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53)

戴斯蒙 | 2022-05-23 16:23:28 | 巴幣 2460 | 人氣 255


  「我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可以讓我問嗎?」瑪蘿一臉興奮的問著,但我猜侵蝕應該會選擇不回答她,畢竟他平常的時候都是這樣,不過今天侵蝕似乎心情比較好的樣子,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竟然願意回答瑪蘿的問題。

  「妳有什麼問題?」

  「為什麼對你們來說,我們跟魔物是你們攻擊而且憎恨的對象?」

  「這方面牽扯到一些過去的事情......

  「所以沒辦法跟我講嗎?」

  「不,那應該沒關係的,侵蝕會憎恨魔物以及人類的原因是因為,你們為了力量以及長壽而背叛了我們。」

  「為了力量以及長壽背叛了你們?」

  「對......在當時你們一同攻擊了我們,將我們給殺害了,也因此她才會對你們下了詛咒,才會想要將你們所有人都吞蝕殆盡。」

  她.....也就是指另外一位侵蝕,米涅瓦嗎?侵蝕的妹妹......為什麼聽起來詛咒跟吞食都是米涅瓦一個人想做的,難道說侵蝕本人並不恨我們嗎?

  「另外一位侵蝕,就跟黑帝斯說的一樣,侵蝕擁有兩位是嗎?」

  「以現在的情況來說,侵蝕是有了三位,施提芬也能算其中一位。」

  「施提芬也算是侵蝕?」

  「女孩,這段時間發生了一些妳不知道的事情,施提芬現在擁有了我們的力量,所以他自然也能算是其中一位侵蝕,只不過他的力量沒有我們那樣強大。」

  瑪蘿將一隻手放到我的胸膛上,緩緩地說:「施提芬,你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我想回答什麼事都沒有,但我的嘴巴現在還不是我能控制的,所以我什麼話都沒辦法講。

  「這妳之後再追問他吧!妳還有什麼問題想問的?」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緩解你們的恨意?讓侵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呢?」

  「有,而那正是我委託給施提芬的事情,只要施提芬能成功,那麼侵蝕的詛咒以及憎恨自然而然的就會從這世界上消失。但要讓所有的侵蝕消失,我認為妳最好在仔細思考之後再講出這句話。」

  「為什麼?」瑪蘿歪著頭問。

  「因為施提芬也是侵蝕,妳想讓他消失嗎?」侵蝕如此說著,瑪蘿猛烈的搖著頭。

  「當然是不想了,但我問一個問題,你們也想消失嗎?」

  「當然是想了,畢竟我們已經死了阿!實際上我們也已經走了,留在這裡的也只是些憎恨而已。」

  「但僅僅只是憎恨可沒辦法跟人對話的。」

  「瑪蘿,那是妳們,我們古代人類是不一樣的,就算僅僅只剩下憎恨,依然能夠像是保有靈魂一樣的跟人對話......

  眼前的瑪蘿露出了懷疑的表情,我對靈魂這種事情是不太懂,但此時此刻我也贊同著瑪蘿的想法,僅僅只是憎恨是不可能跟我這樣聊天的,也不可能做出過多的思考。這種事情往自己身上帶入就知道了,當我在怨恨某一個人的時候我還能正常的跟人講話以及聊天嗎?也許有人能辦到,但我自己是不可能的。

  「隨便妳怎麼去相信吧!總而言之,想要消滅我們,就得幫助施提芬完成我的委託,只要施提芬能完成我的委託,那麼我們自然而然的就會離開這個世界。」

  「我明白了,我接下來會協助施提芬完成你的委託的。」

  「恩,那麼給妳問最後一個問題吧!」

  瑪蘿想了一下,過了一會後問了一個令我跟侵蝕都意外的問題。

  「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米林斯。」

  他講完後,我能感覺到我的嘴巴又回到了我的身上,侵蝕......不,米林斯又躲到了我的身體深處。

  「米林斯嗎?真希望我們以後還能像這樣聊聊天。」

  「瑪蘿,他已經回去了。」

  我如此說著,瑪蘿點了點頭,也沒有露出失望的表情。

  「能夠跟米林斯對話這件事情已經很開心了,也十分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這件事情必須跟費拉斯科講才行。」

  「恩。」

  「不過在那之前,我得先知道侵蝕委託給你的事情是什麼,所以侵蝕......不,米林斯到底拜託了你什麼事情呢?」

  「米林斯委託給我的事情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拯救他的妹妹,如此而已。」

  「拯救......他的妹妹?是另外一位侵蝕嗎?但如果記得沒錯的話,另外一位侵蝕應該也死了對吧?」

  「對,應該也已經死了,所以這個拯救我認為就是將她從充滿憎恨的狀態中給解放出來,至於實際的情況是如何,米林斯一直都沒有明說,但我認為應該是這樣沒錯。」

  瑪蘿在用手摸著自己的下巴,然後來回走著。

  「有沒有可能.....施提芬,你認為有沒有可能.....那位妹妹其實還沒死呢?」

  米涅瓦她其實還沒死嗎?

  「我不知道,但應該不可能吧?如果還沒死的話,那麼米林斯應該不會瞞著我們才對。」

  而且我認為到那時候應該還會主動向黑帝斯或是天罪求助才對,畢竟也只有他們兩個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從侵蝕中把還活著的米涅瓦給救出來。而既然米林斯一副不是很急迫的模樣,那我覺得他的妹妹應該已經死了,所謂的拯救應該是將米涅瓦從充滿憎恨的狀態下解救出來。

  「說的也是,如果他的妹妹沒死的話,那麼米林斯應該會更加的急迫才對,話說回來,妹妹的名字較什麼,施提芬你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

  「知道是知道,但卻不能跟你們講,跟米林斯的名字不同,講她的名字有可能會將侵蝕給叫出來,是十分危險的事情,所以不能讓妳知道。」

  「這樣啊!那暫時還是用侵蝕或是妹妹來代替吧!那麼施提芬,可以請你先出去外面等嗎?我得換件衣服,穿這種衣服我不太好意思走到外面去。」

  「我明白了,那麼我就到外面等妳吧!」

  於是我走到門外,大概等了五分鐘之後,換好衣服的瑪蘿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那麼我們去找費拉斯科吧!」她笑著說。

  我們首先先來到了某一位祭司的辦公室外,瑪蘿向他說明了要外出的要求後,他先抬頭看了看我以及瑪蘿,然後眉頭都皺了起來。

  「你們要約會?那這樣要不要派護衛跟著你們......

  「才、才不是要約會!是要去英雄團!我們要去找費拉斯科,有正事要做!」

  「喔!原來是這樣啊!」

  他馬上派遣了幾名神殿的護衛過來保護我們,一路護送著我們抵達英雄團,在到達英雄團之後,英雄團的接待人員遠遠的看到我們......或者是說看到瑪蘿就跑了進去通知費拉斯科,所以當我們一抵達前門的時候,費拉斯科也從英雄團內部走了出來。

  一看到我們,他立刻便開心地舉起手。

  「呦!今天吹的是什麼風?竟然兩位會一起來找我?」

  「費拉斯科,我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講,去你房間吧!」

  看著瑪蘿一臉認真的表情,費拉斯科也收起了他臉上的笑容。

  「好吧!看起來真的挺重要的,你們跟我過來吧!」

  於是,我們讓神殿的護衛在門口等我們後,便來到了費拉斯科的房間之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