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廿六章:父女情

白蓮山人 | 2023-07-27 16:01:37 | 巴幣 0 | 人氣 22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西佛國、邊境,奔奔奔,蜀道行護女急奔西佛國最後邊界,赫然刀、劍合流逼面而來,柳湘音見狀便換路而逃,蜀道行:「湘兒」蒙面人一:「擔心你自己」用刀者以刀唯妙唯肖的模仿,纏鬥蜀道行,加以變化輕靈奇妙的劍法輔助,以獨臂一敵二,蜀道行一時難佔上風,蒙面人一:「劍斷蒼茫雨」蒙面人二:「喝」戰過數招,看清對方刀法只追求速成,空有皮肉、缺少靈真,焦心的蜀道行再無耐性了,蜀道行:「劍缺精、刀僅空殼,廢鐵一般」蒙面人一:「足堪應付」蜀道行:「愚蠢」而在路上,杜一葦與任飛揚攔下柳湘音,任飛揚:「邪之子不能留,喝」柳湘音半途再遇殺星,任飛揚提劍誅邪之子,杜一葦:「飛揚,先將人抓起來再說」任飛揚:「我知道了」就在此時,人形師與女陰陽師來援,任飛揚:「嗜血者」杜一葦:「是人形師、陰陽師,危險」突來的援兵,使柳湘音得到脫困之機,柳湘音:「好機會,走」便逃離,正主雖然離開,但積壓的仇怨瞬間爆發,雙俠決殺嗜血者,嗜血者不許活人生離,杜一葦:「喝」任飛揚:「呀」人形師:「赫」女陰陽師:「呀」
幽靈間壁,西蒙親臨找上蘇安,西蒙:「妳就是蘇安」蘇安:「是,貴客光臨、這邊請坐」聞言,西蒙便落座,蘇安:「想點什麼呢」西蒙:「隨意」蘇安:「好吧」便開始調酒,西蒙:「幽靈間壁在此營業多久了」蘇安:「該怎麼說呢,是很久很久了」西蒙:「哦,那對過往的事,傳承人應該很明瞭了」蘇安:「差不多囉,請」便送上酒,西蒙:「一脈相承的醇美之香」便一飲,蘇安:「西蒙大人,你今日來必是有話想挑明,不如就直說吧,不然蘇安膽量不大,禁不起這種氣氛呢」西蒙:「哦,你的所作所為不像膽量不大啊,諒在過去妳的祖先對吾家族有恩,才給你們特赦令在閹皇的範圍生存,更賜你們免死金令一張,現在你放棄這個生存機會,望你日後好自為之」蘇安:「我明白你的意思」西蒙:「酒的醇美依舊,可惜到今日為止,請」便離去,蘇安:「西蒙親自來警告算是很給我面子,不過,不趕緊離開不行,嘖嘖嘖,日後麻煩了」
暗夜荒野,獨夜人對上四分之三,一旁弄三平與阿全觀看著,月已沉、星已淡,簌簌風聲似在宣告一場亙古之恩怨,即將劃下終點,四分之三:「赫」獨夜人:「喝」銀搶起、狂捲塵沙雪飛揚,刀鋒落、寒風掃葉一片霜,一招過後,四分之三虎口見血,四分之三:「血,哈哈哈,刺激啦」獨夜人:「納命來」舞動之雙影、顫慄之殺招,黑夜之下利鋒交錯,此戰定當不能善了。
西佛國、邊境,使刀與兩蒙面人之戰持續,蒙面人絲毫不讓纏鬥,一心只想追回愛女無意再戰的蜀道行,閉眼,收徹刀鋒回納,身不動、刀不動,身似枯木、形如合於天地自然,堪不透俠刀意,使刀片刻猶豫,使劍劍鋒綿綿、憑憑落空,蜀道行:「殺之刀,是刀不歸」刀氣即出,蒙面人一虎口頓時濺血,蒙面人二:「二刀流,喝」殺之刀是刀不歸,無繁複的動作、更無極端的速度,刀行、刀動,來人只見一刀瞬殺,蜀道行:「喝」刀氣一出將蒙面人一砍成兩半,再發力氣將蒙面人二右臂砍斷,蒙面人二:「啊」蜀道行:「這才是二刀流」刀欲殺,神秘面具者迅捷無倫搶出,解龍形掌影數動劫走蒙面人,蜀道行無心追索,撤刀急追柳湘音離去之向,蜀道行:「湘兒」便衝離。
暗夜荒野,杜一葦與任飛揚纏鬥人形師與女陰陽師,夜野持續,迷離的身法、極端的劍式,超異的能量、奇幻的術法,四種不同屬性的武功,荒野之上捉對廝殺,杜一葦:「喝」人形師:「赫」任飛揚:「喝」女陰陽師:「呀」惡戰、惡鬥令人心驚,不屈的戰意、致死的決心,任飛揚雖遜陰陽師,但不要命的打法仍是維持五五之勢,任飛揚:「囂狂開道」女陰陽師:「陰陽極」招式對擊,任飛揚負傷了,任飛揚:「啊,我是不會認輸啦,喝」再度攻上,這一方,杜一葦:「喝」人形師:「赫」就在雙方戰至忘我之刻,夜空之中,忽降兩條人影圍入戰圈、過下驚天之招,孫悟空:「喝」諟摩:「赫」兩人交擊數招便降落地面,極端的對決、極端的震撼,提摩暗自思量,孫悟空:「休想趁人之危」提摩心想:「孫悟空的實力確實不同凡響,天又將亮了,犯不著為這名女人浪費力氣,嗯」禔摩:「孫悟空,我會再來找你,我們走」人形師:「冰爵大人」緹摩:「走」人形師:「是」三人便化光離去,任飛揚:「別走」孫悟空:「不可衝動,這三人的實力非同小可,再戰只會落得兩敗俱傷」杜一葦:「對啦,邪之子要緊,我們頭找尋邪之子」孫悟空:「我們回蒿棘居吧,邪之子一事,就讓俠刀自行處理吧」任飛揚:「但是邪之子事關重大」孫悟空:「吾明白,只是於情於理,我們都應該給刀一個了斷的機會,更何況此事尙有佛劍分說關心」杜一葦:「孫悟空說的沒錯,既然有佛劍分說關注此事,我們再搞下去就實在太多餘了,還不如早點回去商量如何對付嗜血者」任飛揚:「這,好吧,我與你們回去就是」孫悟空:「嗯」三人亦離開。
暗夜荒野,獨夜人與四分之三之戰持續,而在一旁,弄三平:「哈哈哈,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啊」阿全:「嗯」場上,獨夜人:「喝」四分之三:「赫」刀槍擊怒震乾坤、氣流飛馳叱吒風雪,獨夜人:「喝」戰鬥中,獨夜人飛馳上天,此乃獨夜人獨創殺招之一。飲月寒刀,四分之三:「赫」四分之三也足移弓步、銀槍斜指,形成射月之姿,就在雙方命的瞬間,半分之間來到高處之上,半分之間:「雖然偷襲很沒品,但兄弟,對不住了」便發出一鎗擊中四分之三之背,四分之三:「啊」便昏倒,獨夜人:「嗯」卻聞,半分之間之聲:「刀下留人」隨即化光來到,半分之間:「他是受嗜血者所害,才會變得如此,你真要趁人之危嗎」聞言,獨夜人便收刀,半分之間:「你果然是一條漢子」便抱起四分之三化光離去,隨後弄三平與阿全便走出,弄三平:「精采、精采,刀法一流、性精更是一流」獨夜人欲離開,弄三平:「先慢點走,我還沒報答你的救命之恩,戲班子我走遍大江南北,如果你有什麼需要,需要我幫忙的,我一定幫」獨夜人:「嗜血者肆虐,可否見過被害人的齒痕不是在脖子位置」弄三平:「嗯嗯嗯,戲班子我想起來了,西北方的妙人村,長期以來都有婦女離奇死亡,而且咬痕都在不同的地方」獨夜人:「多謝」便走離,弄三平:「咬痕不在同一位置,嗯嗯嗯,是奇特的嗜血者,看來不是一般人能對付,,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啊」兩人亦離開。
暗夜樹林,解龍形救來蒙面人,蒙面人:「多謝閣下相助」解龍形:「舉手之勞」蒙面人:「敢問閣下相助之因」解龍形:「哈哈哈,既然不以真面目示人,自有難言之隱,你不也是同樣嗎」蒙面人:「確實如此,那在下就告辭了」解龍形:「請」蒙面人便離去。
西佛國、鎏法天宮寢室,小活佛盤坐沉思,梵剎伽藍心想:「柳湘音自我意識已失,而邪之子已擁有自我意識,兩人意識相連、難以分離,大日曼陀羅因而失效」梵刹伽藍:「唉,未來多變也」此時,兩位神官來到,翔維:「佛子氣色好多了」梵刹伽藍:「嗯,調息過後、已無大礙」隨後,七相與八識亦來到,沙呵七相:「佛子」梵刹伽藍:「蜀道行父女行蹤何在」八識:「兩人已離開西佛國,向中原而行」梵刹伽藍:「回轉中原,沿途必是險惡許多啊」沙呵七相:「進入中原便是中原人之紛爭,西佛國已無介入的必要」賴八識:「但是,邪之子影響未來甚鉅,吾等仍會密切注意他們父女之行動」梵剎伽藍:「嗯」忽然,光芒一閃,沙呵七相:「是莫罕阿闍梨之傳音,欲請佛子往千壁一行」梵剎伽藍:「走吧」三人便化光離開。
西佛國、千羅壁,小活佛與兩上師從天而降,莫罕之聲:「吾等請佛子前來,乃因法藏論道之日將至,欲一聽佛子之答覆」梵刹伽藍:「伽藍明白,此次將代吾國而出」邯寧之聲:「佛子大義,諒必此次論道大會必可取回佛牒」梵刹伽藍:「另有一事,伽藍需請眾阿闍梨提防」莫罕之聲:「佛子可是因邪之子離去一事」梵剎伽藍:「然也,邪之子與兵衛皆是未來變化之關鍵,阿闍梨對此事則須多加防範,將來西佛國將成紛爭之地」邯寧之聲:「嗯,佛子所言不差,邪之子有俠刀維護、將無法避免其現世,野心份子將此起也」梵刹伽藍:「一切有眾阿闍梨費心」莫罕之聲:「佛子捨去三舍利,須多加休養,吾等就此恭送佛子」梵刹伽藍:「嗯」便與兩上師化光離去。
闍城、殿上,緹摩等待著,諟摩:「去喝杯酒,需要這麼長的時間嗎」此時,西蒙走出,西蒙:「何事又叨叨絮絮,提摩」提摩:「一為孫悟空壞事,二為一杯酒飲得真久」西蒙:「我還是有情份的西蒙啊」禔摩:「你有情份,真令我意外啊,闖皇大人」西蒙:「哼哼,給予情面給聰明的女子知難而退之路,也是釣引聰明的女子選擇更危險的路,要殺她就有足夠的理由」鞮摩:「西蒙,你真正的情面是給閣皇一脈的先族吧」西蒙:「不愧是善體人意的提摩啊」諟摩:「嘖,別在此時褒美,孫悟空插手之事,你要我怎麼做」西蒙:「說明過程」提摩:「我正要帶回邪之子,卻遇孫悟空前來擾事,當時天色將明、不便再戰,我只能暫退」西蒙:「纏人的劍客」提摩:「需要我再去一次嗎」西蒙:「不用,我會親自領回邪之子,維特」維特:「主人有何指示」西蒙:「四分之三現狀呢」維特:「回主人,已進入入魔時刻」西蒙:「繼續調查,切莫讓人插手想使他回復原狀」維特:「是」西蒙:「備水,吾要淨身沐浴」維特:「主人,已經準備好了」西蒙:「有此善體君心又忠誠的手下,真是令人歡喜,哈」便入內。
密林之內,濃密、昏暗的樹林難透一絲天光,甫逃離虎口的柳湘音難掩倉皇之心,於林中快步而行、更為避去日光之照,柳湘音:「啊、啊、啊」此時,兩嗜血者現身找上,嗜血者一:「闍皇擔憂夫人之危,讓眾人找尋夫人」嗜血者二:「吾兩人恭請夫人回轉闍城」柳湘音:「嗯,我隨你們回去」突然,刀氣閃入,兩嗜血者:「啊、哇」瞬間斃命,隨即使刀來到制住柳湘音,柳湘音:「啊,,不、我不要,嗚」俠刀便替柳湘音戴上口罩,柳湘音:「西、西蒙啊」蜀道行:「湘音,你認不得我了嗎」聞言,柳湘音搖頭,蜀道行:「無論如何,先找山洞讓你避過日光」便拉離柳湘音,柳湘音:「嗚,放我走、放我離開啊」。
雲夢沼澤,劍子與華妃來到,金妍華妃:「吾之探子查探,變裔天邪躲藏在此沼澤附近」劍子仙跡:「此獸喜躲於陰暗潮濕之處,而且狡詐無比,必是擅於利用地形掩飾自己」金妍華妃:「嗯,雖然此地昏暗,但現在尙是白日,他必不肯輕易現形,欲擒難矣」劍子仙跡:「確實,他知悉有許多敵人欲擒牠,牠會更為謹」金妍華妃:「吾所探之消息,變裔天邪好食活人,一旦入夜必將外出覓食,不如在附近設下雜網,等待野獸入網」劍子仙跡:「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但羅網必須為無形,讓他無法輕易查覺,而且還能大範圍張羅,使牠脫不出網之範圍」金妍華妃:「沒問題,吾宗有大天網,吾可以設下大天網,只要變裔天邪一有動作,便可立即發現」劍子仙跡:「那就開始吧」金妍華妃:「嗯,十葉、一枝,甘露沐衣,萬縷、千絲,金妍華妃」黃色絲綢飄揚而起,有如五彩鳳凰遨遊飛翔,絲絲金光射出、令人目不暇給,金妍華妃:「嗡、啊、吽,敬請漢金剛伏魔法,起」密咒一出、陣法即成,金妍華妃:「撤、收」便收起絲綢,劍子仙跡:「嗯,西佛國之法甚是奇妙啊」金妍華妃:「金妍華妃現醜了」劍子仙跡:「很美麗的武功,何醜之有呢,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守株待兔了」金妍華妃:「嗯」
山洞之外,儒門兩監司眾儒生來到,花伴月:「柳湘音藏身在這個山洞之內」雁穿雲:「你我前後包抄」花伴月:「好」正在柳湘音危急之刻,强悍的刀光掃入,花伴月等人急閃之刻,灰色人影闖入,正是刀護女而出,花伴月:「是使刀」雁穿雪:「攔住出口,不可讓他帶走柳湘音」聞令,眾儒生便圍住洞口,而在洞內,使刀用黑布將柳湘音包覆並擠上,蜀道行:「我要你闖陣出去,抓緊我」柳湘音:「好」使刀便衝出洞外,花伴月:「起陣」儒門教眾圍上蜀道行,蜀道行以柔軟刀光擋住日光照射、以護柳湘音,同時單身闖陣欲突破儒門陣式,蜀道行:「喝」身經百戰的蜀道行刀光輕掃、身形縦飛之刻,已脫出儒門花雁陣、借風勢疾馳而走,眾儒生:「啊、哇、啊」花伴月:「蜀道行,身一人又要防她照到日光,汝逃不了多久,追」儒門眾人便追上,而在路上,不願再造殺業,蜀道行身負柳湘音即將穿越西佛國,背後儒門天下追兵甚急,來到中途、佛劍攔路,蜀道行:「佛劍分說」卻見佛牒佇地,蜀道行:「吾不願與你動手,請你再給吾父女一點時間,蜀道行知道怎樣做」聞言,佛牒輕開三分、俠道讓行七分,君子之諾、盡在不言,蜀道行:「啊,多謝」便衝離,佛牒便關閉,隨後儒門眾人追至,花伴月:「閣下何人」聞言,佛劍不語,花伴月:「嗯,再不讓路,莫怪儒門天下要動手了」卻聞,龍宿之聲:「不得無禮」語一落,儒門龍首從天而降,花伴月:「恭迎龍首」雁穿雲:「恭迎龍首」疏樓龍宿:「竟敢恐嚇佛劍分說,看來你們的膽量真的比吾還大」花月:「啟稟龍首,是此人先擋住我們的去路」疏樓龍宿:「他可會出過一言、發過一語,說他擋「住你們的去路,路這麼寬,難道你們非從這位聖僧身上踏過不可嗎」花伴月:「這」疏樓龍宿:「真是頑愚,離開吧」花伴月:「但是蜀道行」疏樓龍宿:「蜀道行只是不願開殺,否則你們擋的住他嗎,離開吧」花伴月:「是」儒門眾人便離開,疏樓龍宿:「汝這樣做好嗎」佛劍分說:「吾相信刀兩字,不會讓吾失望」疏樓龍宿:「事關天下蒼生,若是使刀尙有顧念親情之意,邪之子誕生將是蒼生之禍」佛劍分說:「擔負之一字,所受的痛苦本就比凡人更多」疏樓龍宿:「嗯,蜀道行之前受燐菌遺毒影響、性情大變,經過這段時間的波折終又回到最初的沉潛,吾想他會做出最正確的決定」佛劍分說:「日出破曉,便是結局」
樹林草屋,俠刀父女來到,熬過重重的逼殺,由遙遠的西佛國終於回到當初相依的住所,不屈不撓的意志卻在回眼之刻見到無法再恢復的女兒柳湘音,頓時頹下雙肩的蜀道行輕輕嘆息了,蜀道行:「唉」便放下柳湘音並打開黑布,蜀道行:「逃到這個地步,你一定累了吧」一句累了吧,回憶竟是層層襲捲而來,會幾何時他也會聽過這句話,使刀便回憶起過往之景,醉不醒與柳千韻談論著,醉不醒:「千韻,你後悔與蜀道行逃出希聖教嗎」聞言,柳千韻想起刀之言,蜀道行曾言:「相信我,就跟我走」此時,小湘音走來,柳干韻:「不,我從不後悔,我相信蜀道行,但是聖教長久以來的追殺,我只是累了,為了湘音、無色、為了他,這壓在心頭的重擔,未來究竟該怎麼辦,孩子還小,要讓他們這樣顛沛流離嗎,義兄,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同時,另一處,俠刀照顧著小無色,柳湘音:「即使有錯,但我從不後悔,只希望他們能平安長大,我願意用任何一切去交換」另一景、希羅聖教,柳千韻被擒住,蜀道行:「放了她」耶黎女神:「蜀道行,你以為你一人闖得過希羅聖教嗎,殺」柳千韻:「住手,蜀道行,你走吧,別管我了」蜀道行:「千韻」柳千韻:「離開聖殿、離開中原,離得越遠越好」蜀道行:「要走就一起走」柳千韻:「再不走,我就死在你的面前,取出匕首欲自盡,柳千韻:「離開吧,捨棄你我的兒女之情、保住你的性命,為你的俠刀傳承」結束回憶,柳湘音:「嗚嗚嗚」究竟是悲、或是憐,見到愛女如此,早已封鎖在心中的過往竟層層被剝離而出,曾幾何時,橫刀殺出希羅聖教的重圍,只為妻子柳千韻,會幾何時,舉刀為了忘卻過去,會幾何時,他也感受到這般疲累的心情,歌聲:「秋天的風在吹,落葉飛上天」蜀道行:「為了你們,千韻甘願回到希羅聖教受刑,為了你們,我只能委託義兄照顧你們,看不得、摸不得,逼自己遠離你們,只為讓你們脫過希聖教的追蹤,為什麼」便流淚,蜀道行:「我從不會如此恨過自己,保不住千韻、更保不住妳與無色,這樣的俠刀尙有何用,這樣的妳,我怎忍心再讓妳痛苦下去」俠刀便出鞘,聞言,柳千韻便走離,默默離去的腳步聲,一步一步踏傷蜀道行心中的慟,難道只有這個方法才能保下愛女的性命嗎,突然,柳湘音:「啊」一聲悶哼,突如其來的冷箭、突如其來的震憾,眼中所見、手中所抱,竟是緩緩失去性命的軀體,蜀道行:「湘音、湘音啊」究竟是何處所來的暗箭,面對瞬間而來的生離死別,蜀道行再也無心任何外界之事了,蜀道行:「為什麼、為什麼,義兄、千韻,難道不管我做下多少的努力,註定五倫俱喪嗎,蒼天啊」柳湘音:「啊」蜀道行:「妳想說什麼」便取下柳千韻口罩,柳湘音便抱住使刀咬下吸血,忽來的一陣刺痛,是嗜血者臨死也無法解脱的渴望,鮮血流出傷口的刺痛,卻怎樣也比不上心中潰堤的劇痛,蜀道行默然了,蜀道行:「是救不了你,也許這是我唯一能還妳的」宛若天旋地轉的迷茫,是將成嗜血者的變化,頸中痛楚的感覺漸漸消失,是懷中女兒生命的流逝,望著沉黑的夜空,不停飛越的流星雨、不停變化的身體,抱著柳湘音,按在心臟的掌心,是為人父的酸楚,是為武林的贖罪,俠刀便自蓋天靈,蜀道行曾吟:「嘯引九霄伏龍起、愁披天地劍霜吟,今朝鵬翼蓋古今、一論俠刀蜀道行」豪邁而蒼勁的俠之聲、瀟灑而絕代的俠之刀,是創造武痴顛峰的刀者,也是顛沛流離的一生,最終,卻是選擇自我了結的生命,究竟是命該如此、或是武林無情,蜀道行望着漫天的流星雨,最後,只有一聲解脫的輕嘆,蜀道行:「啊」便斷氣。
高岩之上,影十字獨自佇立,忽然接到一封信之後便化光離開。
幽靈間壁,茶理王與蘇安談論著,茶理王:「嗚嗚嗚,他的母親是一個奇女子,性剛烈實在是「天下第一,每次若想到她甘願死也不願作我的牽手,只留給我小四,我、我就、就,哇啊」蘇安:「那當年你又為何送走四分之三,而不將他留在身邊」茶理王:「那當時西蒙已經掌握大權,正準備肅清所有反對的勢力,他留在我的身邊太危險,所以我才將他送去驅魔一族」蘇安:「原來如此」茶理王:「說起來是我虧欠了他們母子太多太多了,無論如何我是非他不可,我決定吸出他身上的毒素」蘇安:「這樣做,若是你嗜血化,那後果誰來承擔」茶理王:「這簡單,我都想過了,你不用擔心,只要抓準時機在我尙未嗜血化之前,叫那個半分仔一刀砍了我,乾淨俐落、一了百了」蘇安:「這樣不行,犧牲你絕不是四分之三樂見,我與半分之間是承受不了他的脾氣」茶理王:「反正我跟他什麼關係他又不知道,這件事我不說、你不說,他是要說什麼,死我不過是死一個他對頭的嗜血族,不會有影響的,這件事不用再說了,就這樣定了,我去看小四」便入內,蘇安:「教父、教父,事情怎麼變成這樣,唉」亦入內。
樹林草屋,荒山冷風,無言倒落塵埃的軀體,夜、涼的令人心寒,此時西蒙來到卻見俠刀父女之屍體,西蒙:「湘音,,嗯」同時,佛劍亦來到,佛劍分說:「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隨即,龍宿也來到,疏樓龍宿:「無關立場,龍宿對的深情甚為感佩,但是考慮立場之後,龍宿還是要選擇」語一落,佛劍佛牒與龍宿紫龍同時出鞘,疏樓龍宿:「高手之決,華麗的一招如何一招之決,嗜血王者、疏樓龍宿、佛劍分說,勝敗如何?
雲夢沼澤,入夜時分,陰暗穢濕的沼澤,忽然一股氣息竄動,變裔天邪:「嗯」金妍華妃:「嗡、啊、吽」咒語一出、陣法即現,頓時困住了變裔天邪,變裔天邪:「啊,咯咯咯,黃毛丫頭也想抓我嗎」一運勁便破了陣法,金妍華妃:「嗯」此時,劍子飄然飛落,劍子仙跡:「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變裔天邪:「咯咯咯,兩個是嗎,來啊」同時,高處之上,影十字揚弓瞄準劍子兩人。
幽靈間壁之內,為救四分之三,茶理王陷入痛苦的抉擇,蘇安:「你真要這樣做」茶理王:「這是唯一的方式」蘇安:「但風險實在太高了,你知道你將為這個決定付出多大的代價嗎」茶理王:「我知道,但是我已經沒退路了」半分之間:「唉,你真願意如此為他犧牲」茶理王:「天性、親情,我不願看他痛苦」蘇安:「好吧,我明白了,我會全力支持你」茶理王:「多謝,喝」便運動元功。
為救四分之三,茶理王做下最殘酷的決定,四分之三能因此獲救嗎?闍皇西蒙、佛劍分說、疏樓龍宿,三強之間正面交戰,會是怎樣的極端?邪之子生死究竟如何?劍子仙跡一挑變裔天邪,闇弓影十字虎視眈眈,誰是算計之下的犧牲品?影十字又是何人所派?四分之三、血堡教父,一段恩怨糾纏的血緣,又會開啟怎樣的結果?嗜血之後,又是誕生何等恐怖的人物?闍城血印既破、末世血錄開啓,無止盡的血劫殺戮,滅絕希望的世界是否真會誕生?劇情已經進入最高潮?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