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OCKMANX同人文-【Special Friend】-50

兔子貓 | 2021-12-27 08:19:04 | 巴幣 2 | 人氣 74

完結Special Friend(完)
資料夾簡介
ROCKMAN角色會化身人類,有軟科幻元素,時間是近未來,角色設定會有所差別,至於有哪些請看倌猜猜看。 PS:以X跟ZERO為主角。

開場白:世間最好的東西,莫過於有幾個頭腦和心地都很正直的嚴正的朋友。
                                                       ——愛因斯坦
 
  
#X-Buster 5
 
--X的場合--
  
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當傑洛學長被戴納蒙詢問選擇時,我就有學長會離我遠去的預感,對學長的憂心正沉重地壓在心口上,同時隱約覺得和學長之間的距離逐漸被拉遠。

我是絕對希望傑洛學長繼續以人的身份,等到學長學弟的關係在雙方的學業一結束,就開始建立起朋友關係,一起並肩前往有著許多未知和障礙的未來,還想試著將學長心裡的漆黑全照亮。

對我來說傑洛學長已經不只是我的救贖,是照耀我的迷惘的明亮光輝,也是我想全心全意、傾盡全力守護的微光。

若有人說傑洛學長是位不應該誕生的人,我絕對不認同也要全力反駁。

當我為傑洛學長的選擇感到苦惱時,突然發現學長回答前先看了我一眼,接著他向戴納蒙學長回覆了他的抉擇。

「我決定要繼續和艾克斯並肩同行,維持現在的身份面對往後的障礙和未知。」

一聽見那樣的抉擇,我不是先感到開心,而是擔心傑洛學長,深怕他這麼選擇會有失去什麼事來作為代價。我是很希望學長能不再怨嘆自己的身份,相信有著未知等他發現並邁向明亮的未來,更希望別出現絕望來打擊他想繼續開始自己原有的身份,以及想開始面對未來的意志。

則聽取傑洛學長的抉擇的戴納蒙學長,依舊維持著他的燦笑。

「看來你已經決定好了。那麼迪歐大人,請帶走他吧。」

「帶走?!」對戴納蒙學長的話覺得不妙的我,正要跑過去伸直手抓住傑洛學長的手想阻止時,戴納蒙學長打個響指的當下,忽然有一股停滯強行遏止我的行動。「等等,你想把傑洛學長帶去哪────!?」

「艾克斯大人!!!」雙眼只能看著傑洛學長轉身驚愕地看著我,加上身體無法動彈又只能聽聲音的我,爾後聽見赫爾琵亞對我的憂心呼喚,再向戴納蒙學長厲聲質問。「你這傢伙對艾克斯大人做了什麼!?」

赫爾琵亞一質問,下一刻看見幻影變身成機器人的模樣又衝到戴納蒙面前,握著忍者刀要水平揮向戴納蒙學長之前,戴納蒙學長身後突然有隻白色機械右手揍飛了幻影。

「幻影!?」幻影一被打飛的聲響傳來,緊接著赫爾琵亞的驚呼和奔跑聲傳到我耳邊。

爾後傳來法布尼爾的粗野罵聲、蕾薇亞丹的惡言相向,打算向戴納蒙學長出氣的樣子。

「你這混帳!」

「敢這樣粗魯對待人,可是當不成好男人的!」

我不只看到傑洛學長轉身,也注意到艾克賽爾和阿零,以及東尼跟老喬先生都無法動彈,唯獨傑洛學長跟戴納蒙學長以及四天王他們能行動。這無法動彈的感覺,像是我使用黑噤停滯來停下我想停的行動。

「抱歉了,接下來不容許其他人阻擾,你們所有人最好安份一點。」戴納蒙學長表情嚴肅的說著,同時他身後出現宇宙的景象,接著是以前見過面的迪歐先生現出整個人。迪歐先生一現身,我聽到赫爾琵亞驚愕到倒抽口氣,還聽見法布尼爾說「那是什麼鬼啊」這段話。

接著戴納蒙學長身旁出現散發著金黃色光芒的人影,同時身後飄出倒三角形狀的藍水晶。

那人影以及藍水晶,是蔚兒小姐和奧米加?!

現在是怎麼回事?戴納蒙學長和迪歐先生打算要做什麼?傑洛學長都說好會延續自己當下的身份不是嗎?!

「喂,你們現在是想做什麼?敢對艾克斯出手,不管是使者還是神,我一律不會輕易放過。」這時傑洛學長的語氣聽來憤怒,向戴納蒙學長和迪歐先生口出惡言。

「先別生氣,傑洛。」說話聽來輕挑的戴納蒙學長試圖緩和傑洛學長的脾氣。「為了修復被摧毀的宇宙,以及矯正被搗亂的時間,迪歐大人需要你跟著奧米加去一趟別的宇宙幫點小忙。」

「只是要我過去幫忙,是有必要停止艾克斯跟其他人的行動嗎?!」

面對傑洛學長的質問和惱怒,戴納蒙學長看起來一副遊刃有餘,完全不怕傑洛學長剛才所撂下的狠話。爾後他邊回答邊走到我面前,提及我的事時就露出無奈的微笑。

「為了不被阻擾,當然有必要停止。由其是艾克斯同學,光是聽到要把你帶走,他就擔心到焦慮,還想要衝過來抓住來防止帶走你不是嗎。」

「修復或矯正什麼的,為什麼需要我?」

是啊,傑洛學長都說會留著了,為什麼還要帶走他?!

「我們這邊有件麻煩事需要你協助,為了去填補奧米加一個人還不夠的身份,非得要你前去協助他矯正一切過錯,也得讓過去的迪歐大人見證你有必須存在的理由,好讓常理恢復到正規狀態。啊對了,那邊附在艾克斯身上的另一位艾克斯,湯瑪士.I.艾克斯,你應該不用繼續待那邊的艾克斯才是,麻煩你也跟著我們離開。」

戴納蒙學長剛回答完傑洛學長的疑問,他突然對著我說另一個名字,爾後我驚見身旁有散發著蒼藍色光芒的人影,那人是另一個我,和上次一樣看不見面貌。

「那個宇宙的人真是奇怪耶,老愛把無限(Infinite)當中間名,不曉得他們多希望對方有什麼事很無限。」這時我聽見戴納蒙學長無奈地抱怨一句。

無限……另一個我和奧米加同個中間名是嗎。

「連你也要走嗎?」一得知另一個我會離開,我聽見傑洛學長向他詢問。
 
「是的。只要成功守護了你,我就沒有別的理由繼續附在另一個我,會離開這裡並跟隨戴納蒙先生去見迪歐先生。」另一個我確切地回答傑洛學長的疑問,聲音聽來溫柔又有著滄桑感。「不過你放心,就算我今後會永遠待在你見不到的地方,我仍會持續為你祈禱的,祈望你能勇敢面對與克服一切難事。」

「謝謝你,艾克斯,我很感激你一直以來的守護跟指引。」這時傑洛學長綻出有著感激之意的微笑向他道謝。雖然傑洛學長呼喚了艾克斯,不過我很清楚學長是在叫另一個我,不會因此感到混淆。

我也很感謝另一個我的。多虧他傳遞了祈望和意志到我這裡,我才能勇敢踏入傑洛學長的命運中,然後推學長背後一把並挺身對抗命運。

「……你不用客氣,傑洛。那麼再見了,我的朋友正在等我呢。」回應之前先是停頓的另一個我,感覺他一聽到傑洛學長的道謝後,有種他所做的事不全是白費工夫的釋懷情感湧現而停頓,爾後笑著回應學長的話並道別。

當另一個我道別完後,他整個人幻化成蒼藍色光球,看他飛到戴納蒙學長和迪歐先生身旁。戴納蒙學長見他一飛來,像是確認好他來了而點了頭,接著決定要離開。

「都說好道別了吧,那麼……」

「等一下。」眼看傑洛學長真的打算跟著戴納蒙學長和迪歐先生離開,在那之前傑洛學長先是轉身面對我,從白袍口袋裡拿出一條看起來很新的藍色組繩,將組繩綁在我伸直的手腕上。

傑洛學長這是要做什麼?我不明白啊。

當我無法理解傑洛學長當下的用意時,學長鄭重地向我建立約定,目光裡的心緒看起來堅毅。

「艾克斯,我向你保證,等我忙完別人給的麻煩事後,我絕對會回來,也會和你成為朋……不,是摯友,到時候就和你並肩同行前往我以前沒想過的未來。如果有人過問我去哪裡,也麻煩你幫我找理由蒙混。」

要我等?那要得等多久?!

我很想發問,偏偏當下的停止使我無法開口詢問,也無法像個孩子任性耍賴去挽留學長,只能眼睜睜看著學長為我綁上組繩。

「寂寞的話就想起我為你綁的組繩,想著即便與我相隔多遠,仍舊心相繫念。」

綁好組繩後就向我嶄露笑容的傑洛學長,他的目光透露出堅定的意志,接著我眼睜睜看他轉身,走向戴納蒙學長面前。

「那麼所有人都跟上迪歐大人,四天王你們也是。」這時我聽到戴納蒙學長確認傑洛學長要走後就說句結語,站在我身後的四天王開始邁步向前,無法動彈的我仍舊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走過我的身旁。

我先是看到法布尼爾一臉不耐煩的走過去,接著一臉煩悶的蕾薇亞丹跟在後頭。

「珍重再見,艾克斯大人。」這時扶著幻影前進的赫爾琵亞,離開前先轉身面向我,鄭重地向我道別一句又鞠躬行禮。

我也很想好好道別一聲的,只是仍停滯的當下不由得我自由開口。既然會有這樣的情況,我昨晚不應該用覺得疲憊的理由就先去睡,應該先跟他們道別,更不能因為他們走得倉促,就任性地擱置想好好跟他們道別的想法,擅自以為往後還能和他們相處更久。

對不起,赫爾琵亞,真的對不起,早知道會這樣,我應該早點好好向你道別的。

赫爾琵亞向我鞠躬行禮後,幻影不說任何話,也跟著赫爾琵亞一同行禮。幻影向我投射的目光,有著說不盡的謝意與就此珍重再見的多種情感。

最後所有人跟著戴納蒙學長和迪歐先生走進背景是宇宙的場所後,強行停滯的效果隨著他們離去後自行解除。發現能自由行動的我,先是奔向傑洛學長剛離去的位置,眼前能看見的事物只有常見的城市景象,以及迎面而來的晨曦光芒無比明亮。

我仔細察看周遭,找不到傑洛學長的身影,無論我心理再怎麼抗拒,就是非得確信他現在已經不在這裡。
 
=============================================================
 
傑洛學長真的跟著戴納蒙學長和迪歐先生離開後,我向早已不在這裡的傑洛學長喊話。

「傑洛學長你確定真的會回來對吧?!是說謊騙我的話,我是絕對不原諒你的啊!」

既然要我等,不管多久我都會等的,等到不耐煩時,不管用上什麼手段,我都要親自過去找人。過去我就跟學長保證過了,等到一切都做個了斷後,一定要讓學長擁有明亮的未來。

我一喊完話後,阿零和艾克賽爾快步走下樓梯又來到我身旁,向我詢問。

「哥哥?」

「傑洛他還真的走了。吶,艾克斯,他會回來的對吧?」

「一定會的!」我向他們倆信心喊話,接著我低頭看向綁在我左手手腕上的藍色組繩,試著把對傑洛學長的信任灌輸到組繩上。「既然傑洛學長跟我說好了,那麼我絕對相信他會回來!」

「我也會相信他回來的。」這時東尼走到我身旁,向我表示肯定,也向阿零和艾克賽爾他們倆掛保證。「你們放心,在他回來之前,我會打理好他的家。」

「這還真是的,傑洛小弟不早點回來的話,我可就困擾了。這個宇宙少了我愛捉弄的人就會很無趣的,對這個宇宙而言也是一大缺失。」老喬先生表情無奈又攤起雙手,無奈的話語中有對傑洛學長的存在表示肯定,下一刻他突然說要翻找學長的物品,讓我聽了感到尷尬。「他回來之前,我就趁現在他的房間調查,像是找出他私藏的色情書籍什麼的。」

「你給我住手。」而那樣的話,馬上被東尼同學嚴厲制止。

「我有趁他不在的時候仔細翻找過,超無聊的他並沒有那樣的書。」這時艾克賽爾突然信誓旦旦地說出傑洛學長的事。

聽到傑洛學長沒有色情書籍這種事,同樣也沒有那種書的我應該露出什麼表情才好,總不能直接說我也跟學長一樣,感覺會被人訕笑。

至今為止,我都是專心一致地練空手道,課本教的保健體育當作一般知識看待,沒特別在意周遭的異性,也從未想過要談戀愛。關於戀愛這檔事,以前蘿露姐就要求我必須要知道一些,就為了避免被當作電燈泡,常從電視節目或小說來獲取情報。

我這樣對周遭的人來說,大概會認為我這人很無趣。

當我對自己的事感到尷尬時,老喬先生又說些胡鬧的話。

「那真可惜,至少讓我知道他的內在美,發現他私下居然穿某種小褲褲,以後我才能找機會嘲笑他。」

「就說了你給我住手好嗎,你就是老這副德性,傑洛才會討厭你的。」

「傑洛小弟那樣才不叫討厭,是喜歡,對我老是露出討厭的態度,其實是在害羞好嗎。」

「又擅自那樣認為別人怎麼想的,我實在受不了你啊。」

看著老喬先生和東尼同學的鬥嘴,看似鬧不合,不過要好的朋友也會因為小事鬥個嘴,讓我看了不禁莞爾一笑,心裡感到羨慕時,也期待著傑洛學長回來後也能像他們那樣鬥嘴。

「呵呵……」

「嗯?這有什麼好笑的?艾克斯小弟。」

「抱歉,我不是在嘲笑你們,是看你們很要好就覺得開心。也想到以後我跟傑洛學長,也希望能像你們一樣鬥嘴。」

「那當然行囉!」這時艾克賽爾綻出燦笑,對我說些肯定的話語。「就像我跟傑洛的事都釋懷後,可都有跟他鬥嘴,艾克斯你當然也行的!」

「也對,畢竟等他回來,一定要和他成為朋……不對,是摯友!」我向艾克賽爾點頭認同,一說到摯友,阿零就向我提出結為摯友的請求。

「我也想,成為,艾克斯的,摯友之一。」

在我想回他當然可以時,艾克賽爾忽然對我舉起手,積極表示也想成為我的摯友之一。

「還有我還有我!」

「大家都是摯友不就行了。話說現在是早上,我們一起去吃早點吧。」當我想回答艾克賽爾也是,東尼同學笑著附和一句,被搶先的我也笑著點頭表示認同。接著提及早餐的事,則我再次看向窗外的晨曦。

「也對喔,那麼老喬大哥你請客。」

「那可不行,我的金錢只花在投資。」

「什麼東西的投資啊?老喬大哥。」

「當然是對美少女與青澀的果實的投資,不僅在二次元,三次元的也……」

當老喬先生要對艾克賽爾說明他所謂的投資時,東尼同學連忙出言制止。

「別理他,艾克賽爾,這人說話很少正經的。」

我將大夥們的閒聊當作背景音,我若有所思地定睛望著晨曦的光芒斜照在遠處的高樓大廈,那樣的美景,不禁腦海中浮現出以前傑洛學長第一次救助我的時候,我當時心裡所感覺到的明亮,至今仍感激不盡。

「傑洛學長,處理完麻煩事後,請你一定要快點回來啊。」耳邊傳來大夥們像在決定要去哪裡吃東西當早餐時,我緊握左手成拳又放置到心口處,低聲說出迫切的請求。

我才剛說完,艾克賽爾大聲催促我也跟上。

「艾克斯,喂艾克斯,別再發呆了,跟我們一起去麵包店吧!」

「好!」
 
=============================================================
 
自從迪歐先生和戴納蒙學長說要把傑洛學長暫時帶離後,我跟與學長相識的人們將有好一陣子見不到他。

關於傑洛學長去了哪裡,我跟艾克賽爾和阿零都會為了學長幫忙蒙混過去,只有對超能力知情的人或擁有者會確實告知。

其中我就有和雪兒同學跟愛麗絲同學轉達實情。

「是這樣啊,傑洛先生是被拜託解決事情才會離開。那麼我也會相信他能回來的,不管有多久,我都會等的。」

雪兒向我嶄露出溫柔微笑,我還察覺到那份笑容中蘊含著堅韌的信任,以及目光中蘊藏著某種情愫。

這可不行,有雪兒這位女孩在等待,傑洛學長可不能太遲啊,讓女孩子等太久很失禮的。

「總之事後能回來的話,就能放心了吧。話說我是因為妖精小姐的關係才會涉入那樣的世界,艾克斯同學你大可不用特地跟我說的,現在的我只是一般人,以後不會再和傑洛學長有所牽涉。」

倒是愛麗絲聽了露出苦惱的神情。

「我認為也得跟妳說一聲,妳可是有保護好傑洛學長的靈魂,學長也很感激妳在聖誕節的協助才對。」我試圖訴說合理的理由,不想讓愛麗絲排除在外。

然而她還是認為自己不能再涉入。

「對我來說,我的協助根本不算什麼。那麼一切就到此為止,我得對平凡的自己有所認知,可不能又涉入險境再讓哥哥擔心。」

「好的,我明白了。」

對平凡的自己有所認知嗎……

那樣的話,過去未得到爺爺打造的Rockman X System的我,若是對自己的平凡有所認知的話,想必不可能莽撞地涉入傑洛學長的嚴峻問題,再怎麼不喜歡袖手旁觀,總會有我真正辦不到的事。

該說幸好我有爺爺打造的Rockman X System才能涉入險境嗎,還是多虧另一個我願意莽撞行事,我都會認為自己不能置身在外。假如又會碰上這樣的事,我想自己仍會選擇再度涉入傑洛學長的嚴峻問題。

聖誕節過後迎來日本的新春節慶,我去看了新年日出,不禁會想到真希望傑洛學長也能來看看。

時間逐漸過去,見不到的期間,我會不時看向我手腕上的藍色組繩,想起當時傑洛學長的約定,以及絕對相信他會回來的信任,來能擊退會突然竄上心頭的寂寞。

沒事的,傑洛學長絕對會回來的,我可不能老是感到意志消沉。

直到新學期到來的日子,升上二年級的我特地剪短了頭髮,想用新的面貌迎接新學期。開學日當天,前往學校前我先漫步走在櫻花紛飛的道路上,心想傑洛學長的名字和櫻花有相似處。

櫻花一開始綻放後,就接著迎來代表結束的散落,在那之後又會迎向綻放花朵的起始。

奧米加先前所說的真正的0(Zero),是指有始有終的意義,然而他卻只能終結一切,無法展開或迎接新的起始。想到這裡,我不禁會為他感到惋惜。

話說傑洛學長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現在他升上三年級,之後的學業可不能怠慢啊。

嗯?眼前怎麼有個人朝我走過來,那頭隨風飄逸、有如太陽光輝且冗長的金髮,有如大海澄澈的湛藍雙眸,還擁有絕世的俊美外貌……

那不就是傑洛學長嗎!?我還愣著站在原地幹嘛啊,得快點跑過去迎接!

「嗨,艾克斯,我回來了。」我跑到傑洛學長面前並抱住,聽到他說他回來,我還是想確認他是否他本人而提問。

「是真的傑洛學長對吧!?不是什麼來自別的宇宙的學長對吧?!」

「你是笨蛋啊,這個宇宙裡就只有我傑洛一個,還會有誰存在。」

「也對……傑洛學長,歡迎你回來!!!」雖然被傑洛學長罵作笨蛋,我還是高興不已,甚至喜極而泣。透過擁抱確認本人後,想看清楚學長的臉而退後時,然而淚水多到讓我快看不到學長。

「嗯,我回來了。話說你把頭髮剪短了嗎?」傑洛學長一問起我的頭髮,還貼心地為我拿出手帕來擦拭淚水。

「是啊,我現在升上二年級,想說是新學期,就……」

「先等一下,邊走邊說給我聽吧,反正都得去學校不是嗎,順便跟你說我在另一個宇宙做了什麼事。」

「也對,那麼一起走吧。」

和傑洛學長並肩同行前往學校時,我向他訴說他不在的期間所發生的事,也聽著學長在別的地方面對跟解決一些事,還說他更深刻體會到多重宇宙的存在。

一說到多重宇宙,我向傑洛學長提出一個假設。如果有個宇宙存在著我跟學長,身份或立場跟現在不同,甚至面臨到更嚴峻的問題,學長會認為我們仍會發展出友好的羈絆嗎。

傑洛學長回答前又罵了我一聲笨蛋,接著回答只要有我在的宇宙,他說絕對會相信我也會選擇繼續跟我建立羈絆。

聽到他這麼說,我也會絕對相信的,另一個宇宙的我和他會相視而笑,彼此信任著能一同面對與解決困難。
 
 
 
                 (全文完)
 
=============================================================
 
兔子貓:總算迎來完結✧◝(⁰▿⁰)◜✧

這回是傑洛選擇了繼續延續,能開始自由拓展自己的人生與未來,最後將會迎來重大的挑戰,是會引導向續作的結尾。這或許不是讀者會覺得見好就收的完美結局,但早在開始構思這作品時,我就希望寫出關於傑洛與選擇的結局。

另外也有傑洛選擇終末的一篇,關於那一篇會另外寫成番外並只限定一個地方發佈 ,至於會在哪裡發佈,暫時保密。以及有打算減少發佈的網站,請多加注意。

迎來完結後,我說明一下為何要創作這樣的故事。主要理由是想寫個注重友誼的作品,同時想為艾克斯和傑洛之間的糾葛能夠了結,讓故事的意境和遊戲ROCKMAN ZX中的歌曲「Innocence」有所呼應。

創作中不只聽「Innocence」,也會去聽【Kalafina】的「 アレルヤ 」跟「Magia」加強角色的形象,像是未來對傑洛而言是否溫柔,即便有過刻苦銘心般的傷痛,仍有個人祈望他能竭盡全力邁向未來;促使電子妖精艾克斯繼續進行莽撞的行動唯有祈願,思念是他心中的依靠。

話說他們倆的糾葛,在原作遊戲裡的劇情看不出要了結的意思,還被迫擱置,往後頂多稍微淺談會做個了斷,即使推出續作,怕又會為了……(以下任憑想像)

於是這部作品有了構想並開始創作!

關於人物設定在這作品裡和原作遊戲大相逕庭,主要為了角色形象有深度而改變,其中也是有我後悔有了某設定導致毀形象,以後不會在續作裡沿用,還請注意一下(像是傑洛的料理)

連載至今,感謝眾多讀者的關愛與支持以及閱覽,希望在這之後能留下讀後感或改善的想法讓我更有創作的推進力。關於續作何時開始連載發佈,仍是個未知數,喜歡這部作品的讀者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