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十二篇

可可羅 | 2021-06-10 14:50:39 | 巴幣 2016 | 人氣 173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資料夾簡介
《決鬥傳說》女主角經歷了許多事情,結果只是冰山一角嗎?


【283事務所劇場,大門前】
秋元翔音,為了要讓徹底失望的Chara Dreemurr從失落中覺醒出來,她願意死在中川裕子的戰鬥怪獸刀下,為什麼一定要死,大家看到的翔音,只是一個從超越者面前送死的小鬼而已。
「妳們這些人,真的想救贖自己嗎?還是,妳們覺得光是從絕望消失,已經是錯誤的行為了嗎?變成魔女就是因為錯誤的自己,妳們卻想用淨化系統逃避現實……」Chara撿起了倒下的翔音因為砍擊掉下的紅框眼鏡,似乎被裂開了一道裂痕。
「真的沒必要喔,我們只要把犯錯的人消滅掉就好了。」粟根心說著,這時似乎是認識她的銀髮少女過來了,名叫加賀見真良,是位擅長隱藏氣息的魔法少女。
「我們已經達成任務了,不是嗎?再過五分鐘,這裡就要發生很嚴重的爆炸了,我是加賀見真良,妳就是打倒八雲美玉學姐的少女吧?」真良說著。
「妳們所做的所為,已經心靈腐敗了,所以有必要去跟除妳們……」Chara突然哭著說著:「但是說起來真的矛盾的是,只犯一個嚴重錯誤的人,或是,一直都在做些不可原諒的人,究竟是誰有錯在先?我們已經沒有辦法衡量邪惡的大小了,我們都是壞人!」
「真的嗎?但是打從妳一開始的決定就是錯的啊!」中川裕子說著:「妳想想看,妳誤入歧途的那一刻,真的有覺悟嗎?真的打算去顛覆這個世界的善惡嗎?」
「就算可以,我也想要善良的人獲得這場戰爭的勝利啊……誰是這裡比較善良的?妳們衡量罪惡的方式已經無可救藥,現在給我消失吧!!」Chara變成了小丑服裝的魔法少女樣子。
「就算變成『那種狀態』來承受任何的傷害,妳根本沒辦法打敗我。」裕子說著:「就算妳有那種方法可以打敗星光界的戰士,也只不過是浪費時間。」


【在遠處的黑暗之中】
「我在哪裡?」明明已經死的翔音,意識似乎往這邊的畫面起身,「我記得明明已經跟中川裕子她……打算用自我了結的方式,我敗在她的決鬥上……回想起來真是可怕。」
「沒想到是妳啊,妳居然給了那女孩奪去性命……」這時有一個藍色馬尾、黃色蝴蝶結的紅色夾克少女過來說著。
「賽莉娜?真是很久不見了呢,話說妳跟柚子那邊過的還好吧,不過,我在這裡,那就表示……」翔音和賽莉娜打聲招呼,但是賽莉娜抓住了翔音的雙手。
「千萬別往後看啊,妳在這樣單獨而行的話,死亡的世界會從那邊迎接妳呢!」賽莉娜說著,翔音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怎麼了,這麼擔心我的安全,其實我也死了一次了,嚴格來說兩次吧?」翔音說著,放開賽莉娜的手準備離開。
「不是的,妳會突然為對方著想,其實我看見妳對神濱淨化系統有所抵制啊!」賽莉娜說著。
「不是吧,我們不是因為淨化系統才一路走到這裡來的嗎?我們沒打算抵抗啊……」翔音打算去後面的空地散散步。
「妳應該要打算振作起來啊,不能因為死亡鬆懈自己,笨蛋!!」賽莉娜說著,似乎很擔心翔音的安全,「想起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生存下去的,傻瓜!!」
「妳說什麼?明明人家已經下定決心的,決定要離開這個世界……」翔音突然生氣的說著:「為什麼就一定要在他們面前白白送死,一點意義都沒有!!」
「妳不明白的,這就是戰爭的殘酷,大家不是為了自己而戰,而是被當作別人戰鬥的工具。」賽莉娜說著:「這就是人性,如果妳真的想要修改這個世界,我想妳的力量是不夠的。」
「假如……這股能打敗加拉斯的力量是不存在的,那我們有什麼意義能反抗他們?總是會有勝算的,每個人都有自己勝利的理由,這就是決鬥才對啊!」翔音生氣的說著。
「如果奇蹟是真的,我想要看到奇蹟而不是絕望,為什麼?堅持下去的妳,卻敗在留著大唐之血的女孩子上,接著……妳就在這裡……」賽莉娜流下了眼淚。
「總有辦法的,總有少女繼承下來的心……如果毀滅現在的世界是種救贖,那我希望它能走上正確的路……」翔音拍拍賽莉娜的肩膀,似乎在想些什麼?

{第十二篇,少女所繼承之物}


Chara LP 4000 裕子 LP 4000
在現實中要爆炸的5分鐘前劇場,Chara和裕子正在進行一場宿命的決鬥。

「那就做好覺悟吧!」Chara先發制人了,「我要將刻度1的『白翼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在那之後發動魔法卡,『決鬥者降臨』,將牌組檢索一體『時空的靈擺讀陣』加入手中。」
「我要將刻度8的『調弦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擺動決心的波動,將地平線拉開從黑暗之中綻放光明,從手牌靈擺召喚!!出來吧,『EM副手驢』『灰流麗』!!」Chara靈擺召喚了怪獸了。
『EM副手驢』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灰流麗』 攻擊 0 守備 1800
炎屬性,不死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M副手驢』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體『EM骷髏雜技小丑』加入手中,接著我從手中通常召喚,『EM骷髏雜技小丑』!!」Chara通常召喚用效果檢索的怪獸。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EM骷髏雜技小丑』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體『紫毒的魔術師』加入手中。」Chara有兩張手牌,「我要將等級3的『灰流麗』和等級4的『EM副手驢』進行調星,擺動內心熊熊的怒火,用我的熱情照亮心中的黑暗,同步召喚!!等級7,『異色眼隕石爆裂龍』,只要這張怪獸存在與場上,妳的戰鬥階段怪獸效果會被封印!!」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的效果發動了,從靈擺刻度特殊召喚一體『白翼的魔術師』到場上。」Chara特殊召喚了靈擺刻度。
『白翼的魔術師』 攻擊 1600 守備 1400
風屬性,魔法使族,靈擺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靈擺怪獸兩體,我要將『EM骷髏雜技小丑』『白翼的魔術師』設置連結標記,擺動那決心的連結,我們將化為卡片的盔甲守護自己的信念,連結召喚!!Link-2,『鋼鍊裝勇士—琥珀金』!!」
『鋼鍊裝勇士—琥珀金』 攻擊 1800 LINK ↙↘
炎屬性,超能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鋼鍊裝勇士—琥珀金』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一張『黑牙的魔術師』放置到額外牌組上。」Chara把一張怪獸卡放置到決鬥盤上隱藏的額外牌組,「接著發動『鋼鍊裝勇士—琥珀金』的效果,破壞靈擺刻度的『調弦的魔術師』,將額外牌組一張『黑牙的魔術師』加入手中,並從牌組抽一張牌。」
Chara抽到手中有三張手牌,想者要怎麼對付裕子的怪獸。
「發動永續魔法,『星霜的靈擺讀陣』,我方場上的魔法使族怪獸不會成為效果對象,並且將刻度1的『紫毒的魔術師』和刻度8的『黑牙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後,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這回合。」Chara設置好了自己的佈陣了。
「哼,就因為這樣子,妳根本就是在浪費一分鐘的時間嘛!」裕子說著:「不過該來的還是回來的,劇場爆炸的時候,大家正好看著283那群笨蛋偶像在唱歌呢!!」


「輪到我了,抽牌!」裕子有六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SZW—天聖輝狼劍』,然後我場上存在等級4的怪獸,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ZS—武裝賢者』!!等級4的怪獸有兩體,要來了。」
『SZW—天聖輝狼劍』 攻擊 1800 守備 1100
光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ZS—武裝賢者』 攻擊 300 守備 9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4的『SZW—天聖輝狼劍』『ZS—武裝賢者』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界的最強戰士啊,將偶像們橫掃殆盡吧,用你那最強的劍,超量召喚!!階級4,『No.39 希望皇 霍普』!!」裕子超量召喚了怪獸了,「作為疊放單位的『ZS—武裝賢者』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體『ZW—風神雲龍劍』加入手中。」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升階魔法,『RUM—異熱同心之力』,我要將階級4的『No.39 希望皇 霍普』再度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界的最強戰士啊,將你的敵人送往黑暗的深淵之中,龍裝超量變身!!階級5,『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裕子升階召喚了怪獸了,「之後將牌組裡的『ZW—極星神馬聖鎧』放置於牌組最上方。」
『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就是現在,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時空的靈擺讀陣』,將靈擺刻度的『黑牙的魔術師』和你場上的『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用效果破壞!!」Chara發動了陷阱卡的效果,不料被裕子反制,因為龍‧霍普雷的效果文字是用星光世界的字符描述的,Chara不明白效果。
「連鎖2,『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裝備一張『ZW—雷神猛虎劍』裝備到這隻怪獸上,連鎖1用效果破壞的場合,『ZW—雷神猛虎劍』可以代替它破壞。」裕子發動了龍‧霍普雷的效果,從牌組召喚一張寶劍擋下了時空的靈擺讀陣的攻擊。
「但是,『鋼鍊裝勇士—琥珀金』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抽一張牌,之後『星霜的靈擺讀陣』可以檢索『慧眼的魔術師』加入手中!」Chara從牌組抽了一張卡,有兩張手牌,看到怪獸之後,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嚴肅。
「接著,我從手中裝備『ZW—荒鷲激神爪』『ZW—風神雲龍劍』『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身上,攻擊力提升了3300點,總共是5800點攻擊力。」小裕準備發動可怕的攻擊。
『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 攻擊 5800 守備 2000
接受星光界的制裁吧,Chara Dreemurr!
「我的戰鬥階段開始了,『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異色眼隕石爆裂龍』發動攻擊,星光界的戰士啊,用你最強的光芒,基加迪恩騎士斬!!
「啊啊啊啊啊啊啊!!!」Chara似乎胸口很不舒服,異色眼隕石爆裂龍被破壞了,Chara的LP從4000降到700點,似乎有生命危險。
「嗯哼哼哼,這就是我想看到的樣子呢,你就向當時的法月,對上我爸爸卻是無能力的作為,相信你很快就會陪著翔音的,用我最強的劍,斬碎靈魂寶石呢!」裕子說著,她看著Chara很痛苦,似乎擺出了很邪惡的表情,「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


【黑暗的深淵之中】
「沒想到居然連賽莉娜都遭到八千代小姐的毒手了啊……」翔音說著,看著三位頭髮不一樣,但聲音卻非常像的三位女孩子,「真的啊,他們打算要把妳們趕盡殺絕呢。」
「妳有想過為何會被殺,為何妳被打敗了呢?那只是妳想逃避一切的責任的問題而已。」藍髮馬尾少女賽莉娜說著:「他們可以毀了學院,但是妳的人生也想被他奪走嗎?」
「我聽說過妳的事情,因為一場卡片生意的事情,妳非常急著跑去和丘比簽訂契約呢。」綠髮少女小凜說著:「但是這樣願意幫助別人的前提下,妳真的能保證不願意傷害對方嗎?」
「那傢伙也是給最重要的救世主,一條絕望的路啊……」紫髮的琉璃說著。
「所以如果妳真的認為她是下一個救世主,妳應該有辦法讓她繼承一樣東西,那種東西可以讓妳嘗試到各種不同的『悲劇』。」賽莉娜說著,她舉起掛著紫色魔法手鍊的右手。
「但是作為代價,妳會『失去』妳原本想守護的東西,真的要試試看這樣的結局嗎?」小凜說著,拿起掛著綠色魔法手鍊的右手跟賽莉娜的右手疊在一起。
「如果妳真的對妳所守護的東西感到『絕望』,那妳就讓Chara變成世界的毀滅者,妳要做出這個覺悟!」琉璃說著,拿起掛著藍色魔法項鍊的右手疊在賽莉娜和小凜的手上。
「面對這樣的困境,我們只能做一件事情……」翔音思考著:「要是她被殺,這一切都是我的錯了,我答應過她,一定會好好實現她的願望……不過,她究竟有什麼願望,可以滿足自己的生命呢?」
「妳不想打算獻上自己的夢想,來交換嗎?」賽莉娜問著。
「我付出的,應該不是自己的夢想吧,讓想摧毀這個世界的惡行的女孩子,把她的心願交出來……」翔音說著:「我願意將代價轉移到Chara徹底對這個世界的絕望,讓妳們的使命變成『消滅』這個絕望,然後我們將會實現這個美麗的新世界。」


「沒錯,我聽得見……我聽得見她所留下的一樣『繼承之物』,那會是妳將見識到的,所謂『友情』的強大,妳會後悔自己所失去的一切……」Chara站起身子來說著:「那不會是妳所愚弄之物,這個珍貴的遺產,是妳永遠也見不到的人類的堅強。」
「嗯哼哼哼,妳別再說什麼傻話了,妳所繼承的東西只不過用來破壞友情而已,那傢伙就能證明了,妳不是有跟遊矢決鬥過了嗎?」裕子看著Chara堅強的樣子,但是Chara卻把抽牌的右手舉在翔音的臉上。
「那傢伙是想要拯救大家的,我絕對不會因為妳的自私自利,毀了大家了,我要繼承這股力量,是我自己的選擇!!」Chara說著,這時翔音的屍體竟然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那是……不可能啊?統合召喚的波動早在ARC-V之戰已經被消滅了啊,已經是失傳的狀態了……」裕子看著Chara手上拿著的卡片,似乎是一個超量怪獸卡。
「輪到我了,抽牌!!」Chara有三張手牌,「我要將刻度8的『虹彩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這樣我就能靈擺召喚等級2到等級7的怪獸,少女所繼承的,所看不見的東西,那將會阻擋妳統治世界的理由,靈擺召喚!!出來吧,『EM骷髏雜技小丑』『虹彩的魔術師』『黑牙的魔術師』『慧眼的魔術師』!!」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虹彩的魔術師』 攻擊 1500 守備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黑牙的魔術師』 攻擊 1700 守備 8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慧眼的魔術師』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鋼鍊裝勇士—琥珀金』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慧眼的魔術師』破壞掉,從額外牌組檢索一張『白翼的魔術師』加入手中,然後抽一張牌,然後『星霜的靈擺讀陣』又可以檢索一張『異色眼靈擺龍』!」Chara一共檢索了三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白翼的魔術師』,我要將等級4的『虹彩的魔術師』『黑牙的魔術師』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少女所繼承的,那個比攻擊力還要重要的東西,那將是我們的友情,霸王超量!!階級4,『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
『白翼的魔術師』 攻擊 1600 守備 1400
風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5。
『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4的『白翼的魔術師』和等級4的『EM骷髏雜技小丑』進行調星,少女所繼承的,所有破壞世界的一切,將淨化我們一切的紛爭,霸王同步!!等級8,『霸王眷龍 幻透翼』!!」Chara召喚了進化後的次元之龍,「『霸王眷龍 幻透翼』的效果發動了,破壞對方場上表側表示的怪獸,霸王雙向萬花鏡!!
『霸王眷龍 幻透翼』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闇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的效果發動了,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霸王眷龍 幻透翼』的效果依此卡裝備的數量效果無效化,封印之鍊!!」裕子發動了龍‧霍普雷的第二個效果,但是被Chara搶先了一步。
「連鎖2,永續陷阱『時空的靈擺讀陣』的效果發動了,破壞靈擺刻度的『紫毒的魔術師』之後,從你場上破壞『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Chara發動了永續陷阱的效果,但是龍‧霍普雷卻用爪子劈開了Chara發動攻勢的陷阱卡。
「連鎖3,裝備怪獸『ZW—荒鷲激神爪』可以一回合一次讓陷阱效果無效,鳳凰之爪!!」裕子無效Chara的陷阱卡,時空的靈擺讀陣沒有破壞雙方的怪獸。
連鎖1的處理,似乎因為龍‧霍普雷的效果無效化兩隻次元之龍了。


「那麼我要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這隻怪獸了,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效果怪獸三體以上,我要將『鋼鍊裝勇士 琥珀金』『霸王眷龍 黑暗反逆』『霸王眷龍 幻透翼』設置連結標記,我永遠沒辦法忘記,麻美學姐給我們帶來的希望和夢想,少女所繼承之物,將會是妳無法用罪惡來衡量的,連結召喚!!Link-4,『裝彈槍管龍』!!」Chara突然連結召喚了麻美的王牌怪獸了。
『裝彈槍管龍』 攻擊 3000 LINK ←↙↘→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進入戰鬥階段,『裝彈槍管龍』『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發動攻擊,在那之前發動『裝彈槍管龍』的效果……」Chara說著,但是被裕子搶先一步。
「連鎖2,發動『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的效果,從牌組裝備『ZW—天馬雙翼劍』並提升1000攻擊力,一回合一次可以把怪獸效果無效……」裕子急急忙忙的裝備天馬雙翼劍,但是被Chara搶先一步。
「但是妳已經沒有下一次了,連鎖1的處理完畢,『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會被我的緞帶操作,神聖緞帶!!」Chara還是取得了龍‧霍普雷的控制權,而天馬雙翼劍來不及發動。
『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 攻擊 6800 守備 2000
少女所繼承之物,妳沒有資格擁有星光界的戰士。
「接著,『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對裕子直接攻擊,做好覺悟吧,Trio Finale!!」Chara用她最喜歡的必殺技結束這場戰鬥。
「啊啊啊……對不起爸爸……」 裕子受到很嚴重的傷害,她的LP從4000歸零。


中川裕子雖然受到了一般人而言致命的肉體傷害,但是靈魂寶石卻沒有粉碎掉,她仍然意識清醒地似乎正在想些甚麼?
「為什麼要如此堅持下去呢,妳們不覺得這一切都是錯誤的嗎?讓那些笑容奪走的,就是這個充滿罪孽的地方啊!」裕子說著。
「小裕,我希望你能夠明白,我們戰鬥所留下的東西……」Chara說著。
「已經太遲了,剩下三十秒能夠跟我這樣子說了,你們想要引爆炸彈嗎?」裕子驚慌地說著:「真良姐姐也能明白吧?她居然短短的五分鐘內召喚次元之龍……」
「Chara,有炸彈的事情就放心好了,我已經在妳召喚『霸王眷龍』的時候就已經按下解除鈕了,但是……」銀髮少女真良說著:「就算真的能拯救大家,秋元翔音的性命是換不回來的,妳真的會不會介意嗎?」
「她已經給了我最好的傳承了,但是我希望她能夠好好地說聲再見。」Chara說著。
「小裕,我們趕快用悲嘆之種來淨化妳的……」真良拿出了悲嘆之種,但是被裕子彈開了。
「已經沒有別的退路了,回去也只是增加爸爸阻礙的風險而已,我想要……我想要拯救346的偶像們,我想除掉她們的對手才對!!」裕子滿臉流淚的說著,靈魂寶石出現了很嚴重的汙濁,裕子打算用這股力量攻擊。


裕子的靈魂寶石似乎召喚出什麼來了,這是一個鎧甲的大劍龍。
「那個,Chara醬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情嗎?」環彩羽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打算阻止裕子失控,裕子正在釋放埋葬的魔女化身
「是啊,妳們來的正好,可以幫我一個忙吧?」Chara拿出魔法鐮刀準備作戰。
彩羽、玲奈、佳子和Chara準備擋下魔女化身攻勢。
「咿啊啊啊啊!!」埋葬的魔女化身用大劍突襲過來,彩羽閃開了攻擊,玲奈受到大量的傷害,佳子受到了大量的傷害,Chara閃開的攻擊。
「讓我來幫妳吧!」彩羽、佳子協助Chara使用咒語。
要上了,貝基拉瑪+2!!」Chara詠唱了閃焰咒語,一道雷光攻擊了埋葬的魔女化身,埋葬的魔女化身用身旁的大劍擋下攻擊。
我想要好好表現給大家,貝霍瑪拉!!」佳子想展現大家最好的一面,佳子詠唱了治療咒語,玲奈、Chara的傷勢全部痊癒了。
「我要準備先觀察情況。」彩羽準備蓄勢待發,正在蓄力。
莫夏斯,看我之前變成的巨像兵,百萬噸拳擊!!」玲奈詠唱了變身咒語,變成勇者鬥惡龍遊戲裡的巨像兵,給了埋葬的魔女化身一拳,埋葬的魔女化身的盔甲正在裂開。
「啊啊啊啊!!」埋葬的魔女化身用大劍給Chara痛恨一擊……
「我來幫妳擋下吧,啊啊啊!!」彩羽試圖擋下埋葬的魔女化身的攻擊,彩羽受到嚴重的傷。
那我來幫大家吧,電擊拳!!」心心用十字手攻擊埋葬的魔女化身,但似乎沒有什麼效果。
托貝魯拉……弱點是這裡!!」真良詠唱了瞬間移動咒語,真良飛到埋葬的魔女化身上,用匕首攻擊弱點。
「讓我來幫妳吧!」佳子協助Chara使用咒語。
各位要加油啊,魔法屏障+1!!」Chara使用了護盾咒語,形成魔法的反射。
彩羽沒事吧,貝霍瑪!!」佳子詠唱了治療咒語,彩羽的傷勢回復了。
「各位要把大家的心意託付給裕子啊!」Chara、佳子正在協助彩羽使用特技。
我是不會放棄的,流星箭雨+2!!」彩羽使用了魔法弩不斷從埋葬的魔女化身攻擊,埋葬的魔女化身被打破了身形。
就是現在,攻擊這裡。」巨像兵玲奈用拳頭攻擊了活埋的魔女化身,活埋的魔女化身正在受到很嚴重的傷害。
「嗯嗯嗯……」埋葬的魔女化身受到嚴重的傷動彈不得。
「好了,你們幾個也別攻擊她了,她應該不會反擊過來了。」心心說著。
「對啊,跟她說幾句話就可以了,我用悲嘆之種淨化她。」真良說著:「妳趁現在有什麼畫想要跟她說的,妳就說吧,Dreemurr。」


「為什麼要這麼堅持,為什麼要勇敢的面對死亡呢?」裕子哭著說。
因為……我也很喜歡妳啊!!」Chara說著。
「胡說……妳不是有個很棒的,來自現代的十一歲少年陪著妳嗎?妳應該愛著他,而不是愛著我,為什麼要為了我做出這種傻事?」裕子流淚說著。
「我都看出來了,妳對死亡的覺悟,是當初神聖五重奏她們,完全沒有想到的地步,妳的覺悟是我們一直願意活下去的動力啊!」Chara說著:「死掉的少女,是無法從現世中得到更多滿足的,這樣才是最幸福的啊,人活著一旦有慾望,不就要吃很多苦頭嗎?」
「在這麼非常的時期,妳不管偶像們的生死,卻為了我戰鬥,妳知不知道這個世界會變得更糟嗎?更多人會受死,更多人因此犧牲性命……」裕子說著,她抱著Chara的身體。
「好好把握當下,這樣死掉就不會有遺憾了……好好想著自己未來想要做些什麼,無論有什麼東西會阻擋妳,我還記得呢,上條的小提琴給我們的指引呢!」Chara說著。
「嗚嗚嗚……啊嗚嗚嗚嗚……」裕子一陣狂哭流涕。
「妳要跟我一起實現自己的夢想嗎?」Chara站起來說著。

「我心裡有底了,那個該死的沙諾爾,他只不過是利用妳來做為我們兩個的棋子而已。」這時一位聲音清脆的少女聲音說著,似乎是上條恭介的前女友。
「但是,我好後悔,居然讓翔音死在我面前,我應該……」裕子後悔地說著。
「一切都應該結束了才對。」這時金髮捲捲雙馬尾的少女用燧發槍頂著裕子的頭部。
「真的要開槍了啊?不過麻美學姐,這位魔女也知道自己把魔法少女給殺死了呢!」Chara勸說麻美和沙耶香不要殺裕子,「要是那個人是妳自己,妳應該會有些不舒服吧?」
「救救我……巴學姐……」裕子用悲傷的表情看著麻美。
「妳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啊?她已經殺了一個跟自己並肩作戰的魔法少女了。」麻美說著:「那種人簡直就和魔女沒兩樣,即使我們沒辦法變成魔女,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明白的,小裕染紅了自己的雙手,妳會認為有必要消滅她,但那真的能讓翔音的靈魂回來嗎?」Chara說著:「要是值得反省這件事是最好的證明的話,我想她應該有更好的懲罰。」
「有什麼比死來的更有效率的懲罰呢?她就像一個會吃人的怪物啊。」麻美說著,她似乎很激動的流下了眼淚,「要是真的可以證明她仍然有一個良心,妳會怎麼做?」
「要是真的有那種會把大家全部殺死然後想悔改一切的人就好了吧?」沙耶香說著。
「沒有這種事情啊,所以想讓她知道生命是多麼可貴,僅僅如此而已。」Chara說著:「大家都有一個良心,相對地失去這個良心所帶來的代價是很殘酷的,妳要知道,她也是受到命令去剷除我的,所以就別怨恨其他人,那才是一顆溫暖的心。
「Chara,妳是用那隻『裝彈槍管龍』結束掉戰鬥的吧?這就是妳要傳達的理念嗎,不,應該是說我要傳達的魔法少女是美好的想法,妳全都打算集中在這場決鬥上。」麻美說著,似乎打消了殺裕子的想法,把燧發槍收了起來。


魔法界的三大妖精啊,請讓我們的罪惡寬恕著,讓她的靈魂回歸人間,查歐拉爾!!」彩羽詠唱了從來沒有成功過的蘇生咒語,把翔音的靈魂寶石重新拼湊在一起了。
「嗯嗯嗯……」翔音的身體突然有了呼吸心跳。
「妳沒事吧,小裕的攻擊會不會痛呢?」彩羽問著翔音。
「妳很早之前就該憐憫我了,這個傻瓜。」翔音睜開了眼睛。
「哼,都怪那個該死的,要是沒辦法把妳從死亡的深處復活,裕子會被巴學姐殺死啊。」玲奈一臉不屑的樣子說著。
「無所謂,唉……但是魔法少女的性命救的活,就能代表人類的性命可以重來嗎?」翔音看著她們三個,想起了某個不好的事情,「唉,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覺得魔法少女是憧憬的身分的理由了……」
「翔音……謝謝妳啊,妳有辦法可以從『那裡』召喚次元之龍,我可以逆轉這危機!」Chara開心的抱著翔音。
「沒想到擁有這個『給決鬥帶來大家笑容的』機會還蠻容易的,反觀柊柚子她們……」翔音想說什麼,但是基於會破壞氣氛所以沒辦法說出口。
「對了,小圓她們也幫我們加油打氣了呢,對吧麻美?」Chara問著麻美。
「老實說啊……放了中川裕子一條生路,她很快就會逃跑了,剛剛粟根心和加賀見真良已經把她帶到遠處了……」麻美煩惱的說著。
「妳那個要給裕子比死還要可怕的懲罰,究竟是什麼呢?蠻好奇的。」沙耶香說著。
「就是讓她有辦法可以制止她的乾爹的行動啊!」Chara說著。


【黎明升起前,邊界遠處】
「小裕,妳真的想殺了秋元翔音嗎?妳知道那傢伙真的會為了妳大開殺戒的理由,而發動攻打日本的戰爭嗎?」真良責備裕子。
「我只不過是想為了爸爸剷除最邪惡的目標而已……」裕子沮喪地說著。
「妳明知道再過起幾天就是亞洲街頭決鬥大會啊,要是真的還讓『她們』有機會可以反擊,到時候事情變得會一發不可收拾啊。」心心說著。
「我明白了,到時候不要跟爸爸說這件事啊!」裕子說著。
「已經太遲了,如果沒有環同學在KAMIHA MAGICA這團體裡面,妳搞不好會被眾人當成眼中釘呢!」這時七海八千代過來說著:「那些俄羅斯和中東的士兵們,會因為妳的一舉一動而憤怒著,他們隨時會找個理由發動戰爭的,因為我們是大唐的血脈啊。」
「別生氣了,小八,倒是小裕,妳有一個任務可以證明妳最後的忠誠啊。」這時銀色短髮的魔法少女說著,是八千代的青梅竹馬梓美冬
「小裕有辦法嗎?」裕子問著。
「妳不是有辦法潛入稀星學園本校嗎?在這幾天妳的高中部學姐,也就是式宮碧音的學姐水篠環還在這幾天失蹤了。」美冬說著。
「她是不是陷入魔女的結界裡面了啊?這樣子很簡單啊。」裕子說著。
「可是發現在時女一族的村莊有察覺到她們的巫女有一部分的行動,我很擔心的是水篠環自己被時女一族利用了,小裕妳有辦法可以從Chara身上聽取情報嗎?」美冬說著。
「我有辦法,但是轉學到大東學園才是問題。」裕子說著。


【大東學園,早上的自修時間】
Chara的退學通知被撤銷了,似乎也是托了某人的福呢。
「Zzzzz……」Chara睡的非常熟,似乎是昨晚沒有睡的樣子。
「所以,有人可以跟我說Dreemurr同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嗎?」純子問著。
「聽說有個從稀星學園本校過來的美少女要在這裡留學呢。」小彩這時跟某位同學也聊得很開心,她因為Chara的關係,人際關係似乎變好了。
「自修時間要結束了,Dreemurr同學,妳快醒醒。」純子說著。

「今天我們打算交換一位從稀星學園過來的交換學生,她會在這裡待一個月之後就會離開,由於A班和B班她們沒辦法容納下這個學生,唉,事情來的很突然,就暫時先這樣子了。」
「各位大家好,我是中川裕子,跟妳們一樣是中學一年級生,很快就會生中學二年級了,要加油喔!!」這時一個黑髮紅色蝴蝶結的女孩子走進來說著,還很有禮貌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裕子妳有喜歡的男孩子嗎?」一位同學說著。
「啊咧咧,喜歡的男人嗎?爸爸他去國外工作了,但是我還沒有喜歡的男生喔!」裕子說著。

{故事還是待續……}

下集預告:
名為八雲美玉的魔法少女調整師,舉辦了神濱市的魔法少女《街頭決鬥大會》的活動,而Chara則是要在時間之內完成湊齊六塊地圖卡的任務,所對上的第一戰究竟是誰呢?面對華心流的魔法少女武士,裕子和Chara如何想辦法突破重境呢?以前童實野市的規則也是現在的規則的基礎,那麼美玉的決鬥大會又會增加什麼不可思議的規則呢?

{街頭決鬥,TURN-01,二刀流的心得}

創作回應

戒子
好奇為什麼八雲美玉要舉辦決鬥大會呢
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或計畫嗎
2021-06-11 03:38:20
可可羅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等蘿莉控凱薩的這個計畫已經很久了
2021-06-11 09:08:55
蘿莉控凱撒
戒子兄,美玉開決鬥大會是沙諾爾的指示,其原因是要把一些被封印的卡片借助在偶像活動內的某一些零件,繼而吸收觀眾及決鬥者的精神能量而舉辦的。
2021-06-11 12:45:06
可可羅
在偶像異聞錄的世界觀裡面,偶像的力量足以可以解除魔物的封印
2021-06-11 12:53:13
蘿莉控凱撒
當然,因為美玉的身份問題,所以她會把獎金交給白鳥天葉保管。
2021-06-11 12:47:56
可可羅
美玉姐現在是沙諾爾的妻子,也是大會的舉辦單位
2021-06-11 12:53:5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