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章:決裂·無情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3:22 | 巴幣 0 | 人氣 49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血堡、花園,四分之三單槍匹馬來到,四分之三:「吾找的只有你一人」雷迪:「臭小子,找死」血堡教父:「全部回來給我坐下,請你們來吃肉、喝酒,氣氛正好,誰准你們停下來」眾嗜血者:「喔,是、是」便回座,雷迪:「教父,請用」血堡教父:「既然來了,坐嘛」聞言,四分之三不理,血堡教父:「說吧,有什麼事需要老子替你解決」四分之三:「讓我成為嗜血者」血堡教父:「啥,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都有聽到嗎、有聽到嗎,現在是市場在殺豬喊價,喊就有份是嗎,哈哈哈」眾嗜血者:「哈哈哈」血堡教父:「笑什麼,牙齒白啊,誰准你們笑」聞言,眾嗜血者便閉嘴,血堡教父:「哈哈哈,孩子,你怎麼這麼天真、這麼可愛,成為嗜血者,你想幹什麼,哈、哈哈哈」四分之三:「與西蒙一對一抗衡」血堡教父:「與西蒙抗衡,哈哈哈,孩子啊,幻滅是成長的開始,所以你老子誠實的告訴你,你這輩子別妄想,想做嗜血族,德智體群美都要特優特特優,你看你,狠不夠狠、功夫三流,聰明不夠聰明,腦袋敲下去還有回音」雷迪:「教父,腦袋有回音是什麼意思」血堡教父:「腦部空間太多,腦容量太少啦,囉唆啊,別打斷我」便一拳打飛雷迪,血堡教父:「頭兩項你就得了個丙下,其他就不用說了,整體結論,這個黑暗的世界不適合你,乖乖回去捏黏土、扮家家酒吧,別鬧了」四分之三:「你能,便沒有我不能之理」血堡教父:「唷,很有志氣、很有自信,不過樓梯不能一下子就踩太多檻,是會摔死,我身邊一群随便哪個你玩的過,再說吧,,你們兩個,隨便陪他玩幾招,別太欺負他」嗜血者一:「小子,有膽量我們到外面比」三人便離去,此時電迪返回,紅寅:「教父,只要你一句話,紅寅馬上讓他停止呼吸,何必大費周章」血堡教父:「喝你的酒,沒你的事情」紅寅:「啊,是、是啊」此時,兩名嗜血者飛入,兩嗜血者:「哇、啊」隨後,四分之三走出,四分之三:「如何,你還有話可說嗎」血堡教父:「哈哈哈,厲害、厲害」瞬間來到四分之三面前,血堡教父:「不愧是我的兒子,果然是特級、料好實在的,,讓老爸抱一下、驕傲一下」聞言,四分之三不理,血堡教父:「別這麼小氣嘛,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別生氣,,你的銀槍還你,老爸抱一下」便取出銀槍,四分之三依然不理,血堡教父:「所以說你不夠格,喝」突來一掌將四分之三打出血堡之外,四分之三:「啊」教父之聲:「連這一點小小的機變、狡猾你都做不到,還妄想打敗西蒙,將你的玩具領回去,清醒一點再來找我吧」語一落,銀搶飛出被四分之三接住,隨即血堡也消失了,四分之三:「可恨,哼」便化光離去。
幽靈間壁,恩義盡斷,蘇安面臨嗜血族逼殺令,雙拳難敵四掌,勢危如履薄冰之湍,人形師:「呵呵呵」女陰陽師:「陰陽雙極」人形師:「小心啊」術武相修,非同一般的陰陽師詭魅莫測,難以捉摸的人形師,蘇安軟鞭縱變化多端、勢力萬鈞,難越其威,女陰陽師:「呀」人形師:「喝」蘇安:「呀」歷時數刻,不願繼續拖戰,蘇安一鞭逼出空隙,搶深處、動機關,頓時光華閃耀、宛如白晝,片刻光芒消散之後,人形師:「人走了」女陰陽師:「逃得了多久,哼哼哼」兩人便化光追上。
西佛國、鎏法天宮寢室,冷夜、悄然靜謐,肅穆、殺氣充斥,提摩欲擒小活佛,而嵩馬護駕,:「喝」鞮摩:「赫」揚劍、狄驟起快攻,迴掌、提摩冷然以對,劍尖連擊而來,諟摩翻身而出,嵩馬亦追了出去,正見佛劍卻帶狠勁之招、劍劍逼面,提摩掌出轟擊,旋身踢擋、力道狂猛,鞮摩:「噴,不差嘛,西佛國確實小有實力」狄:「對你,小施實力即可」提摩:「那我也小施實力」氣運、神凝、劍化,凜冽之氣擴張、四周寒意凍人,諟摩:「赫」狄:「喝」諟摩轉手、仗劍,招招越見驍狂,狄提劍再接殺招,點落命門、力刺要穴,:「嗯」狄護身一震、手提運轉,正見耀發金芒,諟摩:「來的好啊」狄:「天華神武」提摩:「冰諦,赫」冰之招、化無窮,但狄舞劍式,無意、無招、無盡,如天之華、神之武,令人猶陷朦朧之間,兩人皆刺中對方,但提摩傷口隨即恢復,提摩:「嗯,你的劍能傷得我,不簡單,呵呵呵」狄:「嗯」此時,銀狐聞聲而出,銀狐:「我正想一試嗜血者的厲害」提摩:「哦,令人亮眼的美麗之狐啊」同時,兩位上師也化光來到,沙七相:「妖邪,束手納首吧」提摩:「赫」連發劍氣皆被眾人所擋,包夾之勢、一敵三,提摩笑意未滅,冷殺之意再次昇華,就在諟摩變臉之際,小活佛走出了,而姜也來到一旁觀視,梵剎伽藍:「悉暑無量」佛語、佛光,光之華芒現,肅殺之氣漸趨平緩,梵刹伽藍:「爭執休,說為何來」提摩:「哼,掃興」便恢復原狀,梵剎伽藍:「盡說來意吧」聞言,提摩丟一封信給小活佛,諟摩:「闍城之皇西蒙邀你至城作客,以習貴國佛學奧妙」沙七相:「可笑,此舉居心可議,欲邀佛子何須暗夜闖入」提摩:「哦,我是來探探西佛國的門禁,是否有傳說中這般森嚴」沙呵七相:「你」梵剎伽藍:「吾答應此邀,擇日登門拜訪」賴八識:「佛子」提摩:「佛子之言,吾收下了」便迅速離去,沙呵七相:「佛子怎能輕易應允此事,此行將是踏入虎口啊」梵剎伽藍:「吾自有考量,毋庸多言」賴八識:「佛子若執意前往,就讓護佛者跟隨吧」梵剎伽藍:「吾此行,狄無須跟隨」狄:「弟子此話何意」梵剎伽藍:「讓姜獒嬤嬤隨行即可」便指向一旁的姜,:「是她」沙呵七相:「什麼,她手無縛雞之力,佛子因何選她」梵剎伽藍:「極端之對,初生與衰老不過一線」賴八識:「佛子此舉太過驚險,請多加思量」梵剎伽藍:「吾心已定,,隨吾入內」兩人便入內,銀狐:「趣味」亦入內,賴八識:「怎會如此」而在房內,小活佛與嵩馬返回,:「為何不讓我跟隨」梵剎伽藍:「因為你已自由」狄:「自由」梵剎伽藍:「你在西佛國的約束已了」狄:「我會言至死方休」梵刹伽藍:「你要懂得凡事保留一分」狄:「我只明白求生之理,便是豁盡一切」梵刹伽藍:「你的人生在你之手」狄:「自從活佛悉多救我離開泥梨之地,我的選擇已定」梵刹伽藍:「所以此時正是你離開之刻」狄:「原因」梵剎伽藍:「回到原點、尋回自我,你才是你」狄:「你要我回到以前的生活」梵刹伽藍:「非也非也,原點之初是本性之初也,不為束縛、不為恩情、不為義務、更不為責任,你只是你」狄:「我明白了」梵刹伽藍:「世途自你而開拓,好好行之,正見贈你隨身所用,望你使劍之時不忘吾之言」狄:「嗯,保重」梵剎伽藍:「悉尋無量」嵩馬便離開,梵剎伽藍:「邪之子,是光明與黑闔,盡在此行啊」
幽靈間壁,四分之三來到卻見一片凌亂,四分之三:「幽靈間壁被毀,蘇安、蘇安」就在四分之三緊張尋找之際,半分之間從內而出,半分之間:「小聲一點啦,想惹動嗜血族再來一次嗎」四分之三:「她人呢」半分之間:「在我的住處,很安全」四分之三:「此地發生何事」半分之間:「西蒙派人來毀」聞言,四分之三動怒,半分之間:「生氣只能消一時之火,,要不要跟我合作,半分之間的意思就是四分之一,要與我合作培養出不遜於前代驅魔人的真正默契,讓嗜血族落花流水嘛」便靠在四分之三背上被震開,四分之三:「提出這個條件必有原因,說」半分之間:「獨欠四分之一的力量,你鬥不過西蒙,這個理由蘇安說吧」
悠月湖、屋內,半分之間帶四分之三來到,半分之間:「人我帶來了」蘇安:「呼,你們沒事就好」四分之三:「幽靈間壁是怎麼一回事」蘇安:「我沒聽西蒙的警告離開,所以他大人心情不悅翻臉啊,一次就毀得乾乾淨淨,所以說美的男人都是無情郎、薄情漢娜,沒生意可做,真無聊」半分之間:「妳還有心情想生意啊」蘇安:「不然誰要養我」半分之間:「有人心情不爽不想講話,看在老朋友,說不定我會支援妳」蘇安:「感謝你的友情喔」四分之三:「說重點吧」蘇安:「男人就是這麼沒心肝,聽好,半分之間,為什麼是半分之間,等等,,你的身世為什麼是我講」半分之間:「我是為尋找我的母親,又因為有四分之一的血統,所以」蘇安:「才培養他成為驅魔人囉」半分之間:「真愛插嘴」蘇安:「我怕你一時傷感,又要說的臭又長」四分之三:「然後呢」蘇安:「歷代驅魔人皆是兩人一對、默契無間,半分之間他明白自己的使命,就是配合你四分之三,成為真正的驅魔人組合,只有你死腦筋不開竅,老是獨來獨往,才做不掉真正的禍害」四分之三:「你之前說的配合,就是指半分之間」蘇安:「是啊」四分之三:「為何不早講」蘇安:「唉唷,在你不能接受之前,我什麼也不能說啊,省得被你罵,好心被雷親啊,怎樣,你們考慮的如何」半分之間:「喂,女人,你重點還沒說,對付西蒙的方法」蘇安:「除了王者之墓,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完整的驅魔人之力」四分之三:「我明白你的意思」蘇安:「那就是答應了」聞言,四分之三不語,蘇安:「不講話就是默認,只是面子拉不下」四分之三:「還有什麼方向嗎」蘇安:「嘿,第一、四分之三的體内尙存有强大的驅魔人之力,必須要激發,所以,我建議你們再去一次王者之墓查看」半分之間:「又是那個鬼地方」蘇安:「目前最快的方法就是在那個地方,我會再查提升的方法,你們不可輕舉妄動」四分之三:「走」便離去,半分之間:「妳啊,一個愛裝個性、一個愛逞口舌,心心姻緣飛走,我走了」蘇安:「就拜託你多多照顧囉」半分之間:「會啦、會啦,省得妳囉唆,嘖」蘇安:「講回正經的,現在店被毀了,我更有時間可以繼續幫你找你的母親,安心去吧」半分之間:「那就拜託了」蘇安:「彼此,彼此啦」半分之間:「暫別」亦離開,蘇安:「待天入夜色就該出發了,不過,你真是不會甜言蜜語的木頭啊」
路上,四分之三與半分之間同行,半分之間:「我說啊,有時候重點話該講就要講,人家才會死心塌地」聞言,四分之三低頭不語,半分之間:「唉唷,我若沒看錯這個表情應該是害羞囉,你也有可愛的地方嘛,哈哈哈」
西佛國、鎏法天宮,兩上師與眾人談論著,翔維:「你們怎能讓佛子這樣前去,實在太危險了」沙呵七相:「佛子執意如此,誰攔得住」賴八識:「吾認為嗜血者應無傷害佛子之意,若有意殺佛子,在我們趕至之前他便可動手」翔達:「說不定是他打不過護佛者」沙呵七相:「他能以一敵四而面不改色,護佛者再與之對戰未必佔得了便宜」金妍華妃:「此人無聲無息進入佛子寢房,代表其修為難測,如今佛子又釋走護佛者,若再有第二次,恐怕」翔達:「為什麼你們都沒發現天宮被人闖入」沙呵七相:「此名嗜血者乃是嗜血族最强的高手之一,趁夜探入天宮守衛也必須加強了」維:「佛子此去豈不是危機重重」金妍華妃:「吾認為佛子不會輕易涉險,應是有所準備與把握才會答應此行,吾只是不明白,佛子因何選擇那名老婦」沙呵七相:「最讓人不明白的是讓嵩馬自由,嵩馬出身罪惡之窟、其性惡劣,放他離開實為不智」耶賴八識:「護佛者長期護佛、未會有惡行,也許佛子相信其根已是良善」金妍華妃:「吾只知嵩馬為護佛者,卻不知他的出身,難道此人有什麼不對嗎」沙呵七相:「嵩馬是前代悉多活佛自泥梨之地救回,其原本根性又惡又殘,初至天宮會為一口糧與天宮的護儈大打出手,打得對方頭破血流」金妍華妃:「哦,竟有此事」耶賴八識:「當初我們會反對悉曇多活佛將此人留於身旁,因為誰也不知此人何時殺性爆發,若與活佛衝突後果不堪設想,甚至有可能錯手而殺了活佛」金妍華妃:「但今日觀之,他未有肅殺之態」翔達:「一定是活佛當年對他的點化、指導,以及薰陶默化,他才有現在的情況」賴八識:「可說是如此」金妍華妃:「人既離開、多談無益,我們只能靜等佛子歸來」沙七相:「嗯」
暗夜路上,霧深露重,深夜中響動的馬蹄聲,一條佇立的人影擋住去路,正是流川飄渺,見狀維特便下馬車,維特:「擋住馬車前行是很危險的事情喔」流川飄渺:「嗜血者的腳力,哈」雜特:「很輕蔑的笑聲,有挑釁的意味」流川飄渺:「不過想與貴闍城之主一談」維特:「哦,誰知你是不是有所圖而來,流川飄渺:「閹城之主也是如你這般膽怯嗎,通往闍城唯有依靠馬車,如果對我不信任,大可四處搜查」維特:「嗯,越來越重的口氣了」卻聞,西蒙之聲:「維特,請貴客進入」維特:「是」流川飄渺:「王者便是王者,識見氣度皆是不凡」維特:「上車吧」流川飄渺便上馬車。
闖城、殿上,維特帶流川飄渺返回,提摩:「他就是前兩次與你交手的人所派來的」西蒙:「是啊,就不知第三次是為何意了」流川飄渺:「闖皇西蒙,我直言了,疏樓龍宿要與你合作」西蒙:「哦,令我驚訝的口信啊」流川飄渺:「不知你意下如何」西蒙:「堂堂儒門龍首,高傲驕矜不輪嗜血族的疏樓龍宿要與吾合作,令人好奇他的用意」流川飄渺:「用意明顯,就是為各自的利益,為優先考量」西蒙:「提摩,你聽,又是一個不滿足的強者,哈哈哈」提摩:「正是你所喜愛的,不是嗎」西蒙:「是啊」流川飄渺:「西蒙大人意下如何」西蒙:「你能代表他回答,決定任何事情嗎」流川飄渺:「龍宿謹槇在先,所以不便前來,我能在有限的範圍代龍宿回答」西蒙:「好,簡單爽快,他想要怎樣合作」流川飄渺:「暗中配合,將你的大敵率先孤立、各個擊破」西蒙:「首要之人,孫悟空」流川飄渺:「條件達成,龍宿之方為茶理王」西蒙:「如他所願」流川飄渺:「不過,有一事還請西蒙大人先行」西蒙:「何事呢」流川飄渺:「向茶理王示好,促成合作之勢」西蒙:「好一個計劃、好一名龍宿,哈哈哈」流川飄渺:「與龍宿大人合作,絕不會吃虧」西蒙:「我會慢慢見識,維持,好好招待使者」雜特:yes」流川飄渺:「多謝了」便隨維特離去,提摩:「好了,接下來你要怎麼做」西蒙:「附耳來」便對提摩耳語一番。
豁然之境,劍子與佛劍談論著,劍子仙跡:「嗯,真是局中有局的一場戲」佛劍分說:「你若有所思」劍子仙跡:「你知曉臥江子死了嗎」佛劍分說:「曾經聽聞」劍子仙跡:「還記得血年紀關於臥江子與杜一葦的記載嗎」佛劍分說:「四月、陰陽師失蹤,六月、杜一葦身亡,十月,神人降世,十二月、臥江子發現秘密,後面便無關於臥江子的記載」劍子仙跡:「至少也證明臥江子活到十二月之後,現在又是幾月,佛劍分說:「七月」劍子仙跡:「杜一葦還沒死,而西佛國小活佛也已經介入武林」佛劍分說:「嗯」劍子仙跡:「可知調停葉口之戰,促使嗜血者提早浮出檯面,西佛國之行一探天機,確實改變了某些未來,但是不代表劫數已過,劍君仍然身亡、陰陽師依然異化」佛劍分說:「變化即是契機」劍子仙跡:「但吾懷疑,歷史仍照既定的軌跡行走,只是變換速度,有的提前,有的延遲,次序、過程雖然改變,結局仍是不變,我們務需尋找其中最重要的關竅,方能真正改變未來啊,佛劍分說:「龍」劍子仙跡:「正是,吾會認為叛龍即是魔龍祭天,但魔龍已死,如果真有叛龍那會是誰,換一個話題,在你去西佛國這段時間,吾會與嗜血者交過手,再經過上次這場戰役,看來嗜血者確實有等級之分」佛劍分說:「吾亦會在未來之境殺過數名嗜血者」劍子仙跡:「第一階的嗜血者便是純種的嗜血者,非經過特殊處理過的兵器不能殺之,但是,若是佛牒與古座、紫龍三鋒,帶有強烈的清聖之氣,也許亦能達到成效」佛劍分說:「提摩這班人便屬此類」劍子仙跡:「第二階的嗜血者便是經由純種嗜血者所異變的嗜血者,只要攻擊正確的部位,或者令其身粉身碎骨,便能消滅」佛劍分說:「陰陽師、雪飄染之流」劍子仙跡:「第三階以下,經由第二階傳染的嗜血者或喪屍,便是一般兵器與高手也可以應付了」佛劍分說:「嗜血者經由嗜血的過程,可以決定下一個異變是喪屍,或者,又是另一個嗜血者」劍子仙跡:「沒錯,嗜血者最可怕之處便是同化他,一化十、十化百,一經蔓延便是無窮之禍,而且嗜血者恐懼太陽是一大弱點,唯有西蒙,他已經超越一般的嗜血者了,佛劍分說:「太陽」劍子仙跡:「想到邪兵衛了嗎」佛劍分說:「邪之子是另一個關鍵」劍子仙跡:「嗯」佛劍分說:「過程有變,結果不變,嗯」
血堡、殿上,教父沉思著,血堡教父:「嗯」紅审:「教父,可有想到殺西蒙的方式」血堡教父:「嗯」雷迪:「教父」血堡教父:「嗯」紅寅:「教父」血堡教父:「好了,你們實在很吵,這樣我要怎麼冷靜思考」紅寅:「是」雷迪:「是」血堡教父:「以前發明東西是我的專長,現在,我就不相信我做不出對付西蒙的東西,,對了」雷迪:「教父,你想到什麼」血堡教父:「嘿嘿嘿,我會經做過對付異能者的面具,能由腦神經進而控制他們體內的異能,如果我能將千年樹的精神由腦神經做為擴散點者」紅:「這樣就殺的掉西蒙嗎」血堡教父:「不管是嗜血族或是人也,腦神經都是主宰全身最重要的關鍵,如果由腦神經直接注入千年樹樹液,就算是解碼之後的西蒙都可能承受不住那種痛苦」雷迪:「這是一條可行的方式」血堡教父:「當然啊,本教父想的方法一定都是萬無一失」此時,嗜血者來報,嗜血者:「稟教父,闍城維特求見」血堡教父:「嗯,西蒙沒事叫維持來見我,有什麼事情」紅寅:「教父,我看一定有什麼詭計要對付你」血堡教父:「我才不怕他呢,叫他進來」嗜血者:「是」便退下,隨後雜特來到,維特:「維特參見茶理王」雷迪:「維持,你現在就算叫教父老爸也沒有用了,咱們雙方是誓不兩立了」血堡教父:「你來做什麼,是不是西蒙要投降了」維特:Mr.西蒙要維持來邀請茶理王在月光台一會,這是邀請帖」便將請帖交給教父,血堡教父:「嗯,回去轉告西蒙,我有空就會過去,叫他等我吧」維特:yes」便離去,紅寅:「教父,你認為如何」血堡教父:「這個西蒙不知道在弄什麼玄虚,但是不管他有什麼陰謀鬼計,都難不到我這個血幫教父啦」
月光台,暗夜時分,教父來到赴約,血堡教父:「西蒙,你竟會約我見面,稀奇」西蒙:「為雙方有利之事,聽、或不聽呢」血堡教父:「說」西蒙:「開門見山,王者之證一戰,你內心有數吧」血堡教父:「然後呢」西蒙:「胳臂總是向內彎,一致對外除去共同大敵,你我再分高下,省起背後受敵」血堡教父:「直接,但有陷阱之疑」西蒙:「我就解說現今局勢破你的疑問,驅魔人是一,劍子仙跡三人是二,中原群俠是三,三者合併來對你、對我皆無益處,因為血堡與闍城皆是他們必除對象,就算有奇妙的緣份也是非斷不可,你明白我的暗示」血堡教父:「再來」西蒙:「與其讓人各個擊破,不如你我聯手先行破除對方三角之勢,待一一剪除,世界將納入黑暗之區,你我就無後顧之憂,盡全力一爭」血堡教父:「所言有理」西蒙:「你的答案呢」血堡教父:「嗯」教父心想:「就算有理,西蒙忽然來約必有問題,其中必有問題,不過」血堡教父:「西蒙,這算是你的和談嗎」西蒙:「你若要這樣想便是,爲闍城的世界,我認為值得」血堡教父:「和談成立」西蒙:「就此說定」血堡教父:「你要做的第一步呢」西蒙:「往他處細談吧」血堡教父:「可以」西蒙:「不如往你的血堡」血堡教父:「西蒙,你確實好膽量」西蒙:「此乃王者氣度,血堡之主敢邀請嗎」血堡教父:「哈哈哈,吾會好好款待闍城之皇」西蒙:「萬分期待啊」血堡教父:「走」兩人便化光離去。
豁然之境,劍子與龍宿談論著,劍子仙跡:「保持沉默倒不是龍宿的作風」疏樓龍宿:「吾看汝能這般悠閒到幾時」劍子仙跡:「靜思靜心是修智修行的第一步」疏樓龍宿:「心雖靜,腳倒是很沒空」劍子仙跡:「要靜的是心,又不是腳」疏樓龍宿:「說一個讓你靜不下來的消息,儒門天下探聽的消息,茶理王與西蒙有了親密的接觸」聞言,劍子便停步,疏樓龍宿:「哈,腳停了,心靜了嗎」劍子仙跡:「現在更靜了」疏樓龍宿:「哦」劍子仙跡:「不靜心如何想對策」疏樓龍宿:「總是沒有理,吾真想摸看看的心臟是不是停了」劍子仙跡:「好友,贈吾一計吧」疏樓龍宿:「儒門天下正探聽到血堡與關城的位置,這個對策如何呢」劍子仙跡:「嗯,算是可行之策」疏樓龍宿:「佛劍呢,他不在此地作客嗎」劍子仙跡:「離開了」疏樓龍宿:「已經去西佛國了嗎,前日汝不是說要一起去」劍子仙跡:「讓你用三字形容佛劍」疏樓龍宿:「悶、悶、悶」劍子仙跡:「這麼悶的人,你想我受的了嗎」疏樓龍宿:「哈,還有,影十字之事,汝查的如何」劍子仙跡:「我正在等待杜一葦的消息啊」
包子山,三名村民匆匆來到,村民一:「這位大俠,你可是孫悟空」孫悟空:「正是,請位來到蒿棘居,有何指教」村民一:「是這樣的,我們是血嵬坡附近的居民,因為血嵬坡附近又出現怪事了,不但經常有村民離奇死亡,而且深夜常常聽到詭異的女人聲音」孫悟空:「嗯」孫悟空心想:「血嵬坡,聽說此地留有邪帝遺跡」村民二:「是啊、是啊,這幾天我們一直想辦法要處理此事,但是派去查探的壯丁沒一個回來,現在我們村莊個個人心惶惶,實在想不出辦法,所以只好來找你協助,傲笑大俠,麻烦你要替我們解決困難啊」孫悟空:「吾明白了,你們先離開,隨後便會到血嵬坡一探」村民一:「多謝,多謝」三人便離去,孫悟空:「女人、邪帝遺跡,不管是不是九幽藏身之處,此事必須查探」便離開。
黑閣之間,小活佛與姜來到,腿摩:「真無趣,孩子與老女人」梵刹伽藍:「悉嚳無量」提摩:「請隨意」卻見洞穴石門開啟,邪之子之聲:「梵刹伽藍,記得我嗎」梵剎伽藍:「邪之子」便化光進入,姜嬤嬤:「嗯」欲進入,提摩:「勸你不要進去比較好」而在洞穴之内,白與黑、光與閣,鮮明的色彩、極端的對比,究竟是黑閣吞噬白光、亦是白光照亮黑閶呢?
暗夜路上,杜一葦急急而奔,背後影十字緊追,急切的腳步、倉慌的尋路,額上滴落的汗水,象徵背後致命的殺機,杜一葦心想:「劍子啊,我真的會被你害死,沒事叫我暗中調查什麼影十字的住所,真衰」不斷的換徑、不斷的擺脫,但背後的殺氣依然如影隨形,杜一葦不禁心頭一緊,影十字鏡定目標,杜一葦是否能逃過十字獵殺呢?
血筆嵬坡,孫悟空來到,孫悟空:「此地便是血嵬坡,嗯」突爾,一條雄壯的身影乍然而現,西蒙從空降下,西蒙:「孫悟空」孫悟空:「西蒙」
佛子、邪子,光與暗的對比,黑閣之間一場會談,會談出什麼結果呢?王者身影飄然而降,不死之軀、超拔實力,孫悟空面對今生最大的強敵?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