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九章:邪神決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2:18 | 巴幣 0 | 人氣 47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西佛國、閻浮提洞,鎏法天宮風暴再起,闇皇西蒙獨挑三大高僧,黑暗魔力驚掩烈日之威,登時飛沙走石、風雲遽變,三個不動如山,如意化天大法合以三相法輪陣,抵禦源源不絕的魔力,全力鎮守兵衛,西蒙:「赫」枯樹天:「喝」矮駝地:「呀」平凡人:「喝」三儈法力已臻最高點,西蒙眼神微動、長袖揮擺,魔容再現、魔源再推,三儈頓感吃力了,另這邊,再觀劍子與龍宿,誰也未抽劍、誰也未動手,但宛若怒濤破海的氣息衝擊遮眼風沙,只聞劍子緩緩開口,劍子仙跡:「貪婪便是魔障」疏樓龍宿:「非也,華麗的貪婪是人最美麗的本性」一眨眼、一瞬光,雙劍同出、雙強對決,劍子仙跡:「喝」疏樓龍宿:「呀」先天交手便知底細,劍子心知龍宿已非往昔,瀟灑超然的古塵劍越見沉隱之勢、越現道法之威,增添魔性的紫龍,華麗、幽幻的劍影,似纏,似捲,纏繞敵人之身、捲動敵人之命,馳騁又飄狂,雙場纏戰之刻,法天宮朝聖地再生遽變,而在千壁,聖佛華誕,佛典持續進行,在浴佛灌禮之後,靜心修持的眾人元靈脫體,宛如天地清靈之光,就在此時,邪之子有了動作,邪之子:「哼」便起身離去,而在閻浮提洞,惡戰未止,王者強悍力量震動整個閻浮提洞,三世尊緊結如意化天陣,穩如磐石之堅,這一方,龍宿、劍子,快之劍、變化莫測,互不退讓,就在眾人相互牽制之時,邪之子現身戰場,眾人見狀一愕,劍子仙跡:「邪之子」疏樓龍宿:「好友,不可分心啊」只見邪之子走近活佛金身,邪之子:「邪兵衛」就在邪之子觸碰金身之時,小活佛也同時觸碰金身,兩人靈識頓時進入金佛,而在金佛之內,天罡梵語旋繞四周,佛子、邪子同時來到,邪之子靈識:「梵剎伽藍,你好深沉的心機」小活佛靈識:「邪之子,這不是我們早先的協議嗎」邪之子靈識:「既然如此,就看誰先解開天罡梵語,赫」小活佛靈識:「悉尋無量」就在邪之子與小活佛解開天罡梵語之後,三十六個梵字聚合成一股巨大金光,只見邪兵衛一分為二進入兩人靈識,邪之子靈識:「啊」小活佛靈識:「啊」瞬間,金佛爆炸了,兩子被震飛而出,梵剎伽藍:「啊」邪之子:「啊」見狀,西蒙便躍身接住邪子,劍子亦飛身接住佛子,金身爆炸、無濤威力,席捲整個閻浮提洞,劍子仙跡:「洞穴即將崩毀」西蒙:「離開」便帶邪之子化光離去,龍宿亦化光消失了,劍子仙跡:「我們也趕緊離開」便帶佛子化光離去,三佛世尊也化光離開。
西佛國、路上,突然出現的高手包圍佛劍分說,暗處,利刃閃動,影十字伺機而動,而更深的危機仍是潛伏不出,另一名蒙面人觀視著,場上,風十翼:「喝」妖心陀:「呀」刀杖合擊,佛劍卻是輕描淡寫、穩守不攻,而在暗處,影十字:「嗯,劍子仙跡是毫無破綻,此人進退身法卻全是破綻,反而教吾無從下手,這」場上,妖心陀:「哈,失去佛牒,佛劍分說也不過爾爾」佛劍分說:「殺念未起,尙有回頭餘地」暗處,影十字:「嗯,這是好機會嗎」場上,佛劍分說:「當暗處殺意浮現,斷絕的將不只是兩份罪業」另一暗處,蒙面人:「佛劍分說,你料的到影十字,可料的到吾嗎,嗯」此時,獨夜人來到蒙面人背後,獨夜人:「嗯」蒙面人:「哼」察覺背後有人便縱身離去,獨夜人:「奇怪,追」便追上,場上,風十翼:「佛劍分說,後會有期」兩人便離開,而在暗處,影十字:「嗯」見狀亦離開現場,佛劍分說:「嗯」
闍城、殿上,西蒙三人返回,西蒙:「感覺如何」邪之子:「邪兵衛之力被拆成雙半,產生不穩定的竄動,我需要調息數刻」西蒙:「他應該也面臨相同的處境吧」邪之子:「嘻嘻嘻,佛之體要承受邪魔之源,他是自找罪受,但是,他是故意讓我入法天宮」西蒙:「哦,你想出原因了嗎」邪之子:「他想借我的力量解開金身的暗碼、解開邪兵衛的力量,與我各分一半,如果力量不能再度合一,邪力就會漸漸消失,他的目的就是永遠消滅邪兵衛」西蒙:「你承認他的智慧了」邪之子:「嘻嘻嘻,與其說智慧,我更要承認他的演技」西蒙:「龍宿,沉默不言是在想什麼」疏樓龍宿:「吾嗎,哼哼,當世的小活佛,非同小可啊」邪之子:「你叫什麼名字」疏樓龍宿:「邪之子,在下疏樓龍宿」邪之子:「你的語氣,我喜歡,但更討厭」疏樓龍宿:「哈哈哈,榮幸之至」邪之子:「非同小可的活佛,就要讓他死的非同小可」疏樓龍宿:「當然」西蒙:「吾兒,先去靜養調息吧,待在西佛國太久影響你本身的氣息,更需要在短期間內融合邪兵衛的力量」邪之子:「嗯,我也想睡了」西蒙:「我送你回房吧,手一揮,將邪之子送進不日城休養,疏樓龍宿:「活佛是必須消滅的存在,汝之看法呢」西蒙:「兩名能力相當的異子,才能創造出最燦爛的對決」疏樓龍宿:「汝非常的疼愛邪之子」西蒙:「他是我引以為傲的邪子啊」疏樓龍宿:「嗯」西蒙:「在他休養這段時間,就先找你所說的北嵎皇城,調劑調劑吧」疏樓龍宿:「明日黃昏,北皇太子會出外狩獵」西蒙:「哦,真是巧之又巧啊」
西佛國、鎏法天宮,三佛世尊正在替小活佛傳輪佛氣,此時佛劍來到,佛劍分說:「嗯,這是」沙呵七相:「佛子與邪之子各吸收了一半的邪兵衛,所以導致佛子體內真正邪互衝」賴八識:「看來早在佛子拜訪邪之子之時就已料得此果,此舉也是思量多時的結論」劍子仙跡:「邪之子現世,邪兵衛解封是天數必然運行之果,就算殺了邪之子,邪兵衛持續封印,未來仍有現世之可能,佛子決意如此,乃是破壞邪兵衛的完整,若尋得正確方法,還能順利消滅邪兵衛」佛劍分說:「嗯,吾能明白,但何謂消滅邪兵衛之法」劍子仙跡:「這嘛,恐怕只能問小活佛才知道了」此時,傳功完畢,梵剎伽藍:「悉尋無量,讓眾人擔憂了」劍子仙跡:「佛子無恙否」梵刹伽藍:「無妨,邪兵衛一半的力量雖然巨大,但吾尙能壓制,以吾身聖功與之抗衡」佛劍分說:「佛子此舉能消滅邪兵衛嗎」梵剎伽藍:「憑吾之功,可將這一半的邪兵衛之力完全吸收,一旦吸收之後,這一半的邪兵衛就可說是消滅了,但吾至少需要十天的時間運化,相對邪之子也是同樣」劍子仙跡:「也就是說在十天之内,邪之子尙無法完全運用這股力量囉」梵剎伽藍:「然也,邪兵衛力量之大,若自身之力無法掌控、將被其吞噬,吾之所以將其一分為二、也是如此,完整的邪兵衛只能封印、無法消滅」佛劍分說:「分成二次,是否能完全吸收」梵刹伽藍:「可以,擁有一半兵衛的力量之後,欲再吸收另一半,可說是輕而易舉」佛劍分說:「把握十天的時間,殺了邪之子」劍子仙跡:「嗯,現在邪之子尚未成為嗜血者,非不死之身、應是可殺,但殺他之後,另一半的邪兵衛又將如何」梵刹伽藍:「除非有人能將其吸收,否則將散於天地、盡掩三光,而能承受邪兵衛者,其功力必須不低於吾,而且若非有得道高僧之體,就必須由嗜血者之身吸收,佛劍分說:「由吾去」劍子仙跡:「你現在沒有佛牒,要怎樣殺邪之子,讓我處理吧,你留在法天宮照應活佛」佛劍分說:「你想怎麼做」劍子仙跡:「做了你就知道,佛牒我也有請人幫你找,耐心等吧」聞言,佛劍不語,劍子仙跡:「怎樣,不相信我」佛劍分說:「不是」劍子仙跡:「那就是相信了」佛劍分說:「自己小心」劍子仙跡:「哈,佛劍難得的信任與關心,吾收下了」梵剎伽藍:「劍子,不妨讓三位佛世尊與你同行」劍子仙跡:「你的安危比較重要,讓神會留下保護你吧,至於邪之子方面,我還有可靠的人選可以配合我」梵剎伽藍:「好吧」劍子仙跡:「吾就此告辭了,請」便化光離去。
天外南海、秋山居,臥江子墓前,銀狐看著眼前寶盒、想起前事,神梟:「臥江子離開前交我這個寶盒,說只要產生變化,就照他留的信行動」便將寶盒交給銀狐,神梟:「為他立碑吧」銀狐:「你們都相信他死了」神梟:「我也不願相信啊」銀狐:「那立碑做什麼」神梟:「人各有命,富貴在天,也許這就用不上,也許不幸他也魂歸有所」銀狐:「哼」神楽:「這是他所留下的東西,就物歸原主,銀狐,節哀」銀狐:「沒什麼好節哀」結束回憶,銀狐取起寶盒,銀狐:「哼,有什麼好節哀,要我開啟這個東西,就待九幽魂吧」便收起寶盒離開。
洞穴之内,教父三人繼續等待著,半分之間:「期限將至了」血堡教父:「安啦,對我的兒子
、你的兄弟要有信心,他一定會成功的」此時,劍子來到,劍子仙跡:「諸位」血堡教父:「嗚,是你啊,你突然跑來這裡一定有大事情發生了,我猜猜看,跟邪兵衛有關對吧」劍子仙跡:「是有關,邪兵衛的封印破了」半分之間:「啊」血堡教父:「破了、真的破了,不對啊,三光並未盡掩」劍子仙跡:「那是因為邪兵衛被一分為二,邪之子與小活佛各得一半、力量分散,所以並未造成三光盡掩的惡境」血堡教父:「各得一半啊,虧他們想的出來,獨得誰都沒有好處,現在這個僵持的局面,反而對彼此都有好處」劍子仙跡:「吾今日便是專程為此事而來,茶理王,你會經說過,邪兵衛的力量善用為善,是不是這股力量可以在小活佛的身上逐漸抵消、轉化」血堡教父:「不清楚,理論上來說,善惡交集、勢力會互相吞噬是一定的道理,邪兵衛的力量如果一直存在小活佛體內,將會一直被消滅,在邪之子身上勢必會越來越強」半分之間:「這樣說來,小活佛身上一半的邪兵衛,勢必會成為西蒙下手的目標」劍子仙跡:「邪之子狡猾、貪惡,一旦對融合體內的力量有了把握,必定會無所不用其極,想得到另一半」血堡教父:「所以要消滅他就得趁這段時間,在他還沒完全掌控這個力量之前除掉他,現在他還不是嗜血者、殺的死,以後就難說了」劍子仙跡:「嗯,看來闍城一戰現在成為勢在必行,不過要進行就必須要有絕對的把握,邪兵衛的威力不能不防」血堡教父:「安啦,西蒙與邪之子再厲害也不過是兩個,到時候由你牽制西蒙,邪之子武功平平,我與半分之間、蘇安對付足足有餘」劍子仙跡:「輕敵之心不可有,對方力弱更是要提防對方突出奇招,這件事咱們必須從長計議」半分之間:「那就先將問題一次釐清吧」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房內,西蒙來到,此時邪之子甦醒,西蒙:「醒了」邪之子:「赫」便運功融合,西蒙心想:「只有一半就充滿沉蟄威壓的氣息,邪兵衛確實如傳聞一般」隨即,邪之子運功完畢,西蒙:「頭一件事,你想做什麼呢」邪之子:「有怨報怨」西蒙:「誰是頭一名犧牲者」邪之子:「茶理王、半分之間、蘇安,當初這三人搶走我,險險就殘害毫無反抗之力的幼童啊,這種人渣,該死」西蒙:「哈哈哈」邪之子:「父皇,你笑什麼呢」西蒙:「我笑你的演技真逼真啊,毫無反抗之力的幼童,哈哈哈」邪之子:「不裝得像,怎麼騙得過大人呢」西蒙:「可惜被活佛識破,吾兒,燦爛是如何促成,你明白原理嗎」邪之子:「當然、當然,這麼淺薄的道理,我不會輕易取他性命,不過,現在我要先做這件事,殺掉那三個人,讓他們後悔一念之仁放我走」西蒙:「我正好驗證邪兵衛的半分之力」邪之子:「簡單、簡單,先找到他們人吧」忽然,西蒙髮絲一飄,似有感應,邪之子:「怎樣」西蒙:「得來全不費功夫,你的試驗品全部來到闍城了,邪之子:「嘻嘻嘻」
闊城之外,劍子四人來到對上西蒙與邪之子,西蒙:「吾兒,做人要有禮貌,向大家打招呼,感謝他們對你的照顧啊」邪之子:「唷,劍子、阿爺、哥哥、姐姐,咱們又見面了」血堡教父:「小鬼,別裝可愛了」蘇安:「唉,一個可愛的孩子竟是小魔鬼」半分之間:「此乃天使的外表、魔鬼的內心」邪之子:「嘿嘿嘿,今天,我要好好答謝你們的照顧」便一運功、雙眼發紅,劍子仙跡:「邪兵衛之能,注意」西蒙:「劍子仙跡,久仰大名,西蒙領教」血堡教父:「這次生死賭,盡拼了」。
路上,銀狐等待著,此時姜走來,銀狐便拿起圖像比對,姜嬤嬤:「銀狐」銀狐:「果然是妳」姜獒嬤嬤:「攔路有事嗎」銀狐:「來討命債,九幽」姜娤嬤嬤:「你認錯人了,我是姜獒」銀狐:「變了身份,也變不了你所犯的罪」將圖像丟給美一觀便毀了圖像,姜嬤嬤:「九幽已經不存在了,我不想殺人」銀狐:「殺人有選擇的立場,報仇、沒放棄的藉口,今生不殺你,誓不入黃泉道」
闍城之外,正邪衝突在即,黑闇魔源邪兵衛又是怎樣恐怖的力量?劍子仙跡、血堡教父,能順利殺掉邪之子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