:「啊、哇、啊」維特:「啊」另一邊,疏樓龍宿:「哼」血堡教父:「喝」深不可測的劍法迷蹤、飄渺散離的身影撲朔,龍宿與茶理王各自忌憚、保留三分,疏樓龍宿:「一蕩山河滿江紅」血堡教父:「獨步天行」兩人招式對擊、不分上下,這一方,捨心如來意、佛劍滿天雨,燦爛之戰、盡情揮灑是王者氣勢,佛劍分說:「微塵蓮峰」西蒙:「哼」面對佛門秘劍,西蒙不退反進、挺身接招,只見牒插入西蒙體內,西蒙:「嗯,哼」便一拳擊退佛劍數步、撞碎了身後巨石,簡單的一拳、無濤的力量,正當西蒙欲追擊之際,一聲聲響,劃破長空、僅止戰局,西蒙腦門被子彈貫穿,瞬間便恢復傷口,正是來到的半分之間閣炎鎗所射,半分之間:「真是韌命」便縱身離去,此時四口組來到,秦假仙開始向四周潑油,秦假仙:「看我的怒火燒盡九重天」哥庫嘍契:「哥哥,看火」火把一點、火焰即燃,眾嗜血者:「啊、哇、啊」嗜血者一:「快走」眾嗜血者欲逃離,業途靈:「看水」語一落,蔭屍人將神樹汁液一潑,眾嗜血者:「啊、哇、啊」西蒙:「退」血堡教父:「眾人離開」眾嗜血者便全數退離,劍子仙跡:「佛劍,你無恙否」佛劍分說:「無妨」劍子仙跡:「秦假仙,你倒是來的好時機啊」秦假仙:「當然了,除了我火龍神探秦厲害之外,武林中還有誰能當的起劍子仙跡的稱讚,若非我巧智妙慧,利用神樹的樹汁,這些多如螞蟻的嗜血者怎能驅散,所以我」哥庫嘍契:「哥哥,別再講了」三先天便化光離去,秦假仙:「喂,你是活的不耐煩了,連我講話你都敢打斷」哥庫嘍契:「人都走光了,你要講給誰聽,哥哥」秦假仙:「耶,還真的走光了」蔭屍人:「連一句多謝都沒講」秦假仙:「唉,人情冷暖不言謝、世態炎涼作伊走」四口組亦離開。
西佛國、鎏法天宮,兩神官帶來華妃,翔達:「佛子,金妍華妃帶至」梵剎伽藍:「嗯,金妍華妃,稍後吾將帶你一會阿闍梨,讓眾阿闍梨裁決妳是否能入天宮為職」金妍華妃:「感謝佛子,華妃尙有一疑問」梵剎伽藍:「哦」金妍華妃:「天宮之內、除吾之外,是否有其他女性為職」沙呵七相:「妳應該很清楚,數百年來天宮並不會有過女人任職」金妍華妃:「但昨日吾所見到之女性衣服,又是從何而來」賴八識:「是一名老婦所有,她因染疾求助佛子醫治,所以現在居住於天宮之內」金妍華妃:「吾明白了」梵刹伽藍:「金妍華妃,還有其他的問題嗎」金妍華妃:「沒有」梵剎伽藍:「那就隨吾前往千壁」金妍華妃:「是」隨後,小活佛四人來到千壁,眾阿闍梨之聲:「恭迎佛子、恭迎佛子」梵刹伽藍:『伽藍再次打擾阿闍梨清修了」莫罕之聲:「佛子是為天宮而來,吾等莫怪也」梵刹伽藍:「此次乃為金妍華妃之事而來」金妍華妃:「金妍華妃見過眾阿闍梨」梵剎伽藍:「金妍華妃自變裔天邪之手尋回密冊阿波法品,為天宮克盡心力、功不可沒,已可接繼其父金研宗韋之職,不知眾阿闍梨意見如何」莫罕之聲:「嗯,金妍華妃果有乃父之風」九肱之聲:「但吾聽聞阿波法品乃劍子仙跡所送回,並非全憑金妍華妃一人之力,其功不足尙不堪接任天宮之職」莫罕之聲:「金妍華妃,真是如此嗎」金妍華妃:「吾力找尋變裔天邪,但其狡猾,眾上師、護法亦知,吾為取回法品自當全力為,劍子仙跡乃因舊誼,所以助吾一臂之力」邯寧之聲:「求助中原之人而邀功,吾不認同」莫罕之聲:「雖是如此,但其可憫,而且變裔天邪會受護法多次圍捕未成,金妍華妃能自其手取回法品,其功已足堪任護法之職」九肱之聲:「既然兩位佛友各有己見,那就採取公平表決之法」莫罕之聲:「可以」九肱之聲:「不同意者請卸去金光」眾阿闍梨便開始表決,耶賴八識:「十七名阿闍梨有九名反對,超過半數」金妍華妃:「啊」梵剎伽藍:「吾也贊同,所以票數持平,但吾以為金妍華妃為天宮之付出,對上變裔天邪險送其命,已足彌補一切,望眾阿闍梨大量成全矣」邯寧之聲:「佛子之意如此,吾等也不違逆,就依佛子之意吧」莫松罕之聲:「嗯,金妍華妃就擔任護法之職吧」金妍華妃:「感謝眾阿闍梨,感謝佛子」梵剎伽藍:「悉曇無量,決議既成,伽藍告退」邯寧之聲:「恭送佛子」莫罕之聲:「恭送佛子」小活佛四人便離開。
血堡、殿上,教父眾人返回,血堡教父:「紅寅,你落跑的速度確實是嗜血族第一啊」紅寅:「嘻嘻嘻,教父太讚謬了」雷迪:「你還好意思笑,方才激戰之時你丢下教父一個人逃走,這是什麼意思」紅寅:「當時三大高手突現,誰敢保證西蒙不會扯後腿,所以我臨危生智、先走一步,相信以教父睿智必能猜透紅寅的用心」血堡教父:「你還真會解釋如何,這個西蒙沒事惹了那麼強的敵人,連帶害到我們」雷迪:「教父,現在西蒙經過解碼之後實力更上一層,我們要如何對付他」紅寅:「雷迪,你說這種話就實在太不行了,西蒙雖然經過解碼很利害,但是當年嗜血第一强者的教父會怕了他嗎」血堡教父:「嗯,紅寅,你這句倒是說的很實在」紅寅:「多謝教父稱讚,現在西蒙經過解碼,不怕驅魔人的銀槍、也不怕淨化過的武器,我們要對付他並不容易」血堡教父:「紅寅說的沒錯,這點更令吾擔心」雷迪:「教父,看你的樣子,應該早就有了答案」血堡教父:「哈哈哈,以本教父的智慧當然早就想到對策,不說只是為了考驗你們的腦袋」紅寅:「紅寅大膽推測教父的心思,經過千年樹樹液淨化過的武器能殺死嗜血者,代表千年樹背後尙有其他的秘密」雷迪:「還能有什麼秘密,不過就是一棵樹而已」血堡教父:「雷迪,對事物的看法不能只重外表,千年樹是一棵有靈性的神樹,他到底知道多少有關嗜血族的秘密,沒人了解」雷迪:「原來如此」紅寅:「多學學吧,雷小弟」雷迪:「紅寅,你」紅寅:「教父,那這三大高手呢」血堡教父:「單打獨鬥三個都不是我的對手,但三人聯手確實有一點棘手,偏偏你們兩個又不爭氣、無法為我分憂,算了,先針對千年樹,這三名高手的事以後再說吧,我們前往蒿棘居」雷迪:「是」紅寅:「是」三人便離開。
幽靈間壁,半分之間返回,蘇安:「結果怎樣」半分之間:「不怎樣,酒」聞言,蘇安便呈上酒讓半分之間一飲,半分之間:「茶理王已經完全成為一名嗜血者,掌握了血堡全部的兵部,不遜於西蒙,不過,他並沒有與西蒙直接衝突的打算,那三個高手高手高高手只好先發制人,結果不了了之,唉」蘇安:「看來要以茶理王制衡西蒙,尙須從長計議」半分之間:「這步棋若是走錯,那他的犧牲就白費了,,大姐,妳還是不打算讓四分之三知道他們的關係嗎」蘇安:「現在還不是時機」此時,四分之三走出,四分之三:「那什麼時候才是妳認為的時機」蘇安:「我」半分之間:「大姐的意思是,現在說剛好、不遲」蘇安:「半分之間」半分之間:「來,要聽就坐下來,不用那麼辛苦用站著」聞言,四分之三便落座,四分之三:「說清楚,他到底是誰」蘇安:「你該休息,這件事以後」四分之三:「蘇安,是朋友就別瞞我」蘇安:「這」四分之三:「算了,吾自己查證」欲起身離去,蘇安:「等一等,好吧,我說,其實他是你的血親,你身上留著四分之三,他的血統」四分之三:「妳說什麼」蘇安:「也你的印象已經模糊,他的形象也不同以往,但他確實是一直教養你到滿六歲的父親」四分之三:「不可能,不可能」便衝離,剛好撞到來到四口組,秦假仙:「唉唷喂呀,我的腰,什麼人不長眼睛亂撞」蘇安:「半分之間,你快追下」半分之間:「追下,自認識他,這兩字已經變成我的座右銘」便化光追上,屍人:「阿爸喂,滿天全金條、要抓沒半條」蘇安:「你們來此有事嗎」秦假仙:「沒事不登三寶殿啦,借問一下,你們認識一個長得像外國來的大帥哥,實力高強、很有霸氣的嗜血者嗎」蘇安:「你所說的就是茶理王」秦假仙:「茶理王,哈哈哈,怎麼可能,茶理王那個矮冬瓜,依他的等級排在跟也呆同一格,別笑死我了」業途靈:「就是嘛,光是身高就一丈差九尺」蘇安:「你們現在所看到的是茶理王最原本的型態,早前的茶理王是因為太久不吸血,才顯得老邁袞化」秦假仙:「你現在是跟我說正經的,不是開玩笑」蘇安:「我沒騙你的必要」秦假仙:「怎麼人越來越多了,本來一個西蒙就應付不了了,現在又多了一個茶理王,,真頰、實在很頰,來去看戲解憂愁」蔭屍人:「大仔,等我們」四口組便離開,蘇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高峰之上,三教先天談論著,劍子仙跡:「雲海瞬息萬變,恰似武林」疏樓龍宿:「這是早就知道的定律,現在才感嘆」劍子仙跡:「不算感嘆,乃是讚嘆」疏樓龍宿:「哦,怎講」劍子仙跡:「瞬息變化的嗜血者,解碼之後的異變,令人心動」疏樓龍宿:「哪種心動」劍子仙跡:「躍躍欲試的心動啊,好久不會有此劍之上的蠢動心,佛劍分說,你也是相同的感覺吧」佛劍分說:「心意不同」劍子仙跡:「也是一種心意啊,調息小周天之後,你狀況如何,佛劍分說:「無妨」劍子仙跡:「嗯」疏樓龍宿:「說來茶理王也是突飛猛進,嗜血族一階以上之人,變臉之後功力皆會爆昇」劍子仙跡:「看來是如此,可惜他會是善魔」佛劍分說:「善魔重入惡道,罪業更深」劍子仙跡:「總有他的原因」佛劍分說:「佛牒只超渡不知回頭是岸之罪業」劍子仙跡:「靜觀其變吧」疏樓龍宿:「有一事靜待不得,嗜血族分成兩派、勢力漸漸坐大,中原人身存的世界岌岌可危了,兩位有何想法嗎」劍子仙跡:「他們的下一步若不是自相殘殺,便是取得平衡點,先合作攻擊、再互相併吞」疏樓龍宿:「茶理王所說的方法、以毒攻毒,莫非避免不了這個方法」劍子仙跡:「下下之策、能免則免,事在人為,若真不能避,只有面對」疏樓龍宿:「不過方法是他們告知我們,想必他們也會往這個目標著手」佛劍分說:「我認同龍宿的說法」疏樓龍宿:「劍子,汝又陷入深思了」劍子仙跡:「邪之子已經降世,邪兵衛看來也將近現世了」佛劍分說:「在未來時空,邪之子與邪兵衛有密不可分的關連,兩位,吾要再度前往西佛國」劍子仙跡:「我與你同行」佛劍分說:「也可」劍子仙跡:「龍宿,你呢」疏樓龍宿:「吾就先回疏樓西風,等你們的消息了」劍子仙跡:「暫別」佛劍分說:「請」兩人便化光離去,疏樓龍宿:「嗯,也許正是一個方法」
闍城、殿上,西蒙與諟摩談論著,醍摩:「哼,面對劍子仙跡等三人之時,紅寅居然在戰鬥中抽退,毫無氣節可言」西蒙:「紅寅向來獨往獨來,而且個性難以捉摸,這次竟也投靠教父茶理王,真真令吾意外」提摩:「教父解禁之後實力大幅提昇,看來以後血堡方面我們需要多加注意」西蒙:「茶理王畢竟也是黑暗的一份子,被吾同化是遲早之事,吾所顧忌者乃是今日出現之三人」提摩:「連突破黑暗禁錮的你也感到棘手嗎」西蒙:「戰鬥中吾所對之人乃是佛劍分說,此人背後之劍隱含聖氣,配合本身剛正純厚之佛門武學,每與他對招一次,吾就覺得體內氣血翻騰一次」提摩:「哼哼哼,由於紅寅的抽退使得戰局混亂,劍子仙跡的實力難以評估,但單憑一人獨對萬軍的氣度,就知曉此人不簡單,西蒙:「另外與茶理王對役之疏樓龍宿也非是易與之輩,看來邪之子的培育必須加快」禔摩:「不只是如此,我們還有潛在的敵人,只是你一直不肯去處理」西蒙:「幽靈間壁嗎」提摩:「對於蘇安,你特別縱容與姑息,但這隻老鼠每每在緊要時刻扯我們的後腿」西蒙:「嗯」諟摩:「怎樣,你捨不得了」西蒙:「此事就讓你們兩個去處理吧」緹摩:「呵呵呵」便化光離去,西蒙:「維特」維特:Mr,有何吩咐」西蒙:「這段時間吾需將全部精神放在邪之子身上,綜合兵力好好看顧城」維特:yes」西蒙化光離開。
疏樓西風,龍宿返回,穆仙鳳:「主人」疏樓龍宿:「仙鳳,怎是汝守院,發生何事」穆仙鳳:「昨夜一名蒙面人闖入,默言歆力戰此人受創甚深,吾聞聲趕往攔阻,此人劍法高深、仙鳳仍是不敵,被他逃走,現在默言正在裡面養傷,,失責至深,請主人賜罪」疏樓龍宿:「哼,好一名夜闖之客」便入內,隨後來到花園,龍宿便替默言歆運功療傷,疏樓龍宿:「喝」片刻之後、療功完畢,默言歆:「默言歆失責,願受責罰」穆仙鳳:「請降罪」疏樓龍宿:十兩人將功代罪」默言歆:「是」穆仙鳳:「是」龍宿心想:「傷吾手下是為盜取那半本秘笈,由此動機,莫非,他沒死,若是此事孫悟空得悉,劍子與佛劍應該還沒離開中原」疏樓龍宿:「想逼人上絕路的有心者,那就面對絕對的手段,先上絕路」便提筆寫信,疏樓龍宿:「穆仙鳳、默言歆」穆仙鳳:「在」疏樓龍宿:「照信行事」將兩信交給兩人,穆仙鳳兩人便離去,疏樓龍宿:「汝若存活,就與孫悟空共受難吧,龍宿會好好回敬,哈哈哈」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房內,西蒙手持燭火來到,西蒙:「吾兒,父親來看你,可有改變不悦的心情,喜歡人形師送你的娃兒嗎」邪之子:「會講話的沒趣味,不會講話的玩久也煩」西蒙:「哈哈哈,成熟的邪之子,為父越來越喜歡你了」邪之子:「我要見西佛國的孩子佛」西蒙:「唷,怎樣,想要充實智慧啊」邪之子:「我不管啦,你幫我找他來」西蒙:「邪之子,你是命令我嗎」邪之子:「父皇,我想要一個玩伴講話嘛」西蒙:「好一個順風轉舵,這種語氣特別可愛啊」邪之子:「好嘛、好嘛,我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他,是佛的問題喔」西蒙:「做一個聽父母話、聰明又有個性的好孩子,天下父母心都會達成你的願望,記住了嗎」邪之子:「我會是你閣皇最驕傲的邪之子」西蒙:「流有西蒙血脈的邪之子,我所建立的未來是為你而設,好好培養自己」邪之子:「放心吧,我就愛你優秀的先天條件啊」西蒙:「現在乖乖休息,等著你的新玩伴來此作客」邪之子:「乖孩子等你的禮物」便躺上床,西蒙:「嗯,特別的孩子,真令人喜愛啊,哈哈哈」便弄熄燭火離去。
路上,銀槍離身累積的焦躁,赫然得知自己身世頓時的茫然,四分之三的無所適從,皆化作漫無目的的遊走,身後默默跟隨,同樣的宿命、截然不同的際遇性格,不遠不近的半分之間,安慰、無從出口,半分之間:「這樣走也走不出答案」四分之三:「不必跟著我」半分之間:「朋友交到了沒辦法,需要安慰、肩膀借你」四分之三:「離開吧」半分之間:「這裡的風景很漂亮,空氣很新鮮」四分之三:「是朋友,讓我自己靜一下」半分之間:「這句朋友點中我的死穴,好吧、好吧,,反正你才是當事者」便離去,此時四分之三想起蘇安之話,蘇安曾言:「茶理王犧牲自己成為完全的嗜血者,一方面是為了救你,一方面是為了抗衡西蒙」四分之三:「如果必須成為嗜血者才能徹底解決問題,四分之三不需假手他人」
西佛國、鎏法天宮之外,兩金剛巡邏著,焰摩:「入夜了,小心戒備」無倫天:「嗯,今夜風不小」突然,提摩無聲潛入,隨後來到小活佛房內,卻見嵩馬一劍刺向提摩被閃開,提摩:「呵呵呵,原來還有人醒著」梵刹伽藍:「嗜血者」提摩:「不愧是活佛,一眼就看出吾之來歷」嵩馬便舉起正見護劍,提摩:「哦,向吾挑釁,吾接受了」。
幽靈間壁,突然門動了起來,人形師已現身坐在椅上,蘇安:「是你,特地來,有何指教」同時,女陰陽師亦化光來到,女陰陽師:「殺妳」。
血堡、花園,血堡重建慶功宴,酒肉狂歡、熱鬧非凡,眾嗜血者:「敬教父、敬教父」血堡教父:「跟著吾茶理王,就是大口喝、大口吃、盡情玩」突然,數名嗜血者被殺飛入,眾嗜血者:「啊、哇」雷迪:「什麼人,好大膽」卻見四分之三步入,血堡教父:「我想也是你」
親情、宿命兩無奈,四分之三直闖血堡,茶理王將採取什麼樣的行動?邪之子點名鴻門宴,嗜血族冰的親臨,鎏法天宮覆巢之危,狄能否擋關護航,小活佛又將如何應對?幽靈間壁再興干戈,武藝精純的陰陽師、人形師取命在前,蘇安怎樣化險為夷?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