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2

可可羅 | 2021-08-20 11:57:36 | 巴幣 2006 | 人氣 219

連載中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見瀧原公路,見瀧原市的D輪賽道】
「小圓因為Chara的那些話,自己果然下定了想要變強的決心呢。」曉美焰開著軍用型號的D輪跟著同時開D輪的鹿目圓,「不過跟結界裡的精靈溝通,真的還有這種方式嗎?」
「嗯嗯,我都知道喔,因為那些被契約吞噬的魔法少女會因為自己牌組裡的怪獸被吞噬而誕生出完全的精靈呢,只要努力,就可以找到有關『黑薔薇龍』進化的方程式呢。」鹿目圓開著似乎是紅白款式的D輪,然後自己所穿的見瀧原中學制服變成了粉色洋裝的魔法少女服。
「不過要是妳死在魔女的結界上,妳的血肉會獻給自己的精靈怪獸呢,妳真的有這樣的覺悟嗎?」小焰問著小圓,似乎他們要去某個結界狩獵魔女。
「沒事的,我是大家夢想中的魔法少女,所以我一定要成為大家的榜樣。」小圓說著,之後開啟了D輪上前往結界的雷達。
「小圓……」小焰臉紅的說著,事情已經過了很久了,從小圓簽下契約變成一個新生的魔法少女之後,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累積了很多經驗。
「我想跟裕子和Chara道個歉,因為事情會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但在那之前,我找到了紅蓮的魔女的據點了,會比之前的使魔更難對付喔。」小圓說著。

小圓和小焰變成魔法少女之後,前往魔女的根據地。

紅蓮的魔女手下襲擊了過來,小圓和小焰從D輪上拿起了魔法弓箭和機關槍。
魔法箭,貝基拉格恩。」小圓用極大閃熱咒語化為一個弓箭,射向紅蓮的魔女手下,使魔們似乎被殲滅了很多。
「去吧,『古代的機械騎士』古代機械突擊!!」小焰召喚了精靈在小圓的面前,砍向了正在飛行的使魔們,之後她用機關槍掃射,使魔們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傷害。
「咿,咿!!」長得像薔薇的魔女的手下的使魔劈向小焰,小焰的D輪似乎有點損壞。
小焰要加油啊,貝霍伊米!!」小圓用治癒咒語治好小焰的身體和D輪損毀的部分。
「去吧,『古代的機械獵犬』『古代的機械騎士』古代機械撕裂、古代機械守護!!」小焰操控兩隻精靈怪獸正在攻擊使魔們,但使魔似乎召喚場上有什麼東西了。
『紅蓮薔薇魔女』 攻擊 800 守備 1700
光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使魔C的面前守備表示。
「只要對方召喚了精靈怪獸過來,就表示沒辦法用魔法少女的手段攻擊過來了,小焰要上囉。」小圓擺出了防禦的架式,接著小焰使用D輪上的決鬥盤。
「我要將『古代的機械獵犬』『古代的機械騎士』作為解放,升級召喚,『古代的機械巨人』!!」小焰升級召喚了怪獸了。
『古代的機械巨人』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小焰的面前。
「順便說啊,妳應該知道規則吧,那個魔女核心只要受到精靈的戰鬥傷害,會變得很衰弱呢。」小圓說著,因為規則在古埃及的戰爭上適用很久了。
古代的機械重拳!!」小焰的精靈怪獸發動了砲擊,造成了貫通傷害2200分。
有一部分的使魔被打飛消滅了,但很快就有後補上去。
之後出現了一隻上級怪獸出現,這隻怪獸是靠使魔所剩的力量召喚出來。
『凜天使 薔薇女王』 攻擊 2400 守備 1300
地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使魔B的面前攻擊表示。
「剛剛她是不是不用祭品通常召喚了?」小焰似乎充滿疑問。
「因為魔女本身的智力是狂暴化的,所以會用到次元領域的規則,剛剛通常召喚的回合會留下4點召喚力,但她只召喚等級1的怪獸,正因為如此,可以將殘留的召喚力留到下一回合,會有7點的召喚力呢。」小圓向小焰慢慢解釋著:「另外,如果用召喚力以外的規則升級召喚、額外召喚,可以不消耗召喚力呢。」
「妳越說我就越不懂了,算了,應該是時候可以解決她了吧?」小焰說著:「輪到我了,抽牌,發動魔法卡『古代的機械融合』,我要將場上的『古代的機械巨人』和牌組裡三體怪獸作為祭品,融合召喚出『古代的機械混沌巨人』。」
『古代的機械混沌巨人』 攻擊 4500 守備 3000
闇屬性,機械族,融合怪獸,在小焰的面前。
「去吧,『古代的機械混沌巨人』古代混沌衝擊!!」小焰的融合怪獸朝著對方的怪獸進行爆裂的炮擊,結界受到了2100點戰鬥傷害,似乎後面有閃亮的東西發光。

結界崩潰了,小圓和小焰獲得了詛咒晶片和經驗值,似乎兩人的關係更好了。


「這就是決鬥者的……所變成魔女孵化的悲嘆之種。」小圓說著:「然後小焰醬,妳幫我找找看有沒有什麼找的到的戰鬥怪獸卡?」
「小圓真的很喜歡使喚人呢,自從妳發現了魔女的真相之後……」小焰說著。
「抱歉啦,小焰,我這陣子……自從打算要守護大家,所以下定決心變了很嚴肅……」小圓說著,但是之後有個閃閃發光的同步怪獸卡立在地上,打算變成一條龍。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正打算要和小圓說話。
吾等與汝之契,吾將更進一步得到進化,名為鹿目圓之乙女,將從絕望之淵中解放。」黑薔薇龍開口說著:「但汝等非契約資質的龍印者,吾僅暫時借助之力……
「沙諾爾他正在毀滅怪獸世界的和諧,所以我想借助妳一臂之力,我希望事情不會搞砸,但是契約的代價,我將會失去血肉……」小圓說著:「時間真不是時候呢,小焰。」
「我知道,這個輪迴還是沒辦法創造出『圓環之理』的機會,但是妳的努力,我想一定會有成果的。」小焰在一旁不屑的說著。
『紅蓮薔薇龍』 攻擊 3200 守備 24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由黑薔薇龍進化。
吾之進化型,汝要珍惜之,莫忘思墮入絕望之淵……」黑薔薇龍化成一張新卡放入小圓的口袋中,小圓得到了同步怪獸紅蓮薔薇龍。
「現在我們去拯救裕子吧,不過要先和麻美她們連絡呢。」小焰說著。

{TURN:02,鮮血的代價}


【大東學園,社團時間】
「耶,總算把該死的國文課上完了,接下來我要去打電動了。」Chara說著,似乎有自己的社團時間,同學結城純子看到很驚訝。
「對了,我還沒問過妳有參加那些社團,其實……我想加入決鬥社,但是我不知道那邊的社長能不能讓我加入。」純子害羞地說著。
「沒關係的啦,我也是『決鬥社』的社員啊。」Chara準備拿起書包,想前往決鬥社活動。
「可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社長是很嚴肅的人耶,聽說她研究決鬥研究到很憂鬱呢。」純子說著:「我其實比起決鬥社,更想要的是加入電子雞社,因為我很崇拜姬河班長她的才華。」
「是說小雪很喜歡養電子雞,聽說她養出恐龍獸還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是,我覺得光是清理怪獸的糞便這件事就已經很噁心了,你知道嗎,沒有怪獸會在任天堂的遊戲排泄出噁心的東西,頂多只有可愛的蛋。」Chara說著。
「聽妳這麼說是沒有錯啦,妳家鄉國家的馬會下蛋吧?」純子問著。
「那叫做耀西,是隻烏龜恐龍。」Chara說著。
「說起決鬥社,應該是很重要的社團吧,因為這個國家的戰爭是由決鬥組成的呀,Chara妳會不會炫耀自己的英勇事蹟呢?」純子問著。
「他們知道我有參加決鬥城市就很開心了,而且他們都是紙上談兵啊。」Chara說著。
「那麼他們會升級妳的決鬥盤嗎?」純子似乎很期待某種事情。
「不會耶,不過他們會燒綠N3DS的卡帶……老實說學生會的人,已經考慮要重新命名社團了,叫做御宅社,但是有我這個決鬥者在……」Chara似乎在擔心什麼。


【決鬥社教室】
「仗著姐姐在學校做著不得了的事情,而且姐姐跟那位Dreemurr同學有所認識,應該可以給這個社團一點空間思考吧?」一位刺蝟頭的白髮眼鏡男說著,似乎是和泉十七夜的弟弟。
「但是,萬丈學長,像Chara那樣的美少女應該不太喜歡這樣吧?而且她容易發脾氣。」跟隨在社長和泉萬丈旁邊的胖宅男說著。
「我們大東學院決鬥部,已經為她作好萬全的準備了,她可是我們班上的女神啊。」和泉萬丈熱血沸騰的說著,似乎很喜歡Chara。
「但是萬丈學長,她今天有點遲到啊,你真的要打算在社團時間告白嗎?」身旁的男性社員問著社長萬丈,似乎對萬丈的行為很疑惑。
「當然囉,那個Dreemurr可是身材很棒的女神啊,她是我未來的老婆,所以我決定要把這張王牌怪獸當成情書了。」萬丈說著,並從口袋拿起了一張卡片。
『混源龍 雷比歐尼亞』 攻擊 3000 守備 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萬丈的情書。
「那不是很貴嗎,但是很貴也是沒有用啊,Chara學妹的怪獸比這張怪獸強大許多呢。」女性社員說著,似乎很疑惑Chara能不能收下這張卡。
「這張卡的潛力可是無敵的,我希望她能收下我這份心意,之後她就成為我的新娘子呢,哼哈哈哈。」和泉萬丈說著,但是被他姐姐十七夜逮個正著。
「你說要跟誰結婚呢?」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萬丈的背後說著。
「老姐,妳別嚇我,是說妳從博麗神社祭典那邊買了什麼嗎,妳是不是買了虹龍洞給我了?」弟弟萬丈問著姐姐十七夜,似乎很怕姐姐的威嚴。
「你這個任豚,是想打Chara醬的壞主意嗎?應該沒有吧,之前你還吵著要魔理沙做你的新娘子呢。」十七夜問著萬丈,「不過學生會的人很期待你們社員的表現呢,但是如果Chara輸了比賽,學生會的人會重新定義你們的社團,會取你們更廢的社名喔。」
「怎麼可能讓女神…我是說Dreemurr同學倒在選手的面前呢,當然我會好好支持Dreemurr同學的,她很可愛呢。」萬丈色色的說著。
「不要對Chara打著很壞的主意,她才十三歲,是很天真的女孩子呢。」十七夜說著:「希望那種女孩也能做很好的姐姐,聽說她有兩個弟弟在家。」
「嗯嗯,姐姐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的。」萬丈說著,十七夜似乎很不放心。


【見瀧原中學,上課時間】
「聽說那個神濱市的政府已經吸引很多決鬥者舉辦決鬥大會了沒錯吧?」小圓班上的早乙女老師說著:「但是據研究顯示,83%的決鬥者都是吃半熟的荷包蛋吃早餐的,我說過絕對不能和吃半熟的荷包蛋的男生告白過喔!!」
「為什麼,難道他們全都是單身嗎?」男性同學問著,戴眼鏡的早乙女老師敲壞了木尺。
「我說過了絕對不能跟吃半熟蛋的男孩交往了,要記住喔!!」早乙女老師還是一如往常的怨恨吃荷包蛋的同學。
「小焰……沙耶香…我們應該用下課的時間,討論Chara在決鬥城市第三天的決鬥吧?」小圓跟小焰和沙耶香悄悄話。
「之前和杏子去看看核心次元的二十屆決鬥城市大會,其實我覺得有種莫名的熟悉感。」沙耶香說著,似乎在回憶什麼。
「那個核心次元的決鬥城市大會,不就是抽出十六位決鬥者進行淘汰賽嗎?」小焰帶著眼鏡、綁著麻花捲的頭髮害羞地說著:「不過那些參賽的選手決鬥經歷不到五年…」
「鹿目和美樹同學,妳們可以安靜一點嗎?」早乙女老師生氣的說著:「還是妳們就是那種會吃半熟荷包蛋的決鬥者呢?」
「不…不是的……」小焰害怕地說著。
「這不能以偏概全,有些決鬥者沒有自己的精神分裂,或者中二病的性格,這些只是多數的統計結果而已……」小圓安撫自己的任課老師情緒。
「如果已經體會從決鬥盤抽牌的手,很可能會被車子壓斷在馬路上啊。」早乙女老師又開始發表偏見的理論了。
「那些都是魔女做出的好事…」沙耶香怨恨的說著。
「魔女都是帶著布手套、穿著黑色的長袍、長的很抱歉、非常討厭小孩子的女人罷了,她們沒有時間可以詛咒那些吃半熟荷包蛋的男人呢?」早乙女說著自己認為魔女的特徵。
小圓覺得早乙女老師說的魔女,是核心次元認出魔女王國居民中另一種『魔女』,這些理由會把她們變成魔女青蛙,為補償要當魔女見習生,覺得很無言……


【神濱市,中央學園,下課時間】
「秋元同學今天有空嗎?我打算找時間陪陪妳和轉學到大東區的Dreemurr同學呢。」這時一個金髮學姐問著正在準備下課回宿舍的翔音,翔音不理她。
「不必了,我自己沒有空閒的時間,我報名了街頭決鬥城市,我一樣也會找Dreemurr的。」翔音回答著,不過這位金髮的學姐似乎對翔音的反映嚇到了。
「嗯嗯……想說妳有自己喜歡的對象嗎?希望不是Dreemurr同學。」金髮學姐似乎很害羞。
「妳覺得我喜歡Chara嗎?是有這麼一點啦,但是我也想找個男生告白。」翔音說著。
「妳這樣的髮型,會有男生願意跟你交往才怪呢。」金髮學姐說著:「我叫江利愛實,我想把妳的外貌變成一個很可愛的女生,妳願意陪我幾分鐘嗎?」
「妳想做什麼?」翔音問著。
「當然是為了改變妳的頭髮啊,之後還有化妝和美容呢。」江利學姐說著。
「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人,她也是差不多和妳一樣大的時候,就消失無蹤了,對不起啊…」翔音跟愛實拒絕要改變形象,「所以,我才決定剪這個髮型,這樣也方便決鬥。」
「無所謂啊,妳的決鬥實力沒有成長,剪成怎麼樣都很難看啊。」江利學姐說著:「所以我相信妳遠方的學姐一定會喜歡以前的翔音的吧?」
「真的嗎?其實在開始剪頭髮之前,我想見見麗香……」翔音說著:「她現在在我老家的舞濱市當決鬥家庭教師,真的有點擔心她呢。」
「真的嗎,聽說秋元同學妳剛剛有D輪的駕照呢,那麼可以載我去吧?」江利愛實開心的帶著翔音到學校的停車場。
「妳也很喜歡飆風對吧,不過不知道舞濱市的狀況怎麼樣了…」翔音準備從神濱公路出發。


【奇怪的女僕咖啡店】
「萬丈社長,你確定要帶我到這邊來跟你約會嗎?」Chara很厭煩的問著:「你選約會的地方會不會太尷尬了些,還是你姐姐等一會會有驚喜給我們啊?」
「我姐姐啊,就是這些可愛的女僕的其中一位呦。」萬丈好色的說著。
「難怪啊,會有這麼鬧的親弟弟,我想和泉學姐一定會很討厭你的。」Chara很厭煩的說。
「別擺出一臉臭臭的表情啦,既然妳都知道了女僕咖啡店的規矩,應該能好好享受其中吧?」萬丈安撫Chara的情緒說著。
「我知道啊,Frisk不喜歡女僕咖啡店,她們會用蜘蛛絲把客人五花大綁啊。」Chara問著。
「妳有沒有暗戀其他的男生呢?我想可以的話,我願意可以給妳一個很棒的禮物。」萬丈說著,這時穿著藍色女僕裝的十七夜過來打聲招呼。
「歡迎光臨,主人們,你們需要什麼呢?」女僕十七夜問著她們兩個。
「十七夜,我想要吃巧克力蛋糕……」Chara問著。
「要叫我女僕『十七』喔,主人。」女僕十七溫柔體貼地跟Chara說著。
「十七小姐,我想要荷包蛋加上愛的魔法……啊!」萬丈開心的說著,但是被十七抓住頭貼在桌子上。
「你居然把人家的祕密告訴我的朋友,等我脫下女僕裝後你就死定了……」十七粗暴對待自己的弟弟,但是Chara有點看了傻眼。
「那個十七…我想要被綁在蜘蛛絲上,用番茄醬做愛的魔法…」Chara臉紅的說著,似乎Chara家鄉的女僕店不是十七想的那樣。
「等一下,會有主人認識的朋友會來這裡點餐呢,主人,你要不要到時候結帳讓她們請客呢?」女僕十七問著。
「妳感應的到我朋友正準備前往嗎?」Chara問著,女僕十七突然在Chara耳邊敲敲話。
這是魔法少女的本事,但是別讓萬丈知道…」女僕十七小聲的說著。
「姐姐,等等,我是說十七小姐是不是說了什麼嗎?」萬丈問著,打算偷窺她們的隱私。
「是朋友要來這裡聚會啦,十七小姐提醒了我,結果我竟然爽約忘了這件事。」Chara摸摸自己的頭說著。
「但是妳朋友似乎跟我弟弟一樣,似乎看到女僕就很興奮呢。」女僕十七臉紅的說著。

「我好興奮啊,美玉阿姨妳今天會給我看哪個女僕呢?」這時穿著跟Chara同一款制服的裕子跟著八雲美玉一起進入了咖啡店。
「哎呀,小裕你不用急,妳身為Magius的公主,自然就會有很多女僕服侍妳了。」白色辮子頭髮的八雲美玉說著,她穿著似乎是傳說中的音乃木坂制服。
「歡迎妳回來,公主殿下,妳需要有什麼服務嗎?」兩三個髮型不同的女僕們看著裕子,不過不是稱她主人,而是公主殿下。
「那些客人…是死調整屋和小裕,不過她們來這裡為什麼有這麼大的騷動啊?」Chara問著女僕十七,感覺裕子的地位非常特別。
「妳不知道嗎?她就是繼承了莫巴唐朝皇族的血統,最近加拉斯的人很喜歡到女僕咖啡廳走走呢。」女僕十七說著,之後帶著弟弟萬丈離開。
「等一下,老姐,妳不去服侍妳那個新來的學妹嗎?」萬丈問著。
「服侍她都成了一個問題呢,那傢伙不是簡單的愛情魔法就能滿足了。」女僕十七大喊著,這時裕子似乎轉移了注意。
「那邊的女僕似乎是新來的人呢……我好像沒有見過她呢。」裕子說著。
「公主殿下,她是我們的資深女僕十七,不過她經常會和妳會合的時間避開。」粉髮女僕說著,「不過有我們三個幫妳親耳朵,應該很舒服吧?」
「嗯嗯嗯嗯…要是這裡是風俗咖啡廳就好了,可惜神濱市沒有紅燈區呢。」裕子說了一班人在女僕咖啡廳不能說的問題,似乎耳朵很舒服。


女僕十七看了一下手機,似乎是朋友打來的簡訊。
「主人,看來你的朋友正打算從後門見面,原本咖啡廳的後門是女僕專用的,但是我有個計劃,看這個樣子中川同學似乎是要引誘『那些少女』進來的。」女僕十七帶走了Chara,往後門去見其他的魔法少女。
「等一下姐姐,那麼我怎麼辦?」萬丈問著十七夜。
「觀察情況,這是你要做的,要是有人死在裡面,一定要跟我說。」十七夜交代萬丈一件事。

「嘿咻,是什麼事情引起這麼大的騷動啊?」這時一位水藍色頭髮雙馬尾的國中生少女過來咖啡廳裡面,似乎要針對裕子的行為。
「哎呀,這不是那個跟『哈布斯堡家族』有所聯繫的『PROMISED BLOOD』嗎,你對裕子來說根本就是一個垃圾。」美玉汙辱了這位少女的身分,「妳就是蛇之宮的魔法少女,笠音青,不過想要阻止我們完成『學龍』的封印,妳還是太嫩了呢,我們遲早都會利用式宮姐妹的力量,來達成『煌帝龍—閃耀』的封印解除呢。」
「哈布斯堡家族?PROMISED BLOOD?她們究竟是何方神聖,姐姐對她們的了解是有多少呢?」萬丈躲在桌子下說著。
「不過式宮舞菜那純潔的力量,我是一定要好好讓她爆發出來的。」裕子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著叫做小青的水藍髮少女。
「妳這個骯髒的魔法少女,就像沙諾爾那樣,一直想要和學園偶像做出害羞的事情對吧?」小青問著裕子,「之前也聽了時女靜香她們的話了,妳居然侵犯了稀星本校的岬珊瑚?」
「那只不過是那位臭珊瑚不尊重學園偶像的美妙的下場罷了,至於妳,算是跟時女一族和Neo Magius結盟對付沙諾爾的對吧?」裕子說著,之後變成藍色洋裝的魔法少女。
「妳這個已經喪失純潔的魔法少女,唯一的路只有變成魔女了。」小青變成跟翔音同樣布料少的魔法少女裝扮,拿著一把魔法戰斧。
「妳想打過來的話,妳想試試看嗎?人家的劍術已經不是妳衡量的力量了喔。」裕子拿出自己的魔法劍,而且還做出舔劍身的危險動作,「不過我聽說妳也是決鬥城市的選手嘛,妳想留下一條命然後對我求饒嗎?」
「我當然是要取妳的性命了,妳這個人不值得存在於…」小青還沒說完,被裕子打斷。
「妳的牌組應該有登記在報名表上吧?妳有多少顆心之石呢,我這次要賭上兩顆心之石,賭上自己榮耀的價值。」裕子拿出盾形決鬥盤,似乎看著小青的資料。
「人家有六顆心之石呢,妳才五顆心之石,真的要搶走我的嗎?」小青問著。
「畢竟美玉姐姐要留下大家的性命嘛,所以沒時間粉碎妳的靈魂寶石了。」裕子說著。
「決鬥!!!」

小青 LP 4000 裕子 LP 4000


「好好看著吧,Magius的公主。」小青迅速裝上了決鬥盤說著:「發動魔法卡,『增援』,從牌組檢索一張『焰聖騎士—莫吉斯』加入手中,之後從手牌通常召喚,『魔鍵銃士—克萊維斯』。」
『魔鍵銃士—克萊維斯』 攻擊 1900 守備 1900
闇屬性,戰士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之後我就要將『焰聖騎士—莫吉斯』裝備在『魔鍵銃士—克萊維斯身上』,但這不是重點啊,發動場地魔法,『閃刀空域—零域』。」小青一開始啟動了場地魔法,「這個場地可以以『焰聖騎士—莫吉斯』作為對象,檢索牌組上方的三張牌,抽牌!!」
小青從抽中的檢索牌中拿到永續魔法閃刀機關—多用途戰鬥機了。
「我檢索到『閃刀機關—多用途戰鬥機』之後加入手中,將『焰聖騎士—莫吉斯』送入墓地,之後發動手中『閃刀機關—多用途戰鬥機』的效果,將場地魔法『閃刀空域—零域』送進墓地。」小青不斷的把場上的卡送入墓地,「之後觸發墓地裡『閃刀空域—零域』的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我內心的怪獸精靈,未來的魔法少女『閃刀姬—零』!!」
『閃刀姬—零』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原來是魔法少女啊,被封印在卡片裡面的少女怪獸,實力究竟是如何呢?」裕子問著。
「我要將等級4的『閃刀姬—零』『魔鍵銃士—克萊維斯』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名為魔法槍枝的惡魔,將召喚你內心的恐懼,超量召喚!階級4,『魔鍵憑靈—威沛圖』!!」小青超量召喚了怪獸了,似乎拿著兩把魔法手槍。
『魔鍵憑靈—威沛圖』 攻擊 2000 守備 2000
水屬性,海龍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去除一個疊放單位,『魔鍵憑靈—威沛圖』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另外一張『魔鍵銃士—克萊維斯』加入手中,之後覆蓋上一張後台的牌,結束這一回合。」小青檢索卡牌,現在她有兩張手牌,正在慢慢等裕子進攻過來。
「輪到我了,女僕們。」裕子想要女僕幫她抽一張牌。
「是的,幫主人抽一張牌。」一位金髮女僕幫她抽牌,她有六張手牌。
「主人場上沒有怪獸,幫主人從手中特殊召喚『ZS—昇華賢者』。」一位粉髮女僕幫裕子特殊召喚怪獸,「幫助主人從手中通常召喚『ZW—極星神馬聖鎧』吧。」
『ZS—昇華賢者』 攻擊 900 守備 3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ZW—極星神馬聖鎧』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光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嘿嘿,兩體等級4的怪獸,要來了,我要將等級4的『ZS—昇華賢者』『ZW—極星神馬聖鎧』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星光界的使者啊,將你那應援的寶劍支持舞台上的女僕偶像,超量召喚!階級4,『No.39 希望皇霍普』!!」裕子超量召喚她的王牌怪獸了,「作為疊放單位的『ZS—昇華賢者』可以從牌組檢索一張『HRUM—烏托邦之力』加入手中,不過這一回合不打算用這張卡,我想試試看妳的實力呢。」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升階魔法,『RUM—ZEXAL之力』,我要將階級4的『No.39 希望皇霍普』再度進行疊放,構築野獸疊放網路,將女僕們最可愛的樣子展是在我面前,我將會好好享用星光界的禮物,獸裝超量變身!階級5,『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裕子似乎超量召喚了很強大的霍普怪獸了。
『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在後門外】
鹿目圓和曉美焰開了D輪停在女僕咖啡店旁,似乎是要觀察裕子在裡面的騷動。
「妳說…妳弟弟還在裡面跟PROMISED BLOOD的人決鬥嗎?」小圓問著十七夜。
「不是決鬥,只是觀察裕子正在做些什麼,但是我相信他是安全的。」十七夜回答。
「沒用的,妳應該知道那些升階魔法會控制人類的心靈,就像魔女之吻那樣,所以萬丈鐵定會被影響的。」冷酷外表的小焰說著:「我聽了沙耶香和麻美的報告,那傢伙基本上是如同攜帶一個魔女的結界類似。」
「妳說小裕本身,是個非常危險的人嗎?」Chara問著小焰。
「她持有的『ZEXAL』牌組,實際上都是魔女文字所組成的符文,而且加拉斯給予她的力量十分的強大。」小焰說著。
「妳調查『No.』怪獸的時候,應該很明顯看到他們軍隊所持有的牌組吧?」小圓問著。
「我記得離開的時候,有位自稱是PROMISED BLOOD的美少女過來阻止小裕放肆,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Chara說著,但是小焰似乎從口袋拿出計時器C4炸彈。
「她們都被魔女之吻影響了,在這裡決鬥的過程中,如果有人使用魔女文字所構成的卡片,實際上觀戰的人不會清楚對方在做什麼。」小焰說著,似乎把計時炸彈丟到咖啡廳裡面。
「曉美同學,妳知道妳自己在做什麼嗎?」十七夜責備小焰。
「妳不明白,魔女的結界就是如此可怕,Chara應該有看過少年JUMP,應該對運動漫畫印象很差吧?」小焰問著Chara。
「我記得有個《網球王子》的確演的很誇張,大家都會流血,大家都會死……」Chara說著某個暴力運動為主的漫畫,但是小焰似乎擺出一種眼神,跟漫畫裡的越前龍馬很像。
「妳知道網球選手惡魔化嗎?還是妳看著那些場上的教練無法中止比賽,因為比賽上,那些選手的人體已經超越了極限,那就是魔女所造成的……」小焰說著:「如今決鬥會因此大量賭上性命,主要就是受到了魔女所影響,只是一張紙牌上的戰鬥,Chara也應該很清楚,不至於會死人吧?」
「所以妳想表達什麼,為什麼一定要連那位美少女都要炸死啊?她是來幫我們的耶。」Chara問著,但是小焰留下了眼淚。
「妳這些都不知道嗎?PROMISED BLOOD殺了很多魔法少女,她們現在也是殺了杏子家庭的『哈布斯堡家族』的支持者。」小焰拉住了Chara的領子生氣的說著。
「就算這樣也不至於同歸於盡啊,妳會波及到其他人類耶。」Chara生氣的說著:「我覺得魔女應該有辦法維持這種生態來推廣暴力網球,這樣也好啊,沒人會抗議《網球王子》…」
「有一次,就是因為加入了見瀧原中學的女子網球社,小圓就這樣死了。」小焰生氣的說著:「妳明白那是什麼心情嗎?」

【女僕咖啡店,大廳】
「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的效果可以從牌組檢索『ZW—極星神馬聖鎧』並裝備在這隻怪獸身上,攻擊力提升1000點。」裕子發動獸裝合體的效果,「接著發動手中的『ZW—風神雲龍劍』『ZW—雷神猛虎劍』,裝備在『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身上,攻擊力提升2500點。」
『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 攻擊 6000 守備 2000
準備化為灰燼吧,PROMISED BLOOD的魔法少女。
「戰鬥階段,『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魔鍵憑靈—威沛圖』發動攻擊吧,將所有的悲劇化為灰燼,出來吧,拉伊迪恩,霍普劍一斬!!」裕子準備給予小青痛苦的斬擊。
「我就是在等妳這一刻,移除一個疊放單位,『魔鍵憑靈—威沛圖』的效果發動了,這張卡與怪獸傷害步驟開始時可以直接將對手怪獸送入墓地。」小青發動了超量怪獸的效果,「去吧,魔鍵至高彈!!
「連鎖2,發動『獸裝合體 獅子霍普雷』的效果,這張卡由於有『ZEXAL Weapon』裝備的場合,可以將場上的怪獸效果無效,攻擊力變成一半。」裕子發動了獸裝合體的另外一個效果。
「連鎖3,翻開覆蓋的速攻魔法,『魔鍵鬥爭』,將墓地一體『魔鍵銃士—克萊維斯』回到牌組,這回合由於在對手連鎖中發動,我方場上的『魔鍵』怪獸不受效果影響。」小青發動了反制,獸裝合體被送入墓地裡面。


「發動墓地裡的『ZW—極星神馬聖鎧』的效果,被破壞的『No.39 希望皇霍普』從墓地特殊召喚。」裕子從墓地復活了自己王牌的最初型態。
『No.39 希望皇霍普』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之後發動升階魔法,『HRUM—烏托邦之力』,我要將階級4的『No.39 希望皇霍普』再度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妳居然想要暗算星光之戰士,唯一的方法就是死了,超量召喚!階級12,『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裕子打算升階召喚更強的怪獸了。
『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移除一個疊放單位,『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的效果發動了,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星光之戰士之劍,將從下一回合開始粉碎妳的命運,階級6,『No.39 希望皇 超越霍普』!!」裕子特殊召喚了超量怪獸了。
『No.39 希望皇 超越霍普』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戰士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HRUM—烏托邦之力』可以從墓地疊放到『No.39 希望皇 超越霍普』下方作為疊放單位,之後『No.39 希望皇 超越霍普』召喚成功的時候可以將妳場上怪獸的攻擊力變為0。」裕子說著,超越霍普發動了重力控制的力場。
『魔鍵憑靈—威沛圖』 攻擊 0 守備 2000
好好看著吧,抵抗處決的力量,最後都會被粉碎殆盡。
「好好看著吧,這就是和唐朝大野氏做對的下場,結束這回合。」裕子結束了這一回合。
「哼,輪到我了,抽牌!!」小青有三張手牌,但她好像注意到了嗶嗶叫的物品。
「诶,這個上面的計時器究竟是什麼來著?感覺好像是恐怖分子用的武器呢。」小青看著小焰投下的計時炸彈說著,裕子似乎注意到了炸彈。
「那些五重奏…已經過來了嗎?不過無所謂,剩下18分鐘20秒,那個炸彈我知道喔,可以把方圓30公尺處的建築全部粉碎,我想大家一定會被先炸死的吧?嗯哼哼哼……」裕子看著炸彈似乎對它很有感覺。
「不過妳放心,我會通知姐姐她們,一定會搬走炸彈的。」小青說著,但是裕子就解釋某件事情。
「那個炸彈的型號,一旦接收到了電磁波,就會立刻引爆,而且在場只有我們兩位魔法少女在這邊決鬥吧?」裕子說著:「不過我還是認為有兩位以上的魔法少女在這裡起騷動,她們不會因為妳們的生死而介入的。」

「妳真的想要這樣做嗎,為什麼要殺PROMISED BLOOD的人,置之不理?」Chara憤怒地問著小焰:「難道小圓以前被她們殺死嗎,還是說妳很重要的人都死在她們手下?」
小焰說出了某幾位魔法少女的名字,似乎Chara聽過這幾個名字。
「我就說吧,魔女之吻在『No.39 希望皇霍普』這個魔女的操作下必須被摧毀,妳就不能想想辦法嗎?」小焰說著,之後Chara推開了小焰。
「Chara醬,妳真的要這樣嗎……」小圓警告著。


「我會把炸彈拆了,不這樣做,裕子她們就會變壞了……」Chara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Chara醬!!」小圓呼喊著,Chara已經進入門後的世界,似乎被魔女的魔力變得很扭曲。
「好,我的回合就要繼續了,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鼠騎士』。」小青通常召喚了小怪。
『協調鼠騎士』 攻擊 500 守備 500
炎屬性,戰士族,聯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魔鍵—馬夫提亞』,我要選擇進行融合召喚,將手中的『魔鍵銃士—克萊維斯』和場上的『魔鍵憑靈—威沛圖』作為融合素材,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親手保護了這個風雲變幻的世界,在汝的懷中沉睡,安享這片永恆的寧靜,融合召喚!等級8,『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小青說出了某特別課外活動部的誓言,融合召喚了怪獸。
『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 攻擊 2800 守備 2000
風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協調鼠騎士』的聯合效果發動了,這隻怪獸騎在『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的背上,作為裝備可以代替戰鬥破壞,此外,我所融合的怪獸分別是水屬性和闇屬性,只要從墓地裡的通常怪獸和『魔鍵』怪獸作為對象,對應的屬性就會被破壞掉。」小青發動了怪獸效果,裝備聯合怪獸。
「真是愚蠢,我的怪獸全☆部☆都☆是光屬性的,你沒辦法把他們用效果破壞掉。」裕子說著,這時候Chara拿起了炸彈準備朝怪獸引爆。
「真的是這樣嗎?只要引爆這個炸彈,大家都會得救吧?我打算用這個摧毀『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小裕你覺悟吧,我會助PROMISED BLOOD一臂之力。」Chara把計時炸彈往怪獸這邊投擲,並精準地塞進霍普的盔甲縫隙上。
「BOOM……」炸彈引起了火花,但是火花被裕子的希望皇霍普龍騎吸收。
「你不知道吧?星光界的魔女,不會被人間界的武器和防具給抵抗著,Chara醬,你只不過從小青面前送死罷了。」裕子跟Chara說著。
『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 攻擊 4500 守備 3000
本來是打算給該怪獸破壞,攻擊力的一半從玩家生命值扣除,不過被吸收了。
「怎麼會,突然忘記有這回事了……」Chara害怕地說著。
「我的回合,抽牌!!」裕子有兩張手牌,「我從手中發動『ZW—天馬雙翼劍』的效果,裝備在『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身上提升1000點攻擊力。」
『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 攻擊 5500 守備 3000
怎麼會這樣,C4炸藥的效果還在怪獸身上……
「戰鬥階段,『No.99 希望皇霍普龍騎』『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發動攻擊,閃耀的刀刃將會粉碎一切,夢魘騎士斬!!」裕子發動了強力的攻擊。
「啊啊啊啊……」小青的LP從4000降到1300點,「『協調鼠騎士』代替『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被戰鬥破壞掉,所以『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還可以留在場上……」
「最後一擊,『No.39 希望皇 超越霍普』『魔鍵召龍—安托比姆斯』發動攻擊……」裕子對小青發動痛苦的攻擊,但是小青的LP從1300降到500點,似乎沒有歸零。
小青把牌組堆的卡片從決鬥盤抽出,似乎表示投降。


笠音青的耳環上,靈魂寶石正處於不良的狀態。
「要是在這裡突然倒下了,姐姐就沒辦法……從二木市好好生活了。」小青似乎感到某種巨大的悲傷,似乎就快要惡化了。
Chara拿出手中持有的一顆悲嘆之種,但她不確定是否需要治好笠音青。
「看這個樣子,二木市的PROMISED BLOOD,現在才是小裕那邊的收害者,為什麼?殺了Magius的你們一定有自己的不安吧,為什麼需要毀魔法淨化系統呢?」Chara問著。
「別問這個話題,你快點回來,我們要帶萬丈撤離了。」小圓問著。
「我們需要魔女,他們被加拉斯掌控的Magius一直操控著,這樣我們才有更多的悲嘆之種生活,我們才能活下去……神濱市的少女,你可以給我悲嘆之種嗎?」小青說著。
Chara覺得,魔女本來就是要供應給魔法少女生存的存在,因此才有辦法以這個社會的絕望為糧食……雖然小圓她們,希望這個理念是錯誤的,但不希望她們因為這個仇恨傷害自己。
「你說的沒錯,要是沒辦法殺掉魔女,就沒辦法生存下去。」Chara說著,手中的悲嘆之種交給了小青淨化他耳環上的靈魂寶石。
「謝謝你啊…我們和時女一族、以及Neo Magius她們一定會感激妳的。」小青說著,裕子過來小青的面前。
「這就是妳要的心之石吧?這是勝利的賭注,但請不要奪走魔法少女的生命。」Chara給了裕子兩顆心之石,現在裕子持有七顆心之石可以作為證明。
「真是無趣呢,不過妳想阻止我的行為嗎?」裕子擺出邪惡的眼神看著Chara。
「我一定要打倒妳…妳的安全我就不想顧了,妳現在是個壞人……」Chara用某種很生氣的眼神看著裕子。


【天橋的道路上】
「妳怎麼可以幫助二木市的魔法少女,她們因此殺了很多人,就因為她們需要魔女的信念嗎?」小焰叫住了離去的Chara,Chara打算和萬丈與十七夜離開。
「別說了……那孩子有點情緒失控…」十七夜說著,但是Chara撞開了十七夜,跟小焰回嘴。
妳這種人,是一直想要在魔女的世界上生存嗎?妳知道會有多少人受傷嗎,小圓就是因為妳這種人而死的,妳要是一直放任魔女失控不管……」小焰生氣地斥責Chara,但是Chara似乎擺出了=)的表情,拉住了小焰。
妳知道我有多忍受妳的德行嗎?一想到妳是唯一能救小圓的關鍵,我可以容忍妳所說的那些風涼話,但是妳只是因為過去的時間軸想報復,我就看妳這點很不爽了。」Chara把小焰拉在天橋邊緣,似乎想把小焰摔下去被車子撞死。
為了守護那個女孩的權益,我願意什麼都做,只要不讓小圓絕望……」小焰說著。
小圓早就因為妳的那些愚蠢行為變得很自閉了,要是她絕望是妳的錯,妳就要全程負責啊,難道妳就像美玉所說的那樣嗎,只要小圓死了就逃跑嗎?」Chara擺出恐怖的臉孔說著。
「我……只需要守護那個一直保護我的人…」小焰緊張的說著。
「Dreemurr同學?!」這時秋元翔音看著自己的朋友,在天橋上差點做出恐怖的行為,打算阻止他。
「翔…翔音?」Chara看著翔音,她不能在自己的朋友面前做出這種事……


這時候小焰啟動了時間停止,似乎打算利用空隙跳到牆上。
「真是好險……那孩子有點危險,要再觀察一陣子。」小焰說著。
「然後妳真的打算置之不理嗎?」翔音說著,她用鞭子綁住了小焰的右手,時間停止下可以行動,「為什麼要對過去的自己加以嚴厲的對待呢?」
「翔音…對不起,那孩子是有點危險的,她不打算兼顧人類的性命呢。」小焰說著:「她說什麼都一定要照顧好魔法少女的靈魂寶石,所以有了保護魔女的主義。」
「這正常的吧?妳不承認自己能照顧那些有渴望的生命啊。」翔音說著。
「那些與丘比簽下契約成為魔女的少女,才不是什麼生命。」小焰說著:「織莉子甚至想殺了小圓,我不能置這些可怕的衝突不理,既然她和時空管理局斷開聯繫了……」
「妳想殺她嗎?」翔音說著:「我可不允許啊,醜話說在前頭。」
「我會連妳也一同消滅掉,這樣妳也有覺悟嗎?」小焰警告著翔音。
「我可不想殺了妳,但是妳要是對我的朋友做不可原諒的事……妳知道嗎?妳可以放下這個殺機然後繼續忍受痛苦,或許一定會有新的答案的。」翔音說著,小焰的時間停止效果消失了。

「真是的……妳想害我們身分曝光嗎?」小焰拉住了翔音。
「Dreemurr同學說的或許還需要改進,但是置人於死地,這件事是大家都要考慮清楚。」翔音說著:「妳想殺很多人,這我很明白,她們真的是不可饒恕的嗎?
「好了,別刺激小焰了,我們的友誼可能會不穩定。」小圓抱著小焰說著。
這時翔音旁邊的牛仔魔法少女似乎叫住了小圓她們。
「我用我的能力探測妳們,似乎妳們的命運,被某個人取代。」名叫愛實的魔法少女說著:「妳過去的時間軸,或許會不管用,所以我建議妳不要在孤立下去了。」

「嘿,老姐,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啊?」萬丈醒來說著。
「那個來自見瀧源的少女,似乎內心有個空缺呢。」十七夜看著天橋上,似乎她們已經離開了,「得想辦法讓她們的心靈相通……」

{待續……}

下集預告:
現在換小焰無法解開自己的心結,似乎在見瀧源很痛苦的樣子,不管沙耶香說什麼,小焰就是不明白一些事情嗎?這時候見瀧源出現了一位神秘的蝙蝠少女,她自稱是某個洋樓的大小姐,似乎是想要幫助小焰的,不過她要求和小圓決鬥?究竟這個決鬥的訊息是什麼,時間停止的能力者空虛究竟會是什麼樣子,一切都要看小圓和小焰的感情了。

{TURN:03,從異次元歸來}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首先由原作為大家補充一下,小裕提到的大野氏,是唐高祖李淵的家族的鮮卑姓氏,是由西魏的宇文泰在設立八柱國時賜予的。
2021-08-20 12:20:57
可可羅
補充的時機正好,因為這很複雜,不過你有把舊網球王子看完嗎?
2021-08-20 13:15:05
戒子
這次一樣寫得滿滿的呢,感覺大大的小說裡面會結合一些目前的動畫時事而創作
2021-08-20 16:14:20
可可羅
不過之前魔法紀錄的討論串禁止討論領便當和弔念的事情,真的很氣
2021-08-20 16:43: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