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5

可可羅 | 2021-10-26 13:53:22 | 巴幣 2108 | 人氣 155

連載中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神濱市中央區,公寓附近的賣場】
「我自己該如何是好呢?Dreemurr同學都因為鹿目同學的事情可以生氣成這樣。」秋元翔音買完要用的蘇打汽水和餅乾之後,在路上思考著身為魔法少女的事,「美樹同學都變成她不該希望的樣子了,這樣的話該如何是好,她們已經有一人離開了。」
翔音坐在街上的座椅,似乎看著路上喝醉酒的男人正在嬉戲。
「呵呵…今天喝這麼醉一定又被老婆罵死的。」似乎是喝醉酒的上班族說著。
「都怪那個小姐實在是太漂亮了啊……」喝醉酒的同事說著。
「呵呵,我想應該不會有馬路上衝出卡車吧,我們過斑馬線吧……」兩位喝醉酒的男人似乎在很危險的狀態下過馬路,翔音看到上前幫忙。
「你們兩個,已經很晚了,似乎叫計程車才有辦法安心回家啊。」翔音說著,似乎很關心兩位男人的安全。
「妳誰啊啊啊,有資格管我們可以胡作非為嗎?」喝醉酒的兩位男人罵著翔音。
「胡作非為是一回事,重點是怕你們會有危險啊,真是的,我來幫你們過馬路……」翔音說著,幫兩位喝醉酒的男人過馬路,順便檢查他們有沒有被魔女影響。
「呵呵啊啊啊,那個臭女上司真的很囉唆呢。」「詢子小姐才要被車撞,她居然為了女兒請一個家庭教師補習。」兩位醉男人似乎提到小圓的母親名字。
有沒有魔女之吻影響,都無所謂了,最要緊的應該是好好照顧自己。」翔音想著:「這股力量如果真的是維持社會運作,為什麼要我們來受苦呢?

「我想買把槍斃了詢子小姐。」喝醉的上班族說著,過完馬路準備往街角離開。
「別這麼想,應該有更好的方法對付你的上司才對,我們都不需要暴力啊。」翔音說著。
翔音沒有繼續追究喝醉上班族的事情,又回到椅子上,拿著自己的行李。
「我記得沒有買吐司啊,不過算了,回去有麵包吃就可以了。」翔音看著袋子裡有一長串文字的土司,上面似乎有某種小說式的文字描述。
「沒有這個必要。」這時黑色燕尾服的長髮魔法少女,曉美焰過來訪問翔音,「現在就可以食用吐司,我想讓你知道我對神濱魔法聯盟的無能有多怨恨。」
「所以……吐司式你塞的?」翔音問著。
「這可是時空管理局為了培育新生所使用的秘密道具,但是記憶力有24小時消化的時限,我專門蒐集這些可以幫助鹿目同學的物品,秋元翔音。」小焰冷清的說著。
「我看吐司上的文字就可以啦,我又不是文盲。」翔音說著,拿出一片吐司閱讀。


PROMISED BLOOD的三位魔法少女姐妹,她們因為魔法淨化系統的力量,失去狩獵魔女的機會,進而導致她們對神濱市的怨恨,而二木市的市長千金,就是組織的首領。」翔音閱讀了記憶吐司的內容,「你是要給我警告嗎,似乎想把你過去經歷的一切跟我說呢。」
「由於實在太長篇大論了,所以我只能給你這些,有關環彩羽……跟鹿目同學的想法,她們認為魔女化身必須延續下去,你覺得這樣的發展是錯誤的嗎?」小焰問著。
環彩羽似乎沒有說出幸福魔女之戰的幕後黑手是誰,反而跟紅晴結菜成了朋友,但問題是PROMISED BLOOD饒樹神濱魔法聯盟的理由至今不明。」翔音讀到這裡,似乎很同情小焰的心情,「關於你的問題,我也差點被困在魔女化身的系統上,所以能理解。」
「妳不會理解的,彩羽她太過溫柔,對敵人總是為所欲為,到最後她們有大東區的魔法少女犧牲了都不知道。」小焰說著,之後拿起了一副紅框眼鏡,轉變成另一種語氣。
鹿目同學離開彩羽之後……她們神濱魔法聯盟的本意變質了,一直都疼愛里見燈花和柊音夢,她們是整件事情的幕後黑手,嗚嗚嗚……」眼鏡小焰試圖用另一種悲傷的情緒在翔音旁哭泣著,似乎想表達翔音自己的感受。
「這樣啊……那個環彩羽,如果成為了沙諾爾的妻子,情況會變得更好嗎?」翔音突然眼神變了樣的說著。
「這樣會變得更糟,或許沙諾爾是試圖解決神濱魔法聯盟的問題,但是這永遠無法阻止她們任意放縱的下場,民眾都會死,她們永遠都不在乎。」小焰說著。
「也就是說,曉美同學……那個環同學…她們曾經是妳的團隊……」翔音托著紅框的眼鏡說著,順便一提她原本破碎的眼鏡拿去換掉了。
「我…我還能解釋,秋元……」小焰突然覺得惹火翔音了。
不用了,沒有這個必要……沒有這個必要去解決,我會自己解決的,就算是獨自一人,我也要幫美樹還給一個公道。」翔音似乎拿起了她的靈魂寶石,變成女僕裝的魔法少女。

「秋元…翔音?」小焰害怕地問著。
「當她們讓少女哭泣,已經是一個讓復仇之火燃起的警告,這回她們再也無法逃避這件事。」翔音變出魔法長槍說著:「當那些黑羽毛準備清理三日月莊的屍體時!!

{Turn:05,空虛—背叛的嘲笑}


【隔天早上,大東學園教室,早修時間】
「今天Chara Dreemurr她還是請假呢。」純子旁邊的同學說著,似乎說的女同學好像生病了似的,不過純子聽到後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她好像有點生病了,我會照顧她的,不過我想有件事想跟班上的班委員長聊一下。」結城純子似乎有點坐立難安,似乎覺得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似的。
「不過小雪她請了事假啊,她說她家人要陪她去其他縣市的港口坐船呢。」女同學說著:「偏偏就是在這個時候呢,就當作是家人給她全班第一名的獎賞呢。」
「考試成績嗎?那個經常被美雪同學欺負的朝霧同學怎麼辦啊。」純子問著。
「她好像還沒有來教室呢,不過隔壁D班的系波華乃同學最近也是請了假。」女同學說著。
「妳應該在那場保健室走火的事件中沒有任何事情吧?」另一個女同學問著。
「我沒事,不過誰去滅火呢?當我從學校逃出來之後,就沒有看救火過程了。」純子問著。
「純子妳沒有看見嗎,有位會攻擊咒文的魔法少女正打算幫忙大家滅火呢。」女同學問著奇怪的答案,似乎是有魔法少女出來滅火了。
夏達爾克……是不是詠唱了這個?」純子想著魔法中的冰凍咒語,問著同學。
「純子你怎麼知道這個咒語的呢,該不會跟魔法少女郁美是同伴吧?」女同學拍打純子的肩膀說著。
「不是,我在想…會不會真的小雪會發生了什麼事?」純子似乎正擔心什麼。


【見瀧原市郊區,鹿目家後院】
「姆Q,換上那些外界之民的衣服還真是不太習慣呢,不過等令媛回來之後,我想教她如何使用決鬥將棋的更進一步實戰。」換上白色T桖的帕秋莉說著,她和一位紅髮惡魔正在別人家休息。
「別這麼介意啦,不過妳真的會幫我們修復建築嗎?聽妳說霍伊米系咒語是沒辦法修復無生命的物品的,像房子的鋼筋水泥之類的。」鹿目伯母問著,這時有人來按鹿目家的門鈴了。
「帕秋莉大人,似乎是魔理沙過來了。」小惡魔叫醒正在躺著的帕秋莉。
「姆Q,因為她會一些有機物的禁咒修復咒語,所以我想能不能幫忙。」帕秋莉去開家裡的大門,但是似乎不是她所提到的金髮女僕裝魔法師。
這位穿著藍白水手便服的小學生,褐色頭髮上的呆毛正在開心的跳動著,似乎正在找誰。
「聽說來了一位很厲害的決鬥將棋棋士,我想跟她進行決鬥將棋。」這位小學生蘿莉說著。
「鹿目圓現在還有課業要補,她不是職業棋士,所以先等一下。」帕秋莉似乎不理會這位可愛的小學生,似乎覺得她找錯人了,「現在還不是外界學校的上課時間嗎?為什麼會有小學女生過來這邊。」
「我可是現任龍王的弟子呢,所以聽說鹿目家的獨生女打倒了祭神雷啊?」這位褐髮小學生開心地問著:「她一定是個很厲害的決鬥棋士,搞不好跟九龍頭師父有得看頭。」
「哎呀,原來是可愛的九龍頭八一的弟子啊,不過現在小圓可能不太會回家休息。」鹿目伯母似乎認識這位小學生。
「姆Q,家母你知道這位小學生的來歷啊,不過小圓她打算計畫去沼津市一趟呢。」帕秋莉說著:「她最近主要的活動都是在偶像活動研究上,所以很少時間下將棋,真是的,魔理沙到底還要等多久啊?」
「如果要等鹿目圓回家的話,我就待在這裡,師父跟我正好要一起去沼津市呢。」名叫雛鶴愛的小學生說著:「我叫雛鶴愛,叫我小愛就可以了。」


【見瀧原市交流道】
樂園的巫女,博麗靈夢正在使用托貝魯拉飛行,旁邊就是騎著掃帚的普通的魔法使,霧雨魔理沙,她們看見了車潮擁擠的交流道。
「真是的,靈夢,妳說要修復什麼來著的啊。」魔理沙問著。
「只是一棟房子啊,不過那棟房子在一年前的瓦爾普吉斯異變之後,算是很重要的地位吧,但是鹿目圓作為要對付異變的魔法少女……」靈夢說著:「居然為了自己朋友組成魔法少女小隊,不過我們兩個應該沒有能力對付異變啊。」
「之前在四國幻想鄉的村子,不是有下了一整年的雪嗎?」魔理沙問著,靈夢想起了不好的回憶。
「我知道我知道,那個該死的,居然把幽幽子她們和蕾米莉亞加入軍隊裡面。」靈夢嘆氣的說著:「『他』就是負責吸收魔女之夜的主謀吧,但是要對付他,光靠我們兩人的力量是不行啊。」
「所以很需要那位人類的力量嗎?」魔理沙說著:「不過靈魂寶石系統的魔法少女,也有自己的要害所在啊。」


「哎呀,是博麗的巫女和那位黃毛丫頭啊,妳們也通過紫大人的許可離開幻想鄉了啊?」這時一位青色和服的粉髮女士,也用某種飛行能力漂浮在半空中,跟靈夢和魔理沙會面。
「幽幽子啊,今天妖夢她也沒有跟在妳身邊嗎?」魔理沙問著。
「沒這個必要喔,妖夢她正在放假呢,反正我有很棒的侍衛保護著我呢。」幽幽子說著:「說到這個,博麗的巫女,最近調查時女一族的事情如何了?」
「這個嘛,我想那幾位魔法少女應該還不太了解霧峰村的魔法少女來歷,據說她們為了保護國家而許下願望……」靈夢說著。
「我有個很棒的地點能跟妳說,我想那時候會有黑羽毛掩護,應該那些人還不知道我們幻想鄉和人間的通路呢。」幽幽子說著。
「不過這樣還好嗎,幽幽子妳還是別太依賴那個唐朝皇室的皇族了,我想他們行動實在是太可疑了。」魔理沙說著,很不希望幽幽子去依賴某人。
「聽說妳們白玉樓的人在300年前就已經跟賽菲羅斯皇室有所連繫了,作為掌管亡靈的白玉樓,妳應該以一個合作對象來表明自己的身分,但是我覺得妳實在太依賴沙諾爾了。」靈夢說著:「他們才剛收購一組要解放靈魂寶石魔法少女的組織,現在都還在調適她們的情緒。」
「妳是說很擔心她們那些羽毛嗎?的確給里見大夫掌管時的確會有捨棄性命的危險。」幽幽子說著:「不過她們現在過得很好喔,已經不像僵屍一樣了,都是活人啊。」
「我過來就是要讓里見燈花負責這次幸福異變的事情的,作為異變的元凶,她必須要體會到這個責任的後果。」靈夢說著。
說著說著,她們似乎聊的很開心,一下子就降落在Magius之翼在見瀧原隱匿的基地。
「是個廢墟,妳們都在結界裡面生活嗎?」魔理沙說著。

「好了,我跟裡面的人說幾句話,然後開始告訴妳們幾個真相囉。」幽幽子打開了魔女結界的入口,打算跟裡面行動的黑羽毛溝通。
「奇怪了,這裡我一直都聞到血跡的味道啊。」魔理沙的鼻子似乎有點敏感。
「妳的直覺好像給我不祥的預感,那個味道是在哪邊?」靈夢陪著魔理沙尋找可疑的味道。
「這邊看看……好像有躺著的黑羽毛,似乎……」魔理沙發現了一個黑羽毛的軀體,似乎還有呼吸,但是身體大多數的部位被割傷
「好殘忍啊,究竟是誰做的好事?不過幸運的是靈魂寶石沒有被破壞,貝霍伊米!!」靈夢看著黑羽毛的傷口,詠唱了治療咒語治好她的傷勢。
「靈夢,妳看這邊……犯人…」魔理沙看著前方有好幾個黑羽毛的軀體躺在這邊,都是用一樣的手段攻擊,似乎察覺到了眼前的犯人。


眼前的犯人魔法少女,是一位穿著綠色女僕裝的裝扮,胸口有葉子型的靈魂寶石,頭髮似乎是很雜亂的側馬尾。
「我在問最後一次,環彩羽,她人在哪?」這位魔法少女說著。
「我不知道……」黑羽毛似乎喘不過氣來,被這位魔法少女用長槍抵住,在牆壁上。
「妳們幾個還真是藉口很多呢,什麼要等姓西行寺的過來再決定,那個姓西行寺的我很快就會調查出這些底細了,既然妳們還在這種態度,我想把妳們晉升白羽毛的機會粉碎掉。」拷問黑羽毛,名叫秋元翔音的魔法少女說著,似乎很在意環彩羽的事情。
「我們是不會說出Hotel Fenthope的真正地點的。」黑羽毛說著,但身體被刺出一些血液。
「剛剛那個魔法少女……我們要救這些黑羽毛嗎?」魔理沙看著這種慘烈的狀態,靈夢正打算考慮。
「好像她被某種壓力氣到喪失理智了…看樣子……」靈夢懷疑的說著,但是翔音很快就注意到了她們兩個。
「妳們兩個…也是讓Dreemurr同學……看樣子是同夥吧?」翔音看著靈夢和魔理沙,似乎對她們有某種殺機,打算拔起手中的長槍。
「我們?Dreemurr這個姓氏不是西方妖怪的嗎,難道妳和妖怪們有關連嗎?」魔理沙問著。
「早就已經不是人類了,所以我想做最後一件讓我能夠安息的事情。」翔音似乎慢慢地靠近靈夢和魔理沙,「妳們兩個都和沙諾爾那傢伙有所關係,我現在讓妳們可以上天堂。


「給我等一下。」靈夢丟出數個御符攻擊翔音,但是被翔音的長槍擋下了。
魔理沙正在防守,似乎正在準備某種需要TP的行動。
「現在妳們,作為Magius的後塵……」翔音用長槍攻擊靈夢,靈夢用退魔杖似乎要檔下攻擊,但是手中的杖要損壞了,靈夢退到了很後面。
伊奧拉!!」魔理沙詠唱了爆裂咒語,星星不斷的攻擊翔音,但是翔音不斷地用魔法長槍切開咒語攻擊,不過也分散了攻擊靈夢的注意力。
夢想結界,我想這樣就可以好好說話了吧?」靈夢用御符鎖鍊打算抓住翔音,但是翔音很快地切開了靈力構成的鎖鏈,「什麼?」
「哼哈哈哈哈…現在去死吧,被我的正義之槍而死吧,這樣的攻擊就不會痛了。」翔音用手持的魔法長槍攻擊靈夢的身軀,靈夢被砍出傷來。
「靈夢…住手啊,彈幕遊戲不是這樣玩的。」魔理沙說著:「極限火花!!
魔理沙消耗了TP,使用八掛爐釋放魔法鬥氣砲,但是似乎射偏了。
「快住手……不能因為恨就要殺對方啊…」靈夢的巫女服破損著,然後翔音瘋狂的刺向靈夢的身軀攻擊。
「哈哈哈,是真的啊,我一點都感覺不到痛苦,我可以習慣這個攻擊。」翔音似乎殘忍的砍傷靈夢,靈夢用剩餘的生命治療自己,HP也快歸零了。
「啊啊啊…我還沒有領養女兒……」靈夢這時才發現自己沒有後代可以繼承博麗的巫女的職位,「本來是計畫要跟魔理沙領養孩子收養的。」


這個時候,似乎有魔法子彈射中了翔音的頭部,但是翔音意識還清楚,不過頭部大量噴發了很多鮮血,似乎有人打斷了翔音對靈夢的處決。
「這個時候居然還要殺人,我是絕對不會讓魔法少女做出魔女會做的事情……」名叫巴麻美的金髮魔法少女丟棄了剛剛射中翔音的魔法燧發槍,之後變出了魔法緞帶,「不過居然帶著黑羽毛來這裡,靈夢,我以為你站在Chara那邊的立場著想。」
「Chara?所以你們是為了Dreemurr同學,不想再看到魔法少女受害,打算真的想消滅Magius嗎。」靈夢被魔法緞帶包紮傷口,似乎用治癒咒語霍伊米傳導。
「本來認為,Magius她們以一個魔法少女的眼光,去拯救大家的,她們曾經打算要把我加入那個組織裡面。」麻美說著:「但是,很快的我就沒有審核通過。」
「究竟中間發生了什麼事呢,神濱市的魔法少女需要你幫助,是因為某些勢力的加入嗎?」魔理沙問著:「會不會,其實我們知道幾件事情,說不定沒辦法說出口。」
這時候出現了一位穿著小丑服飾的魔法少女,試圖抱住受傷的翔音。
「翔音……她知道過去小焰為了神濱市,阻止她們惡化下去,她嘗試這麼做就是為了看小圓戰勝魔女之夜的結果。」這位叫做Chara的魔法少女說著。
「現在她畢生的研究,一定是給翔音知道了某種真相,為什麼神濱市獲得拯救後,小焰還是繼續堅持放棄魔法淨化系統。」麻美問著Chara和翔音。
「她跟我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就因為彩羽她是個自私的女孩子,不管別人的生命是如何,只要自己的家人平安無事,她無論如何都要堅持自己的仁慈。」Chara說著:「我大概知道什麼了,我會用魔法去解讀翔音知道的事實。」


『妳真的想要這樣做嗎,為什麼要殺PROMISED BLOOD的人,置之不理?』
『難道小圓以前被她們殺死嗎,還是說妳很重要的人都死在她們手下?』

【鹿目家門前】
「我回來了,媽媽今天向公司請假啊,所以一直都待在家裡嗎?」小圓穿著見瀧原中學制服回來說著,不過看到小圓的媽媽似乎很嚴肅地看著訪客雛鶴愛。
「小圓啊,我們明天假日的時候,可以跟著旅行團去沼津旅行一日遊嗎?」鹿目伯母說著:「這孩子一直都想找你來靜岡縣玩,而且她想要九龍頭師父跟她生孩子。」

『魔法淨化系統害死了一部份的魔法少女,她們根本就得不到真正的幸福,當時我是這麼想的,但是如果神濱魔法聯盟有繼續反抗PROMISED BLOOD的話,基本上死的也只有敵人,但是小青冷血了殺了幾位魔法少女,她們都是追隨著彩羽。』
『當初彩羽是拒絕燈花成為魔法少女至上主義者,所以她不想以這種運作來救贖魔法少女了,紅晴結菜,也成了彩羽的妹妹之一,這樣是你想要的天國嗎?』

「沒錯,我會跟九龍頭師父一起結婚,師父他一直想找個證婚人一起和天衣和我一起當他的妻子呢?」小愛說著,這時候的小圓似乎聽到這些話嚇壞了。
「妳說……有另外一個人,也要和八一結婚?」小圓問著。
「沒錯,是夜叉神家的小姐呢,這可是繼346事務所的制度之後,我所見過最好的事情了。」小愛說著:「我們會建立幼女的後宮,為八一生小孩呢。

『而現在作為阻止Magius的人手從彩羽變成了那個傢伙,我們完全不知道他的秘密,他們甚至可以輕易駕馭魔女的力量……』
『我就說吧,魔女之吻在『No.39 希望皇霍普』這個魔女的操作下必須被摧毀,妳就不能想想辦法嗎?』


【隔天,通往靜岡的新幹線】
「翔音別哭了,我不會介意打傷的事情的。」靈夢穿著人間界的便服搭上了新幹線,似乎和魔理沙買了車票去沼津。
「我好害怕,昨天好像有那種感覺,變成魔女的那個感覺……」翔音帶著Chara似乎很在意昨天發生的事情,她手中的靈魂寶石現在狀態不太好。
「放心,要是真的出現魔女化身的話,我就用咒語把她擊退。」魔理莎說著,似乎不太在意翔音的不良狀態。
「不,現在我們需要狩獵魔女來補充我們的悲嘆之種,雖然需要殺生,避開戰鬥的話我們也必須這麼做。」Chara說著:「以靈夢和魔理沙的魔力會和魔女的力量排斥,所以要盡量避開與靈魂寶石產出的物質戰鬥。」
「Dreemurr同學…我想神濱市的魔法淨化系統,會成為魔女的誘餌。」翔音這時說出了一些提醒:「二木市的魔法少女,在之前的時間軸引起紛爭的原因就是因為魔女減少。」
「加上我們目前打算離開神濱市,你覺得我們有那種幸運的機會可以獵殺魔女嗎?」靈夢問著Chara,似乎Chara也差覺到了。
「嗯嗯,很明顯地在其他城市沒有魔女活動的跡象,但是這現象真的看不出來。」Chara說著:「我之前在麻美她們打聽了一些事情,她們有發現到強大的魔女出現。」
「聽你這麼一說,似乎很需要悲嘆之種來淨化,但是會增加死在魔女面前的風險。」靈夢說著:「等我們到站,我們再來觀察翔音的狀況吧。」


【沼津市車站】
「怎麼還沒看見杏子啊,小焰醬你大概都準備齊全了吧?」小圓和小焰、麻美一起會合,但是沒有看見杏子過來。
「嗯,但是小圓,你說的援軍她們是狀態不太好吧?」小焰問著。
「她們才剛經歷Chara醬召喚魔女化身的事情,所以心情有點混亂,不過姬河小雪她們已經準備了戰鬥的道具了。」麻美說著。
「妳就是在見瀧原活躍的魔法少女吧?」這時兩位黑髮少女穿著旅行服過來,似乎已經到站了,「我就是白雪,但是我的身分不小心曝光了,妳保證會為大家保密吧?」
「姆嘻嘻嘻,這可是我們神聖五重奏的座右銘啊,也是我和『黑薔薇龍』所下的誓約呢。」小圓說著:「但是這次我們要對付的敵人,會使用戰鬥怪獸的卡片,應該有準備卡盒吧?」
「那是當然的囉,不過這次的牌組編成的有點催促。」小彩說著。
「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呢,但是我希望Chara醬過來後,我們就盡量分工合作,我們的戰術全靠那傢伙的指示呢?」小圓說著。
「但是我想我看上了喜歡的戰鬥怪獸了,不過這樣真的可以組成牌組嗎?」小彩把卡片盒交給了小圓檢查,小圓看著焦點怪獸是什麼?
『左輪槍龍』?這是很久以前的怪獸了,現在根本無法派上場吧?」麻美看著最上方的王牌怪獸嚇到了。
「只要搭配了永續魔法『第二次機會』,或許可以重新發射板機,這樣怪獸破壞就會命中了。」小彩說著,看著左輪槍龍有某種喜愛。
「嗯嗯,這樣的戰術很像妳的作風,但是我們接下來遇到的敵人,都是可以防範這種招數的……」麻美說著,但是小圓卻贊同小彩。
「我覺得應該要把喜歡怪獸卡的感情應用在決鬥上,我想牠們都是因為感情而生的,所以我相信小雪和小彩可以因為怪獸的羈絆產生感情的。」小圓說著。

在旁趕上會合的Chara和翔音,似乎也聽到了這句話,也看見了『左輪槍龍』
「只是把怪獸給破壞掉嗎?我覺得這有點不太對勁。」Chara說著:「而且我感覺到似乎小雪班長的牌組有不祥的預感。」
「不過針對強力攻擊和效果破壞的卡,很容易找到弱點。」魔理莎說著:「靈夢,待會我們去便利商店買瓶啤酒,我們先補充魔力再說。」
「真的假的,你們人類把MP補滿的方式這麼豪邁嗎?」翔音問著,似乎擔心兩人。
「我們幻想鄉的飲酒年齡是14歲,雖然還要換上巫女服,便利商店的店員才會給我們酒喝……」靈夢說著:「現在看起來,我們還會被當作未成年的中學生呢。」


【浦之星女子學院,校門前】
「我們到了,聽說這裡一直以來都受到天城快斗的幫助,但是最近有發現好像有間諜的蹤跡出現在學校中。」麻美說著。
「就是那些把沙耶香帶走的可惡組織……」小圓生氣的說著。
「要是杏子真的願意過來,應該就可以讓我們進去校門口了。」麻美說著。
「但是我們也不能打擾梨子、千歌和果南的生活,我想只能等梨子傳出暗號了。」小雪說著,但這時她的背後似乎有什麼頭髮搔癢著。
「哈囉,這些就是教導小圓姐姐的師父嗎?」這時她們注意到了一位10歲的褐髮小學女生走在路上,似乎很開心的樣子,「我聽說你們的決鬥將棋技術,是出人意料的黑馬呢,我想你一定可以打敗那個阿呆師姐的實力。」
「是雛鶴愛,她過來找我了……」小圓看到穿著昨天相同的衣服的小愛似乎有點驚嚇。
「怎麼說,難道這位女孩有什麼傷害妳的事情嗎?」小焰察覺到小圓的情緒,試圖關心。
她說自己一定要和師父九龍頭八一結婚生子啊……」小圓說著:「而且她說等她打敗了女流棋士女王的空銀子之後,想要在10歲懷孕啊……

聽到這句話後,小焰的態度變得很生氣,衝去小愛的前面。
「啊啊啊…妳這阿呆,不可以這樣打小學生!!」小愛被小焰大力的賞了耳光,而跌在地板上。
「妳這樣的思想,簡直就和那個人沒兩樣,我想直接開槍殺人。」小焰用可怕的眼神看著小愛,「但是妳才年紀10歲的小學生,殺妳會引起眾人鄙視的,加上我想先凌虐致死才夠滿足我,知道在你這個年紀,簽下契約成為魔法少女的人都做了什麼嗎?」
「小焰醬,別這麼生氣……」小圓看到這個場面嚇到了。
「她們創造了Embyro Eve來吞噬魔女之夜,之後所有的魔女都要接受被她吞噬的命運,我當時還太懦弱,不能殺害燈花、音夢和羽衣,現在我足以下的了手。」小焰說著。
「所以這就是妳的計劃嗎,妳要殺了小朋友來滿足你的願望啊?」小愛說著。
「小朋友……魔法少女的罪惡不是以一個人類的善行來衡量的,現在我們都是壞蛋,都可以做出那種無知之罪後,我不能再原諒燈花這種年紀的少女。」小焰生氣的說著,用手用力架住了小愛的脖子,就像某人對待小圓的時候很像。
「救救我…杏子姊姊……」小愛說著。
「等一下,不能這樣粗暴對待她,她比Frisk少一歲耶!!」在一旁的Chara想上前制止,但是被翔音阻止。
「她手上有可以打碎我們寶石的武器,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見過這種眼神。」翔音說著,不過小焰似乎被某種鐵鍊綁住身體。


「放開我……」小焰似乎是被佐倉杏子的多截槍綁住身體,手上的菱形寶石變成了綠色,然後杏子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出場了,她似乎不是站在小圓這邊的人。
「原來啊,神聖五重奏最重要的主旨只是要傷害小孩子罷了,這比起那個放任使魔獵殺人類的我來說還殘忍呢……」杏子說著,她後面有一位金髮的美國裔女高中生。
「SHINY!!杏子醬說的沒錯,她們Aqours因為太過依賴超量次元的決鬥者,他們每個槍兵決鬥者都是做錯事情了。」名叫小原鞠莉的金髮學園偶像說著:「讓我說你的Thanks,感謝你的Total jackess stunts所以我Get了牌組。」
「小圓,你英文很好嗎?」小雪聽不懂鞠莉所說的國外口音。
「然後這裡變成我的School、我的City、我的World,但是為什麼妳要Sealing這些Dragon呢?」鞠莉生氣的說著,用某種奇怪的口音,「在這Good part來F!$!我,但是我可是個Honest Girl,我會因此Pay代價的。」
「我要妳們這些阿呆,付出那渺小的寶石生命!!」小愛似乎擺出可怕的眼神,把小學生書包裡面的卡片盒和決鬥平板拿出來,裝備成決鬥盤。
「怎麼樣,小圓?妳這回沒辦法逃避了,哈哈……」杏子拿出了皮帶掛上的卡盒,也拿出相同型號的決鬥盤裝備。
妳還記得沙耶香醬嗎?」小圓問著,但是很快被鞠莉回嘴。
「But nobody came…妳覺得可以用朋友的Magical打敗我,那麼Girls,儘管怎麼叫,都沒有人回妳的。」鞠莉拿出一個有紅色痕跡的黃色卡盒,裝備在決鬥盤上。

小圓 LP 4000 小雪 LP 4000 小彩 LP 4000
小愛 LP 4000 杏子 LP 4000 鞠莉 LP 4000


現在我們是處於輪盤決鬥,大家輪流抽到五張手牌,手中怪獸卡等級最高的人就會順時鐘輪流下來,等到玩家輪流的第四位玩家後,對方就可以對有經歷過回合的玩家開始攻擊喔。」杏子說明現在三對三的輪盤決鬥規則。
現在……展示手牌中一張等級最高的怪獸,沒有怪獸卡的話會被視為等級0。」小愛說著,向大家展示自己手中的怪獸卡。
「等級6,『XX—劍士 佛洛托爾』。」小圓展示了自己的手牌,但這似乎不是小圓經常持有卡盒的卡,似乎想要給杏子傳達什麼。
「等級4,『驅魔修女 埃莉絲』。」小雪展示了自己的手牌,杏子覺得這張牌的效果,可以拿來做什麼呢。
「等級7,『左輪槍龍』。」小彩展示了自己的手牌,杏子有點嚇到了。
「嗚嗚…等級4,『鋒利小鬼 鎖鏈』……」小愛展示了自己的怪獸卡,眼神有點徬徨。
「哼,我的等級比妳更高,等級8,『妖眼的相劍師』。」杏子拿出了跟以前以往不同的東域怪獸,小圓看到後似乎有什麼心理準備。
「SHINY,等級6,『雷獸龍 雷龍』!!」鞠莉展示了怪獸卡,似乎很不在乎先攻。
「這麼一來就是本小姐杏子先搶先贏了,不過這樣算下來,要等到中間那位魔法少女的回合就可以攻擊了喔。」杏子說著,戰鬥馬上就開始了,要等到小雪的回合才能開始進攻。

「由我先開始。」杏子說著:「我從手牌通常召喚,『相劍師—莫邪』,之後可以召喚視為協調的『相劍代幣』。」
『相劍師—莫邪』 攻擊 1700 守備 1800
水屬性,幻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相劍代幣』 攻擊 0 守備 0
水屬性,幻龍族,代幣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我要將等級4的『相劍代幣』和等級4的『相劍師—莫邪』進行調星,三倍的火之力、三倍的水之力,將打造成最強的東方之劍,同步召喚!等級8,『相劍大師—赤霄』!!」杏子同步召喚了怪獸,「『相劍大師—赤霄』和墓地裡的『相劍師—莫邪』發動效果,從牌組檢索一張『相劍師—泰阿』加入手牌,並從牌組抽一張牌。」
『相劍大師—赤霄』 攻擊 2800 守備 1000
光屬性,幻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從手牌捨棄一張『海馬父子』,從手牌特殊召喚『相劍軍師—龍淵』,之後可以特殊召喚一體『相劍代幣』。」杏子特殊召喚了怪獸,又開始準備同步召喚,「我要將等級4的『相劍代幣』和等級6的『相劍軍師—龍淵』進行調星,天上的天父,請原諒我所做的罪行,我將以東方的劍來斬斷異端,同步召喚!等級10,『相劍大公—承影』!」
『相劍軍師—龍淵』 攻擊 1200 守備 2300
炎屬性,幻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作為同步素材。
『相劍代幣』 攻擊 0 守備 0
水屬性,幻龍族,代幣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9→作為同步素材。
『相劍大公—承影』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水屬性,幻龍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3。
「發動場地魔法,『大靈峰相劍門』,從墓地特殊召喚,『海馬父子』,之後發動他的效果,降低三個等級之後,從場上以守備表示生出三隻『海馬代幣』。」
『海馬父子』 攻擊 2100 守備 1400
水屬性,幻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海馬代幣』x3 攻擊 300 守備 200
水屬性,幻龍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9、10。
「之後從場上覆蓋一張手牌,這回合結束,輪到小愛了。」杏子結束了這一回合,輪到雛鶴愛準備進攻了。
「這樣…這樣…這樣下……」小愛似乎徬徨的跪在地上思考,之後站起來抽牌,「弟子有六十秒的時間,拿棋。」
「下魔法棋,『愚蠢的副葬』,將棋袋裡的『玩具罐』送入棄子區,之後使用戰術,『絨毛動物企鵝』加入手中的棋子。」小愛把魔法卡送入墓地檢索怪獸,「接著下魔法棋,『融合』,我要將手中的『絨毛動物企鵝』『鋒利小鬼 鐮刀』進入棄子區,這樣…這樣…這樣下,我一定要成為龍王的新娘,融合打入!飛車降臨,『魔玩具 鉤烏賊』!!」
『魔玩具 鉤烏賊』 攻擊 2200 守備 3000
水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融合棄子的『絨毛動物企鵝』,可以從棋袋抓兩顆棋子。」小愛從牌組抽了兩張牌,「之後從手中棄掉另外一顆『鋒利小鬼 鐮刀』,之後下魔法棋『魔玩具補綴』,從棄子區抓兩顆『鋒利小鬼 鐮刀』『融合』加入手中。」
小愛手中有五張手牌,似乎有很多事要做,小圓正在擔心什麼。
「之後從手中通常打入,『鋒利小鬼 鐮刀』,之後發動該怪獸棋效果,我要從手中棄掉『鋒利小鬼 鎖鏈』『絨毛動物綿羊』九龍頭師父是我最喜歡的蘿莉控,他為了我和天衣棄掉銀子,成為愛的棋子,融合打入!金將降臨,『魔玩具 鎖鏈綿羊』!!」小愛通常召喚怪獸的同時又融合召喚了怪獸了,「之後棄子區的『鋒利小鬼 鎖鏈』可以從棋袋抓一顆『魔玩具融合』加入手中。」
『鋒利小鬼 鐮刀』 攻擊 100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魔玩具 鎖鏈綿羊』 攻擊 2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下魔法棋『融合』,我要從場上吃掉『鋒利小鬼 鐮刀』『魔玩具 鎖鏈綿羊』師父是打敗名人的最強龍王,我希望能成為像他那樣的新娘子,融合打入!角行降臨,『魔玩具 劍齒虎』!!」小愛融合召喚了怪獸了,「接著『魔玩具 劍齒虎』可以從棄子打入『魔玩具 鎖鏈綿羊』。」
『魔玩具 劍齒虎』 攻擊 2400→2800 守備 280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魔玩具 鎖鏈綿羊』 攻擊 2000→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魔玩具 鉤烏賊』 攻擊 2200→2600 守備 3000
「接著呢,下這個魔法棋子『魔玩具融合』,我要將棄子區的『鋒利小鬼鐮刀』『絨毛動物企鵝』『絨毛動物綿羊』除外棄子,敢妨礙我們八一蘿莉後宮的婚姻,妳就會遭到神聖之刃的制裁,融合打入!王將守護,『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小愛融合召喚自己最強的怪獸了,這隻怪獸正在吸收墓地裡怪獸的攻擊力。
『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 攻擊 2000→3300 守備 300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好囉,我的棋局已經佈好陣了,妳要怎麼突破了,小圓姐姐?」小愛結束了這一回合,輪到小圓開始進攻了。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六張手牌,「沙耶香醬,我希望能透過妳和杏子的怪獸好好溝通,牠們都是我們最好的夥伴……」
「妳別說笑了,光是要使用那個笨蛋的牌組,妳真的有辦法可以贏我們這邊的局勢嗎?」杏子說著:「就是因為妳的自私,Magius她們才願意接納我這個被排擠的少女的。」
「不是這樣的,我從手牌通常召喚,『XX—劍士 波加特騎士』,之後從手牌特殊召喚協調怪獸,『XX—劍士 全護甲騎士』。」小圓準備開始特殊召喚,在那之前,「之後我要從手牌特殊召喚『XX—劍士 佛洛托爾』。」
『XX—劍士 波加特騎士』 攻擊 1900 守備 10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1。
『XX—劍士 全護甲騎士』 攻擊 1300 守備 1000
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XX—劍士 佛洛托爾』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我要將等級3的『XX—劍士 全護甲騎士』和等級4的『XX—劍士 波加特騎士』進行調星,沙耶香還是認為正義的魔法少女是存在的,所以杏子,妳快點醒過來吧,同步召喚!沙耶香的摯愛,『X—劍士 索札』!!」小圓同步召喚了怪獸了,「『XX—劍士 佛洛托爾』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特殊召喚『XX—劍士 全護甲騎士』。」
『X—劍士 索札』 攻擊 25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1。
『XX—劍士 全護甲騎士』 攻擊 1300 守備 1000
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我要將等級3的『XX—劍士 全護甲騎士』和等級6的『XX—劍士 佛洛托爾』進行調星,沙耶香身為正義的魔法少女,為什麼還要跟妳這種人自相殘殺呢?同步召喚!等級9,『XX—劍士 卡多姆茲』!!」小圓又同步召喚了怪獸了。
『XX—劍士 卡多姆茲』 攻擊 3100 守備 2600
地屬性,戰士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妳真的想等下一回合攻擊過來啊,不過有件事想跟妳說呢,場上的『相劍大公—承影』會因為我們三個除外的卡片數量,這隻怪獸攻擊力、守備力會上升每張100分呢。」杏子說著,她場上的怪獸使出了氣場壓迫,怪獸的攻擊力被吸收了。
『X—劍士 索札』 攻擊 2500→2200 守備 1600→1300
『XX—劍士 卡多姆茲』 攻擊 3100→2800 守備 2600→2300
『相劍大公—承影』 攻擊 3000→3300 守備 3000→3300
「居然還有這種事情…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小圓說著。
「隨便妳們怎麼講好了,唐軍沒有對我使用禁止卡算是仁慈,但是妳們這種決鬥的態度實在令我失望,不過我記得沙耶香有個隱藏的招式沒有使用呢。」杏子說著。
「發動『X—劍士 索札』的怪獸效果,將場上的『XX—劍士 卡多姆茲』送入墓地,之後可以得到無敵狀態,與他戰鬥的怪獸會直接自爆,去吧,犧牲聖血!!」小圓說著。
「等一下,小圓,妳確定要這樣做嗎?」小焰說著:「要等到小雪的回合開始才能開始戰鬥啊,這樣還是不能攻擊過來啊。」
「覆蓋上兩張手牌,這時候小雪總算可以進攻過來了吧?」小圓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小雪有六張手牌,身體變成了魔法少女白雪的樣子,「對方場上有額外牌組特殊召喚的怪獸,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教導的聖女 艾克莉西亞』,之後從手牌通常召喚,『驅魔修女 埃莉絲』!!」
『教導的聖女 艾克莉西亞』 攻擊 1500→1200 守備 1500→12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驅魔修女 埃莉絲』 攻擊 500→200 守備 800→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發動魔法卡,『驅魔修女的和平問候』,支付800點生命值,從牌組檢索一張『驅魔修女 索菲亞』,之後因為場上存在『驅魔修女 埃莉絲』可以特殊召喚檢索的怪獸。」白雪特殊召喚了檢索的怪獸了,她的LP從4000降到3200點。
『驅魔修女 索菲亞』 攻擊 100→0 守備 800→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妳場上有從墓地特殊召喚的怪獸吧,雛鶴愛,那就發動速攻魔法,『驅魔修女的阿們武裝』,我要直接讓『驅魔修女 埃莉絲』進行魔法少女驅魔變身,換裝,光之美少女,公主禮服!!階級4,『驅魔修女 米迦埃莉絲』!!」白雪發動了魔法卡,驅魔修女們發覺有惡靈怪獸出現,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戰鬥。
『驅魔修女 米迦埃莉絲』 攻擊 2500→2200 守備 1800→1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驅魔修女 米迦埃莉絲』驅除惡魔之力,將場上的『相劍大公—承影』給除外,光之美少女,花卉驅魔旋風!!」白雪發動了驅魔修女的能力,但是被杏子反制。
「連鎖2,『相劍大師—赤霄』的效果發動,將手中的『地龍星-狴犴』除外,之後選擇『驅魔修女 米迦埃莉絲』的效果無效化。」杏子命令怪獸用劍插在地上,米迦埃莉絲因為束縛無法動彈,「真是的啊,除外的卡片又一張,攻擊力會被吸收100點啊。」
「那就試試看這招,『驅魔修女 索菲亞』可以從牌組抽一張牌,冰雪祈禱!」白雪有四張手牌,「我要將等級4的『教導的聖女 艾克莉西亞』『驅魔修女 索菲亞』進行疊放,是時候歸還那封閉在冰冷牢籠中的夢想了,做好覺悟了嗎,神聖超量變身!階級4,『驅魔修女 阿索菲勒』!!」
『驅魔修女 阿索菲勒』 攻擊 2100→1700 守備 1800→1400
光屬性,魔法使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驅魔修女 阿索菲勒』移除一個疊放單位,發動她的怪獸效果,將妳場上的『相劍大公—承影』返回持有的手牌,不過這樣就會返回額外牌組吧?珊瑚驅魔箭矢!!」白雪發動了阿索菲勒的攻擊,相劍大公被炸回額外牌組了,所造成的永續效果失效。
「就是現在,戰鬥階段開始,『X—劍士 索札』『相劍大師—赤霄』發動攻擊,之後發動『X—劍士 索札』的效果無視進行破壞,激情節奏曲!!」小圓用怪獸的效果,發動沙耶香的必殺技破壞了杏子的怪獸。
「哼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杏子似乎嘲笑小圓,她的生命值沒有減少,「發動陷阱卡,『陷阱詭計』,我將牌組一張『相劍暗轉』除外,將第二張『相劍暗轉』覆蓋到魔法陷阱區,之後可以守備特殊召喚『相劍代幣』。」
『相劍代幣』 攻擊 0 守備 0
水屬性,幻龍族,代幣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還沒完呢,『驅魔修女 米迦埃莉絲』『驅魔修女 阿索菲勒』對兩體『海馬代幣』發動攻擊,光之美少女,箭矢追擊!!」白雪命令怪獸摧毀兩體護盾。
「果然還是這樣的實力呢,不過妳們既然憎恨著PROMISED BLOOD……」杏子說著。
「結束這一回合,我是不會屈服妳的,叛徒,現在見識一下我們的實力差距。」白雪說著。


「在那之前,主要階段2開始的那個瞬間,因為場上有效果無效的怪獸,『妖眼的相劍師』從手中特殊召喚,看著吧曉美同學,這就是你想保護的人最大的努力啊。」杏子特殊召喚了怪獸在主要階段2。
『妖眼的相劍師』 攻擊 25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妳為什麼要相信這些東域怪獸的力量,反而自己就因此被牌組遮蔽呢?」小圓問著,但是杏子準備開始嘲笑她。
「妳真的以為……我是那個對沙耶香滿懷關愛的佐倉杏子啊,那都是給妳們表演看的,自從我爸爸和妹妹都被哈布斯堡家族的神父殺死後,我唯一的願望是復仇啊。」杏子說著:「而且那該死的PROMISED BLOOD一直以來,都是他們的信徒,我想把他們通通殺光,一個都不留,這點我們的目的是一樣的。」
「美樹同學一直以來都很想改變妳那自私的心,佐倉,妳真的不打算救出沙耶香嗎?」麻美斥責杏子的主見,杏子很快吃著偷來的蘋果。
「沙耶香那樣子,根本就和魔女沒兩樣,肉體意義上已經是死掉了,不,自從她把靈魂之心獻給了丘比之後,根本沒有意義要去伸張正義。」杏子說著:「所以妳仔細考慮清楚,我們的敵人要排除Magius,共同作戰,對付PROMISED BLOOD她們,加入Magius是最好的選擇。」
「少囉嗦,輪到我了,抽牌!」小彩有六張手牌,「發動永續魔法,『第二次機會』,我可以在做一次命中判定來調整命中率低的怪獸。」
「妳在做什麼啊?難不成……」小圓問著,她場上的怪獸好像被升級召喚的記號標記。
「我要將場上的『驅魔修女 米迦埃莉絲』『驅魔修女 阿索菲勒』作為解放,升級召喚,魔法少女的殺人委託,請賜予我魔杖,讓我把那些同學嘗到痛苦!『左輪槍龍』!!」朝霧彩升級召喚了傳說的機械龍。
『左輪槍龍』 攻擊 2600 守備 2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把魔杖的子彈填入『左輪槍龍』,瞄準『妖眼的相劍師』發動,將有50%的機率命中這個怪獸並破壞掉,俄羅斯爆裂輪盤!!」小彩彷彿瞄準怪獸般的破壞怪獸。
「這時候避開牠的攻擊!!」杏子說著,妖眼的相劍師閃躲了子彈。
「永續魔法『第二次機會』的效果發動了,重新填裝一次子彈,射擊!!」小彩發射了怪獸的子彈,妖眼的相劍師被擊中身體粉碎掉。
「這時候進入戰鬥階段,『X—劍士 索札』『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發動攻擊,無視傷害計算破壞怪獸,血腥激情節奏曲!!」小圓命令怪獸對小愛的怪獸發動攻擊,夢魘瑪莉被破壞掉了。
「之後,『左輪槍龍』『魔玩具 鉤烏賊』發動攻擊,槍管爆裂!!」小雪打算犧牲掉左輪槍龍打敗對手的鉤烏賊,牠們現在攻擊力都相同。
「妳想要王手啊…看樣子真是個阿呆呢……」小愛說著。
「這時候手中的『亡命左輪槍龍』從手牌特殊召喚,全新的魔杖將換上魔力的膛線,用他破壞這一切的霸凌!!」小彩特殊召喚了左輪槍龍的進化體。
『亡命左輪槍龍』 攻擊 2800 守備 2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亡命左輪槍龍』填入三發子彈,有50%的機率會破壞場上的一隻怪獸,去吧!!」小彩按下了怪獸的板機,三枚子彈射向了魔玩具 劍齒虎和鎖鏈綿羊,以及海馬父子。
「怎麼會,全部都擊中了……」杏子驚訝的說著,三隻怪獸因為條件不足被效果破壞。
「覆蓋上兩張手牌,之後發動魔法卡『削命的寶牌』,從牌組抽三張牌之後,再覆蓋上兩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小彩說著,之後她把手中的一張怪獸,一擊必殺侍捨棄。
「場上……怎麼有蓋滿後台卡片的樣子啊?」杏子驚訝的說著,但是小愛卻幫杏子的肩膀按摩,要提醒她什麼事情?


「放心,她下的期局已經有破綻了,很快就會輪到我的回合,就會因此讓她們其中一位生命直歸零敗北呢。」小愛說著,宣告著死亡的倒數計時。
「真的是這樣嗎?」杏子看著小愛持有的唯一一張手牌,「看起來是沒有問題,但必須也要有她們減少生命值的手段啊。」
「輪到Me了,抽牌!!」鞠莉有六張手牌。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卡多姆茲的緊急指令』,從墓地裡特殊召喚『XX—劍士 波加特騎士』『XX—劍士 全護甲騎士』到小雪的怪獸區上。」小圓復活墓地裡的劍士怪獸保戶要被直接攻擊的小雪。
『XX—劍士 波加特騎士』 攻擊 1900 守備 10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XX—劍士 全護甲騎士』 攻擊 1300 守備 1000
地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把手中的『雷龍』捨棄掉,發動Monster效果,從牌組Find兩張『雷龍』加入手中。」鞠莉有七張手牌,「之後發動『雷獸龍—雷龍』的效果,從墓地Find一張『雷龍』加入手中。」
「之後Me要將墓地裡的『相劍大師—赤霄』進行除外,特殊召喚手中的『暗黑龍 坍縮星蛇』,之後將場上的『暗黑龍 坍縮星蛇』進行解放,升級召喚『雷龍』。」鞠莉升級召喚了怪獸了,「發動魔法卡,『雷龍融合』,Me要將墓地裡的『雷獸龍—雷龍』和場上的『雷龍』進行Fusion,Me要把這些Schmoes和Daves結合成Rosen Graves,那些Cathode Sereens會變成Cathode Sereens,Fusion召喚!Level 8,『超雷龍—雷龍』!!」
『暗黑龍 坍縮星蛇』 攻擊 18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被作為升級召喚解放。
『雷龍』 攻擊 1600 守備 1500
光屬性,雷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被作為融合素材。
『超雷龍—雷龍』 攻擊 2600 守備 2400
闇屬性,雷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就是現在,翻開覆蓋的反制陷阱,『神的宣告』,支付一半的生命值,這次的融合怪獸無效並破壞。」小彩發動了反制陷阱,一道閃電諷刺的電死了超雷龍,她的LP從4000降到2000點。


「戰鬥階段,我要將『魔玩具 劍齒虎』『亡命左輪槍龍』發動攻擊,X—二連斬!!」小愛打算用她兩隻怪獸進行攻擊。
「連鎖1,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幸運拳』,之後連鎖2,『亡命左輪槍龍』的效果發動了,連鎖3,再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銃砲擊』,之後連鎖4,小雪班長場上的『XX—劍士 全護甲騎士』發動了。」小彩不斷在攻擊計算的時機發動連鎖。
『XX—劍士 全護甲騎士』可以把這次攻擊無效化,但是無法阻止『銃砲擊』發動,之後『亡命左輪槍龍』可以發動板機破壞怪獸,二連發!!」白雪配合小彩發動了槍彈攻擊,小愛場上的魔玩具全部都被送進墓地了。
「之後永續陷阱『統砲擊』可以將場地魔法『大靈峰相劍門』破壞掉,去吧,進化後的『左輪槍龍』!!」小圓配合小彩發動了攻擊,破壞了山間泉水。
「哎呀,怎麼可以這樣欺負Our Baby呢?在You的『第二次機會』正對面,覆蓋上一張手牌,這回合Ending!」鞠莉卻突然很快的結束這一回合。
「終於啊,輪到杏子我了,抽牌!!」杏子有一張手牌,「將場上唯一的『海馬代幣』作為解放,從手牌特殊召喚,『相劍瑞獸—鈍鈞』!!」
『相劍瑞獸—鈍鈞』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地屬性,幻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真是的,居然把人家的好山好水破壞掉,我要將等級4的『相劍代幣』和等級6的『相劍瑞獸—鈍鈞』進行調星,拜託了神啊,都已經是這種人生了,至少讓我做一次幸福的夢吧,同步召喚!等級10,『鮮花女男爵』!!」杏子同步召喚了怪獸了。
『鮮花女男爵』 攻擊 3000 守備 2400
風屬性,戰士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鮮花女男爵』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X—劍士 索札』用效果破壞掉,真是煩死了,盟神刺槍!!」杏子破壞了小圓唯一的怪獸,似乎要發動攻擊,「戰鬥囉,我要將『鮮花女男爵』對鹿目直接攻擊……」
「發動永續陷阱『幸運拳』的效果,投擲三枚硬幣,如果都出現正面的場合可以抽三張牌給小圓,不過連鎖2,『亡命左輪槍龍』的效果發動了,裝填三枚硬幣破壞掉『鮮花女男爵』……」小彩說著,但是被杏子反制。
「連鎖3,『鮮花女男爵』可以反制一次怪獸效果,無效並破壞他,鎖鏈之牙!!」杏子召喚了紅色的鎖鏈牆,夾住了亡命左輪槍龍破壞。
連鎖1的處理,三次銅板的結果是兩次正面,這使小彩必須再擲一次。


「發動『第二次機會』的效果再擲一次硬幣……」小彩再度投擲了硬幣,但這次更慘,三枚硬幣都是反面的。
「哼,破功了吧,接著那個鹿目必須受到戰鬥傷害呢。」杏子說著,鮮花女男爵用武器砍傷了小圓。
「小圓!!」小焰大喊著,小圓的LP從4000點降到1000點。
「我沒事的,就算沒有那三張牌的支援,我想一定會有辦法逆轉的。」小圓說著。
「真的嗎,呆子,我想妳應該等不到那個時候了……」小愛說著,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什麼?
「讓我告訴妳吧,雛鶴有可以破壞場上魔法、陷阱卡的卡片,可惜的是沒辦法在第二回合中發動,不過這個時候總算撐到這個時機了。」杏子說著。
「弟子有5秒的時間,拿棋。」小愛有兩張手牌,「打出魔法棋,『神鷹的羽毛掃』……」
「不好了,『幸運拳』發動後只要被破壞,就會給一個玩家6000點的效果傷害…」小焰說著,似乎看著小彩有危險,她離永續陷阱最近。
「轟隆隆隆……」一陣暴風突然從場上颳起,四張表側、裏側的魔法、陷阱被破壞送入墓地,之後就是一陣爆炸。
「朝霧!!」白雪這時擋下了爆炸,她的LP從3200歸零。

「差不多那個魔法少女管理員的委託人也死透了吧?」杏子之後看著小圓和小彩,她們目睹由姬河小雪變成的魔法少女被爆炸炸成灰燼。
「小雪、小雪不要這樣……明明是我的錯啊……」朝霧彩看到了小雪從爆炸中消失,似乎留下了一把魔法長槍,小彩覺得好悲傷。
「好了,或許我們與丘比簽下契約的證明,就是我們活著的證明啊。」杏子慢慢地走向小圓面前:「看那些比我們還要悲慘的魔法少女系統,她們沒有一個是活著回去的。」
「妳還不是因為有環同學……她幾乎可以救活小雪…」小圓非常傷心的說著。
「不過環彩羽是無法修復人類的靈魂之心的,所以才會需要有『妳這種型態』的靈魂寶石才可以啊,那種核心才是我們最完美的狀態,我們才不像沙耶香說的這麼脆弱呢。」杏子慢慢的在小圓的耳邊說著,小圓的臉色越來越害怕。
混帳,妳這種人才不是我們的同伴!!」小焰生氣的說著。
「我看錯妳那原本天真善良的心了,佐倉……」麻美說著,雖然內心很斥責杏子,卻無力插手小愛打敗她們三人的事實。


『妳說她們三個會有其中一人可能有離去的危險嗎?』似乎是Chara的回憶對話。
『但如果這點成立,沙諾爾不可能有辦法提前做掉她們三個首腦的性命。』靈夢的聲音說著。
『沒人能聽進去我們的聲音,所以到底還有什麼方法?』翔音的聲音問著。

「嗚姆,只有妳們回來大東願意善後啊。」在放學路上的和泉十七夜問著在空中使用托貝魯拉的靈夢和魔理沙,「究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妳手中好像拿著姬河班委員長的物品呢。」
「這上面似乎有收納物品的四次元口袋,似乎只有特定的人士才能啟動長槍上的凹槽。」靈夢說著:「似乎是被下了某種封印似的,不過既然是魔法力……」
「好像跟我的靈魂寶石契合度很高,是不是要用我的魔法來通訊呢?」十七夜拿出靈魂寶石靠近長槍的凹槽,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我想也只有把這Magius的根源找出來回答了,不過等這一切真相大白,絕對,不能留彩羽一條生路。』Chara做了某個決定,『之後我說什麼話,絕對不要相信我所做的一切是不是真的……我一定要把唐軍的某些底細找出來,就算賠上這處女之身……』
『妳要演戲,這是真的嗎?』魔理沙問著。

長槍上顯示了一個畫面,似乎顯示小雪的魔法終端的影像和地圖上所在的位置。
「白…白雪她還活者,這怎麼可能?」靈夢驚訝的問著。
「而且還是在同步次元的新童實野市,那個貴族區的地點。」十七夜說著,似乎知道些什麼。
「這樣的話…有點擔心Chara她……」魔理沙似乎在擔心什麼?
「妳說的是?」十七夜問著:「難道她不在妳們身邊嗎?」

『通往神田市的車站快要到了,請要下車的旅客,記得收拾車上的物品。』
「我得問問裕子,這一切的真相才行,小雪她…不會就這樣死的。」Chara Dreemurr說著,做為一個穿著制服的女國中生,穿上了以前作為墜落人類的毛衣……

{待續……?}

下集預告:
在寶崎市的溫斯頓小學畢業的櫻明,為了自己的漫畫家夢想,把自己心愛的怪獸卡珍藏捨棄,但是,露比和拉布拉這兩位寶石寵物不這麼認為。有個大姊姊來拜訪姐姐莫妮卡的家裡,說要找一位神濱市的學生,但在陰陽錯差之下,她們開啟了寶石樂園的封印,現在寶石樂園被黑暗噴泉鎮壓住,到處都是惡魔寵物的天下,小明是否能握住暗界之民的劍,她要和米莉亞和雷恩一起封印噴泉?

{Turn:06,幻影霧劍}

後記:很抱歉我這麼晚才開始更新,不過可能因為蘿莉控凱薩的世界觀設定,我需要跟他討論第五話的內容是否要修改,主要是參考Deltarune的噴泉設定。
不過之後我想另外一篇故事的轉折,是否能讓法老救出前社長?因為已經想好了故事的結局,就差法老的新卡還沒發售罷了……

創作回應

戒子
頭香呀!
這回合更新了很多地方,連小圓媽詢子都登場啦
不難想像詢子有可能是一個嚴厲的上司,畢竟是一位女強人嘛~
還有不得不說杏子登場有說出那句經典名詞:都已經是這樣的人生了~
真的很懷念,大大將她用在這個鬥牌戰場上沒有違和感,期待後續更新!
2021-10-28 02:42:09
可可羅
不過之後可能會把故事重心放在其他兩個憂鬱系魔法少女的作品上,
但是會跟少女動漫《寶石寵物》一起寫故事呢
2021-10-28 12:57: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