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一章:局中有局

白蓮山人 | 2023-07-28 09:44:16 | 巴幣 0 | 人氣 38

完結嗜血記
資料夾簡介
古墓得不到滿足,天堂容不下真相。 地獄管不住狂傲,人間止不住卑微。 聖界因吾而誕生,神魔不許介。

血嵬坡,月半分、雙雄並視,極端的會面、今生最強的敵人,孫悟空一對西蒙,孫悟空:「嗯」如意棒便出鞘,三尺秋水冷如冰、一劍光寒十九州,西蒙:「好劍,赫」面容一斂已是備戰之態,西蒙邪之刀亦上手,刀斜指、劍輕揚,戰火、始於風起瞬間,西蒙:「赫」孫悟空:「喝」快、快在瞬息之間的變化,反擊、更在頃刻而已,孫悟空:「喝」西蒙:「哼」兩人交擊數招過後,西蒙:「熱身結束了」孫悟空:「嗯」西蒙:「赫」孫悟空:「玄子神功·一氣化三千」漫漫烽火路、無止江湖劫,利刃試鋒銳、一氣化三千,西蒙硬擋,掌氣瞬間爆發逼得西蒙倒退數步,西蒙:「嗯」
黑闇之間、洞內,小活佛一會邪之子,閶潮、光流,相互激盪、吞併,侵蝕邪惡一抗善光,邪之子:「歡迎來到黑暗的世界」梵剎伽藍:「悉尋無量,躲於黑暗之中,如何見得清自己呢」邪之子:「不用看,我就是黑暗啊」梵剎伽藍:「你是人,人有心,有心有情,絕非黑暗」邪之子:「心、情又是什麼」梵刹伽藍:「明辨是非善惡之心,愛憎哀懼喜怒之情」邪之子:「我若不需要呢」梵剎伽藍:「你需要的,因為你是人」邪之子:「嘻嘻嘻,我不要當人啊,因為你講的心、情,就是人最大的弱點,我討厭弱點」梵刹伽藍:「但事實仍無法改變,你由人生自當是人」邪之子:「既然是事實無法改變,那你為什麼要強調我是人呢,這個名詞很重要嗎」梵剎伽藍:「人總是容易迷失自我、自性、自心」邪之子:「迷失又如何,沉淪在黑暗的世界,是不是呢」梵剎伽藍:「黑暗非是一切,你要永遠活在黑暗之中嗎,白日之下的大千世界、繽紛多姿,而黑暗永遠只有黑暗」邪之子:「為什麼黑暗不是一切,我主宰所有,我就是一切」梵刹伽藍:「三千世界,你在黑暗中能主宰多少,目所見、耳所聽、鼻所嗅、口所噹、心所感者,有多少」邪之子:「你說有多少,便有多少」梵刹伽藍:「吾說唯有黑暗而已」邪之子:「但記得有一句話,便是有黑暗才有光明,那麼擁有黑暗也等同擁有光明,而且沒有我的存在,哪來的你呢」梵刹伽藍:「吾不自黑暗出,吾自佛國來」邪之子:「佛,又是我想學的另一個課題」黑闇之間、光明世界,閻與光,一起一落、此消彼長,最終恢復制衡之態,而在洞外,諟摩:「呵呵呵」姜槃嬤嬤:「笑什麼」提摩:「沒什麼」姜娤嬤嬤:「哼」緹摩:「嘖嘖嘖」姜娤嬤嬤:「嗯」諟摩:「女人一旦失去青春,就什麼都沒了,可悲、可嘆」姜槃嬤嬤:「你說什麼」諟摩:「別激動、別激動,看你的眼睛深沉又美麗,好似目的貂眼石,只可惜」姜婺嬤嬤:「可惜怎樣」提摩:「裝飾寶石的銀台已是老舊難耐」姜嬤嬤:「棺材是裝死人,不是裝老人」緹摩:「哈,你難道不知道嗜血者一向是在棺材裡睡覺嗎,其實我這樣說只是想幫妳,俗話說,世上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我這個人最無法忍受殘缺的事物」便觸摸姜臉容,禔摩:「美麗的寶石需要一付足以匹配的銀座,讓我幫妳如何,在我的巧手之下,妳一定能回到五十,不對,是四十歲的型態」聞言,姜身發怒火逼退諟摩,諟摩:「別生氣,吾是一番好意」美嬤嬤:「走」提摩:「我是好意喔」便取出一罐化妝品,提緹摩:「這是好東西,任何黑斑、老人斑、細紋、皺紋都是一抹見效,還你青春,,讓我為妳抹藥,,必須先將妳的臉皮皺紋撐平,才能抹藥」姜嬤嬤:「喝」便一掌打退諟摩,藥罐掉落地上,提摩:「唉呀,可惜、可惜,浪費一罐好藥」姜嬤嬤:「你再說一句話,地上的藥會全部塞滿你的六孔,免人」提摩:「嗯,什麼是免人、哪裡是六孔」姜娤嬤嬤:「需要吾解釋嗎,斷陽男」禔摩:「妳」姜嬤嬤:「想較量嗎」提摩:「喝」兩人一掌交接,此時維特來到,維特:「唉唷,不可啊,Mr.冰爵大人,請你們不要再打了」提摩:「維特,這沒你插手的餘地」姜嬤嬤:「遷怒下人,冰爵大人好大的派頭」諟摩:「妳」維特:Mr.西蒙希望冰爵不要讓邪之子難做人」提摩:「哼」維特:sorry」姜娤嬤嬤:「嗯」維特:「維持告退」便離去,提摩:「吾不看醜陋的事物」姜嬤嬤:「吾不看殘缺的男人」提摩:「哼」姜嬤嬤:「哼」
血嵬坡,日升月落,又是一夜已盡,孫悟空與西蒙之戰持續,西蒙:「很可惜,太陽對吾不構成威脅」孫悟空:「威脅你的,是吾手中針」西蒙:「世上無任何事物,足以威脅西蒙」孫悟空:「未必然」西蒙:「喝」孫悟空:「呀」戰局再啟,揮灑飄逸姿態、是傲視世間身影,舞動雄偉軀體,是睥睨天下王者,西蒙:「喝」孫悟空:「哼」一夜的苦鬥雖是各自負傷,但一方卻是體力無窮、傷口癒合,一方卻是體力漸失、血流不止,西蒙:「多美麗的陽光,多希望吾的族人也能看到,但是吾只能賜給他們永夜」孫悟空:「日月陰陽、各有所屬,越過這個範圍便是違反天常」西蒙:「哈,天常,你累了,加上傷口的失血,你注定敗在吾之手」孫悟空:「是嗎」便揮動龍拳起手式,西蒙:「嗯」孫悟空:「龍拳,喝」至絕、至極的一招,不留生機、不留餘地,是唯殺的一棒,兩人交錯而過,如意棒竟現出裂痕,但是,快的是刀,更快的是、佛牒,西蒙之刀氣被佛牒所擋,西蒙:「啊」紅塵禁招傷勢爆發、餘勁擴散,此時佛劍現身,佛劍分說:「殺生為護生,斬業非斬人」隨即,西蒙傷口已恢復,西蒙:「又是你,佛劍分說,哼」便退離消失,孫悟空:「啊」昏倒被佛扶住,佛劍分說:「嗯」
荒野之上,影十字獵殺社一葦,利隼逼命無常,令人膽寒的暗箭,已準確鏡定獵殺目標,此時暗箭射出,杜一葦:「啊」杜一葦雖連閃三箭,但回氣之後卻已無法查覺狩獵者的殺氣,影十字隱形消失,杜一輩:「糟了,無聲無息」無聲無息的殺氣、無聲無息的動態,周遭不尋常的寧靜,帶起草木皆兵的危機,就在此時,逼殺的箭風連環破空而來,杜一葦見狀立刻旋身運功以擋,身上的衣袖被利箭破多處,杜一葦:「快走,喝」運出異能空間便躍進,背後一支暗箭同時射入,只聞,杜一葦之聲:「啊」見狀,影十字:「嗯,離開」便離去。
血嵬坡,佛劍照顧著昏迷之孫悟空,此時孫悟空甦醒了,孫悟空:「佛劍,啊」佛劍分說:「肩頭一刀,是你施展龍拳之時,西蒙在你身上留下最深的一刀,這一刀將影響你最近劍法發揮,其餘傷勢皆是皮肉之傷,療養一段時間即可」孫悟空:「西蒙呢」佛劍分說:「他已經離開了」孫悟空:「唉」佛劍分說:「雖是嗜血者不死之軀,中你紅塵輪迴此招,短期內也不能盡復元氣,你知道你最重的傷在哪裡嗎」孫悟空:「吾明白自己的情況,也知道使用龍拳的後果」佛劍分說:「龍拳威力太巨凡人與凡兵皆無法承受,短期内不可再用」孫悟空:「佛劍因何知曉吾在血嵬坡」佛劍分說:「因為吾會去過減希望的世界」孫悟空:「嗯」佛劍分說:「你在血嵬坡有劫,如今此劫應化消,至於西蒙與一般嗜血者不同,殺他需要方法、而非武力」孫悟空:「吾曉得,多謝佛劍此次相助,孫悟空尙有要事,需先行一步」佛劍分說:「亢龍有悔、盈不可久,切記」孫悟空:「多謝提醒,請」孫悟空心想:「為何西蒙會來到血嵬坡,嗯」便離去
血堡範圍,來到血堡探查情況的默言歆,眼前竟是一片的空地,默言:「奇怪,諾大的血堡竟然不見,,有一封信」便取起石上書信,默言:「回稟主人」就在默言歆離開之後,原本消失的血堡竟由地面緩緩昇起,隨後教父三人化光現身,血堡教父:「哈哈哈,笨人,真的是笨人」紅寅:「不愧是嗜血族有始以來最天才、最精明的族王,隨便一封信就將正道眾高人玩弄於手上之中」雷迪:「但是教父啊,西蒙他們有心要和我們結盟,這種做法有點不道德」紅寅:「道德,,咱們可是嗜血者,道德本就不存在,更何況兵不厭詐,這只是一種手段」血堡教父:「雷迪,我知道你做人忠厚老實,本教父教你一點,西蒙這招叫做轉移目標、借刀殺人,合作這個議題只是為了分散正道的注意力,雷迪:「原來如此,他們真的心意還是要陷害我們」血堡教父:「沒錯,我只是還他們一手而已,對啊,說到西蒙才想到,西蒙之所以有那麼強的力量,是因為西蒙的老頭犧牲自己所造成,也許西蒙家的祖境有對付西蒙的好東西」紅寅:「嗯,我們嗜血族最重視的就是血統,這種力量、血統的傳承,也許真的有索可尋」血堡教父:「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出發,紅寅、雷迪,好好顧守血堡」紅寅:「是」雷迪:「是」血堡教父:「本教父去也」便化光離去,雷迪:「哼」紅寅:「哼」。
豁然之境,劍子與龍宿談論著,疏樓龍宿:「深吁的氣息,是煩惱的細紋、是操心的苦勞,老字就寫在臉上了」劍子仙跡:「由以上的幾句話,龍宿,你還是愛美如昔」疏樓龍宿:「非也、非也,吾是追求心態的年輕與快樂,才有青春活力」劍子仙跡:「就算沒有青春活力,你的歲數也能稱之老當益壯」疏樓龍宿:「耶,男人的歲數是秘密,力量也不一定成正比」此時,「默言歆來到,疏樓龍宿:「默言歆,探了如何」聞言,默言歆將信交給龍宿,疏樓龍宿:「哦,劍子,汝看吧」再將信交給子一觀,信上所寫:「歡迎、歡迎,歡迎想攻打血堡的志士勇夫光臨偉大的血堡,不過,不是我要數落,是你們太笨了,竟然先找我偉大的血堡之主‧茶理王,若是我要出手,你們保證全軍覆沒,所以你們為什麼會撿回一條命,就是因為我今天心情好、很快樂,決定不動手開殺戒,從今天起血堡換住址了,你們若是有氣沒處發,就去找西蒙吧,他的闍城只要我用小指輕輕一彈就會馬上崩城,想必你們也可以輕易得手,等你們贏時再來找我挑戰,偉大的血堡之主·茶理王親筆手書,好好保存吧」劍子仙跡:「哈哈哈」疏樓龍宿:「汝很開心」劍子仙跡:「教父還是不改幽默」疏樓龍宿:「現在有了消息,吾要先回疏樓西風」劍子仙跡:「哦,今天急著走,稀奇喔」疏樓龍宿:「血堡選擇撤退,接下來闍城必會發動攻擊,吾要回去好好準備一番啊,以應變轉換的目標」劍子仙跡:「我就不送了」疏樓龍宿:「耶,不用,請了」劍子仙跡:「請」龍宿兩人便離開。
疏樓西風、花園,龍宿兩人返回,穆仙鳳:「仙鳳參見主人」疏樓龍宿:「嗯,血嵬坡的結果呢」穆仙鳳:「稟主人,佛劍分說出現在血嵬坡,阻止了西蒙與孫悟空的決鬥」疏樓龍宿:「好個佛劍分說,孫悟空可有使出禁招」仙鳳:「有,在雙方受創當時,佛劍分說正好趕到救走孫悟空,西蒙也負傷而回」疏樓龍宿:「很好,孫悟空,汝的禁招只剩一次的機會了,下次再使用就是在汝亡命的最後一刻,哈哈哈」
黑闇之間、洞內,佛子與邪子持續談論著,邪之子:「你的佛是什麼」梵刹伽藍:「佛什麼也是,什麼也不是」邪之子:「那就是你的一切了,如同我的黑暗一樣,很趣味」梵剎伽藍:「非也,事無絕對,也無一切」邪之子:「既然不是一切,佛何用」梵刹伽藍:「佛不在用,佛是吾心、吾心即佛,任心自在即成佛」邪之子:「任心自在即成佛,嘻嘻嘻,我在黑暗中,佛是我、我是佛,那又有何不同呢」梵剎伽藍:「你有心嗎」邪之子:「我不需要心,不過我卻有心,有心則有佛,所以你也能與我在此修佛」梵剎伽藍:「但你能做到一切戒門、定門、慈門,一切神通變化,悉自具足、不離本心嗎」邪之子:「心念具足就可以了嗎,那何者是心、何者是佛」梵刹伽藍:「非心不問佛、問佛不非心」邪之子:「所以你說佛是心、心是佛,我的心念不足,所以我的心無佛嗎」梵剎伽藍:「任何人心中皆有佛」邪之子:「我心中有佛、你也心中有佛,你我有何不同」梵刹伽藍:「吾有佛心,但你並無」邪之子:「吾心有佛,為什麼說吾無佛心」梵刹伽藍:「心有佛,非佛在心也」邪之子:「嗯,沒關係,反正我不需要」梵刹伽藍:「那吾便無留於此地之必要」邪之子:「你不需要黑暗之力嗎,只有光明而無黑暗,你所謂的三千婆娑世界也會毀在一旦」梵刹伽藍:「黎明前的黑暗雖是必須,但光明將至」邪之子:「對嘛、對嘛,我是必須存在的,你留在此地,我也可以見到光明,也就是自然之理」梵刹伽藍:「侷限的光明、侷限的黑暗,非是全部」邪之子:「我們兩人合作,就可以擁有全部」梵刹伽藍:「悉嚳無量,貪、懲所存,永遠也得不到所謂的全部」邪之子:「有貪、有慾是因為人心不足,但我無心就無貪、慾,所以終有一日,盡握所有」梵刹伽藍:「除非消滅吾,你才能如願」邪之子:「嘻嘻嘻,你很有趣,再陪我玩一陣吧」而在洞外,西蒙來到,西蒙:「緹摩,邪之子如何了」提摩:「講的很開心啊,擔心就自己來顧」西蒙:「吾相信你的能力」提摩:「是真相信、還是假相信」西蒙:「不用懷疑吾之話」提摩:「是,西蒙大人」姜嬤嬤:「唉呀,想要多說幾句稱讚,就直說囉」西蒙:「你是何人」姜嬤嬤:「問我,何不問他,他比較喜歡回答你的問題」西蒙:「嗯」提摩:「老奶媽、老醜女、老女人、老太婆,你喜歡哪一個稱呼」姜嬤嬤:「你可以叫吾老奶奶」提摩:「妳不夠格」西蒙:「佛子随行者竟是妳」姜嬤嬤:「怎樣,想二對一嗎」提摩:「只怕你承受不起」姜嬤嬤:「哈,我只怕有人要叫我姐姐」提摩:「什麼,憑你這般容,妄想,再說,如我們這般尊貴的闇魔,妳、老女人,豈只傷眼、更會傷身」姜嬤嬤:「聲聲句句不離老字,,吾就等著看你的下場」鞮摩:「儘管等,注意啊,生氣老化的更快喔」西蒙:「提摩,注意邪之子之動態,勿讓外事分神」緹摩:「知道啦」西蒙:「我離開了,此地交你」便離去,提摩:「唉,終於明白自己的本份了,姜嬤嬤:「哼,我是看不得有人尾巴一直晃」提摩:「我才勸你永遠背對他人,免得嚇死路人」姜嬤嬤:「嚇死誰又關你何事,還是你怕被我嚇死」諟摩:「對,我怕你,怕你看上我」姜嬤嬤:「你、你只會對人搖尾乞憐,根本不上吾眼」提摩:「老太婆」美髮嬤嬤:「搖尾狗」
王者之墓,四分之三找尋著四周墳墓,一旁半分之間休息,半分之間:「兄弟,你找到西蒙之父的棺木了嗎」四分之三:「應該是這一具,為吾戒護」半分之間:「小心上次的教訓」四「分之三:「嗯」王者之墓,四分之三欲進入王棺,吸取嗜血族元祖之靈,就在此時一道掌氣襲入,四分之三躍身避過,隨即教父來到,血堡教父:「所以說你傻,盡做傻事」四分之三:「廢話」見茶理王亂事,四分之三怒氣迸發,銀搶斜轉直刺,茶理王以掌拆招,霎時只見兩條人影纏鬥,血堡教父:「林」四分之三:「喝」一旁,半分之間:「要我幫他打老爸嗎,事後他一定會後悔,沒辦法囉」魔狩上膛,瞬間銀流一瞬,直逼茶理王肩胛,意在打斷戰局,不意,四分之三銀搶從後刺中茶理王後腿,血堡教父:「半間仔的死小子啊,你的子彈,,怎麼涼涼」便往後一看,卻見腿部流血,血堡教父:「孩子啊,拜託借問一下,為什麼你胸口不剩,偏偏你老子大腿」四分之三:「我、不想殺你」血堡教父:「好,回答的好,使吾全身無力,枉費、枉費我的寶甲,今天到此,到此,便化光消失,四分之三:「茶」半分之間:「走了、走了,聽不到你喊囉,不是告誡過你,有時候要老實表達心中的感情嗎」四分之三:「不要胡言亂語,吾要進入王棺了,你戒護」半分之間:「知道了」四分之三進入王棺,隨後棺木便闔上。
血堡、殿上,教父返回,血堡教父:「死小孩,一點都不知道敬老尊賢,不知道萬事孝為先,就這一檢給我刺在腳上,,不過他看起來也是萬分無奈,勉强不怪他好了」此時,紅寅兩人走出,紅寅:「血腥味,老仔,你回來了」雷迪:「紅寅,請你改口血堡之主」紅寅:「活了這麼久的老怪物,不叫老仔叫什麼,教父,你說呢」血堡教父:「與其在口舌上爭論,不如做出實績給我看」紅寅:「哈,雷迪,聽到了沒,這就是能力上的特權,認份吧」血堡教父:「你們都是一樣」紅寅:「茶理王,你改口改的真快啊」雷迪:「堡主,你受傷了」血堡教父:「皮肉之傷算什麼,驅魔人不過爾爾」紅寅:「哦,你能勝過讓西蒙一系受創的驅魔人,為何要跟他合作呢」血堡教父:「哼,說他是黃口小兒,還真是黃毛小子,想用兵之策,豈不知我堂堂血堡之主乃是戰沙場的老手,所以合作的原因就是好好看他的笑話」紅寅:「看來這回西蒙釋出誠意,想引你中計是失敗了,未來不可能再有合作機會吧」血堡教父:「紅寅,白問的問題就別問了」紅寅:「我要確定你的答案啊,既然不可能合作,不如就快一步剪除他的羽翼」血堡教父:「何必殺呢」紅寅:「老仔,你不殺,是要留後患嗎」血堡教父:「非也,我要擒拿」紅寅:「哦」血堡教父:「對付人形師與超能者的面具,也許用在西蒙的身上會更加美麗啊」紅寅:「老仔,這個主意甚妙啊,戴上面具的西蒙真令人心頭怦怦直跳啊」血堡教父:「抓到手就交給你,如何」紅寅:「好啊,感謝堡主恩賜吶,嘻嘻嘻」血堡教父:「想滿足你的報復心,就先去將西蒙的手下抓來做試驗」紅寅:「小意思,第一個目標就選鞮摩吧」血堡教父:「准」紅寅:「領令,哈哈哈」血堡教父:「去吧」紅寅:「紅寅就先離開了」便離去。
王者之墓,半分之間等待著,而在嗜血族王棺之內,四分之三閉目凝神,吸收嗜血族元靈之力,兩股相斥的靈氣相斥激盪,棺木劇烈震動,棺木之聲:「嗚、啊」沉眠已久的元靈受到影響,發出陣陣痛苦的哀嚎,棺木之聲:「啊、嗚、啊」半分之間:「四分之三,四分之三你沒事吧,我將棺木打開」欲動手,半分之間:「不行,現在打開不只前功盡棄,而且會危害到他的性命」此時,聲音消失,半分之間:「消失了,奇怪,程序應該沒有錯誤,為何棺木之內會傳出這等淒厲的哀嚎,那聲音並不是四分之三」
闍城、殿上,西蒙化光返回,維特:Mr.西蒙,西蒙大人受傷」西蒙:「好一個孫悟空,禁招威力果真驚人」維特:「主人,要先入銀棺休養嗎」西蒙:「也好」兩人便進入房內,維特打開銀棺之時,銀棺裡現出王者之墓的影像,西蒙:「四分之三,因何有這個影像出現,維特」維特:yes」西蒙:「馬上帶人形師等前往王者之墓,仔細查看」維特:yes」便離去,西蒙:「茶理王已壞四分之三成為嗜血者一事,為何還有這種投影出現,異哉,不過,你能救他第一次,能救得了第二次嗎,哼」便躺進銀棺。
疏樓西風,靜寂寂的夜晚,疏樓西風透出一絲詭異,突然間,默言歆急奔而出,而在暗處,獨夜人:「老鼠上鉤了」便跟上,這方面、樹林之內,默言歆來到並吹起口哨,聞聲,流川飄渺便現身,流川飄渺:「你終於來了」默言歆:「主上交代之事切莫耽誤,快拿去給他」便將信交給流川飄渺,流川飄渺:「我明白」便縱身離去,默言歆:「離開」亦衝離。
王者之墓,蘇安與秦假仙眾人來到,半分之間:「大姐,你怎麼來了」蘇安:「四分之三已經進去了,行動前你們為何不事先跟我商量,太遲了,一切都太遲了」
路上,無月暗夜,卜魄遊魂車急急而奔,目標王者之墓,突然一道光芒飛進了車內,紅寅之聲:「喝」女陰陽師之聲:「呀」人形師之聲:「喝」車內發出打鬥聲,頓時車箱破碎,紅寅與維持三人便現身,維持:「解決他,然後跟上」便躍上馬奔離,而人形師與女陰陽師則對上紅寅。
暗夜路上,流川飄渺獨自而行,中途,獨夜人攔路,獨夜人:「獨夜獨釣獨影人,飲風飲飲寒刀」流川飄渺:「來意不善」獨夜人:「留下書信」流川飄渺:「笑話」獨夜人:「那就先留下你的性命」
黑閣之間、洞內,交談結束,邪子欲殺佛子,邪之子:「消滅你,握得所有」梵剎伽藍:「嗯」闇、光波動,再度激盪黑闇之間,乍見兩道精神波流竄不止,意識同化,生死、勝敗一瞬,而在洞外,姜與提摩亦感四周震動異常,姜嬤嬤:「這是」鞮摩:「怎樣一回事」
黑闇之間異變生,黑白兩分的世界之內,邪之子與小活佛誰將同化誰呢?滅絕希望的世界,佛劍分說真正成功扭轉未來了嗎?茶理王與西蒙,誰將是一統嗜血族之皇?王者之墓出王者,四分之三人王棺,他將如何蜕變?驅魔人、嗜血者,情仇恩怨糾纏,何時終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