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第十一篇

可可羅 | 2021-06-04 13:04:39 | 巴幣 2016 | 人氣 174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二季
資料夾簡介
《決鬥傳說》女主角經歷了許多事情,結果只是冰山一角嗎?


【大東學院,行政辦公處】
「我都聽小雪說了,你居然闖下這麼大的禍啊?」現在1年F班的班導師生氣的說著,在導師面前的就是剛轉進來不久的轉學生Chara Dreemurr。
「這件事你一定要幫忙協助啊,你們有能力制裁像我們這樣的人,就應該知道那些Magius之翼的魔法少女會攻擊我們的學生啊!」Chara說著,她拜託老師懲罰她的同時,幫忙協助調查一些事情。
「但是我聽真尾同學說妳毆打那些B班的同學,我確實有點懷疑,老實說妳是不是受到一些委屈了?我知道妳一定會有勇氣地說出實話吧,但是妳還是翹課了。」老師說著。
「為什麼和泉十七夜學姐……她不會承擔這個責任呢,翹課也是一回事,不過翹課是她想出來的啊!」Chara說著,她想起了昨天翹課的事情。
「我會通知你的負責人,但是高町小姐的電話我聯繫不上,這件事情要是被校長知道,可能會受到更嚴重的懲罰。」老師說著:「至於和泉那傢伙也是前科累累,她已經被記一次大過了,而且是襲擊路上的民眾,幸好『那位偶像』的製作人沒有說怎麼樣……」
「既然如此,那你應該知道那些B班的黑羽毛毆打我的事實才對啊!」Chara說著。
「不管了,Dreemurr,妳馬上要被學校退學,只要校長一聲令下就生效,不過我也蠻擔心妳的,你在這裡沒有外國的護照,是以神濱市的市民生活下去……」老師似乎在擔心什麼?
「拜託了,這件事一定要說清楚,你絕對不能夠依照校譽處置太重的,一定有什麼辦法?」Chara很緊張地說著,她不知道要如何說服老師,如何繼續下去。
「妳的負責人似乎跟妳關係不太好是吧?」老師問著Chara一個很令人擔心的問題:「要是高町小姐無意要協助妳,妳也不能維護自己的權利了,這都是要你的『負責人』同意的。」
「想問一下,當初申請入學補助的錢,是哪一方的資金呢?」Chara問著:「我當初在中央學園轉學的紀錄,自然那筆錢就自動失效的吧?」
「不會失效的,不過自然退學後,妳也得不到補助金,我們這裡不需要壞學生來破壞風紀,妳就花這天的時間好好反省一下吧,要上課了,妳大概也沒辦法念書了……」老師說著,可是Chara非常生氣的大喊,整個行政辦公處都是她的怒吼。
你知道你容忍的地方是什麼嗎,你都把一個殺人犯和一個連續殺人犯加到你的課堂上了,居然連人家遭受霸凌都不行?我決定要把小雪和小彩的事情告訴警方了!」Chara很生氣的恐嚇老師,「說人家會退學也是校長決定的,他一定是很不屑我某個地方等很久了,我要把這所學校交給警方提告!!
Chara發飆完之後,生氣地離開辦公室,但是導師卻叫住了他。
「妳不想生存下去了嗎?」老師問著。
「我自己可以自理的……而且我還沒還完見瀧源西餐廳的賠償……」Chara說著。
「雇用童工的話,妳是無法承擔這筆責任的,我見過很多這樣的女生了。」老師說著,但是Chara不理會就離開了。


「混帳東西,說什麼他們也不會保障我的生命安全,既然如此我就自己來。」Chara在走廊上說著,似乎不理會周遭的人們。
看起來Chara似乎很生氣,然後她撞到了一位褐色捲髮的女士。
「啊啊……」穿著女用西裝的女士被Chara撞倒,看起來似乎是二、三十歲的樣子。
「你走路都沒有在看路的嗎?」Chara說完就離開了,似乎很生氣地回教室收教科書。
「這就是我要找的人,看來神濱魔法偶像計畫……」女士喃喃自語的說著,她並不責怪Chara的怒火。

「老師說的情況怎麼樣,有跟老師說你不想退學嗎?」好朋友純子似乎走到教室附近問著Chara,但是Chara似乎很生氣。
「一切都結束了,小純……從今天起,我就要孤單一人的生活了。」Chara收拾東西說著。
「你有嘗試聯絡哈拉溫小姐和高町太太嗎?」純子問著,但是Chara不想理會她。
「我說過了,我們之間發生了爭執了,這很嚴重,我們斷絕了監護人的關係了。」Chara說著:「她們想要毀了我的家,我再也不要跟她們說話了。」
「老實跟我說嘛,你們的摩擦是可以和解的吧?」純子問著。

「有人打算在2024年發生的人類集體滅絕事件中逃離,回到審判之日發生的一個月前,正好也是Frisk Dreemurr把靈魂託付給鬥士,讓鬥士RESET的時間點,神明大人,這次的時空不平衡的事件我已經處理好了,我已經安排了一位S級破壞者,打算斷絕他們的希望。」這是菲特和Chara發生摩擦衝突的任務內容,因此Chara完全沒有連絡時空管理局。
「不了,她們想要殺我,沒有任何仁慈可言了。」Chara說著,之後她就離開了學生大樓。

她們根本就沒有指望要把我扶養長大吧,說起來丘比的簽約者都是這樣吧?
只剩下一個命運可以做為魔法少女的結局,因為現在只不過是傷害他人的怪物。
作為核心次元的靈魂,回去應該沒有什麼好處了。
我作為Frisk的拖油瓶,就是想擺脫他的愚蠢……
「那個……你是中央學園轉來的吧?」似乎是剛才的女士過來對話了。
「嗯嗯……哼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Chara看著天空,似乎情緒崩潰地笑者。
「你想要挽回這一切嗎?我聽說中川裕子去『稀星學院高尾分校』就讀了。」女士說著。
「免了,見到她都是一種折磨……」Chara說著。
「我是你們兩個的負責人,光石織姬。」這時女士拿下墨鏡說著:「你跟魔法世界的惡魔妖精,丘比,是不是有一個違反你意願的願望。」
「你說什麼?」Chara突然驚訝地覺醒了過來。
「想說你怎麼可能就這麼簡單的跟著八雲美玉打了起來?我需要你的力量,我可以讓你從你的心願安息。」光石小姐說著:「就這麼說定了,神濱決鬥偶像的計畫?」

{第十一篇,魔法偶像學園紀錄!}


說完,Chara就願意坐上光石小姐等候的轎車,她們開始討論一些事情。
「說起來蠻複雜的,當初艾格特先生幫妳申請中央學員國中一年級的資料時,其實還不太了解妳自己……」光石小姐說著:「妳是怎麼從另一個平行時空成為魔法少女的,到目前我都還只是好奇而已。」
「我從我那邊以前的負責人聽說過,我當初是因為獻上了『自己的靈魂』,而幫助Error他們許下毀滅全人類的願望,就在自己失控攻擊自己的同伴時……」Chara說著。
「其實我發現妳說的骷髏頭Error,其實以前就和沙諾爾有些聯繫,只不過他在沙諾爾試圖尋找真中音的時候,他就到遙遠的地方逃之夭夭了。」光石小姐說著。
「妳說的真中音是……真中菈菈的妹妹嗎?」Chara問著。
「我很懷疑另一邊的我們究竟有什麼樣的命運呢?妳認識菈菈對吧,而且知道她的人間界身分,我想妳一定不是等閒之輩,或許我們這邊是作為被加拉斯群雄處置的……」光石小姐說著。
「不是的,想說妳為了打開了星光世界的門,妳做了很大的研究呢!」Chara說著,但是現今所見到的次元,光石織姬本人充滿疑惑……
「妳是說另一邊的我們,為了妳們的成長而在背後幫助吧?」光石小姐說著。
「其實我也不明白……妳們另一邊是事件的受害者,其實妳們在我這邊,是幫忙解脫我們問題的,如今我想要報答妳們,這就是我的願望。」Chara說著。
「假設妳許下願望,在因果發生之前修正自己的能力好了,那必須要另一個丘比在那邊運作才行,丘比在妳的家鄉其實已經被封印住了,不是嗎?」光石小姐問著。
「這就是問題,他已經被釋放自由了,現在能說服他不要到處傷害別人就是問題了。」Chara摸著自己的百褶裙說著:「光是用想的就很可怕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過你身體裡有一個能力,已經超出了一般少女所理解的範圍,配合靈魂寶石的力量,我想你一定有可以『守護神濱市』的力量的。」光石說著:「我很好奇這股力量是否能和神濱市的調整師們,是否能打開她們的內心?」
「我完全不了解自己的能力,和我的牌組有多少的共鳴,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Chara說著,似乎很在意自己的卡片的心聲。
「你所做的一切,一定會讓神濱市變得更美好的,但相對的,因為你的願望與你信念的事物相反,你一定要壓制住自己的力量避免失控。」光石學園長說著。

【中立地帶邊界】
「我們接受著『條約』來讓偶像成長的路徑不受群雄的魔爪,而星光學園就是受到了日本首相和天皇保證所建立的。」光石校長說著。
「真的沒問題嗎,我記得所謂的中立地帶,要是真的打起架,會被視為敵人的。」Chara說著,看著邊界森林的原處,似乎有一座巨大的莊園,看起來像學院。
「待會我們會看到,你所說的『淘氣刑警』正好是我們這邊的偶像,而且秋元同學已經到達這裡了,記住,我們之間是不能發生任何的爭鬥的。」光石學園長說著。
說著說著,車子就開進了學園式的莊園裡面,名叫星光學園的特殊藝能學校。


「騙…騙人的吧,妳說妳認識Soleil她們?但是她們並不認識妳嗎,Chara,妳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啊?」這時熟悉的綠髮馬尾眼鏡少女看著Chara。
「翔音……我有十分難以表達的思緒要跟妳說……」Chara說著,看著秋元翔音。
「學園長,這位就是妳一直提到的魔法少女啊?」這時熟悉的金髮少女問著。
「很難想像她和我們是熟識呢,小莓,我猜在那個世界的我,一定會是個好警察吧?」熟悉的藍髮側馬尾少女說著,但是她們年紀比以前年輕許多。
「星宮小姐、霧矢警官,我想我們很久不見了呢,說起來妳們現在正在和音城星羅她們競爭對吧?」Chara問著兩位星光學園的偶像。
「我聽她說了,小葵小姐正在龜有公園前派出所擔任巡查警員,目前還只是個見習警察,被派到迎接從遙遠國度過來的決鬥者……」翔音說出她們兩個私下討論的話。
「沒想到我居然是個巡查,而不是刑警警視啊……那麼小蘭他應該還好吧?」霧矢同學說著。
「妳正在打算進行環遊世界的自由之身,但是紫吹蘭就只是實驗室的助手而已。」Chara說著:「不過我好像有印象,審判之日的時候,妳好像也在場,妳當時在橫濱受到了嚴重的傷害,特南克斯好像……」
「倒是小蘭她,因為346的Next Generation說出了一個很過分的話,導致在三位偶像的演唱會中中暑暈倒,現在心情不太好……我覺得妳還是不要深入探討這個話題好了……」星宮同學憂憂鬱鬱的說著。
「沒關係沒關係,我只需要看看光石小姐需要什麼就好了!」Chara說著。
「倒是Next Generation只是三位元氣小學生偶像,她們被沙諾爾組成偶像團體,Chara妳一定很不甘心吧?」翔音說著:「就是遊矢先生一直氣的橘愛麗絲、櫻井桃華和赤城米莉亞,她們有著很特別的魅力在。」
「居然傷害了紫吹小姐嗎,不過就是一群不會傷害的小學女生嗎?」Chara問著。
「妳真的…很在意小蘭的安全嗎?」星宮同學問著。
「我發誓,只要對真中菈菈有任何傷害的人,我都一定會阻礙她們,只不過我很在乎小學生偶像為什麼這麼有魅力呢?」Chara說著。
「真中菈菈?她是誰啊,妳朋友嗎?」霧矢不曉得這個名字。


【星光學園,活動中心】
「然而妳們已經是和那位魔法界的三大妖精簽訂契約的使者了,不過就算這樣我還是有任務要給你們。」光石學園長在活動中心找來了三位魔法少女,似乎跟Chara感情很差。
「之前我們就已經見面過了,我是環彩羽,妳們和哥哥相處得還不錯吧?」粉髮麻花捲的彩羽說著:「不過哥哥已經和莉露姐姐,已經去澳洲做自己的事情喔!」
「切,要不是沙諾爾給了我們自由活動的命令,我想Dreemurr同學一定會很討厭我們的吧,我叫水波玲奈,別看我這樣15歲了。」藍髮雙馬尾的傲嬌少女說著。
「哈囉,我叫粟根心,讓我們一起成為神濱決鬥偶像,KAMIHA MAGICA的成員吧,我保證我絕對會好好款待妳們的呦!」這時褐髮雙辮子的女孩子說著。
「嗯,很久沒見到妳們了呢!」Chara表示歡迎的說著:「我想我們一定會為大家帶來笑容的。」
「那麼原本的學校生活怎麼辦啊?」翔音害怕的問著,她似乎不太想加入決鬥偶像的團體。
「只有這個方法了,這是我唯一的路了……」Chara說著,打算想告訴翔音什麼?
「你的學校怎麼辦啊?」翔音問著,Chara臉上擺出了無奈的表情。
「其實我被導師說,要從學校退學了,所以我想要生存下去啊,也只有這條路可以走了吧?翔音,我想我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下半輩子的……」Chara說著,但是翔音覺得行不通。
「其實我都已經計畫好了,只要你們以決鬥偶像的身分守護283事務所的演唱會,我會給你很豐富的酬勞,至於要怎麼用就看你自己了。」光石學園長說著。
「不過這個決鬥者偶像的計畫和一般偶像的訓練是不同的喔,不過就卡片決鬥起手的魔法少女來說,妳們一定會很開心的。」心心說著。
「要是Chara有自己生活的輔助津貼,她一定會很開心的是吧?」玲奈說著。
「至於翔音同學,妳要不要做這個決定,就要看妳自己了呢!」彩羽說著。


「怎麼辦?要是打算加入的偶像團體,不是對抗沙諾爾的陣營,我還是有點擔心……」翔音說著:「我不能和妳共進同舟了,Dreemurr,我還是要過自己的生活。」
「妳知道我的處境現在有多糟糕嗎?如果沒有光石校長的支援,我想我們還是會被他們給肆虐的。」Chara說著:「妳知道神聖五重奏她們,只有想到救贖自己而已。」
「我都在電車上親眼聽見妳們的心聲了,妳們打算把神濱的淨化系統傳達到外面去,但是我不願意啊,這樣講的跟Dreemurr的結果不同,我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回歸塵土啊……」翔音突然生氣的說著,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怕的回憶。
「但是如果要支持神濱市,救贖魔法少女,不就是要這麼做嗎?」Chara問著。
「我還是覺得不太行……我必須傳達鹿目同學給我的想法,因為我擔心的事情,不就擺在妳們眼前了嗎?」翔音說著:「妳知道玲奈和彩羽,她們真的是要打從心底改過自新的嗎?」
「是啊,為了對付哥哥,我想告訴他們不要在愛上其他的魔法少女,我想這應該也是Chara的目的吧?」彩羽說著。
「切,妳真的不打算過來嗎,這不是妳所奢望的夢想嗎?」玲奈問著。
「不是,我會證明給妳看的,我想要給鹿目圓看的理想的魔法少女。」翔音說著,之後她生氣的離開了,從活動中心的入口離去。

「真的說服不了翔音啊?我想她應該明白的啊!」Chara說著,並看著光石校長,「妳真的打算要去阻止她嗎?」
「不了,我們打算讓妳守護283?不過玲奈會是第一個站在前線的決鬥者,也就是Center!」光石學園長說著。


「為什麼,連Dreemurr同學也要這樣呢?不覺得可恥嗎,只因為和時空管理局的兩位姐姐吵架?」翔音從中立地帶的森林用奔跑的方式迅速離開。
「當初就是因為Chara,我才從神濱的生活中找到自我的……」翔音流下了眼淚,淚水飛在半空中,似乎想起了上一學期初的事情。

「為什麼要這麼限制住自我呢?」
「這明明就是一條可以通往幸福的道路,不是嗎?」
這個時候,翔音不知道踢到類似石頭的東西,似乎重摔了一跤。
「啊啊啊……」翔音嘗試爬了起來,似乎想要站起身子。
但是往上一看,是一位黑色短髮,帶著紅色蝴蝶結髮箍的女孩子,她似乎穿著類似中央學園制服的水藍色制服,但很明顯是別校的。
「妳明明就可以和妳的知己,一起永遠的生活著,妳卻拒絕了?」看不到臉龐的黑髮女子說著,翔音打算自己爬起來,但是似乎被什麼樹枝刺進身體裡了。
「這是……金屬的匕首嗎?」翔音摸著自己的胸口,似乎失血很嚴重。
「妳就在此安眠吧!!」一道不知名的女子聲音說著。
「不……我不希望這個樣子……」翔音看著自己的胸口被金屬物刺穿的樣子,似乎還有意識。
金屬物似乎離開了翔音的胸口,似乎噴出大量的鮮血出來。
「妳們幾個……也是魔法少女對吧?」翔音眼神充滿血絲的看著樣貌不太清楚的兩位女子。
「實在沒有必要報上姓名對吧?決鬥就是這個樣子……」一位銀色短髮的魔法少女說著。
「這根本不是決鬥……妳必須要堂堂正正地對付自己的敵人才對……」翔音看著另一位女子說著:「妳應該明白吧?手中的劍是用來正面對決的,中川……同學……」
還沒說完,翔音失去了自己的意識,手中的戒指靈魂寶石也處於不穩定的狀態。

「真良,這樣就結束了嗎?要不要對死人的身體療傷呢?」
「跟計劃說的一樣,必須要弄得像是意外般……」
貝霍瑪!!」似乎有道治療咒語試圖縫合翔音的傷口。


「妳是被學園長指名的少女吧?妳為什麼會突然在這裡,醒一醒啊!」這時星宮同學的聲音說著,似乎翔音覺得自己要死了。
「嗯嗯……人被殺死的感覺,好像很可怕……」翔音用剩下的力氣說著。
翔音睜開了眼睛,似乎看見拿著斧頭砍柴的星宮莓同學。
「妳身上沒有受傷啊,不過妳制服胸口破了一個大洞,能告訴我妳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小莓說著:「妳看起來精神不是很好啊……」
「說起來很複雜……我有辦法活著回去嗎?」翔音說著:「其實老實說,我怨恨的,是沙諾爾他們那群人,說起來要維護偶像世界的和平,但是總是在拆散大家。」
翔音站了起來,發現已經是傍晚的時辰了。
「對了妳們說283事務所,有演唱會的活動是嗎?」翔音問著小莓。
「嗯嗯,我們打算要保護她們呢,但是妳不覺得很可疑嗎?」小莓說著。
「我知道,那個光石織姬小姐……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翔音問著。
「其實我們偶像活動系統的開發者就是她,但是有一次和夢咲提亞拉的意見不合,所以夢咲小姐就加設另外一個偶像活動的系統……由於這件事情,光石學園長想要找到自己的答案,沙諾爾為了照顧跟上一個偶像世代殞落的相關人員,所以……」小莓說著。
「別擔心了,妳們一定會治好光石學園長的心的吧?」翔音說著。
「因為上一個照顧偶像的電視台,黑木聯播網已經被沙諾爾揭露出黑幕出來了,我很擔心……我們會不會變成下一個……偶像爭霸的犧牲者呢?」小莓問著一個深奧的問題。
「黑木旭被逮捕的事情,就是沙諾爾親自揭露的,莫非跟這個有關係嗎?」翔音似乎正在思考什麼,「然後我記得他和塚本若希有收養兩位事件之後的孩子,其中一個是裕子……」

說到這裡,似乎有什麼畫面讓翔音想起來了。
「怎麼了,妳想起來什麼了嗎?」小莓問著。
「妳還有請多餘的車子嗎?麻煩載我到283事務所劇場的地址,Chara她們有危險!」翔音說著,小莓打開了偶像活動手機連絡。


【283偶像劇場】
「真的來很多人呢,這就是哥哥想要的偶像啊?」彩羽穿上了表演用的神濱偶像服裝,看著很多人在排隊等位置,似乎有很多叔叔和小姐是偶像們的粉絲。
「我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聽麻美說,偶像製作人是拉達斯,是一位謹慎的女孩子,不過因為是來自加拉斯的『家鄉』,所以不方便穿著工作服。」Chara說著,她穿上了紅色的偶像服裝。
「玲奈要看看櫻木真乃本人呢,看她好像不像史乃沙優希那樣很愛武士刀呢!」玲奈說著。
「嗯嗯,不過心心她去找拉達斯協商了,我們也要去後台準備了呢!」名叫夏目佳子的綠髮魔法少女代替翔音的位置,穿上綠色的偶像服說著。
「我們四個要不要一起去找刀子……不對,我是說去找一下那十幾位偶像準備的如何了?」Chara問著,玲奈很不好意思的臉紅。
「玲奈就讓你隨便逛逛吧,不過要記住不能對偶像們亂來啊。」玲奈說著。
「好吧,我去後台看看了。」Chara說著。

「嗚哇!製作人小姐,妳真的會答應我嗎?」名叫櫻木真乃的淡褐髮少女問著綠色頭髮的和服女士,和服女士很開心的笑著。
「對啊,不像愛錫拉之前的製作人,我一定會帶妳們和小遙,我們一起去吃壽司吧!」名叫拉達斯的綠髮和服女士說著。
「那還真的是很棒的獎賞呢,不過那樣真的會變胖呢,謝謝妳的好意了,製作人小姐。」名叫風野燈織的深藍髮少女說著。
「Yes,我決定把大家的笑容都用吸塵器吸收,好讓我們的劇場紅起來!」名叫八宮巡的金髮雙辮子少女說著,這時候粟根心已經進入劇場後台。
「哈囉,我就是KAMIHA MAGICA的Center,我叫粟根心,我有事情要找一下製作人先生,可以方便給點時間讓我和她講幾句話嗎?」心心說著,似乎有心事要跟拉達斯說幾句話。


「是心心呢,她在那裡做些什麼呢?」Chara到處亂跑,跟蹤著粟根心。
「我說過了,妳們神濱市的偶像過來說服也是沒有用的。」拉達斯說著,似乎有什麼嚴肅的事情要和心心說,「我只是在這裡有個可以工作的理由,我已經沒有可以應付的手段了。」
「不過妳還是魏晉南北朝,軍事家桓溫的後代啊,妳不覺得妳祖先的死就是歷史重演嗎?現在沙諾爾可說是偶像界的曹操呢,桓溫也是想加九鍚時,因為東晉朝廷故意拖延而鬱鬱而終的……」心心說著。
「那根本是不同的時代的事情了,三國統一天下後,還要等一段時間才有和平的日子呢!」拉達斯說著:「我只是想要以我的地位,在偶像界保有一席之地,根本不想要搶走天井社長的職位,是說妳突然這樣說,似乎沒有要保護我們的意圖呢!」
「怎麼可能啊,居然和283的製作人吵了起來,心心是不是有毛病啊?」Chara看到了這一幕,覺得自己的團體可能有些問題。
「我的確很擔心妳會和當年的桓溫和桓玄一樣呢,但是我也有自己的請求呢,當然了,我也有自己的同伴要照顧,所以我想要以製作人的身分,把妳讓出位置來。」心心說著。
「社長是絕對不會允許妳這種人站我們的便宜的,既然是神濱市的魔法少女預告說要拿下我的頭顱,我想沒有其他的力量可以對付那位魔法少女呢!」拉達斯說著:「好了,妳的意見也就到此為止了吧?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忙呢……」
「但是我們的人,是會佔領事務所的呢,已經都太遲了喔!」心心說著。
「妳說什麼,妳們根本沒有打算嗎?」拉達斯問著。


大家已經進到觀眾席準備觀賞演唱會的時候,這時有一位戴著蝴蝶結髮箍的黑髮少女帶著一把藍色金屬的劍,從劇場的大門出現。
「是小裕啊?妳來的真不是時候……」玲奈見到了名叫裕子的少女,卻毫無想要阻止她的念頭,似乎已經準備好了什麼計畫?
「Chara醬似乎不在這裡呢……我還想要看看她絕望的樣子呢!」裕子說著,她穿著魔法少女洋裝,似乎有不好的企圖。
「Chara她似乎去劇場的後台等待了,妳真的要波及到她嗎?」彩羽問著。
「本來只想和她進行一場決鬥的,但是沒關係……嗯哼哼哼!!」裕子擺出一種邪惡的表情說著:「反正我已經是稀星學園本校的一份子了,只要完成爸爸所給予的使命就行了。」
加賀見同學呢,她沒有和妳一起過來嗎?」佳子問著裕子。
「妳說呢?搞不好我們的『行動』會很順利呢!」裕子說著。
「玲奈覺得最近Chara她怪怪的,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委屈了呢?」玲奈問著。
「反正她攻擊美玉姐,已經是死路一條了。」裕子說著:「就看看她掙扎的樣子吧!」

「等一下,中川同學!」這時一個熟悉的中性女子聲音說著。
「妳要攻擊的話就殺過來吧,畢竟Magius的姐妹們,已經在劇場上安裝了炸彈了。」裕子說著:「很久不見了,秋元翔音,我早就有底會覺得妳會活下去了。」
在天花板上被掀開一個洞,之後魔法少女翔音跳了下來,帶著魔法長槍和決鬥盤。
「光是血統上妳們就已經輸我一等了,我現在也是超越者,是這個世界至高無上的存在,只要妳肯讓路讓我和Chara進行最後一戰,我會取走Chara的生命,然後,跟著這個無謂的劇場一起炸掉,嗯哼哼哼……」裕子擺出了邪惡的臉龐說著。
「這不是妳自己!妳是要去跟沙諾爾對抗的唯一的救贖,我會讓妳覺悟的,但是,如果白白送走Dreemurr的生命,這個使命就會破滅了,大家的夢想和希望……」翔音說著。
「妳應該知道的啊,自己是沒辦法可以對付我這個超越者的啊,只有傳說中的那位少女可以有資格讓我戰鬥啊……」裕子拿起寶劍準備衝向翔音攻擊。
「啊啊啊……」翔音用魔法長槍擋下了攻擊,但是自己被擊飛到劇場的牆上。
「裕子,小心一點啊!」玲奈似乎擔心玉子失控。
「果然現在這個戰鬥力,我是沒辦法去對付妳的,但是就像Chara說的,要是真的有辦法……我可以讓Chara她有所覺悟,她或許會贏妳……」翔音說著。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啊?」Chara穿著神濱偶像服過來說著。
「有那個覺悟嗎?難道說,Dreemurr同學所絕望的東西,要是真的有希望可以對付她的話,必須要想起某件事情……」翔音說著。
「Chara,這就是翔音最後的下場啊,等我殺了她之後,在與妳進行一場決鬥吧……」裕子說著,但是翔音似乎站起身子來。
「我代替她,我要和妳進行最後的一戰,所以我才有那個覺悟,妳真的認為那個一直都在傷害偶像製作人的惡魔,是妳的家人嗎?」翔音裝備了投影的決鬥盤,似乎和裕子打算要進行決鬥。
「真是礙事呢,不過我的怪獸有一部份,是來自星光界的怪獸呢,他們是沒辦法用其他怪獸的劍摧毀的,妳還是真的要打算跟我戰鬥嗎?」裕子裝上了加拉斯的決鬥盤說著。
就算是傷害大家,做出迷惑大家自取滅亡的人,才不是妳的家人!!遊矢他無法認同這一點,專門宣傳家人的『微笑世界』,現在的妳必須做出抉擇……」翔音說著,似乎要給Chara傳達什麼想法?

翔音 LP 4000 裕子 LP 4000

「先從妳進攻吧,我要看看妳到底有什麼方法?」裕子說著。
「發動魔法卡『形式傳送』,從牌組檢索一張『海』加入手中,之後發動場地魔法『海』!」翔音從牌組檢索了場地魔法,決鬥的結界變成了淺灘。
「從手牌通常召喚,『針彈曼波魚』,同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印頭魚』!」翔音召喚了獲得場地優勢的怪獸。
『針彈曼波魚』 攻擊 1500→1700 守備 100→300
水屬性,魚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印頭魚』 攻擊 200→400 守備 1000→1200
水屬性,魚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要將兩體等級3的『針彈曼波魚』『印頭魚』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妳真的認為那個統治世界的野心是妳依賴的避風港嗎?如果妳願意拒絕的話就趕快跟我說吧,我們已經要有兩人陪妳在『那個世界』祝福妳!,超量召喚!階級3,『No.47 夢魘鯊』!!」翔音超量召喚了怪獸出來,超量怪獸獲得了場地優勢。
『No.47 夢魘鯊』 攻擊 2000→2200 守備 2000→2200
水屬性,海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兩張手牌,場地魔法『海』的場地干擾,機械族、炎族的怪獸攻擊力、守備力會下降200點,雖然妳牌組裡的王牌是戰士族,但是我已經埋好了對付的方式了。」翔音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裕子有六張手牌,「我場上沒有怪獸呢,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ZS—昇華賢者』,之後場上有一體等級4的怪獸,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ZS—武裝賢者』,等級4的怪獸有兩體,要來了!!」
『ZS—昇華賢者』 攻擊 900 守備 3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ZS—武裝賢者』 攻擊 300 守備 9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這個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潛海奇襲』,這張陷阱卡可以讓等級5以上的水屬性怪獸,戰鬥時不進行傷害計算破壞對手怪獸,算是強化了『海』的效果了……」翔音發動了完美的陷阱戰術,但是她忘記了一件事情。
「妳知道妳自己是在自尋死路嗎?也罷,妳不知道超量怪獸的階級不是等級,他無法被『潛海奇襲』的效果適用呢。」小裕準備超量召喚了怪獸了,「我要將等級4的『ZS—昇華賢者』『ZS—武裝賢者』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世界的最強守護戰士,我將以你為名。除去阻礙大唐血統之人,超量召喚!!階級4,『No.39 希望皇霍普』!!」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作為疊放的『ZS—昇華賢者』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RUM—異熱同心之力』加入手中,接著……」裕子有四張手牌,「發動升階魔法,『RUM—異熱同心之力』,我要將階級4的『No.39 希望皇霍普』重新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界戰士的全新姿態即將誕生於世上,粉碎妳那可笑的願望,龍裝超量變身!!階級5,『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
『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手中的『ZW—獨角獸皇槍』,裝備在『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身上,攻擊力增加1900點。」小裕準備發動了恐怖的攻勢,但是……
『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 攻擊 4400 守備 2000
還沒有打算攻擊過來呢,不過妳就準備等死吧!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SZW—天聖輝狼劍』,並發動他的效果,從裝備的怪獸中特殊召喚『ZW—獨角獸皇槍』,等級4的怪獸又有兩體,要來了。」裕子特殊召喚了兩體等級4的怪獸了。
『SZW—天聖輝狼劍』 攻擊 1800 守備 1100
光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ZW—獨角獸皇槍』 攻擊 1900 守備 0
光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4的『SZW—天聖輝狼劍』『ZW—獨角獸皇槍』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再次超量召喚!!『No.39 希望皇霍普』!!」裕子超量召喚了第二體怪獸,仔細看這些怪獸寫的文字都是星光世界的文字,「然後再將階級4的『No.39 希望皇霍普』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混沌超量變身!!『CNo.39 希望皇霍普雷』!!」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作為疊放。
『CNo.39 希望皇霍普雷』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然後我要將階級4的『CNo.39 希望皇霍普雷』再度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界的最強戰士的最終型態,將會以天使的處刑人送葬妳,超量召喚!!階級5,『SNo.39 希望皇霍普‧電光皇』!!」裕子超量召喚了強力的怪獸了。
『SNo.39 希望皇霍普‧電光皇』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果然成長到了這種地步呢,但是我是絕對不會罷休的,我一定要給Chara看妳被控制的那一面,看看妳那充滿骯髒的雙手,究竟是誰會允許妳到處破壞大家的夢想和希望?」翔音問著。
「看這樣攻擊力還是可以撐到下一回合的吧?除非……」Chara看著她們兩人的決鬥說著。
「已經沒有辦法了,Chara,我必須得用這個方式告訴妳……妳不應該捨棄妳最好的家人和朋友,他們雖然不是妳真正的家人,不過這樣爭執下去,妳很快就會和裕子一樣,做為一個完全失控的力量……」翔音看著Chara露出了笑容,但是也在流淚。
「妳是說,我必須原諒奈葉前輩他們嗎?」Chara問著。
要好好珍惜妳所擁有的友情啊,那是妳得來不易的寶物呢!無論如何都要把裕子從黑暗中奪回來,用妳最強的力量,放手一搏!!」翔音說著。
「翔音?怎麼會這樣,妳應該好好休息呢吧?」Chara哭著說。
「我很高興……能為妳一起作戰,現在我即將實現這個願望!!」翔音說著:「把妳最後的善良給我和Chara吧,中川裕子!!」

「戰鬥階段,『SNo.39 希望皇霍普‧電光皇』『No.47 夢魘鯊』發動攻擊,並且發動它的效果,移除兩個疊放單位,攻擊力提升到5000點,夢魘騎士斬!!」裕子無情的發動了攻擊。
『SNo.39 希望皇霍普‧電光皇』 攻擊 5000 守備 2000
真是個雜魚少女呢!
「啊啊啊……」翔音被擊飛到牆邊,她的LP從4000降到1200點,胸口的花形靈魂寶石似乎快裂開了。
「這個狀態不太好啊,裕子,妳應該停止攻擊了吧?」Chara說著。
「少囉嗦,這就是最後的攻擊了,『龍裝合體 龍‧霍普雷』對翔音直接攻擊,消失吧!!」裕子無情地對自己的好朋友發動了痛恨的一擊……

「框啷!!」翔音的胸口被切開一刀了,似乎位置上的靈魂寶石被切碎成碎片。


「怎麼會這樣?為何我會想起這麼可怕的事情呢?」Chara似乎想起了裕子當初離開她的那場決鬥,似乎眼神正在哭泣著。
「哼,真是自不量力,憑她這個三流的編號怪獸使用者也要……」玲奈說著,似乎不理會翔音的死去。
「真是可憐啊,不過已經沒有救了喔!」彩羽嘲諷說著。
「當初就是妳治好裕子的吧?」Chara眼神低落的說著。
「是哥哥的所作所為呢,他才是給我們魔法少女永生的道路啊!!」彩羽說著。
「為什麼要復活?為什麼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也只是找個理由破壞和生存而已,這就是裕子最後的……嗚嗚……」Chara似乎想哭,「如果真的想要生存下去,我真正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對,就是這樣,Chara做的很棒喔!」這時心心回來跟著Chara假裝鼓勵。
「妳們這些人,真的想救贖自己嗎?還是,你覺得光是絕望地消失,已經是錯誤的行為了嗎?」Chara問著。
「真的沒必要喔,我們只需要把犯錯的人消滅就好了。」心心說著。
「而且我們已經達成任務了,再過五分鐘,這裡就要發生一場爆炸了。」這時一個銀髮的少女過來說著,她穿著跟翔音一樣的制服,「我叫做加賀見真良,妳就是打倒美玉的少女吧?」
「妳們……已經是心靈腐敗,所以有必要去根除,但真的說起來矛盾的是,犯一下錯誤和無可原諒的人,哪一個比較嚴重呢?」Chara說著,露出了 =) 的眼神看著大家。

妳們衡量罪惡的方式已經無可救藥,現在給我消失吧!!」Chara憤怒的說著。

{待續……}

後記:
對於我對裕子的黑化,應該就像這樣吧?雖然我好像也已經不知道在寫什麼了,本來是要打算讓翔音召喚強力的怪獸的,沒想到可以在第一回合內做出強大的攻擊,這已經不是決鬥了。但是如何將靈擺的最大火力重現於世,對我來說還是個問題。在下一集就是決定Chara的命運的那一個時候了,究竟她會打敗裕子幫翔音解脫委屈,還是沉睡於黑暗之中呢?

{第十二篇,少女所繼承之物}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記著,生命冇take2,小心決鬥第一步。(大誤)
2021-06-04 13:43:39
可可羅
本來是想要裕子和翔音來場激烈的戰鬥的說……翔音起手不是很好
2021-06-04 13:46:13
戒子
我都覺得裕子甘樣係好危險....佢拎龍裝合體殺左朋友好恐怖即
2021-06-05 01:42:01
可可羅
好像把裕子弄成黑色的了XD
2021-06-05 09:33: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