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七章:以牙還牙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0:12 | 巴幣 0 | 人氣 36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闍城之外、暗夜樹林,白茫森森的濃霧之林,疏樓龍宿欲成嗜血族之民,提摩以袖掩唇、利牙漸漸伸出了,突然,要眼間的轉變、龍宿抽劍變殺,提摩杖劍回以還擊,兇惡的劍尖掃向意有所圖的龍宿,緹摩:「神魔斬」疏樓龍宿:「紫龍宿」濃霧中的殺伐、幽幻的殘影,龍宿且戰且退、提摩似戲還殺,追殺的遊戲自霧林轉至高峰,只見紫龍竟似氣力不濟,乃是龍宿敵之計,提摩趁勝追擊,一劍掃開紫龍之時、面目驟變,諟摩:「赫」月芒下的銀光,利牙瞬間穿龍宿頸項,疏樓龍宿:「啊」頓時汗落如雨,緹摩:「哈哈哈,你有反應了」便繼續嗜血,疏樓龍宿:「呃」暗紅的色彩、妖異的變身,龍宿霍然眼一睜,驅使內力控制血液流動的逆向倒施,發現異狀的提摩越發陰狠、利牙緊扣龍宿,只聞龍宿冷冷的笑聲,竟似在嘲笑雙手操縱之下的變數,疏樓龍宿:「哈哈哈」掠奪的瘋狂意念、執著的瘋狂貪婪,正在進行嗜血的轉化,而時間正在一分一分的流失。

暗夜荒野,龍宿下落之爭,一言不合,舊識成了敵對,流川飄渺刀對玉界尺,揮斷三更月弦,流川飄渺:「喝」玉界尺:「呀」綿柔的欣、流暢的點撥,刀對戒尺,攻勢難分軒輊,數手過後、拖戰不耐,玉界尺手上戒尺一變、再也不容情,玉界尺:「呀」一擊將飄渺刀砍斷了,只見戒尺架在流川飄渺頸上,玉界尺:「你敗了」流川飄渺:「勝了我,你仍是遠不及」話未完、戒尺收,流川飄渺首級墜地,玉界尺:「龍宿」卻見戒尺上的血跡頓時消失,玉界尺:「有罪之人逃不出戒尺審度」便踏上戒尺飛離,玉界尺:「玉尺虛度、三分春色,二卷青史、一步江湖」隨後,流川飄渺之首級竟騰空消失。
草屋廢墟,半分之間眼見吟撐傘來到,冰冷的雨水浸染溼透的刺寒,人相對、不敢動,只怕眼前模糊的身影又成虚幻無蹤,月吟荷:「好漫長的一段時間,我沒想到還能再見到你」聞言,半分之間便緊握吟荷之手,半分之間:「是沒想到,還是不會想」月吟荷:「哪一種結果不都是同樣」半分之間:「不同,但是不重要了,現在你在此,母」聞言,月吟荷退了一步,月吟荷:「我的出現改變不了過去與現況,我、不屬於此地」半分之間:「妳又要離開,妳可知父、師尊他臨死之前仍盼望見你一面,他一直在等待妳」月吟荷:「我的心太小只容得下一人,我生生世世都是西蒙的人」半分之間:「妳、妳明明是被他強迫,被他控制」月吟荷:「控制,也許吧,在一開始,但時間可以磨掉感情、同時又累積感情,西蒙就是我的一切,現在」半分之間:「那,他算什麼,我又算什麼,你為什麼要再出現,為什麼,啊、啊」便抱頭痛苦呻吟,見狀,月吟荷抱住了半分之間,月吟荷:「不要這樣,我並不想傷害你,母親的選擇並不會影響對你的愛,離開吧、離開這裡,放棄驅魔人的身份,莫再與西蒙為敵,那我們之間就可以」聞言,半分之間便推開月吟荷,半分之間:「不可能,選擇他,你我之間恩斷義絕,我、誓殺西蒙」月吟荷:「即使必須踏過我的屍體」半分之間:「即使必須踏過你的屍體」月吟荷:「半分之間」半分之間:「離開,否則」便現出腰間閶鎗,月吟荷:「唉,記住母親是愛你的,母親不想與你為敵啊」便離去,半分之間:「哈哈哈、哈哈哈」
闍城、殿上,西蒙望著窗戶之外的初陽,西蒙:「嗯,卯時」同一時分、高峰之上,諟摩持續嗜著龍宿之血,就在此時,漸起的晨曦,查覺不對的提摩決定抽身,放開龍宿的同時,龍宿竟緊緊反扣諟摩,提摩:「你、你是假裝」疏樓龍宿:「見到清晨的陽光,有何感覺呢」提摩:「啊、哇、啊」只見龍宿唇中隱現的利牙,是嗜血者的象徵,變色的眼睛、緊扣的掌心,沐浴在晨光之下的龍宿吸取提摩所有精元,提摩之血逆流倒施、進入龍宿之體,疏樓龍宿:「哈哈哈」而在闍城殿上,西蒙:「諟摩,好一個龍宿」而在高峰之上,諟摩變回原貌、雙手無力垂落,緹摩:「啊」疏樓龍宿:「西蒙,汝料想不到這種結果吧」日出東方、烈陽一瞬,被陽光照射的提摩一聲哀嚎,提摩:「西蒙啊」不死的軀體終究敵不過光明的威力,靈體盡隨灰粉、煙消雲散,疏樓龍宿:「不死之身、烈日之下不死之身,西蒙,沒有何可懼呢,哈哈哈」而在闊城殿上,西蒙:「唉」便想起過往與提摩相處的種種景象,西蒙:「聰明的人是值得合作的對象,知道要利用嗜血族的強者,才能得到不畏陽光的不死之身,,只是龍宿啊龍宿,你想的太簡單了,取了提摩、是陷入永世的黑暗,哈哈哈」


濃霧樹林,西蒙找上龍宿,西蒙:「得到不畏陽光的不死之身,有何感想嗎」疏樓龍宿:「西蒙,汝是依此才能縱橫沙場,想來又有多少能耐」西蒙:「你認為呢」疏樓龍宿:「天地萬物、相生相剋,已非是汝獨佔鰲首」西蒙:「哈哈哈,龍宿,想的簡單是好事,但面對事實才知後悔,為時已晚」疏樓宿:「嗯」西蒙:「你可以成為我最強的幫手,如何」疏樓龍宿:「吾沒非要助汝不可的理由」西蒙:「提摩是我送你重生的貴重品,他可以讓你生,也可以讓你死」疏樓龍宿:「吾拒絕,汝就要殺吾嗎」西蒙:「嗜血族有最強烈的愛憎之心,提摩是我最重要的部屬,所以,你認為你會有什麼下場」疏樓龍宿:「好一句威之話,但是,犧牲程摩是將汝會爆發的愛憎之心消除,換言之,就是消除汝的弱點嗎」西蒙:「你認為是就是囉」疏樓龍宿:「西蒙,汝是多情又寡情的王者啊」西蒙:「你的決定是要孤軍奮戰,或是屬於闍城的軍容」疏樓龍宿:「吾尙未見到汝所說的軍容」西蒙:「擅自將自己的勢力曝光,就是自曝實力的愚蠢者」疏樓龍宿:「嗯」西蒙:「你對邪兵衛也有一定的野心,否認嗎」疏樓龍宿:「汝查的真清楚」西蒙:「取回邪兵衛,乃是當下第一要務」疏樓龍宿:「待汝真要動手之時,吾會全力相助,不過,吾的首要就是清算舊帳」西蒙:「我會等你解決私務,請」疏樓龍宿:「請」西蒙便化光離去,龍宿心想:「嗯,此人的城府與殘忍令人難以捉摸,不過,最終的勝利者是誰,尙是未知數,哼」便走離。

西佛國、鎏法天宮,小活佛眾人討論著,莫罕:「佛牒被偷,事關重大,而觀察今日佛牒失落的狀況,必是計劃甚久,而且此人對吾國制度甚是了解」金妍華妃:「華妃防範有失,願受懲罰」梵剎伽藍:「對方有所為而來,眾人難防,你不必掛懷」莫松罕:「嗯,眼前首要當是尋回佛牒,調動西佛國所有人全力搜查,竊賊也許尙未逃離」淨琉璃:「但此人既對西佛國知之甚詳,必早已將佛牒暗送而去」梵刹伽藍:「大肆人力搜查、實也過於盲目,若能推斷出對方偷取佛牒之用意,目標將可現出」淨琉璃:「吾以為賊子此舉乃針對佛劍所來,所以不如讓佛劍分說處理便罷」莫罕:「不妥,佛牒在吾西佛國地界被偷,西佛國有責任取回」淨琉璃:「天藏山乃中原與西佛國交接之界,咱們雙方皆有責任,而吾所考量者乃為邪兵衛」梵剎伽藍:「嗯」淨琉璃:「嗜血者蠢蠢欲動,天宮戒備尙須加強,人力上不宜大肆調動,再說以佛劍分說之力必能將佛牒取回」莫罕:「此話倒是不差,邪兵衛影響之大,不可小覷」金妍華妃:「華妃此次有失,願意帶罪尋回佛牒」梵剎伽藍:「嗯,由佛劍分說尋回佛牒,吾無異議,西佛國雖有戒嚴的必要,但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吾方則由金妍華妃負責找尋」金妍華妃:「是」淨琉璃:「這樣也可」梵刹伽藍:「而有關邪兵衛戒護,以及法天宮之守備,便有眾阿闍梨全力防範」莫松罕:「吾明白」梵剎伽藍:「兩位上師,請傳吾令,法天宮進入全面警備」耶賴八識:「是」梵剎伽藍:「兩位神官替吾傳訊,告知邪之子佛牒失落,而佛劍分說已尋佛牒離去」翔維、翔達:「是」淨琉璃:「吾尙有一事與你協商」梵刹伽藍:「吾已有所準備,入堂再談吧」淨琉璃:「嗯」兩人便入內,隨後來到寢室,梵剎伽藍:「地火焚、天雷擊,逆輪迴重生之舉,苦痛萬分」淨琉璃:「地獄路雖苦,但眾生更苦,為蒼生而大不避也」梵刹伽藍:「實為大智、大慈之心」淨琉璃:「幸虧有你護之,已免去三分之苦」梵刹伽藍:「吾僅能護其一,不能全護也」淨琉璃:「甚是足矣」梵刹伽藍:「如今已經過兩次七七四十九日的天道輪迴,再待第三道輪迴運畢,便可解脫」淨琉璃:「正因第二輪已畢,所以吾親自前來」梵刹伽藍:「嗯,那就開始吧」便閉目盤坐,頓時額上佛光乍現,白蓮與小活佛之靈識飛出,菩薩便打開白蓮花罈,淨琉璃:「蓮華菩提・迴」便將白蓮靈識收入罈中,淨琉璃:「完滿菩提」隨即,小活佛靈識亦返回本體,梵剎伽藍:「嗯,功成矣」淨琉璃:「感謝你多日來的護航」梵刹伽藍:「小事不足掛齒,未來有更需要他之處,何況今後之路也許更苦啊」淨琉璃:「一切正要重新開始」梵剎伽藍:「浴火之後,才是鳳凰重生之機」淨琉璃:「然也,吾也該告辭了」梵剎伽藍:「奉送」便送菩薩離去。

豁然之境,佛劍找上劍子,劍子仙跡:「你輸了」佛劍分說:「勝負將定之際,佛牒被竊」劍子仙跡:「誰有這種能耐,能在佛劍分說面前偷取佛牒」佛劍分說:「裡應外合,行竊者亦是絕頂高手」劍子仙跡:「嗯」佛劍分說:「你在思索背後的主使者」劍子仙跡:「穆仙鳳,準備茶具,吾要泡茶款待貴客」穆仙鳳:「是」便入內,劍子仙跡:「留在豁然之境作客一段時間,如何」佛劍分說:「嗯」劍子仙跡:「你斬過多少罪業」佛劍分說:「不知數、不可知」劍子仙跡:「每一個人多少有幾個朋友,這件事若傳出去,千百個人群湧而至,場面一定很壯觀」佛劍分說:「失了佛牒,也未必有人傷得了佛劍」劍子仙跡:「總是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何況這些人只是為親友報仇,未必真有重大罪行,你也不可能下殺手」佛劍分說:「你的意思是要放下此事」劍子仙跡:「自未來之境歸來之後,這段日子你奔波已久,不如暫留豁然之境,放寬心情等待佛牒的消息」佛劍分說:「等待不會有任何消息」劍子仙跡:「你若信的過,此事便交由劍子仙跡處理」佛劍分說:「嗯,你出奇的主動,躍躍欲試的原因為何」劍子仙跡:「能在法天宮偷取佛牒,對方有備而來,恐怕將有下一步的連環行動,深知你之能,也深知就算失去佛牒,天下間能傷你之人也是少之又少,但是,吾恐懼,對方明顯有長久的計劃,對你也應有相當的了解,了解你的人就知道你不會因失了佛牒而暫停動作,既然奪走佛牒不能困住佛劍分說的行動,那對方必然另有目的,如果目標是你,在你離開西佛國之後便當有所行動,怎會讓你來到豁然之境,所以」佛劍分說:「你認為對方另有所圖」劍子仙跡:「可能是要分散你的注意力,所以你要反其道而行,敵欲動、吾不動,便是敵先動,對方要你去找佛牒,你就偏偏別去找,你負責監視龍宿的動作,由吾替你尋回佛牒」佛劍分說:「長篇大論,在情在倒好似準備已久,這篇文字是準備在吾論敗之時安慰之用嗎」劍子仙跡:「讚謬了,稍微修改,用在此處也甚合宜」佛劍分說:「嗯」此時,穆仙鳳端出茶水,劍子仙跡:「品茗之後,留一點劍子表現的空間如何」

洞穴之内,蘇安與教父等待著,蘇安:「奇怪,半分之間為何遲遲未回」血堡教父:「緊張什麼,這麼大了不會迷路」此時,半分之間返回,半分之間:「我探知四分之三的下落了」蘇安:「在哪裡呢」半分之間:「被丟入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的深淵」血堡教父:「真不妙,我們必須趕緊來去」蘇安:「半分之間,你有心事」半分之間:「沒什麼,走吧」蘇安:「嗯」三人便離去。

精彩精彩精彩,疏樓龍宿與闍皇西蒙之間的較勁,又會演變成如何呢?影十字動作頻頻,魔龍祭天究竟暗藏何處?最後的希望四分之三,又在何時現世?佛牒失落,佛劍分說又會面臨什麼樣的危機?劍子仙跡又要如何扛下重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