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50)

戴斯蒙 | 2022-05-16 16:23:37 | 巴幣 2548 | 人氣 230


  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活動才進入了尾聲,在大禮堂的人們開始散場,一開始帶我進來的修練士也因為有其他的事情而先離開了。等到幾乎所有人都走光了之後,才有人朝著我走了過來。

  「施提芬,請往這邊走。」

  一名祭司過來將我領往大禮堂的後面,在大禮堂的後面還有幾個房間,他在其中一個房間上敲了敲,從裏頭傳來瑪蘿的聲音。

  「請進。」

  祭司站往一旁,示意我一個人進去,於是我便打開了門,走進了房間。

  在房間裡面,瑪蘿正坐在椅子上,面對著大大的梳妝鏡,幾名年經的女性正在幫助她整理儀容。

  「是施提芬阿?我正在卸妝,可以請你在旁邊等一下嗎?」

  「沒問題,還是我應該出去等你比較好呢?」

  「也不用,反正就只是卸下臉上的妝以及拿下一些裝飾品而已,又沒有要脫衣服,你不用離開也沒關係的。」

  「恩,那我就在裡面等吧!」

  「話說回來,施提芬,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是有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想看看妳,第二件事情就是想問問看拉絲緹娜祭司她最後會怎樣。」

  「想看看我阿?」瑪蘿的心情似乎變得不錯的樣子。「但拉絲緹娜祭司的事情......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總而言之,我們還沒有決定該怎麼處至她,現在第一要務就是從她身上問出有關於理想鄉的情報,但她本人不知道為什麼情緒十分低落,不管是面對誰都不願意講話。而我們又不可能在她的身上用刑......施提芬,你說我們該怎麼辦才好?」

  瑪蘿嘆了口氣說著,聽起來拉絲緹娜祭司已經接受了侵蝕並不是她的理想這件事情,所以才會受到這麼大的打擊,要讓她恢復的話......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方法,但如果只是要她腦袋中的那些情報,也許不用她開口也可以做到。

  天罪的臉浮現在我的腦海上,只要能讀心,那就算拉絲緹娜祭司不願意開口也照樣會洩漏出情報。

  「我想我們可以請天罪來幫我們詢問情報。」

  「請天罪過來?這話怎麼說?」

  「瑪蘿妳忘了嗎?天罪會讀心阿!」

  「喔!對啊!差點都忘了天罪會讀心,那你能幫我請天罪過來幫忙嗎?」

  「我盡量試試看吧!但我不保證一定能請得動她。」

  如果說她有興趣,她應該不用我請就會自己跑過來了,但如果說沒有興趣,那我恐怕是很難請得動她。

  不久後,瑪蘿的妝卸完了,身上的裝飾品也卸下來了,在這些東西都處理好之後,那些負責卸妝的女孩就離開了房間。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後,瑪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們兩個朝對方靠近,她在接近我之後伸出手輕輕的擁抱了我一下,而我也抱了回去。

  「好久不見了,歡迎回家。」

  「恩,我回來了。」

  突然間,瑪蘿美麗的眉頭一皺,她小巧的鼻子開始抽動著,然後就在我身上聞了起來。

  發、發生什麼事情了?瑪蘿這是在聞什麼東西?

  「咦?真是奇怪?」

  「什麼奇怪?我身上有什麼怪味道嗎?」

  「有,你身上有一股怪味道!」瑪蘿很肯定地說著。

  「該不會是臭味吧?」

  早知道出門前就應該先洗澡的。

  「不,不是臭味。是萬傑林的味道,你身上有一股很濃厚的萬傑林味道,這種情況通常只會發生在接受過祂力量的情形下,但施提芬你的身上卻只有味道而沒有萬傑林的神力......這還真是奇怪,這就像是你跟祂面對面交談過一樣。」

  「但我沒跟神交談過啊?」

  「恩,所以我才說這件事情很奇怪,你剛剛跟誰在一起?」

  「一個我認識很久的修練士。」

  「這樣阿?叫什麼名字?」

  叫什麼名字?欸?說也奇怪,認識他那麼久,但我的確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也沒有想問過他是誰。

  「我不知道他叫甚麼名字。」

  聽到我的回應,瑪蘿顯然愣了一下,沒想到會得到這種答案。

  「但你不是說認識很久了?」

  「是這樣沒錯,只不過我從來就沒想過要問他叫什麼名稱,但他大概是負責梅瓦的人吧?每次遇見他的時候他都在處理梅瓦的事情。」

  「梅瓦?」

  「是我之前幫助的一名小女孩,她原本受到一種特殊的疾病所困,她的兩位哥哥為了找尋地精王的魔晶治療她都死在地精王的手上,我後來取得地精王的魔晶後將魔晶轉送給了她,她現在過得還不錯,根據那名修練士說的,還說她有祭司的資質,未來可能會成為一名祭司。」

  「那這樣我要去找人,應該挺快的。」

  「妳要去找人?你要去找那名修練士嗎?」

  瑪蘿點了點頭,然後解釋著。「我懷疑那名修練士的身分並不單純。」

  「怎麼說?」

  「我不知道你記不記得,但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在你身上聞到熟悉的味道了,你能記得當我說出聞到熟悉味道的時候,你都跟誰碰面過嗎?」

  的確,這好像不是瑪蘿第一次說在我身上聞到熟悉的味道了,但上一次......上一次是什麼時候呢?我有點忘了,但我記得那一次跟卡南戰鬥完,滿身是血的時候,那名修練士拿著衣服來讓我更換,那之後瑪蘿也說聞到熟悉的味道了。

  「好像都是跟那名修練士有關的樣子。」

  「對吧!所以我想把那名修練士給找出來!」

  「找出來之後妳想做什麼呢?」

  「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聖囉!能夠擁有這麼濃厚的萬傑林氣息,他不是身上擁有神具,不然就是長期接受了萬傑林神術的人,然而不管是哪一個,他本身大概也是備受萬傑林寵愛的人,可能是聖子也說不定。」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天罪說過的話,於是我試探性地詢問。

  「瑪蘿,不知道妳有沒有想過一個可能性。」

  「什麼?」

  「那個修練士說不定是萬傑林本人呢?」

  「蛤?那不可能!如果他自己就能出現在人世間,那還要我做什麼?」瑪蘿如此說著,但我不懂那句要我做什麼是什麼意思。

  「妳最後說的是甚麼意思?」

  「施提芬,你知道我為什麼是聖女嗎?」

  我搖了搖頭,表示我不知道。

  「那是因為我能完美的容納神的力量,能夠成為神降臨人世間的載體,所以我才會是聖女。如果照你說的那個人是萬傑林,那祂自己就能跑到凡間了,為何還需要我這位聖女的存在?那不是很矛盾嗎?」

  聽起來,好像是這麼一回事,但是天罪又曾經說過,萬傑林很喜歡變成修練士之類的人物在人間生活......這不就表示其實沒有瑪蘿這位聖女,萬傑林那些神也能跑到凡間來做祂們自己喜歡的事情嗎?

  但我不打算將這件事情跟瑪蘿講,因為這種資訊只會讓她更加的混亂而已,還是讓她以為那個修練士是擁有神具還是聖子之類的人物好了。

  至於我是怎麼想的,經過跟瑪蘿的這番討論,我感覺那名修練士大概就是萬傑林本人了,不過真實的情況是如何?可能就要詢問本人或是問問看天罪才知道了。

  「好了施提芬,先不要講這些了,能不能告訴我你這一路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呢?」瑪蘿用雙手抱著我的手臂說著。

  「當然沒問題,不如我們坐下慢慢說吧?還是要回妳的房間在講呢?」

  瑪蘿想了一下,接著鬆開了雙手,拉著禮服的裙角。

  「那回房間在講吧,我也得先把這身不方便的衣服換一下。」於是她打開了門,那些替她卸妝的女孩們還沒有離開,她們就在門外待命著。

  「我們走吧!回房間換衣服去。」

  在瑪蘿的命令下,所有人都安靜地跟在她後面一起走著,只有我跟在瑪蘿身旁,跟她肩並著肩一起行走著。

  沒多久後我們抵達了瑪蘿的房間外面。

  「要不要進來看我換衣服?」瑪蘿一臉壞笑地問著。

  我知道瑪蘿在開玩笑,但我原本想回答好,讓她尷尬一下,但是感受到其他女孩傳來的冰冷視線後,我最後還是不敢做出讓瑪蘿尷尬的決定。

  「妳快點進去換吧!」我將瑪蘿給推進了房間。

  「啊?膽小鬼!」瑪蘿擺出了一張鬼臉,然後露出了笑容。

  我將門關了起來,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瑪蘿慢慢脫去那身禮服的畫面......

  想看但是又不敢說好,好吧!我的確是膽小鬼沒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