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決戰前夕

可可羅 | 2021-11-13 13:48:03 | 巴幣 2006 | 人氣 173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當光明被黑暗所壟罩著,當鑰匙關上了世界的大門,世間萬物將陷入黑暗之中,無心之人將從門的黑暗面覺醒,使這片大地壟罩在毀滅之中……』
「那個潘朵拉咒法,究竟在呼喚我什麼呢?」真中菈菈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想著。
『倖存的普拉那之民,將遭到黑暗所壓垮,慢慢的一個一個失去自我,讓地面之民在此自我毀滅,在無盡的黑暗中永遠迷失自己……這就是你們所想要的天國嗎?』
菈菈從長髮雙馬尾的偶像型態覺醒,發現自己在一個充滿黑暗的空間。
「怎麼回事,這是……七星艾菈小姐嗎?」菈菈看著唯一發光的地板,上面僅刻劃了有關星光樂園歷代神級偶像的壁畫,好像是七星艾拉華園美音七瀨鳴的……
「媽媽,聽得見嗎?」這時一個聲線比菈菈還要成熟的女子聲音,透過心電感應回應。
「是朱露璐,突然要找我有什麼事?剛才有位人間界的審判似乎好像中斷了,似乎是要處理海馬瀨人的罪過。」菈菈不斷的朝壁畫的最深處走去,似乎認為女神朱莉的身軀在那。
「現在爸爸他被黑暗的無心之人給吃掉心靈了,現在他被鎖鏈囚禁著,我想這事態應該會很嚴重,新世界的爸爸如果要從黑暗中掙脫,可能需要媽媽妳的力量。」朱莉說著。
「妳說的爸爸,我又還沒跟小福醬結婚啊……」菈菈知道朱莉說著爸爸是誰。
「現在為了阻止這個力量的暴走,我們需要一個可以抵抗莫比烏斯之環的力量啊,那個力量就是媽媽,現在就可以把爸爸救出來。」朱莉說著。
「要用什麼方法來抵抗莫比烏斯之環呢,這樣真的有辦法救出Frisk Dreemurr嗎?」菈菈問著,似乎不太了解這個抵抗黑暗的力量是什麼。
菈菈似乎走累了,想找個地方喘息,但是她看到了一副女子的壁畫,這幅壁畫跟她一樣是紫色長髮雙馬尾的女子,穿著黃色的偶像洋裝……
「我……真的是可以抗衡魔神莫比烏斯之環的創造神嗎?」菈菈充滿疑問的問著。

「一直以來,像妳這樣的美少女,對我來說已經算是免洗的路人角色了,她們跟著我產生感情,陪伴者我與人造昆蟲戰鬥犧牲……」這時候一個頭髮顏色很像王道遊我的男孩說著。
「你就是朱露璐和珍妮絲她們所說的次元破壞者嗎,身為一個小孩子,你的心智看起來無法承受很多痛苦。」菈菈對著這名叫流星的男孩說著。
「所以啊,像這種販賣遊戲的工具,每個男孩子和女孩子都背負著拯救世界的命運,這樣的經濟盛況下,企業會很好運作,在這種經濟泡沫的時代是最好的。」流星說著。
「你指的是星夢票卡和戰鬥怪獸卡嗎?我不明白,你為何要一直消滅有這種熱血意志存在的世界呢?」菈菈問著。
「時代的泡沫就像一陣興起之後,他們很快就會發現這個主宰世界命運的玩具,足以破壞世界,無論是誰都無法阻止它吧?當那種卡片的能力惡化之後,很快地就會加速世界末日,我只不過是想摧毀整個宇宙來淨化這一切汙染罷了。」流星說著。
「單獨摧毀一個次元,我想可能不只是要破壞戰鬥怪獸本身。」菈菈說著:「只要還有選擇可以分歧這個世界,破壞戰鬥怪獸次元的速度對你來說,是個艱難的挑戰。」
「當然囉,只要把戰鬥怪獸的創造者殺死,也許就能摧毀戰鬥怪獸宇宙吧,不過他所造成的因果會繼承到某人身上,這點帕拉杜克斯已經嘗試過了。」流星說著:「所以也就是那位挑戰三位決鬥王的男人敗給了自己的罪惡,所以法老、王子和騎士已經輸了。」
「你指的是……帕拉杜克斯創造了另外一個宇宙?」菈菈問著。
「那就是你所看到了另一個宇宙,所謂四次元之龍破壞戰鬥怪獸和諧的次元,ARC-V,也就是之後那個次元分支出異聞次元,沙諾爾帶領加拉斯人統治戰鬥怪獸世界的原點。」流星說著:「本來這個世界是唯一的高橋和希式次元,但是都是因為那傢伙的關係產生了變化。」


「然後,創造出來的ARC-V世界,赤馬零王代替了貝卡斯,但也導致決鬥的意義本末倒置,向世界帶來黑暗的分支出來。」流星說著:「我們的宇宙就像是一個史萊姆一樣的泥團,每顆尼球都以無重力的方式飄散在空中,世界末日的最後希望,則分支在那個尼球的分裂上。
「所以這就是加拉斯人可以自由來回同一個性質的次元的原因囉。」菈菈害怕的問著。
「每個主題的世界都有一扇屬於自己的『門』,不過那個以創世和破壞的戰爭的『門』卻在這裡,妳應該沒有發現吧,核心次元有自己的門扉上限,當創造出與目前上線多出來一個的使者之門,就會缺乏無限神器對應的鑰匙,當那扇門是開啟的狀態下,無心反應就會吞噬在這個被選上的使者之民們。」流星說著:「然後使者之民就會無意識的向喪屍般崩潰著,當然在創造第七個使者之門的時候,已經有打算關閉了第七道門的鎖孔了。」
「那麼……代替的鑰匙究竟是哪一個對應的使者之門呢?」菈菈問著。
「妳可以猜猜看啊,畢竟寶可夢的規則早就因為負責他的門鎖被開啟,早就已經有程式漏洞進來了。」流星說著:「那位古魯斯獵人的轉世也已經準備就緒,所以他已經打算設計好自己的罪刑了,這個世界會被分裂成罪遭和最好的狀態,而現在妳要面對的……」
流星拿著一個像獨角仙的車子,準備滑動桌子驅動馬達。
「你想幹嘛?」菈菈害怕的問著。
「奪去女神偶像的心,雖然在這裡派不上場,但是足以封住妳那可悲的烏鴉嘴了。」流星拿出名叫トムキャット‧レッドビートル的人造昆蟲朝著菈菈狙擊,菈菈看著車子要撞向自己。
「嗯嗯嗯……這股力量會奪去我的靈魂之心嗎?」菈菈這時用左手擋下燃燒的トムキャット‧レッドビートル想要抵抗,但是手上已經正在灼傷。


妳就是這個世界的光之公主,現在絕對不能倒在黑暗的力量面前了,現在拿著那把最後的生命之火,那個已經奪走數個世界的生命之火,鍛造成那把鑰匙,與我簽下契約吧!」一個很陽光的青春少年聲音從菈菈的意志呼喚著。
「啊…啊啊啊啊……」菈菈正在把驅動的トムキャット‧レッドビートル正在用左手打碎,雙手正在承受高溫的人造昆蟲攻擊。
「沒有用的,妳真的覺得……那個纏上妳二十年的大師決鬥是錯的嗎?」流星說著。
「你覺得錯誤嗎,我不覺得,規則永遠是對的,它才是駕馭強度的最後一道牆。」菈菈成功的把トムキャット‧レッドビートル打成一個棒狀的物品,好像是某把武器,「我現在就把你最恐懼的武器,打造成鑰匙之劍來解除封印!!!
菈菈用最後的力氣,把這個棒狀的鐵器朝像流星丟出去。
「哼,要是還向以前那樣承受住傷害就糟了……什麼?」流星正當要閃開融鐵的時候,發現有一個裝飾,似乎是米花町樂園的吉祥物標誌,「這是,最初的鑰刃,她怎麼知道這個東西?」
名叫鑰刃的武器射出了一道牆,召喚出了一把鎖孔型的傳送門。

這時一個頭髮像克勞德男孩子從傳送門召喚了出來,他就像夢幻島的彼得潘一樣,穿著卡通風格的服飾,像妖精般飛舞,並接住了這把名叫鑰刃的武器。
「讓妳久等了,菈菈,我叫做索拉,穿越王國之心的少年。」這名少年自我介紹著。

2020年8月31日,星期一。
{最終決戰前夕,戰鬥怪獸之心}


【核心世界,樁之丘,棗家別墅】
「所以達比小姐,妳帶我來這裡再度定居下來嗎?之前的命令不是已經都撤銷了,我沒必要成為戰犯再度軟禁在這邊。」雨宮蓮從四葉財團的轎車上下車,跟駕駛說著。
「當然不是囉,但是我覺得你有必要跟那個犯下滔天大罪的公主騎士溝通。」達比說著。
「知道了,不過之前對美食殿堂,我一直都是對她們用很沒禮貌的示威,所以她們印象對我很差。」蓮說著:「更何況要是知道快斗的身分是什麼,尤其是那個貪吃佩可會很排斥他。」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公主殿下她穿白色的內褲的。」剛下車的黑羽快斗說著。
「問題不是這個,祐樹他一直都扮演著蠻橫的勇者的角色,他知道跟我們這些盜賊比起來,自己認為比我們還要有正義感。」蓮跟著快斗說著:「有些人可能不明白所謂的勇者,祐樹就是停留在勇者身為勇敢之人可以所作非為的那個樣子。」
「當然比起我們這些正義感很強大的怪盜,坂井祐樹這個人在使者之門扮演的角色,也讓其他人產生不少困擾。」快斗說著:「但是就這麼曾經,勇者也是正義的使者,他相信自己一定是這樣的人對吧?」
兩人已經來到了棗家別墅的門前,蓮敲了門。
「快斗,你在這期間是很了解祐樹的祕密嗎,如果是,千萬不能在她們出糗的時候嘲笑她們。」蓮說著,似乎要提醒快斗改變說話的態度。
「當然知道囉,門沒鎖,你可以自己進來。」快斗好像知道別墅的門沒有鎖上。


「歡迎回來,在下剛剛還沒洗完澡呢,是誰要好好服侍主人呢?」可可蘿光溜溜地從浴室出來看著快斗和蓮,蓮看得整個害羞起來。
「把衣服穿上,有兩個男的在看你!!」蓮對可可蘿罵著。
「嗚姆,你不喜歡看在下裸體啊,一般來說主人會很喜歡呢。」可可蘿說著。
「是啊,你那可愛的飛機場真的超可愛啊,乾脆妳把雙腳抬開讓我欣賞鮑魚好了。」快斗對可可蘿命令做不雅的動作,蓮這時給快斗一耳光。
「為什麼我得跟這兩個色瞇瞇的男生一起組成公會啊?」蓮背對著快斗和可可蘿,似乎很氣。
「嗚姆,在下就跟主人做完泰國浴後,你們在客廳等在下喔。」可可蘿回去浴室洗澡。
「沒想到祐樹真的會把棗博士的女兒當成自己的老婆看待呢,她剛剛下面溼答答的…」快斗開了黃腔給蓮,蓮似乎很不開心。
她全身都溼答答的,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啊?」蓮生氣的說著:「這件事絕對不能告訴小杏和雙葉,她們會斃了我。」
「嗯嗯嗯…主人,再用力一點,嗚姆……」結果浴室傳來了可可蘿的淫叫聲。
「再待下去的話,我們遲早會變成祐樹的,先去客廳等吧。」蓮帶著快斗前往客廳。

「歐維斯,是基德和Joker你們兩個啊。」貪吃佩可穿著圍裙煮了雞塊給他們兩個,「聽說你們兩個都已經審判結束了對吧,那判決的結果如何呢?」
「沒有任何結果,法官和陪審團他們被困在星夢世界,雖然我沒有目睹這一切,聽達比說,好像有很嚴重的事情要發生呢。」蓮說著自己的結果。
「貪吃佩可公主啊,我們這些有罪的騎士,願意組成新的公會來打敗新的威脅嗎?」快斗問著:「團名已經想好了,英文名叫The Phantom美食殿,簡稱心之美食怪盜團。」
「等一下,沒聽說過我們要組一個大團體啊。」蓮試圖阻止快斗發問:「還有我憑什麼要跟妳這種有點過分的色鬼組隊呢?你可是差點讓我做出錯誤的決定啊。」
「看來我給你的那個考驗算是通過了呢,不過那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終於決定好,也要歸功於自己差點被無知的深淵覆蓋眼前的一切吧?」快斗說著,似乎在暗示什麼。
「我是不知道快斗你到底給了雨宮君什麼特別的考驗呢,但是作為中森銀三的協助人,我聽說黑羽你是個很了不起的偵探呢。」貪吃佩可試著讚美快斗,但是踢到快斗的鐵板。
我可不是什麼名偵探啊!!」快斗試著破口大罵:「你們這些美食殿堂的人怎麼察覺力爛透了,那個叫百地希留那的女孩還過的好吧?」
「蒂亞娜小姐,其實快斗他的真實身分是……」蓮跟貪吃佩可悄悄的說:「……」


【樁之丘商店街,奇蹟閃耀頻道直播中】
「一起試著逛逛樁之丘的景點吧,我是青葉凜花。」凜花說著:「我和桃山未來萌黃繪萌正打算去逛襲擊我們的公主騎士的家鄉呢。」
「那位公主騎士聽說最近在治安部的調查,他好像有根比我們年紀還要小的女生發生過關係呢,聽說最小的年紀有8歲呢。」繪萌說著:「嘿嘿嘿,嚇到了吧未來。」
「蛤,居然比我妹妹小光還要小呢,那種女生是什麼樣子被祐樹騙到跟他那個那個的。」未來驚訝的說著,這時似乎有一個8歲的藍色長髮女生過來。
「你們就是奇蹟閃耀組對吧?被可疑的變態分子盯上的。」8歲女生問著,用很生氣的口氣。
「居然有那種膽量可以進到樁之丘逛逛呢。」跟隨在小女孩身邊的9歲橘色側馬尾女生說著。
「俗話說…進到米花市就等於是被殺的命運呢…等於是自殺行為…」在兩位女生的另一邊,一位10歲粉髮雙馬尾的女孩說著。
「啊,居然是跟小光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呢,你們要接受我們的訪問嗎?」未來問著。
「我不要,把跟祐樹在床上多快樂說出來,等於是在蘭德索爾的火刑場添加一塊木柴。」藍髮8歲女孩說著:「妳在看什麼啊,眼鏡女,難道是想多了解嗎?」
「之前他跟11歲的女生做那件事的時候,就是在這裡的汽車旅館上,然後發生衝突的。」凜花說著:「他之所以發生了什麼原因,我想調查給大家知道啊。」
「哼,當時我也在場,不過以一個8歲艾爾芙妖精的身分要跟變態做,當時他拿著彈珠汽水瓶,我以為他是要把可蘿醬的小○擴張而已呢……」藍髮小女孩說著。
「艾爾芙妖精,那不是北歐神話裡才會出現的魔法人種嗎?」凜花問著。
不然妳以為鏡華我多了解變態的性癖的啊?」名叫鏡華的藍髮少女生氣的說著。
「嘿嘿,這就是閃亮宿所流行的星夢手機啊,我好想用這個做色情直播呢。」名叫小禊的橘髮少女說著,性格跟繪萌很像,但是有點早熟又好色。
「妳在幹嘛,還有直播正在開始呢,我們星夢頻道是不能有不雅字眼出現的喔。」繪萌害羞的說著,小禊一直看著繪萌的星夢手機。
「那麼這樣如何,都13歲了胸部都還沒長出來。」名叫美美的粉髮少女瘋狂撫摸未來的胸部,似乎對奇蹟閃耀組做出不雅的行為。
「啊啊啊……這樣按讚數會直接扣分的啊,妳真的想要直播嗎?」未來呻吟著。
「我們是跟歐尼醬他,性經驗媲美美食殿堂的,小小甜心啊。」小禊說著:「可惜當時歐尼醬他沒有把我們特殊召喚出來,如果他把美美和鏡華特殊召喚出來的話,我想怪盜Joker他會死定的啊。」
「妳知道雨宮哥…不不…怪盜Joker重新開始行動的過程嗎?」凜花驚訝的問著。


「呱…這就是疾風大人所拜託我們所協助的這個世界啊?」這時一隻卡通世界效果適用中的魔法師鴨子過來跟小小甜心打招呼,他似乎講話太沙啞聽不清楚,「你們一定在米花市中心的迪士尼樂園看過我們吧,放心我們不是人類裝扮的。」
「嘿,你看,是唐老鴨耶,不過他為什麼要從東京迪士尼逃出來呢?」未來說著。
「實際上是有機動六課的魔導師拜託我們的……」唐老鴨說著,但是凜花聽不懂。
「他一定是因為米花市的死亡率讓他產生工作壓力到這邊宣洩怒氣的,他手上一定有手槍的,要小心了,未來和繪萌。」凜花托著眼鏡說著。
「沒禮貌,我就把所和高飛所持的武器給你們看,是魔法杖和盾,怎麼看都不會像是射擊武器吧,呱!!」唐老鴨生氣地把手中的高級魔杖丟在地上。
「那一定會用極大閃熱咒文『貝基拉瑪』把我們活活燒死的吧?」小禊好奇地說著。
「嗯哼,我們可不是使用那種體系的咒文魔法。」穿著鎖鏈甲的高飛狗出來說著:「我們擁有高明的詠唱系統和魔導器,像這些武器,都是可以對無心者造成傷害的。」
「不過對你們來說,鑰刃的攻擊算是被金屬球棒攻擊那樣疼痛,已經是對你們仁慈了。」唐老鴨說著:「對了,國王殿下拜託我們要索拉加入你們亂鬥會才行啊。」
「我聽不太懂你在說什麼耶,可以請高飛狗幫我們復誦一次嗎?」未來問著,唐老鴨的聲音過於沙啞完全聽不清楚。
「我說啊……」高飛狗說著,但是被某個女子的聲音打斷。
「所以不能讓汽船威利號的人出來說話就是這個樣子,看來被當成是他們認知的卡通角色了。」這時有一位頭髮綁了許多辮子的銀髮女子,穿著星光樂園的禮服過來。
「是珍妮絲小姐,權力高過那些七大設計教主的主管?」繪萌問著。
「嚴格來說,我是星光樂園系統的女神,而我拜託汽船威利號的鑰刃使者營救媽媽。」珍妮絲說著,之後兩位雙馬尾雙胞胎分別出現,她們是星光女神的姐姐們。
「各位,我法拉拉有一件很重要的任務鑰交代你。」名叫法拉拉的女神姐姐說著。
「在真中菈菈返回人間並在跟救世主集合之前,在美食殿堂的小屋等待。」嘉拉拉說著。
「妳們瘋了嗎?我才不想去美食殿堂跟祐樹打砲呢。」凜花生氣地說出禁止字眼說著。
拉里霍瑪!!」嘉拉拉彈奏了豎琴,詠唱了催眠咒語,讓疲倦的奇蹟閃耀組失去意識。


【美食殿堂的基地小屋】
「嗚姆,你說新的潘朵拉儀式突然違反了這個世界的使者之門規則嗎?」可可蘿穿好衣服之後跟祐樹、貪吃佩可和凱留聽從黑羽快斗的解說。
「使者之門就是在這個世界通往其他世界的六條大門,原本是屬於無限神器誕生的門……自從雨宮同學試圖開始調查這件事情之後,組織變得越來越不對勁,我想可能跟掌管門的通道的管理員,她們所知道的事情一定有很大的關係。」快斗說著。
「重點就是在那個時空的侵略者,他入侵了使者之門的範圍了對吧?」凱留問著快斗,似乎不在乎自己被快斗的怪獸燒傷這件事,「所以,我們原本審判之日的計畫被破壞,那些魔法老太太真的不在乎這次的動亂嗎?」
「其實時空魔導師們,是委託了這七個次元的管理者,來協助這次的行動的,也就是所謂神的存在。」快斗說著,接著轉問蓮一個問題:「對了,那位Dreemurr小男孩,他接到這個案子之後有什麼反應呢,要是雨宮同學你在小房間的委託不知情的話,我想這次的案子你可能沒辦法協助了。」
「他似乎知情什麼事情呢……」雨宮蓮說著:「彷彿就像是要我親自找出兇手一樣。」
「不會吧?都這個樣子了,難道他不會把真凶直接抓出來嗎?」凱留生氣的問著蓮:「不管怎麼看都是那個侵略者的錯吧,只要把這個侵略者消滅,使者之門就會恢復和平了,不是嗎?」
「除非……要是真的是那些高層的旨意呢?就包括那些管理的最高神、還有時空管理局的魔導師。」蓮似乎在思考什麼?
「不會的,我想愛梅斯大人她們不會因為世界的思想被侵略而破壞這一切的,一定會把真凶揪出來的……」可可蘿說著,但是蓮摸著她的頭,似乎否定的搖了頭。
愛梅斯,在莫比烏斯委託的內容下,她被第一個懷疑是否有打開世界的門了。」蓮說著:「所以那次悔改妳們美食殿堂,就是調查流星的下落,不過是毫無頭緒。」
「你知道那些眾神的事情嗎?」快斗問著:「難不成,他們不是站在我們這一方的嗎?」
「可以說是,感覺似乎有幕後黑手打算摧毀……這裡…」蓮還沒說完,似乎看到有人按門鈴了。
「嗚姆,看樣子是有人來了。」可可蘿嘗試跑去開門,但是似乎有人已經進來了這裡。


「看樣子,你似乎內心也得到一定的成長了呢。」星光女神珍妮絲出現在蓮和祐樹的面前,似乎要告訴他們一個真相,而時間女神法拉拉和嘉拉拉站在旁邊。
「為什麼?你們要這樣捉弄我們被那幾個人格面具使用者玩弄。」祐樹這時開口了:「難道星光女神們有什麼陰謀嗎?」
「審判之日本來就是打算給你們淨化惡之心的想法,但是這個作戰已經失敗了,雖然我當時站在反抗者的立場想打算阻止這一切的。」珍妮絲說著:「直到我姐姐法拉拉和嘉拉拉,她們跟時空管理局的高層是朋友關係,就得知了這次次元破壞的計畫了。」
「你說打算把天野河那傢伙創造自己的使者之門,然後讓門之使者開始崩壞的計劃嗎?」祐樹問著,看來他似乎知道真相,「你們打算創造新的使者之門,但通道要在哪裡才算一個新的次元?要真正完成這個儀式,必須要連接一個沒有關聯的異世界才行。」
「你說的沒錯,事實上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不過當初寶可夢世界的創造,不是真的從太古時代就被吉拉和達斯定義出來。」時間女神法拉拉說著:「而相對的,有一個原始的寶可夢宇宙是吉拉和達斯參考的,那個地方的火箭隊被殲滅,真新鎮的少年早就坐在王座上統治一切。」
「你是說還有一個寶可夢的宇宙存在?那個宇宙為甚麼沒有連接到現在的次元。」凱留問著。
「因為那是一個原型次元,簡單來說就是神聖的時間線。」嘉拉拉說著:「你們所穿越的七個次元,本來很多都是有自己的神聖時間線的,這些時間線都是由各自的管理者誕生,相對地有些時間線碰撞交錯成了新的分歧,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雨宮同學知道赤紅吧,就是金銀版的秘密冠軍訓練家,不過有80%的機率存在所有寶可夢宇宙中,剩下的就是被小智取代。」珍妮絲問著蓮一個問題。
「所謂神聖的時間線,是有一定遵守它的規則嗎?」蓮問著珍妮絲。
「就是避免出現使者之門連接到其他時間線,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你要擔心的是小豪,他的潘朵拉儀式是否能成功,要是真的轉移到了其他的地球,那個地形和戰鬥規則是你們無法適應的。」法拉拉說著。
「規則嗎?」蓮說著,似乎打算在想什麼?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要是第七個使者之地誕生……」凱留說著。
「隻手破壞這個世界的規則,就是這種下場啊……不過也好,這樣我們就不必受神聖的時間線影響。」蓮打算轉移話題:「祐樹,我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與你堂堂正正地來一場騎士之戰,當初使用人格面具算是我不對呢。」
「嗯嗯……蓮你這時候還要跟我們自相殘殺嗎?」祐樹問著。


「你想現在更換牌組,就趁現在了,唯一不相信的就是有關你友情的成長,那是面對自我中心的一面牆,現在你要破壞他,我想牌組就必須要改變。」蓮說著。
「但是,你有魯邦先生他們幫忙……我唯一的戰力就是把公主們變成卡片戰鬥的力量,那種事情已經算是違反規定了。」祐樹說著:「怎麼對付自己內心的恐懼,我到目前都還沒準備好,我不像蓮你可以有新的朋友和新的卡片,我只能依靠新的規則戰勝你。」
「沒有這個必要,既然我是賊,那你一定要成為比賊還要勇敢的勇者。」蓮說著:「我們都是偷過東西,但是是為了拯救世界而生,你一定要比我還要勇敢才行。」
「不要在刺激主人了,主人沒有這個能力可以幫你拯救世界的。」可可蘿這時安撫祐樹的情緒,似乎想阻止蓮繼續說下去了。
「那麼,這樣快斗給我們的指示,就一切都白費了嗎?」蓮問著。
「可是就算愛梅斯她們也不介意世界毀滅,那麼我們還有力氣去拯救這個世界嗎?」可可蘿生氣的問著蓮。
「一切不是你所決定的嗎?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影響這個世界,你一定也可以。」蓮說著。

「主人……我會好好教訓雨宮同學的,請不要在意。」可可蘿似乎想安撫祐樹,但是祐樹似乎想到了什麼?
祐樹變成門之世界中,公主騎士的樣子,拔起了手中的劍。
「嗚姆,看樣子還是沒辦法拒絕那傢伙呢。」可可蘿說著:「啊啊啊……
祐樹的公主之劍突然刺向可可蘿身體內,但流出的不是鮮血而是一道光束。
「對不起了,媽媽…這傢伙一直很想要我們振作起來,我別無選擇。」祐樹說著,把自己的皮製卡盒綁在了刺入的劍鞘上。
蓮沒有阻止祐樹的行動,似乎認為祐樹正在擺脫過去。
「公主騎士的最終力量,『阿拉彌賽亞之儀』,請賜予我神力……」祐樹詠倡儀式的咒語:「可可蘿的靈魂將寄託於劍上,我將暫時作為退魔之力。」
「嘿……雨宮,你真正想要他們母子倆互相殘殺嗎?」快斗看到這一幕嚇壞了。
「沒事的,如果那傢伙真的有辦法用契約的牌組勝利,我想他可以助大家一臂之力。」蓮說著,但是可可蘿卻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可蘿醬!!祐樹君你在做什麼啊?」貪吃佩可生氣地看著認真起來的祐樹。
「別過去,蒂亞娜……那個牌組現在由可可蘿的靈魂之心構築著她心目中的公主騎士…」凱留制止了貪吃佩可,似乎打算要蓮和祐樹解開雙方的心結。
曾經有這麼一次,在第五次元誕生的時候,霸王札克就從墮落的英雄誕生出來。」快斗說著:「就因此,魔王的最終使命突然改變了,為了就是阻止勇者的暴走。
「但是…雨宮同學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有正義之心啊?」凱留驚訝的問著,但是大家都知道,祐樹其實一直都是處於與正義敵對的角色……
祐樹把寶劍裝在左臂上當決鬥盤使用,變成公主騎士,同樣的蓮也召喚出了自己的黑暗決鬥盤,變成怪盜Joker的樣子決鬥?


這次換我來當你內心的黑暗之心,我就來考驗你的實力是否能克服這場不公平的戰鬥。」蓮居然不是拿著佐倉雙葉設計的決鬥盤型號,似乎打算要給祐樹一個攸關生死的考驗。
「現在就是這種機會來打倒影之賊吧,如果輸了決鬥,棗可可蘿的靈魂之心也會化為碎片。」法拉拉當上了決鬥的裁判:「為了賭上自己重要的東西,決鬥開始了。」

祐樹 LP 4000 Joker LP 4000

「要上了,我要發動手中的『聖殿的遣水使』的效果,這張卡從遊戲除外,從牌組檢索一張『阿拉彌賽亞之儀』。」祐樹先攻,他把手中的怪獸送入墓地檢索提到的魔法卡,「發動魔法卡,『阿拉彌賽亞之儀』,從場上特殊召喚,吾即是影,真實之吾,吾將以公主騎士之名守護蘭德索爾『勇者代幣』!!」
LV.4 勇者代幣 攻擊 2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天使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天啊,祐樹君召喚他自己了。」凱留發現勇者代幣很像祐樹,非常驚訝。
「之後可以從牌組放置永續魔法,『命運的旅途』,然後從手牌特殊召喚,『遺跡的魔礦戰士』。」祐樹特殊召喚了怪獸了,「之後『命運的旅途』可以從牌組裝備『光之聖劍 丹內爾』裝備在我身上,增加每隻同伴的攻擊力500分。」
LV.4 遺跡的魔礦戰士 攻擊 2300 守備 1000
炎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LV.4 勇者代幣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還沒完呢,『命運的旅途』可以從牌組檢索一張『聖殿的遣水使』加入手牌,並且只要場上有我自己存在,可以特殊召喚『聖殿的遣水使』。」祐樹召喚了一個美少女魔法師了。
LV.3 聖殿的遣水使 攻擊 1500 守備 1200
水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LV.4 勇者代幣 攻擊 3000 守備 2000
『聖殿的遣水使』可以直接從牌組發動場地魔法,『迷幻花的森林』,之後從手中發動裝備魔法『星空蝶』的效果,裝備到『勇者代幣』身上,魔香氣的力量會減少你場上怪獸1000點的攻擊力。」祐樹發動了長得像妖精娜薇的裝備魔法,「結束這一回合,雨宮同學,你應該用那張『亡命左輪槍龍』來破解我的陣勢對吧?」
「輪到我了,抽牌。」Joker有六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 錶冠操作員』,之後從牌組檢索『時間潛行者啟動』到我手中。」
LV.4 時間潛行者 錶冠操作員 攻擊 1800→800 守備 13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速攻魔法,『時間潛行者啟動』,從手牌特殊召喚『時間潛行者 輪擺救生艇』。」Joker特殊召喚了第二體怪獸,不過他似乎打算做其他事。
LV.4 時間潛行者 輪擺救生艇 攻擊 800→0 守備 4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就是這個時候超量召喚『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的話,應該攻擊力會不足以對付你的新牌組吧?」蓮打算問一個問題。
「雨宮,難不成你打算用其他的…」快斗突然驚訝地說著。
「我要將兩體怪獸,『時間潛行者 錶冠操作員』『時間潛行者 輪擺救生艇』進行反抗解放,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開啟你陷入絕望的夢境,必與己對抗之,汝即是勇者之悟,反抗召喚!等級7,『黃昏紳士 亞森』!!」蓮突然使用大師規則以外的召喚方式特殊召喚了自己的人格面具。
LV.7 黃昏紳士 亞森 攻擊 2500→1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天使族,反抗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你瘋了嗎,那不是公認的召喚方式,會被神明制裁的。」快斗試圖阻止蓮,但是被嘉拉拉架住身體。
「就讓你們看看吧,所謂隻手破壞世界的規則的那個人格。」嘉拉拉說著:「他一定有那一面就是想反抗大家的,那個情緒,就是與海馬集團為仇,向世界復仇之心。」
『黃昏紳士 亞森』的效果發動了,對手場上有7張卡片,這個復仇之心攻擊力就會在這回合上升2100分的數值,看著吧祐樹,這就是我的復仇之心。」蓮說著,亞森的攻擊力上升了。
LV.7 黃昏紳士 亞森 攻擊 3600 守備 2100
「進入戰鬥階段,『黃昏紳士 亞森』對這個骯髒的蘿莉控,『勇者代幣』發動攻擊,咒怨至高彈!!」蓮發動了恐怖的攻擊,咒怨的子彈氣息攻擊著祐樹的分身。
『命運的旅途』可以保護裝備怪獸一次不被破壞的力量……」祐樹說著,他的LP從4000降到3400點。
「在那之後,覆蓋上一張手牌,這回合結束,雖然反抗召喚一回合只能召喚一次,但是倫到下一個回合,你將見識到自己有多脆弱。」蓮蓋上了一張後台,結束了回合。
LV.7 黃昏紳士 亞森 攻擊 1500 守備 2100


「但是雨宮,你才是那個可以救贖大師決鬥的那個男人,我只不過是為了你的那條路而成為你的敵人,你心裡一定不想摧毀大師決鬥的和諧吧?」祐樹問著。
「我早就想說過要徹底摧毀這個世界的規則了,這是早晚的事情。」蓮說著:「但是你們卻一直不斷地揭露我那不想回頭的過去,想著要我…與海馬瀨人所做的一切作對。」
「不是的,原本就是要幫海馬集團說話的,本來是要徹底揭露哥哈集團的陰謀的。」快斗說著:「哥哈集團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大師決鬥成為他們真正的歌哈決鬥,不是嗎?」
「輪到我了,抽牌!!」祐樹有三張手牌,「我要發動場地魔法,『斯特朗堡的黃金城』,從牌組、手牌裡可以特殊召喚一體童話故事怪獸。」
「果然終於來了啊?這時候就得打開王國之心,召喚光之公主了…」法拉拉看著取代森林的灰姑娘城堡,跟米花市的那個招牌遊樂園的城堡很像。
「迪士尼的『斯特朗堡的黃金城』可以不用進行解放從手牌通常召喚,原本是仙子界的女王,墮落成為詛咒的魔女,從罪惡的王國上救贖公主之心『女巫特露德』!!」祐樹不靠解放升級召喚了等級7的上級怪獸,似乎是某個童話電影的反派角色。
LV.8 女巫特露德 攻擊 26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女巫特露德』施放手中的黑魔法,效果發動了,選擇場上的『黃昏紳士 亞森』進行黑魔法破壞,當沉睡的針刺向怪獸之時,將永遠的死去!!」祐樹發動了怪獸效果破壞蓮的黑暗王牌,重點是這隻怪獸有在20年前的海馬集團大賽有出現。
「糟了雨宮,你知道這隻怪獸在迪士尼樂園剛建立不久後,就出現在海馬集團的資料庫,雖然排除牌組的病毒已經消失,但是那隻魔女的效果非常強大啊。」快斗說著,蓮保持鎮定。
「接著發動我手中的『玻璃鞋』的效果,給我自己的化身『勇者代幣』裝備,因為我的化身就像天使一樣,所以攻擊力上升1000分……」祐樹說著,但突然被蓮打斷。
「跟公主發生不倫之戀的騎士居然說自己同天使般一樣,真是可笑,發動手中的『PSY骨架裝備‧δ』的效果,這張卡跟牌組裡的『PSY骨架驅動者』特殊召喚,那個『玻璃鞋』的效果無效並破壞。」蓮召喚了特殊的替身怪獸擋下了迪士尼裝備的攻勢。
LV.6 PSY骨架驅動者 攻擊 2500→1500 守備 0
光屬性,超能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LV.2 PSY骨架裝備‧δ 攻擊 1200→200 守備 0
光屬性,超能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接著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PSY骨架超載』,從場上除外一體『PSY骨架驅動者』,之後你場上的『女巫特露德』從裏側表示從遊戲除外。」蓮發動了永續陷阱除外迪士尼怪獸。
「不過呢,這也就意味著戰鬥階段開始了,『聖殿的遣水使』『PSY骨架裝備‧δ』發動攻擊,極光泉水!!」祐樹的怪獸對場上唯一的護盾發動攻擊,極光的泉水破壞了替身怪獸的護甲。
「這麼一來雨宮的怪獸區域就沒有怪獸了,這樣子的話會接受5300點的戰鬥傷害,祐樹大概是勝利了。」法拉拉說著。
接著就是我的攻擊了,火力全開的一擊,公主騎士襲擊!!」祐樹用自己的分身發動了致命的一擊,但是蓮似乎打算把某張怪獸卡送入墓地區。
「發動手中的『栗子球』的效果,我將那個怪獸的戰鬥傷害變為0。」蓮打算用栗子球的增殖機雷化來躲過戰鬥傷害,栗子球庫里庫里的喊叫著。
「不過你真要是真的是我認識的那位怪盜Joker,那就試試看把破壞世界的規則,證明這一切可以救贖世界的證明吧,你就打算跟王道遊我一樣……」祐樹說著,「『遺跡的魔礦戰士』對怪盜Joker直接攻擊,燃燒起來吧,天狼噬斬!!
「啊啊啊…我絕對不會對說聲不起的……」蓮的LP從4000降到1700點,似乎情況變得很不利。
「之後發動『遺跡的魔礦戰士』的效果,從牌組覆蓋一張陷阱卡『雷霆放電』覆蓋到場上,之後結束這一回合。」祐樹結束了這一回合。


「剛剛發動『栗子球』之後就只剩下上級怪獸可以特殊召喚了,不過我在這種逆境下一定可以抽到關鍵的卡,這次絕對要打倒你…」蓮似乎喘不過氣來的說著。
「你放棄吧,我是絕對不會允許你這樣用黑暗決鬥來破壞預言的宿命的。」祐樹說著:「要是心靈就這樣被女神的意識給吞噬掉,在這場決鬥中輸掉,你我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少囉嗦,只要大家都可以從這個被支配的意識中救出來……」蓮站起身子來說著:「只要大家不再被那個白龍的神官折磨到死為止,大家一定能得到救贖。」
「如果這麼覺悟的話,為什麼不把海馬瀨人給斬草除根?」祐樹說著:「你也明白大家的不幸都是那個男人的所作所為,難道說你認同把海馬瀨人從世界上消失的想法嗎?」
對,輪到我抽牌了,現在只要抽中關鍵的卡片,我一定會打敗這個該死的,把其他人的希望粉碎的那傢伙……
「要是真的能斬草除根,你應該就會認同燈花的想法,她也是因為自己無法拯救某人才自責的,就是因為憎恨這個決鬥的世界。」祐樹說著:「相對的,燈火之星的目的,讓卡片決鬥變得更加憎恨和無趣,你會希望這個世界是你想要的天國嗎?」
只需要這張闇屬性,機械族的下級怪獸…我就能逆轉一切……
「輪到我了,抽牌!!」蓮有兩張手牌,但是他看了自己抽中的卡,似乎是出乎自己的意料。


「我做不到……為什麼,我明明可以像Playmaker那樣子,在失落的未來打算拯救網路世界,他的夢想就這樣被我粉碎了,都是我的錯。」蓮突然擺出了悲傷的情緒,「但是為什麼我會感到沉重的責任,使我感覺自己更加害怕?」
因為你不是能試圖改變命運的那個人啊!」快斗說著蓮自己身上的缺點。
「如果就這樣害了祐樹和可可蘿,我也希望你們兩個可以幸福的活下去,但是祐樹…」蓮說著:「既然你扮演著可疑的變態分子,你也不希望大家否定你所做出的正義吧?」
遊戲的規則只是讓大家願意玩這個遊戲的理由罷了,怎麼修改都無所謂,沒有規則的遊戲是不存在的,就讓我解讀你所抽到的手牌吧,他正打算回應你的心意呢。」快斗說著。
「不行,黑羽快斗,你不能解讀影之賊身上的手牌,那個公主騎士會知道的。」法拉拉說著。
「蓮手中的第一個手牌,『亡命左輪槍龍』,想隻手破壞這個世界的規則,但是不想跟王道遊我那樣使超速決鬥和大師決鬥無法共存,所以…」快斗說著:「你抽中了永續魔法,『時間潛行者停秒』,雖然說在上一回合沒有辦法超量召喚來取得優勢,但是已經太遲了。」
「我該相信自己的牌組,還是我背對著卡片做出這件事情,已經不是決鬥者的風度了?」蓮問著快斗,想起了自己被禁止怪獸攻擊,在決鬥中敗北這件事。
「你既然無法成為真正的救世主,為何不像那位時間停止的魔法少女那樣,守護最重要的那個人啊?」快斗給了蓮一個建議,「祐樹都有自己想守護的人,我想他會以此賭上性命一定有他的原因吧?」
原來如此,要封印可可蘿的靈魂,就是這個意思嗎?
我有自己想要守護的東西?那究竟是什麼呢,既然去年跟雙葉過得不錯,但是不代表她就是我守護的對象,我們一直都只是並肩作戰的夥伴……
「輪到我了,抽牌!!」祐樹有一張手牌,「我先用『光之聖劍 丹内爾』打開你那虛空的心靈吧!!」
「我…想起來了,和佳的笑容,她說要完成那孩子的心願……」蓮的LP從1700點歸零,似乎內心已經想好了什麼可以守護的。


「主人、快斗大人、雨宮同學,希望你們可以找到內心中的太陽,雖然經歷了一連串的冒險,但是我要問你們一個問題了。」可可蘿穿著閃耀的公主禮服說著:「你們已經想好自己照耀心目中的太陽,它究竟是以什麼方式照耀著我們?」
「我心目中的太陽嗎?」蓮回想著自己有什麼可以依賴和守護的東西。
「我心目中的太陽就像蘭德索爾的自己,為了大家的幫助下照耀大家的陰影。」祐樹說著:「雖然我是這麼想,但是知道自己無法打倒壟罩一切的黑暗面,我希望能為大家做點什麼?」
「主人因為霸瞳皇帝而奪去你的一生對吧?但是作為契約的門之使者,你在現實的一切都感到沒有任何感覺嗎?」可可蘿問著。
「叔叔因為欺負雨宮同學那一班的學生被報導出來,所以我一直被那些現實世界的學生欺負,但是,自從遇見那個親手把叔叔悔改的那個人後,我放棄了復仇的想法。」祐樹說著。
「跟我很像呢,爸爸黑羽盜一的仇人,總覺得他們奪去我的一切,但在跟小偵探爭鬥的那段期間,我發現比那些兇手過分的傢伙還多的是呢。」快斗說著。
「大家都認為,雨宮同學心目中的形象,是個在黑夜中照耀大家的可愛月亮呢。」可可蘿說著:「如果有辦法認同自己,是個可愛的月亮能救贖大家,你一定很開心吧?」
原來大家都是這麼支持我的,但是我自己卻為了利益而想要破壞一切,與其說是為了他們兩個的惡行復仇,倒不如是在摧毀世界。
我害了亞圖姆先生和瀨人先生,在審判之戰中失去了自己的尊嚴,我反而可以趁這個機會可以彌補一切,但是我一直都沒有想過,如果只是為了打倒他們而戰……
沒錯,亞圖姆先生和瀨人先生,必須從迷失的自我中找到自己!

可可蘿的靈魂透過考驗回歸了現世,與坂井祐樹的關係似乎變好了。
雨宮蓮站了起來,打算三人一起救贖這個世界。


【星夢神殿,地下牢房】
「沒有想到你打算進行的天國之路真的泡湯了呢,幫普拉那一族解開遺憾的那個部分還沒有完成,海馬。」一個海星髮型的法老在監獄中自由行動。
「花寺和佳和里見燈花,都為了讓她們有些動機才去雇用一些殺手,把她們陷入絕望,但是她們卻被永轉機出現的那個小學生打開心靈了。」海馬瀨人跟著法老亞圖姆,似乎正在想著什麼計畫?
「不過,還是要注意那個來自星原宿的神級偶像啊,她是叛變的普拉那神官,梅傑得轉世的那一方呢。」亞圖姆說著,看著被鐵鍊弄傷,困在柵欄另一邊的菈菈。
「就是審判之戰打算犧牲自己的真中菈菈啊?真有意思,但是那位鑰刃使者卻逃走了,我想也是在所難免的吧?」海馬說著:「如今她終於可以跟自己心愛的那位決心之人一起陪葬了。」

真中菈菈和Frisk Dreemurr被鐵鍊綁住,似乎什麼話都不敢說出口,然後隨著兩人高興地談論自己的天國之路,一個腳步聲從他們的耳中越來越大聲。
「真是有趣呢,如果你敢反抗天國之路的話,你就會像他們一樣的下場呢。」真新鎮的小豪綁住了王道遊我的雙手,打算審問王道遊我。
「放開我,我是絕對不會把天野河流星教出來的。」遊我生氣的說著。
「真的嗎?還真是有意思啊……」小豪說著:「反正哥哈企業也會吞噬大家辛苦所做的一切,所有人都會被黑暗壟罩著。」

後記:
其實我本來打算構思這個故事的結局已經很久了,不過之後有稍作改變了一些,跟原本要對抗超速決鬥的目的不太一樣,相反的,結局可能不是大家所希望的。不過我想找個時間來說明超速決鬥的結合召喚(融合召喚的哥哈版)可以出場的機會,但是要先把OCG大師決鬥的坑給做個結尾才行,畢竟,最強的幻魔要對上這個世界的正義之光,等待著制裁……

下集就是真正的
{第二十三天,與月光流下淚水}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萌黃她們真是被小小甜心害死。
2021-11-13 14:00:20
可可羅
仔細想想,未來跟美美有同樣的髮色,而且凜花和鏡華在人間都一樣是藍色長髮女孩,排除髮型很像的話,剩下的繪萌和小禊性格都是很頑皮的個性了⋯⋯
不過小小甜心有個二設是她們都跟祐樹上了,奇蹟閃耀組目前還只是怪盜團的協助者而已
2021-11-13 14:05:54
戒子
前面昆蟲那段,我還以為會有昆蟲卡牌的戰鬥場面
原來沒有嗎...XD 然後這篇居然有迪士尼樂園的角色
怎麼沒有看到米老鼠跟米尼呢,話說迪士尼的人物也很多
呢,要不要也讓迪士尼的人也參加卡牌大戰呢
2021-11-15 02:05:53
可可羅
我這邊的迪士尼角色都是PS4遊戲《王國之心》為主要的設定喔,
像米奇和米妮是那邊的國王和皇后,而且跟鑰刃有很大的關係。

不過要像獅子王、艾莎這類電影裡的角色加入卡牌戰鬥,我是很尷尬。
你知道大亂鬥的索拉參戰的時候都不准迪士尼明星干擾了。
2021-11-15 11:40:23
小鬼太郎
你有没有在约稿小说啊
2021-11-17 21:49:57
可可羅
光是要想這些劇情就要花費心思上網考察,不只是你委託就能創造出來的小說呢
2021-11-17 21:51:3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