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三章:聖行無悔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8:27 | 巴幣 0 | 人氣 46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死亡火山,火山、熔流,劇烈的氣逼人汗流浹背,劍子與佛劍雖以冰元護身,也感受到熔岩爆發之威,佛劍分說:「佛牒就在火山口之内」劍子仙跡:「龍宿此招真」佛劍分說:「吾必須取回佛牒」劍子仙跡:「且慢,佛劍,不可衝動直接下去,你看」卻見火山口越加爆發,劍子仙跡:「這就是龍宿的陰謀,若沒抓準時間點,咱們將受熔岩蝕身而亡」佛劍分說:「真多謝你的提醒」劍子仙跡:「不用客氣、不用客氣,朋友之間不必言謝,此地熔槳有間隔會隨次數增溫,以你我的功體可以撐住半柱香的時間,咱們就從爆發後即刻進入」佛劍分說:「嗯」就在此時,火山爆發了,劍子仙跡:「就是此刻」佛劍分說:「喝」劍子仙跡:「呀」劍子、佛劍運動霜氣鏡體,隨著落勢的岩漿縱入死亡火山了。
血龍湖、洞內,龍宿三人返回,卻見桌上已準備了琴等,默言:「主人」穆仙鳳:「主人」疏樓龍宿:「是鳳兒汝的主意嗎,哈哈哈,琴本是正大雅藝,今日一件黑暗消遣」便彈了起來,此時,疏樓龍宿:「有客來訪黑暗了,言」聞言,默言便離去帶入妖心陀與風十翼兩人,疏樓龍宿:「貴主魔龍先生健在安好嗎」風十翼:「承蒙,吾主有信要傳達閣下」龍宿手一揮收來書信一觀,疏樓龍宿:「哈哈哈,好一個北辰胤,好一招偷龍轉鳳、以假充真」便毀掉書信,疏樓龍宿:「替吾向貴主致謝,言歆,送客」風十翼:「告辭」默言歆便送兩人離開,穆仙鳳:「主人,信中的內容是」疏樓龍宿:「是足以牽制北辰胤的利器,這回、輪到吾出牌了」
死亡火山,劍子與佛劍縱出火山口,同時運功散熱,劍子仙跡:「呀」佛劍分說:「喝」片刻之後,佛劍分說:「只差數步便可取到佛牒,功虧一簣」劍子仙跡:「最後一招,你我同時發功,送佛牒隨氣流衝出,不過」佛劍分說:『你的話有但書」劍子仙跡:「是啊,這回你欠我欠多了」佛劍分說:「我欠你人情」劍子仙跡:「耶,可不是欠人情而已喔,,想不到你我出道這麼久,咱們的字典頭一次要登錄一個新詞」佛劍分說:「何詞」劍子仙跡:「逃命」佛劍分說:「需要這麼強調嗎」劍子仙跡:「是啊,因為取到佛牒的同時,火山内受到外力衝擊,加上咱們方才進入所下的餘勁,將一次爆發出最猛烈的熔漿,咱們要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否則劍子仙跡與佛劍分說就此千古,遺笑龍、宿、之、口」佛劍分說:「事已至此,義無反顧」劍子仙跡:「是,怕人笑就要拼命,不過朋友一場,有我作伴一起逃命,你也比較不丟臉」佛劍分說:「準備吧」劍子仙跡:「好」佛劍、劍子兩人聯手發招,射入火山深處,陷在熔壁中的佛牒受到真氣吸引、反射而出,死亡火山產生劇烈震動,火燄、熔漿激烈爆發了,佛劍躍身取下佛牒,劍子仙跡:「走」兩人便化光飛離。
西佛國、鎏法天宮寢室,小活佛與莫松罕談論著,莫松罕:「為什麼是你,又為什麼是他」梵剎伽藍:「他、我,關乎天道輪迴之宿命,無可替代更改」莫罕:「死與生、殺與渡,何以並行」梵刹伽藍:「兩面一體的結果,莫松罕,你明白我的意思嗎」莫罕:「佛子所示,是血殘的劍者、亦是憫天之僧人,佛劍分說該是對於自己所行的道路,當下即有所體悟」梵剎伽藍:「天象已變了,後續的一切就交付你了」莫罕:「莫罕明白,謹遵佛子之大義,絕會盡一己最大的力量保護他的安全,直到他完成使命」梵刹伽藍:「由吾之肉體生滅、開涅盤之鴻蒙,往後的道路將依循天理定數,行得苦處盡,便有大光明,但求諸惡將隨一願心、歸向輪迴盤,悉尋無量」莫松罕:「悉尋無量」
黑闇之間、天禁不日城廢墟,四分之三來到,手一揚感應四周之氣息,片刻之後,四分之三:「找過多處皆沒邪之子的行蹤,連不日城也感應不到氣息,怎有可能,再試一次」手再揚,四分之三:「沒回應,連邪惡之氣皆無,莫非邪之子失蹤,疑問,全然無息,只有再繼續追蹤」就在四分之三離開之後,頹廢的不日城瞬間恢復原狀。
西佛國、路上,劍子與佛同行,劍子仙跡:「再過半里便是法天宮了」佛劍分說:「很近」劍子仙跡:「卻是很漫長」此時,一群村民走了過來,佛劍分說:「嗯」村民一:「你是不是要來殺小活佛的」佛劍分說:「是」村民一:「那就不准再前進」卻見佛劍兩人繼續前行,村民一:「可惡,我說不准你們再繼續前進」此時,一名村老跪下,村老:「咳咳,這位大師、這位聖僧,我求你、求你別殺佛子啊,有佛子的治理西佛國才能有今天的安樂,聖僧,我求你、我求你」聞言,佛劍便持續前進,而村老則爬著跟上,村老:「嗚,求你別殺佛子,佛子不能死啊、佛子不能死啊」村民一:「大家將他圍起來,別讓他繼續前進」眾村民便圍住佛兩人,村民二:「回去,殺人和尙回去」村民三:「西佛國不歡迎你,回去啊」村老:「你們若是要殺佛子,我就撞死給你看」此時,兩金剛護法來到,金剛護法一:「眾人住手,佛子有令,任何人不得為難佛劍分說,眾人趕緊離開」村民一:「就算是佛子的命令,我們也不能讓他殺害佛子」金剛護法一:「這,是誰跟你們講他是要來殺佛子的」村民一:「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金剛護法二:「佛劍分說,請你們先離開,此地就交我們吧」佛劍分說:「唉」便與劍子離去,金剛護法一:「各位稍安勿躁,佛子這樣做有他的用意」村民一:「你們也是西佛國的居民,為什麼要阻擋我們,他是要去殺佛子,你們於心何忍、你們於心何安啊」金剛護法一:「啊」
西佛國、鎏法天宮,佛劍與劍子來到,沙呵七相:「欲殺佛子要受千針穿足、佛字戒釘之刑,佛劍分說,你願意承受嗎」佛劍分說:「願受」金妍華妃:「哼,你受的了嗎」賴八識:「請佛劍換上千針靴」佛劍分說:「嗯」護法便端出千針靴,佛劍穿上被干釘刺過雙足,劍子仙跡:「啊」沙呵七相:「請佛劍隨我來」千針穿足,每一步踏出皆是血跡斑斑、每一步落下皆是血的足印,佛劍無言、劍子不語,因為真正的痛徹心扉是在苦刑之後,金妍華妃:「呀」便縦身擋在佛劍面前,金妍華妃:「他是要去殺佛子,你們竟然還對他這麼禮貌,佛劍分說,想再踏入一步,就跨過我的屍體」沙呵七相:「華妃,這是佛子的意思,如果他能通過考驗,我們就不能阻止他」金妍華妃:「那我也是考驗的一部份,出招吧,佛劍,呀」欲動手,卻被耶賴八識從背後點昏,金妍華妃:「啊」賴八識:「華妃,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佛劍,隨我們來」兩人便帶佛劍進入,隨後來到一處密室之外,只見三名佛世尊盤坐等待,枯樹天:「佛劍分說,你願受佛字戒釘之刑嗎」佛劍分說:「願受」枯樹天:「喝」矮駝地:「呀」平凡人:「喝」透骨佛釘,烙印聖者標誌、灑落遍地珠紅,佛劍分說:「啊」枯樹天:「佛劍分說,你還受得住嗎」聞言,佛劍不語一步一步往內步入,枯樹天:「佛子便在裡面」聞言,佛劍便推開石門進入。
黑霧森林,闇黑、詭譎的黑霧森林,收攝的心神、吸纳的氣息,邪之子盤坐於地,融合西蒙與邪兵衛之元的內功,全心修煉邪帝絕學,威逼的氣勢宛若邪帝再現了,邪之子:「喝」大喝一聲,四周樹木皆毀,邪之子:「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恐怖恐怖恐怖,突飛猛進的邪之子、陰冷之威的邪之子,超越西蒙之力的无功,逐漸失色的天際,是黑暗世界即將來臨。
西佛國、鎏法天宮,密室之內,佛劍一步一步走近小活佛,梵剎伽藍:「請問聖行者,你因何而殺」佛劍分說:「因護生而殺」梵剎伽藍:「嗯」佛劍分說:「請問佛子,你因何而死」梵剎伽藍:「為斷惡業而死,真正的聖行之路,即將終結」佛劍分說:「最後這段路程,佛劍分說請佛子與吾同行」兩個不同的人、一樣救世的心,沒生死之間的無奈、沒掛念塵世的羈絆,意念在無言中傳遞,佛牒開啟是最慈悲的殺戮,同時、神淵佛鏡,鐘聲響起,辯機會便跪下,而在鎏法天宮,眾人皆盤坐唸佛,這方面、密室之內,佛劍分說:「喝」一劍揮出砍下佛子首級。
西佛國、鎏法天宮,密室之內,黃巾落下,佛劍分說:「喝」佛牒瞬斷小活佛之頭顱,佛劍便跪下接住佛子首級,最慈悲的殺戮,梵剎伽藍身軀逐漸虹化,異香滿盈,清聖之氣直衝雲漢,所剩下的僅是小活佛之舍利子,而在千壁,眾阿闍梨:「唉」嘆息聲中,五道光影自千壁飛起,而在天宮之內,眾人皆感哀傷之刻,村民一:「是喪鐘,佛子、佛子真的死了」眾村民便跪下,眾村民:「嗚,佛子、佛子啊」此時,只見佛劍緩步而出,村民二:「惡和尙,為什麼要殺死佛子」聞言,佛劍不語,劍子仙跡:「你的雙足」佛劍分說:「無妨」村民三:「惡和尙,大家打他打他,惡和尙」眾村民便圍毆佛劍,村民四:「可惡,用石頭丟他」村民五:「對、對,用石頭丟他」沙呵心想:「我該不該阻止眾人,可是,可是他殺了佛子啊,我」沙呵七相:「住手,這是佛子自己的意願,眾人快住手」劍子仙跡:「佛劍雖受重傷,要脫離此地也不是困難,這是他自己願意承擔的苦刑」沙呵七相:「啊」劍子仙跡:「在他決定以殺生渡生同時,就注定這是一條艱難的佛路,也許,是他最不願意殺的人,現在我們只能看、不能插手,最後這段路將有佛子陪他同行」眾村民:「大家打他,大家打他,喝、呀、喝」便持續毆打走離的佛劍。
黑霧森林,邪光竄動、黑氣迴流,全心修練的邪之子氣走百千孔,邪之子:「赫」面容變化之間、天際漸起黑光,黑霧森林生氣盡失、死氣萌生,邪帝元功已成,正是黑暗力量開催,邪之子:「哈哈哈,人間得不到滿足、世上以吾為獨尊,赫」手一揚、咒語現,圖騰、密字,流動黑氣中的神秘經文,死亡的黑霧森林,在邪之子的力量之下再復生機了,邪之子:「操縱萬物生死之力,父皇、西蒙,你生前唯一的遺憾,由吾達成了,哈哈哈」便離去。

西佛國、鎏法天宮,莊嚴清聖的法天宮,頌梵的唱經聲濡染耳目,但是,變數的侵襲撥亂肅靜的動亂、死亡的黑暗響哀聲與犧牲的就,只見邪之子殺了七相、八識與眾僧侶,隨後找上三名佛世尊,枯樹天:「悉無量」邪之子:「墜落無量的黑暗吧」欲動手,三佛世尊以法陣阻止,邪之子:「說出佛劍分說與活佛的首級在何處,我就讓你們昇天成佛,免墜黑暗成夜叉」枯樹天:「邪惡之子,無告知的理由」邪之子:「枯樹天、矮駝地、平凡人,如意化天大法、三相法輪陣,今天要作古了,赫」瞬間變臉,邪之子:「三禿,有空與你們打持久戰的是「傻人,黃泉引途判」枯樹天:「邪帝絕學,注意」矮駝地:「如意化天大法」平凡人:「喝」邪源、佛雙衝突,清聖、幽邪雙對立,永世的爭戰是永世的禍劫,邪之子發出原力,吞噬生氣的力量撲向三人,枯樹天:「啊」矮駝地:「哇」平凡人:「啊」猶記勢均力敵,今天失了活佛護持之力,宛如神魔同懼的邪之子陰沉而笑,聖光逐漸消散在邪力之下了,平凡人被邪之子吸盡變枯骨,平凡人:「啊」矮駝地:「平凡人」枯樹天:「不可分心」邪之子:「太遲了」手一揚吸住矮駝地,矮駝地:「呃,啊」亦變枯骨,邪之子:「如意化天已破,老僧,黑暗之力永遠無法抗衡」枯樹天:「萬物生生不息,佛法永不絕、聖光永恆」邪之子:「到地獄再唸吧」再吸住枯樹天,枯樹天:「啊」邪之子:「邪帝絕學、闖皇之威,邪兵衛真令人振奮啊,哈哈哈,佛劍帶首級離開,方向在哪裡,,追源鏡念」便查看其腦識,隨即枯樹天也變成枯骨了,邪之子:「抓到你了,佛劍受盡苦刑,真傻,何必這麼硬氣,哈」便化光離去,隨後華妃從屍體堆裡爬起,金妍華妃:「呃,啊、啊,長老、長老,法天宮竟是禍劫難逃,可怕的邪之子,沉淪黑暗的未來真無法改變嗎」便盤坐唸經,金妍華妃:「願眾靈入吾佛世界、安休魂靈,悉嚳無量啊」


宮燈幃、涼亭,龍宿彈奏著琴,一旁仙鳳服待著,疏樓龍宿:「天霜風雲渾、地凝草木香楚河越漢界、一著定乾坤」此時,默言歆來報,默言:「劍子仙跡護送佛劍前往鎏法天宮之後,人已回到中原,佛劍分說完成佛之業,受梵釘鎖體之苦刑,離開西佛國」疏樓龍宿:「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劍子、佛劍,吾在宮燈幃佈下最完美的棋局,等待孤軍無援的你們啊」穆仙鳳:「願主人之霸業,一手擒來」疏樓龍宿:「正是籠中捕禽、輕而易舉,劍子,汝與永遠脫不了生死的糾纏,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麟不減風采,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華正盛,共飲逍遥一世悠然」

波濤海邊,佛劍苦行來到,佛劍分說:「佛子,這是我們共行的最後一段路」忽然,邪之子從天而降,邪之子:「也是你最後的一段路,佛劍分說,為何你要將梵剎伽藍的頭顱帶來此地」聞言,佛劍閉上雙眼感應邪之子之氣,與未來之境的嗜血族之首比對,佛劍分說:「果然是你,邪之子」邪之子:「如我所料不差,佛牒雖欣下梵剎頭顱,卻無法將邪兵衛之力完全消弭,現在梵剎頭顱之中尙殘留部份邪兵衛之力,所以你想將他投入海中,讓我無法得到邪兵衛最後的力量,是不是呢」佛劍分說:「你永遠也無法得到邪兵衛殘餘的力量」邪之子:「林」佛劍分說:「喝」一掌肢接,佛劍分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強大壓力,邪之子再內元,佛劍被擊退數丈、撞碎巨石,佛劍分說:「啊」身形一穩,佛劍雙指運化、指發劍芒,佛劍分說:「喝」劍氣一出,卻被邪之子輕易擋開,邪之子:「強弩之末」。

豁然之境,杜一葦、獨夜人、青蚵嫂三人正在等待,此時刻子返回,杜一葦:「劍子仙跡,你終於回來了」劍子仙跡:「三位特來此等待,是否查出何事」杜一葦:「我終於查出魔龍祭天的奸計,可知他就是阿全」語一落,獨夜人偷襲一掌,劍子與杜一葦頓時負傷,杜一葦:「啊」劍子仙跡:「呃」青蚵嫂:「煎兄」只見獨夜人褪去衣服現出魔龍真身,魔龍祭天:「哈哈哈」杜一輩:「你是、魔龍祭天」魔龍祭天:「杜一葦、劍子仙跡,今天是你們的死期,喝」便運動元功,劍子仙跡:「這掌,是魔龍你錯算了」嘴角之血便止住,魔龍祭天:「嗯」劍子仙跡:「帶杜一葦走」青蚵嫂:「是」魔龍祭天:「誰也走不了」劍子仙跡:「喝」緊張緊張緊張,魔龍毒計成,杜一葦命在旦夕,劍子仙跡怒揮拂塵,豁然之境惡戰再開,古劍能再展神威、一斬魔龍嗎,這方面、路上,同一時分,疏樓龍宿即將來到豁然之境,會同魔龍欲殺劍子,忽然,琴聲起、黑影現,四分之三攔在前路,疏樓龍宿:「驅魔人」四分之三:「嗜血者,歸入輪迴吧」誅魔銀槍上手,疏樓龍宿:「哈哈哈,就算能取西蒙,取得了吾嗎」龍宿一遇驅魔人,嗜血族、神魔族,永世的對敵,誰才是倖存者。

波濤海邊,海畔之上,聖邪之戰將啓,邪之子:「赫」佛劍分說:「喝」拳掌交錯,嗜血者強桿的力道、邪帝莫測高深的學、加上邪兵衛無盡的邪能,佛劍緊守方寸卻是守的步步驚險,隨後兩人戰至海面上,突然海面上時空異變,邪之子:「這是」佛劍分說:「往向佛印」邪之子:「啊」就在邪之子錯愕同時,法印相互牽繫、佛劍天指再動,佛劍分說:「大輪天指」邪之子:「邪魅摘雷手·破」兩人近身交擊,只見天指制住雷手,邪之子:「佛劍分說,你」

時空之門開啟,佛劍分說、邪之子雙雙墜入時空漩渦,佛劍分說要如何開啟全新的未來?魔龍詭計、劍子垂危,不斷湧現的殺機、步步進逼的陰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