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八章:血幫教父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1:24 | 巴幣 0 | 人氣 19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當雙紅月生,揭開血禍序幕,希望不存在於記憶、光明僅止於傳說,西蒙高舉邪之子,城下,眾嗜血者:「拜謁閹皇邪子、拜謁闖皇子、拜謁閹皇子」天禁不日,背離的勢力受號召再度聚集,邪惡旗幟高張,威可撼天地、勢能震寰宇。
包子山,悟空眾人皆受到異常氣氛,孫悟飯:「爹親,你看月亮」秦假仙:「阿妹喂,變成兩個,真的變成兩個了」孫悟空:「邪之子」
疏樓西風,劍子與龍宿亦有感應,疏樓龍宿:「天象異變、紅禍將起」劍子仙跡:「正是,龍宿華麗入世的時機啊」疏樓龍宿:「哈,吾期待追隨劍子、好友的腳步啊」
高峰之上,佛劍閉目沉思,想起未來之素所說,特南克斯曾言:「三十年後黑暗沉淪的世界,眾人引頸期盼一線曙光」只見佛劍怒睜雙眼、佛牒佇立於地,佛劍分說:「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便起佛牒飛離。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眾嗜血者持續拜謁邪子,西蒙:「讓你留此脫胎蘊養,去吧」便將手上邪之子送離消失,城下,四族老之一:「吾等告退」眾嗜血者亦消失,而城上,西蒙也化光離開。
幽靈間壁,茶理王一咬四分之三,茶理王:「喝」四分之三:「啊」血液流入口中,一股複雜的味道湧上茶理王心頭,做下不得已選擇的茶理王不禁流下眼淚,而半分之間手上闇炎鎗瞄準兩人,就在四分之三毒素被吸盡之時,茶理王:「哈哈哈」眼淚竟被狂傲的笑聲取代,變身之後的茶理王散發驚天地,泣鬼神的王者之氣,強撼的變化竟連遠在闍城的西蒙亦猶感其威,西蒙:「嗯」而在幽靈間壁,教父手一吸,四分之三身上之銀槍上手,血堡教父:「誅魔銀槍,很好、很好」半分之間:「可惡」欲出手,蘇安:「靜觀其變」血堡教父:「沒動手是你明智的決定,哈哈哈」便瞬間飛離,半分之間:「為什麼不給我動手」蘇安:「以毒攻毒、回復力量的教父茶理王,就是牽制西蒙最適當的人選,目前我們只能等待四分之三回復之後,再做打算」半分之間:「看來這是現在最好的方法」蘇安:「茶理王回復王者本色之後,接下來一定會和西蒙再爭王者之位,半分之間,麻煩通知劍子仙跡等人這件事」半分之間:「那四分之三呢」蘇安:「先讓他在此休息吧」半分之間:「他的毒素真的解了嗎」蘇安:「這我不擔心,我所擔心的是他要如何面對茶理王變回嗜血者的事實」半分之間:「一切只能順其自然了,我這就啟程去找劍子仙跡,四分之三就拜託你了」蘇安:「嗯」半分之間便離去。
妙人村,冷冷深夜,獨夜人面對殺妻兇手,仇恨早已填滿胸懷,腦中只有,獨夜人:「殺」便揮刀殺上,紅寅:「嘻嘻嘻」變態的笑聲、詭異的身影,獨夜人更加惱怒、理智已失七分,紅寅:「赫」一爪擊中了獨夜人之背,獨夜人:「啊」紅寅:「嘻嘻嘻,啵」
西佛國、鎏法天宮,變裔天邪突然來襲,沙阿七相:「結陣」無倫天:「金剛法陣,喝」變裔天邪:「赫」三對金剛法陣,變裔天邪摸清陣法變化,加上六護法缺少一人、戰的辛苦萬分,變裔天邪:「赫」巨尾一掃,五大金剛:「啊、哇、啊」見狀,沙呵七相:「哼」耶賴八識:「喝」掌舞風雷起、變化千萬劫,七相、八識聯袂出擊,自是聲威赫赫、震攝人心,變裔天邪:「刀風葉刃」沙呵七相:「壤魔煉火」耶賴八識:「普陀之光」雙方極招相對,變裔天邪頓時受創,變裔天邪:「啊」反觀變裔天邪失了地形之利,又受劍子之傷,意識能力無法完全發揮,心知久戰不利、伺機脫身,變裔天邪:「赫」巨尾揚動,意識能力喚來滿天塵沙,變裔天邪趁機欲取佛子,瞬間嵩馬現身將其擋開便消失,變裔天邪:「哼,走」便竄地逃離,無倫天:「小心保護佛子」沙呵七相:「眾人四處搜查,莫讓此魔逃出法天宮」無倫天:「是」五大金剛便離去,暗處的嵩馬依然默默保護著小活佛,沙呵七相:「佛子無恙否」梵剎伽藍:「吾無事,上師下去吧」沙呵七相:「是」兩上師亦離開,而在地下,變裔天邪:「啊,,可惡的劍子仙跡,可惡的七相、八識,,兩次皆失手,看來小活佛身邊暗藏高手保護,,先想辦法脫離追查」便離去。
妙人村,獨夜人一戰紅寅,獨夜人:「喝」無可抹滅的仇恨、無可發洩之愤怒,獨夜人只有寄託刀鋒之上,一刀刺中了紅寅,,紅寅:「嘻嘻嘻」卻見孤鷹刀貫穿紅寅卻瞬間恢復,無奈恨火之刀仍然突破不了黑暗的力量,獨夜人:「飲月寒刀」飲月寒刀再現,獨夜人破上月,獨夜人:「喝」紅寅:「哦」就在獨夜人飛身攻下之際,紅寅竟化身成紅兒模樣,獨夜人一時愕然了,獨夜人:「啊」紅寅:「赫」便一掌將獨夜人擊退濺血,獨夜人:「呃」紅寅:「嘻嘻嘻,看來吸盡你的鮮血,是吾最慈悲的做法」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黑影來到,黑影之聲:「喝」隨即又飛離,紅寅見狀便化光跟上離去了,獨夜人:「啊」便昏倒。
西佛國、千羅壁,兩上師與五大金剛來到,沙呵七相:「快、快搜」聞言,五大金剛便四周搜查,沙呵七相:「拜見阿闍梨」莫罕之聲:「何事如此匆忙、慌張」沙呵七相:「有一異龍闖入天宮鬧事、逃往此地,不知眾阿闍梨是否有查覺任何異狀」莫罕之聲:「嗯」干羅之聲:「未有任何狀況,千羅壁豈是隨意一條異龍便可闖入」九肱之聲:「然也,有吾等於此鎮守,豈會讓一尾異龍胡作非為」沙呵七相:「此異龍十分狡猾、善於心計,而且食人無數,阿闍梨務必小心為上啊」干羅之聲:「有異狀,吾等自會查覺」此時,五大金剛返回報告沒發現變裔天邪蹤影,耶賴八識:「嗯,此異龍擁有意識之能、更擅於竄土入地,也許逃竄至天宮之外了」九肱之聲:「既然被牠逃出,就快快搜查吧」莫罕之聲:「異龍有此能爲、又異常殘暴,該速速捨之,避免危及吾國子民」沙呵七相:「吾等明白」耶賴八識:「既然千壁無事,吾等亦不打擾眾阿闍梨清修」莫罕之聲:「去吧」兩上師與五大金剛便離去,莫罕之聲:「干羅,聽你的聲音帶啞,你無恙否」干羅之聲:「吾無事,方才行功稍稍岔了氣,所以聲音較啞」莫罕之聲:「好生調息吧」干羅之聲:「嗯」。
疏樓西風,劍子依然觀看天際,疏樓龍宿:「劍子,汝自昨夜觀星到今日變觀要,可有看出任何解決之道,千萬不要成為望空,望去全成空啊」劍子仙跡:「空即是零,零歸元,元入元利貞,貞祥之瑞萬物生,生生卦象遊刃而解,所以望空有什麼不好」疏樓龍宿:「汝要這樣解釋,吾也不敢有意見,不過總要瞧出一個端倪吧」劍子仙跡:「我若沒記錯,昨夜有一人見到天月異變與血紅之兆,便藉故到書樓作畫,沉思到今早才出關,這個人應該也有看法」疏樓龍宿:「耶,互相討論求進取嘛」劍子仙跡:「變與血紅之災乃是邪之子復生,與皇之力的催發產生,大凶之兆」疏樓龍宿:「同感,嗜血一族漸漸全員歸屬閣皇之系,到此地步真要使用茶理王之法不可嗎」劍子仙跡:「未到必要之時,而我們尙有不利點之一、不能確定位置,之二、暗流者甚多,若是處在明方、弊多於害,大不利」疏樓龍宿:「言下之意,不會是放任不管吧,不可、不可啊」聞言,劍子眼神一變,疏樓龍宿:「汝的眼神很計算」劍子仙跡:「我琢磨著,你應該有什麼想法沒說出口」疏樓龍宿:「有嗎」劍子仙跡:「別學別人的語氣」疏樓龍宿:「沒啊」劍子仙跡:「少來」疏樓龍宿:「唉呀,這不好說出口啊」劍子仙跡:「依你的臉皮厚度,還有什麼不敢說出口的」疏樓龍宿:「因為煩惱啊,汝能輕易說出誰要當成犧牲者的問題嗎,啊」劍子仙跡:「不用我麻煩,你已經講出來了」疏樓龍宿:「劍子,汝是落陷讓吾中啊」劍子仙跡:「有嗎,你心中有這麼想,才會脫口而出吧」疏樓龍宿:「唉唉唉,算是吾誤交損友、誤交損友,,反正吾話已出口,汝想以毒攻毒這個方法怎能通,又確定能通嗎」劍子仙跡:「茶理王之言非空穴來風,不及早找出嗜血者的基地,犧牲者會越來越多,而這個方法如方才所說,未到必要時刻不採取極端」疏樓龍宿:「誰能找的出呢」劍子仙跡:「暗流者已經在進行了」疏樓龍宿:「汝在暗示誰呢」劍子仙跡:「暗示是為暗流之人啊」疏樓龍宿:「這是謎猜嗎,吾不解啊」此時,穆仙鳳來報,穆仙鳳:「主人、劍子先生,有人前來拜訪」疏樓龍宿:「誰呢」穆仙鳳:「半分之間」疏樓龍宿:「讓他進入」穆仙鳳:「是」便離去,劍子仙跡:「是驅魔人之一」疏樓龍宿:「談及嗜血者,便有相關要人出現,趣味」此時,半分之間來到,半分之間:「兩位,在下半分之間」疏樓龍宿:「遠道而來,必有要事,請道其詳吧」半分之間:「是否能與我前往幽靈間壁,有要事相談,願兩位相助」劍子仙跡:「好」疏樓龍宿:「劍子爽快、吾豈能落後,走吧」半分之間:「隨我來」帶兩人離開。
幽靈間壁,半分之間帶來劍子與龍宿,半分之間:「妳先與這兩人談,我去看他」便入內,蘇安:「兩位大駕、感激不盡,請坐」聞言,兩人便落座,疏樓龍宿:「險地安居,姑娘非常人啊」蘇安:「糊口罷了,兩位喝什麼」劍子仙跡:「不用客套,相邀何故請直說」蘇安:「那我就開門見山,冒昧請兩位前來,乃是為了嗜血族新勢力崛起,茶理王重建血堡一事」劍子仙跡:「茶理王」疏樓龍宿:「據吾所知,此人已脫離嗜血族良久,而且因長期禁血而老邁體衰,姑娘何來此說」蘇安:「原本如此,但為四分之三誤中西蒙陷阱,在王者之墓吸入過多毒素將近嗜血化,茶理王因此犧牲自己,聽說」便說明原由。
疏樓西風,暗夜時分,一道人影欲進入疏樓之內,默言歆發掌相擋,解龍形:「擋路者死」夜竄疏樓西風,面具二話不說、快劍連連,洗鍊的銀芒交織耀動,精粹的劍藝攻的默言只限於招架,而在疏樓內,穆仙鳳:「嗯」察覺狀況便衝離,而在疏樓外,解龍形:「撤手,退」逼退默言歆同時欲進入,此時仙鳳衝出,穆仙鳳:「呀」穆仙鳳聞聲而加入戰局,袖中劍百轉柔腸直挑面具者,面具借力使力突破防衛,迅速進入了疏樓之內,穆仙鳳:「你怎樣」默言歆:「無礙,妳快追」而在房內,解龍形搜查一番,發現了牆上之白玉琴,解龍形:「琴,,較上被改造過」便打開琴後拿出一本秘笈,解龍形:「到手了」欲離開之際,仙鳳趕到,解龍形一招讓穆仙鳳袖中劍脱手後便衝離,穆仙鳳:「糟了,琴被動過,要如何向主人交代呢」
幽靈間壁,蘇安與兩先天討論著,蘇安:「如今,茶理王已恢復原先嗜血者的形象,我認為有必要讓正道眾人知情,做好因應」疏樓龍宿:「為何汝會對這些事瞭若指掌」蘇安:「因為,我們有很深的淵源」劍子仙跡:「嗯」。
血堡廢墟,教父來到,狂傲的神態、囂張的聲勢,令人膽寒的嗜血教父重回血堡,教父往天上紅雙月一觀,血堡教父:「哼,你真以為你是嗜血之王嗎,喝」便運功擊向雙紅月,血紅之月異變、周遭空氣緊迫,瞬間,天象發生驚人的變化,兩紅月合而為一了,血堡教父:「我親愛的子民,你們已經沉睡太久了,醒過來吧」神秘的力量、奇特的景象,血光照耀之下,本是一片廢墟、瞬間盡復舊態,高聳的血堡象徵嗜血教父再臨大地,眾血堡嗜血者復生了,雷迪:「恭迎教父重回血堡,重振嗜血族」血堡教父:「我回來了,哈哈哈,我終於再回來了」雷迪:「稟教父,西蒙他們壓逼我們其他族系」血堡教父:「不用說了,吾已知情,這個黃毛小鬼利用我不在動了很多手腳,該是我與他算帳的時候了」便丟出一封信給雷迪,血堡教父:「替我送給西蒙」雷迪:「是」便化光離去,血堡教父:「現在我回來了,我就要拿回我原有的東西,哈哈哈」
闍城、花園,西蒙獨自賞著紅月,此時提摩來到,諟摩:「賞月無酒,無趣」便呈上血酒,西蒙:「未經人事的味道,滿是靡靡之香」便飲酒,諟摩:「這樣才有月圓的滋味,多久沒一同看過這月圓時分」西蒙:「諟摩,貪欲是人的缺陷,不滿足才是強的要素,你明白兩者的不同嗎」諟摩:「你的境界,我一直在追隨」西蒙:「單只有追隨夠嗎」提摩:「不可能在你之前,在你之後也只有我夠資格」西蒙:「這就是你的不滿足啊」提摩:「西蒙的背後只有提摩,從以前到現在就是這句話」西蒙:「哈哈哈」提摩:「我挺你任何事,你給我相當的要素,就能永遠驅使不滿足的條件」西蒙:「你夠強就能永遠取得不滿足的條件,西蒙只要強者,知嗎」維特來報:Mr.西蒙、提摩大人,雷迪送來邀請函,發函者·茶理王」便將信交給西蒙,西蒙:「哦」提摩:「老怪物想要做什麼呢」西蒙便一觀信,西蒙:「哈、哈哈哈」緹摩:「寫什麼」西蒙:「談判,定出勢力範圍」提摩:「人退化,連智慧也退化啊」西蒙:「好一封值得保存的信,維特,將信好好收管,待時機一到就放在他可愛的首級之前,讓他好好汗顏、懺悔吧」維特:yes,Mr.西蒙」便退下,西蒙:「怎樣」提摩:「我就是欣賞你發怒的冷靜」西蒙:「變臉後的狂熱,不是更令人歡輪」提摩:「是啊」西蒙:「今夜的血月特別明亮啊」禔摩:「要一網打盡嗎」西蒙:「不用,冒然出手只會中計,教父想讓我們怒而出手,那咱們就來個冷靜的對談,給他緊繃的顫慄」提摩:「好」西蒙:「你忘了關城的真意,真意會再度烙印在你的身上,便向紅月一指,竟現出了詩句:「古墓得不到滿足。人性,天堂容不下真相・真理,地獄管不住狂傲,自信,人間止不了卑微。惰性,聖界因吾而降生・再生,神魔不許界」西蒙:「你狹窄的目光要看清啊,教父,哈哈哈」
血堡、廣場,教父看到紅月上西蒙所提挑釁之詩,血堡教父:「神魔不許界將劃下終點了,西蒙,哼哼哼」紅寅:「西蒙啊,我真是想念他那張俊美無匹的面容呢,呵呵呵」血堡教父:「很快,你思念的臉皮就會出現了」紅寅:「令人期待啊」
路上,劍子與龍宿同行,劍子仙跡:「想什麼」疏樓龍宿:「嗜血族兩大幫派的集會,令人好奇又不安的蠢動感」劍子仙跡:「蠢動感,你啊」疏樓龍宿:「別老是將矛頭指向吾嘛,有心知曉這個消息必是蠢蠢欲動」此時,劍子欲離開,疏樓龍宿:「怎樣」劍子仙跡:「心血來潮」疏樓龍宿:「心血來潮就是有直覺產生,是何呢」劍子仙跡:「順勢而為」疏樓龍宿:「這是結尾,不是汝想法的過程喔」劍子仙跡:「龍宿,你不是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知己、生死之交嗎」疏樓龍宿:「是啊」劍子仙跡:「那我心中所想必然與你所想相同了,這才是默契無間」疏樓龍宿:「當然,所以對方主角上場了,咱們也該派出主角了,所以要馬上通知佛劍分說」劍子仙跡:「你是非要將他拉來這陣不可」疏樓龍宿:「耶,有汝劍子仙跡、有吾疏樓龍宿,怎能沒他佛劍分說呢」劍子仙跡:「有必要多拉一個很忙的人嗎」疏樓龍宿:「耶,錯錯錯,佛劍分說正是不容邪惡的正義化身,不找他一起去,他一定會很傷心,所以要去三人一起去,若或者」劍子仙跡:「怎樣」疏樓龍宿:「啊,吾會覺得偏心啊,簡單的事就找他,危險的事就找打頭陣,劍子啊劍子,吾一向視是好朋友啊,,吾的心碎得猶如山中雲、風中葉啊」劍子仙跡:「唉,江山易改、厚臉皮的本性難移,我是考慮到佛劍嫉惡如仇、厭魔似根,佛牒一出就無人可擋啊」疏樓龍宿:「維持光明的世界,就是需要佛劍這種為正義而衝的人啊」劍子仙跡:「算了,你堅持便堅持吧」疏樓龍宿:「好事要與好朋友分享嘛,走吧,找佛劍分說」兩人便走離。
包子山,杜一葦返回,杜一葦:「嗯,孫悟空」孫悟空:「是杜一葦」杜一葦:「這兩天你好似心事重重,發生什麼事情」孫悟空:「沒什麼,是吾個人的私事」社一葦:「嗯,,為何小俠與秦假仙眾人皆不在蒿棘居呢」孫悟空:「小孩心性,他跑去看戲,還將任飛揚也找去了」杜一葦:「原來如此」此時,獨夜人來到,獨夜人:「杜一葦」杜一葦:「是獨夜人,什麼風將你來了」夜人:「我見過紅寅了」杜一葦:「茶理王所言是真的」孫悟空:「你與他交過手了」聞言,獨夜人點頭,杜一葦:「嗯」獨夜人:「聽說神樹的汁液能消滅嗜血者,我今日之來便是為了此事」杜一輩:「這有什麼問題,你稍等一下」便入內,孫悟空:「需要吾之協助嗎」獨夜人:「屬於個人的仇恨,該由個人解決」此時,杜一葦走出,杜一葦:「來了」將樹液交給獨夜人,獨夜人:「多謝」便離去,杜一葦:「想不到以獨夜人的武功,竟有他應付不了的嗜血者,看來躲在暗處的嗜血高手不少啊」孫悟空:「殺嗜血者,武功非是重點,而是方式」杜一葦:「嗯,說的是,如果不得其法,就是武功再高也無法傷其分毫,今後的戰局將會越加複雜」孫悟空:「屬於個人的仇恨就該由個人去解決」杜一葦:「又來了,這是你今天第二次露出這種神精」突然,飛書一封被孫悟空接住,孫悟空:「啊,吾有要事要先去處理,暫別」便離開,杜一葦:「嗯,孫悟空果然有心事,到底是何事呢,讓他如此心煩意亂」
高岩之上,冷風夜宿,崖上佛子、劍牒印月露,佛劍獨自佇立沉思,突然一封書信飛來被佛劍接住,佛劍分說:「嗯」便化光消失。
闍城,鐵橋放下之後、數道光影飛出,而在血堡,沉重鐵門亦開啓、數道光影也飛出,餔城、血堡同時開啟,派系的對立壁壘分明,嗜血族王權之爭正式爆發,逐鹿霸業、問鼎誰?
暗夜樹林,孫悟空來到赴約,解龍形:「你終於來了」孫悟空:「你是誰」解龍形:「解龍形,來此,是為了解開心中之謎嗎」孫悟空:「來此,是為了揭穿你的真面目」解龍形:「嗯」孫悟空便手握如意棒。
王者之證,深黑的天、血腥的月,久遠前的闇黑世界、意氣之爭的霸王領地。王者之證,久遠後仍是充斥惡氣紛擾,子時一到,碎斷的十字發出異光,無數光影紛紛現身,紅與黑的壁壘,正是雙魔會,血堡教父:「闍城黑皇·西蒙」西蒙:「血堡教父·茶理王」血堡教父:「今日要見真章」西蒙:「今日要見真章」精彩精彩精彩,雙魔之會、至極之爭,沉燄如冰的西蒙、氣燄狂囂的茶理王,黑暗世界的勢力之爭即將展開,就在王者之證的外圍,劍子仙跡、佛劍分說、疏樓龍宿翩然現身,王者之證進入最高峰。
這場勢力之會是黑拼黑,更是黑道拼白流,局中局、謎中謎?劍子仙跡口中的暗流,究竟是指誰?神魔不許白流鋒,暗流的佈棋、權力的爭鬥、正義的超然,嗜血記再入新高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