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三章:劍決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6:09 | 巴幣 0 | 人氣 44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血嵬坡,孫悟空對上疏樓龍宿,月滿紅塵,夜照血坡,等待在劍者前方,一貫似笑非笑華麗影,眼勾、霜殺冷冷一招,疏樓龍宿:「絕招,使出的全力」孫悟空:「你、罪無可赦」誓誅惡質奸邪,孫悟空禁招再現,劍式輪迴,劍即身、身即劍,化乾坤宇宙之力無限,黑夜瞬間白晝,孫悟空:「喝」龍拳襲向龍宿,卻見煙斗拋空,龍宿錯身足動快了一步、同時還招,兩劍交擊狂攔下,如意棒應聲而斷,疏樓龍宿:「呀」迅速無倫一劍,極快的劍速刺穿孫悟空身軀,劍烙下的傷口未及察覺、即時癒合,毀筋、斷脈、不留痕,隨後煙斗落下,龍宿吸了一口煙,只見孫悟空重傷頹然跪地,疏樓龍宿:「定吾罪誰」瞬間欲取孫悟空之首級,,更快速一劍擋住了龍宿之攻擊,解龍形之聲:「喝」同時四周起煙,孫悟空亦被救走了,龍宿便收劍觀看地上血跡,疏樓龍宿:「時間到了,紫龍又該是恢復華麗的假面」便化出華扇,疏樓龍宿:「暫留汝苟延殘喘吧,哈哈哈」便化光離去。
疏樓西風、花園,劍子與仙鳳繼續下著棋,劍子仙跡:「白露夜霜」穆仙鳳:「有何不對勁嗎」劍子仙跡:「習道之人對時令改變特別敏感,如同儒門對文學特別敏銳是同理」穆仙鳳:「原來如此」劍子便飲茶,劍子仙跡:「仙鳳,妳對你的主人有何看法嗎」穆仙鳳:「主人乃是儒門一品的美才,文武雙全,為人幽默風雅,溫柔機伶、更擅廚藝,是令人崇仰的儒門龍首」劍子仙跡:「但在疏樓西風他只是龍宿,悠閒的世外書生不是嗎,再說,又有像仙鳳妳這般聽慧的女子相伴,疏樓西風更添色彩」穆仙鳳:「先生讚謬了,仙鳳只是儒門學生,只怕染了疏樓的尊貴,不敢沾了主人的風采」劍子仙跡:「妳太客氣了,疏樓有默言與妳,龍宿才能這般惬意」穆仙鳳:「耶,先生的豁然之境脱俗清雅、宛若世外仙境,令人倍覺身在三千之外、不染風塵俗氣,更是令人一心嚮往之地」劍子仙跡:「仙鳳,這句話是你想入吾道派嗎」穆仙鳳:「學海無邊,先生會介意仙鳳雙修嗎」劍子仙跡:「萬法同一宗,有心學習遠過無心拖磨」穆仙鳳:「那待先生有冗,能多多指導仙鳳了」劍子仙跡:「就不知龍宿是否肯放人了」穆仙鳳:「如先生所說,萬法同一宗,先生又是主人的好友,主人該會欣然答應吧」劍子仙跡:「仙鳳,妳的機伶討人欣喜」穆仙鳳:「先生,再來一杯茶吧」便斟茶,劍子仙跡:「也好,不過龍宿每回入廚都是這麼專心一致、悄然無聲嗎」穆仙鳳:「主人對喜愛的事親力而為、投注全副精神,此回又是熬那費工夫的百年紅蓮,可能是因為如此,才會沒什麼聲響吧」劍子仙跡:「嗯」。
血堡教堂之內,閣皇西蒙誤中計策,被戴上了禁錮之面,西蒙:「啊、啊、啊」血堡教父:「哈哈哈」雷迪:「讓我來收拾他」便攻上,卻見西蒙變臉碎面具,西蒙:「赫」雙手貫穿雷迪身軀將其爆體了,雷迪:「哇」劇天慘叫,碎裂的面具是最恐怖猙獰的面孔,血堡教父:「嗯」西蒙:「教父,是你逼我開殺」血堡教父:「很好,早該是我們兩人的對決」西蒙:「赫」血堡教父:「喝」邪狂的閹皇、囂狂的教父,狂鬥狂,伴隨著滿天血腥的廝殺,西蒙:「殺」血堡教父:「喝」驚人力量的展現,是當世強者的證明,兩人邊戰邊互咬,一旁,紅寅心想:「這兩人的實力實在太過恐怖了」場上,血堡教父:「呵呵呵,想不到解開血印重生之後,再經過進化的你,已經足以與我抗衡」西蒙:「寧閣血辯是你最大的敗筆」血堡教父:「勝負」西蒙:「赫」血堡教父:「喝」極端一招過後、兩人各退數步,西蒙:「血堡教父,名不虛傳」便嘴角滲血,血堡教父:「呃」亦嘔出傷血,血堡教父:「哼,動手吧」西蒙:「我當然會終結你,不過,我認為紅寅很想為你效勞」卻見紅寅已站在西蒙身旁,紅寅:「閹皇器重了」血堡教父:「哼,背骨之徒」紅寅:「罵的好、說的妙啊,呀」就在出手瞬間,任飛揚快了一步救走了教父,紅寅:「想走」西蒙:「窮寇莫追」紅寅:「閹皇也受了傷」聞言,西蒙傷口立即恢復,西蒙:「無妨,今日一戰,血堡已經瓦解了」紅寅:「嗯」西蒙:「回闍城」紅寅:「是」兩人便化光離開。
疏樓西風、花園,劍子與仙鳳持續對奕,穆仙鳳:「將軍」劍子仙跡:「我又輸了一盤,仙鳳的棋藝超群、令人驚豔哪,果真是好厲害」穆仙鳳:「是先生心有旁騖,才讓我有機可乘」劍子仙跡:「非也,確實甘拜下風,龍宿的棋藝能進步迅速,必是時常有你與他對弈練習」穆仙鳳:「先生若願意,仙鳳願意以棋為習道之條件,向主人請求」劍子仙跡:「主意打的真快啊」穆仙鳳:「能爭取學習的機會,充實自我的內涵是重要之事,但有名師指導,更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劍子仙跡:「所以說,妳很機伶,令人疼愛啊」忽聞,門啟之聲,劍子仙跡:「哦,開門的聲音」只見龍宿端出蓮子湯來,疏樓龍宿:「好友,讓汝久候了」劍子仙跡:「果真是準時上茶、一秒不差」疏樓龍宿:「這就是純熟的功夫啊」仙鳳便替兩人倒湯,疏樓龍宿:「真是費工夫的一道名品,試看味道如何吧」劍子仙跡:「是好友的盛情,我當會好好品嚐」便一飲,劍子仙跡:「嗯」疏樓龍宿:「如何」劍子仙跡:「嗯」疏樓龍宿:「好友,別賣關子了」劍子仙跡:「嗯,果真是難得一件的名品」疏樓龍宿:「能得素有名嘴鐵喉之稱的劍子讚賞,是倍感欣慰」劍子仙跡:「不敢當,你的手藝一向令我意外」疏樓龍宿:「這句話有弦外之音喔」劍子仙跡:「意即為,金玉其外、内涵其中,令人讚不絕口」疏樓龍宿:「哦,原來如此,好吧,回歸正事,影十字的事情調查的如何」劍子仙跡:「杜一葦至今沒消息傳回,該是時候了」疏樓龍宿:「哦,聽汝言下之意,將是劍子一出,誰與爭鋒」劍子仙跡:「誰與爭鋒,此話該論上佛劍分說」疏樓龍宿:「汝是指辯佛之日嗎」劍子仙跡:「西佛國辯佛將以背上佛牒為約,佛劍啊佛劍,此回是大考驗」疏樓龍宿:「汝認為他會輪」劍子仙跡:「好友,我們要相信佛劍,畢竟他也是苦行天下的辯儈」疏樓龍宿:「很沒說服力」劍子仙跡:我相信佛劍的能力、更相信變數,西佛國的人厭劍,這場辯論想必精彩絕倫」疏樓龍宿:「哦,汝對辯佛、還是邪兵衛,何者興趣濃厚呢」劍子仙跡:「我想看惜言如金的佛劍,與人滔滔大論的光景,但邪兵衛卻是連想也別去碰觸之物」疏樓龍宿:「但是西蒙本身已擁有黑暗最強之力,若是能善用兵衛至極的力量,讓西蒙的身體超過負載呢」劍子仙跡:「嗯,一個人的筋脈除了自我修行至大圓滿周天,或是天生異骨之材,都有承受外力的最極限負載,這是值得思考的方法」疏樓龍宿:「正是,西蒙解碼後的力量,應該就是他本身能受的最大功力,若要再吸收力量,需要慢慢吞食、慢慢讓他的功體適應,所以若是引他去吸納邪兵衛至極之力,兩便會產生互衝,西蒙的軀體即使不死,但也會因超載而爆裂而亡」劍子仙跡:「雖是一個很完滿的想法,先不考慮誘西蒙的方式,就有一個大問題,邪兵衛乃是未知之物,一旦為殺西蒙而釋放,誰能有把握再讓他沉眠於西佛國」疏樓龍宿:「這也是吾苦思之處,解放它要再收回,據聞必須要有一名功力深厚的高人吸收兵衛,但此行是犧牲小我」劍子仙跡:「你肯嗎」疏樓龍宿:「那汝呢」劍子仙跡:「在我們三人之間不會有自動犧牲的人,因為非我們該為」疏樓龍宿:「汝很肯定」劍子仙跡:「龍宿,我不是第一天認識你與佛劍,更不是第一天才明白自己該做什麼,順道自然吧」疏樓龍宿:「順道自然、從一而終、遵守本位,是汝劍子亙古不變的作風」劍子仙跡:「亙古,好長遠的時間詞,時間對我們這類的人,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具意義呢」疏樓龍宿:「是啊,何時開始的,莫非,是踏上天地源流之刻嗎」劍子仙跡:「但江湖風波將吞噬停頓的時間了」
是非湖,湖面上,半分之間對上提摩,半分之間:「喝」提摩:「赫」刀起、風動冷水波,掌落、塵沒星雲河,是非湖不息是非干戈,而在湖畔,蘇安獨對人形師兩人,女陰陽師:「陰風泣月」招式一出,蘇安以軟鞭拉來樹木擋下,此時,火龍麒:「妖魔鬼怪,吃本聖獸神火,吼」噴出火焰,卻被人形師掌氣反彈飛出,火龍麒:「啊」蘇安:「火龍麒」人形師:「咯咯咯」而在湖面上,半分之間力戰諟摩,諟摩:「赫」變臉一聲狂嘯,諟摩殺氣瞬間剿滅四周溫度,疾不見影的攻擊,一劍格下、無比強桿,半分之間一時措手、落入湖中,提摩趁機上岸欲取王棺,蘇安見狀一鞭纏住緹摩之手,卻被諟摩反拉撞樹負傷,蘇安:「呃、噗」便嘔出傷血,此時子彈破空而來,旋摩察覺迴身一擋便帶走了王棺,半分之間:「可惡」便化光追上,女陰陽師:「離開」與人形師亦化光離開,蘇安:「火龍麒」火龍麒:「呃,哈囉,玉皇大帝,很久沒看到你了」便昏倒,這方面、樹林內,半分之間急追卻已不見人影,半分之間:「被逃脫,麻煩大了」便化光離去。
暗夜路上,分出三路,欲回闍城的人形師獨自走在荒蔓途,忽然,一陣細微的香氣凝住人形師所有的注意力,人形師:「這個香氣,是你」一聲是你,藍玫瑰、吹魂雨,時間、空間宛若停止,相同的花瓣卻是不同的威能,人形師竟被花雨吞噬,人形師:「啊、啊、啊」再度散開的絢麗花雨,已不見死亡的人影,只見再現的人形師背影佇立,這方面、另一路,同樣欲回城的陰陽師飄身急行,前方忽來迷茫雪影,陰陽師疑惑之際,電影中竟出現一道光影,瞬間帶走陰陽師了,女陰陽師:「呃」。
西佛國、路上,離開黑闇之間的邪之子,在往西佛國的路上踽踽獨行,熾熱的陽光越趨毒辣,腳步卻是一步一印越趨堅定,邪之子:「啊」不小心跌倒便爬著前行,邪之子:「嗡、修哆唎、修哆唎,修摩唎、修摩唎、薩婆訶,淨吾身業、歸於吾佛」此時,一位村民經過,邪之子便勉强起身,村民:「悉暑無量,這位小童,你一個人要往哪裡去」邪之子:「吾要往西佛國鎏法天宮,參拜吾佛,啊」村民:「看你的模樣好似很艱苦,身軀還冒煙出來,可有要緊」邪之子:「吾體質本異於常人,不能接觸陽光」村民:「啊,那為什麼還要在這麼大的陽光下行走」邪之子:「吾是一個罪人,苦修化劫,豈能貪圖安逸,一心持念佛號、自有保庇,吾無妨」村民:「唉,既然這樣,讓我護庇你走一段好了」邪之子:「多謝先生善心,不用了」便繼續前行,村民:「悉曇無量,小小年紀便有這種決心,真是讓人敬佩啊」便離開,頌法語、滅罪淨身,苦修前行、是往西佛之路。
闍城、花園,鞮摩拖著王棺返回,諟摩:「西蒙,你要的人已在此」西蒙:「做的好,哈哈哈」提摩:「為什麼有一股令人生厭的氣息」西蒙:「你出來吧」提摩:「嗯」卻見紅寅現身,紅寅:「唷,禔摩」諟摩:「紅寅,是你這個無恥的叛徒」紅寅:「嫉妒的嘴臉真醜陋啊,諟摩,我紅寅再度回到西蒙的身後了」提摩:「西蒙,這是怎麼一回事」西蒙:「你們再度成為同僚,自己人何必仇視」提摩:「誰跟他是自己人」紅寅:「提摩,你的心胸本來就小,想不到那顆心眼隨著久違的時間,越來越小、越小、越小了」諟摩:「西蒙,我只要你一句話」西蒙:「你過來」提摩:「要他閃開」西蒙:「諟摩,是我重要、還是他重要呢」提摩:「這還需要問嗎,我的眼中永遠只追隨你」西蒙:「那你不滿什麼呢」提摩:「嗜血族的愛憎之心,無法包容另一個人,尤其是吃裡扒外的人,紅寅」西蒙:「紅寅,你對自己有何辯解」紅寅:「我從來只效忠於西蒙吾皇,他人死活無所謂」西蒙:「我賜你一條回頭路,你知道該怎麼做」紅寅:「諟摩,何不彼此相安呢」西蒙:「你依然是你、他依然是他,立場不變,懂嗎」諟摩:「是」西蒙:「人形師與陰陽師呢」諟摩:「混戰中各自散開,不知去向了」紅寅:「需要我將這兩人找回嗎」西蒙:「身為嗜血者,除非死,永遠不會背叛我,追隨永世」便觀看王棺,西蒙:「銀棺被封鎖」提摩:「要毀掉銀棺嗎」西蒙:「嗜血族尊親至上,我豈能對父皇不敬」提摩:「讓四分之三鍞在棺中好嗎」西蒙:「無妨」手一揮便出現黑洞,西蒙:「先封在天禁不日城的黑暗深淵,以待時機來到吧」手再揮,將王棺送進黑洞便消失,禔摩:「接下來呢」西蒙:「開啟邪兵衛」
不解巖,解龍形來到,解龍形:「在下解龍形,求見佛劍分說」聞言,佛劍便化光現身,解龍形:「嗯」便脫下面罩,解龍形:「在下本名文劍天書君楓白,是孫悟空摯友,孫悟空在血嵬坡遭劫,現在身負重傷,連所配的如意也被斷折」佛劍分說:「在血筆嵬坡」解龍形:「沒錯」佛劍分說:「九幽」解龍形:「非是九幽,而是疏樓龍宿」佛劍分說:「嗯,你是交戲本予弄三平之人」解龍形:「正是,但此事並非我特意中傷,龍宿刺傷孫悟空時所用之劍,便是他身上配劍紫龍,劍柄之上的流蘇更是我親眼所見,與紫龍無異」佛劍分說:「孫悟空傷勢如何」解龍形:「目前昏迷不醒,留在蒿棘居養傷之中,佛劍分說:「掩面是為了掩飾身份,還是掩去面容」解龍形:「兩者皆有」佛劍分說:「你不以真面目面對孫悟空,是擔心他不能諒解」解龍形:「諒解,哈哈哈,易地而處,連我也不能原諒自己,還想尋求諒解嗎」孫悟空:「孫悟空會有一位朋友,他叫文劍天書,而非解龍形」解龍形:「這,我明白你的意思」佛劍分說:「吾會前往蒿棘居」解龍形:「多謝你,龍宿早有野心,我化名解龍形變是寓意要解開龍宿的真面目,佛劍分說,當今世上能與龍宿爭衡者,唯你與劍子仙跡,希望你能讓世人看穿這名偽君子」佛劍分說:「吾自會查明真相」解龍形:「請」便離去,佛劍分說:「血嵬坡,為什麼又是這個地方,嗯」亦化光離開。
豁然之境,獨夜人找上劍子,獨夜人:「劍子」劍子仙跡:「是獨夜人,來到豁然之境,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獨夜人:「是關於孫悟空之事」劍子仙跡:「孫悟空怎樣了」獨夜人:「孫悟空昨夜在血嵬坡受到伏擊,現在身受重傷、性命危急」劍子仙跡:「什麼」獨夜人:「劍子可知傷他之人是誰」劍子仙跡:「嗯,是九幽」獨夜人:「劍子是如何推斷」劍子仙跡:「同時兼具動機與能力者,唯有西蒙與九幽,西蒙近期對其他嗜血者動作頻頻,孫悟空非他首要目標,所以應以九幽最為可能,但九幽縱然傷的了孫悟空,付出的代價也必然慘重」獨夜人:「能傷孫悟空之人何止九幽與西蒙,劍子是否忽略了其他人選」劍子仙跡:「嗯,獨夜人,你是在試探吾嗎」獨夜人:「不是試探,而是傷他之人其實與劍子有相當的關係」劍子仙跡:「哦,你的說法勾起吾的好奇了」獨夜人:「兇手正是,疏樓龍宿」劍子仙跡:「不可能」獨夜人:「嗯」劍子仙跡:「昨夜酉時吾便前往拜訪龍宿,至今才甫回,這段時間龍宿一直留在疏樓西風」獨夜人:「身外化身、元神出竅,對龍宿而言是簡單之事」劍子仙跡:「在吾面前元神出竅,豈能瞞過吾之耳目,至於身外化身、功力減半,一半功力的龍宿如何是孫悟空之敵」獨夜人:「難道龍宿不會離開過劍子的視線之外」劍子仙跡:「嗯,在吾初至疏樓之時,龍宿會烹煮蓮子湯款待吾,這段時間,龍宿確實不在吾面前,獨夜人:「是否有可能在這段時間行兇」劍子仙跡:「自疏樓至血篁嵬坡,就算施展最上乘的輕功,來回也需耗時三刻,他只在吾面前離開半個時辰,你認為有人能在一刻之間重創孫悟空嗎」獨夜人:「那劍子是認為龍宿絕非兇手了」劍子仙跡:「不是認為,而是龍宿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行兇,就算他真有一招擊敗孫悟空的本領,高招過手豈能不動真氣,他若動了真氣,吾又豈能不察」獨夜人:「嗯」劍子仙跡:「你的神情說明你心存疑慮」獨夜人:「以過去我所認識的劍子仙跡,獨夜人從不懷疑你的話語」劍子仙跡:「只是過去」獨夜人:「也希望能持續到未來」劍子仙跡:「你的話問完了,該吾問你了」獨夜人:「劍子有什麼疑問」劍子仙跡:「孫悟空是被誰所救,現在又在何處」獨夜人:「孫悟空在蒿棘居養傷,至於救他的人,我有保密的義務,望劍子海涵」劍子仙跡:「說兇手是疏樓龍宿的人,也是這名神秘人物嗎」獨夜人:「劍子已經料到,又何必問呢」劍子仙跡:「最後一個問題,是什麼事情改變了你對吾之看法」獨夜人:「唉,這段時間的風波太多,獨夜人心有所感,今日在劍子面前失態了」劍子仙跡:「吾要前往包子山,你要同行嗎」獨夜人:「嗯」兩人便走離。
洞穴之内,任飛揚取來鮮血讓教父飲食,任飛揚:「教父,血熱了就不好喝了,快趁冷喝吧」血堡教父:「嗯」便一飲而盡,血堡教父:「唉」任飛揚:「你為什麼嘆氣」血堡教父:「想不到最後照顧我的人,竟然是你這隻未滿百日的嗜血者」任飛揚:「沒辦法,被你咬了、還能怎樣」血堡教父:「你是真的對吾忠心啊,只恨、只根我低估了西蒙,想不到解碼之後的他還真他媽的厲害,連千年樹液從神經侵入也傷不了他,,咳」任飛揚:「教父保重啊,西蒙還有四分之三可以對付啊」血堡教父:「現在我沒這個信心了,就算四分之三變成完全的嗜血者,也不見得就敵的過西蒙,何況,唉」此時,蘇安與半分之間來到,蘇安:「原來你這隻戰敗的老狗躲在這裡」任飛揚:「喂,歐巴桑,說話客氣一點」蘇安:「歐巴桑是在罵誰」任飛揚:「誰答腔就罵誰囉」蘇安:「你」半分之間:「唉呀,我們是來找人,不是來吵架」血堡教父:「任飛揚,不得無禮,這位蘇安小姐可是本教父的愛人」欲靠近,卻被蘇安閃開跌倒在地,隨後將手搭在蘇安肩上,蘇安:「誰是你的愛人,不要臉」再給教父一個過肩摔,任飛揚:「哦,原來是教母,失敬失敬」血堡教父:「教母,虧你想的出來,教母,我喜歡,怎樣,蘇安,妳來找我是為了示愛嗎」便獻出一朵花卻被蘇安撥開,蘇安:「哼,我是來提醒你一件事,再不快救出四分之三,他早晚會死在西蒙的手上」血堡教父:「我都變成這樣了,還救人」蘇安:「我知道你贏不了西蒙,難道沒有其他的方法制得了他嗎」半分之間:「教父,你是嗜血族之中碩果僅存的長老,一定有什麼秘密、或是破綻藏在典籍之中,血堡教父:「嗯,也許這項東西能殺死西蒙」蘇安:「什麼東西」血堡教父:「開天闢地以來最恐怖的一項武器」半分之間:「到底是什麼東西那麼厲害」血堡教父:「邪兵衛」半分之間:「什麼,邪兵衛」蘇安:「半分之間,你聽過這項東西嗎」半分之間:「沒有」蘇安:「那有必要說的那麼驚訝」半分之間:「邪兵衛這三字聽起來就感覺很恐怖」血堡教父:「喂,別打斷人家說話,沒禮貌」半分之間:「抱歉,你繼續吧」血堡教父:「邪兵衛連本教父都沒把握能駕馭,但是,這確實是對付西蒙的終極兵器」便靠在蘇安身上被推開,蘇安:「嗯」
包子山,琪琪照顧著昏迷的孫悟空,琪琪:「悟空第一次傷的這麼重,這下該如何是好啊,臥江子已亡,劉備、耶穌不知行蹤,一票先天人通通不見了,這樣有誰才能醫治孫悟空的劍傷啊」只見三先天與獨夜人化光來到,劍子仙跡:「哦,眾人全部到齊」琪琪:「哼,說人人到,說鬼鬼在哭」劍子仙跡:「琪琪,你的氣發在我的身上就不對了」琪琪:「我是直話直說,孫悟空雖然眼睛長在頭頂上,但是他卻尊敬你是劍界先天,處處對你體貌倍至、更視你為友,現在他人重傷快要死了,你竟然姍姍來遲,算什麼朋友」劍子仙跡:「早來晚來,我這不是已經來了」琪琪:「好啦,不要緊,算你會講話,今天的重點是他,疏漏攏鏽」疏樓龍宿:「秦假仙,請息雷霆吧,吾聽聞孫悟空是吾所傷,吾也倍感震怒與擔憂,所以匆匆趕來,以示吾之清白」劍子仙跡:「先讓吾一觀傷口」三先天便走近觀視孫悟空傷口,劍子仙跡:「以傷口的狀況看來,確實是昨夜受創」佛劍分說:「嗯」疏樓龍宿:「然也」琪琪:「好,你們都確定是昨夜,也有人證說是你疏樓龍宿所為,你怎麼解釋」疏樓龍宿:「吾人在疏樓西風,並未離開」劍子仙跡:「我能作證,龍宿昨夜只在疏樓西風」秦假仙:「難道他沒半途離開」劍子仙跡:「是有半個時辰不在我的視線,但是半個時辰的時間,以龍宿的輕功雖能在疏樓西風與血篁嵬坡來回,但是中間只有數分鐘的時間能暫停,龍宿與孫悟空皆是劍界頂尖,以他的能為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就被重創,再者,孫悟空身上的劍痕與龍宿的劍不同」秦假仙:「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這是你的推測,沒確實的證據」佛劍分說:「龍宿,你的劍可借吾一觀嗎」疏樓龍宿:「這是當然」便化出紫龍,疏樓龍宿:「此乃吾不離身的佩劍紫龍」佛劍便抽出一觀,佛劍分說:「劍未有染血之象,嗯」疏樓龍宿:「劍子,汝要看嗎」劍子仙跡:「也好」亦一觀紫龍,劍子仙跡:「秦假仙,你也所見,龍宿的劍刃乃是珍珠所鑲,與傲笑的傷截然不同」秦假仙:「如果他是中途換呢」疏樓龍宿:「琪琪,以常理而論,習刀劍者不會輕易更換慣手的刀或劍」劍子仙跡:「尤其是對上高手、生死一瞬,誰也不能輕忽,這樣吧」秦假仙:「是怎樣」疏樓龍宿:「當事人最明事發之況,而且殺人就無救人之理,吾就親自醫治孫悟空,讓他當面與吾對質」劍子仙跡:「琪琪,這也是一個重要的環結」秦假仙:「好,一句話,你龍宿的清白,就在孫悟空醒來的第一句話」疏樓龍宿:「看吾的吧,吾要帶他回疏樓西風醫治」秦假仙:「可以,在場諸位都有聽到,龍宿要帶傲笑回去,傲笑的生死就操在你龍宿的手中,另外,傲笑的生命同時也操在劍子和佛劍你們的手中」劍子仙跡:「信任佛劍是正確的,我、你這麼相信嗎」琪琪:「這正是看清你們的環結」劍子仙跡:「好個琪琪啊,果真是巧智之星」琪琪:「好說、好說」疏樓龍宿:「事不宜遲,吾就帶孫悟空回轉,眾人請了」劍子仙跡:「請」佛劍分說:「請」三教先天便帶傲笑化光離去,獨夜人:「請了」亦離開。
路上,獨夜人追上佛劍,獨夜人:「佛劍,請留步」佛劍分說:「將你心中的疑慮說出吧」聞言,獨夜人取出一封信,獨夜人:「這是我從流川飄渺手中奪來的書信,你一看便知」便交給佛劍一觀,佛劍分說:「嗯」獨夜人:「你以為如何」佛劍分說:「是龍宿的筆跡」獨夜人:「信中所稱的好友,當今天下能與龍宿並稱好友的,有幾人」佛劍分說:「你相信解龍形的話」便將信交還獨夜人,獨夜人:「如果有選擇,我寧願相信劍子,但是,我漸漸不能明白這個武林了」佛劍分說:「你遲疑了」獨夜人:「流川飄渺亦會上過問俠峰,能控制他,命令他的人絕非是普通人,龍宿符合這個資格,解龍形的話也許沒證據,但空穴來風,前後對照,讓人對龍宿的行動更加質疑」佛劍分說:「吾會查證此事」獨夜人:「龍宿與劍子皆非普通人,佛劍,你要小心行事」佛劍分說:「吾知曉」獨夜人:「我會試探過劍子,他的說詞啟人疑竇,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殺我者,必與劍子、龍宿脫不了關係」佛劍分說:「你」獨夜人:「怎樣說我也是問峰的一員,既然問俠,就不能對此字」便離去,佛劍分說:「這就是你的做法嗎,劍子仙跡」。
疏樓西風、牌樓外,嵩馬來到卻被默言歆攔住,默言:「非請勿入」狄:「我想一見疏樓龍宿」默言歆:「主人已休憩了」狄:「請他出來,我有事問他」默言:「放肆」狄:「你會知道什麼叫放肆」
西佛國、暗夜路上,前往西佛國之路,邪之子求佛而來,一步一步踏入未知前途,突然姜縱身攔路,邪之子:「妳」美嬤嬤:「這條路不適合你走」聞言,邪之子臉發邪氣。
西佛國、法天宮,紅寅突然來犯,紅寅:「呀」僧侶一:「啊」被碎體而亡,僧侶二:「有人闖入天宮、有人闖入天宮啊」卻見提摩亦來到,諟摩:「多嘴」便一掌擊碎了僧侶二,僧侶二:「哇」聞聲,金妍華妃與兩上師化光而出,金妍華妃:「好大膽」沙呵七相:「悉尋無量,嗜血者爪牙,竟敢來到鎏法天宮行兇」紅寅:「哦,高手出來了」禔摩:「殺」
嗜血族兩大高手欲闖法天宮搶奪邪兵衛,神秘的邪兵衛究竟是何種物品,它的面世又將掀起何種風暴?九幽欲殺邪之子,是否能夠得手呢?龍宿陰謀將露,劍子仙跡卻作風忽變,隱瞞之下的真相,誰正、誰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