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致我們的青春,以及約定 第三章

山田映司 | 2022-04-14 01:23:08 | 巴幣 2 | 人氣 93


(本作為遊戲《神魔之塔》之同人創作)
(情節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3


  三年級的教室在三樓,而導師辦公室在四樓。
  僅僅一層樓的樓梯,卻好像永無止盡。




  上一次有這種舉步維艱的感受,還是在高一體檢抽血的時候。我很怕血,幾乎是看到血液咕嚕嚕流出來我就會馬上暈倒的程度,實在不像個男人。
  無論是自己的血,還是別人的血,我都無法接受。
  還好我很健康,從出生到現在很少去醫院,扣掉打疫苗、體檢抽血等等,不然我可能天天都得住院。


  我不清楚自己之所以會暈血的理由,只知道第一次昏倒是小時候因某個意外而受傷,此後我只要一看到血紅色的東西,都會不由自主地顫抖。



  ……只是去辦公室被訓話,應該不會見血吧?不會吧?

  雖然是那個大姐頭老師,雖然是十幾年前稱霸一方的老大,但是大姐頭現在可是為人師表,已經從良很久了啊!總不會一言不和,就對學生無心的發言懷恨在心吧?不會吧?




  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我踏入辦公室。一陣不屬於夏天的寒風迎面襲來,鑽入我的制服縫隙,沁人心脾。空氣裡殘留的咖啡香氣撲鼻,讓我鼓起十二萬分勇氣,快步走向大姐頭的座位。


  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由我先發制人,也死得心甘情願。




  「三年五班,王宏修,前來辦公室報到!」
  我昂首闊步,抬頭挺胸,裝作一副朝氣蓬勃的樣子,盡力表現得像一位精力旺盛,熱心學習的國三考生。




  「……你在演哪齣?」
  果不其然,遭到狠狠打槍。



  「大姐頭,我乖乖來領賞了。」
  「領什麼賞?我幾時說過要賞你?你倒是說來聽聽。」

  「……您保證不會打我?」
  「說這什麼話,天底下有以痛扁學生為樂的老師嗎?何況現在的教育界最忌諱的就是體罰,你儘管放心吧。」



  「……那我就說囉。首先,開學第一天沒有遲到,穿著整齊乾淨的制服到校;再來,全班吵鬧而我安安靜靜,乖乖聽話,老實不作怪。綜上所述,我這樣還不夠優秀嗎?」



  「很棒,你站過來一點,我賞你一頓粗飽。」說完便捲起袖子。
  「說好不打人的呢?」




  鬧劇演完,終於進入正題。

  此時我才注意到,大姐頭右手邊的椅子上,坐著轉學生胡妤安。她微笑注視著我跟大姐頭之間溫馨的師生互動,一臉興味盎然。




  「關於畢業旅行的事情,你不用擔心。」
  「咦?」



  大姐頭拿出早就簽好名的同意書,我伸手接過。上面的家長簽名欄位,蓋著朱紅色的姓名用印,斗大的三個字:王耀輝。這是老爸的名字。



  「怎麼會……老爸什麼時候簽名的?」
  「我允許你對我心懷感激喔!」
  大姐頭驕傲地挺起豐滿的胸膛,我只好死命盯著牆上的某個污漬,極力避免因為視線亂飄而導致殺身之禍。


  「要不是我神機妙算,知道要事先聯絡你的家長,否則你現在一定很苦惱該怎麼處理這張同意書吧?還不快點謝主隆恩?」
  「……大姐頭,您的恩情,小弟沒齒難忘。」
  「好說好說,只是我有交換條件,你沒有權利拒絕。」



  一滴冷汗,緩緩滑過我的後頸。



  「您儘管吩咐,不管什麼條件,小弟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些話是你自己說的喔,我沒有逼你吧?」

  我點點頭,現在我簡直騎虎難下,而且還是騎著一頭母老虎。





  ……怎麼辦?雖然只是順勢演戲,卻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大姐頭到底想要我做什麼?先聲明,像殺人越貨這種明擺著犯罪的事情,我可是不幹的。



  「你在擔心什麼?眉毛都皺成一團了。安啦,這個工作你一定能勝任。」
  大姐頭指著坐在一旁的轉學生,繼續說:「我要拜託你,幫我帶轉學生繞一趟校園,順便介紹一下,讓她早一點熟悉校園環境。如何?」


  哦,帶新來的轉學生進行一場深度的校園巡禮,那有什麼問題!我一定是義不容辭,粉身碎骨!


  「可是……這樣會打擾到王同學吧?我可以自己慢慢熟悉也沒關係的。」

  轉學生的好意婉拒讓我有點受傷,我頓時感到一陣莫名暈眩。雖然說不是我主動接下這份工作,但畢竟是受人之託,被當面拒絕還是令我不太好受。





  「這傢伙很安全啦,妳可以相信他,至少他沒那個膽子對妳下手。」
  「下手?」
  「就是……」
  「等一下,大姐頭,請不要繼續說下去了,拜託。」
  為了不讓事情變得更麻煩,同時也避免在轉學生心裡留下不好的印象,逼不得已,我只好大膽開口,打斷大姐頭接下來的危險發言。



  「我願意幫忙,不如說請務必交給我處理!我一定會帶轉學生熟悉校園環境,幫助她早日融入班級,共同為了爭取班級榮光而戰!」




  「看吧,胡言亂語,不知所云。好像有個專門用來形容這種人的詞,叫什麼……」

  「……叫『中二病』,大姐頭。」

  「沒錯!就是『中二病』!所以妤安,放心吧,這個死中二、臭阿宅、邊緣人只會乖乖聽話,不會反抗,妳可以儘管命令他,把他調教成妳的專屬奴隸也是可以唷!」

  「……最終目的已經悄悄改變了吧。」

  「……」
  轉學生胡妤安的表情越來越凝重,尷尬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思索片刻後,這才緩緩開口:「好的,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我請班長各留一份你們的教科書,你們也不用回去大掃除了。王宏修,我給你一整天的時間,帶轉學生好好認識校園,熟悉環境,至於認識新朋友之類的,反正你也沒什麼朋友,就順其自然吧。聽到沒?」

  「收到!」我挺起胸膛。什麼詭異的對話。



  於是,我跟轉學生胡妤安,一個邊緣人跟一個正妹,兩條根本沒有交集的平行線,就這麼開始我們的「校園巡禮」。真是莫名其妙,連科幻小說都不敢用這麼牽強的設定。




  *


  坐落在山坡上,信義國中其實佔地不大,整個校區由三棟教學樓、一棟體育館,以及包含四個籃球場的操場所組成。一個年級六個班,三個年級共十八個班,因此學生人數也不多,與市內其他國中相比,算是規模較小的學校。

  校規簡單,提倡讓學生「快樂」學習,因此學生雖然來自各種不同的家庭,處在容易反抗長者與權威的年紀,在這所學校卻也極少惹事,大多安守本分,可以說是純樸的很。

  菸酒、毒品等一概與本校學生無緣,所以校園環境相當健康。


  只是出校門後,往上走是監獄,往下走是地方法院,真是有趣的選址。



  「這棟是教學樓,四樓有導師辦公室,再往前走是音樂教室跟美術教室,但三年級學生沒有這兩門課了,妳之後應該也沒機會去,所以我們把握機會,看過一遍後再去其他地方吧。」

  我一邊說,一邊試著轉開音樂教室的門把,但門把紋絲不動,顯然是上鎖了。我只好繼續往前走,試圖掩蓋剛才尷尬的狀況。

  跟音樂教室不同,美術教室並沒有上鎖。我一把推開門,走到講台上坐下,胡妤安則自己在教室亂繞,欣賞放在窗台及教室後方櫥櫃裡的學生作品,並不時露出興趣濃厚的笑容。


  「……幹嘛看得這麼入迷?」
  「……我覺得很厲害呀,好多很棒很有創意的作品。」
  胡妤安的聲音聽起來很開心,大概是有類似的創作經驗,所以多少能對這些作品所要傳達的理念產生共鳴吧,這是像我這種平凡人難以理解的。



  「妳在以前的學校裡,應該也有做過差不多的事,上過差不多的課吧。」
  「沒有哦。」胡妤安搖搖頭,接著說:「我們接著去下一個地方吧。」



  原來臺北的學校沒有美術課嗎?難道是都拿去考數學了嗎?雖然我們之前也很常借美術課或音樂課去補數學課,但是次數少之又少啊。



  離開美術教室後,我帶著胡妤安經過三樓的三年級教室、二樓的二年級教室,還有一樓的一年級教室。重新回到一樓,我轉頭跟胡妤安說:「這棟教學樓其實沒什麼好看的,妳看那個樓梯,往上走可以去另一棟大樓,裡面有學務處、教務處、總務處跟輔導室,還有藏書不多的圖書館,要去嗎?」

  「沒關係,我都可以。」
  胡妤安微笑看著我,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這間學校老實說,超級無聊,完全沒什麼好逛的。我一年級的時候,僅花了一天時間便獨自把整個校園都摸了個透,連最隱密的角落也不放過,可見本校規模之小。


  不過我已經答應大姐頭了,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雖然我性格孤僻,但是絕對不代表我會食言。於是我二話不說,老實不客氣地帶著胡妤安走上階梯,逛遍校園的每個角落,連第三棟教學樓裡的自然科教室也毫不含糊,扎扎實實走了個遍。最後,我帶著胡妤安來到體育館,這是本次行程的終點站。


  體育館裡有打籃球的熱血少年們,也有架起網子,揮拍擊球的羽球隊正在練習中,總之就是非常青春。


  胡妤安在門口呆呆站著,似乎看得十分入迷,但我仍然不理解究竟哪裡好看。對於容易流汗的我而言,極力避免從事激烈運動,就是我的原則,只有在上體育課時,才不得已下場運動,流個汗做做樣子,隨便應付交差了事。

  但是,既然女生對這種活動有興趣,那我就不應該打擾她,這才是身為男生必須得注意的細節。比起自己的喜好,試著順從女生,不激怒她才是男人生存在世的上上之道。



  「妳也想打球嗎?」
  我試探性地問,但胡妤安再度搖頭,開口道:「沒有,只是看到熟悉的景象而已,請不用擔心我。」

  「是想起妳以前唸的學校嗎?」
  「不是唷。」胡妤安再次否定我的猜測。

  「到底是怎樣?」我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
  「沒事。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呢?」
  「嗯,能去的地方都去過了,剩下操場還沒去,不過今天太熱,我想操場的行程就免了吧?」

  胡妤安點頭同意,但清秀的臉上卻流露些許的失落,恰好被我捕捉到這個神情,我頓時後頸一涼,內心大感不妙,連忙說道:「不,雖然現在快要中午了,但是身為青春洋溢的國中生,怎麼能夠不去操場上盡情揮灑汗水跟熱血呢?對吧?我們走!」



  「……沒關係,這樣就夠了。謝謝你帶我參觀校園,王宏修同學。」


  我隱約聽得見,胡妤安的客套話裡,帶有一點失望。與此同時,我突然想起校園內,還有一個地方沒有帶她去過。那個地方可以說是人盡皆知,卻不會刻意到訪,進而變成唯我獨享的秘密基地,或著說是私房景點。


  「等一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想帶妳去一個地方。」



  說出類似犯罪宣告的發言後,我看見胡妤安的表情變得有些微妙,但我視若無睹,逕自往目的地邁開步伐,並相信無所適從的胡妤安一定會乖乖跟上。




  唉,我似乎越來越有拐騙少女的潛力了。


  *


  從教學樓出發,經過操場,走到目的地,整段路程花了不到五分鐘。我抬頭,看著位在校園角落的老榕樹,並發出源自內心的讚嘆。

  老樹盤根,隱有陣陣涼風,樹蔭濃密,遮蔽毒辣陽光,此處正是夏日乘涼消暑的最佳地點。可惜地處偏僻,極少有學生願意走出教室,橫跨半個操場前來,除了像我這樣的怪人。


  胡妤安靠近老榕樹,伸出一雙白皙的手,輕輕撫摸老榕樹古樸遒勁的枝幹,動作十分溫柔,看著老榕樹的眼神,簡直像是在看著老朋友一樣。


  「……你也來這裡了呢。」
  「妳在跟誰說話?」
  「沒有唷,你聽錯了。」
  如此露骨的裝傻,我難道聽不出來嗎?但看在正妹的份上,我可以包容。



  我在榕樹下席地而坐,調整一個自己舒服的姿勢。

  「這棵老榕樹,是我很喜歡的秘密基地。」
  「秘密基地?」
  胡妤安問,也跟著坐在我旁邊。她一坐下,立刻傳來一股好聞的氣味,應該是洗髮精跟沐浴乳的味道。我稍微往旁邊挪動,避免任何身體接觸的機會。

  無論你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應該避免跟別人有過度的肢體接觸。尤其是異性,特別是女生,一個毫無機心的小動作,就足以讓我心臟瘋狂亂跳了。


  「很少有人會特地來這裡,所以非常適合像我這種的邊緣人避難。」
  「『避難』?有這麼嚴重嗎?」
  「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面對胡妤安的問題,我不想也不願意回答。


  「妳以後除非必要,否則盡量別主動找我搭話,如果真的有什麼大事,就傳訊息給我。」
  「為什麼?」

  「……妳以後會知道的。」



  雖然那群最有勢力的女生現在很少主動尋釁,不過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因為我的關係,讓轉學生受到欺負,我這條狗命可賠不起,也無法向大姐頭交代。

  話說,那群八婆現在之所以不找我麻煩,改成無視我,我想是因為除了陳方琳跟林群智外,還有大姐頭從中介入的緣故吧。




  樹上蟬鳴不斷,遠處有幾個不怕太陽的男生正在球場上揮灑青春汗水。

  我跟胡妤安相顧無言,維持這個狀態好一陣子。

  似乎有很多話想說,卻無法拼湊出隻字片語。

  沒辦法,畢竟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



  可是,為何我卻覺得這般景象如此熟悉?


  *


  涼風不再吹來,太陽逐漸爬上高點,於是我宣布這趟校園巡禮順利落幕。經過操場走回教室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教室裡幾乎人去樓空,僅剩寥寥數人正在各自找事做、殺時間,等到下課再去福利社買午餐。

  本來想逕自走向座位的我,看到胡妤安愣在門口的表情,這才想起來,大姐頭好像完全忘記幫她安排座位了。



  正在此時,還留在教室裡的班長朝我們走了過來,說:「阿修,是你幫忙帶轉學生去熟悉校園環境嗎?辛苦你了。」

  「嗯,沒事,我很樂在其中喔。」
  我面無表情地說道,沒有絲毫抑揚頓挫。


  「啊,妳叫做胡妤安,對吧?我可以叫妳『妤安』嗎?」
  「……」




  三年五班的班長,是人稱全校萬人迷的江宇曦。人如其名,長著一副韓星般的帥臉,笑容有如陽光燦爛。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穿起制服來非常有型。不僅成績優異,各項運動也難不倒他。人緣很好,交友廣泛,既是連任三年的班長、現任學生會會長,同時也是老師們眼中的模範生。心地善良,全身上下幾乎沒有可以挑剔的缺點,簡直是全校現充的頂端,食物鏈上的頂級獵食者。

  如此陽光正向積極的人,屬於我無法應付的類型。於是在發現我被江宇曦客套的敷衍並忽略後,不自覺鬆了一口氣,然後逕自回到座位上,整理桌上亂成一團……沒有,竟然是已經分門別類,疊得十分整齊的教科書及作業本,不用多說,顯然是好心班長江宇曦幫我整理的。

  反正我已經完成大姐頭交付我的任務了,功成身退,轉學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也已與我無關。而且江宇曦是大帥哥,跟正妹胡妤安倒也相配。



  「妤安,歡迎妳加入我們三年五班這個班級,以後如果有什麼不瞭解的地方,可以隨時詢問班上同學,我相信同學們都很熱心助人的。」

  「……好的,我瞭解了,謝謝你,班長。」

  「如果沒事,我們一起去辦公室找老師吧,請她替妳安排位置。」說完,江宇曦就帶著一臉錯愕的胡妤安離開教室。



  唉,明明我正在收拾桌面,思緒卻不自覺飄到轉學生身上,到底是怎樣?難道說,我是被她的美色所迷惑,所以才會處處留心?

  不,那條紅色絲帶,實在太讓我心煩了。

  我非常清楚,從出生到現在,我並沒有在任何地方看過這條紅色絲帶,甚至也沒看過有任何人會在左手臂上綁紅色絲帶。直到今天,胡妤安的出現,才讓我有這種異樣的感覺,就好像……





  ……就好像,我以前,在某時某刻,某個特殊的時間,某個充滿回憶的地方,幫印象模糊的某個人,某位容貌端莊的女性,親手在她纖細的左手臂上,繫上這條絲帶。





  突然間,我的腦袋一陣抽痛,手拿不穩,作業本啪地一聲掉在地上,表情因痛苦而揪成一團。





  「……你沒事吧?」
  與此同時,坐在我右手邊的女生,緩緩向我丟出關心的問候。


  「我沒事,謝了。」
  我隨口敷衍,完全沒仔細看剛才關心我的人到底是誰。想伸手撿作業本,卻發現已經有人先一步撿起,我抬頭一看,發現是班上的另一位乖寶寶,副班長,劉湘語。



  從國一同班到現在,劉湘語始終都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黑中帶褐的短髮、瀏海貼齊額頭,髮尾稍微有些自然捲,是傳說中的「妹妹頭」。雖然一樣乖巧清秀,可是與胡妤安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我一時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這是你的吧?」
  「……謝謝。」
  我道謝後立刻伸手接過,隨便丟進抽屜裡,接著馬上收拾書包,用幾乎是落荒而逃的姿勢準備衝出教室。







  「……等一下。」
  我硬是在門口停下腳步。


  教室裡的人越來越少,班長帶胡妤安去辦公室找大姐頭,林群智跟陳方琳早就不見人影,我明白班上其他女生不會主動找我講話,但是這句「等一下」卻也不是別人,正是出自劉湘語之口,令我震驚到幾乎忘記如何呼吸。



  「……怎樣?」

  我像斷了線的木偶停在原地,有如壞掉的機器人般僵硬回頭。看見劉湘語同樣背著書包,站在我背後,一副恨不得把我揍得半死的凶狠模樣,讓我不禁想立刻拔足狂奔。

  但是我並沒有逃跑,既來之則安之,我選擇從容面對。


  人終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我大概重五十八公斤。



  「有些事情,想跟你說。」
  劉湘語緩緩吐出這八個字,在我耳裡聽起來像是要尋仇。



  不對,我跟眼鏡妹劉湘語,同班三年以來,可以說是幾乎毫無交集,宛如平行線般的兩個存在。既然這樣,我為什麼隱約覺得大事不妙?

  在這一秒內,我粗鄙愚鈍的腦袋正全速運作,努力回想自己之前是否跟劉湘語有過什麼衝突或是意見不合之類的經驗。如果不幸有的話,就試著找出解決之道,總之先想辦法排除眼前的狀況再說。


  與此同時,我的視線,與躲藏在厚重鏡片後的,劉湘語的眼睛,對上了。

  我從中看見了清澈,透明,無邪,純真,這些都是我所沒有的特質。


  我連忙撇開頭,假裝在綁鞋帶。
  我無法跟女生對視超過一秒,實在是太害羞了。


  「有什麼事,傳訊息給我就好。」我指了指手機。
  「……我想當面跟你說。」


  住手!我真的想不到!我跟劉湘語之前應該沒有任何過節才對啊!


  僅有幾秒的停頓,就足以讓劉湘語追上我。
  「我們邊走邊說,好嗎?」

  「……要走去哪裡?無人的公園嗎?還是破敗的小廟?荒廢的農田?」
  「……怎麼都是一些容易殺人棄屍的地點?你好奇怪。」

  給我一個白眼跟冷漠的表情後,劉湘語繼續往前走,我則快步緊隨在後。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跟女生一起回家嗎?沒想到這種與現充無異的事件,竟然發生在邊緣如我的魯蛇身上,看來明天大概要下紅雨了吧。


  *


  現在是豔陽高照的正午時分,太陽高掛在蔚藍的天空中,對著大地釋放毫無憐憫的熱氣。蟬鳴嘈雜,暑氣蒸騰,非常典型的夏天。



  狀況是,我跟班上的乖寶寶眼鏡妹劉湘語,兩人一前一後,踏上不知該前往何方的路途。劉湘語熟練地穿越騎樓,經過小巷,又走回大道,我這才發現,這條路竟然就在我家附近,是通往學校的新路線。

  明明這三年來,我為了健康著想,每天走路通勤,怎麼會沒發現這條捷徑呢?

  不對,應該問,劉湘語是怎麼知道這條路的?



  「……喂、喂!妳等我一下!」
  無視於我的勸阻,劉湘語依然故我,完全沒有要等我的意思。奇怪,不是說有話要跟我說,現在這樣又是在演哪齣?


  走著走著,來到我家附近的公園,當然,不是廢棄公園。公園中央有一棵榕樹,樹蔭下有長椅,劉湘語逕自過去坐下,我也當仁不讓,然後就形成了我們兩人分別坐在長椅兩端的詭異狀態。



  空氣悶熱,我跟劉湘語之間的沉默卻凝結成冰,令人窒息。
  但是,即使如此,我們也沒有拿出手機。

  我一直等待劉湘語主動開口,但對方的想法顯然也與我如出一轍,簡直是鬼打牆,難道接下來是兩人的耐力比賽嗎?比誰先撐不住?先開口就輸了?


  「……妳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結果是我先投降。
  「……」劉湘語似乎沒聽見我的問題。


  「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那我要走了。」我背起書包,準備閃人。


  突然,我的手臂被揪住。
  是劉湘語,她抓著我的手臂,應該說,手臂上的皮。



  「……好痛。」
  「……你不能走。」
  「我知道了,妳放手吧。」

  於是我又重新坐下,這次坐得離劉湘語稍微近了一點,因為她還是緊抓著我不放,雖然換成抓我的制服下擺。我總有一種自己被吃定了的感覺。



  靜默持續了好一陣子,我甚至能從樹蔭的移動來判斷太陽逐漸往西沉落,稍微瞥了一眼手機,現在竟然已經到了下午一點鐘。

  「……那個,妳肚子餓不餓?」
  「……不餓。」
  「現在是午餐時間,我認為我們應該各自回家吃飯,然後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再用手機聯絡,如何?」

  「……你跟轉學生,以前認識嗎?」
  似乎是終於鼓起勇氣了,劉湘語的語調有些顫抖。


  「應該不認識,怎麼突然問我這個?」
  「你說『應該』,表示你也不確定。」
  「我之前的確是不認識那個轉學生,而且,我跟妳的關係也沒有好到可以一起走路回家,妳這樣跟我走在一起,會被那群女生說閒話的。」


  「……我不在乎那種事情。」
  劉湘語微微鼓起臉頰,像一隻松鼠,我竟意外覺得可愛。


  「妳不在乎,但我在乎。」我不想要,有人因為我而受害。
  「我沒關係,她們也不敢動我。」
  劉湘語的這句話裡隱含著一股不由分說的霸氣,凜然生威。



  「好吧,那妳之後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都與我無關喔,別找我算帳。」
  「……你好爛。」

  嗚啊!雖然是我自找的,但是聽到女生親口說出這句話,我的心臟還是受到了一萬點傷害,效果顯著!


  喝下全滿藥後,我喘了口氣,問:「妳特地帶我來公園,就是想問關於轉學生的問題嗎?」
  「嗯,還有一些事情想確認。」

  「什麼事情?啊,對不起,妳還是別跟我說太多比較好,我不想刺探女生的隱私,我為我剛才的魯莽跟妳道歉。」
  「……你還記得這裡嗎?」

  劉湘語直接無視我的賠罪,向我拋出另一個問題。


  無須多言,我知道她所謂的「這裡」指的是這座公園。



  「何止記得,這裡在我家附近啊,我每天都會經過。」

  「……你根本不記得。」
  劉湘語喃喃自語,但顯然是故意說給我聽的。我不禁滿頭問號,記得什麼?



  「算了。下次再說吧。」說完,劉湘語又自顧自地站起來,準備離開。
  「喂,妳等一下。」



  劉湘語停下腳步。



  「……我有名字。」
  「有差嗎?反正都知道是在叫妳。」
  「我希望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我們的關係應該沒有好到可以直呼彼此的名字吧?」



  「……阿修。」
  我愣了好大一下,內心震盪,久久無法平息。



  為什麼?明明陳方琳跟林群智這麼叫我的時候,我可以從容不迫地回應,可是當劉湘語這樣叫我時,我的心臟卻像被核彈轟炸一般,遭受無情爆擊?



  劉湘語轉過身來,小步走到我面前,與我再次四目相接。

  清秀俏麗的臉蛋就在我伸手可及之處,隱藏在黑框眼鏡後的是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可愛的鼻子,不施脂粉卻嬌豔欲滴的嘴唇微微張開,欲言又止。


  明明眼前的女孩是同班的眼鏡妹劉湘語,我的腦海裡卻浮現的是另一位少女的身影。



  熟悉的,令我幾乎落淚。



  「……唔!」

  等我回過神來,我已經伸手去摸劉湘語的頭髮,雖然沒有真的摸到,只摸到她耳畔的一絲空氣,但這個姿勢、這個模樣已經像個徹頭徹尾的大變態了。


  劉湘語面對我如此具有侵略性的動作,並沒有大叫或是反擊,而是雙眼緊閉,肩膀微微瑟縮,卻沒有將我一把推開。

  「對、對不起!」我像蝦子一樣向後彈射,連忙頭叩至地跪下賠罪。

  「……沒關係,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對每個女生都用這招。」
  劉湘語說,語氣冰冷,但最後一句話卻說得很小聲,我聽不太清楚。



  「這樣好了,以後只有我們兩人獨處的時候,我就叫你阿修,你要不要叫我的名字就隨便你。」

  「為什麼堅持要我叫妳名字?這樣很奇怪吧?我們又不是好朋友,甚至連朋友都算不上。」我爬起來,歪頭不解。



  「……笨蛋。」
  然後再次轉身就走,只不過這次,我沒有理由叫住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劉湘語的背影,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不知為何,我竟感到有些失落。


  手機震動了一下,我看了一眼,腦中的疑惑更多了。

  「劉湘語向你發送交友邀請。」
  「你是否同意將『劉湘語』加入聯絡人?」


  雖然我並沒有在經營社群軟體,但我也沒有主動告知任何人我的聯絡方式,最多就是林群智、陳方琳,還有大姐頭跟老爸知道而已,劉湘語是怎麼找到的?

  不,江宇曦跟劉湘語應該知道全班的聯絡方式才對,畢竟他們可是班長跟副班長,掌握著全班的聯絡名冊。

  只是我沒有料到,劉湘語的動作竟如此迅速,令人措手不及。



  總之先按下同意吧,雖然不知道她究竟是何居心,也不知道她今天這麼多反常的行為到底代表什麼意思,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相信劉湘語應該不至於陷我於不利。

  在教室主動跟我搭話,邀請我一起回家,要求我叫她的名字,甚至還叫我的綽號,像是熟識已久的老朋友。



  ……難道我跟劉湘語,並非完全不熟?



  懷著諸多疑問,我終於踏上返家的路途。
  然後,在公寓的一樓門口停下腳步。
  只因,眼前站著一名穿著制服、身材高挑的少女。



  「……妳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我忘記帶鑰匙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妳怎麼會在這裡?」
  「啊,忘了說,我上個禮拜剛搬來這裡,對這附近還有點不熟,花了一點時間才回家,然後出門前又忘記帶鑰匙,所以才站在這裡等人開門。」



  我瞪著胡妤安,而她正努力的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無辜模樣。

  「哪有這麼巧的?」我碎碎念,然後從書包裡拿出鑰匙解鎖開門,說:「請妳下次出門記得帶鑰匙,幫妳開門下不為例喔。」

  「謝──謝──你──啦。」


  我不理會胡妤安裝可愛的拉長音,逕自走入公寓。這棟五層樓的公寓,一樓是大廳,包含兩張圓桌、兩副沙發、十戶住戶共用的電梯,還有理所當然存在的樓梯。如果考慮節省能源,可以走樓梯,只可惜我家住在五樓,叫我走樓梯是不可能的。

  按下電梯,電梯門敞開,我快步進入,胡妤安也緊隨其後。
  電梯門關閉,我按下五樓,電梯緩緩向上。





  二樓。
  我看了一眼胡妤安,她不為所動。
  好吧,看來她不住在這樓。





  三樓。
  我又看了一眼胡妤安,她仍然不理我,照樣滑手機。
  「……妳住幾樓?」
  一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沉默。






  四樓。
  不,不太對。
  我隱約記得,早上老爸出門前,好像交代了些什麼。



  「前幾天有新住戶搬到隔壁,好像是一對父女,你要扮演好鄰居,多關心一下他們,看到的話記得打招呼,知道嗎?」然後是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還有……



  「……原本在臺北的學校念書,因為父親工作的緣故而搬家,才轉來這所學校。」胡妤安自我介紹道。



  搬家,該不會……

  「我住五樓唷。」
  「呃!」我發出類似嚥氣的聲音。






  叮!五樓到了,電梯門緩緩打開,胡妤安率先走了出去。

  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我恍惚間走到家門前,呆呆看著住在隔壁的胡妤安,她正在門口東張西望,然後從鞋櫃的縫隙中拿出鑰匙,哼著小曲開鎖進門,顯然心情不錯。

  喀鏘,這是胡妤安將門重新鎖上的聲音,同時也是宣告我美妙和平的日常生活,逐漸崩壞的警鈴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