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時空劫掠】導正 VI 陰謀 I

白悅 | 2022-06-24 21:00:03 | 巴幣 2 | 人氣 36

連載中時空劫掠 THE TIME SPACE OF DIVERGING
資料夾簡介
一場意外後,倖免於難並想盡辦法挽回悲劇的資深太空員卻因此喪失記憶,反覆嘗試與尋找過去的同時也在不知不覺中開啟了某扇禁忌的大門。

  「目標進入上層D區宇航維修管理部十八號電梯,完畢。」一名身穿深色西裝的男子低聲說著。左領尾端鑲著一枚精細的藍色十字星,在光線照射下閃著淡淡的藍光。他頭上那抹淺金色的短髮一晃眼便消失在隱蔽的轉角。

  寬廣潔白的會議廳中除了菲碧.麥基寧身穿淡米色連身套服外,幾名穿著一致深色特殊套服的人們圍繞著控制器而站——每個人的左側領尾皆鑲著一枚湛藍的十字型行星,也只有菲碧.麥基寧領尾鑲著的十字星閃著銀白色光芒。

  一名男子點擊著懸浮於控制器上方的半透明玻璃樣面板,憑空顯現而出的屏幕畫面頓時將薩蒂・伯雷的那一頭深褐色短髮呈現在眾人眼前。

  薩蒂低著頭巧妙地將臉部特徵遮擋住,同時將手掌置於門旁的控制面板迅速地輸入指令碼。

  他在輸入指令碼?為什麼?站在不遠處的菲碧.麥基寧下意識的問著自己——

  「目標已進入電梯,完畢。」那名忙於操控系統的男子回覆。

  電梯內的所有監控裝置在薩蒂輸入完指令碼後毫無警訊地與系統中斷連線。薩蒂那低垂一動不動的髮梢直接從屏幕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系統的警告標語。

  菲碧.麥基寧走上前點擊著透明面板並輸入幾串指令碼,薩蒂所搭乘的那台仿真電梯設備剖面模型取代了上空透著淡藍光暈的半透明屏幕。鐵灰色的模型清楚延伸顯示出各樓層出口相對應的單位區域——向下近核區的綠樹能源及宇航天氣、生命之泉淨水系統、海博納休眠艙區,向上近空區的宇航維修管理部以及ESC基因工程。

  麥基寧再一次輸入指令碼後,位於宇航維修管理部第326層區的監控再次偵測到薩蒂的身影。

  但薩蒂總是能輕易避開監控系統,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否真的將太空站內無數顆隱蔽性、警覺性及機動性極高的監控熟記,並徹底運用。

  然而麥基寧只是盯著亮紅的偵測警示。

  很快的,那具電梯模型快速向上轉動變為一片清晰的監控畫面——身穿黑色連身裝束的薩蒂出現在一條挑高卻略顯狹窄的空曠通道中。裸露的金屬管線整齊排列地繞行著通道壁一路延伸至黑暗,左右各一條嵌在金屬管線旁的暗黃光束,每隔三十公尺的弱光甚至很難打亮男人腳下的影子,「這裡是十字星,目標位於第326層區通往南D1第27號運貨通道。」

  對於這些操作以及大部分的指令碼她幾乎可以做到隨心所欲——除了海博納以及腦神內部的核心系統。

  事實上,她其實很清楚自己身處於什麼樣的局勢。她花費了數十年的時間在剖析、鑽研腦神系統,將這獨一無二的演算機器具象化並活用它的智慧與經驗——超越人類這等智能生物的過去、現在、未來,擊碎時間枷鎖的束縛。這並不是隨便一名對科技、程式略有興趣或在此領域上大有成就的人能輕易辦到的事——而是用生命中的其他重要時刻換取而來的技術與理想,甚至是地位。

  而這也使她更加固執也更加危險。

  「收到,赤經正朝目標方向前進,約五分鐘後接觸,完畢。」一名略沉的女性嗓音透過控制器傳了出來。

  「這裡是赤緯,位於目標前方約200公尺處,準備接觸。」接著是男性嗓音,一名穿著暗藍色連身裝束的資深幹員藏身暗處。左臂上鑲有三顆十字樣行星透著黃色微光,不知是否因昏暗的光線而顯得有些黯淡失真。男人就像獵豹般一動不動地壓低身影藏在角落,低垂的雷射槍口卻時刻對準獵物伺機而動。

  曾經有無數個決策時刻,麥基寧都會問著自己:我該殺了他嗎?殺了他對我有什麼好處?她看向一旁穿著特殊深色連身套服的人員,這些人以及自己身上鑲的十字型星球不就代表著朔造自由的時空與星系嗎?她再次想著:如果能說服他,並且用他無法拒絕的籌碼進行交易,那麼我是不是就能成功了?

  這樣的想法很單純,同時也非常致命。

  「我要活捉他,必要時可以少些軀體,完畢。」麥基寧將畫面調轉至赤緯後方上空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到前方地上薩蒂晃動的長影。

  刺耳且吵雜的巨大聲響非常不巧地在這時貫穿了整條通道,就連通訊系統都同樣充斥著尖銳壓迫的雜音。一台長截運輸車正從薩蒂後方順著磁軌飛速前行。車頭前方並沒有照明設備,嵌入兩側牆面的光束將薩蒂看手錶的動作免強放入監控畫面中,他跨步貼近管線邊緣的那一刻疾行的運輸車立即佔據了整條通道掩沒了昏暗的畫面——

  「代號叫赤緯,是代表某個特殊座標嗎?」薩蒂.伯雷的聲音忽然從那名特工身後傳來。即使高速運行的運輸車製造了大量紊亂的氣流與噪音,他也能立刻辨認出後方的話語並迅速舉槍轉身,日積月累的經驗造就了他的靈敏度——

  疾行通過的運輸車將四目相對的兩人壓縮得僅能緊緊貼著那片被冷霜覆蓋的金屬管線上,強力內抽的氣流讓兩個男人動彈不得。

  「十字星,正與目標接觸,將立即帶回,完畢。」赤緯目不轉睛地盯著薩蒂,揚聲喊著,「伯雷博士,請配合伸出雙手。」

  頻繁閃爍的暗黃光束就像舊式幻燈片般撥放著薩蒂臉上的五官動態,「連恩.楊.沃森⋯擁有多起三年以上的任務經驗⋯代號赤緯⋯於SRF時空調查局中擔任高階特殊幹員⋯與夏洛特・羅西⋯代號赤經搭檔多年⋯離過婚⋯有個十二歲的女兒珍娜——」被大量風流切碎的聲音也不阻礙重點的傳遞。

  一股令人作嘔的憤怒直接侵佔沃森幹員的理智。他竟然在威脅我!他不知道對方是如何知道這些私人經歷,也不能確定他究竟能做出些什麼樣的威脅來,至少這個人身上看上去根本沒有攜帶任何武器。

  這個想法提醒了他一項事實——伯雷究竟是怎麼從後方出現的?他調動槍口對準對方的心臟,那雙反射著黃光的眼神透露著一閃即逝的殺意。

  薩蒂伸出手輕輕推開那把能瞬間將人體蒸發的雷射槍口,戴著手套的手指仍能清楚感受到槍管所散發的熱能。

  「不要去思考,我看得出來你在想什麼。」在運輸車離開的瞬間,薩蒂的聲音強硬地穿透進對方的意識。
  「你——」在說什麼?沃森幹員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出了極大的變化,直到聲音再也發不出來才令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正被一個看不見的嚴重向內扭曲、迅速吸入,形成一個詭異的漩渦。男人完全不明白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些什麼,一股劇烈無法抗拒的能量急速輾壓著他脆弱的軀體,他那具肉體被延長、壓縮成點後便徹底從原地消失。

  整個過程從運輸車通過開始至離開不到三分鐘的時間,監控下方被運輸車遮擋住的昏暗人影僅僅只是前後轉了一圈,繼運輸車的刺耳轟響後沃森幹員的聲音接著響起,「十字星,請確認目標位置。」

  操作員很快地將偵測結果呈現於屏幕中。只見系統繪製的模擬通道中並未再次成功偵測到薩蒂.伯雷的身影,只準確地捕捉到隨後抵達的那名幹員。

  面對薩蒂再一次憑空消失,麥基寧甚至已經開始感到習慣了。這是一種可怕的感受,習慣你的敵人在自己不熟悉的場域來去自如。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將這座太空站研究透徹,卻仍然無法掌握這個男人的行蹤?麥基寧死死地盯著螢幕上交會的兩名特勤員。不⋯不⋯我們同樣熟悉這裡,唯一的區別只是我還沒掌握他究竟打算做些什麼。

  她在透明面板上按了幾下,將第27號運貨通道的路線圖顯示在另外一片屏幕上。如果這份圖示可信,至少她願意相信這份路線圖的準確率有多高——這跟她記憶中的一模一樣。這條運輸道有幾條為數不多的管道與停機坪相連,但那些通道僅僅只是用來連接管線屬於完全真空的狀態,在未穿著太空衣的情況下進入無疑是去自殺。

  「發生什麼事?」代號叫赤經的女子走向赤緯,她仍未放下手中的雷射槍謹慎、戒備地觀察昏暗的通道。

  「目標藉著運輸車隱蔽了行蹤。」赤緯回應,同時他走向薩蒂最後一次現身的位置並伸手觸摸散發著低溫霧氣的金屬管路,「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所以,傳聞是真的。」赤經放下槍枝,伸出一手跟著檢視、摸索著那片冰冷能黏上衣料的管路,肯定的語態並不像是在詢問。

  傳聞?薩蒂思考著許多可能,最後他得出了最有可能的結論——他們這些特勤小隊的隊員們之間是有著內部的交流系統,而這些系統清楚的顯示了人員的流向,其中包含了死傷以及失蹤數量。他扭了扭肩頸試圖驅趕沈重的壓迫感,塑型裝置將沃森幹員的身形樣貌把高挑精實的薩蒂包裹得嚴實緊密,略微彎駝的體態壓得他有些鬱悶。

  「去呈報任務吧,」赤經看向赤緯,語氣有些慎重,「你回去後小心一點,已經有很多人在接觸過博士後都失蹤了。」

  「嗯,」他點點頭,「我不明白,已經呈報過不少類似事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有動作?」

  然而他卻沒有獲得任何回應,兩人謹慎仔細地盤查通道壁上幾乎被冰霜覆蓋的金屬管線,試圖尋找可疑的通道與艙門。

  「我聽人說案子被壓在菲碧.麥基寧手上,」才剛踏出艙門離開那條冰冷、陰暗且隨時有運輸車經過的運貨通道,羅西在沃森耳旁悄聲開口,「那個女人有些瘋狂,你注意點。」話才剛說完,倆人就像陌生人般交錯而過。

  『⋯⋯十字星,這裡是鼴鼠,收到請回答。』一道熟悉的男低音打破了被沈默凍結的會議廳,克萊德沒有等待並再次呼叫,『黑鴉接獲牡絲蜚行蹤的訊息,地點位於C區淨水系統第43層區C3東側,收到請回答。』

  對於行蹤飄渺的薩蒂,他們很有共識地將唯一棲息於P-51無聲地帶的牡絲蜚當作是目標的代號。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能隨意開啟連通空間與空間之間的通道,來去自如。麥基寧意識到某項重要的訊息,如果克萊德在某個時間點露出真面目了呢?梅羅・奎因這個老奸巨猾的狐狸若是演了一場戲,一場讓克萊德眼花撩亂的戲,那麼克萊德勢必就成為了一把四處旋轉的扇刃。

  麥基寧朝著艙門旁待命的特工打了幾個手勢,這個人必須儘早除掉,她想。那名特工迅速消失在艙門後方。她再次將視線帶回到監控畫面上,此時的畫面已集中顯示C區淨水系統第43層區C3東側的所有監控設備,「這裡是十字星,讓他們接觸。」

  控制器上方的透明屏幕被拆分成如指甲片大小的無數張畫面,向上旋轉飄動的同時按照建築區域逐漸排列、環繞成一顆由白色與淺藍組成的星雲。巨大的圓球狀畫面佔據了眾人的視野,下方的區域則顯示著人臉比對結果——

  C3東側的存水區偵測到艾妲的側臉,緊接著是薩蒂・伯雷穿著那套黑色連身裝束的身影——

  「他是怎麼過去的?」那名操控著監控系統的男子脫口而出的疑問,同時也是在場所有人腦中唯一浮現的疑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