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四章:決心、無悔、英雄路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9:19 | 巴幣 0 | 人氣 60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未來之境,佛劍與邪之子降落,三光盡掩,滅絕希望的世界,聖行之路的起點,最後決戰的終點,邪之子:「你這種傷勢還想戰下去嗎,來吧,擁抱死亡的溫柔」佛劍分說:「人世不屬於你,無間才是佛劍與你的歸宿」邪之子:「你憑什麼與周旋」佛便將小活佛頭顱丟出,吊在枯樹之上,佛劍分說:「這條線」以劍指劃出一條生死,佛劍分說:「是最後的分界,喝」一聲沉喝,佛劍分說身上發出了金色光芒,宏大佛氣流動四肢百骸,邪之子:「散離菩提不壞金身,你想用畢生修為與吾一搏」佛劍分說:「喝」運動畢生修為,佛劍分說頭上舍利飛散,跨過分界線,佇立在邪之子眼前已不是佛劍,而是、修羅,佛劍手一揮取起了一支斷劍,佛劍・修羅:「喝」斷劍聚芒,邪之子挺身硬接,邪之子:「啊」被擊退數步、瞬間變臉,邪之子:「嗯」
豁然之境,豁然之境意外生變,劍子、杜一葦雙雙中暗掌,血花之後的現實,竟是化成獨夜人的陰謀者・魔龍祭天,杜一葦:「是你,呃、噗」便嘔出傷血,劍子仙跡:「魔龍祭天」狀似無事的劍子、謹頓戒備的魔龍,雙方凝神之際,忽來暗箭自此劃開仙龍鬥,劍子以拂塵接住暗箭,同時,風十翼與妖心陀攻入,劍子仙跡:「快帶他走」青蚵嫂:「你小心」便抱起社一葦衝離,魔龍祭天:「想走」腳一踏發氣勁欲阻,劍子見狀以拂塵化解殺招,劍子仙跡:「你的對手在此」魔龍祭天:「喝」便近身攻上,劍子雙手接掌、口濺鮮血,魔龍祭天:「哈哈哈,你果然是假無事」劍子仙跡:「魔龍祭天,劍子仙跡絕對讓你猜不著,呀」便身發氣勁將魔龍震退,見風十翼與妖心陀再度攻上,劍子拂塵應招,掌分揚起後窮勁、劍子落塵身染紅,魔龍毒計欲取仙、還須再費七分功,魔龍祭天:「劍子,今日要你入黃泉」劍子仙跡:「九泉之下有你作陪,不冤枉」群邪合戰鬥仙跡、劍子強行闖死關,天意要伊斷生命、當使魔龍勝利還,而在高處的影十字闔箭連發,配合風十翼與妖心陀連攻劍子,魔龍祭天:「哈哈哈,寧苦戰也不就,劍子仙跡,世人將說你傻,不是強啊」見久取不下,高處的影十字亦加入戰場,劍子仙跡:「呀」苦戰逼命難開口、劍子凝功戰猛將,險之又險拼生路、無奈傷重漸失力。
荒野之上,欲往豁然之境的疏樓龍宿,驚遇最強的驅魔人,四、分、之、三、四分之三:「想不到繼西蒙之後,還有嗜血者能在日光之下生存」疏樓龍宿:「是劍子仙跡安排你到此阻擋我」四分之三:「然也,喝」疏樓龍宿:「呀」荒野之爭,再見嗜血者烈戰驅魔人,四分之三銀槍在手透露冷冷寒光、招招致命,反觀疏樓龍宿寶劍已失,但雙手揮動仍然力鼎千鈞,四分之三:「喝」疏樓龍宿:「殺」一旁,穆仙鳳與默言歆緊張觀戰,默言:「主人」場上,疏樓龍宿:「呀」四分之三:「喝」此時,四分之三雙眼透視龍宿全身、欲看出死角,四分之三:「你的實力不在西蒙之下」疏樓龍宿:「哼」四分之三:「但驅魔人就是有辦法看出你的死角」疏樓龍宿:「啊」四分之三:「銀光微塵,喝」只見四分之三銀搶化成千萬流光,快速攻擊疏樓龍宿的命門死角,疏樓龍宿:「萬化千影」便化成千萬身影,就在流光擊散龍宿無數幻影之後,四分之三:「就是現在,喝」一槍揮出擊中了龍宿,疏樓龍宿:「啊」四分之三:「結束了,喝」一槍刺上,卻見默言挺身救主,硬擋銀槍、寛體而過,默言歆:「哇」四分之三:「你」疏樓龍宿:「默言歆」穆仙鳳亦趁機攻擊四分之三,穆仙鳳:「主人,你快走、快啊」疏樓龍宿:「鳳兒」而默言則緊握不放,疏樓龍宿:「唉」便化光逃離,此時四分之三抓住穆仙鳳,四分之三:「真是愚忠,退開」一掌將穆仙鳳擊昏,穆仙鳳:「啊」隨即,四分之三拔出銀槍,默言便斷魂,當四分之三欲再追之時,兩道強桿的刀光劍氣遲了驅魔人的腳步,穆仙鳳身軀也同時消失,四分之三便返回一觀默言,四分之三:「唉,我錯殺了」便抱起默言歆屍體。
豁然之境,劍子與魔龍眾人之戰持續,拂塵難平干戈争、無視妖風眾戰將,劍子急取一魔龍、魔龍陰險不撄鋒,欲使混戰耗內功、迴身掃盪蜂動,古塵怒斬奸雄,劍子仙跡:「天下無雙」古塵一出,兩將瞬間粉身碎骨,風十翼:「啊」妖心陀:「哇」劍子仙跡:「呀」古麈再刺向魔龍,魔龍祭天:「呃,喝」魔龍硬受鋒、贊掌轟仙蹤,雙方俱敗傷、劍子難凝功,命似燭遇風,此時暗箭背後來襲,劍子中箭同時古塞一揮,劍子仙跡:「喝」劍氣一出擊落了樹上的影十字,影十字:「啊」而劍子流血不止、古塵佇地而立,魔龍祭天:「劍子仙跡,你果然是一代劍者之尊,可惜,油盡燈枯了」劍子仙跡:「魔龍祭天,我說過,劍子仙跡讓你料不著,呀」只見劍子手翻動、金劍沒入右胸中,真氣爆發凝全身、竟是玉石俱焚招,魔龍祭天:「是玉石俱焚之勢,一旦碰觸、必死無疑,,哈哈哈,劍子啊劍子,我果真是料不到,料不到你會使自己陷入死路,即使吾不殺你,你若拔出金劍也會自動斃命,你真是傻啊,魔龍祭天不奉陪了,,哈哈哈」便與影十字離去。
未來之境,佛劍修羅單挑邪之子,邪之子:「散盡佛體成修羅,你已不能再用佛牒,就讓你見識邪兵衛的力量,赫」邪兵衛之能聚化成形,赫然成為一口神兵,邪之子:「赫」佛劍・修羅:「喝」跨越三十年的戰鬥,穿梭時間之間,不悔的信念,永恆不滅的力量,是併出萬丈光芒的一戰,佛劍・修羅:「喝」運起無數斷刃攻擊,邪之子:「赫」以邪刀一一擋下,佛劍·修羅:「焚風火蓮」邪之子:「冰邪千峰」焚風烈火燎動、凝結冰鋒霜寒,再接是刀劍交擊,卻見斷劍被毀,佛劍・修羅:「嗯」便再取起另一支斷劍。
未來之境,佛劍修與邪之子之戰持續,屢次的交鋒,不斷提升的力量,衝擊、破壞、毀滅,「撼動天地異變,佛劍・修羅:「喝」邪之子:「赫」邪兵衛威能擴大,所經之處是灰飛煙滅、是塵埃飛散、是邪之子自信的面容,捨生入修羅、殺意再昇華,雖是力屈一籌,佛劍堅定的眼神卻不會迷離,佛劍·修羅:「喝」邪之子:「赫」刀光連閃、破招,緊接而來的是,佛劍·修羅:「萬諦一滅」更强的一招,邪之子:「九陰匯邪」極招對擊,兩人皆被震退數步,佛劍手上斷劍毀損,邪之子手上邪兵衛亦斷折,卻見佛劍身上流出陣陣鮮血,戰鬥中短暫的停頓、壓力未會止,邪之子將手上兵衛收回體內,邪之子:「豁盡一切化身修的你,仍不能與吾抗衡,來到未來之境,是希望戰敗之後將困在未來嗎」佛劍·修羅:「吾要你看清你所創造的世界,以及因你而死的人」邪之子:「哈哈哈,那我只有一句話,吾很滿意」佛劍·修羅:「吾會阻止」邪之子:「你看到了嗎,這是天意,也是歷史原本的軌跡,天意掌握在手中」佛劍・修羅:「那吾就逆天」邪之子:「吾看你能支持多久,赫」佛劍·修羅:「喝」兩人再度近身交掌。
血龍湖、洞內,龍宿返回卻見魔龍已在,魔龍祭天:「哈哈哈,你慢了一步」疏樓龍宿:「我來遲了,抱歉」魔龍祭天:「看來你傷的不輕,疏樓龍宿:「劍子仙跡安排四分之三在中途阻擋我的去路,害我損失兩名愛將」魔龍祭天:「嗯,此人不愧為頂尖高手,而且機警遠慮,早已事先安排自己的生路,但單憑驅魔人能阻止你疏樓龍宿」疏樓龍宿:「四分之三深造再出、實力不同以往,闍皇西蒙就是被他所敗,加上他深黯嗜血者的弱點,吾寶劍已失、優勢盡失」魔龍祭天:「嗯,此人亦是麻煩的人物」疏樓龍宿:「豁然之境的戰果呢」魔龍祭天:「杜一葦死,劍子仙跡封鏡自身筋脈,採取玉石俱焚之招」疏樓龍宿:「哦,汝被這樣的決心逼退了」魔龍祭天:「就算劍子仙跡不死,畢生功體盡散,我又何必冒風險呢」疏樓龍宿:「你暗中殺死獨夜人,再假冒其身份,此局確實高明」魔龍祭天:「是他自己多管閒事,助佛劍分說一陣,休怪我心狠手辣」
未來之境,佛劍修羅繼續惡鬥邪之子,時間不停流逝,永夜之中不知多少時光,失了兵刃取巧,完全内力的拼鬥是更殘酷的現實,邪之子:「赫」佛劍・修羅:「喝」流失的體力拉大雙方差距,融合三種不同的力量,邪之子至極一招,邪之子:「闇日邪紅,赫」佛劍·修羅:「梵心滅」極招再對、不分上下,佛劍卻不支跪下,邪之子:「赫」來不及回氣的一掌,佛劍頓時飛出、跪地不動,佛劍,修羅:「啊」捨心入修,終也阻止不了命運如此,天意如此。
未來之境,佛劍修受邪之子重創、跪地不動,邪之子:「你終究阻止不了天意」取起了小活佛之頭顱,邪之子:「佛劍逆天對抗嗜血者、你順天而行放出兵衛,卻將它分而為二,你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嗎,赫」便吸收小活佛頭顱的邪兵衛之力,邪之子:「哈哈哈,邪兵衛的力量足以改變天地法則,等吾重回時空之門,嗜血一族仍將掌控整個天下,赫」便一掌粉碎小活佛之頭顱。邪之子重創佛劍修羅,隨後取起了小活佛之頭顱,邪之子:「黑暗才是世界的王者之道,任你怎麼預防,邪兵衛終究是囊中物,赫」黑暗的至極、至極的力量,邪子吸納邪力,源源不絕的力量漸漸融合了,邪之子:「啊,錯了」邪子一聲錯、竟是力反噬,邪之子:「啊邪力驟失一半的邪之子痛苦難當,身似百掌纏身,就在此刻、聖光大作,四支梵釘入體,佛劍分說竟似迴光反照、死而復生,佛劍分說:「喝」雙手一動、佛牒開啟,邪之刀現世,劇痛的邪之子大愕,邪之子:「是邪之刀」佛劍分說:「喝」邪之子:「赫」兩人近身交擊、雙雙中招之刻,梵釘再現奇能、消去半分功力,邪之子凝眼一視,唯一能殺嗜血族之刀,邪之力已入心窩,邪之子:「呃,,這是怎麼一回事,讓我去得明白」佛劍分說:「為除你、活佛安排一切引你入天宮,為除你、活佛犧牲自我扭轉邪力,自你誕生開始,活佛就已佈下對策,鎏法天宮眾僧付出生命,劍子冒死搶邪刀,就為除掉你」邪之子:「哈哈哈,是我太急近了嗎,呃」卻見體內邪兵衛之力開始消散,邪之子:「我死,也不會讓你好過,赫」一聲低吼,邪兵衛之力竄流出體,竟全數往佛劍體內,佛劍分說:「啊」邪之子形影漸失、佛劍分說意識消散,就在邪力全數轉移,天際重現光明,佛劍懷中的嗜血年紀也隨著邪之子消失而灰散天地了,佛劍分說:「活佛,佛劍終於完成遺託,呢」便昏倒在地。
嗜血族除,天下亦安,故事尚未完結,請看下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