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六章:真正的龍之劍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8:36 | 巴幣 0 | 人氣 49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疏樓西風、牌樓外,佛劍怒找上龍宿,怒氣震退了穆仙鳳與默言,西風依舊,疏樓肅殺之氣隱隱而起,佛牒輕移,身未動、已是山雨之勢,疏樓龍宿:「嗯」紫龍慢舞,足挪移、穩如泰山之勢,蓄勢待發,兩人之間氣流逐漸加強,終至產生激烈衝突,目光交會、身影疾動,佛劍分說:「喝」疏樓龍宿:「呀」交擊一刻,無濤強悍的內力爆發,氣流併射、氣勢驚天動地,疏樓西風四周景物竟被摧毀殆盡,疏樓龍宿:「這是汝的試探嗎」佛劍分說:「三分是舊交之情」疏樓龍宿:「這將是華麗的一戰」
暗夜樹林,半分之間閣上手欲殺邪之子,風急、刮動冷殺意,呼吸、緩緩凝結,破空響、震雲嶽,搶速無倫,捲動足下塵浪三尺,只在試探,卻見半分之間一鎗擊中邪之子右臂、流血不止,半分之間:「傷口沒產生灰化,你不是嗜血者」邪之子:「四分之三、半分之間、或是邪之子,本質皆是相同,僅只在無法自主的具有」聞言,半分之間想起了過去的往事,父親用鞭抽打莙被鐵鍊綁住的小半分之間,半分之間之父:「流啊、流啊,流去你體內邪惡的血,你去死、去死,為什麼你不去死,神魔一族的恥辱」另一景,小半分之間與小孩在玩耍,村婦:「小官,你看你玩的這麼髒,走吧,跟娘回家」便帶小官離去,小半分之間只能看其童伴與娘親回家,只剩自己一人,另一景,雪地裡,小半分之間雙腳綁著大石辣刀,半分之間之父:「忍耐,你才能出類拔萃」小半分之間:「是父、師尊,我的阿娘」聞言,父親一刀將小半分之間打倒在地,半分之間之父:「誰准你提起她,誰准你提起她」另一景,草屋內,小半分之間照顧著病危的父親,父親便拿給小半分之間胡蝶衣之畫像,半分之間之父:「蝶衣,我真想再見她一面」說完便斷氣,結束回憶,邪之子牽住半分之間之手,邪之子:「請你不要這麼哀傷」此時,半分之間看到邪之子血流不止,便拿一條布巾幫其包紮,邪之子:「多謝你」半分之間:「走吧,我送你回去」兩人便離開。
疏樓西風,兩大先天極端會戰,斬業之劍欲除陰謀紫龍,紫龍豈是淺水蛟,紫氣連斬回敬佛牒聖氣,疏樓龍宿:「呀」佛劍分說:「喝」殺生斬業的佛牒、靜川怒吼的紫龍,當世名劍雙雙交鋒,佛中電影、江水泓光,來往間是五行相生,眼中的殺、心中的怒,交會間更是無所披靡,佛劍分說:「佛雷斬業」疏樓龍宿:「紫龍捲怒濤,呀」絕招相生、雙劍交鋒,剎那間,天上風雲變,波動的電影中看見一道白影急馳而來,劍子之聲:「住手啊」一聲住手、古塵出鞘,三口古世名鋒匯聚,頓時風雲變、天地蕩,驚爆的劍流聲傳出輕輕的碎裂聲,紫龍劍身之珍珠散飛了,佛劍分說:「你果真是兇手」劍子仙跡:「為什麼,真的是你」疏樓龍宿:「劍中真相破,無奈」一聲無奈,紫龍爆氣震開三人、各退數步,佛劍分說:「佛牒將斬你之罪業」疏樓龍宿:「龍宿今日賭命一戰」劍子仙跡:「佛劍,請你收回佛牒吧」佛劍分說:「嗯」劍子仙跡:「他是我的好友,由我親手斬斷吧」聞言,佛劍手上佛牒便回匣,劍子仙跡:「多謝你」疏樓龍宿:「劍子,汝何必呢」劍子仙跡:「你更是何苦呢」疏樓龍宿:「事已至此,出劍吧」最好的知己、最強的敵手,劍子仙跡、疏樓龍宿眼神交會,不再是談天闊地的笑語、不再是煮酒論心的豪情,只剩殺,為求生而殺的紫龍、為救生而斬的古塵,無需輕喝的開端,頂峰的劍者心知最佳的時機,劍光流影、惡戰再開,疏樓龍宿:「呀」身影一分為二,劍子仙跡:「喝」古麈劍氣疾走於地,紫龍纏繞綿綿難脫身、古塵揮影渾然蓋天地,細密如深海無邊、又翻巨濤之劍,開閣若天地洶湧,瞬間靜止又狂之劍,劍子、龍宿,此戰更知對方無邊的底線,只見劍子騰空、劍氣連發,而龍宿身形急退連閃,快、是快的越犀利無情的冷,穩、是穩的沉若混沌自然的定,他為穩若無間滔的劍而驚,他為快若光陰箭的劍而動,身在塵浪中的佛劍,無言的冷是不動心的觀戰,手下的佛牒猶似蟄伏巨獸、虎視眈眈,就在此時,劍聲停止了,劍子便降落地面,劍子仙跡:「高手過招不用繁多,龍宿,最後一招」疏樓龍宿:「劍子,此招之後,但願永不再會」劍子仙跡:「凝神來」
疏樓之外,劍子與龍宿對峙,最後一招的勝負,只餘最後一刻的回顧過往,多久以來的友情、多久以來的知己,如今,江湖多變、人心難測,現實令人無奈、權勢令人殘酷,無奈與殘酷的交織,不願回頭、只有生死決鬥,無招名、無喊喝、無雜思,純粹的生死一瞬間,紫龍影、古塵流,劍光蹦然、漫天風雪,遮眼狂風沙,是斷人肝腸的劍流、是震人胸腑的龍氣,而風流然、但瀟灑依舊,佛劍手一揮散去塵埃,佛劍分說:「劍子」劍子仙跡:「呃」右臂被劍氣所傷,佛劍欲向前扶持,劍子仙跡:「吾沒事」便收起古座,劍子仙跡:「但被龍宿自密道脫走,抱歉」佛劍分說:「人各有命,這場劍上之爭,是你勝了」劍子仙跡:「半招之差」穆仙鳳:「主人已棄疏樓西風而走,我兩人留於此地也無用」劍子仙跡:「仙鳳,你們與我回豁然之境吧」穆仙鳳:「這,太打擾劍子先生了」劍子仙跡:「妳與默言歆自小就住在疏樓西風,我也是看著你們長大的,不用與我客氣了,與我走吧,日後若有打算再決定未遲」穆仙鳳:「多謝先生」兩人便向劍子行禮,劍子仙跡:「先去收拾行李吧」穆仙鳳:「是」兩人便入內,佛劍分說:「我知道你十分痛心」劍子仙跡:「他選擇這條道路,我阻止不成,只能無可奈何」佛劍分說:「龍的預言已經成真,未來尙有惡戰,他不會這樣罷手」劍子仙跡:「我明白」佛劍分說:「我要前往定禪天看孫悟空的情況,有傷在身,自己保重」劍子仙跡:「安心吧」佛劍分說:「請」劍子仙跡:「請」佛劍便離去,隨後穆仙鳳兩人走出,劍子仙跡:「走吧」三人亦離開。
血龍湖、洞內,石門開啓、龍宿走出,流川飄渺已在等待,流川飄渺:「主人」疏樓龍宿:「無事,汝暫退,不用多問」流川飄渺:「是」便退下,龍宿將紫龍插於地上,疏樓龍宿:「呀」便運功療傷,疏樓龍宿:「好一個劍子仙跡,與他相交多年,吾竟仍是錯算了,機心不談,劍藝更是超乎預料,如今不單是紫龍現形,風波麻煩不斷,再樹立傲笑、佛劍兩名強敵,古往今來勝利者唯有、生存者,既已是腹背受敵,正可當機立斷」便收起紫龍,疏樓龍宿:「劍子,汝與吾,會是誰存活到最後,哈哈哈」便走離。
定禪天之外,君楓白排徊著,卻見佛劍來到,君楓白:「唉,是佛劍分說」佛劍分說:「既然來了,何不進入」君楓白:「我雙手染滿血腥、一身罪孽,如何能進佛門清聖之地」佛劍分說:「你殺過多少人」君楓白:「這,總有十數人吧」佛劍分說:「殺生論罪,你比吾更有資格進入定禪天」君楓白:「這」佛劍分說:「進入吧」兩人便進入,隨後於室內一會傲笑與菩薩,孫悟空:「你」君楓白:「唉」摯友、仇敵,再見的兩人、艱難的言語,孫悟空:「多謝你」君楓白:「請你、請你原諒我」孫悟空:「仇與情,恩怨相抵,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君楓白:「你,啊」佛劍分說:「孫悟空,傷你之人便是龍宿」君楓白:「已經查出證據了嗎」佛劍分說:「凶器藏在紫龍當中」君楓白:「那龍宿現在情況如何」佛劍分說:「被劍子所傷,已經離開疏樓西風」君楓白:「哈哈哈,龍宿,你終於也有今天,佛劍分說,多謝你的幫助」佛劍分說:「只是澄清真相,無須言謝」便與淨琉璃走離,孫悟空:「君楓白,你可將當年之事一一說清嗎」君楓白:「唉,是我一時被利慾所蔽,才會欺瞞於你」孫悟空:「你是什麼時候結識龍宿」君楓白:「就在夕月村慘劇發生三年前,我在武林道上走動,因緣際會與龍宿結識,我見他武功、氣度皆為上上之品,更兼談吐不凡,便心生傾慕之意與他深交」孫悟空:「嗯」君楓白:「在我與龍宿相處的過程中,會經幾次談文論武,龍宿武功超凡、識見也是遠超於我,每次皆是我落於下風,我衷心佩服,便與他提起你紅塵招之事,哪知這是他有心所佈之局」孫悟空:「哦,如何說之」君楓白:「龍宿深謀遠慮,他早知龍拳的威力、深自忌憚,故意與我接近,借我之口說出此招,然後慫恿我偷出定海針譜,讓他尋得破招之法」孫悟空:「你就這樣聽信了嗎」君楓白:「這,是我一時被迷惑,龍宿口才極佳,他雖要我偷取劍譜,言語中卻絲毫不露破綻,只是偶爾深談,便言自己以不能見識龍拳為憾,我有意介紹你與他結識,他卻笑而不語,彷彿在你與他面前,我便是矮了一截」孫悟空:「啊,當時吾豈有輕視你的眼光」君楓白:「龍宿雖表面不動聲色,卻在有意無意之間貶低我的武功,我甚為不岔,但知道紅塵輪迴極耗真元,你不可能輕易施展,所以,所以」孫悟空:「你就為此偷出針譜」君楓白:「這也是在龍宿的計算之中,是我自己私心自用,在當時我也以為只要得到紅塵劍譜,融合我自己的劍法,便足可超越你與龍宿,孫悟空,這一切都是我錯了,是我錯了」孫悟空:「你也付出了代價」君楓白:「我的代價太輕了」孫悟空:「為何龍宿得到破招之法,不再找吾下手」君楓白:「因為當時你因誤殺夕月村村民,而陷入懊悔之中,龍宿知道你不能再使用紅塵輪迴,所以便暫停動作,一方面也免於暴露身份」孫悟空:「原來如此,這一次多謝你救我的性命」君楓白:「啊」而在室外,佛劍與菩薩「談論著,淨琉璃:「佛友,再過兩天便是法藏論道之時」佛劍分說:「嗯」淨琉璃:「此次論道,西佛國將由佛子梵刹伽藍親身辯道,佛牒是中原佛宗與西佛國共有之聖器,敗論的一方將無法保有佛牒,此次吾亦受邀為證佛者,一旦入會便不再保有立場,願佛友善自小心」佛劍分說:「吾明白」便離去,隨後君楓白走出,君楓白:「菩薩,解龍形有一事相求」淨琉璃:「但說無妨」君楓白:「我想留在定禪天,照顧孫悟空」淨琉璃:「如此甚好」淨琉璃:「吾正要離開定禪天數日,這段時間,孫悟空就勞頓了」君楓白:「這是文劍天書君楓白的責任」淨琉璃:「嗯」
闍城、書房,西蒙正在查看古冊,西蒙:「哈」提摩:「何以開懷」西蒙:「古來的傳說早已預言未來,可惜人類不懂解密文與暗示、招致失敗,可悲的人啊」提摩:「嗯,城外有人造訪了」西蒙:「會經會面的人,將他帶來吧」諟摩:「這種時候,我特別思念維特的功用,西蒙:「哈哈哈,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在替換之前,暫時委屈吧」聞言,諟摩便離去帶進流川飄渺,西蒙:「這回就不知龍宿有何指教了,流川飄渺:「吾主示出誠意,重創孫悟空,將再商談下一步的合作,閹皇意下如何」西蒙:「他的合作真是虛虛實實啊,就不知我該怎麼信他呢」流川飄渺:「欲加入嗜血之族,閹皇認為呢」西蒙:「疏樓龍宿,何等先天的儒門龍首啊,闍城能迎入這等超凡的貴客嗎,哈」流川飄渺:「閣皇,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這是吾主的選擇,雙方合作、有利無害」西蒙:「何不親身一談呢,還是,他與佛劍、劍子決鬥之後,不敢曝露行蹤,想向吾闍城求援呢」流川飄渺:「既然閹皇已知,吾主行動被人鎖定,更不想驚動外界讓闍城受波及,這就是他的誠意,皇應該能體會才是」西蒙:「吾要感謝他的細心了」流川飄渺:「就看閹皇意下如何」西蒙:「嗯,轉告龍宿,前來閹城之外,他會得到他所要的」流川飄渺:「好,閣皇暫別」便離開,西蒙:「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緹摩,就由你前往引導他進入闍城吧」諟摩:「提摩樂意之至」亦離去,西蒙:「疏樓龍宿,你是否值得合作一途,但看此舉了,哈哈哈」。
洞穴之内,教父與蘇安等待著,蘇安:「時間超過太久了,血堡教父:「沒什麼好擔心的,半分之間那個死小子一定會將人送回,坐啦、坐啦,別一直站着,看了很刺眼」蘇安:「怎麼說」血堡教父:「半分之間這小子外強中乾,只厲害那張嘴,一鎗過去發現他不是完全的嗜血者之後,一定也下不了手」蘇安:「非完全的嗜血者,同樣的際遇、感同身受,他的心情與矛盾我可以預想,邪之子,,但願不殺的選擇是對的」血堡教父:「你似乎顛錯對象了,現在該擔心的是四分之三,落在西蒙手上的時間越久,他活命的機會就越短,人質交換這條路行不通,咱們必須趕快另想辦法」蘇安:「依照你的判斷,西蒙不可能毀棺,那目前當務之急,就是查出西蒙會將棺木放置何處」血堡教父:「說的很好、分析的很對,但要怎麼查才是重點,讓我再想想、讓我再想想,該針對闍城內的那一個下手,這、太低了,低級的連西蒙的邊都沾不到,越高級的脾氣越硬越臭,問大概也問不出個結果啊,,真是傷腦筋啊」
西佛國、鎏法天宮,華妃向小活佛報告事情,金妍華妃:「佛子,法藏論道所需、以及舉辦之所,天藏山的佈署等皆已預備完成」梵刹伽藍:「嗯,辛苦妳了」金妍華妃:「此乃華妃該做之事」此時,七相帶著半分之間與邪之子來到,沙呵七相:「佛子,此人名喚半分之間,護送邪之子而來」梵剎伽藍:「悉尋無量,有勞」半分之間:「沒什麼,是我先有不對,護送他回來是必要的」邪之子:「啊,但是此行未能助你們救回四分之三,半分之間:「是西蒙狡猾,不怪你」梵刹伽藍:「邪之子有傷在身、需先療養,請沙呴上師送邪之子入內殿上藥、休憩」沙呴七相:「是」邪之子:「多謝」便隨上師入內,半分之間:「佛子,聽聞貴宮擒得一名嗜血族人・紅寅,不知是否能讓我一會,我想問四分之三的下落」梵剎伽藍:「當然,賴上師,請帶半分之間前往閻浮提洞,並同佛世尊說明原由」耶八識:「是,施主請」兩人便離去,梵剎伽藍:「金妍華妃,隨吾前往千壁,有關法藏論道之日,該請出莫罕阿闍梨,當見證者之一」金妍華妃:「是」兩人亦化光離開。
西佛國、閻浮提洞,紅寅依然被如意化天大法之内,紅寅:「番和尙、爛和尙,只會叫我靜心、唸經,實在是」此時,八識與半分之間來到,賴八識:「賴八識見過三位佛世尊,此人乃半分之間,欲與嗜血者一談,半分之間,你可以問了」半分之間:「多謝上師,紅寅」紅寅:「哼,黃鼠狼向雞拜年」半分之間:「哦,看来你在此的日子過的很快意、很逍遙嘛」紅寅:「狗、屁不通」半分之間:「哈,想不到你也有啞巴吃黃蓮的時候」紅寅:「廢話,找我做什麼,快講」半分之間:「很簡單,四分之三的下落」紅寅:「不知道」半分之間:「唉呀,本來我想你若是知道,我可以請神會讓你與我一同離開,再去營救四分之三,既然你不知道沒辦法了,耶賴上師,我們走吧」紅寅:「等一下,我知道、我知道」半分之間:「嗯,你想騙我嗎」紅寅:「騙你對我沒有好處,四分之三連同王棺被西蒙打入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深處,因為王棺之內裝著西蒙父親的骨骸,所以西蒙有所顧忌,不敢毀棺殺掉四分之三」半分之間:「這樣說來,事情尙有一線生機」紅寅:「被打入黑闇之間,你若想救他除非有嗜血者幫忙,否則誰也進不了黑闇之間」半分之間:「既然是西蒙將四分之三打入,憑你、救的出他嗎」紅寅:「這,雖然沒有把握,但我可以一試」半分之間:「嗯,黑闇之間裡面有什麼」紅寅:「什麼都沒有,是一處絕對黑暗的空間,你們只要一進入就會被黑暗吞噬」半分之間:「嗯,我明白了,上師,我們可以離開了」紅寅:「喂,等我,,半分之間,你不是要帶我離開」半分之間:「耶,我並沒說要馬上帶你離開啊」兩人便離去,紅寅:「可惡」
西佛國、千壁,小活佛與華妃化光來到,莫罕之聲:「佛牒歸屬乃西佛國之要事,法藏論道將有各界之代表前來,吾國不可怠慢」金妍華妃:「華妃明白,所有事宜皆是重而行」梵剎伽藍:「論道大會有五名證佛者,中原與西佛國各有一員代表,所以伽藍欲請莫罕阿闍梨前往證佛」莫罕之聲:「佛子所請,莫罕謹遵」梵剎伽藍:「而天都國度將派評劍官權九江前來」莫松罕之聲:「嗯,另外兩名證佛者的人選呢」金妍華妃:「一名乃是天都國度首富,有慈善人之稱的楚爺,另一名則是三教罪人」莫罕之聲:「此舉安排甚佳」梵剎伽藍:「在論道之日,為防法天宮再遭嗜血者侵入,伽藍望請眾阿闍梨護法」莫罕之聲:「當日護法,就由邯寧負責吧」邯寧之聲:「可以」
豁然之境,劍子帶回穆仙鳳與默言,劍子仙跡:「你們兩人就在此長住,修行你們的專學,武林風霜、江湖恩怨就此斷絕吧」穆仙鳳:「多謝先生」劍子仙跡:「再說謝就是對我見外」穆仙鳳:「是」此時,獨夜人匆匆來到,獨夜人:「劍子,,你受傷了,莫非是被龍宿所傷」劍子仙跡:「沒事,獨夜人,為何行色匆匆」獨夜人:「請諒解我一時失察,竟被疏樓龍宿的計策所矇騙,誤會劍子你」劍子仙跡:「武林虛虛實實,不用介懷」獨夜人:「如今才知原來那名武者乃是龍宿手下」穆仙鳳:「劍子先生,他所說的人正是流川飄渺、主人的心腹,事到如今鳳兒只有全盤托出,其實魔龍祭天並沒死」劍子仙跡:「意料之中」穆仙鳳:「先生已經察覺了」劍子仙跡:「那顆首級假的太真、啟人疑竇,但其中因緣,為何他要殺孫悟空」穆仙鳳:「魔龍祭天是與主人早已私下串謀、更與西蒙合作,交換條件便是殺孫悟空,其代表主人與西蒙聯絡的人就是流川飄渺」劍子仙跡:「啊,原來,我終於明白這其中的因果」穆仙鳳:「我知道我現在才說出,已經太晚了」劍子仙跡:「這也是你忠心耿耿的表現,亡羊補牢、時猶未晚」穆仙鳳:「謝先生不怪」劍子仙跡:「龍宿現在四面楚歌、行事更加謹慎,而且必要之時就會採取極端,獨夜人,你行走江湖是為尋找兇手,但已捲入此事,就要自己小心生命安危」獨夜人:「我知道」劍子仙跡:「武林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可嘆啊」
西佛國、鎏法天宮寢室,佛子與邪子談論著,邪之子:「在光明之界,我得不到平靜」梵剎伽藍:「你可以」邪之子:「光明只讓我更看清自己的醜陋」梵剎伽藍:「能正視自己之心,並不醜陋」邪之子:「所見太過真實,因而心難平、氣難靜」梵剎伽藍:「你的心在哪裡」邪之子:「在這個地方」便指向自己之心,梵剎伽藍:「心所指,醜在哪裡」邪之子:「仍然在此」梵刹伽藍:「你的心因何而醜陋」邪之子:「因為我克制不了貪得的慾望」梵剎伽藍:「貪是妄、慾是妄,吾會助你除去一切妄念」邪之子:「著了根的妄念,除卻甚難」梵剎伽藍:「有心除之,何難之有」邪之子:「是你心,亦是吾心」梵剎伽藍:「同心而除也」邪之子:「心有異,如何同心」梵刹伽藍:「異中有同,取其同者」邪之子:「嗯」此時,翔維來報,翔誰:「稟佛子,佛劍分說拜見」梵剎伽藍:「嗯,讓他進入吧」誰:「是」便離去,隨後佛劍來到,梵剎伽藍:「悉嚳無量,佛劍分說,此行是為論道而來,亦是為邪之子而來呢」佛劍分說:「吾為滅絕希望的世界而來」梵刹伽藍:「希望滅絕、人間苦,聖行之路更苦,唉」佛劍分說:「吾行之路,無畏也,你便是邪之子」邪之子:「是」佛劍分說:「闍城血印,可是你所開啟」邪之子:「嗜血族解碼之印,確實是我所開」佛劍分說:「你的目的就是滅絕未來世界」邪之子:「佛劍分說,在世界滅絕之前目的已不重要,我明白你的來意、也坦然接受聽將至的死亡,但是在此之前,你能完成我一個願望嗎」佛劍分說:「何種願望」邪之子:「聞佛牒乃是斬業護生之劍,所以我希望能死於佛牒之下,斬斷一切的惡業」佛劍分說:「可以」梵剎伽藍:「明日將是法藏論道大會,佛牒如今已供奉於正殿之上」邪之子:「那就等論道結束,我會在此等你前來」佛劍分說:「嗯」梵剎伽藍:「時辰將近,佛劍分說,我們出發吧」兩人便離去,邪之子:「滅絕希望的世界」
闊城之外、暗夜樹林,龍宿獨自來到,疏樓龍宿:「闍城總是神秘莫測啊」此時,諟摩飛落,提摩:「好奇心容易殺死人啊」詭譎的氣氛、異樣的心思,龍宿欲入嗜血一族,他的用意究竟為何,背後操縱一切的西蒙,深沉的心思所指的但看此舉,又是暗示何意?
暗夜樹林,奉龍宿密令而出,流川飄渺匆匆行越夜林,忽聞玉尺凌空飛舞之聲,金凌飛身攔路,玉界尺:「玉尺虛度、三分春色,二卷青史、一步江湖」流川飄渺:「是你,攔路何事」玉界尺:「龍宿的去處」流川飄渺:「這句話鑄下你的死亡」飄渺刀便現出,玉界尺:「可悲啊」
草屋廢墟,大雨傾盆,半分之間來到故居之外,半分之間:「已經多久了,你的期待我一直很努力」雨聲、樂聲,徘徊而至的腳步,步在記憶中不會碰觸,半分之間吹奏薩克斯風,時間、何以只造就人事的汰換過往,分明是未擁有過、偏偏一再累積反覆,卻見月吟荷撐傘來到,半分之間見狀一鄂,半分之間:「胡、蝶、衣」
絕路窮途,疏樓龍宿如何逆轉危機,或者從此墮入黑暗深淵?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