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52)

戴斯蒙 | 2022-05-20 17:45:32 | 巴幣 2438 | 人氣 226


  「先別糾結那些了啦!先讓我把故事說完,在那之後,等到伊文潔琳將靈魂送往神的身邊之後,我們便決定改變行程,出發前往最近的城市向傭兵工會報告這件事情,於是我們來到了最近的一座城市,跟當地的工會報告了這件事情,並且在這時候才知道類似的事情原來不只一件了。後來我們發現,魔物的攻擊路徑繼續這樣下去,那麼下一座城市就是我們現在待的地方,跟工會職員說明之後他冒著冷汗就跑去跟高層報告了。」

  「所以原本工會的人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嗎?那麼你們是怎麼發現的?」

  「很簡單啊!那時候工會職員有攤開地圖在桌子上給我們指認出地點在哪裡,而地圖上已經標示了其他地點了,直接看下來就知道魔物的行徑路線是一條直線,那麼就可以推斷下一個被攻擊的城市是哪裡了。」我如此解釋著,瑪蘿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看她臉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聽懂了。

  「那麼後來呢?」

  「我們將事情跟工會講之後就回去旅館了,因為剩下的就沒我們的事情了。回到旅館之後半夜的我睡不著跑到陽台上看著風景,然後侵蝕就出現了陪我聊了一下。」

  「侵蝕出現了陪你聊了一下?你們聊了些什麼?」

  「聊我與他之間的事情,以及我未來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不過我們也只有聊一下,沒有聊太久那支魔物就攻擊過來了,我跟他之間的對話也就此中斷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應該有比較重要的部分吧?」瑪蘿看起來十分的期盼,看起急迫的想知道侵蝕跟我聊了什麼。

  這是為什麼呢?

  「比較重要的部分嗎?」

  關於我的事情,我不太想讓瑪蘿知道,因為那只會讓她更加的擔心,而我不想讓瑪蘿更加的為我擔心了,所以那天跟侵蝕聊的事情還有什麼是能跟瑪蘿講的呢?

  突然間,我想到了那天他最後問我的一個問題。

  施提芬,你知道原初嗎?

  「瑪蘿,妳知道原初嗎?」

  「原初?是指神學的原初嗎?那麼指的就是最初誕生的那幾個生命......

  「不,不是神學的原初,而是侵蝕說的原初,他指的是最初的幾名人類以及魔物。」

  「最初的幾名人類以及魔物?我沒聽過這件事情,侵蝕還有說什麼嗎?」

  「那時候攻擊城市的魔物叫做塔落璃亞,就是侵蝕所說的原初之一。」

  瑪蘿臉上先是出現了困惑的表情,接著似乎是想通了,馬上轉為一臉震驚。

  「如果是這樣,那真的是最初幾名誕生的魔物之一,那不就表示那名魔物的年紀十分大了嗎?」

  「是的,牠年紀非常大了。」

  塔落璃亞起碼是見證過侵蝕死亡的魔物了,而且說不定就跟侵蝕的誕生有關係。說不定......說不定塔落璃亞就知道怎麼一回事,天啊!我當時怎麼沒想到這個,如果去詢問塔落璃亞當時發生的事情,不就能得到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想到這裡,我整個人都站了起來,不敢置信,我竟然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施提芬?你怎麼了?」

  「我錯了!我做錯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我當時應該詢問塔落璃亞在遠古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對的!這樣一來謎題就自動揭曉了,我們也不必去做一大堆的猜測了!」

  「詢問塔落璃亞?我不懂,牠不是魔物嗎?跟塔落璃亞是要怎麼溝通?」

  「塔落璃亞具有心靈感應的能力,只要跟牠的觸手觸碰就能溝通......該死!也許接下來第一要務是找到塔落璃亞牠們在哪裡才對。」

  「雖然我不太懂,但這感覺好像很重要的樣子,不然我下命令去讓教會的人協助去尋找吧?」

  「阿阿!拜託妳了瑪蘿,線索都在比基奴城的沃德工會長身上,需要的話就找他要吧!」

  瑪蘿點了點頭,接著站了起來,走到她的桌子旁邊拿起了一張紙開始寫著。

  「......了解遠古發生的事情,施提芬,這件事情能在說詳細一點嗎?我得說服祭司們,能說說看去尋找塔落璃亞這件事情有什麼好處嗎?」

  「當然,首先就是了解在很久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妳也跟黑帝斯他們聊過,知道侵蝕的前身是名為古代人類的生物,而我們人類跟魔物就是由古代人類親手創造出來的......

  當我講到這句話時,瑪蘿動手的筆停了一下。

  「創造神?」

  「大概就是我們口中的創造神吧?」

  「沒想到侵蝕竟然就是......不過這也只是假說對吧?沒有證據能證明我們人類跟魔物就是古代人類創造出來的。」

  「不,這是侵蝕親自跟我說的,而且天罪他們也是這樣認為的。」

  「那.......好吧!接下來呢?如果說我們是他們親手創造的,那麼他們又為何憎恨我們?這樣說不通啊?難道我們是失敗品嗎?」

  「不,不是這樣的,是因為我們......

  『別說了施提芬。』

  這時候侵蝕突然出聲要我別再開口,突然被打斷話的我只能張著嘴巴看著瑪蘿,而等不到我接下來的話的瑪蘿疑惑地轉頭過來看著我。

  「怎麼了嗎?」

  「侵蝕要我別再說下去了。」我老實的回答,瑪蘿則是睜大了眼睛看著我。

  「侵蝕講話了?他要你別再說下去了?這是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阿!我不知道為什麼他不讓我講了......

  就在這時候,我感覺到我嘴巴被人給控制了,我的嘴巴不受控制的自己一開一闔動著。

  「那是因為在聽下去,另外一位就要有反應了,這件事情你該不會忘記了吧?」

  侵蝕用我的嘴巴說話了,他用我的嘴巴說話了......

  瑪蘿聽到這句從我嘴巴說出來的話後,眉頭都皺了起來,她直盯著我的臉,過了一會後才有點懷疑的問:「侵蝕?」

  侵蝕會回答瑪蘿嗎?應該不會吧?照我對侵蝕的了解,他應該是不會搭理瑪蘿的才對,應該講完一句話後就不會繼續回應才對。

  但沒想到,侵蝕真的回答瑪蘿了。

  「是......我是你們口中所說的侵蝕,瑪蘿,這件事情不要再深追下去了,除了施提芬以外,你們其他人知道都會引來危險,尋找塔落璃亞這件事情也不要做了,留給那孩子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讓牠在最後好好安靜的生活吧!」

  「欸?真的假的?這不是施提芬在騙我吧?」瑪蘿走到了我的面前,仔細地盯著我的眼睛,我急忙著揮著手,示意這些話並不是我說的,瑪蘿走到我的面前,一臉懷疑地看著我。

  「我總感覺你在尋我開心,但既然你剛剛都表現得那麼著急了,也不可能突然間就說不做,那麼你突然又說不做的理由是什麼呢?」瑪蘿如此問著。

  繼續回答的人還是侵蝕。

  「繼續知曉有關於我們的事情,只會讓妳深陷險境,到時候妳可能在施提芬解決這件事情之前,都沒辦法離開這個地方,如果施提芬一輩子都解決不了這件事情,那妳就得一輩子生活在這裡。」

  「原來如此,知道關於你們的事情會有危險,這件事情黑帝斯也有提醒過我,但既然是這樣,施提芬你剛剛又為什麼要說呢?」

  「我想應該是他忘記了,就是因為他忘記了,所以我才出來打斷他的話。」

  「原來是這樣,所以是你真的是侵蝕?」

  「是,我真的是侵蝕。」

  瑪蘿抬頭仰望天花板,小小的嘴巴開口叫喚著。

  「我的天阿!」

  我能感覺到侵蝕出現明顯開心的情緒,顯然他是對瑪蘿這時候的樣子感到很高興。確實,我在一旁看到瑪蘿這樣抬頭仰望天花板的樣子也感覺呆萌呆萌的很可愛。

  不過知道太過侵蝕的過去會很危險這件事情我完全忘了,好險侵蝕突然出現打斷了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創作回應

aa2656
我的天阿!
2022-05-20 19:11:44
戴斯蒙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6/09bf2b4ed4d4852f9e056475a1e0d239.PNG
2022-05-20 19:18:14
阿閔
這兩天一口氣看完ㄌ
好好看喔
2022-05-21 19:18:34
戴斯蒙
謝謝支持
2022-05-23 16:20:3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