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6

可可羅 | 2022-01-02 15:13:58 | 巴幣 2108 | 人氣 241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東名高速公路,D輪車道】
身受心靈打擊的秋元翔音,在準備好調適心靈之後,她就開著從神濱市開往沼津市的那台D輪重機準備回到神濱市,現在她穿著越野車手的緊身服,似乎腦海正打算想什麼?
「那個傻女孩……是真的打算要潛入黑羽毛的勢力嗎?」帶著機車頭盔的翔音問著,似乎在路上看見了神濱市的路標。
到神濱市還有2公里,但是1公里就可以到寶崎市的交流道下了。
「似乎得聯絡江利學姐她們,通知其他的魔法少女避開黑羽毛的聯絡才行……」翔音打算跟其他的魔法少女聯絡,因為如果讓黑羽毛知道Chara Dreemurr的目的,很容易她的性命不保。
但是這時,方向盤上的廣播系統發出了一道訊息通知,似乎是一位開著豐田廠牌的D輪駕駛要求的。翔音打開通訊系統,雖然很不願意想聽廣播……
「我是超速了嗎?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了,我就把速度調慢。」翔音對著對講機說著。
請問妳是舞濱市的魔法少女嗎?我有急事要找妳,妳現在把D輪開到寶崎市,如果回到神濱市的話,會導致妳們的計畫曝光的!!」這時一個雄偉的男性聲從廣播傳出。
「我不是你們所說的魔法少女,這是威脅嗎?」翔音問著。
「請妳相信我,我想那個地方需要妳的協助,那是Magius重要幹部的故鄉。」男子開著豐田牌的D輪說著:「可以的話我就在妳旁邊協助,白雪沒有死。」
Magius幹部的故鄉?為什麼他知道此事,如果他有沒有協助人的話,就非等閒之輩,但是可能也是受了委託的決鬥者吧?
「你那台車子是豐田在2013年出廠的車種,但是你似乎有改過他的驅動器吧?」翔音看著這名駕駛白色D輪的男子,似乎真的是開著廠牌出廠的D輪嗎?
「妳真是好眼光,但是駕駛D輪的技術還太早了,我們之後到交流道後,有個市中心廣場可以交換情報……」神秘男子說著,似乎要翔音從寶崎市交流道下站。

【神奈川縣,寶崎市中心】
「話說寶崎市似乎也沒有去過這裡呢,聽說那裡沒有什麼好玩的景點。」翔音在中心廣場停車之後,似乎想不到要做什麼?
這時候一個王冠髮型的男子過來跟翔音打聲招呼,似乎是剛才的D輪飆風男子。
「這裡就是一切罪惡的根源,這就是為什麼Magius要開始行動的理由,但是,接下來你就暫時跟老師請假,說自己身體不舒服,也好方便調查。」金髮男子說著,翔音覺得自己有急事要忙,所以想反對。
「我現在,只是想交給老師我欠很久的家庭作業而已,之前在沼津的決鬥已經花費我不少的時間了……Dreemurr同學和結城同學她們已經受到太大的打擊,我很怕自己不能夠應付…」翔音跟金髮男子解釋,但是金髮男子突然自我介紹了。
「所以你一定要比她們兩個還要堅強才對,我傑克‧亞特拉斯都明白,你自己絕對不能逃避眼前的危機,而且妳的力量,一定要讓自己更堅強。」名叫傑克的男子說著:「秋元翔音,既然妳都被妳的獵物撿回一條命,就一定要讓自己更強大了。」
「我只想保護Dreemurr同學,她一定要比大家還要堅強才對!!」翔音生氣的說著。
「既然如此,那麼環彩羽的家鄉,妳一定要去調查,之後一定要告訴那個女孩一切的真相。」傑克說著:「妳一定很好奇,她眼中賭上性命的戰鬥是怎麼樣,如果想知道這一切,彩羽要怎麼樣我都無所謂。」
「你希望我去狩獵那女孩為目標嗎?」翔音好奇的說著:「但我的處境很糟,靠自己的力量追問黑羽毛就用掉很多魔力,所以我不想浪費時間了。」
「妳並不是孤單一人,所以我希望妳可以在這找到喚回Chara的方法!!」傑克說著,之後戴上安全帽駕上了D輪離開了。

「我自己真的會需要比Chara還要堅強嗎?」翔音問著自己。

{TURN:06,幻影霧劍}


【寶崎市,溫斯頓學園,高中部】
「小明,妳接下來有什麼樣的靈感呢,感覺妳的漫畫大綱好像不夠清晰呢。」坐在寵物籠的兔子露比等著櫻明下課之後,打算跟她說話。
「我現在想要去圖書館呢,我想看一些文學作品,看看少女漫畫怎麼寫比較好。」褐色馬尾的櫻明說著:「不過露比、拉布拉,妳之前在圖書館借來的漫畫,我是很想參考。」
「怎麼說?妳覺得那位漫畫的主角倒下又站起來,我覺得一點都不合邏輯,拉布。」幼北極熊拉布拉說著,似乎覺得少年漫畫的套路不適合櫻明的漫畫。
「主要是因為我之前遇上的那位魔法少女,她就是倒下又站起來的例子啊。」小明說著,想起了自己遇見Chara的事情,「會在那種時候有著幸運的魔法,我想那一定是奇蹟。」
「所以妳想寫戰鬥類型的魔法少女嗎?我看了很多話這類的漫畫家,一定都是中途放棄的。」露比說著:「要不然要不要去看看祐馬參加的社團活動呢,聽說他是桌上遊戲社的資深研究員呢。」
「好了,我要帶妳們兩個去散步一下,妳們要乖乖啊。」小明打開寵物籠讓露比和拉布拉出來,現在她們雖然會說話,可是待遇只能當成一般的寵物看待了。
「我好想念當寶石寵物畢業之前的那段時光,拉布……」拉布拉似乎憂鬱的說著。

「小明,和寶石寵物敘舊的時間準備好了嗎?」這時一個黑色長髮,名叫神內阿魯瑪的女學生跟小明說著:「妳看起來有點憔悴啊,過去的事情還在回想嗎?」
「我們之前跟祐馬告白的那張怪獸卡,我想我不應該賣掉的。」小明告訴阿魯瑪自己的心事。
「看起來哥哥似乎還是對我們很不開心呢,畢竟他說編號怪獸的戰爭中犧牲了很多人呢。」阿魯瑪說著:「啊對了,有關這件事,我想我們可以找米莉亞同學敘舊一下。」
「我找到那張卡的下落了,但是不確定可以從她身上找回來……」小明說著。
「妳說哪個人?難道說是有關加拉加拉或契約寵物的事情嗎?」阿魯瑪牽著的貓咪黛安娜說著,但是她的玩笑似乎嚇到了拉布拉。
「不要說那個名字,拉布……」拉布拉很傷心地說著,但是小明緊張地安撫他的情緒。
「別弄哭拉布拉拉,他有宇宙的破壞力耶,妳想害我們被記警告嗎?」小明生氣的責怪黛安娜,因為拉布拉哭泣會造成貝坦系咒語的效果。
「別那麼執著嘛,小明,黛安娜只是開個小玩笑。」露比高興地說著。
「話說回來,米莉亞和沙羅她們過的怎麼樣了?真想看看她們在社團的活躍表現呢。」阿魯瑪試圖問小明自己認識很久的朋友,「她們正在努力想辦法淨化寶石樂園的研究喔,我想她們一定很辛苦吧?」
「我跟她們上次見面,是在國中的時候,她們從洛杉磯和曼谷過來,轉學到了這裡。」小明開心的說著自己的回憶。
「我想她們一定有遵守與妳的友情約定的,哥哥祐馬也不是有再觀察嗎?」阿魯瑪開心的說著:「我想我們這一屆的寶石之星,一定會受到女王殿下的祝福的。」
「偏偏女王殿下因為黑暗的勢力入侵寶石樂園,害大家都不得安寧。」露比煩惱的說著。


這時有一個黑髮包包頭、跟小明同制服的女孩子往放學反方向前進。
「那是…小黑江?她怎麼又擅自行動了呢,我去安撫她的情緒,她一定是需要狩獵『魔女』的。」阿魯瑪看著名叫黑江的女子,似乎看著她有點狀況不穩定。
「黑江?對了,沒記錯的話,那傢伙也是以契約寵物之名的魔法使。」小明說著,露比卻擋在小明的面前不讓小明過去。
「不行,像這種情況,不是普通的雷亞雷亞可以關注契約生物的,她們的事情自然就交給阿魯瑪和祐馬解決的。」露比似乎打算給小明警告,「妳千萬別去干涉這件事情,這是我們為了朱莉娜女王的決定啊。」
「這樣啊,那麼我就先暫時跟阿魯瑪和小黑江道別,妳們要好好相處喔!」小明抱住了露比的身軀,從郊區的道路上離開。

「好了,那個有靈魂之心的人類已經離開了,不是說好要等米莉亞調查完神濱市才能行動的嗎?黑江!?」黛安娜說著,開始對黑江不是以『雷亞雷亞』來稱呼心型靈魂的人類。
「一想到……我同學居然跟加拉斯的男子……就在神濱市的旅館裡…他們結合在一起…」黑江說著,似乎握著的靈魂寶石有點汙濁,臉上的表情也開始絕望,「我沒辦法從黑暗的深淵救出彩羽,現在大家都想殺了她……


自從寶石樂園不再給人類帶來幸福和快樂後,大家都不跟我說話了,但是我只想跟從前那樣可以讓大家快快樂樂地過日子,究竟是什麼東西會害我們,甚至露比和拉布拉,她們慢慢地被鬱悶和悲傷漸漸的侵蝕,她們究竟要瞞著什麼力量保護我似的?
當小明這樣想的時候,自己走在寶崎市的郊區走道,自己打算回到溫暖的家。
「小明,我覺得有點睏了,我想在妳的懷裡睡一下,呼呼……」露比抱在小明的懷裡睡著了。
「黑江一定會自己找到答案的,她是充滿正義的魔法少女,是抹除帶來雷亞雷亞詛咒的魔女的英雄呢。」小明說著,但是這時候她看到了一個綠色馬尾少女躺在街上。
「看起來不是我們溫斯頓學園的學生呢,看起來好像很累的樣子。」小明看著穿另一套制服的少女坐在大街上,似乎不想理她。
「看樣子……我的狀況似乎沒有人能了解,或許大家的眼裡我們是微不足道。」少女起了身子,似乎有重要的訊息給小明說。
「之前去過神濱市,似乎有看到這位學生,似乎是槍兵隊的朋友……」小明似乎認識這位少女,名叫秋元翔音,但是看她的狀況大不如前,似乎想關心她一下。
「我覺得好不舒服,我想要活下去,不想離開,你明白那是什麼感受嗎?」翔音拿起了已經變黑的靈魂寶石,似乎想告訴小明自己處於危險中,「或許我…應該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實,事實上當我們變成令人恐懼的吃人怪物,沒人會替我們大發慈悲,就只有被其他魔法少女殺掉的命運。」
「有這麼可怕嗎,那究竟是什麼方法可以避免掉這種結局呢?」小明說著。
「主要我還是靠跟別人交換悲嘆之種維生,但是我的人緣網,已經被那傢伙破壞掉了…Chara她為了避免我們使用神濱魔法淨化系統造成的代價,所以她特別關心我們,甚至連魔女都可以饒恕。」翔音說著:「而沙諾爾為了我們避免成為魔女,代價就是奪走我們的愛情,我們只能選擇做沙諾爾的左右手,並和那傢伙結合。」
「所以…妳說的神濱魔法淨化系統……要是不使用的話,妳就有可能變成某種怪物嗎?」小明問著,她果然不知道翔音會變成魔女的危險。
「要是有辦法能取得悲嘆之種就好了,但是這個城鎮,我想也找不到妳認識的魔法少女吧?」翔音說著,她站起身子來,似乎走路很不穩。
這個時候,翔音看到草坪裡有一家好像是『環』姓氏的別墅,似乎想到了什麼?


「果然環彩羽的家鄉住在這裡嗎?這或許是我唯一活下去的機會,那個房屋或許有悲嘆之種使用。」翔音說著,似乎扶著小明的肩膀,「那個房間的兩位女兒都是魔法少女,而且擁有不可思議的魔法,但是我想知道真相……」
「這樣太壞了吧,打算闖空門是壞孩子的行為,我們不能讓小孩子學啊。」小明害怕地說著。
「這樣啊,那這樣我就會死了,妳不打算拯救對吧?」翔音問著,似乎覺得沒有選擇讓小明猶豫,所以等她同意。
「我有個好主意,我想我們兩個假裝是環彩羽的同伴,之後進來喝杯茶,小明妳應該可以做為客人來合理的拿悲嘆之種吧?」露比這時提議了一件事。
「已經沒有時間了……」翔音看著靈魂寶石慢慢地被汙濁侵蝕著。

「叮咚!!」小明按了門鈴,似乎有兩位夫婦正在開門進來。
「妳好,我是環彩羽以前的同學,我想跟妳們聊有關令媛彩羽的事情。」小明很有禮貌地打聲招呼,但是這兩位夫婦似乎愁眉苦臉的。
「我們並不歡迎你們,請回去吧,那些人已經……」環伯母說著。
「事實上彩羽已經轉學到神濱市居住了,她待在三日月莊那邊。」環伯母說著。
「喝…喝…我覺得好冷……」翔音在門旁似乎喘不過氣來,被環夫婦發現。

「怎麼搞的,這孩子好像有點著涼啊,她似乎快凍死在街頭了。」環伯母似乎看著翔音疲憊不堪的狀態問著:「妳叫什麼名字啊,我泡杯熱可可給妳喝,當初彩羽在家的時候,她就是這樣溫柔的對待這些受難的人。」
「這就是她的願望嗎……」翔音用剩下的力氣思考著。
「如今她說要找自己已經不存在的妹妹,還突然說自己的妹妹從大家的記憶中刪除了,她突然就這樣變了一個人,令誰也想不透,究竟是誰害她變成這樣的?」環伯父說著。
「所以你們只有一個獨生女嗎?」小明問著環伯父。
「樂意的話,可以讓那女孩暫時來我們家坐坐,很久都沒有這樣活潑的女孩子了。」環伯母說著,帶著翔音進來喝杯熱可可。


「彩羽她在寶崎市一直都是個樂於助人的女孩子,不過自己會一直問有關自己的問題,像是自己從哪裡來,那樣的事情早就可以跟她說,但是有關她不記得小學的事情,這點我們很難回答她。」環伯母拿出了相片簿,翻閱著自己的女兒彩羽的照片給翔音看,但照片上都有空位似乎有點可疑,「我們也從照片上拿出自己沒有妹妹這件事情,不過她有曾經跟神濱市病院的兩個女童玩過扮家家酒似的。」
「是里見燈花柊音夢對吧?其實事情或許不是妳想的那樣簡單……」翔音看著以前的彩羽,和那些被封印記憶的照片,似乎了解了什麼?
「果然是彩羽認識的人呢,不過妳為什麼會來寶崎市找我們兩個,像是在尋找線索似的?」環伯母似乎問著翔音,覺得她了解彩羽的什麼秘密。
「她現在不像以前那樣,反而是為了自己的生命而活,我就有點不舒服…」翔音說著:「但是她以前像鹿目那樣天真純潔,或許她可以幫助更多人,但她只在乎自己有沒有妹妹。」
「重點是你們提到環同學她一直在乎自己有沒有妹妹這件事,或者她把它視為像是使命一般呢,但那真的是她想要的東西嗎?」小明問著環夫婦。
「問問老天爺吧,或許他知道些什麼,但是我們不可能會團聚了…嗚嗚……」環伯母似乎很傷心的說著,似乎覺得自己女兒彷彿像是被某人抓去強暴的痛苦。

「說到這個,妳有去彩羽房間看看了嗎,有悲嘆之種吧?」翔音問著小明和露比、拉布拉是否找到悲嘆之種。
「話說作為唯一在家行動的魔法少女,很久沒回到家就可能…因為妳知道悲嘆之種很快就會孵化出奇怪的魔女,而她們又會生出使魔來擴散自己的領地。」露比解釋著。
「我想這裡八成會成為魔女的陷阱吃掉環夫婦的,拉布!」拉布拉說著,似乎有點不想去看彩羽的房間,「而且寶石寵物對那些魔女來說,算是跟丘比一樣是食物鏈的底層啊,拉布!」
「你說丘比,他不是只會吃已經用完的悲嘆之種嗎?」翔音問著拉布拉。
「你大概也沒有絕對違抗過丘比的命令,對他而言那些命令都不是強迫的吧?」露比說著:「他透過吃掉對方活下去的希望,來延續宇宙的力量,你想想看『他們』為什麼可以同時和世界各地的契約締結者回收悲嘆之種?」露比問著。
「加上現在的他們吃了我們很多同伴,對他而言那些力量曾經是女孩子的夢想,對你們人類而言,那就是寶石寵物現在是丘比的甜點,拉布……」拉布拉害怕地說著。
「秋元同學,我不能陪你到契約寵物締結者的結界上,那些魔女會吃了我們。」小明委婉地拒絕了,但是翔音似乎站不起來,想要小明幫忙。
「我覺得自己超不舒服的…簡直糟透了!如果這是我原本應該有的結局,我希望不可以連累到你,唯一的方法就是讓Dreemurr同學明白這件事……」翔音抱住小明的大腿說著。
「是什麼,難道說你朋友遭受什麼危機了嗎?」小明問著。
我希望她活下去,來還給一個少年被命運扭曲的公道,因為她是唯一的希望,儘管她不希望存在這個世界上,但是大家都以她為希望,她絕對不能夠膽怯,但是她做不到,她希望成為第二個微笑的決鬥者,她沒有勇氣的笑著,直到精力消耗殆盡為止。」翔音在小明的懷中哭了出來,似乎很害怕某件事情。
「妳的用詞遣字好奇怪啊?」小明抬著翔音到二樓彩羽的房間拿東西了。


小明開啟了這個別墅的女兒,環彩羽的房間,似乎上面的照片和海報還沒有被撤下來,海報似乎是以前彩羽崇拜的男團、女團偶像的海報。
小明似乎只認得幾位,前幾屆在Love Live高中偶像比賽的宣傳照,還有以前似乎是天瀨冬馬組成偶像團體的海報。
但是,有關男性的海報似乎被圖釘貼上自己的自拍照,彷彿她好像跟自己幻想出來的人物自拍似的,還有一些有關醫院裡的報告……
『神濱市自己寫的傳聞,絕交階梯的謠言、貓頭鷹幸運水……』小明大略上看過些這幾個有關彩羽自己想出來的故事的報告,但是翔音聽到後似乎想起什麼事?
「小明,去櫃子拿一下有關黑色的東西出來,我想看看這些證據,這些都是曉美同學所遭遇到的有關魔力生物『謠言』的紀錄,我必須帶著這些東西給她看。」翔音說著。
「謠言?不過要這些證據的話,我隨時都可以取下這些東西,難道說櫃子裡有…」小明懷疑地問著,但是露比似乎提醒了小明。
「小明,不趕快淨化她的寶石的話,我無法跟妳說明的事情就會發生在這個契約寵物的締結者身上,魔法少女的物品會放在什麼東西妳最清楚了吧?」露比嚴肅地說著。
小明打開了抽屜,裡面似乎是一個異次元的結界,這時有一個貓耳的少女從抽屜衝了上去。


「喵,人家怎麼正好就看到了妳正在翻箱倒櫃呢,真不愧是『勇敢之人』啊,不過櫻同學這樣也是第一次呀!」小明的同學,米莉亞‧瑪莉金‧麥肯奇似乎上前迎接了她。
「米莉亞,時間似乎不多了,妳有契約寵物的那個補給品嗎?」小明問著。
「蛤,妳想要被魔女吃掉嗎,居然好端端地給妳悲嘆之種,妳知道一般人用這個等於是為自己的棺材上一條煤炭……」米莉亞開玩笑地拒絕。
「跟妳說火葬都是用瓦斯了,米莉亞,時間不多了,那個魔法少女有危險,她想要救Dreemurr同學啊!」小明慌張地說著。
「Dreemurr?哪個Dreemurr,阿爾卑斯山的牧羊人嗎?」米莉亞開玩笑地說著,看著躺下的翔音,似乎有黑黑的寶石在她胸前汙濁,「等等……」
「怎麼了,妳突然愣住了?」小明緊張的說著,米莉亞突然驚慌失措。
「哎呀呀呀呀呀,妳這樣說我也沒辦法啊,我們三個都會變成契約寵物的養分耶。」米莉亞突然像是被恐怖片嚇死般的驚慌失措,自己的搭檔嘉那德和珊瑚看著翔音。
「一旦那個靈魂寶石被破裂,就會誕生出新的悲嘆之種和生物,這就是魔女的誕生,我想本來可以在妳想好少女漫畫靈感並寫好後告訴妳的。」嘉納德說著。
「現在那個少女會變成魔女的狀況下,我們活著的機率只有1%,所以我們就這樣了。」珊瑚說著,但是翔音聽到之後似乎反而舒服多了。
「變成魔女?妳們有什麼可以反制的手段呢?」小明害怕地問著。
「本來是要跟黑江同學借點悲嘆之種的,但是似乎在結界裡的她似乎…」嘉納德說著,似乎感覺自己好像說不出話來,彷彿被什麼恐懼似的。
「黑江同學也在裡面嗎,我想通知她,看她能不能救翔音?」小明說著,似乎看著抽屜,但是這時有個藍色長髮的眼鏡女孩,穿著不知名的實驗袍幫助小明。
「沒有這個必要喔,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從最根本的解決!」名叫沙羅的藍髮少女拿出了她們急著要找的黑色物品,似乎丟在快要死亡的翔音。
「謝謝…但是我…已經沒力氣拿了……我似乎…」翔音似乎開始針扎著,但是米莉亞拿起悲嘆之種碰觸了翔音的靈魂寶石,似乎劇痛停下來了。

「這麼一來就安全了,但是小明,妳有帶那個流行過的戰鬥怪獸卡嗎?」米莉亞問著小明。
「怎麼回事?說的好像等一下要用來拯救世界似的。」小明問著。
「因為有個和服大姊姊要湊齊一個人來競選四位寶石之星來進行神聖的儀式,我和米莉亞正在找一個寶石之星的魔法使。」沙羅說著。
「拜託了小明,這裡就是通往寶石樂園的入口,但是因為長年被丘比扭曲而變得很奇怪呢,因為有個魔女控制了寶石樂園的城堡了。」米莉亞說著。
「要進行一個遊戲嗎?」翔音問著兩位小明的朋友。
「那個有關丘比的魔法少女,能參加這個遊戲嗎?」小明問著。
「當然囉,但是不希望他能活下去啊,如果是靈魂之心的雷亞雷亞加入的話,應該還有決心承受儀式的力量,但是魔法少女就……」沙羅的搭檔沙菲說著。
「沒問題的,我會想辦法的,去哪裡集合呢?」小明鼓起勇氣問著米莉亞。


【寶石魔法學院,比賽現場】
「哎呀呀,有客人來,有客人來,現在我們可以一起玩,一起玩吧!」這時穿著似乎是跟裕子同樣轉學制服的白髮捲髮少女看著前來的小明,「接著,在你們之後,我可以跟其他的朋友一起玩這個遊戲呢!」
「請問這位是,難不成是魔女結界的代言人嗎?」翔音問著。
「我才不是有罪的,我叫白銀莉莉,我只是想玩一個遊戲而已,但是那些無趣的資本家企業察覺到這些玩樂會變成一種麻煩。」名叫莉莉的少女說著:「他們放棄競爭,然後封閉他們自己,建造一個牢籠圍繞在整個世界,現在我是唯一自由的。」
「你放心,她只是個人類,而且有靈魂之心,另外她也是出名的四星級學園偶像,但不知道為何她自己會在這裡安排這個遊戲呢?」米莉亞向翔音解釋。
「所以我們要玩遊戲…是嗎?」小明問著。
「是的,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投資理財遊戲……」名叫莉莉的少女從餐桌上拿出三個特殊規則的決鬥盤,上面沒有怪獸召喚的五個插槽,只是一個發射器?
「這是什麼,槍枝氾濫嗎?」米莉亞問著,看著像手槍的決鬥盤。
當妳的LP變成0,妳就輸了,妳們要在學校的四周佔領怪獸格,召喚怪獸作為自己的領地,小心不要踩到對手的領地喔!!」莉莉說著:「這個決鬥盤有發射骰子的功能,給妳們移動,現在拿完後就可以到起點集合。」
「所以這就是玩這個遊戲的規則嗎,那我先告訴妳,我可是這方面的高手呢。」翔音說著。
翔音、米莉亞和小明爭先恐後地拿著決鬥盤,裝上自己的牌組卡盒,之後到學院東南方等待。

「話說回來,妳好像只給三個決鬥盤呢,是不要我先上陣嗎?」沙羅問著莉莉,彷彿說起來好像跟莉莉熟識似的。
「妳先把那個已經崩潰的黑江先顧好,她似乎想要反抗我們呢!」莉莉似乎交代沙羅什麼?


『好了,現在我們來介紹一下來賓,她會我們一起玩遊戲,勝利的人可以獲得消滅噴泉的魔女的力量喔,但是這位來賓如果贏了,大家就沒這個機會了。』廣播傳出莉莉的聲音。
「不知道起點會是什麼樣的人在場呢?」米莉亞問著。
喔齁齁齁齁齁!」這時有一個笑聲很獨特的水藍色和服少女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彷彿就像幽靈般出現,「本小姐為白玉樓的西行寺幽幽子,雖然跟博麗的巫女和魔法師走丟了,但是我還是沒有遲到喔。」
『姆嘻嘻嘻,高手對高手,那麼就不需要多做說明了,遊戲開始了!』

翔音 LP 4000 小明 LP 4000 米莉亞 LP 4000 幽幽子 LP 4000


「由我先攻,擲骰子!!」翔音擲出了兩個六面骰,結果是兩個一點,翔音走到南邊的命運抽牌格
『到機會、命運抽牌格的時候,可以從牌組抽一張牌,然後選擇一張魔法、陷阱卡覆蓋在場上。』莉莉說著,翔音覆蓋上了一張裏側表示的牌。
「覆蓋上一張牌,但是,這樣能召喚怪獸嗎?」翔音問著。
『噗噗,當妳有很多佔領地盤的時候,才能夠讓怪獸削減對方生命值喔,輪到小明了。』莉莉說著,很快就輪到了小明。
「輪到我了,擲骰子!!」小明擲出了兩個骰子,一個一點和一個兩點,可以走三步,小明走到南紫色主要怪獸格2了。
『佔領那個怪獸格的時候,可以有一次回覆地價的生命值喔。』莉莉說著,小明的LP從4000提升到4600點。
「接著,我要從上面召喚一隻怪獸是嗎?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寶石騎士 紅瑠石』!」小名召喚了怪獸在那個領地上。
『寶石騎士 紅瑠石』 攻擊 1900 守備 0
地屬性,岩石族,通常怪獸,在南紫怪獸格2。(從右邊往左數,或者順時針數也可以)
「輪到我了,擲骰子!!」米莉亞擲出了兩個骰子,是六點和四點,可以走十步,米莉亞走到了似乎是鐵籠子的西南方格子,「我的媽呀這是什麼啊?」
『別擔心別擔心,那只是路過而已,就跟《地產大亨》一樣,只要踩到東北方的『進牢』那一個格子,就會被困在那邊,到時候妳要用兩個相同的點數逃獄,否則會坐三回合喔!』莉莉解釋著米莉亞這一回合沒有發生什麼事。
「呵呵呵,到我了,擲骰子!!」幽幽子擲出了三點和五點,移動到南藍怪獸格2,LP從4000提升到5000點,「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死獄鄉的導化 阿魯貝』,之後從牌組檢索一張『失烙印』加入手牌,只要我這邊有足夠的格子,之後就有辦法召喚強力的怪獸的呦!」
『死獄鄉的導化 阿魯貝』 攻擊 1800 守備 0
闇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南藍怪獸格2。
『接著大家的第一回合都過去了吧?接下來就可以進行抽牌階段囉,相信自己的牌組吧!』莉莉提醒了大家第一輪過去了。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翔音有五張手牌,擲到兩點和五點,到南藍怪獸格3,LP從4000提升到5200點,「翻開領地的場地魔法,『傳說之都 亞特蘭提斯』,大家手牌的水屬性怪獸等級下降1,這樣一來,我就可以在領地直接召喚,受到偉大的大海加護的漁夫,將你的魚槍粉碎這一切『傳說的漁人』!!」
『傳說的漁人』 攻擊 1850→2050 守備 1600→1800
水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南藍怪獸格3。
「但是我有問題,之後可以將怪獸向其他的領地怪獸攻擊嗎?」翔音問著廣播。
『但是只能向其他領地的怪獸進行戰鬥,不能向沒有怪獸的玩家直接攻擊喔!』莉莉說著。
「好,戰鬥階段,我要將『傳說的漁人』『死獄鄉的導化 阿魯貝』發動攻擊,翠綠剋星!!」翔音對著幽幽子的怪獸發動突襲,這時相隔遙遠的怪獸瞬間拉近距離戰鬥。
「哎呀,生命值減少了。」死獄鄉的導化 阿魯貝戰鬥破壞了,幽幽子的LP從5000降到4750點,似乎沒有感覺到疼痛。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小明擲出三點和兩點,移動到南藍怪獸格2,但是這是幽幽子的領地。
「哎呀,你踩到我剛剛購買的地了,不過我的怪獸被破壞,你要支付500點生命值給我啊。」幽幽子拿著手槍決鬥盤交換小明的生命值。
「怎麼會?」小明的LP從4600降到4100點,幽幽子的LP從4750提升到5250點。
「接著看好了,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米莉亞擲到了一點和四點,似乎走到西側的額外怪獸區,但她似乎覺得用不著,「那個,假設我不要那塊地怎麼辦?」
『你可以把怪獸區給朋友,那個地價會從她的生命值增加喔。』莉莉說明了拍賣階段的規則。
「那我要把地給小明,讓她回復2000分生命值。」米莉亞把額外怪獸格西給了小明,她的LP從4100提升到6100點。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幽幽子有六張手牌,擲出了五點和兩點,但是她到了小明所擁有的額外怪獸區了。
「嘿嘿嘿,那是我的地盤,你必須支付1000分生命值給我這邊。」小明拿著決鬥盤指向幽幽子,她的LP從5250降到4250點,小明的LP從4100點提升到5100點。
「糟了,那些傢伙的運氣還真好,不過我是不會輸的,雖然被佔領的格子無法進行自己的回合,但是我覺得那個綠毛的魔法少女彷彿在策畫什麼呢?」幽幽子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翔音有五張手牌,直到兩個一點,到西紫怪獸格1上,「我從領地上通常召喚,『深淵鯊』!」
『深淵鯊』 攻擊 1400→1600 守備 0→200
水屬性,魚族,效果怪獸,在西紫怪獸格1。
「我要將兩體等級4的『傳說的漁人』『深淵鯊』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宇宙的海面是無盡的未知,就像水一樣神秘,超量召喚!階級4,『No.37 希望織龍 蜘蛛鯊』!!」翔音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No.37 希望織龍 蜘蛛鯊』 攻擊 2600→2800 守備 2100→2300
水屬性,海龍族,超量怪獸,在南藍怪獸格3。
『No.37 希望織龍 蜘蛛鯊』的效果發動了,移除一個疊放單位,對手的怪獸攻擊力本回合下降1000點。」翔音發動了怪獸效果,小明場上的護盾怪獸被弱體化。
『寶石騎士 紅瑠石』 攻擊 900 守備 0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自己的恩人呢?」小明說著,場上只有她的怪獸穩定存活。
「戰鬥階段,『No.37 希望織龍 蜘蛛鯊』『寶石騎士 紅瑠石』發動攻擊,希望翠玉突進!!」翔音對小明的怪獸發動攻擊:「對不起啊,我有重要的事要完成,所以讓我贏吧!」
「啊啊啊……」小明的LP從5100降到3200點。
「是說那位魔法少女感覺好像有什麼任務要完成的事情,小明就別勉強她了。」露比說著。
「可是她說不定,要找彩羽的原因是什麼,我們都還沒明白啊!」小明把手伸向卡盒說著。
「或許輪到你的回合,說不定會可以反擊呢,拉布。」拉布拉說著。
「我的回合,抽牌,擲骰子!!」小明有六張手牌,擲到一點和六點,反而移動到米莉亞給她的額外怪獸格了,「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寶石騎士 紫翠石』,之後可以從額外怪獸區覆蓋一張裏側表示的卡。」
『寶石騎士 紫翠石』 攻擊 1800 守備 12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南紫怪獸格2。
『寶石騎士 紫翠石』將自己給解放,效果發動了,從牌組特殊召喚『寶石騎士 黃碧石』到同一個怪獸格上……」小明嘗試特殊召喚,但是被幽幽子阻止。
「這個時候,『灰流麗』從手中捨棄發動效果,那個檢索無效。」幽幽子阻止了小明。
「再覆蓋上一張牌,米莉亞,你要好好找到自己的領地啊。」小明似乎擔心什麼。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米莉亞有七張手牌,直到六點和四點。前往西北方的額外怪獸贈與區。
『選擇場上一區額外區作為自己的領地,但生命值不會回復啊,要注意啊。』莉莉說著。
「我選擇北區的額外怪獸格,拜託了,別再骰出不正常的數字了啊。」米莉亞對骰子很沒有信心,現在也什麼都不做,只是把超出手牌上限的『假面變身』送入墓地。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幽幽子有五張手牌,擲到六點和三點,移動到北紅怪獸格3上,她的LP從4250提升到6650點,「從手牌通常召喚,『阿不思的落嵐』。」
『阿不思的洛嵐』 攻擊 1800 守備 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北紅怪獸格3。
「接著,我要將場上的『阿不思的洛嵐』『No.37 希望織龍 蜘蛛鯊』作為融合素材,天地的毀滅,將一切的虛無化為灰燼,融合召喚!等級8,『灰燼龍 劣種』!」幽幽子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灰燼龍 劣種』 攻擊 2500→29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北紅怪獸格3。
「發動永續魔法,『失烙印』,之後我發動魔法卡融合召喚不會被無效化,不過人家的格子也快用完了啊,需要等到下一回合呢。」幽幽子傻笑地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翔音有五張手牌,擲出了一點和五點,移動到西橘怪獸格2上,她的LP從5200提升到7000點,「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雷電水母』,之後從場上一張『傳說之都 亞特蘭提斯』送去墓地,發動怪獸的效果,從手牌特殊召喚,『水陸兩用戰鬥艇 Mk-3』!!」
『雷電水母』 攻擊 1400 守備 1700
水屬性,水族,效果怪獸,在西紫怪獸格1。
『水陸兩用戰鬥艇 Mk-2』 攻擊 1500 守備 1300
水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西橘怪獸格2。
「從南邊發動永續魔法,『潛海奇襲 II』,我方場上的水屬性怪獸不會成為效果的對象,之後我要將等級4的『雷電水母』『水陸兩用戰鬥艇 Mk-2』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翔音超量召喚了怪獸了,「開著德意志的漁船佔領七海,我將會是海神受到祝福的戰艦,超量召喚!階級4,『No.27 努級戰艦 無畏艦』!!」
『No.27 努級戰艦 無畏艦』 攻擊 2200 守備 1000
水屬性,機械族,超量怪獸,在南藍怪獸格3。
「糟了,要是被她們這樣一輪過去,我想就算這樣的戰術,也沒有可以攻擊的怪獸啊。」翔音似乎正在擔心甚麼,「從西邊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小明有四張手牌,擲出了五點和六點,移動到北黃怪獸格1,她的LP從3200提升到5600點,「翻開覆蓋的陷阱卡,『輝石融合』,我要將手中的『寶石騎士 水晶』『寶石龜』作為融合素材……」
閃亮的勇氣是露比的標誌,Twinkle Twinkle Magical Charm!Winkle Winkle Jewelflash!等級8,『寶石騎士 仿鑽』!!」露比和小明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寶石騎士 仿鑽』 攻擊 2900 守備 2500
地屬性,岩石族,融合怪獸,在北黃怪獸格1。
「我要從手中通常召喚,『我我我魔術師』,準備好要上囉,露比!」小名通常召喚了怪獸在陣地上。
『我我我魔術師』 攻擊 15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南紫怪獸格2。
「戰鬥階段,『寶石騎士 仿鑽』『灰燼龍 劣種』發動攻擊,Twinkle Twinkle Erebore!!」小明用同樣攻擊力的怪獸朝幽幽子的怪獸同歸於盡。
「哎呀,真是個自不量力的小孩呢。」幽幽子沒有受到戰鬥傷害,但是。
「這個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明亮火花』,當小明場上的『寶石騎士 仿鑽』戰鬥破壞時候可以給幽幽子2900點傷害,去吧!!」小明發動了陷阱卡,給予幽幽子效果傷害。
「哎呀呀呀…果然是被朱莉娜女王選中的寶石之星呢,居然有辦法動到本小姐。」幽幽子的LP從6650降到3750點,似乎很怨恨小明。
「輪到我了,抽牌,擲骰子!!」米莉亞有七張手牌,擲到五點和六點,移動到東綠怪獸格1,她的LP從4000提升到7000點,「發動魔法卡,『新宇宙俠融合』,我要將牌組裡的『究極寶玉神 彩虹龍』『E.HERO 新宇宙俠』作為祭品……」
閃閃亮亮的愛是嘉娜德,Twinkle Twinkle Magical Charm!Winkle Winkle Jewelflash!等級10,『彩虹新宇宙俠』!!」米莉亞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彩虹新宇宙俠』 攻擊 4500 守備 30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北。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E.HERO 空氣人』,從牌組檢索一體『E.HERO 海洋』加入手中,之後,我要進入戰鬥階段……」米莉亞召喚強力的怪獸後,打算直接攻擊。
『E.HERO 空氣人』 攻擊 1800 守備 300
風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東綠怪獸格1。
「等一下,妳有沒有忘記不能進行直接攻擊啊?」小明警告米莉亞。
「是這麼想啦,想把那個幽靈大小姐的生命值搞到風中殘燭…」米莉亞說著。
「不過妳運氣如果不是這麼好,我想差不多是時候享用妳的甜品寵物了,她們看起來好像是櫻桃蛋糕啊……」這位叫幽幽子的大小姐突然食慾出現了。
「人家才不是什麼甜品寵物,是寶石寵物才對。」露比生氣的說著。
「怎麼會?妳想吃寶石寵物,該不會妳是……」小明說著。
「那傢伙沒有靈魂之心,我感應不到她的靈魂,但是似乎是很強的怨氣。」翔音這時告訴了小明一個線索,原來來賓是個非常可疑的人物。
「被妳發現了啊,魔法少女小妹妹,不過我都看見了喔,有關妳朋友的事情!」幽幽子說著。
「妳胡說,妳怎麼可能會知道我朋友的事?」翔音生氣的問。


Chara Dreemurr,被月之國放逐的可憐天使,她現在根本不明白什麼才是魔法少女的愛和勇氣,現在她即將被慾望吞噬,最終到崩潰的邊緣。」幽幽子說著什麼詩歌似的,「既然她最希望的鹿目圓老是在袒護環彩羽的生命安全,她發現自己沒辦法靠鹿目圓打敗Magius,就算這樣,她就選擇與新的Magius一起,來奪回存活下去的理由。
「難不成,Chara她看見的,是指Neo Magius的正義理由嗎?」翔音似乎從中解讀了什麼?

【Neo Magius的訓練營地】
「我根本不明白,鹿目她們拯救魔法少女的方式,是殺害無辜嗎?我可以做出最大的仁慈在這個充滿詛咒的世界,既然總有一天要變成魔法少女的獵物,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原諒自己的敵人才行,放下手邊的武器,我們魔法少女一定可以跟魔女共同相處的。」Chara這時卻穿上了比較正式的Neo黑羽毛服裝,嘗試帶領著其他同志們。
「我們不同意!」「要把神聖五重奏趕盡殺絕!」「她們是我們最大的威脅!」
「這就是妳們共同戰鬥的夥伴,她現在正好有強大的願望,是要讓魔法少女和大家和平共處,但是舊的Magius她們卻支持魔法少女互相廝殺,這跟她們原來的願望相牴觸,就連我們偉大的燈花都背道而馳。」綠色頭髮的魔法少女,宮尾時雨說著,似乎是組織的領導,「現在,我們絕對不能再繼續給舊Magius欺負下去,我們有自己的戰鬥方式!!」
(拜託……鹿目,在搞清楚真相之前,一定要醒悟,彩羽不是妳的朋友……)」Chara似乎心裡正在負擔些什麼?

{待續……}

下集預告:
逃出來的魔法少女黑江,似乎想要尋求某種協助,她似乎有什麼真相給大家說,小圓是否能承受她過去所經歷的一切事情?就在這個時候,機動六課想回去跟Chara她報告,有關JUMP FORCE反抗普羅米修斯的意志的事情。小圓很不放心,她想要透過有關「強大的力量」來尋求協助,這時候持有龍之紋章的,那傳說中1000年前的勇者,似乎打算要跟小圓分享什麼?

{TURN:07,龍的血脈}

後記:新年快樂,不過我最近因為畢業後要發展事業所以考慮太久,可能要等很久才能更新,不過我正在想可以寫的劇情,不過實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寫下去?

創作回應

可可羅
我在小屋內的文章好像漏掉了一些內容,已經修改了,是第三回合翔音的行動
之前搞錯翔音的行動順序還跳過她的階段[e15]
2022-01-05 13:43:08
戒子
可可羅~新年快樂!
新年一開始就是緊張刺激的卡牌決鬥
還有對於彩羽滿滿的吐槽、好好笑哦~~[e12]
2022-01-06 05:39:31
可可羅
可愛的黑江有稍微出場,後來會有他的戲份出現喔
2022-01-06 11:33:0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