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4

可可羅 | 2021-09-21 12:49:47 | 巴幣 2006 | 人氣 181

連載中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見瀧原社區,鹿目家】
「姐姐起來,通常都是姐姐叫媽媽起來的。」達也正在騎在睡著的小圓身上叫醒她,不過小圓的心情有點不太好。
「我今天不想上學,達也你就別吵我了,OK?」小圓心煩的說著。
「姐姐快起床,要不然會被媽媽罵的。」達也說著,這時穿著上班服的鹿目伯母已經打開了小圓的房間。
「鹿☆目☆圓,再不起床的話,我要打電話給你朋友沙耶香囉,妳知道妳的那些朋友很關心妳呢。」鹿目伯母生氣的說著,掀開了小圓的棉被。
「妳儘管打電話給學校好了,沙耶香死了。」小圓似乎好像在床上有哭過的痕跡。
「憑什麼說她已經死了呢,倒是昨晚看妳很不開心,把人家的愛車D輪刮傷了吧?」鹿目伯母說著:「我現在有請一個決鬥家庭教師來給妳補習,但是妳也要在學校用功念書啊。」
「決鬥家庭教師?媽媽妳為什麼要請我去補習呢,難道妳這陣子要加班嗎?」小圓驚訝地站起身子來,「不過我在學校的決鬥科目都是及格的啊,為什麼要請家庭教師?」
「我不清楚呢,據說是她強烈要求要教我女兒的,好像是個老奶奶。」鹿目伯母突然臉紅的說著:「小圓,妳難道在學園偶像社有發生什麼嚴重的事情嗎?」
這時候的小圓抱起了鹿目伯母的身子,似乎好像經歷了很可怕的事情。
「小圓,接下來不會有事的,我想曉美同學也能理解妳的心情。」鹿目伯母說著,準備帶小圓去刷牙吃早餐。

「叮咚~」鹿目家的門鈴這時響了起來,到底會是誰要當小圓的家庭教師呢?
「這裡是鹿目家,請問妳們兩個,是來找誰呢?」鹿目伯父開了門,似乎看見了一位穿著紫色睡衣的年長女士,和一位穿著女僕裝的年輕惡魔。
「我是帕秋莉‧諾雷姬,鹿目詢子在嗎,我要找她和她的女兒。」帕秋莉說著:「麻煩你把那個白色的妖精趕走,他是個害蟲。」
「哎呀呀,是帕秋莉小姐啊,歡迎來這坐坐……」鹿目伯母趕來門前跟帕秋莉打聲招呼,之後指責了丈夫一句,「老公,她們是我跟你說的客人啊,最近女兒有點情緒問題呢。」
「小圓看起來還是天真可愛的女兒啊,怎麼了嗎?」鹿目伯父問著。
「你女兒現在因為社團的壓力,所以也沒辦法好好學習,她最近的成績有點擔憂呢。」帕秋莉說著:「所以我作為她的數學老師,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好了,我要去學校上課了,我不會在意社團的事情的。」小圓拿起了午餐便當之後準備出門,之後見到了門前的帕秋莉。
「小圓,下課之後,我會教你如何考驗極大消滅咒語,你要好好的帶著完整的悲嘆之種。」帕秋莉給了小圓預告下課後的課程,似乎要給小圓做什麼可怕的訓練。

{TURN:04,盜賊的七道具}


【神濱市,大東學園,下午休息時間】
「哇,純子妳去買書回來了啊,在榮區的百貨公司買的啊?」女同學們看見結城純子似乎買了一本課外書,純子正打算給大家炫耀。
「這本是《連將棋都不懂的笨蛋都可以學會將棋》,雖然我需要花點時間去學習如何把將棋的常識給學好,因為我看過Dreemurr同學和她以前的朋友下過將棋嘛。」純子說著。
「純子那本書會不會很貴啊,妳哥哥會不會罵妳呢?」女同學靠過來說著。
「當然不會囉,他只會摸人家的胸部和屁股,我都能忍受他了,真不好意思。」純子說著。
「那麼要不要連Dreemurr同學一起看這本書好呢?」一位女同學說著。
「今天本來想要找Dreemurr同學一起的,不過看她今天是有點不舒服呢……」純子說著,看著Chara的位置似乎有點想著她。
「放心吧,姬河同學已經把她送往保健室了,我想她今天應該要休息呢。」另一位女同學說著:「說到姬河同學,聽說你們一起去放鬆心情了吧?我想Chara心情應該好了些呢。」
「對啊,心情好了些……不過她還是跟那個沒付車錢的魔法少女一起離開了。」純子突然喃喃自語地說著,心裡正在想些什麼?
「妳說有人沒有付車錢嗎,是不是那位中央區的秋元她啊?」本來問著Chara事情的女同學問著:「她看起來就是一副沒錢坐車的人呢……」
「才不是呢!」純子似乎突然很擔心Chara,「我覺得Chara最近出了點狀況,我可以去保健室探望她嗎?」
「好啊結城同學,那要小心朝霧同學也在那裡安養呢。」同學跟純子道別,純子馬上出了教室,準備去保健室一趟。

純子正在走在通往保健室的路上,看到一個攝影展正在借用某個社團教室。
「攝影展?這不是Chara所參加的決鬥社嗎,被借用當去攝影展啦?」純子看著展示牌說著:「是京都大學過來的畢業學姐,要在這裡辦展覽嗎?」
「待會我們會花一點時間給同學參觀,其實我不是大東學園畢業的。」一位黑色帽子的領帶襯衫女大學生過來說著:「我是宇佐見蓮子,其實這是我們都市傳說的攝影展。」
「都市傳說,我們這裡可沒有什麼都市傳說啊。」純子說著。
「不過聽說神濱市,有某種不可思議的靈異傳說,所以想在這裡給同學辦幻想鄉傳說的特展,我要證明幻想鄉不是ZUN先生所憑空想像的結界。」宇佐見小姐說著。
「那只不過是個遊戲罷了,聽說還畫出漫畫和小說作品呢。」純子笑著說。
「是真的,聽說有紅魔館突然出現在神濱市了,所以我想看看。」宇佐見小姐說著,跟她一起辦特展的女大學生過來補充說明,她是金髮紫色衣服的女孩子。
「不過紅魔館是一個妖精服侍吸血鬼的洋樓,我想妳可能沒辦法活著回去。」金髮女大學生說著:「她們會用某種魔力摧毀對手的【仁慈】面板,所以……」
「好了啦,梅莉,我想她應該不知道怎麼對付彈幕遊戲。」宇佐見小姐對著名叫梅莉的金髮美女說著:「倒是我有件事想跟妳問一下,妳有沒有聽說過白色妖精的傳聞?」
「沒…沒什麼,但是我好像得先去保健室一趟,我朋友似乎有點不太舒服。」純子說著。
「好的,不過有件是想提醒妳呢。」梅莉說著:「在幻想鄉的少女中,憎恨不是唯一的解決方式,無論如何都要冷靜面對所有異變。


『我們魔法少女,所存在的靈魂寶石會因為魔力的消耗,而孕育出魔女,而這份絕望的能量究竟會是詛咒,還是一種救贖的方式呢?』

「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害曉美焰吵起來的,她們一旦內鬥起來,大家都會開始變成魔女,只剩下小焰一個人能承擔痛苦,我不希望這樣……」Chara在床上似乎有點失控,眼神變得很絕望,身體不斷顫抖著。
「小雪,我想她可能中了那股詛咒,如果這個時候召喚魔女化身,她就沒有什麼抵抗力可以淨化靈魂寶石了。」名叫細波華乃的同學說著。
「那麼細波同學,我可以把她殺了嗎?」這時朝霧彩好像要拿起Chara的戒指做些什麼?
「絕對不可以,我想她一定是誤會什麼了,但是我得把這些東西交代清楚,那就是……」姬河小雪說著,正在用魔法終端讀取Chara最黑暗的心智,「她的記憶絕對是一個關鍵的線索。」
「怎麼說白雪,難道會是跟時空管理局的機動六課有關係嗎?」華乃問著。
「到時候可能要做出戰鬥的準備,但是我們育成計畫的系統,對這個靈魂寶石的系統目前還無法對付她們的暴走。」小雪說著:「她的確和機動六課的人吵了起來,但是不知道還能不能和好,她們最後說是要幫助小圓她們。」
「只需要攻擊她孕育出來的魔女化身部位就可以了吧,應該沒問題。」華乃說著,變成了忍者模樣的魔法少女,手裡拿著銀色的鳳梨切片(手裡劍)。
「好吧,但是小丑她,似乎好像趕過來接近這裡。」小雪變成了白色制服樣貌的魔法少女,試圖離開保健室阻止跟過來的純子,「波紋,你照顧好小彩,絕對不能被魔女化身吃掉啊。」

「小丑,絕對不能夠進來這裡了,接下來你的同學會有些危險。」變身後的小雪叫住了純子的代號,似乎阻止前來的純子。
「白雪,想問你一件事情。」純子問著變身後的小雪:「那個靈魂寶石系統的魔法少女,是不是有生命危險?我想知道她究竟發生了什麼心事,如果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話……」
「我們育成計畫系統的魔法少女是無法干涉魔女化的事情,所以別擔心,那女孩一定會平安無事的……」魔法少女白雪說著:「光是讓朝霧彩她人安置在大東學園就已經是個麻煩的事情了,現在那傢伙對魔女的認知已經太過成熟,所以隨時都會有變成魔女的威脅。」
「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沒有陪她一起放鬆心情,我想她也不會變成這樣。」純子說著,手裡拿著口袋中的魔法終端,似乎打算要做些什麼事情。
「那傢伙是時空管理局安送的魔法少女,並不是機動六課的一員,妳應該知道吧?她們三位總督,只是受圓環之理的委託罷了,圓環之理對她們來說,只是客人而並不是神,她們是真的利用了她,所以她會絕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魔法少女白雪試圖說服純子。


「妳錯了,我想做為父母的她們,一定都很疼那個孩子。」結城純子用魔法終端變成了魔法少女小丑,一位以魔術師裝扮的魔法少女,手中拿著可以變化的魔法杖。
「哼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不安的魔女化身突然破牆襲擊了過來,這次她似乎正在吞噬著Chara,而波紋正在用手理劍攻擊魔女化身。
「來了嗎,白雪、波紋你們的魔杖可以打倒她吧?」小彩手裡拿出了一把左輪手槍,似乎像魔法少女在使用的槍。
白雪拿出了某個魔法長槍作戰,發現小丑沒有可以作戰的武器。
「妳給我振作起來,DREEMURR同學!!」小丑不斷地用拳打腳踢攻擊不安的魔女化身。
「等一下,小丑妳每次都這麼衝動…」白雪跟著小丑對目標斬擊,似乎有點沒有效果。
「這個魔女化身,似乎好像會弄斷魔法界的暗器。」波紋對魔女化身斬擊,她身上的手裡劍被折斷了。
「要怎麼做呢……」小彩似乎擺出防禦攻擊的動作。
「啊啊啊……」波紋被不安的魔女化身束縛住了,似乎受到很嚴重的傷。
「不妙,她的HP不斷地在回復…現在救波紋她,然後小丑幫忙治療她。」白雪拿起魔法長槍斬斷了束縛波紋的藤蔓,要小丑幫忙治療。
「哼哈哈哈哈…」不安的魔女化身噴出火焰的吐息,教室走廊燒了起來,四人正在陷入苦戰。
「這不太妙啊,似乎把關節折斷了……」小丑正在治好波紋的傷口。
「小彩,到時候妳要把我們傳送到其他地點,我們會想辦法的。」白雪命令小彩,她似乎快撐不住了。
「好的…不過,我的魔杖只能把人傳送到危險的地帶,你們這樣安全嗎,特別是新生的魔法少女……」小彩對波紋扣下了板機,一道光束送走了魔法少女波紋。
「小丑,妳趕快通知大東區的靈魂寶石系統魔法少女,但是這次的騷動一定會引起魔女化身隔離所的事情的。」白雪說著,似乎想要逃跑。
「我不要,Dreemurr同學是我的朋友,我想戰鬥。」小丑說著。
「難道妳真的要被那個魔女化身殺死嗎?」白雪說著,很擔心小丑的安危。
我不想再看到同伴就因此死掉了,與其這樣我想採取行動,我想要打敗她的恐懼。」小丑說著:「妳也不是失去了很愛踢足球的青梅竹馬嗎,那這樣換來魔法少女的死有什麼意義?」
小丑突然失控的對活埋的魔女化身拳打腳踢,似乎什麼都不管了。
妳快醒醒,為什麼妳要活在絕望之中,已經不是有辦法了嗎?
不安的魔女化身似乎損傷正在修復著,打算對魔法少女小丑發動反擊。
妳難道就這樣對鹿目她們見死不救嗎?我可不希望有這樣的結局,我想妳振作起來……
魔法少女小丑似乎被藤蔓綁住,似乎正在努力著針扎著。
我們都是弱者,偉大的地方就是在自己的勇氣啊,所以……
魔法少女小丑突然解除了自己的變身狀態,似乎變回人類的狀態跟Chara溝通。
拜託了,找回自己想要拯救人類的想法吧?」純子說著。


『為了遠離人類,當時的七大賢者發動各自的戰爭,我墜落到某處,唯一的願望就是想要有個幸福的家庭,但是我卻一點活下去的動力都沒有。』
『那傢伙繼承了我的願望,好不容易可以有這樣的生活,但是那場決鬥城市大會,他想要嘗試用不同的方式拯救世界,為什麼要這麼縱容自己放手一搏呢?』
『成為了比怪物還要恐懼的存在之後,我的願望就破碎了,所以魔法少女對我來說,算是最後的死刑了吧?奈葉前輩一直都被我連累,這有什麼好固執的呢?』
『但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動力是什麼,那個小男孩有辦法嗎?』

「Chara醬,我摘了一朵黃色的花給妳呢,我希望我們可以度過美好的日子呢。」眼前的藍色毛衣少年說著,Chara似乎正在思考什麼?
「Frisk,如果真的有種叫做溫暖的感覺,那會是怎樣傳達給大家?」Chara問著。
「我也不知道,但是妳要自己找到答案,有時候,溫暖不是用送的方式給大家,而是妳對這個溫暖的使命,我也做不到。」Frisk說著,似乎正在反問。
「當初遊矢的卡片也是,我希望他們能夠做更好的事情,反而我卻自己頂上了痛苦吧?」Chara說著,Frisk似乎很生氣。
「妳真的認為那種笑容是錯誤的嗎?」Frisk嚴厲地問著:「明明只是傳達給大家的心意,卻成了傷害別人的武器,妳是這樣想的吧?現在純子他正在救妳,妳不一定會能百分之百的被她拯救,一個人要完全的從地獄活過來,也是看自己的決定啊!
「我對你,也做出了不好的事情,你的靈魂之心就是我的靈魂寶石,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賠你,但是Frisk,現在換我…來補償過去的錯誤了吧?」Chara說著。


「怎麼回事,魔女化身自己崩潰了起來……像被屬性排斥了一樣。」小彩驚訝的發現不安的魔女化身起了作用。
「那就是回復咒語霍伊米的奧秘啊,沒想到居然被魔法少女擺了一道。」這時穿的不像傳統巫女的巫女走了進來說著:「用魔法的力量來治療對方的傷口,其實就是促進對方的痊癒系統加速復原而已,而過度的使用強大的回復咒語,則也會對壽命造成影響,雖然我是很不想說啦,曾經在1600年前,當世界一片混沌之時,魔族的軍隊製造了超魔生物,那種系統就跟現在的魔女化身很像,對神的不敬之產物!!」
「那是…樂園的巫女,博麗靈夢!!」白雪看到了這樣的情況,似乎了解了什麼?
「剛才那位攻擊造成回復的魔法少女,不斷地給她使用治療的波動,就以魔女的壽命而言,很快就會崩潰吧。」靈夢拿出了驅魔杖,然後狠狠地給不安的魔女化身一擊,「夢想妙珠!!
靈夢使出了過剩回復的物理攻擊,打算用這股力量打敗魔女化身。
「這麼說的話,靈夢你不是不會回復的能力嗎?」純子問著靈夢。
「我所做的一切退治,就是所謂的過剩回復囉。」靈夢說著,Chara似乎倒在地上,失去一陣子意識的她睜開了眼睛。
「純子……我回來了,不過學校造成很大的災難吧?」Chara抱住了純子。
「沒事的,我想一定會有消防隊趕來的……」純子安慰Chara的情緒,但是這時候靈夢用驅魔杖打破了走廊的窗戶和牆壁。
魯拉!!」靈夢詠唱了瞬間移動咒文,純子、小雪、小彩和Chara化為光束傳送到遙遠的地方,見瀧原的某處……


【災難發生之前的幾分鐘,鹿目家,後院庭園】
「帕秋莉小姐,妳不是要強化魔法少女的最強咒語嗎,為什麼跟我媽媽買了個將棋盤來下棋呢?」小圓問著帕秋莉,似乎是要下某個日式的西洋棋。
「當然囉,妳朋友也正在看呢。」帕秋莉說著:「將棋,原本是戰爭的軍將為了培養武士道的精神而發明出的遊戲,當然我不會給妳玩『輕鬆的版本』。」
「我記得最難的考驗就是『互不讓子』的吧?」在一旁觀看的巴麻美問著。
「妳大錯特錯了,實際上原本這個棋子我特地買了奧雷卡爾鋼的版本,木製的棋子遇上了極大消滅咒語會直接破壞掉,實際上『決鬥將棋』就必須用到有關咒文和鬥氣的知識才行。」帕秋莉說著:「合成咒語,美拉米、馬夏特!!
帕秋莉同時在持有棋子的左右手上發動了強力的火焰咒語和冰凍咒語。
「這兩個咒語同時是可以把空氣的能量以正向震動逆向震動為攻擊手段的元素魔法,只要把它們結合在一起,就能產生強大的破壞力,妳應該知道火炎系的攻擊和冰凍系的攻擊要怎麼減輕傷害吧?」帕秋莉問著,兩隻發動元素魔法的手正在靠在一起,似乎有感覺到強大的魔力。
「火炎系的咒文,必須躲避掉攻擊,才能夠把傷害減輕,冰凍系則是相反,只要移動到任何一釐米就會承受很大的痛苦。」小圓說明了橘色子彈青色子彈的閃躲方式。
這時候帕秋莉已經把兩隻手化為一道強力的魔法之弓,打算使出極大消滅咒語。
「這類已經是上級魔法,所以會應用到天空閃電落的升級式,現在用妳的閃熱咒語加附在妳身上的魔法箭矢上吧!」帕秋莉說著,小圓拿出靈魂寶石變出了魔法弓。
「真的要這樣嗎?」小圓把射箭的另外一隻手使出閃熱的氣息。
「記得要用棋子發動攻擊,決鬥將棋所遇上的很多人都會使用拉伊迪恩來配合『天空閃電落』,強力的咒語可以配合它使出不同的效果,用它來消滅棋子的靈魂。」帕秋莉說著:「使出『真空龍捲落』配合咒語來打敗『天空閃電落』,妳得用以梅都洛亞抗衡的極大咒語來打敗這個攻擊吧!!」
魔法箭,貝基拉格恩!!」小圓準備發射魔法的箭矢作為將棋招式。
密技,天空閃電落—皇家聖焰!!」帕秋莉發射了極大消滅咒語,一道毀滅的氣息正朝著小圓逼近。
密技,真空龍捲落—魔法甘霖!!」小圓也發射了閃熱的箭矢,一道魔法陣的箭矢正打算抵銷帕秋莉的極大毀滅魔法。
「如果鹿目同學的願望是治療的話…現在真的有辦法可以抵銷消滅的魔法嗎?」帶著眼鏡的小焰看著兩位魔法少女正在互相放出最強的攻擊,似乎有點看不下去。
「糟了,好像帕秋莉的攻擊正在吞噬鹿目同學的魔法……」麻美看著小圓的魔法陣突然被支離破碎,「鹿目同學,快點離開那裡!!」
時間停止!!」小焰變成了魔法少女的樣子,停止了時間,正帶著小圓離開。
「小焰醬,你這樣太危險了吧?」小圓突然身體有些疲憊地說著。
「轟隆隆隆……」鹿目家的別墅受到魔法的攻擊,似乎有些地方被炸開了。


「這樣啊,沒有完全摧毀那棟建築,鹿目的巫女真的有潛力……」帕秋莉看到極大消滅咒語被削弱的狀態說著,鹿目伯母還在裡面喝茶。
「小圓啊,你們是怎麼搞的,居然可以完成這樣!」鹿目伯母生氣的說著。
「因為帕秋莉小姐突然要提出極大毀滅咒語的事情啊……」小圓緊張的說著,但是帕秋莉卻幫自己辯護。
「我們只是在玩決鬥將棋啊,只是要幫小圓特訓一下。」帕秋莉說著。
「帕秋莉大人,說好不拆她們家房子的,她們還有小孩子啊。」小惡魔斥責自己的主人。
「原來是戰鬥將棋啊,做那種事是毀天滅地的,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囉。」鹿目伯母說著。
「小圓姐姐,達也知道可以去將棋會館逛逛。」達也這時抱在鹿目伯母的懷中說著。
「對啊,那裡也有戰鬥將棋的擂台,因為要衡量殺傷力所以…」鹿目伯母還沒說完,靈夢帶著四位神濱市大東學園的學生傳送到這裡。

「诶,是Chara醬,她怎麼會重傷在那邊?」小圓突然看到Chara身上都是血的樣子。
「還有那位之前陪著Dreemurr同學的那三位普通少女呢。」麻美說著。
「其中一位就是《魔法少女育成計畫》舊伺服器的犧牲者呢,她們果然是看到她崩壞了。」小焰扶起眼鏡說著,但是純子看著小焰似乎有問題想要問。
「妳就是非常非常關心鹿目同學的曉美吧?有件事想跟你討論。」純子說著,一手摸住受傷的手臂,「妳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摩擦呢,我聽Chara說,妳們因為要討伐敵對的魔法少女理念不同對吧?我知道妳們為了悲嘆之種的事情和某些魔法少女有所摩擦。」
「要妳管,因為這款遊戲變成的魔法少女,根本沒有生存的空間。」小焰反駁純子。
「好了啦,我們已經失去了沙耶香醬了,要是在跟Chara吵下去,她們一定不會給麻美學姐悲嘆之種的。」小圓說著,不想看到小焰和純子吵起來。
「沙耶香,倒是沒有看到美樹沙耶香和佐倉杏子呢,她們有事嗎?」純子問著,但是小圓突然流下了自責的眼淚。
「嗚嗚嗚……都是因為Chara醬和小焰醬,因為沙耶香醬用完悲嘆之種治好她們兩個的靈魂寶石後,她就變成魔女了!!」小圓突然哭了出來,看起來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這樣的話……我想一定有解決的辦法的。」純子試圖安慰小圓,卻被同輩的小雪阻止。
「看那個樣子,得替美樹同學擔心,她很難從魔女化身或魔女的狀態下復原。」小雪說著。
「這樣啊,我明白了,但是為什麼還要下棋陪『那個女士』呢?」純子看到了破壞後的四周有一個將棋盤好端端的在那,而帕秋莉就坐在前面開了水壺喝水。
「姆Q,因為這是為了治好鹿目的巫女的內心啊,不過我不會跟去將棋會場教導決鬥將棋的知識,一切都得看妳所經歷的一切啊。」帕秋莉邊喝水邊說著。
「還真是容易跟斯卡雷特家的吸血鬼姐妹意見不合呢,那我要在這裡等某個魔法師,她會在這邊善後呢。」巫女靈夢在這裡說著。


【見瀧原決鬥將棋會場內】
「是說怎麼感覺有點像《精靈寶可夢》的寶可夢道館啊?」Chara發現會場的建築外觀有點像某個戰鬥擂台,而裡面正好是摔角選手的競技場。
「這應該不是我所認識的將棋吧?」純子問著小圓。
「王手!!」擂台上有兩位年輕女士正在玩基礎將棋,而在旁邊的小學生們正在加油。
「沒關係的,反正都是要賭上自己的性命戰鬥的,這些孩子們都把唸書的時間拿去玩決鬥將棋了,跟人家喜歡唸書的不太一樣。」小圓說著。
「話說我們是要找一位變體將棋規則的女流棋士去對弈吧?」小焰緊張地問著。
「那我就先去櫃檯預約擂台囉…我是說將棋的桌子!!」麻美說著,拿出自己可愛的小錢包。

「請問還有空閒的選手可以讓我們對打嗎?」麻美問著將棋會館的會長。
「這樣啊,偏偏在這時候新手都排滿了,妳是要打將棋教學嗎?如果是基礎教學的話可能要等個十五分鐘,但是我們有特殊的變體玩法,妳們有帶決鬥盤嗎?」會長說著。
「原來帕秋莉老師叫我帶決鬥盤就是這個意思呢,要進行將棋決鬥呢。」小圓看著自己的平板決鬥盤說著,似乎是很高級的決鬥盤。
「原來妳們要進行決鬥將棋啊,這裡正好有一個女流棋士正在等一個空閒的對手呢,但是我建議不要和她對弈啊。」會長說著,並帶她們五個(包括純子和Chara)到擂台上看一位選手。
擂台上的選手是一個金髮雙馬尾的車齒女子,看起來她脾氣有點不好,脫了幾件外套在旁邊似乎覺得很熱。
「她是關東地區女流棋士頭銜的候選人,名叫祭神雷,將來就是要把『女王』空銀子打敗,現在她已經是有實力的人了,決鬥將棋一定也不是妳的對手的。」會長說著。
「就是她了,我想問問看有關女流棋士的事情。」小圓突然下定決心地說著。
「等一下,真的要跟她對付嗎,她說不定是魔法少女啊。」Chara突然想阻止小圓。
「不會的,既然用靈魂寶石知道對手是一般人,我們這邊一定會有優勢的。」麻美說著。

「诶,原來這個地區活耀的魔法少女,居然會在這裡想下棋呢。」祭神看到小圓站在擂台上,似乎知道些小圓的什麼,但是她明明已經探查是普通人了。
「如果她有玩過決鬥將棋,一定會知道大噴火翻桌掌乾坤擊掌空中大翻轉的。」小焰告訴麻美一些事情,「似乎我知道以前的將棋節目也是這種的。」
「小焰妳知道什麼嗎?」麻美問著小焰,她突然知道決鬥將棋的特殊規則。
「請多多指教!!」

祭神 LP 4000 小圓 LP 4000
互不讓子,雙方棋盤上各有九名步兵、角行和飛車等特殊棋種,共20枚棋子。


雙方從決鬥盤抽了五張手牌,但首先得先移動棋盤上的棋子,第一回合不能使用將棋密技(包括將棋魔法和將棋陷阱)。
「首先由我先攻。」祭神對棋盤上移動步兵到3四步,「棋盤上是始於步兵終於步兵,我要發動魔法卡『闇之誘惑』,從牌組抽兩張卡,之後將手牌中的『雷獸龍—雷龍』除外,之後『雷獸龍—雷龍』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雷鳥龍—雷龍』。」
『雷鳥龍—雷龍』 攻擊 1800 守備 2200
光屬性,雷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混沌領域』,從手牌捨棄一張『輝白龍 暴源翼龍』送入墓地,從牌組檢索一張不能通常召喚的『雷劫龍—雷龍』加入手中,之後從手牌捨棄『雷電龍—雷龍』送入墓地,從牌組檢索另外一張『雷電龍—雷龍』,哇哈哈哈哈!!」祭神不斷把怪獸卡送入墓地,同時正在奸笑著,「我要將光屬性的『輝白龍 暴源翼龍』和闇屬性的『雷電龍—雷龍』除外,特殊召喚,那個九龍頭八一,他可是我的真命天子,我要跟他在河邊下棋,下到天荒地老為止『雷劫龍—雷龍』!!」
『雷劫龍—雷龍』 攻擊 2800 守備 0
闇屬性,雷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8以下的『雷鳥龍—雷龍』作為除外,特殊召喚,八一可是跟那位雛鶴愛和夜叉神天衣收為弟子,他為什麼不去跟我下棋呢?我明明脫光衣服等候他的說『天雷震龍—雷龍』!!」祭神突然說出糟糕的台詞特殊召喚了怪獸,「除外的『雷鳥龍—雷龍』效果發動了,將我手牌上兩張手牌洗回牌組,從上面重抽兩張牌。」
『天雷震龍—雷龍』 攻擊 30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雷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這麼一來我場上有兩張怪獸,而且我已經開啟換角戰術了,妳應該不會笨到給我犧牲掉怪獸和棋子吧?」祭神結束了這一回合,看樣子輪到新手小圓了,「結束階段,將牌組一張『雷龍』送入墓地……」
「小圓,這跟普通的決鬥不一樣,妳得先抽牌,主要階段1後的戰鬥階段就可以下棋子。」小焰說著,似乎正在提醒小圓。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六張手牌,「由於我場上沒有任何怪獸存在,我要從手中特殊召喚,『薔薇公主』,這方式特殊召喚的這怪獸可以當作協調怪獸。」
『薔薇公主』 攻擊 1200 守備 800
地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藍薔薇龍』,合計起來等級有7星,要上囉!!」小圓通常召喚了怪獸,順便宣告要準備同步召喚。
『藍薔薇龍』 攻擊 16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這個時候,『天雷震龍—雷龍』的效果發動,將墓地兩體『雷電龍—雷龍』『雷龍』除外,這個回合『天震雷龍—雷龍』不會成為效果的對象。」祭神突然在對手回合做出了什麼樣的屏障?
「我要將等級3的『薔薇公主』和等級4的『藍薔薇龍』進行調星,我是實現人們夢想,賦予人們希望的魔法少女,但是這是個秘密,要向班上同學保密喔,同步召喚!等級7,『黑薔薇龍』!!」小圓同步召喚了怪獸了,「去吧,『黑薔薇龍』的效果發動了,將怪獸區、魔法陷阱區的卡片用火焰破壞掉!!」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自我摧毀。
「真有意思,居然同時摧毀我的兩個怪獸棋子呢,哼哈哈哈哈哈!!」祭神突然發狂大笑。
「這個時候,發動速攻魔法,『馨香薔薇的發芽』,從墓地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再度重生吧,『黑薔薇龍』!!」小圓從墓地裡特殊召喚了休息的黑薔薇龍。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戰鬥階段,我要移動步兵到4四步,雖然還沒有達成要吃棋子的狀況。」小圓處於優勢的狀態下下棋,「在主要階段2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雷了,抽牌!!」祭神有三張手牌,「發動魔法卡,『雷龍融合』,我要將除外區的『雷獸龍—雷龍』『雷電龍—雷龍』『雷鳥龍—雷龍』返回牌組進行融合,我要騎在八一的身軀上,好好地用香車吃掉八一的龍王,融合召喚!等級10,『雷神龍—雷龍』!!」
『雷神龍—雷龍』 攻擊 3200 守備 3200
光屬性,雷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要從墓地分別除外光屬性的『雷劫龍—雷龍』和闇屬性的『天雷震龍—雷龍』,分別特殊召喚『闇黑龍 坍縮星蛇』『輝白龍 暴源翼龍』。」祭神特殊召喚了兩體特殊召喚怪獸,「接著我要將等級4的『闇黑龍 坍縮星蛇』『輝白龍 暴源翼龍』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我要好好地跟八一一起睡,一起生下小孩子成為將棋弟子,超量召喚!階級4,『No.41 泥睡魔獸 睡夢貘』,以守備表示出場的該怪獸,會讓場上的怪獸變成守備表示。」
『闇黑龍 坍縮星蛇』 攻擊 1800 守備 170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被當作疊放單位。
『輝白龍 暴源翼龍』 攻擊 1700 守備 1800
闇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被當作疊放單位。
『No.41 泥睡魔獸 睡夢貘』 攻擊 2100 守備 2000
地屬性,惡魔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那張是很可怕的強力怪獸,小圓要小心了,還好這不是魔女怪獸,否則會有強大的副作用。」麻美說著,但是小焰分析了戰場。
「不過這樣對方會無法將自己的怪獸呈攻擊表示進行攻擊,似乎有什麼另外的目的呢。」小焰看著祭神準備座在將棋桌前,要發動什麼招式了一樣。
「接著就是最精彩的,密技,天空閃電落,將角行移動到6六角上,吃掉你的步兵發動,選擇場上的『黑薔薇龍』進行效果破壞,給予對方1500分的戰鬥傷害。」祭神發動了天空閃電落,被吃掉的步兵像子彈般攻擊後面的黑薔薇龍,但是小圓使出了自己的反制手段。
「將場上的1三步、2三步、3三步、4三步的步兵送入對方的墓地發動,使出密技,真空龍捲落!!」小圓用了四顆步兵棋子形成一道龍捲風,擋下祭神的閃電攻擊,「在那之後,可以吃掉棋盤上的角行,給予對方1000分的戰鬥傷害。」
「這…這真的是她們在玩的將棋嗎?」純子在擂台外看著小圓用密技擋下密技。
「咿呀呀,還真的打算反制呢。」祭神的LP從4000點降到3000點。
「好了,既然妳都以四顆棋子換來真空龍捲落了,那麼接下來我要提示妳,妳接下來如果使用同樣的招式回擊,我也同樣用相同的手段迎擊呢。」祭神快速的結束這一回合,但是小圓似乎抓到了什麼契機。
「姆嘻嘻嘻,還真有趣呢,居然為了我融合召喚了守備力3200點的怪獸呢。」小圓這時發現了什麼了。


「那種眼神,是她對上海馬瀨人的『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時候所看見的那種希望……」小焰看著小圓慢慢地振作起來的樣子,覺得自己是否能保護她。
「妳說『歐貝利斯克的巨…』什麼啊,她有對付過強大的決鬥者過嗎?」純子問著小焰。
「當然囉,她把那個瀨人打到嚴重出血過呢,可別小看她,她只是因為那位吸血鬼小姐抓住把柄罷了。」Chara說著:「明明就是想傳達,強大的怪獸無法抵抗內心的決心,為什麼她需要花點時間來覺悟呢?還是發覺自己不是人類,無法花很多時間冷靜下來?都不是,小圓需要的是她背後所繼承的,那個少女所繼承的友情。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三張手牌,「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薔薇女孩』,之後我要將等級3的『薔薇女孩』和等級7的『黑薔薇龍』進行調星……」
『薔薇女孩』 攻擊 800 守備 600
地屬性,植物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被作為同步召喚素材。
如果我也像別人那樣有幫助的話,不知不覺她對所謂魔法少女的存在,憧憬起來,加速同步!等級10,『紅蓮薔薇龍』!!」小圓加速同步了怪獸了,「『紅蓮薔薇龍』的效果發動了,將雙方墓地的遊戲卡全部除外,之後可以破壞場上所有的怪獸。」
『紅蓮薔薇龍』 攻擊 3200 守備 24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太遲了,發動『雷神龍—雷龍』的效果可以把墓地的…什麼,墓地沒有怪獸?」祭神突然要發動怪獸的效果抗性,但是條件不足。
魔法少女火焰!!」小圓破壞了自己王牌以外場上的怪獸,但在那之前因為No.41 泥睡魔獸 睡夢貘的永續效果,變成守備表示了。
「不過這樣一來妳的怪獸也就全部攻擊完畢了吧?說實在的,妳的墓地的棋子沒有超過三枚以上,也不能使用大噴火翻桌轉乾坤,和擊掌空中大翻轉了。」祭神說著。
「妳說呢,或許我技巧不是這麼熟練,不過我是個幸運的魔法少女。」小圓說著:「要是沙耶香願意回來就好了,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小圓發動了關鍵的魔法卡。
『雷神龍—雷龍』 攻擊 3200 守備 3200
光屬性,雷族,融合怪獸,在對手主要怪獸格2。
「戰鬥階段,我要用妳的『雷神龍—雷龍』對妳發動直接攻擊,我是個決鬥者魔法少女,自然是以生命值歸零的戰術為目標,密技,真空龍捲落,神龍之舞!!」小圓居然用規則上的將棋招式來當作雷神龍的攻擊招式。
「啊啊啊,被王手了……」祭神雷的LP從3000點歸零,似乎卡在擂台的護欄上。


這個時候,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幾位黑羽毛和白羽毛正打算從擂台天花板跳了下來。
「是Magius之翼……」Chara說著,不知道她們要打算做什麼。
一位白羽毛正打算拿出一個魔法少女匕首,似乎要對擂台上的祭神小姐做出什麼事。
「你想做什麼?」小圓試圖上前阻止那位白羽毛,但是被黑羽毛架住。
「聽說你在九頭龍八一的面前脫去衣服,在他的客廳引誘他對吧?」沒有露出臉的白羽毛說著,似乎沒有等待祭神雷的回應,準備對祭神發動暗殺攻擊。
等一下,最後的一盤我不能輸給新生的魔法少女,請讓我讓她再度一戰……」在擂台護欄上針扎的祭神試圖想脫離束縛,但是匕首已經刺向她的心臟,「啊啊啊啊……
「聽好了,除了那兩位千金小學生以外,喜歡龍王的事情,沙諾爾是絕對不允許的。」這位白羽毛所講的話,似乎在那裡聽過這個聲音。
已經太遲了,Chara感覺到祭神雷的黃色靈魂之心正在碎裂,血液不斷地從擂台噴發。
「有血啊,沒有想到她們居然是刺客……」民眾恐慌著,Chara這時想拿出另一種魔法少女匕首指向白羽毛。
「妳是加賀見真良學姐吧?或者可以叫妳:跟隨裕子殺人放火的那位?」Chara看著這樣的場面生氣的問著。
這時一位白羽毛正用長柄刀指向Chara,還有一位拿著十字拐充電。
「不用這麼沒禮貌,妳以前也是讀中央區的。」真良拿下了頭巾說著:「不過調查過妳在核心次元的身世,居然跟丘比他們一族的族人有些關聯,丘比大人正打算花點時間跟妳說。」


「根據核心次元的資料,我簽訂契約的理由就是為了創造強大的戰鬥工具,打算讓[創造我的國家]重新統治世界對吧?這些都是那時候[那位創造我的神官]的記憶。」丘比站在擂台的另外一邊說著。
「你在說什麼,難道是有關我們七賢者和魔物戰鬥的線索嗎?」Chara問著。
「你當然知道的啊,時空管理局的人,有些也是七賢者的反對一派分支出來的魔導士,所以你認為一個有著人類靈魂之力的魔物,真的是一個無法有預期力量的可怕野獸嗎?」丘比說著。
「我們就是因為這點,我的祖先在蘑菇大地上發動了殲滅魔物的戰爭,但是很不尋常的,Frisk帶離Dreemurr一家離開洞穴之後,我們得知了有其他魔物在這片大陸統治著。」Chara說著:「另一個我自己還特地調查了瀑布的石板,但是洞穴裡的魔物力量只有人類的幾百分之一而已,所以…要是愛莉說的沒有錯,你介入了背後撕裂我們的戰爭。」
「要是我們把人類、妖精和魔物的靈魂研究合而為一,就是我們在古埃及所做出的任務,雖然在我這邊已經有新的勢力要利用我做出[究極生物],我們就有必要結合[世界各地的怪物資料],看一下龍城明日香粟根心吧,她們的靈魂寶石被改造成最完美的狀態。」丘比說著。
「Chara醬…透過人工的力量,我們的靈魂寶石可以強化成可以遺傳到子女的人類靈魂身上,就像魔族怪物一樣,妳正好也是其中一地的魔王族養女吧?」心心說著:「知道妳爸爸不再養育一子的那段時間,他正準備集中力量對人類反撲呢。」
「妳究竟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這些事情連學校的人類都不知道。」Chara害怕地問著。
「因為…妳不是創造了有讓大家繼續困在裡面的時間軸嗎?」真良說著,似乎對所有Chara經歷的事情非常了解。

「為什麼,丘比,你要奪走人類的靈魂,把有礙於你延續宇宙生命的人處理掉?」小圓問著。
「這個祭神雷的所作所為,不就是個魔物而已嗎?但對Chara Dreemurr來說,他們的怪物心實在是太軟了,所以才會被人類種族屠殺啊。」丘比說著:「要是全地球的人類都這麼想,魔物也不一定殺的光,能波及的範圍也只有蘑菇大陸而已,因為那是地齡較早的地方。」
「但是魔物只是人類感情所誕生的生物啊,從古埃及就已經知道這方式的運作,還有亞洲的某些地方也知道啊。」小焰說著,似乎知道三大種族所運作的模式。
「妳想想看,人類殺死怪物,獲得他們的經驗值,而妳們是狩獵魔女來做出相同的事情,順便的事情也只有蒐集悲嘆之種而已。」真良說著。
妳也想當指蒐集經驗值的殺手嗎?我們這麼做只是為了讓人類繼續屠殺魔物嗎,這一點也不是我們理想的魔法少女。」Chara說著:「我說的理想的魔法少女,可不是單指光之美少女啊,就是鹿目心中想要幫助對方的魔法少女。
「那種魔法少女,早就應該要撕破臉,粉碎自己的理念,幫助別人的勇者永遠不存在。」心心駕著真良射出魔法繩索跳上了天花板,準備離開了會場。
會場因為發生Magius的暗殺行動,早就因為避免波及疏散人群了。


「怎麼辦,她們這樣繼續傷害民眾,這樣下去就會變成沙諾爾的世界了…」小圓說著,純子似乎拉住了小圓的肩膀。
「妳都看到了吧,別在執迷不悟下去了,就是因為妳們神聖五重奏放任Magius不管,她們才會大開殺戒的。」純子生氣的說著:「我不能再看這樣的情節下去了,妳想過要如何反抗她們,那就去讓她們體會吧,所謂比殲滅還要恐怖的代價。」
「那是什麼,我除了殺死她們沒有其他能阻止的方法。」小圓問著。
「不單是跟她們戰鬥而已,我想讓真良體會到殺人的痛苦。」Chara說著。
「她們已經知道Dreemurr家的底細是什麼了,所以妳千萬也別介入…」小焰說著,但是被Chara打斷。
「我的事情已經不介意了,我要我的家人支持我所做的一切。」Chara說著,帶著小圓、小焰、麻美和純子一起離開現場。

「哎呀,那個祭神雷喜歡八一的愛之罪過,就是要用將棋之刃刺穿心臟啊。」這時一個穿著紫色和服的加拉斯少女拿起了屍體上的牌組卡盒。
「瑞葉學姐,接下來與雛鶴愛、夜叉神天衣的結婚計畫要怎麼做。」名叫中川裕子的女學生剛好經過,問著叫市杵島瑞葉的加拉斯少女。
「當然是要把那位女流棋士女王,空銀子給殺了啊,記住喔,她就是下一個目標。」瑞葉說著,似乎要做出什麼可怕的計畫。

下集預告:
神聖五重奏的小圓,要求Chara暫時請假幾天,目的是要去沼津市跟櫻內梨子見個面,之後要找出所謂的『學園偶像的叛徒』?看起來沒有靈魂寶石的普通魔法師,霧雨魔理沙也來幫忙對付來自關攏鮮卑的勢力嗎,她們究竟需要了解多少自己的敵人呢?如果連普通的小學生都畫駕馭魔力的話,那乾脆不要簽約成為魔法少女算了,正當她這麼想的時候,裕子打算告訴『她自己』身上的某個真相……

{Turn:05,空虛—背叛的嘲笑}

創作回應

蘿莉控凱撒
是了,我想問小雪及小彩去在那裡?
2021-09-21 21:21:11
可可羅
[e15] 她們還在小圓的家舍幫忙善後,到時候就會有某普通的魔法使登場
2021-09-21 21:23:51
戒子
小圓展開特訓了,鹿目伯母到底是要把小圓培訓成決鬥者嗎?
脫去衣服,在他的客廳引誘他...是怎麼回事0.0?
2021-09-24 00:55:56
可可羅
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龍王的工作,不過裡面的祭神雷是個脫光光在客廳引誘男性的變態
2021-09-24 08:25:0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