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四章:邪之力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6:56 | 巴幣 0 | 人氣 37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西佛國、鎏法天宮,提摩與紅寅欲奪邪兵衛,兩上師與華妃現身一擋,冷冷的眼神、殘暴的目光,鎏法天宮、不速之客,戰端引爆,禔摩:「赫」與兩上師對上一掌、各退數步,禔摩:「赫」便伸出指爪,沙阿七相:「呀」賴八識:「喝」提摩獨對七相、八識兩位上師,飄逸身影、強悍力道,逼得對手喘息不能,另一方面,金妍華妃補足金剛法陣、以六敵一,卻難敵狡搶紅寅、險象環生,紅寅:「美人來啊」金妍華妃:「呀」五大金剛:「喝」再戰片刻,金妍華妃配合不久、默契欠缺,紅寅看出破綻、重招索命,紅寅:「自找死路,呀」瞬間擊斃五大金剛,無倫天:「啊」智音天:「哇」焰摩:「啊」班都巴:「哇」楊瑪巴:「啊」見狀,華妃極招上手,金妍華妃:「華輪香影」卻見紅寅迅速來到其後並制住華妃,紅寅:「動作太慢了」金妍華妃:「你」紅寅:「先來一個香吻」金妍華妃:「啊」這一方,提摩突然消失,隨即現身擊飛兩上師,沙呵七相:「呃」耶賴八識:「啊」正當三人落敗危急之際,在千羅壁,邯寧之聲:「是嗜血者的邪氣」九肱之聲:「哼」兩名阿闍梨便化光離開,這方面、天宮,紅寅:「前茶吃過,該吃正餐了」提摩:「真是無味的遊戲」就在紅寅伸出獠牙欲之際,突然兩道氣功來到,擊退了提摩與紅寅,紅寅:「啊」卻見兩阿闍梨化光現身,九肱:「鎏法天宮非嗜血者撒野之地」紅寅:「原來和尙廟還有人嘛,呵呵呵」提摩:「嗯」兩人便化光離去,邯寧:「眾人無恙否」沙呵七相:「原來是邯寧、九肱兩位阿闍梨出手相助,七相、八識無恙」金妍華妃:「金妍華妃見過兩位阿闍梨」九肱:「嗜血者來到意在邪兵衛,你們三人速往閣浮提洞觀察情況」沙呵七相:「是」三人便衝離,邯寧:「嗜血者再度來犯,又是西佛國的浩劫啊」。
西佛國、暗夜路上,姜欲取邪之子,姜嬤嬤:「喝」一掌攻上,來到邪之子腦門上卻停手了,美嬤嬤:「你為何不抵抗」邪之子:「因為沒有必要」美娤嬤嬤:「你」只見邪之子雙眼一亮射到姜,姜便想起小活佛之言,小活佛會言:「會經擁有一切的你,是滿足的、是幸福的、是快樂的」姜獒嬤嬤:「啊」邪之子:「妳可以殺了我,我不會怨妳」姜嬤嬤:「你,,我就成全你」便衝上,邪之子:「殺吧」但是,姜衝至邪之子面前,卻儼然看到小活佛之形態,姜娤嬤嬤:「我,,你不是邪之子,你不過是一名無辜的孩童」便走離,邪之子:「前往西佛國乃是坎坷之路,我的考驗尙未結束」便繼續前行。
西佛國、閻浮提洞,三名佛世尊看守封印邪兵衛的活佛金身,此時金妍華妃與兩上師匆匆來到,沙阿七相:「啟稟世尊」枯樹天:「退下」沙七相:「世尊」枯樹天:「退下」沙呵七相:「是」三人便入內,隨後提摩與紅寅來到,紅寅:「呵呵呵,老和尙反應不差」提摩:「倉皇弱小的獵物,一遇危險總是回到老巢」矮駝地:「中間金身便是邪兵衛封印所在」紅寅:「怎樣,想拱手交出,換我紅寅饒你一命嗎,喝」便衝上,只見三名老儈同時結起法印,紅寅被困其中了,紅寅:「哇、啊」禔摩:「是如意化天大法,,我會再來」便化光離去,紅寅:「哇,放、放開我,放開我啊,啊啊啊」。
疏樓西風、牌樓外,嵩馬欲闖卻與默言歆起了衝突,默言歆:「喝」狄:「呀」默言歆:「轍拳」絕招一出,:「哼」正見護劍出鞘,劍氣疾射、化解招式,默言歆:「啊」此時,穆仙鳳走出,穆仙鳳:「請住手」默言:「穆仙鳳」穆仙鳳:「主人請他進入」言歆:「嗯」穆仙鳳:「你隨我來吧」便帶嵩馬入內,這方面、花園,穆仙鳳帶來嵩馬,穆仙鳳:「主人,人帶上了」疏樓龍宿:「嗯」穆仙鳳便退下,:「果然是你」疏樓龍宿:「擾吾居處,就為這句話嗎」狄:「你會去過北嵎皇城的競技場」疏樓龍宿:「競技場,「皇城」吾有耳聞,乃是一處不屬中原的國度,但競技場又是何地,因何吾在武林中從未聽聞呢」狄:「你既知北嵎皇城,又怎會不知競技場」疏樓龍宿:「吾確實不知,而汝不是西佛國佛子之隨身護衛嗎,因何向吾探問此地,莫非汝所言之地與小活佛有關」狄:「與佛子無關」疏樓龍宿:「那便是汝之私事囉」狄:「既然不知,在下告辭」欲離去,疏樓龍宿:「且慢,汝為何斷言,吾一定知悉競技場呢」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便離開,龍宿心想:「嗯,此人身份值得探究」疏樓龍宿:「默言款」聞言,默言歆來到,疏樓龍宿:「吾要外出,汝知道如何應對」默言歆:「是」疏樓龍宿:「遺害之物是該一一清除」便走離。
豁然之境,蘇安與半分之間來到,劍子仙跡:「稀客光臨」手一揮,桌上出現酒水,蘇安:「打擾了」劍子仙跡:「請坐,薄酒,請勿客氣」蘇安:「多謝」便飲酒,半分之間:「茶理王已告知我們消滅西蒙剩下的唯一方法」劍子仙跡:「茶理王」半分之間:「不用懷疑,他被西蒙所敗,血堡已經完全覆滅,現在唯一的目標該是西蒙,非是他」劍子仙跡:「願聞其詳」蘇安:「依照茶理王所說,目前唯一的希望在邪兵衛」劍子仙跡:「邪兵衛,兩位可知此言的嚴重性,一旦放出邪兵衛,其結果可能是惡源將三光盡掩,嗜血族得利,人間體制崩解,危害更甚於西蒙一人,再者,邪兵衛能消滅西蒙的可靠性何在,又是以何種方式消滅,茶理王可有實際的佐證,另外,關於他會提出的方法,恕吾直言,一者,以嗜血者對付嗜血者,結果導致自記成為另一個亂源,二者,以四分之三吸收嗜血族王者之靈,讓四分之三坐困危城,皆失敗無效,此法是否真可行,有待商榷」蘇安:「依照茶理王的說法,邪兵衛為惡為善全憑掌控使用之人,一旦用在善途,將是一股誅邪辟惡強悍的力量」劍子仙跡:「嗯,有如此說法,是前人流傳的記載、或是臆測」半分之間:「邪兵衛僅止於傳說,茶理王所說亦是口傳,無直接的證據」劍子仙跡:「口說可信度太過模糊,依你們之意,真贊成此法嗎」半分之間:「站在我們的立場,消滅闍城勢力是首要的使命,邪兵衛是所知的方法,用、或者不用,不在我們的堅持,告辭」欲離去,劍子仙跡:「就算證實此法可行,將造成的影響與傷害仍必須仔細評估考慮,不可貿然而行」半分之間:「該怎樣做,我們清楚」便離開,蘇安:「邪兵衛的毀滅是在未知的將來,除不了西蒙同樣也是毀滅的下場,相關資料我們正在蒐集研究,也希望你慎重考慮」亦離去,劍子仙跡:「將問題扔下要考慮,劍子仙跡何德何能呢,能以全世界的未來下注啊」
闍城、殿上,提摩返回,提摩:「西蒙」西蒙:「你受傷而回,紅害不見行蹤,看來是意外失敗了」禔摩:「三隻禿驢非易與之輩」西蒙:「連你與紅寅聯手,也有關不過的地方」諟摩:「如意化天大法,威力雖然絕頂,但可怕是在三人心意相通、配合無間,而且三人合力之後功力強,難以近身攻擊」西蒙:「我相信你與紅寅在戰鬥中,應該沒嫌隙的問題」提摩:「攸關生死勝敗,紅寅慘虧,吾趕回向你稟告」西蒙:「此乃西佛國最強的陣勢嗎」禔摩:「看來是如此」西蒙:「哦,那我要親自會一會這三名高僧,一取邪兵衛」提摩:「讓我隨行」西蒙:「不用了,你去療傷以待下回戰役吧」諟摩:「我豈能讓你獨行」西蒙:「免了,我不需要負傷者來影響戰局,受傷就要聽話」鞮摩:「好吧」西蒙:「進入幽冥之間,儘速療傷」提摩:「是」便入內,西蒙亦化光離開。
血管嵬坡,佛劍來到發現地上紅塵斷劍便撿起一觀,佛劍分說:「嗯」便想起子所言,劍子曾言:「事件的發生雖然改變順序,但結果仍然不變」佛劍分說:「邪兵衛、龍、龍宿,天意真不可違嗎,劍子,你要怎樣做呢」
西佛國、鎏法天宮,兩上師與兩神官正替犧牲的僧侶唸經超渡,此時邪之子來到,邪之子:「啊,鎏法天宮怎麼變得如此」沙阿七相:「悉尋無量,嗜血者來攻導致如今狀況,五大金剛身亡,天宮也受到傷害」邪之子:「果然是嗜血者」耶賴八識:「閣下諒必就是邪之子了,佛子有言,將迎邪子入天宮,只是天宮現況如此,委屈邪子了」邪之子:「沒關係,你們兩人被嗜血者所傷,我懂得醫治之法,先讓我為你們療傷吧」沙呵七相:「這,有勞了」邪之子:「請兩位各伸出一手」聞言,兩上師便伸手接觸邪子之手,邪之子:「喝」運功替兩上師療傷,片刻之後便收功,邪之子:「啊」賴八識:「邪之子」邪之子:「我沒事,只是尙不能適應日光而已」沙呵七相:「我們兩人甚是感謝子醫治」邪之子:「沒什麼」翔維:「他就是邪之子」耶賴八識:「然也,請兩位神官為邪之子進行淨身之儀吧」翔達:「嗯,五大金剛已受楊枝露水淨化,其後事有勞兩位上師處理」沙七相:「好,交我們吧」翔達:「邪之子,請隨我們來」邪之子:「嗯」兩神官便帶邪之子入内。
疏樓西風、花園,龍宿正替孫悟空包紮傷口,疏樓龍宿:「傷口已醫治妥善,沒生命之憂」穆仙鳳:「要讓他待在亭中嗎」疏樓龍宿:「時入白露,他所中的劍氣有凍霜之氣,與他本身所練的純陽氣逆沖,疏樓西風四季如春,所以藉由天地自然之氣化去他體內逆轉的陰陽之力,正是最好的療效」穆仙鳳:「鳳兒明白了」疏樓龍宿:「汝與默言好好照料孫悟空,不可有任何疏失,吾要去採一味最重要的藥草,讓他甦醒」穆仙鳳:「是」龍宿便離去,而在路上,龍宿邊行邊思,疏樓龍宿:「狄的出現,以及這名追蹤劍譜的人,未來將會引發皇城的契機,,君楓白,汝是飛蛾投火」便走離。
洞穴之内,教父與任飛揚談論著,血堡教父:「任仔,現在是什麼時辰了」任飛揚:「日影偏西,大概是酉時了」血堡教父:「酉時,他們兩人怎麼去這麼久」此時,蘇安兩人返回,血堡教父:「總算回來了,通知給劍子仙跡知道了嗎」半分之間:「通知了,除了這個額外的動作以外,你還有什麼建議」血堡教父:「邪兵衛的事情交給劍子仙跡,咱們就專心來想救出四分之三的辦法」蘇安:「西蒙已經對邪兵衛採取行動,就一定會再有後續」血堡教父:「嗯嗯,依他的個性,失敗會更激起他勢在必得之心,這回他必定會親自出馬,也許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任飛揚:「只要他一離開闍城,闍城就不足為懼,我們趁機打進闍城、將人救出」血堡教父:「說的好,分析透徹、立論正確,實行的部份你應該也全包下來,攻打闍城的人選就是你,去吧」任飛揚:「我」血堡教父:「懷疑啊,就是你,怎樣,不敢要這個表現的機會嗎」任飛揚:「誰說的,我這就去」蘇安:「稍等」任飛揚便化光離去,蘇安:「茶理王,你何必這樣,闍城裡面有多少兵力、有什麼樣的機關陷阱,我們根本不知道」血堡教父:「安啦,這個傻小子又不知道闍城的正確位置,隨便繞一繞不會有危險啦,現在最重要的是該怎麼救出四分之三」半分之間:「既然咱們有人在他們手上,那就該體尙往來,雙方立足點才公平」血堡教父:「對對對,半間仔,你說的很對,西蒙手上有咱們的實見,咱們就去將他的寶見拐來」蘇安:「邪之子正在前往西佛國鎏法天宮禮佛的路上」血堡教父:「禮佛,哈哈哈,別笑破人家的嘴了,這個猴患子會是什麼樣的貨色,我很清楚的,這樣也好,省了咱們的麻煩,就這樣辦,將人抓來威脅西蒙,,馬上行動」半分之間:「三個人太過招搖,大姐,你留下來等任飛揚的消息,我與茶理王前往即可」蘇安:「小心」血堡教父:「知道啦,還用交代嗎」兩人亦化光離開。
西佛國、鎏法天宮,小活佛返回,賴八識:「恭迎佛子」梵剎伽藍:「西佛國受嗜血者所,眾人必須多加防範,嗜血者必不會就此罷休」沙七相:「是」梵剎伽藍:「此次驚動了眾阿闍梨、以及三位佛世尊,可有前往解釋兆因與原由賴八識:「因眾人忙於處理善後,所以尙未前往」梵剎伽藍:「嗯,那就由吾親往吧,對了,邪之子現今在何處」翔維:「回佛子,邪之子接受甘露淨身之儀,正在空藏殿內靜坐誦讀經文」梵剎伽藍:「嗯,待見過阿闍梨與佛世尊,再前往探其情況,兩位上師,我們先前往閻浮提洞吧」耶賴八識:「是」三人離去。
疏樓西風、牌樓外,劍子與佛劍來到,默言歆:「劍子、佛劍」劍子仙跡:「嗯,龍宿不在嗎」穆仙鳳:「主人前去找尋藥材,不久便回」劍子仙跡:「嗯,孫悟空呢」穆仙鳳:「正在裡面靜養,先生欲探視孫悟空的傷勢嗎」劍子仙跡:「請帶路」穆仙鳳:「先生,請隨我來」便帶兩人入內,隨後來到花園,穆仙鳳:「孫悟空在此療養」劍子仙跡:「多謝」穆仙鳳:「我先告退」便退下,劍子一觀孫悟空情況,劍子仙跡:「嗯」佛劍分說:「如何」劍子仙踪:「毫無起色」佛劍分說:「嗯」劍子仙跡:「你要再看一次嗎」佛劍分說:「不用」劍子仙跡:「他的傷勢比吾预料中更為嚴重,龍骨被傷,在脊柱外圍卻遍尋不出傷痕,就算內傷痊癒,也會留下終身癱瘓的後遺症,除非找出凶器,也許能有轉機」佛劍分說:「找到兇手,自能找到凶器」劍子仙跡:「你吾所見略同,找到凶器便能找到兇手」佛劍分說:「等孫悟空清醒,真相就會大白」劍子仙跡:「只怕是越見迷離」佛劍分說:「你的意思」劍子仙跡:「沒什麼,龍宿未回,不如由吾越俎代庖,替龍宿款待你一番,佛劍分說:「無須多」劍子仙跡:「是龍宿的茶葉,不用客氣」佛劍分說:「嗯」
西佛國、閻浮提洞,子時的梵咒聲,沉沉響著肅穆的莊嚴,枯樹天、地矮駝、平凡人三大高僧靜靜守護著閻浮提洞外,是護邪兵衛以衛光明,是求捨身以成仁佛,一旁,兩上師與兩阿闍梨等待著,突然黑暗氣息襲入,九肱:「黑氣來襲」沙阿七相:「是西蒙來了」是狂野又是冷靜,融合成純然的黑暗之力,闖皇之尊·西蒙,親臨西佛國了,枯樹天:「悉尋無量,闖皇大駕」地矮駝:「是來迎回被化的亡靈嗎」西蒙:「好個如意化天大法,三空法論陣,,紅寅,你被困在此陣,吾可以原諒你」紅寅:「快救我,啊」枯樹天:「閣皇言下之意,也想來領教嗎」西蒙:「哼,是光明神佛的迷茫眩目、或是黑暗神魔的沉靜魅力,身在光與暗的兩位異子,你們就看清吧,赫」佛與邪的千秋不變之戰、光與暗的亙古不移之爭,梵唱之威、黑暗之力,西蒙如何闖過三個以奪邪兵衛。
疏樓西風、花園,劍子眾人談論著,劍子仙跡:「仙鳳,龍宿有說何時回來嗎」穆仙鳳:「主人出外採藥,向來不超過一天,很快就會回來」劍子仙跡:「哦,那他出去多久了」穆仙鳳:「快要兩日」劍子仙跡:「嗯,此乃非常時刻啊,龍宿」此時,龍宿化光返回,疏樓龍宿:「汝是為吾擔心嗎,汝的朋友愛,龍宿記得了」劍子仙跡:「今日是你有弦外之音啊,龍宿」疏樓龍宿:「是嗎」佛劍分說:「傷勢已復,但人尚未清醒」疏樓龍宿:「正是欠這味喚魂果」便取出喚魂果,劍子仙跡:「喚魂果只生長於東北雪山,龍宿,為你的清白是需要非常賣力啊」疏樓龍宿:「唉,別挖苦吾了,事關個人人格、不盡全力不行,吾的人格就在你清醒後的證明了,孫悟空」便捏碎喚魂果,濃烈的香氣竄入悟空體內,龍宿運功貫通孫悟空五臟六腑,只見孫悟空手指微動。
龍宿、龍宿,疏樓龍宿一救悟空,是為人格、或是情勢所逼?劍子仙跡、疏樓龍宿,兩大先天各賣其謀,誰才是真正的陰謀者?佛劍分說疑心重重,佛眼能看穿真兇嗎?西佛國之內,西蒙一戰三高僧,邪兵衛、邪兵衛將落誰手?毒雲密佈人心、陰謀層出不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