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二十章:最後一絲的慈悲

白蓮山人 | 2023-07-27 15:55:03 | 巴幣 0 | 人氣 52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闍城、樓台,幽暗的閹城、慘之血祭,隨著心跳逐漸加速、代表死亡逐漸逼近,柳湘音:「赫」蒼白奇子:「啊」隨著獠牙咬下,一陣陣麻痺的感覺,慢慢透徹蒼白奇子全身,須彌之間,往事快速在腦中浮現,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慢慢形成涅盤之感、直至歸無,朦朧中一絲意識直走天際,就在此時,柳湘音體內也起了變化,柳湘音:「啊、啊、啊」腹中的邪之子逐漸成形,突來的肅靜,黑暗中的闍城透出一絲詭譎,柳湘音:「啊」邪之子之影:「赫」風急雲馳、邪哭鬼號,邪嬰現形了,邪之子的形影籠罩整個闍城,西蒙:「是邪之子,哈哈哈」
霧林之內,段忍與劍君遇上提摩攔路,濃霧四方林,三條人影各懷兩種心情,段忍:「交出前輩,否則」提摩:「憑你,哈哈哈」段忍:「哼,呀」劍君:「喝」輕視的冷笑引燃戰火,段忍與劍君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同時出手夾攻,無玹劍飲寒,顯示十二根對此人之忌憚,劍君:「喝」段忍:「呀」兩人快速攻擊落諟摩衣袖多處,諟摩:「哦,不愧是武林頂尖的劍者,很好、很好啊」便抽出銀杖劍,提摩:「讓吾好好見識你們的快吧」劍君:「睜大你的眼睛,喝」段忍:「呀」提摩:「赫」奇特的步法、罕見的劍法,提摩刺擊連連,劍君與段未明招路、游擊以對。
豁然之境,杜一葦與魔龍同時來到,劍子仙跡:「兩位,敢嗎」杜一葦:「當然,我杜一葦以古塵劍發誓,若有虛言,願死在劍下」劍子仙跡:「魔龍,你呢」魔龍祭天:「吾魔龍祭天在古塵劍前發誓,如有違心之論,死於劍下」語一落,一道怒雷劈斷樹木,劍子仙跡:「好,誓約已成,有任何話說吧」杜一輩:「魔龍祭天,想不到你會來到豁然之境,真是令人好奇你的用心啊」魔龍祭天:「杜一葦,不用多做猜測,今天我來的目的只有一個」杜一葦:「正在等你的漫天花雨」魔龍祭天:「不用語帶刀刃,今日前來就是為表明自己的立場,劍子、龍宿,臥江子之死已成定局,我知道所有的人都將矛頭指向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為我自己表態,此事我是清白的,要問,就該問問九幽皇因何下了格殺令」杜一葦:「魔龍,你一向我行我素,竟會特別來解釋這件事,真令人覺得疑心、更特別覺得心虛」魔龍祭天:「如果我心虛、何必來此,早該脫逃不是嗎」杜一聲:「說不定是故意製造不在場證明,以求脫罪,犯罪者一向分成兩種,一種是行動者、一種是教唆者」魔龍祭天:「杜一葦,何必處處針鋒以對」杜一葦:「我只是提出我的想法,劍子、龍宿,你們認為呢」疏樓龍宿:「沒任何的罪狀證據,單憑片面無法認定任何事」劍子仙跡:「嗯」魔龍祭天:「感謝龍宿與劍子,杜一葦,對我有任何的疑問或猜疑無妨,但要有確鑿的證據,即使有意陷害他人,也需充份的準備」杜一葦:「你」魔龍祭天:「小心自己的行為,否則將難社悠悠眾口,陪罪不成,反成罪者,壞了自己的人格」杜一葦:「這番話,你自己收好吧」魔龍祭天:「三位,我言盡於此,請了」劍子仙跡:「請」疏樓龍宿:「慢行」魔龍便離去,杜一葦:「劍子,你就這樣讓他走嗎」劍子仙跡:「魔龍祭天所說沒錯,龍宿,你認為呢」疏樓龍宿:「魔龍祭天確實是人中之龍啊」劍子仙跡:「龍宿,此言別有深意」疏樓龍宿:「只是一句頗為讚許的話」杜一葦:「既然你們皆這樣認為,我也無話可說,我該回去與眾人會合了」此時,劍子取出一封信交給杜一葦,杜一葦:「這是」劍子仙跡:「當你想不開時,再打開吧」杜一葦:「好吧,我告辭了」亦離開,疏樓龍宿:「這封信真令人好奇啊」劍子仙跡:「你的評語也是令人好奇」疏樓龍宿:「一同寫出如何」劍子仙跡:「有何不可」只見劍子拂塵一揮、龍宿口吐白煙,同樣在空中浮現「忍」字,疏樓龍宿:「哈哈哈」劍子仙跡:「哈哈哈」疏樓龍宿:「相同的心思」劍子仙跡:「說不定是「不同的對象」疏樓龍宿「耶,喝茶吧」
霧林之內,激戰尙未止休,鞮摩揮動銀白色的細劍,閃身在劍君、段忍所織成的劍網之間,提摩:「赫」劍君:「喝」段忍:「呀」心知嗜血之驅不死,劍君、段忍互換眼神,欲拖長戰鬥「時間直至黎明之刻,旋摩:「想將戰鬥拖至日出,可惜我不會給你們機會的,赫」便突襲向段忍,頓時段忍虎口被創、軟劍脫手,劍君:「段忍」提摩:「遊戲規則,劍脫手就算你敗,可是,這樣實在沒趣味」便挑起軟劍丟還段忍,提摩:「再來」段忍:「你會後悔,呀」劍君:「劍武」兩人招式同出,諟摩手中銀杖劍被擊落受創、傷口瞬間恢復,劍君:「劍脱手算你敗了,但是,我不會給你任何的機會,,八風齊動」段忍:「呀,秋水破銀河」鞮摩:「哈哈哈」聲音變調,提摩狂性大發,兩人的極招竟是攻之不入,提摩:「赫」氣勁一放將兩人震退,劍君:「呃」段忍:「啊」提摩:「嗯」便變身,猙獰的外表、血腥的味道,爆發性的力量佈滿全身,令劍君、段忍不寒而慄,兇殘的眼神一掃,段忍首當其衝,提摩:「赫」便撲向段忍,瞬間一爪抓破其臉龐,段忍:「啊」黑暗中乍現一抹嫣紅,劍君:「段忍」諟摩:「嘿嘿嘿、哈哈哈」令人懼怕的速度、令人膽寒的手法,原始的力道、兇殘的冷酷,劍君用劍的心首次動搖、握劍的手忿怒顫抖,劍君:「可恨,可根啊,,五行劍陣」劍君含怒出手、最強一擊,悲痛、盛怒交識的五行劍陣,如急怒流襲向旋摩,只見緹摩被劍氣透身卻不為所動,隨即劍君攻上之時,提摩左手制住無玹劍,獠牙同時咬中劍君了,劍君:「啊」徹心的痛楚、漸麻的知覺,宣告最後不幸的結果,不放棄的劍君一咬舌、心神再凝,劍君:「喝」躍身踢開提摩同時,再發劍氣斷去諟摩左臂,提摩:「啊」此時,劍架收回五劍,劍君:「走」便趁機帶走段忍屍體,提摩:「可惡」欲追之際,卻聞一聲雞啼,提摩:「算你好運,嘿嘿嘿」便接回斷臂並恢復原狀,提摩:「劍君十二恨,當黑夜再度來臨,你將永遠成為我的奴隸,哈哈哈」便化光離去,隨後白日來臨。
蒿棘居,任飛揚與塵道少來到,達爾:「任飛揚、塵道少」塞道少:「我們聽到風聲了,有臥江子的消息嗎」達爾:「沒有」任飛揚:「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一定是出了意外」此時,四口組返回,達爾:「秦假仙,如何」秦假仙:「我在邊界附近探查,聽到葉月人的小兵講昨夜銀狐有去大鬧一場,被打的很淒慘丢入江中」屍人:「而且他們還講臥江子是在銀狐之前進入玄空島,之後就沒有再出來過了」孫悟空:「葉月人」任飛揚:「我馬上殺上玄空島,要他們償命」欲離去,孫悟空:「停步」任飛揚:「前、前輩」達爾:「飛揚,玄空島葉口月人眾多,此去太過危險,而且和平協定不可破」此時,杜一葦亦返回,杜一輩:「達爾說的沒錯,千萬不可破」達爾:「杜一葦前輩」杜一葦:「唉,這次的事件探究源頭,本是有人故意挑起中原與葉口人之間的衝突」孫悟空:「此話何說」杜一葦:「臥江子是受邀而去,表示葉月人早已撒下羅網、欲將他網擒,但引起九幽殺機為何」秦假仙:「臥江子算是他們的叛徒,她當然想除去他」達爾:「記得和平協定簽定的前後,九幽對臥江子前輩並無殺意、更會約他一談,若真有意殺之,早在當時便有機會」杜一葦:「所以此次必是另有引爆點,有人刻意挑起九幽對臥江子的敵意,讓臥江子葬身空島、再通知我方,讓我們與葉口人再起戰火」秦假仙:「也就是說,銀狐是接到通知之後再趕去的囉」杜一葦:「然也,銀狐孤身殺上,正好讓葉口月人一舉除之,若是我們也貿然前往,不但使葉口月人有了興兵中原的藉口,更讓陰謀者逍遙痛快」孫悟空:「對於此人,你可有人選」杜一葦:「相信眾人皆料想的到,而且此人更於劍子仙跡的面前凜然表態,在未有證據之前,他仍是無辜者」秦假仙:「什麼,真是天壽骨喔,那我們豈不是動不了他」杜一葦:「當然要想辦法查出其破綻」孫悟空:「可惡,魔龍祭天,臥江子之仇,吾當要他付出代價」此時,劍君帶回段忍屍體便昏倒,業途靈:「哇啊,你們快看,是劍君」見狀,孫悟空急忙將其扶進屋內,達爾替劍君針灸醫治,杜一葦:「換我一試」便運功替劍君療傷,而在屋外,眾人將段忍收殮入棺,任飛揚:「你怎能這樣就死,你怎能,我尙未打敗你啊」秦假仙:「唉,怎會這樣、怎會這樣啊」而在屋內,杜一葦便收功,孫悟空:「劍君情況如何」杜一葦:「達爾的銀針,加上我方才所施的意念脈療,劍君情況卻未見好轉,嗜血者之傷竟是如此厲害」達爾:「眾人已失臥江子前輩與段忍,不能再讓劍君」杜一輩:「當然了,我們要盡全力一救」孫悟空:「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豁然之境,清早時分、鳥啼蟲鳴,疏樓龍宿:「住在豁然之境,過了一夜可有豁然開朗的新想法」劍子仙跡:「你希望我有什麼新想法」疏樓龍宿:「別插手的新想法」劍子仙跡:「這就是你所寫的字,真正的含意嗎」疏樓龍宿:「是啊」劍子仙跡:「不止吧」疏樓龍宿:「唉呀,最主要是在身上,劍子,此回實不該插手」劍子仙跡:「說說你的理由」疏樓龍宿:「葉口月人有足夠的理由殺死臥江子,為什麼,中原與玄空島之間死傷甚巨,他原是第一執首,對葉月人來說乃是無可饒恕的叛徒,銀狐又關過邊界,雖是為公理、為情義,但葉口月人私處叛徒,咱們無絕對的立場去插手,吾擔憂汝」劍子仙跡:「吞吞吐吐,不中聽」疏樓龍宿:「唉呀,吾就是怕一旦表明支援中原報仇立場,那就容易讓九幽怒上加怒,所怕不是會輪,而是九幽一死,事情會更難了結啊」劍子仙跡:「魔龍祭天膽魄過人,會來豁然之境就不知是誰的授意了,龍宿」疏樓龍宿:「怎樣」劍子仙跡:「沒什麼」疏樓龍宿:「換汝吞吞吐吐,不中聽喔」劍子仙跡:「這嘛,九幽雖有可懼之處,我也明白你說的立場問題,不過,未來如何無人可預知」疏樓龍宿:「儘量避免」劍子仙跡:「就怕日後無好友的勸戒,可阻止衝動的我啊」疏樓龍宿:「沉住氣、沉住氣啊,劍子,即使魔龍祭天有嫌疑,即使九幽殺了臥江子,也許會惹來天外南海會同中原的反擊、或是九幽真實身份的揭穿,不管未來發生何事,這都不屬於咱們的範圍,汝還有他事需要關切啊」劍子仙跡:「吾明白」疏樓龍宿:「好,時候不早了,吾也該回疏樓西風了」劍子仙跡:「願走,不送」疏樓龍宿:「謹慎而行,超然才是汝劍子的風采,請」便離去,劍子仙跡:「龍宿,這是你的真心話嗎,嗯」
路上,小活佛與嵩馬同行,:「佛子不是欲回轉西佛國」梵刹伽藍:「吾正在等待契機」忽然,一道靈光飛來,梵刹伽藍:「嗯」便伸手一接、放入額上,梵剎伽藍:「半生浮載、珠運論,一世蒼天、數命循」腦中浮現蒼白子已死身影,梵剎伽藍:「闍城血印、邪之子,悉嚳無量,奇子大義,為蒼生犧牲矣」狄:「一點靈光能代表多少呢」梵剎伽藍:「靈光所記,將為未來的黑暗世界帶來一絲光明」狄:「如此偉大」梵刹伽藍:「命之所引、運之所轉,皆是蒼生所繫,但掌握真實世界,卻是人性」狄:「人啊,人性最難,誰能真正掌握一切」梵刹伽藍:「所以苦由此生,三千頰由此起」狄:「嗯」此時,穆仙鳳找上,嵩馬心生戒備,穆仙鳳:「穆仙鳳拜見西佛國佛子」梵剎伽藍:「你是儒門之人」穆仙鳳:「是,小女子奉龍首「之令,前來邀佛子前往疏樓西風一敘」梵刹伽藍:「疏樓龍宿」穆仙鳳:「主人希望與佛子一談,一來切磋兩教的理念,二來向佛子請教西佛國佛法」梵刹伽藍:「龍首客氣了,盛情相邀,吾就轉往疏樓一會吧」穆仙鳳:「佛子,請」梵剎伽藍:「悉尋無量」三人便同行離去,中途、江畔,卻見地上重傷昏迷的銀狐,小活佛便上前一觀,穆仙鳳:「嗯,是銀狐」此時,俠刀亦來到,蜀道行:「啊,銀狐」梵剎伽藍:「他重傷昏迷在這個江邊」蜀道行:「啊,請問閣下可是傳言中的西方小活佛,吾乃使刀蜀道行,有要事想請你相助」梵伽藍:「蜀道行,你認識此人嗎」蜀道行:「他是我的朋友」梵刹伽藍:「他傷勢沉重需要馬上醫治,可否代表將此人送至法天宮,待吾與這位姑娘前往赴約之後,會馬上回轉天宮」蜀道行:「這,好吧」梵剎伽藍:「這個通行令你帶著,出示此物他們就不會為難你」便將令牌交給刀,蜀道行:「那吾速去」便抱起銀狐離去,梵剎伽藍:「我們繼續前往」穆仙鳳:「嗯,隨我來」三人亦離開。
西佛國、鎏法天宮,兩上師討論著,沙呵七相:「想不到我們一離開,就馬上發生這種事情」賴八識:「看來變裔天邪有意聲東擊西,為了鎏法天宮之内的安全,我們兩人不能再離開天宮了」沙呵七相:「但是,總不能讓他繼續在外濫殺無辜」無倫天:「容六大金剛帶著鏡龍扣,擒回變裔天邪」沙呵七相:「嗯」無倫天:「早前我六人與他交手、不分上下,只要加上鎖龍扣,相信一定能制服他」沙七相:「好吧,你們去吧」無論天:「是」六大金剛便離去,翔雜:「那佛劍涉嫌之事,該做何處理」沙呵七相:「佛劍分說乃中原高僧,其人品、德性,我與八識非常肯定,他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所以也沒有追究的必要」翔維:「嗯」此時,刀抱著重傷的銀狐來到,耶賴八識:「是你俠刀,因何來此」蜀道行:「小活佛交代我將銀狐送到此地醫治」將銀狐置於地上便取出信物,沙呵七相:「是佛子的信物沒錯,翔達、維,將人帶下醫治」翔達、翔維:「是」便抱起銀狐入內,賴八識:「蜀道行,想不到有再見你一面」蜀道行:「嗯,當年問俠峰一別,時至今日」
闍城、祭壇,冷月浸淫、霜風陣陣,邪嬰若隱若現,千古流傳之嗜血者傳說,一字一字解開了,一旁西蒙與柳湘音觀看著,西蒙:「嗯」此時,維特來報,維特:「稟西蒙,陰陽師求見」西蒙:「讓她在聖殿等候」維特:yes」便退下,西蒙亦離開,這方面、殿上,女陰陽師:「參見西蒙殿下」西蒙:「何事這般緊急」女陰陽師:「事關吾仍統治邪能境之時,詳情聽說」便說明原由,西蒙:「哦」女陰陽師:「如果此事成真,將對嗜血者產生威脅,請西蒙殿下下令斷絕此人所有生機」西蒙:「維特」維特:「屬下在」西蒙:「將此事通知魔龍祭天」維特:yes」便離去,女陰陽師:「此人非同小可,因何殿下不親自出馬」西蒙:「寧閣血辯之傳說即將揭開,到時嗜血者之實力將到達前所未有之高峰,莫說中原鼠輩,就連當初冰城奇域五名異能者聯手,在吾眼中也如同小小頑石一般,哈哈哈」
疏樓西風、花園,穆仙鳳帶小活佛與嵩馬返回,疏樓龍宿:「佛子大駕,疏樓西風光明大盛也」梵剎伽藍:「龍首有禮了」此時,穆仙鳳端出素果與酥茶,疏樓龍宿:「儒門體輕,唯有素果、酥茶以待」便倒茶,梵刹伽藍:「悉嚳無量」疏樓龍宿:「此壺酥茶乃自西佛國傳至中原,佛子嚐嚐儒門之藝,品鑒儒、佛之別」聞言,小活佛便一飲,梵剎伽藍:「酥而不膩、香郁醇美,儒門手藝不凡」疏樓龍宿:「可合佛子之口」梵刹伽藍:「別有大雅之道也」疏樓龍宿:「哈哈哈,佛子亦知雅言,使人拜服」梵刹伽藍:「佛門尙有八萬四千法門,何況世上之道」疏樓龍宿:「佛子眼見世道如何」梵刹伽藍:「苦、劫不斷」疏樓龍宿:「闍城血劫呢」梵剎伽藍:「嗯」疏樓龍宿:「看來尙未見到佛劍分說」梵刹伽藍:「佛牒持有者,吾確實尙未與他會得」疏樓龍宿:「佛劍前往西佛國、佛子卻踏入中原,也許因此錯身了」梵伽藍:「佛劍分說與闍城血劫何干也」疏樓龍宿:「佛劍會入未來之境,所見正是未來武林血劫,黑暗而無天日的世界」梵刹伽藍:「嗯」疏樓龍宿:「佛子既會指點達爾,應已知未來之變」梵剎伽藍:「吾雖有先見,但血劫成因端賴未來演變」疏樓龍宿:「佛子可知邪兵衛」梵剎伽藍:「邪兵衛為斷善闡提,是為邪惡之端、滅世之源」疏樓龍宿:「儒門禁書中有一閶卷,記載著邪兵衛若現世掩去一切天光日月,可真有此事」梵伽藍:「然也,邪兵衛之力量,邪惡而無窮也」疏樓龍宿:「若是邪兵衛落入嗜血族之手,佛劍所見之未來自是真實顯現,中原武林就此永無天日」梵刹伽藍:「悉嚳無量,此劫若成,眾生將入無間矣」疏樓龍宿:「嗜血蟄伏苦境暗處,必是等待此刻來臨」梵刹伽藍:「邪兵衛之存在,嗜血族尙不知也」疏樓龍宿:「佛劍既見得未來如此,表示邪兵衛將在日後被他們所奪」梵剎伽藍:「嗯」疏樓龍宿:「據吾所知,邪兵衛被封印於西佛國聖殿之中,不知佛子可明白兵衛如何形成」梵伽藍:「吾所知與龍首大致相同,據闡提經上卷記載,邪兵衛出自於魔道,雖封印於聖殿,但若封印被破,將導致天地、寰宇全滅,邪兵衛之持有者將成至上魔闡提」疏樓龍宿:「當年封印之法,佛子亦不知嗎」梵剎伽藍:「闡提經吾僅窺得上卷,下卷尙未閱讀」疏樓龍宿:「破除封印之法,閻卷雖未明言,但吾只怕被嗜血者查得,西佛國將起戰火」梵刹伽藍:「邪兵衛既封於西佛國,吾當力免去蒼生之劫」疏樓龍宿:「不如讓儒門一盡心力,與佛子同護封印、對抗邪端」梵刹伽藍:「感謝龍宿心意,西佛國尙足以應對」疏樓龍宿:「好吧,日後佛子如有所需,儘可向儒門開口」梵剎伽藍:「嗯,若佛劍分說於西佛國,吾當該歸矣」疏樓龍宿:「佛子順行,奉送」梵剎伽藍:「悉曇無量」穆仙鳳便送小活佛兩人離開。
包子山、屋內,達爾替劍君把脈,劍君:「呢」卻見其指爪緩緩長出,任飛揚:「道少,他」座道少:「噓」孫悟空:「達爾,情況如何」達爾:「雖然我讓他服下了霜清,但情況並未改善,劍君仍是渾身高熱不退,而且」杜一輩:「而且怎樣,達爾,你就快說吧」達爾:「方才吾診脈的結果,劍君的心脈反應漸趨微弱,其他脈象反應卻有越趨強盛之態,而且周身的血路逐漸有封閉之姿,恐怕」秦假仙:「不就是死,呸呸呸,不會啦、不會啦,那個茶理王一定有辦法」而在屋外,小俠拖著茶理王急奔而來,金小俠:「快一點啦,聽說有大事發生了」茶理王:「別拉啦,拉得我的手快被你扯下來了」杜一葦:「總算來了,快、快跟我進去,眾人都在等你們」金小俠:「嗯」三人便進入屋內,金小俠:「義父,我將人帶來了」杜一葦:「茶理王,快替我們看看劍君的情況」茶理王:「好啦,讓我看看」便上前一觀,秦假仙:「喂,,到底是怎樣,不然你搖頭是什麼意思」孫悟空:「詳情如何,請直說」茶理王:「要聽實情,那我的建議是在他尚未完全嗜血化之前殺了他,好好替他準備後事,別讓他失去自己成為嗜血者」秦假仙:「沒救了,真的沒救了」達爾:「事情尙未到絕望,我不信嗜血症無解」茶理王:「年輕人,嗜血和病是風馬牛不相及啊,是兩回事,總之他現在等於是一個半死人了,再珍貴的藥材給他吞下去也是沒效,你們還是面對現實吧,唉」秦假仙:「我不信,藥無效,那神力呢、宗教力量呢,我有親眼看見一個小活佛使人恢復意識」茶理王:「神力,那是對一些傷勢較輕的也許有用啦,但是他的情形不同啊,看見他脖子上的印記嗎」只見劍君上有一藍色印記,茶理王:「他脖子上這個符號是屬於提摩的印記,提摩是嗜血族中僅次於西蒙的強者,被他同化什麼神力都一樣不中用,依照他現在的情況,頂多只能再撐一天」秦假仙:「劍,劍君啊,嗚嗚嗚」杜一輩:「怎會這樣、怎會這樣啊」任飛揚:「又沒試過,怎麼可憑這個老頭隨便一句不行就放棄呢」茶理王:「年輕人,什麼隨便一句,我幹啥要大老遠跑來跟你們隨便說說嗎,反正我提出我的看法,聽不聽是你們的事情啦」任飛揚:「哼,你解決不了,又不代表沒有解決之法」麈道少:「反正茫無頭緒,任何方法都值得一試,秦假仙,你在何處看見那個小活佛,快說啊」秦假仙:「我上回看到他啊,是往西直行的燕渡」塵道少:「燕渡嶺,飛揚與我前往找尋此人一試,暫別」任飛揚:「哼」兩人便離去,茶理王:「愛浪費時間就去浪費,哼」金小俠:「茶理伯,你看我的義父跟大家都這麼難過,拜託啦,你再想想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救劍君叔叔啊」茶理王:「好吧,好吧,,照上面的地址去找這個人,他若是說還有救那你們就可以放心,不過別抱太大的期望」便將地址交給秦假仙,杜一葦:「還有希望就對了,太好了」秦假仙:「這件事包在我老秦的身上,我馬上去找人」四口組亦離開,達爾:「劍君的競暫時退了」杜一葦:「能退燒就是代表有希望,真是太好了」孫悟空座:「吉人定有天祐,再請教閣下一事,吾會經對戰過一名嗜血族、卻無法傷之,請問閣下可有殺嗜血族的方法」茶理王:「嗜血族不傷不死,普通的兵器奈何不了,不過嘛,也不是完全沒辦法』孫悟空:「請道其詳」茶理王:「辦法很簡單,就是找出千年神樹,以其樹液浸泡兵器,這樣才有辦法殺得了他們」杜一葦:「千年神樹,在哪裡可以找到」茶理王:「這個嘛,說來話長」。
龍穴,魔龍祭天返回,孤影:「你回來了,,看你的神情就了解你收穫不少」魔龍祭天:「哈哈哈,杜一葦與劍子仙跡的反應就是最大的收穫,臥江子之死發酵,九幽後續動作將是咱們所等的關鍵之機,嗯」忽聞馬蹄聲,孤影:「是嗜血者馬車」此時,維持來到,維特:「魔龍祭天,主人要維特告知你們一件要事」便將信交給魔龍祭天,魔龍祭天:「哦,貴主人有何交代」維特:「主人交代維特拿這封信toyou」聞言,魔龍祭天便一觀書信,魔龍祭天:「嗯,吾明白了,替吾向貴主轉達謝意」維特:「是,維持會轉告,byebye」便離去,孤影:「信中所說何事」魔龍祭天:「一件已在吾掌握之中的事」。
幽靈間壁,四口組與蘇安談論著,秦假仙:「小姐,姑奶奶啊,拜託一下,救人如救火,你就好心一點,趕快跟我說四分之三的下落啦」蘇安:「我已經說過,他來店內的時間不固定,只能看你的運氣,你急、我也愛莫能助」此時,四分之三推門而入,蘇安:「嗯,你們的運氣不錯,,你們要找的人出現了」四分之三:「水」秦假仙:「等等、等等,要喝什麼,等一下我老秦全包免费招待,拜託你先跟我來去救人」蘇安:「他的朋友被嗜血族咬中」秦假仙:「是啦,是啦,聽說你有辦法可以解救」四分之三:「無救,唯一的方法,殺」業途靈:「沒救,我不信、業小靈不信啦,劍君是好人,佛祖一定會保佑他長命百歲,他不會死啦」蔭屍人:「連劍君都要變成嗜血者,這個武林實在太残酷了」秦假仙:「通通給我閉嘴,難道、難道非得用這種手段不可」四分之三:「軟弱只會加劇未來的悲劇」秦假仙:「蒼天不仁、蒼天不仁啊,劍君啊,嗚」蘇安:「你這個人真是冷淡」四分之三:「無望之事,當機立斷才是唯一的仁慈」蘇安:「很可惜,劍君十二恨也是正道一支棟樑」四分之三:「生死起落,便是江湖」蘇安:「是啊,生死起落、便是江湖」
包子山,茶理王向眾人說明著,茶理王:「簡而言之,言而簡之,就是被西蒙以及數百隻的嗜血族同時咬下,神樹本身不但獲得永生,同時相對產生制衡之力,孫悟空:「原來如此」杜一葦:「這也正好應驗毒草的附近必生解藥之理」茶理王:「全是意外中的意外啦,西蒙大概也料想不到立權示威之舉,竟也留下對付他的利器」而在屋外,素仍不放棄、煎煮藥草,此時杜一葦走出,杜一葦:「續緣啊,換我來吧,你去休息一下」達爾:「不用了,我沒關係」此時,任飛揚與塵道少返回,布馬:「是任飛揚你們回來了,可有找到任何索」任飛揚:「人不在燕渡嶺」布馬:「這樣看來,還是只能等秦假仙的消息了」塵道少:「達爾,劍君可有好轉的跡象」達爾:「暫時恢復意識,我正要讓他服下這帖藥,也許可以控制毒素蔓延,少陪」便端起藥湯入屋,此時四口組亦返回,杜一葦:「秦假仙,對方怎麼說,劍君有救嗎」秦假仙:「唉,沒救,和茶理王說的都一樣,那個四分之三比冰還冷,問十答一」忽然,達爾衝出,達爾:「糟了,劍君不見人影」聞言,秦假仙倒退被小蟑螂扶住,秦假仙:「小蟑螂,將我扶著,唉唷,我的心臟無力了」哥庫嘍契:「大仔好重,哥哥」此時,孫悟空走來,孫悟空:「發生何事」達爾:「前輩,劍君私下離開了」孫悟空:「眾人快分頭找尋」便離去,任飛揚:「我與道少負責南方,請」兩人亦離開,達爾:「那我由北邊」與布馬也離去,杜一葦:「唉」便化光離開,秦假仙:「不然你們還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快來去找啊」業途靈:「喔」而在路上,四口組到處找尋劍君蹤影,秦假仙:「劍君啊、劍君啊」蔭屍人:「劍君啊,你若是有聽到就應一聲,劍君啊」而另一路,達爾:「劍君的身體狀況很差,必須快找到他」布馬:「但願他不會做什麼事情」而這一路,任飛揚:「道「少,你說他為什麼不說一聲就走呢」裡道少:「也許他自知自己的情況,算了,猜測再多無用,找人要緊」這方面,孫悟空也找尋著,孫悟空:「劍君,唉」。
雲夢沼澤,陰暗濕冷的沼澤乃是魔族變種棲息之地,法天宮六金剛手持鏡龍扣、欲擒拿變裔天邪,無倫天:「是變裔天邪爬行的痕跡,眾人沿路追下」六人便沿著痕跡追上,隨後來到一處洞外,無倫天:「看來變裔天邪就在其中,進入」智音天:「且慢,此魔物狡猾異常,先在外面生起火堆、用濃煙攻擊,先降低他的攻擊力」無倫天:「有理」六然便燃起火堆,讓濃煙吹入洞內,只聞,變裔天邪之聲:「啊」無倫天:「成功了,韋陀,你留守洞外,其餘之人隨吾進入」五人便入洞,韋陀:「哈,變裔天邪,這次看你要如何逃脫」突然,背後一條巨尾捲走韋陀了,韋陀:「啊」。
路上,佛劍獨自而行,而在前方,金妍華妃現身擋路,佛劍分說:「嗯」金妍華妃:「交出佛牒」
玄空島之外、樹林,眾葉口月人巡視著,葉口月人一:「最近對面常常有人跨越邊界,要小心巡守」葉口月二:「是啊,是啊」語一落,卻見十二根持劍步來,劍君:「一恨才人無行,二恨紅顏薄命」葉口月人一:「什麼人」劍君:「三恨江浪不息」劍氣一出、兩人斃命,兩葉口月人:「啊、哇」劍君:「四恨世態炎冷,五恨月台易漏」葉口月人三:「小子你,啊」話未完已被劍氣擊飛,劍君:「六恨蘭葉多焦」葉月人四:「快回去稟告執首」便衝離,劍君:「七恨架花生刺」飛劍連殺四周葉口月人,眾葉口月人:「啊、哇、啊」隨後,劍君來到了玄空島上,劍君:「十一恨未逢敵手」見狀,稽咸攻上卻被劍君揮劍逼退,稽咸瑜葉:「劍君,你竟敢穿越邊界、殺人行兇」劍君:「十二恨、十二恨是什麼」稽咸瑜葉:「嗯」嗜血者毒蔓延,過往一切在劍君腦中急閃、歷歷在目,心、卻是異常平靜,腦中浮現拜靈山大嘆為師、以及在歸心淵修悟武痴招式之景,劍君:「十二根是什麼,劍、又是什麼」稽咸璚葉:「你已經神智不清了」劍君:「錯了,現在是我一生最清醒的時刻,回答我,劍、是什麼」稽咸璚葉:「殺、殺」聞令,只見大軍包圍劍君,劍君:「你只配用最下層的寶劍」稽咸璚葉:「喝」聞言,咸發怒攻上,劍君:「呀」劍隨影動,劍君盡情揮灑所學,劍鋒所指,稽咸難當其鋒,同時一聲虎嘯傳入,虎帥:「吼」一刀砍落震退了劍君,劍君:「一支不夠、雙劍如何」便抽出雙劍,劍君:「你們回答我,劍、是什麼」同時,雙與權亦化光來到現場,失神、回神,朦朧之間重回最初的劍君,問劍、問敵,是起點、亦或者終點,劍君:「今夜,將會很漫長」
江湖一變情仇端、十二恨指空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