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星穹鐵道】虛構敘事:MISSION:START (Chapter 4)

子葉 | 2024-05-01 03:22:14 | 巴幣 2 | 人氣 59


。第四篇  暴君

  璀璨金光與嘯風鳴聲的饗宴在山脈底下的基地間奔竄,方正的窟窿印在停靠月台上的列車,也在數位兵士身軀留下致命的空洞。他們不解地看向朝自己射擊的同伴,身體撕裂的痛苦與嚥氣前的質問都被事先做為對策的面罩所遮蔽,只在自己耳邊迴盪。
  
  監控室的組長心急如焚地等待備用電力系統復電同時盯著漆黑的螢幕,乾著急的同時也想著為何通訊聯絡不上的領導會突然在廣播發聲,而他那簡短的命令完全堵死了預期的退路——只要做出認真抵抗的事實,就算研究成果被奪走也無所謂的打算。

  重啟的系統連同照明一起回復,監視畫面的兩小隊僅剩零星數人。畫面中的侵入者以詭異的瞬間飄移躲進他們的盲區,當再次捕捉到侵入者時,之見她輕輕一揮,不知是何原理的刀刃就這麼劃開STI II級的頭盔,隨即倒地同袍腦內的白濁汁液伴隨暗紅的鮮血淌地而流。

  半數以上的屍體都有公司充能步槍造成的彈孔,而倒在刀下的卻只有寥寥兩三人。在監控室的他試圖分析入侵者的能力。
  
  (看來阻隔聽覺對言靈術無太大阻礙……不,還不能這麼草率下結論。)
  
  (八、九……頂多十幾人,這麼犯規的能力不可能同時控制太多人,她在被埋伏的情況應該也無法刻意預留實力、設下誤導的陷阱。)

  通訊恢復後各小隊組長的聯絡佔滿了線路,負責調度與目睹車站第一線戰況的他果斷下了一個決定,剩下四個小隊必須都在下一層的電梯出口埋伏才能有效應對。

  「金賢、福德瑞小隊全滅,剩餘小隊改往萊昂小隊的位置集合。」

  通訊在有那駭客在的情況下並不安全,但為何伊森領導沒再恢復通訊後發話?

  『是.你.在.看.我.嗎?』

  毛骨悚然的聲音從監視畫面那端傳來,她明明不應該知道主畫面正在收音的監控是哪一機才對。

  從她抬起頭看監視器的眼神可以感覺到彼此視線明顯的有所對焦。
 
  「……妳這怪物。」
  
  『呵。』

  對著監視器留下笑容後,高跟皮靴踩在地面的聲響清脆迴盪在變得安靜的基地內,而基地其他眾人內心祈求的庇護神卻仍未給予他們抵禦惡魔的信心與力量。





  兩層的基地從電梯下降時間可以清楚感受到實驗室在基地的占比上多了上層空間幾倍有餘。他們會不會直接破壞電梯呢?電梯內的卡夫卡對此也有些擔心,但她仍然愜意的選擇搭上電梯,畢竟比起謹慎而顯得膽怯,她更享受這種類似玩耍獵物的感覺。
  
  咚哢——

  電梯開門的聲音輕巧且滑順,門外如同捕捉到的情緒一樣,只有一位躽軁的老者和一位武裝戒備的公司安保人員。

  「嗯?原本埋伏在這裡的人呢?」

  卡夫卡面露微笑地向前迎去,沒有銀狼近一步支援的她,此刻的確需要一個有份量的嚮導。

  「妳應該不是特地跑到這邊陲地帶的基地來殺戮吧?我讓他們先帶其他研究人員去避難了。雖然我也不清楚星核獵手來這邊是想得到什麼。」

  「這樣啊,不用戰鬥真是太好了。『聽我說』,要不是在列車上聽到那嚇人的廣播,我想我們應該可以談談。」

  「呵……」

  老人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他並不想在脅迫者的善意上多費口舌,他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價值,而身邊負責自己人身安全的安保組長戒備緊繃的肌肉在短短的談話間放鬆如常,真是神奇的操縱能力。

  「我是研究基地的主任,掩蓋在傳統項目部的秘密什麼的應該就不用我多解釋了吧?我怕領導一時想不開想魚死網破的毀了這裡,讓我邊走邊說吧。」

  「那就有勞您帶路了。」

  實驗室的管制大門在老者的帶領下自然地放行未經登入過身份的卡夫卡,老者在卡夫卡的注視下乾咳了一聲,想必過往沒少利用這系統漏洞撈好處。

  門口後大致分為四個區域入口的長廊,老者像清楚知道卡夫卡的目標似的朝其中一區引路,那是禁制關卡最多、最深入地底的一條路。

  「您該不會是在打犧牲自己把我困在這基地深處的主意吧?」

   卡夫卡在老者解開第三次門禁後打趣的問道。

  「我的確是這麼說服其他人的,但也奇怪,妳竟沒有像控制我身邊這個年輕人似的控制我。」

  「畢竟您都真心要替我引路了,我總不好失禮的這樣對待老人家。而且我多少也好奇……」

  卡夫卡看到了門後巨蛋般廣闊的空間,下層基地會特別深挖的部分原因,想來有一半以上是為了眼前這成千上萬的實驗體儲存槽而設立的吧。

  「您所害怕的那個秘密,是否是我要找的東西呢。」

  沿著階梯走下巨蛋空間,老者指了指另一處盡頭那一側的出口說:那間裡面的,才是我研究多年的成果,這邊這些存放的,都只是那位天才所遺留下失敗作。

  異形的身軀與各樣恐怖的臉孔隔著玻璃盯著穿越的訪客,安保組長即便在被控制下仍受噁心的壓力而面露鐵青。卡夫卡好奇的撒網捕獲了其中幾具,都如老者所說,不過都是死物。除了那即將揭曉的核心中的核心外。

  吼喔喔喔喔喔——
  
  受感視而甦醒的怪物在囚困的培養艙中甦醒,破艙而出的戰慄怒吼從門的內側傳來。

  「我果然……」

  「『聽我說』,你們兩個趕緊離開吧。這裡用不著你們了。」

  老者的精神還想掙扎、他還想看自己超越天才的證明,可惜身旁負責保衛他安全的組長直接將他扛在肩上,本能似的拔腿奔向來時的方向。

  三米多高的巨人一拳捶爛了禁制的門鎖,牠那不斷膨脹又死去的肉體顯然還在朝著進化的方向前進。

  「吼喔喔喔!」

  裂嘴吼叫的大口尖牙突射而出,刺穿了許多珍貴的實驗體與檢測儀器的管線,唯獨漏掉了那砍斷自身頭顱的目標。

  「!」

  失去腦袋的瞬間,怪物新長在腳上的頭顱像長蛇般朝目標咬了過來,利用詭異滑步拉開後,卡夫卡有些狼狽地穿梭在不同的儲存槽後,以躲開牠那如同機槍般不斷吐射的尖牙。

  「艾利歐也真是的。這種怪物應該交給阿刃或薩姆來處理吧。」

  巨大的怪物停止了無意義的吐射,改猛地躍身一跳,重新找到卡夫卡躲藏的身影。

  卡夫卡幾次讓牠安靜了下來分切數段,可惜刀刃造成的傷害在牠吼叫一聲重新一輪亂打輸出後又恢復了傷勢,如今牠甚至直接多進化出顆腦袋,防止擾人心弦的聲音。

  (卡夫卡,下面傳來好大的動靜,是妳做的嗎?)

  銀狼的視訊聯絡在手邊跳出,同時卡夫卡拉緊了絲線再度躲開怪物拳頭的重擊。

  「我倒是希望我能有薩姆那樣的破壞力呢。」

  (那個……其實艾利歐有要我這時候再傳給妳的任務書。)

  卡夫卡一路往回實驗室入口的方向移動,計畫用厚重的門禁防衛機制困住這頭野獸。

  「還是一如既往的壞心呢,可惜我現在閒不下來看啊。」

  (啊,開拓者剛傳來一隻黑塔太空站的……貓咪?長的還挺像妳的。)

  「傳過來!」

  卡夫卡連同結實的門禁閘門被頂飛撞至牆上,但身體挫傷的疼痛比不上分不開身回訊息的擾人。

  「先幫我回說我很喜歡。」

  (啊?)

  倒地的卡夫卡勉強的用手撐起身來,看著血口噴張朝自己咬來的怪物,掏出了平時捨不得用的光錐,再現封印世界記憶的奇蹟。

  『就讓這一輪月華…照.徹.萬.川!

by Pixiv:繪者_大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