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章:半壁邪威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3:04 | 巴幣 0 | 人氣 51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闍城之外,暗夜闍城再生風雲戰役,劍界奇人劍子仙跡、闍城之皇西蒙,一觸即發,西蒙:「赫」邪之刀上手,劍子仙跡:「喝」西蒙:「赫」力量、速度,充滿殺性的招式,是嗜血王者的威能,只見劍子仙跡拂塵在手、收化自如,以柔制剛、相生相剋,西蒙:「赫」劍子仙跡:「喝」這方面,邪之子也面臨血堡教父三人的圍殺,血堡教父:「殺」邪之子:「哈哈哈」雖然血堡教父力量無比,但招起招落之間,竟然絲毫傷不了眼前的邪惡之子,半分之間見況即刻發招,半分之間:「死來」子彈連發,卻被邪之子用意念停住空中,忽然,邪之子消失不見,半分之間:「啊」突然,邪之子從空降下扣住半分之間雙肩,半分之間:「啊」蘇安:「危險」軟鞭一揮被邪子之腳制住,邪之子:「自不量力」腳一拉擒住了蘇安,血堡教父:「放開兩人,喝」便攻上,見狀,邪之子將兩人拋開落地,蘇安:「啊」半分之間,「呃」邪之子:「殺」與教父再度對掌,邪之子:「哈哈哈」這一方,劍子仙跡:「現出真面目吧」西蒙:「是敬意、也是殺意」瞬間變臉,劍子仙跡:「嗯」古塵亦出鞘,西蒙:「殺」劍子仙跡:「喝」兩人刀劍近身擊,這方面,血堡教父:「這這這,你體內的力量騰騰不絕」邪之子:「邪兵衛可是你能抗衡嗎,赫」邪源爆發、教父飛出,血堡教父:「哇」邪之子:「大姐姐,死來」欲衝向蘇安,但半分之間挺身擋招,卻被邪之子穿體而過,半分之間:「啊」邪之子:「是你自找死路,赫」手爪一揮,半分之間碎體而亡了,半分之間:「哇」蘇安:「半分之間,我與你拼了」欲衝上卻被教父阻止,蘇安:「教父」血堡教父:「真是笨女人,退開啦」這一方,劍子仙跡:「啊,半分之間,嗜血者,你們真是太甚啦」怒怒怒,一間半分之間慘死,劍子仙跡即現顏,瞬間山騰風嘯、氣震蒼穹,鬼神哭泣、天地變色,只見劍子騰空九雲,全身凝聚著撼宇天罡,劍子仙跡:「萬引天殊劍歸宗,喝」狂喝一聲,伴隨著驚世劍招,就在瞬間,整座闍城被炸毀了,而西蒙與邪之子趁機退離現場,昔日的雄偉闍城、破解的嗜血封印,如今荒煙盡散,只留殘破的塵土。
荒野之上,銀狐找上姜槃,暗夜的荒郊、殺伐的身影,仇、正在悲慟的情緒下,以刀氣怒宣洩,冷清的月芒下,映透冰冷的刀鋒、金眼,零式刀法以最冷靜的寒光,為至友之仇而戰,銀狐:「喝」化名姜的九幽,會經的殘酷、如今的徹悟,但她明白她所鑄下大錯已無法改變,只能全力一戰、面對自己,姜娤嬤嬤:「呀」激烈之戰,紅狐刀微低三寸,正是零式絕招,銀狐:「零·萬法雙極」姜嬤嬤:「邪帝絕式。毀天地」經由洗骨蛻變,功力暴增卻體質變化的美髮,速戰速決,震撼的會招更是震撼的結果,卻見美虎口見血,銀狐則被震飛、嘴角滲血,輸贏、已見勝負,但復仇之心不會減,姜見到銀狐執著的眼神,輕嘆一聲、無語而去,姜髮嬤嬤:「唉」便化光消失,失敗、失敗,震盪銀狐內心的兩個字,不了內心的火燄,是對仇的火、是對自己的燄,但他不會放棄,銀狐便拿出刀刀譜,同時想起刀所言,蜀道行會言:「武痴秘笈,你一定用得上,這是我的請求,也是存在你零式刀法中,無限的可「能性」銀狐:「無限的可能性」。
洞穴之内,教父抱著蘇安返回,血堡教父:「蘇安、蘇安,振作啊,吾不會讓你死、吾絕對不能讓你死,,還有方法,只要成為嗜血族」便扶起蘇安欲咬,蘇安:「不、要、我,噗」便嘔出傷血,血堡教父:「管妳的,非常時期,你不要也得當成要,蘇安,我來了,赫」拼上最後一絲氣力,深情的一咬,茶理王體內的力量漸漸流入瀕死的蘇安體內,肉體逐漸恢復原態,教父身軀卻再度縮小了,卻見蘇安身體壓到茶理王,茶理王:「啊,嗚呼,沒氣了」便昏倒,此時劍子趕來,劍子仙跡:「茶理王、蘇安姑娘,,總算是平安無事,非禮勿視,吾該靜靜退出去吧」便走出洞外,劍子仙跡:「天將要亮了,日光照射入洞內,對他們很不利」手一揚,掌氣封住了洞口,之後便在石上題字,劍子仙跡:「內有猛獸、請勿靠近,這樣應該就可以了」便化光離去。
西佛國、鎏法天宮寢室,小活佛與佛皆閉目靜坐,此時刻子來到,劍子仙跡:「事情有了變化了」便說明原由,劍子仙跡:「經過便是如此」梵刹伽藍:「邪之子殺死半分之間,,天意啊」佛劍分說:「照此看來,邪之子已能操控邪兵衛」梵剎伽藍:「然也,事既至此,為了不讓邪之子得到吾身上這一半兵衛的力量,唯剩一途能完全杜絕後患」劍子仙跡:「佛子之意可是」梵刹伽藍:「以佛牒至聖之氣,讓吾歸入虛無、盡散於天地」佛劍分說:「嗯」劍子仙跡:「吾以為時機未到也,佛牒失竊也是天意所致,所以必有其他可行之路,此舉乃不得已之決,輕言犧牲未必有益天下蒼生」梵剎伽藍:「欲完全消除吾身上之邪兵衛,唯有此途啊」劍子仙跡:「佛子,欲行此舉,你也該考慮到整個西佛國的人民,他們的想法也不該忽視」梵剎伽藍:「吾明白,此舉揹負罪名者將是佛劍分說,佛劍分說:「護生之劍、不畏眾議」劍子仙跡:「未到最後地步,不要考慮這個方式」佛劍分說:「佛牒是否也能渡化邪之子身上的邪兵衛」梵剎伽藍:「不可行也,邪兵衛入吾體,經一段時日可與之聖功結合,所以至聖之器可化吾體之氣,但邪之子乃至至闇,佛牒可殺不可渡也」劍子仙跡:「若是找尋一口至邪之器,是否就能消除邪之子身上之氣」梵刹伽藍:「確實可行,只是吾不知天下間,何物可稱至邪之器」劍子仙跡:「佛子會說邪兵衛乃嗜血族之源,也許自嗜血族一方查起,便可尋出至之器」梵剎伽藍:「嗯,此法可行也」佛劍分說:「此事」劍子仙跡:「耶,吾會處理,能與嗜血族打交道也只有我了,佛劍分說:「吾正要說,此事交你處理」劍子仙跡:「唉呀,那是我會錯意了」佛劍分說:「相信天宮情況有變異,吾正可助佛子一臂之力」梵伽藍:「有兩位了」劍子仙跡:「佛子負擔之苦比我們兩人大多了,以自身之功制衡兵衛之力,雖說一半而已,但是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使元功盡廢、元神盡散,危險性比其他事情更高」梵刹伽藍:「悉嚳無量,佛渡地獄、豈會言危」劍子仙跡:「無論如何,吾先往嗜血族一方查探,請」梵剎伽藍:「恭送」劍子便離開。
黑闇之間,西蒙與邪之子談論著,邪之子:「城被劍子仙跡所毀,心疼嗎」西蒙:「城、可以再造,霸業、可以再創,而命只有一次,不懈的生命力才是唯一,這句是關皇一脈的傳承語」邪之子:「意思是你傳承給我嗎」西蒙:「除了你,無第二人選,千古所等待的便是你的出現」邪之子:「我還小啊」西蒙:「哈哈哈,人小,但野心山海關」邪之子:「正是,我要前往西佛國,融合邪兵衛」西蒙:「哦,等久怕變數嗎」邪之子:「他想要融合兵衛、藉此推毀,所以我該親自去挑戰他,以免日長夢多」西蒙:「有把握嗎」邪之子:「沒夠份量的對手「比試,怎麼知道真正的把握呢」西蒙:「好回答、夠膽量」邪之子:「驅魔人已死一名,殘餘的一半不需要再留了」西蒙:「不一定」邪之子:「你還想將驅魔人納為旗下嗎」西蒙:「可以是下屬,何必為敵人」邪之子:「若是結果出乎意料呢」西蒙:「不管他的變化結果,嗜血重視傳承自己的血脈,我不會去動銀棺,就待他自動出現吧,改造成功是好、改造失敗成為大敵,也是我這漫長人生的樂趣啊」邪之子:「別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就好啊」西蒙:「哈哈哈,好一個忠告,西佛國之事有打算怎麼著手嗎」邪之子:「正面挑戰,省去雜魚的攪亂」西蒙:「嗯」
西佛國、鎏法天宮,小活佛眾人討論著,沙七相:「佛子,邪之子信中如何說」梵刹伽藍:「決斷之刻將近矣」耶賴八識:「天宮即刻進入特級戒備,保護佛子」梵刹伽藍:「吾要眾人全部退守千壁」聞言,眾人一愣,沙呵七相:「佛子」金妍華妃:「佛子此舉萬萬不可,邪之子為邪兵衛而來,萬一佛子有所差池,豈不是使眾人陷入萬劫不復之地」梵刹伽藍:「邪之子確實為邪兵衛而來,因此更不能讓天宮眾人枉然犧牲,邪兵衛力量之大非一般人可抗,吾自有辦法應付邪之子」賴八識:「但是佛子要制衡體內邪兵衛之力、又要抵抗邪之子,內外交侵對佛子侵害甚大」梵剎伽藍:「吾本意正為減少傷害,關鍵之刻需要專心一致,抵抗邪兵衛之力」金妍華妃:「這」佛劍分說:「由吾獨護佛子」梵伽藍:「聖行者之路不在此,邪兵衛之力恐波及整個西佛國,吾欲請聖行者與佛世尊同護吾西佛國之民」佛劍分說:「護生之舉,佛劍決不推辭」賴八識:「佛子心意既決,吾眾尊從便是」梵刹伽藍:「吾明白你們欲護吾之意,請位之心、吾心感受,佛祖慈護眾生、當佑吾民」沙呵七相:「佛子欲如何進行」梵刹伽藍:「天宮全員撤守千壁,任何人不可擅離,再請聖行者與佛世尊張起四方法網,不讓邪兵衛之力竄出天宮、擾吾子民」佛劍分說:「嗯」梵剎伽藍:「兩位上師,即刻敲鐘撤離」沙呵七相:「傳令,敲撤守警示鐘」小活佛便離去,賴八識:「佛子」
西佛國、鎏法天宮之内,小活佛靜坐蒲團,清聖自然、天地一體、慈華凡照,法天宮之外,西佛國人民聚集在草原廣場,佛劍領首而坐,眾人輕頌梵經、結成佛靈之陣,佛劍擔起護生大任,就在一片祥和之中,一股暴戾之氣由遠而近,佛劍分說:「嗯,修羅再臨了」而在天宮之內,邪之子降臨,邪之子:「哈哈哈,修羅將代你成佛之主宰」而在天宮之外,佛劍分說:「劫數」小活佛再對邪之子,邪兵衛爭奪戰第二回合開始了,誰能勝出?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詭異的黑闇之間,嗜血族的舊日聖域,逐漸起了異常的變化,一旁西蒙觀視著,西蒙:「嗯」
玄疑疑疑,黑暗魔源天禁不城再次起了玄疑的變化,墜落黑暗深淵的四分之三,命運究竟會如何?他與皇西蒙之間的宿命對決,結果又是什麼?邪之子、小活佛,正邪雙極的對決又會產生什麼樣的極端呢?劍子仙跡、佛劍分說,當世兩大先天,又該如何阻止邪兵衛禍世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