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八章:佛劍·佛劫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51:30 | 巴幣 0 | 人氣 55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黑闇之間,教父三人來到,血堡教父:「就是此地,嗜血族故城遺跡·黑闇之間,應該就在這片山崖的上面」半分之間:「走」三人開始爬山壁而上,蘇安一不小心跌落,蘇安:「啊」教父:「小心啊」便拉住蘇安,蘇安:「沒事」隨後,三人來到洞穴之外,半分之間:「這裡就是黑闇之間」蘇安:「進入一觀」血堡教父:「稍等一下,這種地方是嗜血族的地盤,要看也該由我來看,你們在外面等我」便化光進入,片刻卻顛簸而出,蘇安:「茶理王,你是怎樣了」血堡教父:「裡面是一望無際,會吞噬人力量的黑暗能源,我、根本沒、看見棺木,四分之、三、險險、出不來」聞言,半分之間欲進入,蘇安:「半分之間,不可」半分之間:「是吾讓他進入王棺的」蘇安:「那是我們共同的決定,我相信四分之三、相信他的毅力」半分之間:「信任不是棄他不顧」血堡教父:「十五天,半間內的,在十五天内他破棺而出便是成功,急也無用,現在最麻煩的還有一事」半分之間:「龍宿」血堡教父:「聰明,他本身的修為再加上嗜血者的優勢,絕對是一個難纏的麻頰,這件事要趕快處理」蘇安:「將此事通知劍子仙跡吧,此人會經是他的至交,論實力,也只有他能處理」半分之間:「那就由你走一趟,茶理王需要休養,我先送他回去」蘇安:「就這樣,分頭進行」便離去,半分之間:「走吧」亦扶著教父離開。
闍城、花園,龍宿來到一會西蒙,疏樓龍宿:「這就是閹城的真面目,令人開了眼界」西蒙:「成為嗜血者,所看到的景象將與人間不同,心思也將與原來不同」疏樓龍宿:「汝喜愛在日光之下的感覺嗎」西蒙:「享受光明的貪婪陰影,嘲笑盲目追求的無知者,這種感覺、令人沉迷」疏樓龍宿:「嗜血族的生活真是華麗又墮落的令人習以為常」西蒙:「這也是你的本性吧」疏樓龍宿:「所以說,習以為常」西蒙:「闍城的美酒,喝嗎」便斟酒,疏樓龍宿:「賞光了」兩人便乾杯,西蒙:「帶了什麼消息而來」疏樓龍宿:「明天就是法天宮禁武之日,要取邪兵衛,絕不能錯失」西蒙:「禁武之日」疏樓龍宿:「西佛國的節日,所有人民必須禁武朝聖,千壁的長老將有人得道昇天,等於自動少了障礙,此乃最好良機」西蒙:「嗯,確實是攻入鎏法天宮的好機會」

西佛國、鎏法天宮,眾人正在忙著準備典禮,翔維:「再過一日將是聖佛華誕,千壁亦將有數名阿闍梨歸入寂滅,眾人加快速度,將千羅壁佈置完畢」眾僧侶:「是」翔達:「前往千羅壁」兩神官與眾僧侶便離去,賴八識:「聖佛華誕雖是西佛國禁武、忌殺之日,但恐怕有心人士將趁機來襲,金妍華妃,各處防衛情況如何,金妍華妃:「法天宮數處通口皆已封閉,眾金剛也嚴加戒備,以待佛誕來臨」賴八識:「嗯,此次絕不能再有差池」金妍華妃:「上師,閻浮提洞可要另外再做防署」沙阿七相:「不用了,嗜血者雖然覬覦邪兵衛,但有三名佛世尊守護,應是萬無一失」賴八識:「然也,佛世尊之威讓嗜血者兩度來皆未能如願,防護方面應是安全無虞,無須擔憂,我們只要負責讓明日大典順利完成即可」金妍華妃:「是,二位上師,佛子另有交代,佛誕之典,邪之子亦是天宮一員,須安排其位」沙七相:「由妳安排即可」金妍華妃:「是」而在寢室,佛子、邪子閉目靜坐,梵剎伽藍:「心得到平靜了嗎」邪之子:「心已定,所以靜」梵刹伽藍:「何以定、何以靜」邪之子:「同心所以定、異心所以靜」梵剎伽藍:「法常、事無常,定之過早」邪之子:「所謂變之數,掌握吾心」梵刹伽藍:「單拳能握者,不過掌之大小,不該超之邪之子:「吾掌能握,無狀無形、無窮無限」梵刹伽藍:「超乎掌握、又當如何」邪之子:「有你同心,何懼也」梵剎伽藍:「天命、定數,終成佛誕」邪之子:「聖典將是未來的開始,你、我之未來」梵剎伽藍:「行此路、吾願同」邪之子:「不使我孤單,唯你」梵刹伽藍:「也許」。

豁然之境,劍子觀看著天際,此時穆仙鳳端茶而出,穆仙鳳:「劍子先生,仙鳳來香茗,請用吧」劍子仙跡:「辛苦妳了,可惜佛劍在內中休息,否則也該讓他一品」穆仙鳳:「不算辛苦,但願我的手藝能讓劍子先生滿意」劍子仙跡:「你做的很好,在豁然之境委屈你了」穆仙鳳:「這是我的興趣,能照顧劍子先生的生活起居,也是我唯一能報答之事,仙鳳與默言非是受人恩惠而不知回報,所以先生可以儘管吩咐」劍子仙跡:「也罷,你們覺得安穩就好」此時,蘇安來到,蘇安:「劍子先生,,豁然之境終於有別人啦,總算熱鬧多了」劍子仙跡:「哦,莫非是指以前冷清嗎」蘇安:「我喜歡人多熱鬧嘛,人氣旺代表人缘好,你又不像老孤僻對不對,門外那位兄台與這位姑娘,不知是」穆仙鳳:「穆仙鳳向姑娘請安」劍子仙跡:「院外乃是默言歌,他們兩人以前是龍宿的學生」蘇安:「是這樣啊」劍子仙跡:「他們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後輩,不必見外,何事而來」蘇安:「老茶理要我通知你,疏樓龍宿已經正式成為嗜血者了,而且他反噬鞮摩、實力非常高超,更不畏日光」穆仙鳳:「啊」劍子仙跡:「是意料之中,可惜,他永遠沒有回頭的可能」蘇安:「你打算怎麼做呢,他會是你的知己、好友」劍子仙跡:「該怎麼做,,劍臨喉前便知如何抉擇」蘇安:「難得你這麼消極」劍子仙跡:「很意外嗎,我也是人也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感謝你們的轉達」蘇安:「事在燃眉,沒有多少可以消沉的時間」劍子仙跡:「哦,我第一次受人教誨呢」蘇安:「不錯的經驗吧」劍子仙跡:「哈,那要感謝妳」蘇安:「不敢當,不敢當,我告辭了,兩位,請」劍子仙跡:「請」蘇安便離去,劍子仙跡:「你認為我該怎麼做呢,仙鳳」穆仙鳳:「我不知該如何回答啊」


豁然之境,佛劍獨自佇立,此時穆仙鳳端出茶水,穆仙鳳:「聖僧,請用茶,劍子不在,穆仙鳳招待不周,望聖僧海涵」佛劍分說:「嗯,劍子去了何處」穆仙鳳:「聖僧不知嗎,聽說明日是西佛國初佛聖誕,嗜血者將有動作,劍子去了法天宮守護兵衛」佛劍分說:「嗯」欲離去,穆仙鳳:「聖僧欲往何方」佛劍分說:「西佛國」便離開,穆仙鳳:「呵」

西佛國、高崖,銀狐欲離開,梵剎伽藍:「你要離開了」銀狐:「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梵刹伽藍:「你的傷勢完全復原,祈祝你此後平安喜樂,悉嚳無量」銀狐:「平安喜樂嗎,多謝」小活佛便拿出刀刀譜與書信,梵剎伽藍:「這是故人所託之遺物」銀狐:「蜀道行」梵刹伽藍:「正是」銀狐:「我有收的理由嗎」梵剎伽藍:「前人未竟的道路,是由有缘人繼續完成天命之途,避、也避不過」聞言,銀狐便收下,梵剎伽藍:「西佛國歡迎你有缘再來造訪」銀狐:「也許吧,也許會再會,也許不見」便離去,梵刹伽藍:「唯一的路,孤單的人、沉寂的心,令人感嘆」而在路上,濛霧的山徑、茫渺的前方,銀狐默默的走、默默的想,以往一人獨行不覺如何,為何現在的他悵然若失,人生悲歡離合、聚來散去,獨來獨往的特性,他不在意、不留戀,直至來到苦境,生命的消逝卻令他掛懷了,王隱、柳無色、蜀道行,最後,銀狐來到臥江子墓前,銀狐:「想不到葉月人會將你的墳墓留下,,為什麼會是你,為什麼我不堅持要你滾回天外南海去,為什麼,為什麼啊」埋怨的怒聲,是最深的自責、最痛的悲哀,臥江子,亦師亦友、亦親人的唯一知己,始終在他的背後默默支持的臥江子,從未想過世上真有流不出的眼淚,銀狐:「是啊,我也從未想過會有看你墓碑的一天,天下無不散的筵席,這句話你也說過,但是你不是很行嗎、你不是能扭轉天機嗎,給我起來」便打碎墓碑、拖出棺木,銀狐:「生見人、死見屍,但就算是屍體,我也不信你這麼隨便就死」忽然,旁邊的樹木動了一下,銀狐:「給我死出來」瞬間抓出邱霍葉來,邱霍蛉葉:「啊」銀狐:「葉口月人」紅狐刀欲飲落,邱霍蛉葉:「且慢、且慢啊,我死,臥江子的仇就沒望」銀狐:「你最好有換命的好理由」邱霍蛉葉:「只要你放手,我就告知你九幽沒死,以及她現在的面目」銀狐:「說」邱霍蛉葉:「九幽被孫悟空嚇破膽,為了增強功力,所以再度洗骨,不過,她被逆施增功之法反噬,所以現在的她已經是老態龍鍾的醜婦」銀狐:「天下間老婦何其多,死來」邱霍蛉葉:「啊,我可以畫她的圖像給你」銀狐:「現在、馬上、即刻」邱霍蛉葉:「好、好」便開始畫圖,片刻之後,邱麗葉將姜圖像交給銀狐,邱霍蛤葉:「我可以走了吧」聞言,銀狐便斷邱霍蛉葉右臂,邱霍蛉葉:「啊、啊,你、你出爾反爾,說話不算話」銀狐:「哪裡不算話,斷一隻手依然可以活」邱霍蛉葉:「奸詐的狐狸」銀狐:「圍殺臥江子你也在場吧,這刀、是代臥江子而討,,永遠別讓我看到你」邱霍蛤葉:「哼,可惡」便跑離,銀狐:「斷他一臂、殺了九幽,能消得了我心頭洩之不去的瘋狂嗎」便收刀,銀狐:「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啊」用繩子將棺木綁了起來,銀狐:「臥江子,你的歸宿在秋山谷,生或死,答案,也在天外南海」便拖著棺木走離,此時落葉紛飛,銀狐想起了臥江子之話,臥江子會言:「該回來時,就回來吧」銀狐:「報了仇,就是回去之時」

西佛國、千壁,聖佛華誕,莊嚴、肅穆,西佛國朝聖浴佛,法天宮進行灌佛典禮,此時小活佛與邪之子降臨,梵剎伽藍:「悉暑無量」眾人:「恭迎佛子、恭迎佛子」誰:「請佛子開法」便將淨草交給佛子,梵刹伽藍:「卍法施願吾佛引,皈依金剛上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本尊、皈依空行、皈依護法」便揮草清淨四周,眾人亦跪下而送,大千蓮華,持法印,聖潔之華映大千,阿闍梨圓滿修成,圓寂、歸滅,愀然而逝,佛光聖華、燦耀如日。

西佛國、路上,佛劍獨自而行,突然,兩名殺手攔路,妖心陀:「佛劍分說」風十翼:「風十翼與妖心陀,頜教佛劍佛門密式」突來高手攔路,暗處,真正的潛伏殺機隱動,影十字閻弓瞄準,佛劍分說面對新的難關。

西佛國、閻浮提洞,西佛國禁武之日,響遍天際的梵領之聲,莊嚴肅穆的法鐘震盪人心,在鎮守古今邪氣邪兵衛之地,今日再掀風暴,西蒙與龍宿化光來到,枯樹天:「閹皇,這回帶了幫手了」西蒙:「哈哈哈,好一個法陣,紅寅終也撐不住而化了,但是吾與龍宿可不比摩兩人」枯樹天:「隨時候教」同時,劍子亦來到,劍子仙跡:「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疏樓龍宿:「汝果然出現了,吾來的正確」劍子仙跡:「道法自然,古座劍將·斬無私」聞言,龍宿紫龍上手,而西蒙獨對三名佛世尊,枯樹天:「你一個人過的了陣嗎」西蒙:「真正的黑暗之力,在此驚爆」枯樹天:「佛長魔消」

精彩精彩精彩,如意化天法再鬥驚現最強威能的闖皇西蒙,邪兵衛岌岌可危?光與暗的鬥爭,是光明消弭黑暗、或是黑暗吞噬光明,佛劍分說所見的未來即將成真?再會之友、再會之戰,劍子仙跡再戰今非昔比的疏樓龍宿,古塵劍能再斬關商嗎?同一時分,神秘高手纏戰佛劍分說,影十字神箭暗中鏡,佛劍分說遭遇最大的危機,暗處的蒙面人又是誰,莫非是魔龍祭天,連環逼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