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OCKMANX同人文-【Special Friend】-49

兔子貓 | 2021-12-06 09:21:39 | 巴幣 0 | 人氣 51

完結Special Friend(完)
資料夾簡介
ROCKMAN角色會化身人類,有軟科幻元素,時間是近未來,角色設定會有所差別,至於有哪些請看倌猜猜看。 PS:以X跟ZERO為主角。

開場白:友情在我過去的生活裡就像一盞明燈,照徹了我的靈魂,使我的生存有了一點點的光彩。
                                     ——巴金
 
 
#再次為太陽閃耀的男人
 
--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不死老喬(Air Man)的場合--
 
我是不死老喬,全名是打不倒的男人喬納森,我是世上萬物的氧氣,他們都要依靠我才能呼吸。

想不到我會再來吧,不過這回可不由得我說很多話,免得傑洛小弟要責怪我喋喋不休的,但是反骨的我才不理會他對我的怒氣。

首先說破壞神奧米加的事吧。還真想不到是那個艾索克主導這一切,原本的身份是傑洛小弟的祖父,就因為他的關係,讓奧米加摧毀了不少那人看不順眼又視為失敗的宇宙。

簡直把一個宇宙當作數據打造的遊戲世界玩弄嘛,怎麼不順便把我這邊的傑洛小弟換成可愛的女孩子,這樣我就能正當的……咳哼,不小心離題了。

從量子意識聚合體拿到超能力的數據,在別的宇宙誕生出一位人造生命,還能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

促使傑洛小弟背負著那祖父所建立的命運,脫離一般人的日子又從未產生人性,使情感表現從小未能培養完全,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我看了就心煩。

我和傑洛小弟說過那項計劃跟他密不可分,他才是擁有超能力太陽(Sol)的人,他故作無所謂的樣子,還說我的話很荒謬,沒有要和我建立起信賴關係。不,打從一開始他都沒想和任何人建立關係,就為了避免和他扯上關係又發生悲劇。

幸好有了艾克斯小弟的莽撞介入,傑洛小弟才能敞開心扉。

就連奧米加也是一樣排斥建立關係。根據風聲傳來的傳聞,他一遇見電子妖精艾克斯這人後,似乎體會到人性,使他有了溫情。聽說這發展和那人預料的不一樣,為了導正,將奧米加當作傀儡擺佈並摧毀不少事物,這作法可讓奧米加他產生負面情感,會認為電子妖精艾克斯一開始就不應該……

哎呀,看來我不能再多說了,否則傑洛小弟又要罵我喋喋不休呢,不過那算是他那可愛的情感表現,往後更要多多表現才行。

看來現在已經有不少人都發現到了吧,我刻意針對傑洛小弟的所有行徑,都是刻意讓他有情感表現。無論是憤怒、煩躁、不屑、嫌棄,還是極力想無視我的情感,我認為都應該好好表現出來,而我就是引導傑洛小弟那些情感的成熟大人,只可惜傑洛小弟覺得我煩人,這還真是的。

傑洛小弟的事說完後,該說說炎龍兒(En  Ryu  Ji)的事。嗯?之前就說過了,為什麼我這回還要說呢?我是介紹過關於龍兒(Ryu  Ji)的事,而這回是要預告他又會出現,套用網路用語來說,他這回會吐便當,但也不是整個人真的復活。

為什麼我會知道?喂喂,拜託長點記性,我擁有天王級的超能力,是那個掌控風和空氣的天王星(Uranus),正因為風和空氣都是我身上的一部分,我自然能打聽到這麼多傳聞。我這麼完美,拜託可別學過去的傑洛小弟刻意把天王星某字母加重音,還嫌我臭的故意捏鼻,後來我說他這樣真像個小孩子,他這才停止。

說到鼻子,之前零小弟似乎靠著嗅聞來判斷我的位置,讓我開始在意起身上的……咳哼!還是不說了,我可不想再被傑洛小弟用捏鼻來暗諷我。

總之龍兒(Ryu  Ji)會再登場的。為什麼會再登場呢?這就要說到傑洛小弟他把……

我再說下去的話,可會成了傑洛小弟所說的「不會判讀氣氛的男人」,我還是不……以為我會不說嗎?我可是反骨的人啊,要我不說,我偏要說!

會再登場的關鍵就是炎龍之心!傑洛小弟曾要求艾克賽爾小弟把它放在某人身上,時間一久後,由超能力誕生的炎龍之心像是有意識一樣,開始霸占那個人的意識。

就像陰森的傢伙原本待在暗處好好的,有個存在感強烈到就像太陽的傢伙突然現身,用自身的存在感讓陰森的傢伙感覺到太陽般刺眼的光芒,最後照耀到無影無蹤。

嗯?為什麼我會知道?當然是聽到傳聞,也做個大膽的推測,事後得知了太陽(Sol)的源頭更是覺得我的推測是確實的。而我的推測是認為龍兒(Ryu  Ji)仍掛念著傑洛小弟的事,太陽(Sol)的力量一定會依據能力缺陷引發出什麼事,而源頭的主人至今對外界的事都能知情,那麼看起來無機質的事物,說不定埋藏著某種未知。

為了確認那樣的未知,我曾偷偷把傑洛小弟的狀況傳話給他,那時他的眼神有所變化,因此我的猜測獲得篤定。

關於龍兒(Ryu  Ji)的心意,自從他寫了信給我後這才明白,發現他死前都想著要將傑洛小弟周邊的漆黑和未來帶來光芒。他還真是熱心又熱血,像他這樣的真男人我可學不來。

傑洛小弟也認為龍兒(Ryu  Ji)這個人就像太陽,曾認為跟他待在一起,覺得自身的光芒是得依靠他才能生存,認為他的光芒能掌控任何人,就因為實際的金星得靠太陽的光芒才能成為夜空中最耀眼的天體,龍兒(Ryu  Ji)的存在讓傑洛小弟感到心煩。

則龍兒(Ryu  Ji)以為傑洛小弟是介意周遭的目光,才開始保持距離,同時不刻意表現出他很想救助傑洛小弟的想法。由於真的想救助傑洛小弟擺脫命運,為了防備命運突然展開,他認為得小心翼翼行事,還為了不觸發到不必要的事,非得犧牲自己。

我聽說當時的龍兒(Ryu  Ji)正笑著,彷彿為了傑洛小弟犧牲自己就是他的人生意義,也像是為此而誕生這世上。這麼做的理由,就是為了傑洛小弟往後能懂得反抗,也能去成為真正的自己,就算傑洛小弟始終不容許他分擔來自命運的重擔。

要是沒有其他外在因素,我真心這麼認為這兩人絕對能成為要好的朋友。

那麼我要說的話只有這些,若還有緣份的話再相會吧,在那之前都要好好呼吸啊。
 
=============================================================
 
在戴納蒙突然現身,奧米加的靈魂又突然脫離傑洛身上,而奧米加原本的名字"阿爾卡迪亞.無限.傑洛"被戴納蒙說了出來。

一聽到阿爾卡迪亞這姓氏,也擁有同個姓氏的雪兒和愛爾特頓時訝異,爾後雪兒想到奧米加是由名字叫作艾索克的人所掌握,還想到艾索克有參與Paradise Lost計劃,和那個不知名的研究機構有密切關係,雪兒多少能理解奧米加與研究機構之間的關聯性有多密切。

只是不知道奧米加的關聯性的人,都是神情訝異的來回看著現在人是光球模樣的奧米加和戴納蒙,只有雪兒和軍人巴雷爾露出能理解的神情。

奧米加原先就叫作傑洛?!艾克斯一臉訝異又疑惑地看著被抽出靈魂的傑洛。

「奧米加他一開始就叫作傑洛?!」艾克賽爾想釐清,也想像雪兒一樣能理解關聯性,但是知道的事不夠多,只能苦惱地埋怨,又感到煩悶而搔起頭髮。「哎呦,我都搞糊塗了!」

「嗯?各位會這麼訝異,是因為我把不屬於這宇宙的傑洛的靈魂抽出來的關係嗎?放心,他這樣是不會隨意作怪的。」發現到其他人都一臉訝異,戴納蒙笑著向他們說道,接著向愛麗絲指示。「對了,那邊那位叫作小愛麗絲的女孩,也差不多這時候該把這宇宙的傑洛的靈魂回歸本體吧。」

「啊,好的。」聽到指示的愛麗絲這才趕緊奔向扶著傑洛的艾克斯和零面前。

「要把傑洛學長的靈魂回歸,請問要怎麼……咦!?」說要讓傑洛的靈魂回歸,艾克斯一時聽不明白,直到愛麗絲先是親吻一下捧在手中的藍水晶,接著伸手扶住傑洛的臉龐,下一刻她再次獻吻,那一幕讓艾克斯看得震驚又臉紅心跳。

另外愛麗絲的身旁也出現像第一次獻吻一樣,有金黃色光粒子圍繞著,手中的藍水晶也散發出光芒。

「咦!!??」就連其他人也跟艾克斯同樣的反應,甚至雪兒就像電腦一樣呈現當機的狀態,整個人一旁紅著臉又呆愣著。愛爾特一看到雪兒那樣,馬上用怨懟的目光瞪向傑洛。

怎麼回事?傑洛先生為什麼會被人親?那人又是誰?雪兒看著愛麗絲,一大堆疑問佔滿腦海。

「嘰咿?」則鋇基鎷路不明白那麼做的理由,先是疑惑地將頭側向一邊。

零跟法布尼爾也和鋇基鎷路一樣疑惑。蕾薇亞丹倒是一臉嫌棄,則不死老喬的眼神透露出淘氣的笑意,幻影和巴雷爾他們倆依舊冷靜且面無表情。至於看到那一幕又會氣到爆跳如雷的卡尼爾,仍失去意識。

該死的迷人精。見到那一幕的蕾薇亞丹,正對著傑洛投射出兇狠的目光。

等到愛麗絲像是將靈魂成功回歸到傑洛本人身上,她開始往後退,身旁的金黃色光粒子也像第一次一樣消逝,緊接著手中的藍水晶突然自行飛往戴納蒙那裡。好奇藍水晶去處的愛麗絲一往戴納蒙看去,見他將手中的光球,也就是奧米加的靈魂灌輸到藍水晶裡面,再任由藍水晶在身旁飄著。

至於靈魂回歸到本人的傑洛,雙眼逐漸有了光彩。爾後為了看清現況而眨了眨眼,察看周遭以及待在現場的所有人,光是看到這些,傑洛不先露出疑惑的神情,而是能理解一切,神情和情緒都相當平淡。

「啊,傑洛學長,你已經回歸了嗎?身體的狀況都沒事嗎?」一發現到傑洛恢復意識,艾克斯憂心地詢問狀況。

「是回歸了。身體的話,有強烈的倦怠感跟臉上的痛楚,精神狀態也沒異樣,另外發現到身上少了某個能力缺陷,不過還很忌諱晚上跟暗處。」傑洛邊回答邊察看身上,也碰了先前被艾克斯狠揍的臉龐。

「學長沒事就太好了,那麼事情可以說是告一段落對吧。」

見證傑洛沒事而能放下憂心後,艾克斯和零不再攙扶就退到一旁。當艾克斯覺得事情都了結時,艾克賽爾突然開口駁斥,同時指了指仍露出微笑的戴納蒙。

「還沒吧,艾克斯,還有很多事要釐清耶!」

「是啊,艾克斯小哥,我也對奧米加的事摸不著頭緒啊。」馬昔謨也表示和艾克賽爾同感,正困惑地搔了搔後腦勺。

「還有那個人又為什麼要向傑洛先生獻吻呢?」還不認識愛麗絲的席娜蒙表示對她的獻吻抱持著疑問,之後看到愛麗絲尷尬地別過頭。

當席娜蒙一提及那疑問,雪兒這才回過神,連忙點頭如搗蒜來表示同感。一看見雪兒回過神,原先很擔心的愛爾特這才能放心。

「老喬你能解釋嗎?」這時東尼看向身旁的不死老喬提問,只見他先是無奈地雙手一攤,什麼話也沒說,接著默默地將目光移向不遠處的戴納蒙。

怪了,這時候老喬他都會喋喋不休的,怎麼現在很沉默。一見到不死老喬沒要解釋或說幾句推測,讓東尼覺得古怪。

「總之破壞神那混帳已經沒要再摧毀,不就萬事OK了嗎,哪還有必要去理解什麼事情。」關於釐清這檔事,法布尼爾倒是嫌麻煩。

「不行,很多事非得要釐清啦!」堅持認為要釐清所有經緯的艾克賽爾強力反駁。

「那種事怎樣都行吧,無論他是傑洛還是奧米加,都是他就對了。」蕾薇亞丹也跟法布尼爾一樣嫌麻煩,同時自行從赫爾琵亞背上跳開,在不遠處著地。

「奧米加原先就是另一個宇宙的傑洛,也是所有事情的開頭,那他為什麼稱自己為奧米加,關於這點我認為應該釐清。」赫爾琵亞也和艾克賽爾一樣認為要釐清。

雖然很多人都想釐清,唯獨傑洛、零、幻影、巴雷爾都是沉默不語,不反駁也不表示贊同要解釋清楚。

「都想釐清奧米加的事啊,該怎麼解釋才好,我也是一知半解。」見到許多人都想釐清,關於解釋這方面,知道不少事的艾克斯困惑得搔起後腦勺。

「放心,我可以解釋這一切,在那之前先讓我道謝一聲。」這時戴納蒙向所有人表示自己能解釋,事後看向愛麗絲並鄭重地道謝。「很謝謝妳們至今的奉獻又願意去協助這種得不到謝禮的事,小愛麗絲。以及葳兒小姐,也謝謝妳貼心的為一般人設下隔牆跟認知妨礙。」

「不、不會的,只要能夠幫得上忙,可以不給我謝禮的。」一聽到戴納蒙的道謝,愛麗絲感到受寵若驚,緊張到匆忙揮手表示婉拒。

「葳兒小姐?葳兒不就是傑洛學長的媽媽的名字嗎?!」倒是聽見戴納蒙提到一位有聽過的名字,艾克斯訝異得連忙提問。

「他剛說的葳兒小姐是傑洛的媽媽?」見到艾克斯訝異的樣子,艾克賽爾迷惑地來回看著傑洛跟愛麗絲。「現場有葳兒小姐這個人嗎?」

「請問是怎麼回事?」雪兒也摸不著頭緒。

當其他人又對新的疑問感到迷惑時,愛麗絲的右手無名指突然散發出金黃色光芒,緊接著飄出光粒子又飛向戴納蒙身邊,自行構築出一名女性的姿態。

雖然看到那邊有位身上微微散發著金黃色光暈的女性,卻不見真實面貌,只能感覺她的氛圍有如百合盛開般高雅。

這時艾克斯好奇傑洛第一次見到母親的反應,連忙轉頭看向他,只見他困惑地皺起眉頭,目光中有一絲對她過意不去的情感。

道謝完後就環視所有人的戴納蒙仍綻著意味深長的笑容,接著為所有人解釋一切。

「那麼我這就開始解釋吧。」
 
=============================================================
  
為了解釋其他人諸多疑問,戴納蒙向所有人表示他自願負責解釋。這期間傑洛發現到腳邊的鋇基鎷路開始沉睡,就將它單手抱在懷裡。

「解釋之前,先讓我發個牢騷。呼~總算來到該邁向終結的一步,我可是等很久呢。」開始解釋之前,戴納蒙先是說些冗長的牢騷。「話說還真是可惜啊,都沒有施展我的劍技燕歸返的場合呢,可是我又不想惹傑洛或找其他強者的麻煩,我只想輕鬆度日,反正我在這期間見識過不少好事,我可以認為用不著放在心上。」

「你快給我解釋清楚。」牢騷話實在太多,聽到不耐煩的傑洛氣得催促一聲。

見到傑洛那樣,不死老喬無奈地攤起雙手,暗想他還真沒耐性。

「好啦,我這就開始解釋。關於要我解釋的事情有奧米加原本就是傑洛、小愛麗絲非得獻吻的理由、傑洛的母親葳兒為什麼會是聖母妖精的問題這些對吧,至於其他疑問,你們可以隨時發問。」

總算開始解釋的戴納蒙,邊述說邊伸手指向一旁的藍水晶,奧米加的靈魂現在就待在藍水晶裡。

「首先是奧米加原本就是傑洛的事。他原本的名字就叫作阿爾卡迪亞.無限.傑洛,是這邊傑洛的祖父,阿爾伯特.威利.威斯卡,他特地到別的宇宙親手打造的人造生命,是最強的超能力者,這宇宙的超能力太陽(Sol)的源頭就是出自於他。」

超能力的源頭出自於他?!真的還假的!?艾克賽爾聽了訝異得瞪大雙眼,再迅速看向不遠處的藍水晶。

在那之後戴納蒙提及傑洛曾仰賴奧米加產生變化。

「這邊的傑洛就曾聯結到源頭,使自己變身成不尋常的模樣並殺死不少人,我將那模樣稱作闇黑魔物。會有那模樣的主要原因是靠他的超能力金星(Helel)像是發出求救訊號,主動與源頭聯繫,而源頭的主人找到那訊號並願意提供那股力量。彼此互相聯繫的感覺就像是金星之所以能在夜空中成為最明亮的天體,是多虧有了太陽這耀眼的存在,沒了太陽,金星自然也沒有明亮的光芒或存在感。」

「喂,我什麼時候有你說的樣子了?」越聽越不悅的傑洛這時開口辯駁。

「嗯?傑洛你不曉得自己有個闇黑魔物的姿態嗎?而我又為什麼會知道,我這就告訴你。」戴納蒙這時綻出自信心十足的颯爽微笑。「當時的你是瀕臨死亡又無意識發動的,自然是不可能曉得。至於我會知道的原因,主要因為我親眼見識到的,我這個人可以隨處都在,也可以是隨處不存在的人物,以後可別把我當作一般人看待。」

當戴納蒙說自己可以隨處都在、也可以隨處不存在,這說法讓現場不少人聽了滿頭疑問。

「吶,我還是很想問個清楚,請問你到底是什麼人?」其中艾克賽爾就想問清楚,舉手示意要問。

「我嗎,我是每個人的精神發電廠,是地球外高知性生物,也可以是量子意識聚合體,還能說是專門輔佐神的使者,我是什麼身份就任由你們去定義。」

結果到底是什麼人啊。戴納蒙很有自信地向艾克賽爾自我介紹,但是艾克賽爾越聽越不懂。

我是很感謝他能解釋一切的,但還是會認為這人相當可疑。聽到戴納蒙那樣的自我介紹,一臉苦悶的馬昔謨仍對他產生更多疑慮。

自我介紹完後,戴納蒙繼續解釋。

「為了不混淆,我還是稱呼奧米加好了,這樣不容易混淆。關於奧米加的誕生,是傑洛的祖父在有生之年以用了超越當代的科技,還從迪歐大人取得量子數據和不少尖端技術,就為了能親手打造他滿意的世界,甚至是全宇宙。野心極大的他開始著手計劃,將號稱全知全能的力量數據灌輸到奧米加身上,使他成為最強、主要是為了破壞的超能力者,同時也是創造者的操線傀儡。」

「喂,奧米加不是最強的超能力者什麼的嗎,那麼他挺身反抗那個創造者不就行了?」這時法布尼爾無法接受,不耐煩地提問。

「如果真能反抗,事情哪還會演變成這種情況。想反抗前就已經是個操線傀儡,無論他怎麼反抗都會是白費工夫不是嗎。」法布尼爾的提問讓赫爾琵亞覺得無奈到想扶額,沒好氣地向他辯駁。

法布尼爾一聽到赫爾琵亞那些話頓時感到惱怒,氣得大發脾氣。

「不先試試看,怎麼會知道結果啊?!」

「就說了……」

「法布尼爾,赫爾琵亞,都先冷靜下來,繼續聆聽他的解釋。」在赫爾琵亞想辯駁前,幻影先行打斷他的話並勸言一句。

聽到幻影的勸言,法布尼爾和赫爾琵亞這才要平靜,不繼續針對彼此。

「呿!一點也不有趣,還以為奧米加真的很強咧。」對奧米加最強的形象感到幻滅的法布尼爾一臉不悅,氣得說句怨言。

面對法布尼爾的埋怨,戴納蒙僅苦笑以對,接著繼續解釋。

「在那之後,奧米加遇到了傑洛的祖父認為最不應該碰上的人物,那人正是艾克斯,也是今後身份變成電子妖精的人物,他正憑依在你們眼前的艾克斯身上。奧米加和艾克斯相遇又相處一陣子,讓奧米加產生人的真性情,沒能照著創造者的意思行動的他碰上絕望,終究得成為只會帶來終結一切的存在。」

解釋的過程中,戴納蒙將目光移向一臉疑惑的艾克斯。

奧米加先前對人說他只會終結一切就足夠了,但他也會想親手創造自己想要的開端,然而只能選擇放棄自己。一說到終結,這時艾克斯悄悄感到落寞,回想起先前奧米加說的話和神情,難過得眼眶泛出淚光。

爾後艾克斯忽然有所領悟,用困惑的目光看向奧米加,暗中對他產生疑問。那麼他真的是為了終結一切而向我和其他人展開對峙的嗎?該不會真是我所說的話一樣,想終結的事物其實是自己?

「請問你所說的迪歐大人是什麼人?」這時聽到戴納蒙講出陌生的名字,馬昔謨好奇發問。

「迪歐大人是潛藏在宇宙中的量子意識聚合體,以人類的認知來定義他的身份的話,他可說是相當於神的存在。」聽到發問的戴納蒙又綻出微笑,並細心為馬昔謨介紹迪歐。

「神!!?」一聽到這破天荒的回答,馬昔謨驚愕到瞪大雙眼,連忙向巴雷爾詢問。「巴雷爾先生,我聽說過你是那威利的養子,你知道這回事嗎?」

「有從他口中聽說過。阿爾伯特家之所以擁有這世間先進好幾年的尖端科技,原因正是養父與那樣的存在接觸到了,還強行奪取並占為己有。」一直都冷靜應對的巴雷爾絲毫不訝異,還道出他早已得知。

「這就怪了,有人偷了神大人的東西,不是都會遭天譴的嗎?」這時席娜蒙覺得古怪,皺著眉頭的她提出她的疑慮。

「迪歐大人是曾想過要將傑洛的祖父和奧米加認定是異端份子,打算抹消他們的存在之前,有個量子資訊傳到他那裡,而且那個量子資訊還來自未來啊。」戴納蒙邊攤起雙手邊無奈的說道。「以你們人類的說法,那個量子資訊是祈願與意志,也許是有不容忽視的可能性,迪歐大人先不打算一口氣抹消。」

「來自未來?你們可以根據未來發生的事來保留一個人的罪刑?」關於來自未來的量子資訊,這讓東尼聽了一頭霧水而提問。

「當然行。有了那份來自未來的量子資訊,這才能保留傑洛的存在,也保留對他的罪刑判定。」這時戴納蒙在所有人面前憑空出現一個投影螢幕,上頭出現相貌不明顯的兩名人物,依顏色判斷,分別是紅與藍的人物在純白的空間並肩而行。「為了那些受到摧毀的宇宙,得讓奧米加和電子妖精艾克斯做些不是終結一切的事情。」

之後戴納蒙將投影螢幕消失並繼續解釋。

「像這樣的他體會到所謂的絕望後,就決定封印自已,可惜永遠不能順著他的意思進行,他的靈魂被自己的創造者強行奪走,當作數據任憑擺佈,還裝在像這樣的藍水晶束縛著。」

聽到奧米加有那樣的過往,現場有不少人替他感到難過而露出哀傷的神情,其中愛麗絲就用泛出淚光的雙眸看向奧米加。

「是個難受的遭遇對吧,不過他所犯下的罪惡可不容許放過,就算他的淒慘遭遇應該獲得同情或重視。」這時戴納蒙收斂起臉上的笑意,露出嚴肅的神情,認定為異端的說法聽來有所保留。「可惜奧米加這人的存在早已被迪歐大人認定是異端的存在,任何與他有關的人物也得跟著認定是異端份子,由其是變成電子妖精的艾克斯,以及成為聖母妖精的葳兒小姐。」

跟著認定是異端份子?為什麼?

一聽到戴納蒙將傑洛的母親認定是異端份子,艾克斯感到疑惑,正想開口詢問時,有人先是針對電子妖精的事提問。

「那個……請問什麼是電子妖精?是在說某個動畫的設定嗎?」愛爾特戰戰兢兢地舉起手,向戴納蒙詢問電子妖精。

「關於電子妖精,我記得有位科學家提出過也仍在著手研發,怎麼現在就先有這存在?」一提及電子妖精,雪兒覺得不對勁而提問。

「電子妖精這存在蠻複雜的。在別的宇宙來說,對你們人類而言是未知的電子生命體,曾用於阻止一場戰爭,也用於戰爭上。」戴納蒙的神情也變得嚴肅,說明起電子妖精這存在。「而對迪歐大人來說,是個得從這世界抹消的異端份子,但是把存在給抹消的做法過於冷血無情,為了安置這樣的人物,迪歐大人會將他們重生成另一個身份,而那身份就是電子妖精,最後會永遠禁錮在一個地方。」

聽到電子妖精是那樣的存在,愛爾特和雪兒有些不敢置信,另外早已得知成為那樣的身份的愛麗絲,神情落寞地低下頭。

「那麼葳兒小姐還有另一個我不就……」隱約認為這處置方式過於沉重,艾克斯正想問個清楚時,卻被傑洛摀上嘴,打斷了艾克斯想詢問的行動,也問出另一個問題。

「關於交換我跟奧米加的靈魂的手段,也是你跟那個叫迪歐的傢伙傳授的對吧。」

「是啊,非得用接吻的方式來交換,就是我的主意呢。」這時戴納蒙又露出自信心十足的微笑。「怎麼樣,這方式很浪漫吧!」

哪有很浪漫啊。愛麗絲只覺得困擾,一旁露出無奈又怨懟的神情。

「那為什麼是找愛麗絲來獻吻?找雪兒跟席娜蒙,或者是蕾薇亞丹不也可以嗎?」關於獻吻的人物,艾克賽爾覺得有疑問,還拿其他人當舉例。

聽到傑洛有被獻吻,一旁聽的馬昔謨羞紅了臉龐又尷尬得冒冷汗,則老喬顯露出不甘心的模樣,還用怨懟的目光瞪了傑洛一眼。待在老喬身旁的東尼,一發現老喬那模樣就露出尷尬的苦笑。

「咦?我嗎!?」一聽到艾克賽爾舉例的人把她算在內,席娜蒙頓時驚訝又臉紅心跳。「可是我只把傑洛先生當作敬佩的人,要我獻吻這種事……很、很害羞呀。」

關於要對傑洛獻吻,一開始都從未開口說話的零忽然舉著手又指向自己,似乎在表示自己也能辦得到。

「阿零你就免了吧。」艾克賽爾無奈地吐槽一句,零聽了疑惑得將頭側向一邊。

我我我、我來獻吻!?則雪兒再次羞紅了臉龐,心裡變得慌亂。一見到雪兒那姿態,愛爾特又想用怨懟的目光瞪向傑洛,注意到那視線的傑洛一臉煩悶。

要對他顯吻這檔事,我可敬謝不敏。被舉例到其中一人的蕾薇亞丹倒是一臉不悅,氣得雙手環胸。

「要給傑洛小弟獻吻這種事,我認為可以非誰不可,但是想到世上所有女生都可以給傑洛小弟獻吻,我以個人情緒強烈認為他應該要非要有個誰,絕對不能是任何人都可以。要我獻吻也是可以啦,前提要傑洛小弟性轉成小妹,而且還要以救助他這樣的名分這才能讓他接受不是嗎,絕對不是因為看他挺可愛就很想……」

當不死老喬要針對獻吻滔滔不絕時,東尼反手拍他一下並阻止他繼續說,同時注意到正在聽那些話的傑洛,他臉上的表情越聽越變得嫌惡。

「好了,老喬你別再說了。戴納蒙先生,麻煩你現在就解釋。」

「會想問這問題,還真是不解風情。理由當然是我覺得這樣很浪漫囉,另外還有小愛麗絲也跟傑洛有所關聯的,那樣的關聯性就得說到另一個宇宙發生的事,而那些事可不在我要解釋的範圍內。」露出無奈微笑的戴納蒙邊雙手一攤邊說明。

我跟她在另一個宇宙發生的事嗎。傑洛若有所思地看向愛麗絲,注意到視線的愛麗絲羞澀地別過頭。

「那麼我就解釋到這裡。」臉上的笑容變得燦爛的戴納蒙說句結語,接著向四天王所有人提醒一聲。「對了,還有四天王你們,往後我跟迪歐大人來迎接你們離開的,在那之前記得說好道別的話。」

「我們也是嗎,好,我明白了,就任由你們處置。」聽到得離開,赫爾琵亞不先感到氣憤或感傷,反而表示會坦然接受。

「才相處沒多久而已,你們就要離開了嗎。」但對艾克斯來說他們離開得倉促,一時不能接受。

「我們四天王本來就不屬於這宇宙的人物,繼續待著只會給這邊的人帶來困擾,請讓我們就這樣離開。」一注意到艾克斯對四天王的離去感到抗拒和落寞,赫爾琵亞绽出無奈的微笑以對,也開口希望別挽留。

「沒那回事,你們並沒有給誰帶來困擾。」說會帶來困擾,艾克斯堅毅地搖頭否定。

「其實有的,若另一位艾克斯大人沒出面解釋我們的身世的話,我們可能會繼續聽從拜魯的話攻擊你的朋友,也繼續犯下更多的過錯,到時候被神明認定是異端份子而抹消也說不定。」赫爾琵亞嚴肅地搖頭婉拒,這時的他神情流露出歉疚的心緒。聽到赫爾琵亞那麼說,法布尼爾和蕾薇亞丹開始感到苦悶,唯獨幻影依舊沉靜。

「怎麼這樣……」仍想挽留的艾克斯連忙向戴納蒙詢問。「戴納蒙學長,他們接下來會去哪裡?他們原先待的宇宙已經被奧米加摧毀殆盡,還有地方可以回去嗎?還是說他們的家鄉能復原?」

一聽到艾克斯詢問家鄉,這時的東尼悄悄地低下頭,目光中有一絲哀傷,而那樣的目光已被身旁的老喬注意到。

「一個宇宙要復原並成形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現階段很難回去屬於他們的家鄉,會請他們先跟著我,並接受迪歐大人的審判。」

「審判?是要針對什麼事做審判嗎?」艾克賽爾聽了感到疑惑而提問。

「會針對奧米加犯下的過錯以及他的存亡進行審判,在那之前是異端(Heretic)也是個選擇(Haereticus)的場合,得先聽他的抉擇。」戴納蒙邊回答邊將有著笑意又意味深長的目光看向傑洛,所有人也跟著他的目光看向傑洛,緊接著向所有人道別。「那麼事情就這樣告一段落,各位可以回去了,我跟蔚兒小姐和奧米加就此向各位別過,再會。」
 
=============================================================
 
--曉東尼/假名:曉冰冰(Frozen Buffalio)的場合--

自從奧米加催毀宇宙的事情告一段落後,我開始考慮到返回家鄉的事。

根據那位輔佐神的使者戴納蒙,先前被摧毀的宇宙要復原或成行都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在那之間我或四天王他們,以及白霰鄉的同伴跟曉燁先生要離開這宇宙仍要等待的樣子。事後我向白霰大人詢問過,對於回去這回事,他不著急的。

他也說過可能會有等不到的場合,在那之前我只需要盡情地享受未完的校園生活。

聖誕夜那天所有人各自返家,四天王則是跟著戴納蒙離開,跟著我一同回到傑洛家的艾克賽爾和阿零就先去睡了。至於傑洛,他把鋇基鎷路抱到頂樓安置後回到家裡,為自己倒了杯咖啡並坐在餐桌前,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表情看來很嚴肅。

而我也想思索一些事,一個人到傑洛他家外面,正要享受一個人獨處的寂靜時,老喬他突然現身又跟我搭話。

「喲~東尼,聽說你已經把龍兒(Ryu  Ji)的信給傑洛小弟看了啊。」

「聽說?我看你是見到了吧。別忘了,我對溫度的感覺很敏銳的。」我沒好氣地回道,看著老喬他聽了我的回覆後無奈地攤起雙手。

當時我拿信給傑洛看時,我感覺周圍的人數所自帶的體溫,和實際看到的人數不同,就猜想到是老喬偷偷來了。

「這還真是的。既然你很清楚,我就單刀直入地問你。」這時老喬用嚴肅的目光投射到我身上。「那樣給他看信,難道不擔心奧米加突然自行展開摧毀嗎?」

「我知道很魯莽,不過我實在看不下去啊,看傑洛他一直對龍兒抱持著愧疚,他和露明尼之間也一直存在著嫌隙。」說到傑洛和龍兒,實在讓我很操心也很苦惱。

「但是這麼做的風險很大,希望你好好記住,龍兒(Ryu  Ji)說要傑洛小弟當作未爆彈可不是玩笑話。」老喬邊說邊慎重地指著我來加強要我注意的話,之後提及露明尼時一副無所謂的。「至於露明尼,這你大可放心。」

「放心?我哪能放心得下啊。就算我有冰的超能力,我可沒辦法冰釋那兩人之間的嫌隙。」我有些惱怒的回道。「他們倆會那樣,原因可是出在超能力和那些冷血的研究人員,故意建立起互相交惡的關係,甚至出現被害者不是嗎。」

我從傳聞得知,露明尼一開始是研究人員既予厚望的金星,將要認定是完美的金星時忽然發現到有缺陷,馬上另外打造別的金星,之後傑洛就出現了。

傑洛的出現,露明尼被認定是有著缺陷的金星,是個錯誤;則傑洛是完美的金星,被認定是正確的。當時一些研究人員的焦點從露明尼轉移到傑洛後,露明尼就對傑洛產生黑得無盡的負面情感,那樣的漆黑直到現在仍想著要吞沒傑洛這個人。

有這樣的關係,老喬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這你真的可以放心,看吧,他要找傑洛小弟算帳了呢。」

「算帳?」

當我不懂老喬為什麼能這麼冷靜時,他要我看向傑洛家裡,發現到一直以來待在牆角的露明尼起身靠近傑洛,臉上的嫌惡表情讓我看了寒毛直豎。至於傑洛,注意到露明尼來靠近時,他也露出嫌惡的表情。

我可沒時間害怕,得趕緊遏止即將引發的爭吵就跑進傑洛家裡,同時發現老喬也跟來。

當我想出面遏止時,露明尼已經搶先一步,他說出來的憤怒話語就像荊棘,正朝著傑洛生長並纏繞。

「Paradise Lost計劃跟摧毀宇宙的手段都沒了,這下你自由了對吧?覺得沒了負擔就能盡情的享受自由對吧?你休想得逞,只要你還是正確的金星,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

「你們倆都別……」我正想勸阻時,傑洛也回話了。

「放過我?你要是有放過我的意思才覺得奇怪,況且你還能對我怎麼樣?」

「就說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更不會認可你是正確的金星,我才是正確的,你的超能力金星(Helel)更應該屬於我的!」

他們的爭吵越來越激烈,我無論怎麼想勸阻,想開口勸阻的意思被他們當下所建立的烽火給徹底打壓。則老喬他僅是默默的一旁看著,沒有要勸阻的意思。

「什麼正確跟錯誤,我一開始就沒放在眼裡。而你就是愛斤斤計較,才會被研究人員認為是缺陷品!」

「我愛計較?!你這是為了金星的驕傲來批評我嗎?真令我作噁。」

「就說了我才沒有你所說的驕傲,反倒是你現在計較的樣子才令我作噁。」

到底是怎麼回事?!先前老喬一說會算帳,他們就開始吵起來,還越吵越激烈,我完全搞不懂他們開始爭執的起因。

眼看他們越吵越激烈時,露明尼像是想刻意挑起傑洛的憤怒,綻出輕蔑的微笑並提起龍兒。

「有你這樣的人,那個太陽(Sol)的擁有者卻相信你不會執行計劃,甚至為了你去死,我看他腦子根本有問題,不,是眼睛有問題吧。他沒能看出你才是最應該消失的人物,自己卻先一步消失,那傢伙是多想從這世上消失,至少你對他的重視能足以陷入絕望,你到現在還對他有愧疚,更是讓我覺得可笑!」

「我不准你……」我正想出言喝斥露明尼時,傑洛氣得站起身又突然一手抓住他的脖子,還將他整個人拎到半空中。

「你這該死的傢伙膽敢侮蔑龍兒的死!?」

「該死的人是你才對……最應該消失的人也是你!!!」

露明尼厲聲回嘴一句後,傑洛的表情也越來越憤怒,也注意到他抓著露明尼的脖子的手開始施加更多力氣。同一時間,露明尼的厲聲回嘴吵醒了艾克賽爾和阿零。

「吶,你們在吵什麼啊?」我看到艾克賽爾邊揉著眼睛邊走出房門又走下樓梯,身後還有阿零跟著。

「哥哥?」爾後我聽到阿零困惑地呼喚傑洛。

緊接著窗外有剛爬昇的太陽,明亮的陽光射入家裡,想到現在已經是早晨的我又發現到另一個古怪的狀況。

露明尼的聲音突然轉變,而且那聲音聽來如同窗外的陽光那樣溫暖。

「唉……結果你到現在都沒想放下嫌隙的意思,這要我怎麼心無罣礙的離開呢。」

傑洛像是嚇到了,連忙把手中的人扔到牆邊。至於被扔擲的露明尼緩緩站起身,沐浴在陽光下的他微微散發出光芒。接著我發現他整個人的模樣有所變化,那身形和氛圍,就像我認識的人一樣。

可是不可能啊,他不是早就已經離開人世了嗎!?
 
=============================================================
 
當下所有人都發現到露明尼產生異狀,其中艾克賽爾看了震驚得瞪大雙眼。

「哇啊!那個露明尼怎麼變了個人?!」感到震驚的當下時仔細察看,艾克賽爾發現到對方有些熟悉。「咦,那人不就是……」

對方一頭黑色髮絲和前端染著紅色的刺蝟頭髮型,俊秀的臉龐以及凜然的雙眸中有著溫和的氛圍,那人的特徵讓認識的人都和艾克賽爾一樣瞪大雙眼,唯獨不死老喬依舊冷靜,但是他嶄露的眼神看來嚴肅。

「炎……龍兒?」這時傑洛疑惑又訝異的呼喚對方的名字。

「是我龍兒沒錯。見你現在這樣,我實在看不下去,好在我擅長演戲,你能自然地跟露明尼吵架,看來我的演技還不錯。」向傑洛嶄露溫柔又苦澀的微笑的龍兒,一副受不了傑洛的脾氣。「好不容易擺脫了那個惡質的命運,你的心態始終沒變,甚至沒想過要和露明尼放下嫌隙,你會一直這樣,莫非是你還是對我有歉意嗎?」

「我……」傑洛頓時找不到合適的話語回覆,只能苦悶地低下頭。

看到傑洛那樣,龍兒再次無奈地嘆了一氣。

「唉,看你始終不放過自己。你不只氣露明尼殺了我,更氣你自己沒能救我,甚至認為是自己害死我,看來我擅自佔據露明尼的做法是正確的。只要沒了露明尼,今後傑洛你總該能坦然面對一切對吧,那麼正好,我會讓露明尼消失的。」

「等等啊龍兒,現在是怎麼回事?」看到龍兒出現就滿頭疑問的東尼連忙詢問。「為什麼你還活著?露明尼又是怎麼了?」

「其實我沒有真的復活。是傑洛先前把我留下的信物,也就是我的心臟安置在露明尼身上,靈魂還存在的我偷偷佔據他的身體,並控制了他的意識。」龍兒綻著溫柔微笑向東尼解釋,也向傑洛道謝。「謝謝你啊,傑洛,原先是想用我的心臟不讓露明尼繼續使用超能力對吧,反而這樣是能讓我再出現。」

聽到道謝的傑洛感到更加苦悶,什麼話也沒說,僅搖頭示意婉拒龍兒的道謝。

所以說阿零之前在青森說露明尼的眼神不對勁,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這時艾克賽爾明白了零曾說的話,爾後悄悄看了零的側臉,見他仍面無表情,僅疑惑的將頭側向一邊。

「也就是說龍兒你死前施展太陽(Sol)的力量刻意留下信物,那麼炎龍之心的存在就類似靈魂水晶是嗎?!」東尼再追問。

「是啊,原先是老喬單方面以為我的心臟是個抑止超能力的道具,但他的想法並不準確,還讓傑洛跟著認定是個信物。」再解釋東尼的疑問時,龍兒又露出苦笑。「倒是真的有抑止超能力的效果,太陽(Sol)的能力缺陷是確實的。」

「還真有你的啊,龍兒(Ryu  Ji),該不會早猜到傑洛小弟以後會把炎龍之心放進露明尼體內了吧。」聽了龍兒的解說,老喬感到無奈又攤起雙手。

「沒那回事。會促成這樣的狀況真的是巧合,倒是被太陽(Sol)這股力量看出我心裡還有罣礙,才會讓我想留下的信物有另一個價值。只可惜果然這世上沒有幫人消除嫌隙的超能力,人際關係的問題還是得由人來處理。」龍兒尷尬地揮手駁斥,爾後向傑洛道別。「那麼該說再見了,傑洛,你要好好活下去啊。」

「你要去哪裡?」一聽見龍兒要離去,傑洛連忙追問。

「不曉得呢,也許神明能讓我重生到安穩的世界吧,到時候我一定要實現成為演員的夢想。」

一得知龍兒真的要離世,傑洛不敢置信地看向他,目光中挾帶著哀傷,想挽留他的心意油然而生。

「先等一下,我還沒有好好向你道歉,也還沒有跟你成為朋友啊。只是靈魂的狀態也好,我希望你繼續待著。」

一見到傑洛想挽留的心意,龍兒輕輕地搖頭婉拒,臉上的笑容依舊溫柔,在傑洛眼中有如太陽般的閃耀。

「這樣是不行的,傑洛,還有我不需要道歉。我至今為你做的,是我單方面為你付出,你用不著想怎麼回報我,我就是希望你能好好活著,希望你懂得跟不講理的事情反抗而已。我沒辦法繼續待在你的身邊,這樣的狀態是會被人說嘴的,而且我還有想達成的夢想,那夢想非得是以人的身份。」

龍兒的溫柔反倒讓傑洛感到過意不去,有著哀傷心緒的湛藍雙眸悄悄泛起淚光,緊接著大聲反駁龍兒的婉拒與祈望。

「怎麼可能不需要我道歉!!?都是因為我害你死的不是嗎?!要是我過去就好好拒絕參與那項計劃,你也用不著死。反正這世上不應該有我……」

「給我收回那些鬼話!」

當龍兒大聲喝斥時,同一時間傑洛家的門扉傳來敲門聲,緊接著敲門的當事人-艾克斯開門探究,發現現場的氛圍和狀況不尋常。

「傑洛學長,戴納蒙學長說要找你會合……怎、怎麼了嗎?」

「什麼叫作這世上不應該有你啊,你這混帳少胡說!」突然勃然大怒的龍兒,怒瞪著現在流露出愧疚的神情、難過得顫動身子的傑洛。

「龍、龍兒?請你冷……」當龍兒一怒斥,東尼嚇了一大跳,同時也感到緊張,想勸他冷靜時說些話時,聽到他再次向傑洛駁斥一句。

「這世上才沒有人是不應該誕生!你天殺的給我聽好,每個人的誕生都有意義,而那樣的意義就是要在漫長人生中尋找並去好好珍惜,我不准你隨意看輕自己的誕生!」

龍兒所的那番話有如窗外陽光的照射,讓艾克賽爾聽了浮現感動的心緒,他的翠綠雙眸正不可思議地望著龍兒,不由得暗想正因為有他打動傑洛的心,被認定半吊子的自己才能獲得重視,心中所湧現的感動有如陽光投入陰森冰冷的內心角落,能切實地感受到暖意。

則疑問未能得到回覆的艾克斯先是走進家裡,神情困惑的來回看著龍兒和傑洛,剛說的人物-戴納蒙和四天王們也跟著進去,聽著龍兒繼續向傑洛對話。

「那項計劃也好還是你身上的命運也罷,這一路走來或許讓你過得艱辛,覺得自己不應該存在,但是我不認為你的誕生毫無意義。」

龍兒的目光堅毅得像散發著明亮的光芒,令人難以忽視,同時設法照亮傑洛潛藏在心中的漆黑,他的話語正悄悄地暖化傑洛心裡的冷意。

別說了,拜託別再說了。對傑洛來說,仍想抗拒龍兒的好意。

「正因為有你的誕生,我才能找到我自己誕生的意義,我會誕生在這世上並遇上你,一定是為了要讓你想辦法知道活著的意義。我並不後悔捨身去救一個人並讓自己介入超能力的事件,更不後悔為了你而犧牲自己的性命!」

「可是我害死你啊……」聲音雖然哽咽,傑洛仍試著反駁。

「拜託聽懂我的話啊!你並沒有害死我,更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才會導致世界面臨摧毀的危機,拜託你別再把罪惡全往自己身上攬。」走向前靠近的龍兒加重語氣說道,看著傑洛的淚水悄悄落下。「從以前到現在,我其實都有把你當做朋友看待的,也始終相信受冰冷科學造化的你能夠擁有人性。所以就讓我心無罣礙的離開好嗎,現在你身旁的太陽不是我也沒關係了,今後請你好好珍惜那個人,也好好重視你自己。」

一提及他人時,龍兒的視線從傑洛身上移向艾克斯,像是看出待在傑洛身旁的太陽的象徵性人物是艾克斯,嶄露出太陽般和煦的溫柔微笑看著他。

見到龍兒正看著他的艾克斯,頓時對龍兒看得出神,隱約覺得對方的存在感無比明亮。

「你無論如何……都非走不可嗎?」哀傷流淚的傑洛沉痛地問道。

「對,非走不可,不過我不後悔,倒是很抱歉先前讓你面對我的犧牲。哪天你有在哪裡發現到我,那時候的我有成為演員的話,麻煩你慶祝我一聲成功當上演員。」

聽到龍兒那樣說,雖然捨不得,心中存在著不願對方離去的想法,不過這時的傑洛為了他著想,打算聽從他的話。傑洛先是舉起手腕抹去哀傷的淚水,接著鄭重向他道別與道謝。

「我會的……再會了,龍兒,也謝謝你至今的付出。」

「嗯,真的再會了,傑洛,記得好好重視自己。」
 
=============================================================
 
一道別後,炎龍兒的身影開始自行幻化成光粒子,連同露明尼的身體一併幻化,逐漸在傑洛眼前消散,直到眼前空無一物,只剩窗外的陽光仍照射在身上。

傑洛悄悄伸出手想接住龍兒離開後的光粒子,沒過一會就淡化,在手中逐漸消失,那樣的情景讓傑洛的雙眸透露出落寞的心緒,不情願對方離去的一絲情感使他緊抿著雙唇。

「傑洛……」一旁看得眼眶泛淚的東尼,想到自己能做到不讓傑洛感到寂寞的事,於是向他喊話。「你放心,我跟老喬不會讓你寂寞的!我們會以朋友的身份陪著你,也會盡力彌補龍兒沒能陪你的份!」

聽見東尼的那番話而轉身看去的傑洛,什麼話也沒說,僅默默地對他露出嫻靜微笑的東尼,以及向他捶胸以示保證的老喬綻出欣慰的微笑。

「戴納蒙學長,請你讓龍兒先生再回到傑洛學長的身邊好嗎,拜託你了。」這時不希望傑洛過度傷心,艾克斯轉身向輔佐神的使者-戴納蒙請求。

「這可不行,艾克斯同學。」戴納蒙語氣嚴肅地婉拒。「你應該很清楚已死的人是不能再復活的。」

「我當然明白,可是這對傑洛學長太殘酷了,很難坦然接受啊!」艾克斯消沉地低下頭,並向戴納蒙反駁。

艾克斯一反駁,戴納蒙無奈地搖了頭,接著理性地述說著。

「即使艾克斯同學你不接受,世間的法則仍不允許。將已死的人復活是件違背常理的事,假使做出這種事,將會視為破壞常理的異端份子,到時候這個異端份子將會被徹底抹消。」

「為了私情,我不懂違背常理哪裡不對。話說戴納蒙你沒說來這裡要做什麼耶。」艾克賽爾聽了苦悶地皺起眉頭,更不明白戴納蒙要來傑洛家裡的理由。

「我是特地來聽傑洛的選擇。我先前就說過,迪歐大人得先聽從他的決定才能開始審判奧米加的罪刑。」艾克賽爾的疑問,戴納蒙邊燦笑邊回覆。「我早聽說過傑洛的選擇基準是艾克斯,才會請艾克斯到這裡,順便帶上四天王跟著我,事後也會請另一個艾克斯離開的。關於違背常理這回事,可不由得你感情用事。」

「如果違背了常理,就會被認定異端份子是嗎?」等戴納蒙回覆完疑問,像是在確認,赫爾琵亞開口詢問另一個疑問。

「正是如此。另一個艾克斯為了解除傑洛的命運,做了多少個違背常理的事,他才會導致自己成了無法再重生為人類的電子妖精。而傑洛的母親以迪歐大人的條件來看,也算是違背常理的人,而她會違背常理的原因,正是她完全接受傑洛這原先該被抹消的異端份子,甚至不惜消耗自己的生命力硬是生下他。」

戴納蒙一那麼說,艾克斯感到詫異又不合乎情理,正想開口辯駁時,見戴納蒙伸手對著他來表示制止,接著繼續解釋。

「或許你們認為這麼認定很冷血無情,但是我鄭重告訴你們,早在傑洛出生之前,他的存在就已經被迪歐大人定義為異端份子,得為了阻止又有一個宇宙被奧米加摧毀之前,以及那份量子資訊傳達到迪歐大人前,都要依據恢復常理能正常運行而抹消。」

「所以說因為奧米加的存在,你們就連同將傑洛學長認定是異端份子,還想把所有的過錯全往傑洛學長身上攬?!」仍認為不合乎情理的艾克斯向戴納蒙大聲駁斥。「這也未免太無情了!為什麼能這麼理性對待一個人的生命!?作為神是可以這樣擅自為別人的人生做決定的嗎!?」

「就是為了不違背常理,非得這麼理性不可。」神情無比嚴肅的戴納蒙以冰冷的語氣回道。

「可是這樣未免太無情了……」艾克斯聽了感到排斥,邊搖頭邊反對,接著向傑洛質問。「傑洛學長你昨晚為什麼不去設法挽留你的母親啊?!只要求她繼續待在你身邊的話,不就能……」

「我就是不能挽留她啊!」傑洛大聲喝斥來強行打斷艾克斯的話,接著目光苦悶地看向艾克斯。「要是為了私情去求她,因此害了她多一個罪惡,到時候她的存在就真的只能被抹消,我會再也不記得她,跟她有關的一切被迫抹消,那邊那天殺的傢伙還會動手修正成看似合理的情況讓我接受不是嗎。」

「就算是那樣……也不應該理性又無情的接受她被認定成異端,甚至冷眼看著她無法重生。拼了命地將學長生下,卻得被認定是異端,這樣的話她全心全意孕育學長的努力不就得全盤否定了嗎?連學長你也要否定嗎?」曾看過威利的過往的艾克斯仍無法接受,想試著挽留傑洛的母親-葳兒,也想改變傑洛的心態。

「我不會否定她的努力。若有別人敢否定,就等同於否定我這個人,到時候我會為了她讓其他人閉嘴。」這時神情嚴肅的傑洛堅毅地對上艾克斯的目光,堅毅的湛藍雙眸中挾帶著一絲感傷。「我現在只希望她別再為了我背負更多的罪刑,只求她的存在不能消失得無影無蹤。」

聽到傑洛那番話,周遭一些人也覺得無可奈何而露出難過的神情。其中艾克斯更是難過不已,心裡湧現的無力感累積越多,因為不甘心就緊握雙手的力道也越重。

「說得好,傑洛,看來你對自己的存在想得很清楚了,那麼該開始你的選擇吧。」

戴納蒙突然漫步走到傑洛面前,用自信心十足的微笑對上剛轉身看向對方、神情仍嚴肅的傑洛。

「什麼,選擇?」這時先前沉默一陣子的零感到疑惑而開口提問。

「就是決定他該是迎來開始還是選擇終末。」戴納蒙笑著回答零的疑問,接著向傑洛繼續述說。「既然傑洛你能明白你自己的存在有何意義,也明白自己的名字取作傑洛還是奧米加都覺得是同一個本質對吧。不管是一切的開始,還是一切的終末,都是密不可分的本質,真正的0(Zero)就是包含這兩種含意。」

選擇嗎……所以之前被戴納蒙學長帶去見迪歐先生時,就開始打算讓傑洛學長選擇自己的存在?當時覺得不安的預感就是這麼回事嗎。艾克斯回想起曾感覺到的預感,心裡沉重到無比難受,憂傷的翠綠雙眸緩緩看向傑洛。

「傑洛你啊,自身存在的意義就是一切的開始與終末。然而會促成你這樣的存在,都要多虧你的祖父,自從你誕生後就擁有成為神的資質,能成為真正的0(Zero)。只要你選擇成為神,你將會是宇宙裡的一部份,可以隨意竄改現實,也可以無情又理性地看待任何異端。」

傑洛他要成為神?!一聽到所謂的選擇能改變身份,艾克賽爾和東尼以及四天王全員詫異得瞪大雙眼,接著目光全聚焦在傑洛身上。

「麻煩你現在就提出自身的抉擇吧!」這時仍綻著微笑的戴納蒙向傑洛詢問。「是想成為神邁向終末?還是延續當下的身份繼續開始?」

關於戴納蒙的詢問,傑洛開口回答之前先是看了神情憂傷的艾克斯一眼,爾後神情堅毅地面向戴納蒙。

「我決定要……」


                   (待續)

=============================================================
 
電子妖精(Cyber-elves):出自ROCKMAN ZERO的電子生命體,主要作用於輔助或恢復。在本作設為有人若做出違背常理的事,被迪歐發現到後認定是異端的存在,將會從現實世界中抹消,變成無法以人類重生的身份,最後會被禁錮在某處。
 
兔子貓:集數『48』中的內容中出現重大失誤,一些劇情將會做修正,抱歉這回又給讀者帶來困擾 
                                                                                                                                          m(_ _)m  
修正的部份,等這篇發佈後就會編輯那集的部份劇情。

關於戴納蒙的人物設定,先前寫他初登場時,一開始是打算設定他是類似幽靈的存在,但是這部作品的定向已是科幻風格,太多神怪類的設定反而會讓本作的劇情難以進行,途中才改成現在的設定。

以致他現在的印象,會和初登場的印象有些偏遠,連我回頭看他的真實身份揭開時的劇情會覺得牽強(汗)……關於他,應該再多寫些伏筆的。

為了不再出現這情形,自己以後寫作會注意點。

話說雖然沒人提,炎龍兒的人物印象之所以會和原作遊戲的差異很大,就是想要有個太陽般的存在能成為傑洛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人物,不僅擁有的力量最強,心靈方面也是最強的。

由於想成就這樣的形象,多少遇上瓶頸,直到接觸了號稱[人類聖經]的作品和歌曲,有段是祈願對方能幸福的歌詞讓我印象深刻也很有意境,就想讓炎龍兒的形象有如太陽般溫暖。

對了,這回也來個預告。下回的集數『50』,將是『Special  Friend(絕世摯友)』的最終回,傑洛的選擇會是?「X-Buster 5」,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