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一章:名劍爭鋒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5:40 | 巴幣 0 | 人氣 54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變化持續累積到最高點,當邪霧完全退散之時,天禁不日城開始崩毀了,西蒙:「嗯,極度的反應,是你嗎,四、分、之、三,我等待你的再出,不是嗜血族的一員,那便是我必除的敵人,哈哈哈」
西佛國、鎏法天宮,修羅下臨,小活佛面對空前大敵,梵剎伽藍:「悉暑無量,施主雖成修羅,只要屠刀放下,仍可成佛」邪之子:「哈哈哈,修羅又如何、成佛又如何,邪兵衛合一,吾君臨天地才是首要之事,赫」話語一畢、爭戰開始,梵剎伽藍:「悉尋無量」邪之子:「佛渡世人,我要看你如何面對千千萬萬血劫」千萬血劫飛至,小活佛聖掌輕舉,幻化千手之象、盡度千萬之劫,梵剎伽藍:「佛渡眾生,盡在一念之間」邪之子:「當年聖佛臨世,口唸上天下地、唯吾獨尊,現在吾只是追隨聖佛步履而已,你又何必阻礙」邪氣襲向小活佛,佛子指上佛氣便出,梵剎伽藍:「所為獨尊乃非統治,是渡世超化之責,而是以己之身喚起萬物善念」兩道真氣互衝爆炸,邪之子:「是嗎」掌氣再出襲向天宮之外,邪之子:「是人皆有邪之心,非佛之人你要如何渡化」而在天宮之外,邪掌被佛界所擋,天宮之內,梵刹伽藍:「是人皆有佛之念,就算非佛之人仍有一點佛心」眼一睜,浩瀚佛氣衝天。
西佛國、鎏法天宮,佛子戰邪子,天際陰沉沉,邪雪翻騰、急捲風雷,青空聖燄燄,佛光沖需、法映流星,正邪兩力衝擊不斷,讓法天宮地裂壁碎,邪之子:「哈哈哈,吾將合一邪兵衛,統率宇內」梵刹伽藍:「悉嚳無量,無量聖華·聖華淨」兩人皆浮至空中,邪之子:「赫」梵剎伽藍:「喝」佛氣、闇流,捲起萬千風雪怒濤,掌擊轟然,氣旋應聲爆碎、天地震動,而在天宮之外與千壁,眾志成城,西佛國齊心如一,口誦梵語、虔敬默疇,為抗邪之子,天宮之內,邪之子:「梵剎伽藍,莫再抵抗,將邪兵衛交出吧」梵刹伽藍:「邪之子,勿向彼岸,墜無間啊」邪之子:「哼,廢言,赫」便近身攻向小活佛,卻被佛子卍字掌印擊退,邪之子:「不要再用招數,使出邪兵衛」梵剎伽藍:「力量非是一切」邪之子:「那就將力量給我啊,赫」以邪氣竄入地下攻擊佛子,梵剎伽藍:「啊,千萬劫悲佛渡」佛招一出,頓時西佛國眾人之念力化成點點光芒集向小活佛,梵剎伽藍:「卍法如一」邪之子:「赫」眾心如一、佛法如一,慈佛應渡邪之子,小活佛卍字一出,邪之子被擊飛了,邪之子:「啊,我會再來取回屬於我的東西」便化光退離,梵刹伽藍:「啊」身形墜落之時,佛劍衝入抱住小活佛,三名佛世尊也趕來替佛子灌輸佛氣,隨後華妃與兩上師亦來到,賴八識:「佛子情況如何」佛劍分說:「雖擊退邪之子,但遭體內邪兵衛反噬」沙呵七相:「邪之子怎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就成功吸收邪兵衛呢」佛劍分說:「邪之子會吸收一名驅魔人之功」賴八識:「原來如此,相較之下,佛子所用的時間不足以完全淨化體內邪兵衛,於此戰中又以自身聖功抗之,才會反遭邪兵衛所噬」佛劍分說:「沒錯,但更該擔憂者,乃是邪之子敗退,必將有下一波更强的攻勢」金妍華妃:「以佛子現今狀況,怎堪抵擋第二次的攻擊呢」佛劍分說:「嗯」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殿上,西蒙正替邪之子運功療傷,西蒙:「紊亂的真氣已平復」邪之子:「我不甘願、我不甘願,親自出手竟落得敗戰而回,一掌便將桌子打碎,西蒙:「吾兒,初戰失利不算什麼,但重要的是你要如何取得勝機,你能記取教訓,找出不利點在何處嗎」邪之子:「武功招式,邪兵衛威力再大,若無適當的武學輔助,只是空有蠻力」西蒙:「正是,所以你要找最適合邪兵衛、又能速成之招,嗜血族的招式不適用於你,唯有與邪源最接近的武學」邪之子:「邪帝」聞言,西蒙便鼓掌,西蒙:「聰明,九幽能以平凡無奇之女,短時間修成邪帝絕學,除了秘招就是邪帝黑蟲所賜予的內功,但她本身就非邪裔,又無法完全透徹邪帝全部的武學,而你、邪之子,不需要内力、只欠取招式,邪源是最適合你修練之招,這是首要加強之點,但九幽失蹤多時,要找人需要一點功夫」邪之子:「邪源,小活佛身邊會經出現一名身帶邪氣的老婦」西蒙:「我們會你找到她」之子:「父皇,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便依偎著西蒙,西蒙:「因為你是吾兒,你是真正的黑暗之主啊」此時,龍宿來到,疏樓龍宿:「哦,吾來的不是時候,打擾天倫之樂」西蒙:「龍宿,可有九幽的消息」疏樓龍宿:「因何問起此女」西蒙:「我要邪帝武學」疏樓龍宿:「邪之子對邪帝武學有興趣啊,吾會帶九幽前來」西蒙:「名號姜的老婦,可能是她」疏樓龍宿:「嗯」西蒙:「你先入内休息」邪之子:「好」便入內,疏樓龍宿:「支開邪之子,有話對吾說」西蒙:「你的劍不在,而且身上負傷」疏樓龍宿:「汝一眼就看穿了,佩服、佩服」西蒙:「北嵎皇城發生何事」疏樓龍宿:「孫悟空」西蒙:「他不是被你傷成半身不遂,疏樓龍宿:「世上就是有人鴻運加身、逢遇貴人」西蒙:「紫龍劍呢」疏樓龍宿:「斷了,真令人惋惜啊,它陪了吾無數青春啊」西蒙:「何來名劍能斷古器紫龍,使人好奇」疏樓龍宿:「先前吾說皇城能人輩出,斷吾紫龍那口劍,就是鑄劍師鐵十三之傑作」西蒙:「鐵十三」疏樓龍宿:「孫悟空的貴人,為人豪邁又好惡分明的女子,也是紫龍名劍之鬥落敗之人」西蒙:「哦,是恩怨糾葛啊」疏樓龍宿:「紫龍劍曾敗過她,所以鐵十三立誓造出名劍、取回鐵家名聲,難得她做到了」西蒙:「那是一名奇女子了」疏樓龍宿:「是難纏的女子啊」西蒙:「哈哈哈,相信你自失敗來到闍城的中間,有還擊的計劃」疏樓龍宿:「汝有興趣嗎」西蒙:「說來聽」
洞穴之内,蘇安被茶理王同化之後感到憤怒,茶理王:「蘇安,別生氣嘛」蘇安:「哼」茶理王:「獻上一朵花,代表我的歉意」便跪下,茶理王:「我捨不得妳就這樣死啊,若是死了,我那笨兒子豈不傷心欲絕,還沒聽到他的真心話,你能甘心嗎,對不對」蘇安:「哼,變成嗜血者就是與他為敵,還不是一樣」茶理王:「蘇安、蘇安啊,雖然嗜血者與驅魔人是對立,但這卻是更轟轟烈烈的愛情啊,宛如我當年那美麗的愛情,真誠是會打動男人的心啊,尤其是流有我英俊瀟灑、舉世無雙之血統的笨兒子,一定也是一樣」蘇安:「你,,真是令人又氣又捨不得罵啊」茶理王:「哈,蘇安,這句話,莫非是代表你愛上我了,來吧,我的胸膛可以借妳靠」蘇安:「老了還不知害臊啊,這種玩笑也講的出來」茶理王:「能博美人一笑,再害臊也要勇敢說出口,這才是愛的表現,吊著眉頭不好看嘛」蘇安:「他若是有你一半會說話,有你一半溫柔體貼就好了」茶理王:「他是悶騷、裝酷啦,有我這麼高貴又多情的血統,其實內心一定是波濤洶湧、拼命壓抑」蘇安:「沒用了,我成為嗜血者,最終還是要死在驅魔人的手下吧,半分之間又亡,我不知該如何是好」茶理王:「都是我不好」蘇安:「是邪兵衛太強了,日後,我們又該怎麼面對四分之三」茶理王:「蘇安,暫時避風頭去吧,離開這個江湖才能平安」蘇安:「我想,卻走不了」茶理王:「四分之三的個性很執著,雖然他對你有心,但說老實話」蘇安:「他會殺我」英理王:「不會那麼絕對啦,他只是腦筋打死結一時轉不過來,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給他時間適應,並不是所有的嗜血者都是壞人」蘇安:「未來事太難預料了」茶理王:「有人來了」卻見劍子來到,蘇安:「劍子先生啊」劍子仙跡:「蘇姑娘,見妳平安無事,我便放心」蘇安:「這到底算沒事,還是事情大條了,,你們有事講吧,我去走走」便走離,茶理王:「我到底是對還是錯」劍子仙跡:「救一名好人,足以抵過讓百名惡人成為嗜血者的罪過」茶理王:「多謝你的安慰,西佛國那邊怎麼樣」劍子仙跡:「活佛指明,至聖之器佛牒可斬他,以滅邪兵衛,相同,至邪之器可斬邪之子、消滅邪兵衛」茶理王:「至邪之器啊,,莫非是西蒙他爸留下來的邪刀」劍子仙跡:「邪刀」茶理王:「沒錯,闍城一脈相傳,嗜血族凝有最邪最闇之力的邪源」劍子仙跡:「邪源,可是西蒙隨身的佩刀」茶理王:「沒錯」劍子仙跡:「那我非要去取來不可了」茶理王:「劍仔啊,不是我要扯後腿,你是很強、很猛、很勇、很先天、很利害,但是對手是不死之身呢,你這叫送死」劍子仙跡:「有什麼關係呢,我的目標是搶刀啊」茶理王:「哦,有時候你也很好」劍子仙跡:「耶,不雅、不雅,是巧、非奸」茶理王:「嘻嘻嘻」
血筆嵬坡,暗夜時分,龍宿來到,疏樓龍宿:「九幽,吾知悉在此,出來吧」語一出卻無動靜,疏樓龍宿:「吾前往玄空島舊址,邱霍蛉葉已說出一切,再躲藏也無用,或是、汝希望吾對外公布之醜態」突然,一道氣襲人逼退龍宿數步,隨即美身形瞬動來到,姜嬤嬤:「疏樓龍宿,讓吾醜態畢露者,又是誰」
血筆嵬坡,龍宿對上九幽,血嵬坡殺意濃,昔日之仇、今日之怨,再掀風雲,九幽:「呀」疏樓龍宿:「喝」九幽怒濤狂奔,邪流排山倒海而來,疏樓龍宿一揮衣袖,氣如狂瀾、奔瀉而出,兩掌對擊、林木盡摧,就在煙塵過後,疏樓龍宿:「且慢,吾無意與汝動手』九幽:「冷言熱諷、多言無益」疏樓龍宿:「經過數次洗骨,終於也脫胎換骨了,早知如此,當初汝實在不用懇求於吾」九幽:「哼,現在是誰要懇求誰」疏樓龍宿:「吾確實有一事需要汝之助」九幽:「哦,聽話的對象換了嗎」疏樓龍宿:「有利則合、無利則分」九幽:「龍宿捨高貴之尊、屈就嗜血者,真讓人驚異」疏樓龍宿:「不死之身,總是划算,但因畏懼孫悟空的報復,讓自己變成這般又老又醜的模樣,值得嗎」九幽:「哼,這就是你懇求與口氣嗎」疏樓龍宿:「吾一向如此,今日吾能尋到汝,同樣他人也可」九幽:「那又如何,畢竟是你無功而返」疏樓龍宿:「汝」九幽:「來求我的人是你,你想要找我幫助,架子擺得這麼大,這段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放下身段,你想要求得什麼呢,龍宿」疏樓龍宿:「汝究竟想怎樣」九幽:「哦,不滿意,你也可以馬上離開」疏樓龍宿:「汝若要親自對上邪之子,自然與吾無關,吾既尋得汝之蹤跡,也足夠了」九幽:「邪之子找上吾,他想要什麼難道吾會不清楚嗎,只是屈服邪之子的龍宿,哈哈哈,不過爾爾乎」疏樓龍宿:「哈哈哈,最後能生存的人,才有機會輕視別人」欲離去,九幽:「轉告邪之子,明日辰時,血嵬坡一會,吾會讓他得到他想要的東西」疏樓龍宿:「但願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機會,哈哈哈」便離開,九幽:「邪之子取得一半的邪兵衛,表示在他之前所現皆是欺瞞於吾之手段,吾之心軟使他逃過一劫,如今他擁有邪兵衛之力更是難除,猜測疏樓龍宿前來的用意,必是邪之子欲取邪帝武學、以增強對戰時的實力,但邪帝武學若讓其學成,佛子必然難抗其力,倒不如趁他未有所成之前,一舉除之」便走離。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殿上,龍宿返回報告,西蒙:「要邪之子親自前往血嵬坡」疏樓龍宿:「九幽的條件便是如此」西蒙:「此事有詐,親手交邪之子的說詞,只是藉口」邪之子:「無妨,想見我,就讓她一見」西蒙:「吾兒,還記得我跟你說的話嗎」邪之子:「當然記得,九幽是想利用我目前的弱點達成她的目標,很好猜」西蒙:「血嵬坡由吾前往吧」邪之子:「耶,父皇,自己想要的東西要靠自己爭取,更有真實感嘛,而且她打什麼主意,咱們心知肚明」西蒙:「你想怎麼做」邪之子:「龍宿,九幽為何會從妙齡女子,變成老態龍鍾之身呢」疏樓龍宿:「此乃洗骨大法造成」邪之子:「洗骨大法」疏樓龍宿:「邪帝的武學之一,可以洗淨體內五毒、更可增強功體,九幽畏懼孫悟空的復仇,所以要邱霍葉替她洗骨,不過,物極必反哪,得到功力卻失了青春」邪之子:「吾有事要請教這位邱霍先生,能將他帶來嗎」西蒙:「嗯」疏樓龍宿:「可以,邪之子暫候佳音吧」便離去,西蒙:「吾兒,不以力爭、乃以智取,你真是讓人自豪的驕子啊」邪之子:「頭啊,不是只生來好看而已啊」西蒙:「說的好,哈哈哈」
西佛國、鎏法天宮,九幽來到,九幽:「讓我一見佛子」沙七相:「妳佯裝老弱之婦,欺瞞我們在前,又威壓佛子在後,鎏法天宮豈能讓你這般奸巧之輩進入」九幽:「我有事要見佛子,請上師通融」賴八識:「佛子現今情況不同一般,不便會客」九幽:「我不希望動手,也請上師不可逼我」沙呵七相:「哼,你想硬闖天宮,惡性未改」九幽:「你們」忽聞,梵剎伽藍之聲:「讓她進入,無須阻攔」沙呵七相:「佛子」梵刹伽藍之聲:「歸於吾佛之輩,豈能拒之門外」賴八識:「是,請進」兩上師便帶九幽入內,隨後來到寢室一見小活佛,九幽心想:「是佛劍分說」梵刹伽藍:「悉嚳無量」九幽:「佛子,吾有一事相求,請佛子必答應」梵剎伽藍:「嗯」九幽便拿出秘笈交給小活佛,梵刹伽藍:「此書是」九幽:「此書乃是邪帝七式學的破解之法,任憑佛子處置」梵刹伽藍:「這,交出此物,豈不是」九幽:「吾心憾根已平,不再需要絕對的事物、甚至武功,留下武功破法只是為防萬一,也許將來佛子有需要用到它,那我也算施出功德一件」梵刹伽藍:「僅是如此嗎」九幽:「是,我想回家鄉了,若非佛子對我的開導,我也提不出勇氣回天外南海,人事雖非,但相信三皇兄會接納我」梵剎伽藍:「迷途知返,將受吾佛庇佑」九幽:「嗯,就此離開了,佛子保重,請」便離去,佛劍分說:「她的神情不像欲回家鄉之態」梵刹伽藍:「她的用心,吾明白啊」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殿上,龍宿帶著邱霍蛉葉來到,邱霍蛉葉心想:「天禁不日城,好詭妙的城池」疏樓龍宿:「西蒙,吾已帶到了」邱霍蛉葉:「蒼白奇子」邪之子:「嗯」疏樓龍宿:「非也,乃是邪之子,邱葉」邱霍蛉葉:「是,,邪之子」西蒙:“你的右手是義肢」邱霍蛉葉:「是、是」西蒙:「葉月人輔權竟顯畏畏縮縮,難怪無功而返啊」邱霍蛉葉:「不知三位召我前來、是為何事,若有我能幫忙的地方,請儘管開口」邪之子:「我有問題想請教你」邱霍蛉葉:「沒問題,沒問題,我保證知無不答」邪之子:「嗯,很乖」西蒙:「問吧」邱霍蛉葉:「請說、請說,不知小王子與皇想知道什麼」邪之子:「請問洗骨大法既然能强化人的功體,為何會產生老化的跡象」邱霍蛉葉心想:「原來是與九幽有關,只要她死,我就安全了」邱霍蛉葉:「這是我專門的學問了,,關於這個問題,請聽吾說來」西蒙:「多餘的話可以省下了」霍蛉葉:「是,,關於洗骨,洗骨乃是將全身的細胞加強活性、重塑筋骨承載之力,但是它的風險性就是越洗,細胞就會活化過度、造成反噬,得到功力卻也失了年輕」邪之子:「有什麼弱點呢」邱霍蛉葉:「洗骨到極限的人絕對不能長時間作戰,因為身體機能無法負荷功力激烈的摧發,體力消耗的速度是正常的三倍以上,而我是自背部雙肩之位灌氣洗骨,所以,這個位置就是她的死穴之位」邪之子:「就這樣」邱霍蛉葉:「是、是,全部就是這樣」邪之子:「非常感謝你大力相助」邱霍葉:「不客氣」邪之子:「好,這下可以去取我要的東西了」疏樓龍宿:「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祝邪子順利取得實物啊」邪之子:「這是當然」西蒙:「謹以防萬變」邪之子:「安心吧」化光離去,疏樓龍宿:「西蒙,汝真是得了聰慧過人的後代」西蒙:「十分令人驕傲,不是嗎」疏樓龍宿:「確實」
血嵬坡,九幽佇立等待著,此時邪之子從天而降,邪之子:「哈哈哈」九幽:「當初吾不應該放過你」邪之子:「同樣說過這句話的人,已經死了」九幽:「你騙了吾,也騙了佛子」邪之子:「哈哈哈,梵剎伽藍什麼都清楚,他才是最虛偽的人」九幽:「你,真是惡性深重」邪之子:「看在你放過我一次的份上,我給你一次的機會,交出邪帝武學秘密,可免死」九幽:「哈,想要,憑本事吧」邪之子:「嗯,那就莫怪吾了,喝」邪兵衛巨大之能,氣嘯濤濤、風捲赫赫,九天之内沖斥邪響,九幽未有硬取、游鬥而戰,邪之子:「赫」近身一掌,九幽:「喝」身形幻化、避過殺招,邪之子:「你不敢靠近我嗎,哈哈哈,你以為這樣就逃得了嗎,赫」邪之子再運邪元、手揮而旋,邪流轉起巨大漩渦,九幽:「幽幻九玄掌,喝」九玄掌一出破了邪流,邪之子:「邪帝絕學果然未讓吾失望」九幽:「該失望的,是因為你永遠也得不到」邪之子:「哼,,這場對戰,吾必是勝利者」九幽:「作夢,喝」。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殿上,今日子身來到,劍子仙跡:「何須劍道爭鋒,千人指、萬人封,可問江湖鼎峰,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西蒙:「劍子仙跡,自投羅網也是一種美德」劍子仙跡:「西蒙,劍子仙跡再度挑戰你,西蒙:「好膽識」身影消散卻是一直逼,劍子沉穩以對,西蒙:「喝」劍子仙跡:「呀」掌對拳,轟動城中響、震撼地分裂,兩人各退數步,西蒙:「論掌功,你不是我的對手,西蒙不佔便宜,拔出你的古座吧」劍子仙跡:「劍、是刀劍者爲榮譽而爭,西蒙,你值得吾劍嗎」西蒙:「哈哈哈,真是不畏死的勇者」邪之刀便出鞘,西蒙:「刀劍的榮譽」劍子仙跡:「古座斬·無私,喝」不日城內龍虎爭,劍子仙跡挑釁誘戰,高傲的王者、睥睨的身姿,面對欲取劍子性命的西蒙,賠上性命的劍子能順利取得邪源之刀嗎?
血嵬坡,九幽與邪子之戰持續,時序移轉、日漸昏黃,血嵬坡之戰,邪湧之氣直沖雲雲,邪之子一對邪帝絕學,九幽:「喝,九重天」邪之子:「赫」洗骨蛻變的九幽、七成邪帝元功,她能除去邪之子嗎,擁有邪兵衛之力的邪之子能取得秘笈嗎,絕式邪功拼鬥,鹿死誰手?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殿上,不日城內,刀影幢幢、劍氣紛紛,劍子仙跡力鬥關皇西蒙,劍子正為劍界頂峰,斬劍無私的古塞盡情揮灑,全力搶攻西蒙,劍子仙跡:「呀」西蒙:「喝」西蒙也非淺水蛟龍,詭妙的刀鋒交織搏鬥死的激烈之戰,就在此時,不日城竟響起熟悉的提琴聲。
緊張緊張緊張,熟悉的琴聲、久違的人影,響亮在不日城的音樂,正是破關而出的四分之三,冷漠的藍眼緊盯西蒙身影,最強的王者、最強的劍者,最強的驅魔,不日城下誰是落日之命?九幽的戰邪之子,面對純真之下陰冷狂態,九幽竟感逼命之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