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致我們的青春,以及約定 第一章

山田映司 | 2022-04-01 01:20:45 | 巴幣 6 | 人氣 105




(本作為遊戲《神魔之塔》之同人創作)
(情節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1
 


  「……好美的人。」
 


  逐漸失焦的眼前,一抹鮮血飄揚。
 
  隨著微弱的呼吸起伏,風吹起硝煙的氣味,充斥鼻腔。
 

  一名手持長柄鐮刀,身穿盔甲的銀髮少女,擋在我面前。
 

  鐮刀與少女等高,但少女舉重若輕,刀身彎曲,並纏繞著肉眼可見的紫色火光;少女長髮及腰,貼身的盔甲恰好凸顯她的姣好身材,清秀的臉上面無表情,又或是不允許有表情,眼神冰冷如霜。這種種特徵令我腦袋一片混亂,像是整個人都泡在冰水裡一樣。
 
  不僅是因為眼前少女的美貌令人屏息,還有另一個原因……
 


  「……」
 


  ……因為她看著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具屍體。
 


  她不發一語,如閃耀金屬光澤的銀色長髮隨風飛舞,我注意到,少女纖細但絕不瘦弱的左手臂上,繫著一條紅色絲帶。
 
  有如血一般的鮮紅。
 
  一段模糊的記憶襲上心頭,我似乎,曾經親手為某人繫上這條紅色絲帶。
 

  為了……誰?
 


  「哎呀,這位不是我們大名鼎鼎的女武神嗎?近日可好?貴體無恙?」
 
  與我同行的金髮少年問道,談吐溫文儒雅,雖然非常不合時宜。
 
  或許只有我注意到,金髮少年的手雖然放在劍柄上,卻顫抖不已。
 


  「……」
 
  女武神面無表情,並不理會金髮少年的問候,依然緊盯著我不放。
 


  傳說中,守護英靈殿的女武神們,會獵取在戰爭中逝去的戰士靈魂,將祂們帶回英靈殿,舉行永不止息的慶典。如此,才讓死去的戰士們能夠甘願以英靈的姿態重新為神族而戰,成為最強的戰士,源源不絕的不死軍隊。而在戰爭逐漸白熱化的此刻,女武神竟出現在我們面前,又代表著什麼?
 


  「拜託!奈寶尼!現在不是打招呼的時候吧!」
 
  褐髮少女莫莉用氣音問道,金髮少年奈寶尼則搖搖頭,接著說:「非常時期,掌管英靈殿的女武神怎會平白無故現身?表示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所以我們要怎麼辦?逃跑?」
 
  「不,我先留下來爭取時間,你們抓準時機繞過女神,繼續往上走。」
 
  「不行!我們約定好了,要五人一起,永不分開!」
 
  奈寶尼幾乎要抽出劍鞘中的劍,蓄勢待發;莫莉泫然欲泣,緊握魔杖的手不停顫抖。
 

  「等一下,用不著這樣,奈寶尼。」
 
  隊伍中的另一位短髮少女上前一步,失去顏色的雙眼毫無懼色。
 

  「安多,妳幹嘛……?」
 
  「別急。」
 
  安多深吸一口氣,圍繞身旁的眾多亡靈顯現。祂們雖是身為死靈術師的少女的隨從,卻也不自覺懼怕著眼前狩獵靈魂的銀髮女武神。
 
  「據我所知,瓦爾基麗女武神,會在戰場上巡迴,獵取死去勇士的靈魂,帶回英靈殿,對吧?」
 
  「……」女武神沒有回應,不置可否。
 
  「那麼,地位尊貴的女武神啊,您為何千里迢迢地從英靈殿穿過戰場,不去回收靈魂,也要跑過來這座『以諾塔』,還大搖大擺的擋在我們這群凡人的面前呢?」
 


  此處是以諾塔上,連接天界大門的通道。古代人類為了榮耀神族,建造通天巨塔,建立與神族聯繫的橋梁。直到數十年後,某位高傲的人類勇士自詡為神,觸怒神族,眾神之主降下神罰,打斷以諾塔。人類失去與神界的連結,原本在人間各地潛伏、按兵不動的魔族大軍傾巢而出,侵略人類世界。美好的草原剎時變成戰場,蒼翠的森林陷入無盡火海,人間等同煉獄。我、人族將軍奈寶尼、大魔導士莫莉、亡靈術師安多,還有代表大自然的德魯伊鄧肯,不忍人類在魔族侵擾下受苦受難,於是組成小隊,前往以諾塔向神族請願,希望神族能夠出手相助,讓人類免於滅絕。
 


  「……」女武神沒有回答問題,只是冷冷地瞪著我。
 
  「您不必開金口回答,我們也知道,您來到此處,代表我們五人之中,有一人必須死亡。」
 
  於此同時,眾人倒吸了一口氣。門之海前的空氣頓時凝結。
 


  「偉大的女武神啊,我們只是想結束這場戰爭,讓世界恢復平靜。」
 
  褐髮少女名叫莫莉,是隊伍中的大魔導士,比起戰鬥,她更崇尚和平。如果能用談話解決的事情,她決不會去無謂的爭鬥。
 

  「……我們雖然只是一介凡人,但是我們看到戰爭的亂象,人間生靈塗炭,父母失去小孩、小孩失去父母,魔族四處燒殺擄掠,人類流離失所,甚至連大自然也因為這場戰爭而遭到破壞,四季失調,萬物無序。我們不忍心放任這一切痛苦發生,也覺得我們不該置身事外。所以,為了結束這場戰爭,請讓我們通過此處,前往門的彼端,向天界的神族請求協助。」
 

  如此誠懇又溫暖的話語,相信連鐵石心腸的眾神之主也該為之動容吧。
 




  「不關我的事。」
 
  可是,女武神用比眼神更冰冷的聲音,拒絕了莫莉的請求。
 




  我想我應該,不認識這位女武神才對。
 
  但,伴隨著她冰冷的視線,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忽然在我腦內引爆,宛如要衝破我的腦袋一樣四處亂竄。我頭痛欲裂,雙手抱頭,不由自主地喊出了聲。
 

  「肖恩?」
 
  「肖恩?你怎麼了?」
 
  鄧肯立刻攙扶著搖搖欲墜的我,莫莉則快步奔到我面前,發動治癒魔法替我療傷。
 

  「我沒事。」
 
  「騙人,你滿頭大汗,嘴唇泛白。」
 
  大地的德魯伊擁有看穿人心的能力,鄧肯無情地戳破我的謊言。
 

  「我真的沒事。」
 
  強硬推開鄧肯的我連一秒鐘的逞強也做不到,再度軟腳癱坐在地。
 


  「肖恩!」
 
  「果然是使用龍焰的副作用太重了嗎?肖恩!撐著點!」
 


  這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在我的腦內肆意橫行,霸道無比地打碎我的記憶,再狠狠攪拌混和,腦子好像變成一團糨糊,讓我無法思考,什麼也做不到。
 


  我奮力抬頭,視線迎向銀髮的女武神,女武神的表情冷漠,無動於衷。
 


  突然間,無數不屬於我的記憶片段湧入腦內。我似乎,知道了女武神現身在我面前的理由。
 




  「……」女武神雙唇微張,欲言又止。
 
  「肖恩?你現在感覺怎樣?還好嗎?」莫莉握著我的手,語氣中的擔心令我感到無比溫暖。
 
  我感受到莫莉眼神中的那份關懷,與女武神的冷漠形成強烈對比。可是,接受到「記憶」的我,注定無法回應其中一方。
 

  這是我的「命運」,而我得做出「選擇」。
 
  因此,我必須……
 




  「等一下。」
 
  我輕輕推開莫莉的手,顫抖著起身。
 
  我看了一眼鄧肯,鄧肯沒說什麼,只是點點頭,我感覺我又被看透了。
 
  安多跟奈寶尼本來還打算繼續跟女武神爭辯,也相繼安靜,並默默看著我走向女武神。

 
  舉步維艱,明明跟女武神僅有幾步之遙,我卻像走了一輩子。
 
  「……我知道,妳要的是我,布倫希爾德。」
 
  我開口,用幾乎不是我的陌生口吻。



 
  等待回應的時間往往是痛苦的,雖然我不知道腦中這段記憶的真實性,也不確定我是否為記憶裡的當事人,但既來之則安之,假如這是命運的安排,那我的確逃無可逃,避無可避。
 
  即使如此,我仍要把握這千載難逢、稍縱即逝的機會。
 
  就算犧牲自己,我也要讓夥伴們成功前往塔頂。



 
  聽到這番話的銀髮女武神看我的眼神並沒有比較柔和,但是鐮刀上卻火光大盛。
 
  「亡靈……在吶喊著。」我隱約聽到安多輕聲說道。
 
  我不明白鐮刀上的紫紅色火光為何會如此耀眼,我幾乎沒有勇氣再看下去。彷彿整個人被掏空的無助感,逐漸侵蝕我的心智。
 


  「所以,我留下來就好,可以拜託妳放過我的夥伴們嗎?他們肩負拯救世界的重擔,不能停在這裡。」
 
  「我說過了,他們要走就走,不關我的事。」
 
  女武神,布倫希爾德朝我步步逼近,長靴踏地發出規律的聲響,而我雙腳有如生根一般,全身瑟瑟發抖,根本動彈不得。
 


  「但是,你必須得留下。」
 


  語畢,女武神右手一揮,纏繞紫紅色火焰的鐮刀就這麼架在我的脖子上。
 
  雖然是火焰,我卻感受不到絲毫溫暖。
 
  我聽到夥伴們紛紛拿起武器的聲音,但我假裝沒聽見。



 
  「當然,我留下。」



 
  不由分說,我必死無疑。
 
  經歷諸多驚險萬分的旅程後,迎接我的是早已注定好的死亡,作為故事的結局而言,還不賴。
 
  做出選擇後,內心意外舒坦,可是身體卻不由自主地顫抖,完全停不下來。明明在戰場殺敵,或是擊退魔物的當下,我可以衝鋒陷陣,無所畏懼。但是在面對顯而易見的死亡時,我卻像個沒種膿包,瑟縮不止?
 


  「……肖恩。」
 
  「快走!你們還有任務要完成,不可以因為我而前功盡棄!快走!」
 
  「你知道我的個性,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去送死。」
 
  「你是笨蛋嗎?比起我的性命,拯救世界更重要吧?這裡跟天界只有幾步之遙,你們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快走!」
 
  「……我不可能丟你一人在這裡。」
 
  奈寶尼斬釘截鐵地說道,語氣堅定,雖然他站在我身後,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必十分嚴峻。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因為我們是同生共死的夥伴。」
 
  鄧肯站在我身旁,身為大自然守護者的德魯伊,說話的份量果然與眾不同,格外令人安心。


 
  「嘿,你還欠我一頓飯喔,別忘了。」
 
  安多說,我報以微笑,怎麼會忘,怎麼能忘。


 
  「肖恩,我也不希望留你在這裡,剛才不是說了嗎?她是掌管英靈殿的女武神,你留在這裡的話會死的。而且,我們約定過的,戰爭落幕後,要帶你一起回到我的故鄉啊。」
 
  莫莉的聲音輕柔卻堅定,又帶一點鼻音,惹人憐愛到令我很想一把抱住她,但是我強迫自己別胡思亂想。
 


  「……是啊,都『約定』好了,我可不能毀約呢。」
 
  「沒錯!所以……」
 
  「可是,我也跟她有過『約定』。」


 
  我直視女武神冰冷的眼神,不管架在脖子上的鐮刀,試著置生死於度外。



 
  「你們先走,我履行跟這傢伙的約定後,會立刻跟上你們的。」
 
  「肖恩!」
 
  「別阻止他了,莫莉,我們走吧。」奈寶尼嘆道,迴劍入鞘,牽著莫莉的手,繞過女武神後大步離去。鄧肯跟安多也收起武器並肩而行,但兩人都回頭給了我一個鼓勵的眼神,我就當他們已經原諒我的魯莽。
 


  目送四人登上台階,身影沒入門的另一端後,我假裝沒看見莫莉回頭看我的那種表情,眼眶裡淚光兀自打轉。我低下頭,什麼也不想看。
 

  這無疑是一種逃避,雖然做出選擇,卻狠狠傷害了另一個人。

 
  對不起,我無法遵守約定。
 
  對不起,請原諒我,雖然我並沒有奢求諒解的資格。





 
  人去樓空,萬籟俱寂,在門之海前,只剩下我,還有女武神。鐮刀仍然架在我的脖子上,而我的性命已是風中殘燭。
 

  聽說,被瓦爾基麗女武神的鐮刀擊中,肉身不滅,只有靈魂會被帶去英靈殿。
 








  良久,布倫希爾德都沒有動手,我緩緩睜開眼睛。
 
  「……怎麼了?」
 
  「……」布倫希爾德無言移開鐮刀,刀柄在地上重重敲出巨響。
 


  「這是怎樣?」
 
  「……戰鬥。」
 
  「……什麼?」
 
  「……跟我戰鬥,我才能取走你的靈魂。」
 
  布倫希爾德的語氣裡有股不由分說的霸氣,意外地令我感到熟悉。



 
  熟悉什麼呀,在這次旅程前,我只曾遠遠看過徘徊戰場收割靈魂的女武神,而非站在我面前,準備取走我性命的布倫希爾德。可是,眼前的銀髮少女,看著我的冰冷表情,卻又讓我幾乎落淚。
 
  彷彿壓抑自己瘋狂的心情,強迫自己內心古井無波,沉靜內斂,克己去欲。外表已看不出任何情緒,但越是隱藏,情感的流動便越是強烈。
 


  我終於放鬆臉上緊繃的肌肉,咧嘴而笑。


 
  人生最後的一段旅程,沒想到還是以我最熟悉的戰鬥作結,而且,最後一場戰鬥,是跟美麗而優雅的女武神作為對手,看來命運,還是待我不薄。
 
  深吸一口氣,我拔劍,催動最後一點魔力召喚龍焰,然後頭也不回地,朝著美麗的銀髮女武神奔去。
 








  *
 

  從夢裡驚醒,發現自己安穩躺在床上,而不是身處某個異世界時,我真的非常慶幸。
 

  因為這樣子,我才可以欺騙自己,我並沒有因為剛才的夢,並沒有因為打破跟某人的約定,而流下悔恨的淚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