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8

可可羅 | 2022-02-09 14:48:14 | 巴幣 2004 | 人氣 313

完結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JUMP世界,企鵝村】
「對了,八神小姐,如果妳不嘗試打扮成一個旅行者的話,很難在這個世界有很良好的協助。」勇者達伊帶著兩位時空管理局的魔導師去防具店買低階的防具服飾。
「其實看他們對我們一板一眼的,很自然地以為我們是警察呢…」八神疾風正被武器店老闆盯上眼神,覺得心裡一股發寒,達伊花了10000多的索尼幣買了一套魔法法衣魔法鎧甲
「倒是我們是不能變身出防護衣出來的,達伊君你買這個內衣真的沒問題嗎?」菲特‧泰絲塔羅莎‧哈拉溫嘗試拒絕裝備魔法鎧甲。
「這不是內衣啦,跟你說這東西完全刀槍不入,咒文的威力也對這些有減輕效果呢。」達伊說著,脫去疾風的時空管理局制服換上魔法法衣,「妳看,只要妳們穿著這些,怪物自然不會攻擊你了。」
「我覺得倒是被怪物強姦的可能性變大了,妳說的刀槍不入真的沒問題嗎?」菲特覺得這套魔法鎧甲的守備力比平時她用魔力換裝的防護衣還要差。
「妳們先想想看,平時妳們變出的防護衣是不是也很性感呢?」達伊反駁菲特的說法。
「我知道呀,但那是神聖的魔導系統做出的加護……」疾風按著自己的胸部說著。
「所以越性感不是守備力越好,這點對女生一定是有效的啦!」達伊說著。

「菲特,真的要信任這傢伙的知識嗎?」疾風說著:「他還停留在冷兵器時代的防具知識,而且那些索尼幣也是從民宅挖出來的。」
「這裡的罐子有上等藥草耶!」達伊檢查了罐子發現了道具,他把藥草放到道具袋裡。
「這就是某國民RPG的詬病,妳忍耐點,他沒殺生擄掠就已經偷笑了。」菲特說著,似乎歷代稱作勇者的人都是這副德性。
「還有啊,我買個那個流星槌子,我想給那位用槌子的少女。」達伊又跑去和防具店老闆對話,很不意外的,防具店老闆說要1700索尼的價格交易。
「他說的是不是那個寶崎市的黑江同學啊?感覺我們好像沒有帶她離開呢!」疾風說著。
「當然啊,我要跟她約會,我還要跟他鍾情眷屬呢!」達伊說著。
「妳要跟她…跟她……」疾風結結巴巴地問著。
「當然是要用老師的性殺法,阿邦神速抽插砲給黑江幸福啊!」達伊說著用刀殺法的黃色笑話,他似乎對黑江發情了,「妳們怎麼用變態的眼神看著我?」
「氣死我了,我要去找神明大人的所在地,不跟你耗了!!」疾風說著,離開了武器店似乎擔心小圓的事情,「你才13歲,怎麼就直接全壘打了呢,也對,勇者喜歡巨乳有什麼錯?」
「你們慢走,我先去找那位黑江的同學啊,因為雷歐娜八成過世了,所以才決定找新的對象啊。」達伊跟兩位穿色色衣服的魔導師道別,「魯拉!!


【寶崎市,溫斯頓學院附近郊區】
「昨天那些神濱市的魔法少女們,似乎正在調查這裡的事情,究竟是什麼呢?」黑江問著同學小明,似乎她們昨天剛結束完寶石樂園的派對決鬥。
「我想是跟秋元同學有關係吧?話說你和沙羅醬有相處得還不錯吧?」小明回答。
「沙羅說要暫時帶我遠離結界,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站在你們這邊的?」黑江說著。
「對耶,很久都沒見到沙羅了,她一直都有工作要做,不過她沒有具體告訴我們一些細節,當我們去燒烤店吃飯的時候,那時候沙羅很高興的說著:到時候大家就會欣賞我的科學研究呢。」小明說著,似乎想著自己和米莉亞、沙羅以前的事情。
「那麼,是什麼樣的科學研究呢?」黑江問著。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知道啊?話說那些救了你一命的魔法少女們,她們有好好照顧你嗎?」小明說著,黑江似乎正在想些什麼,「妳有聽到我說的話嗎,黑江?」
「對了,妳看過寶島少年(周刊少年JUMP)了嗎?」黑江問著一個奇怪的問題。
「那些都是男孩子在看的漫畫書呀,我要連載的漫畫是印在Ciao雜誌上的,別問那種話題啦。」小明驚訝地回應著黑江。
「那麼露比小姐、拉布拉,妳對那種男生的漫畫書有什麼想說的呢?」黑江問著背包裡的露比和拉布拉。
「我唯一的印象是,庫拉皮卡被困在船上呢。」露比回答。
「而且我看彌豆子變成人類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庫拉皮卡還是困在船上呢,拉布。」拉布拉說著,似乎對她們而言寶島少年內部運作出了很大的問題。
「原來啊,以前有發生這種事情嗎?」黑江問著露比,這時天上掉下來一個小男孩。
「哎呀呀呀呀,好像有人跳樓自殺了!!」小明被嚇壞了,但是黑江看著小男孩的穿著,似乎認出他是誰,而且他還完美著地,看起來不是自殺。
「是達伊啊,昨天我有難就是因為達伊的魔法救岀來的,他也是JUMP FORCE的一員呢!」黑江說明著,小明似乎嚇到腿軟了。
「原來如此,妳是跟大魔王霸恩戰鬥過的那位,傳說中的勇者啊?」露比問著達伊。
「很少見到寶石寵物呢,在這個時代中活躍的魔物,幾乎因為魔女的活躍絕跡了呢!」達伊說著:「初次見面,我想要換上這個時代的旅人服,我想這身魔法製的皮甲沒辦法約會。」
「妳要約會?可是我已經和佑馬約好了耶!」小明說著。
「當然是跟黑江小姐囉,妳不是現在沒男朋友嗎?」達伊說著。
「是這樣說啦,可是我已經和丘比許下了與戀人互相戀愛的願望了。」黑江說著。
「原來就是因為這麼奇怪的契約才學會咒文的啊?」達伊說著:「那看妳這副眼神,應該跟妳失去興趣的男朋友分手了吧?」
「你怎麼會知道這件事,難不成你有讀取人心的能力嗎?」黑江問著。
「這怎麼看都能看出來吧?黑江同學,我想跟妳認識的人約會,算是一種機會喔。」小明這時握住黑江的手,「我想到時候放學就可以跟達伊他去約會了,他既然是妳了解的人,你們自然就會有情人終成眷屬吧?」
「櫻同學妳……怎麼突然支持我和達伊他…」黑江害羞地說著。
「那就這樣囉,到時候有個地方可以給妳驚喜,放學後來這裡等我啊。」達伊說著,小明帶著黑江,她們先去上課了。

{TURN:08,魂之剛}


「這傢伙一直都在頻繁的使用傳送類型招式,又不是寶可夢,背部還插著聖盾劍怪……」這時有三位打扮全身黑衣的男女似乎準備偷襲達伊,但達伊發現到了他們。
「喂,雖然聽勇者搭話是好事,但是你們穿的不像NPC他們……」達伊發現到了三位標誌是紅色的R的火箭隊手下。
「完了,沒有武藏和小次郎前輩的保護,我們一定會被殺掉的……」一位女手下手中發抖地拿出精靈球,似乎想派出寶可夢戰鬥。
「你們三個大概是寶可夢訓練家吧?放心我不是要來對戰的。」達伊露出和善的笑容說著。
「你誤會了,你沒看到人家已經要和你生死鬥了嗎?」其中一位男手下害怕地說著。
「那就拿出手槍和電擊棒啊,你們這樣是要怎麼跟人家戰鬥啊?我聽說關都的某個前輩還殺了卡拉卡拉的媽媽呢,你要派出魔物的話……」達伊從手中拿出了什麼?

勇者達伊來挑戰了,勇者達伊拿出似乎是陷阱卡『魔法筒』的物品。
迪爾帕!!」勇者達伊派出了殺人豹,這樣拿出鳥山畫風怪物當寶可夢用好嗎?
「你真的要進行寶可夢對戰啊?」火箭隊的手下派出了尼多力諾。
「吼吼吼!」殺人豹用吼叫詠唱了真空咒語巴基,一堆真空刃攻擊尼多力諾。
「尼多……」尼多力諾失去戰鬥能力,但看起來好像真的受傷了。
「那個紅紅的液體究竟是什麼啊?」火箭隊的手下問著,打算派出另一隻寶可夢。
「你們居然沒看過怪物流血,真的還假的?」達伊驚訝的問著。
「去吧,大嘴蝠!」火箭隊的手下派出了大嘴蝠。
「大嘴蝠,使出驚嚇!」手下命令大嘴蝠,幽靈系的恐懼圍繞在殺人豹上。
「嗚嗚……」殺人豹因為退縮不能行動。
「大嘴蝠,使出劇毒牙!」手下命令大嘴蝠,毒液的爪子注入殺人豹的身體哩,殺人豹中毒了。
「吼吼!!」殺人豹對大嘴蝠發動了攻擊,大嘴蝠失去戰鬥能力,翅膀好像被折斷了。
「你們的魔物是怎麼搞的,雖然那個不用咒文的精靈球是很酷啦,但是你們的怪物怎麼都看起來弱不經風的……」達伊戰勝了火箭隊,獲得了340寶可幣作為獎賞,但他不能使用。
「我們也沒見過這隻寶可夢啊,感覺他好像是從其他次元裡出來的……」三位手下的眼前一片黑暗。

「你們也很困惑吧,我來治療你們的寶可夢吧,貝霍瑪曾!!」達伊又詠唱了全體治癒咒語,火箭隊的同行寶可夢又好了過來。
「你怎麼對我們的寶可夢這麼好?」火箭隊對他打敗他們又治好他們的寶可夢感到不明白。
「本來是想躺著看你們怎麼幹掉雜魚的,但是連這點都做不到,我想你們一定是依賴某人的。」達伊笑著說:「這隻殺人豹是我從JUMP世界的荒野從爺爺留下的魔法筒捕捉進去的,對他也沒什麼感情,但是我發現,你們有對怪物的羈絆很深。」
「是這樣的,我們的大學長,武藏和小次郎,他們可是身經百戰的火箭隊。」男手下說著。
「但是有一次,我們在這個世界的活動中,惹了某些魔法少女團隊的不滿。」女手下接著說自己經歷的過去:「那位魔法少女決定要和我們的坂木大人一決勝負,雖然坂木大人很順利的壓制那位魔法少女……」
「但是不知道為何,那個偽裝成我們這邊的魔法少女,他迷惑了武藏、小次郎前輩,大概是看不慣我們火箭隊的作風,就馬上離開了,如果沒記錯的話,大概在大木雪成那邊的真新度假村休息吧?」另一位男手下說明了傳說中的火箭隊的去處。
「那你大概知道那位魔法少女叫什麼名字嗎?」達伊問著。
「我記得他姓鹿目,大概還有一個綽號叫饅頭什麼的。」女手下說著。
「鹿目圓,你要找鹿目圓對吧?放心我們還在異世界,我現在可以帶過去那邊,伊魯伊魯!」達伊回收了場上的殺人豹後,馬上握住三位手下的手,「魯拉!!


【JUMP世界,某處荒野小鎮】
「神明大人不在妳們這邊嗎,她到底是怎麼跟丟的,小焰妳有印象嗎?」疾風生氣的責罵小焰,小焰看著疾風穿太少很害羞。
「那個…如果要詳細的問,應該要問阿母和小美才對。」小焰說著,原本是小圓的靈魂寶石現在被一個阿富羅頭男子收著。
「啊那個,我什麼都不知道喔,要是審問的話,妳穿成這樣我會……」阿母害羞的說著,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但是跟班小美卻反駁了他。
你這樣怎麼算是第七代鼻毛真拳的繼承人啊,那個雙馬尾的女孩不是往武器店裡面走去了嗎?」粉色短髮的小美大聲地吐槽著。
「還有,杏子和沙耶香失蹤的狀況,妳們如果有辦法挽回的話,我們需要神明大人來完成這次的因果輪迴。」菲特說著,卻沒人敢直視她。
「那個…妳們原本的衣服呢,穿成這樣會讓路人性慾旺盛的,到時候一發不可收拾。」麻美問著菲特和疾風的衣服往哪裡去,但是阿母卻吐槽。
「放心,她們穿成這樣就已經是刀槍不入的狀態了,是色氣的最大奧義啊!」阿母說著。
「那只有在《勇者鬥惡龍》系列的遊戲才有用吧?」小美吐槽著。
「所以現在的狀況是,小圓走丟,如果沒有把他的靈魂寶石歸還給原位的話,小圓的肉體會失蹤……這樣的話對付魔女之夜的主要戰力就會不見?」Chara問著菲特。
「是啊,不過鹿目圓的靈魂寶石,必須完整的交給我處理……」疾風說著。
「妳確定沒有在鼻毛村再度搜查一遍嗎?」Chara問著。
「我們就是從鼻毛村就沒有見到神明大人的軀體了,已經回去檢查很多遍了。」菲特說著。
「這樣啊,那麼屍體就不會到處亂走,除非她擁有第二個靈魂之心……不過這是不太可能的事,要是真的她在簽下契約前保留另一個靈魂,還要考慮靈魂從何處來?」Chara正在想著奇怪的想法。
「妳真的認為,鹿目她一直都保有另外一個靈魂之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小焰反駁著。
「從那個毛髮王國就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那麼應該會考慮到不該考慮的事情,自然而然就會發生在她身上吧?」Chara問著小焰。
「可是…那個可怕的靈魂之心,究竟是從何處來,我們還不太明白呢!」小焰說著。
「我想要做好心理準備,既然毛髮王國都有辦法複製出傳說中的法老王……」Chara說著。
問答時間,我們來看看妳對漫畫《遊☆戲☆王》的了解有多少吧!」阿母這時發動了問答真拳,小焰被強制坐在綜藝節目的問答檯上。


時間停止!時間停止時間停止時間停止!!」小焰想要針扎的停止時間,但是對問答真拳的空間沒有用。
武藤遊戲覺醒出法老王的人格出來前,他大概花了多少時間完成積木的運算呢?接下來我們請Dreemurr選手和曉美選手搶答!請作答!!」第一題題目出現了。
「咚!」Chara按下了按鈕。
他是不是花了八前的時間拚完積木呢?」Chara說著。
「答對了,因為他一直這八年來很注重爺爺雙六的禮物,所以才慢慢拼出來的。」小美說著。
那請問武藤遊戲其實有一次在決鬥者王國,花了一個小時拚完所有的積木,但這時有個競爭對手,請問他叫做什麼名字?」Chara說著。
「咚!」小焰按下了按鈕。
「哎呀,這次換曉美選手按下了按鈕啊,妳應該知道是誰吧?」阿母問著。
當然是城之內克也阿,在戰鬥城市大會不是拿走過遊戲的積木嗎?」小焰緊張的說出錯誤的答案。
「噗噗,在那之前有個叫御伽龍兒的少年,因為他爸爸放了一場大火,所以就要在一個小時內拼出積木。」小美解釋著之前的知識題。
「接著是關鍵的第三題,剛剛Dreemurr選手得到兩分了是嗎?接著第三題會有三分的機會,妳們注意聽了!!」阿母說著:「古魯斯集團有個叫做馬力克‧伊修達爾的首領,他為了千年錫杖不惜殺害自己的父親,請問殺了守墓一族的老父親後,馬力克給了哥哥利希德什麼東西呢?
「咚!」Chara按下了按鈕。
是不是讓利希德自己的背部刺了法老王石板的刺青呢?」Chara回答著。
「(慘了,被Dreemurr這樣玩弄下去,對她而言這漫畫的歷史可是決鬥者的教科書啊!)」小焰心理想著。
「噗噗,我想那只是口耳相傳的版本罷了,真正的後是只有看過漫畫的人才知道呢,那我們把答案交給曉美選手回答。」阿母把麥克風交給了小焰,但是小焰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比較好。
「(她居然不知道馬力克做了什麼給利希德,那樣子的狀況下,我真的有辦法答對嗎?)」小焰心裡想著,但是想著馬力克,卻想起了一個似乎是沒血沒肉的生物。


(馬力克…與他同行的決鬥者終究會失去理智,甚至不惜殺害同伴,那就是他們古魯斯的精神,這是小圓跟我說的,但我一時想不起來,這個傢伙跟孵化者有什麼共同的一點。)
「他是不是…把父親的皮割下來,然後交給了利希德?」小焰想出了一個慘忍的假設。
(明明說好了要共同戰鬥到死為止,為什麼面對這麼多人死亡,那些決鬥者不會像魔法少女那樣絕望,還是那些戰鬥,是為了繼承死亡而流傳下去呢?)
「嗚嗚嗚……我想起來Dreemurr同學,所表達的一切了,一個不屬於鹿目同學的聲音…」小焰這時突然流下了眼淚,「怎麼可能,鹿目同學對魔法少女的世界太過憧憬,憧憬到這不是真的。」
「好了好了,妳已經答對了,別再哭了,我玩這個遊戲是要妳們玩得開心的。」阿母說著。
「如果怪獸之間的戰鬥,不會有死亡和受傷的話,那是多麼好的一件事。」小焰說著。
「那樣就只是寶可夢對戰而已……等一下,好像有線索了!!」Chara突然想到了什麼?

「Chara醬似乎有什麼頭緒了嗎?」菲特說著。
「馬上到核心次元的分支線,關都地方,我確定那個困住小圓的黑暗之心一定在那邊。」Chara說著:「之前有對上火箭隊的首領,他是個常用殘忍手段的男人。」
「那樣跟神明大人有什麼關係嗎?」疾風問著。
「我想,那是為了要反抗火箭隊的決心,但是由於過於執著,保護魔法少女,所以才決定要消滅美好的世界的……」Chara似乎準備收拾好東西。
「等一下,Dreemurr同學,我可以不用移動咒語就能到達那裡的魔法道具。」小焰從盾牌口袋中拿出了粉色的門扉,似乎跟真正的門扉一樣大。
「你是不是從藍色狸貓那邊拿走了一些東西?」Chara問著。
「事實上是透過神明大人的名義,我當然有資格給她22世紀的秘密道具,畢竟這些東西如果不當使用會引發各種災難。」疾風說著,「不過就只是個任意門,你確定能到達那裡嗎?」
「要是沒有達伊,我們不能安全的回到原本的地球對吧?」小焰問著:「憑著達伊那種必死的決心,很容易自己就陷入了危險……


【真新鎮南方,21號水路,岩岸地帶】
「我說武藏,似乎我覺得最近發生了很多事情。」小次郎說著:「常青市的友好商店,似乎發生了搶劫,君莎小姐已經派了人去搜索火箭隊了。」
「真不懂為什麼要把所有的事情怪罪到我們身上呢?」武藏嘗試用破舊釣竿釣魚。
「因為我們是在這個時代中,最廣為人知的邪惡組織啊。」小次郎說著:「但一想到老大居然是那種人,居然為了那個魔法少女不停地使用殘忍的手段……」
「明明知道,要是魔法少女承受不住絕望,會變成可怕的寶可夢,他還是刺激那個女孩子,這樣還算是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嗎?」武藏說著:「還是他打算跟小鬼頭他們一板一眼的合作呢,真搞不懂老大。」

這時失控的鹿目圓慢慢地走向21號水路的入口,腳步聲慢慢地逼近火箭隊三人組。
「喵,我感覺到似乎有某種超邪惡的氣息啊。」喵喵退縮到小次郎的腳邊。
「是個迷你裙,之前被君莎小姐審問的時候,似乎有問過有沒有看到迷你裙呢!」小次郎說著,看見小圓以匍匐前進的方式,眼神以恐怖的姿態盯著三人。
「我們已經把火箭隊的制服拿去洗了,別再找我們了啦!」武藏看著小次郎和喵喵,他們沒有火箭隊其他部門的協助了。
你們沒有認出來嗎?也對,你們的智商因為與寶可夢相處已經無法辨別人類的外觀,放下武器的你們,是否想著要用智慧與愛和平共處?」小圓喃喃自語地說著。
「就外貌而言,妳長得很像之前老大一直都在欺負的魔法少女呢。」喵喵用人類的語言說著。
是否想過,再這樣下去,魔法少女會變成內鬥惡化的組織,但作為首領的妳自己,卻已經被自己眼前的幸福和希望蒙蔽,為了就是讓失去智商的妹妹,度過最後的日子。」小圓喃喃自語地說著,不斷朝武藏和小次郎逼近,「或者,她只是在想,那些敵人根本不需要存在呢?我們都是魔法少女,為什麼作為粉紅色的意志,她就要背著這麼大的自私自利?
「到底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武藏問著喵喵。
「從她的臉神似乎看得出,那是一個擁有高度特攻種族值的寶可夢才出現的智商,所描述的怨恨甚至比達克萊伊還要深……你們兩個聽說過馬夏多吧?」喵喵說著。
她自私到,甚至那個時間軸的絕望,都不能和我分享……那些殺戮,與其說是內鬥致死,不如說是她策劃的屠殺……」小圓說著:「看樣子,這裡擁有高智力的寶可夢,而且還是最稀有的那一隻,我需要他,我需要透過他靈魂上所鍛鍊出來的人類決心,這樣一來,大家就可以變成魔女安息了,姆嘻嘻嘻!!」
小圓緊緊的抓住了喵喵,抱住喵喵當人質。


「喵,快放開我喵,那個尖銳的物品不能朝我這邊啊。」喵喵針扎著,似乎發現到小圓手上有菜刀,但喵喵不知道那是做什麼的。
「神聖的時間軸在魔法少女的體系完全不存在,那些老妖精…還自以為Earth-1822可以讓小焰醬傳送到Earth-2011去,然後讓神聖的我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姆嘻嘻嘻!!」小圓擺出了很可怕的眼神,似乎要把喵喵的脖子割下來。
海波斬!!」一道鬥氣劍波突然打中了小圓,小圓受到嚴重的傷倒下,放開了喵喵。
「總算趕來了,那個怪女孩,感覺不太像之前的魔法僧侶。」勇者達伊握著奧雷卡爾鋼劍看著倒下的小圓,「你們三個沒事吧,感覺這是個不祥的預感……」
「那是,菜刀嗎?感覺他要把寶可夢當成樹果料理似的。」武藏問著小圓掉下的物品。
「前輩,我們很擔心你,所以就……」趕來的三位火箭隊的底層幹部說著。
姆嘻嘻嘻,姆嘻嘻嘻嘻嘻!!」身上流血的小圓突然站了起來。
「果然是受到魔法界鑰匙簽下契約的人類,會擋下我的攻擊,看樣子是超魔生物披敵的。」達伊看著小圓,手中握著方形的魔法盒子。
你有辦法承受,自己沒有勇氣對付那萬分之一的世界,大魔王霸恩所選上的勇者,如果不是你自己的話,你要怎麼做?」小圓拿起了護腕型的決鬥盤,似乎邪念的力量強制啟動了這場黑暗遊戲。
迪爾帕,鎧化!!」達伊開啟了魔法盒子,裡面是奧雷卡爾鋼打造的決鬥盤,但是型號卻是跟海馬集團很像的機種。
「先跟你說啊,勇者達伊,你身為龍族的騎士,現在可不是你所說的那樣輕而易舉對付喔!」小圓說著,怪獸格的魔法陣似乎在地上劃分出來。


「發動魔法卡,『預想GUY』,從牌組特殊召喚一張等級4以下的通常怪獸,迪爾帕!」達伊先制發動了攻擊:「出來吧,以最強龍騎士之使徒為生,『神龍 末日龍』!!」
『神龍 末日龍』 攻擊 1500 守備 10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從手牌呈攻擊表示召喚,『龍魔女-龍之守護者-』,只要這體怪獸存在於場上,妳將不會以場上的龍族作為攻擊對象。」達伊通常召喚了怪獸了,「另外『龍魔女-龍之守護者-』被戰鬥破壞的場合,可以做為場上的一體龍族作為祭品代替掉。」
『龍魔女-龍之守護者-』 攻擊 1500 守備 1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攻擊表示……祭品,這是多久以前的關鍵字了啊?」武藏問著喵喵。
「據核心次元那次永轉機零點逆轉的事件之後,成功即表示召喚的用詞就會變成『通常召喚』,怪獸用規則、效果進入棄牌堆的用詞從『作為祭品』變成『解放』了。」喵喵似乎知道一些什麼秘密,「難道勇者大人不知道這樣的規則變動嗎?」
「好奇怪,跟瀨人先生決鬥的時候,奧雷卡爾鋼的決鬥盤沒有這兩塊區域的啊?不過之後覆蓋上兩張手牌,我這回合先暫時結束。」達伊結束了這一回合,能確認的是,他不知道同步召喚之後的設定。
「瀨人先生是嗎,你說的是那該死的海馬瀨人是吧?那傢伙和另一個我戰鬥過,他的實力根本打不贏身為魔法少女的我。」恐怖的小圓準備開始她的回合了。
「你別胡說啊,至少他是跟那位傳說中的法老王對戰過的男人,實力可是真正的勇者。」達伊生氣的說著:「你知道我可是為了他強大的龍之力,不用龍紋章的實力向他學習的。」
真正的…勇者…你這是在汙辱我,姆嘻嘻嘻嘻嘻嘻,抽牌!!」小圓有六張手牌,似乎開始了她恐怖的攻擊,「發動魔法卡『皮瑞雷斯地圖』,將牌組一張『時械神 米奇恩』加入手牌,生命值變成一半,之後場上不存在怪獸,可以從手牌通常召喚!!」
「怎麼回事,烏雲密布召喚拉伊迪恩打在自己身上,她居然可以承受得住。」達伊看著小圓的肉體被電擊,小圓的LP從4000降到2000點。
偉大的瓦爾普吉絲之夜(魔女之夜)請賜予我力量,我將時間的因果制裁邪惡的龍族,等級10,『時械神 米奇恩』!!」小圓不用解放通常召喚了怪獸了。
『時械神 米奇恩』 攻擊 0 守備 0
炎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要我告訴你這傢伙的抗性嗎?這體怪獸是不會對我方產生戰鬥傷害的,所以進入戰鬥階段!!」小圓沒有說明完怪獸耐性就進入了戰鬥階段,「『時械神 米奇恩』『龍魔女-龍之守護者-』發動攻擊,瓦爾普吉絲之業炎!!
「你剛剛是不是喊了攻擊過去?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神聖的防護罩-鏡反之力-』,場上攻擊表示的怪獸反射並破壞掉吧…什麼?」達伊翻開了強力的陷阱卡,但是似乎對時械神這體怪獸沒有作用。
「姆嘻嘻嘻嘻嘻嘻,所以我需要告訴你這傢伙的抗性嗎,她也是無法透過戰鬥、效果破壞的,對你而言這強力的破壞力是種恐懼吧,那就讓你見識吧!!」小圓發動了時械神的效果,「『時械神 米奇恩』的效果發動了,直接讓達伊君的生命質變成一半吧,瓦爾普吉絲之迴天!!
「啊啊啊啊…怎麼會?」達伊的LP從4000降到2000點,似乎覺得自己的HP受到很嚴重的傷害。
「主要階段2,發動魔法卡『高等抽牌』,解放場上一體『時械神 米奇恩』後,抽兩張牌,之後覆蓋兩張手牌,這回合結束了。」小圓有三張手牌,覆蓋兩張後台結束回合了,「達伊君,你平常是怎麼看待村民的呢,他們的罐子是你的寶箱嗎,他們值得你翻箱倒櫃嗎?


「勇者大人,先不要和小圓戰鬥,我會想辦法說服小圓的!」小焰這時用任意門前來趕來協助達伊,但是決鬥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妳是陪在那個僧侶的魔法師吧?那個僧侶…她擁有很可怕的資質,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瀨人先生事先警告我,提防的魔法少女之神是?」達伊似乎很害怕地說著。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感覺這東西有魔女的力量呢?」麻美問著Chara認不認識小圓場上的時械神,「Dreemurr同學,你對這東西很眼熟嗎?」
「那是核心次元在幾百年後的事情了,那時候機皇帝士兵們試圖屠殺人類,就像屠殺我的家人一樣……」Chara說著:「小焰,你想辦法阻止決鬥,這傢伙不是你們的對手。
「要用什麼方式解決啊,那些怪獸不是我們能阻止的耶!」小焰反駁著。
快點用妳的火箭筒想想辦法啊,小圓失控了耶!!」Chara說著,似乎認為那是阻止決鬥的方式。
「妳是說?要我殺了鹿目同學?不……」小焰似乎想起了不好的事情。
「難不成,妳下不了手嗎?」Chara問著,似乎讓小焰產生不好的記憶了。

「(雖然就這樣如此,但是如果能抽到『青眼白龍』,或許就能扭轉這一切了。)」達伊似乎在想賭下一回合的抽牌,但是Chara的魔法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沒時間了,你快點逃到遙遠的地方,這傢伙由我來封印住,我會想辦法的。」Chara呼叫達伊說服他投降,達伊拒絕了。
「不,我場上還有一張陷阱卡,但我沒有那張陷阱卡的發動條件,是時候讓你見識一下,傳說之龍和奧雷卡爾鋼的戰鬥,抽牌!!」達伊有兩張手牌,似乎是一張空白文字的魔法卡。
「發動傳說之龍,『克力迪斯之牙』,我要將場上的『死之牌組破壞病毒』做為祭品,截斷勇者時代的黑死病,那將是新世代的開始,融合召喚!等級4,『死亡病毒龍』!!」達伊用傳說之龍的卡片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死亡病毒龍』 攻擊 1900 守備 15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死亡病毒龍』的效果發動了,確認對手的手牌……」達伊準備發動特殊召喚怪獸的效果。
「連鎖2,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激流葬』,場上的怪獸就像沖馬桶那樣全部破壞,姆嘻嘻嘻嘻嘻嘻!!」小圓發動了陷阱卡,達伊場上的三體怪獸被破壞了。
「連鎖1,『死亡病毒龍』還是要檢查你手上的怪獸和接下來的三張抽牌,有1500分攻擊力以上的怪獸會被破壞掉!!」達伊繼續執行融合怪獸的效果,但是……
小圓手上有兩張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魂之卡,還有一張增殖的G…沒有攻擊力超過1500分以上的怪獸。
「果然只是個單純入門戰鬥怪獸卡的小孩子呢,很殘忍的是,被賦予使命拯救世界的決鬥者,經常死在對戰鬥怪獸的為之上呢,姆嘻嘻嘻嘻嘻!!」小圓嘲諷地笑著,彷彿不是小焰認識的鹿目圓似的。
「那張『魂之卡』上的卡圖,妳居然大膽到使用法老王的怪獸……」達伊在憤怒之下開啟了右手背的龍紋章,龍鬥氣正在抵抗黑暗決鬥的傷害,「從手牌攻擊表示召喚,『龍魔導的守護者』,展示融合牌組中的『龍魔人 國王龍騎』……」
『龍魔導的守護者』 攻擊 1500 守備 1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連鎖2,『增殖的G』發動效果,從牌組準備開始抽牌。」小圓釋放了蟑螂開始抽牌。
「連鎖1,從墓地裡的『神龍 末日龍』裏側表示特殊召喚。」達伊從墓地覆蓋了怪獸。
『神龍 末日龍』 攻擊 1500 守備 10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裏側守備表示。
「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虛無械 Ain』,從墓地裡的『時械神 米奇恩』返回牌組,從牌組覆蓋永續陷阱『無限械 Ain Soph』到場上埋伏。」小圓翻開了永續陷阱卡。
「戰鬥階段,『龍魔導的守護者』對妳這個汙辱瀨人先生的直接攻擊,阿邦神速斬,Break!!」達伊操控怪獸使用阿邦流刀殺法攻擊小圓。
姆嘻嘻嘻,是真的呢,我感覺不到疼痛…我可以克制它們……」小圓說出當時沙耶香痛苦時的話語,她的LP從2000降到500點。
「我絕不會讓妳奪走這些少女所幸福的一切,我會讓妳知道生命的價值,結束這一回合,在曉美小姐開始下定決心的時候,我能爭取這段時間算是值得了。」達伊說著。


「爭取時間?!只要你沒有把我生命殖歸零,這一切都不算數,看看你的朋友吧。」發瘋的小圓說著:「她們只不過是那條神聖的時間線誕生的棋子而已,在她們之前,世界必定會接上一條滅亡之路,躲過霸恩大人的襲擊,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無限的絕望罷了。」
「小焰,她場上沒有任何怪獸,這是最後的機會了。」Chara命令著小焰。
「小焰也知道的吧,撐過沙諾爾的侵略,奪回時間回朔的能力後,就會丟下我一個人不管,尋找最好的時間軸,找機會打敗魔女之夜,直到究極的我誕生之前,我們都是沒有希望的存在的,現在殺了我算是壞了一件好事,不過那些機動六課的魔法師,真的把我當成神明看待了嗎?」小圓問著小焰,似乎找到小焰下不了手的理由。
「我……不是這樣的…」小焰結結巴巴的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四張手牌,似乎要把時械神最強的怪獸叫出來了,「沒時間跟你耗下去了,我從手牌不進行解放通常召喚,『時械神 拉法恩』!!」
『時械神 拉法恩』 攻擊 0 守備 0
風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無限械 Ain Soph』,場上的『虛無械 Ain』送入墓地,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時械神 梅塔恩』,姆嘻嘻嘻嘻嘻嘻,果然還是被我湊齊兩體等級10的怪獸呢!!」小圓用永續陷阱召喚另外一體時械神。
『時械神 梅塔恩』 攻擊 0 守備 0
炎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我要將等級10的『時械神 拉法恩』『時械神 梅塔恩』進行疊放,構築瓦爾普吉絲網路,賜予我們生命的魔女之夜,我將會把她重生,以見瀧源為祭品進行吞噬,超量召喚!!階級10,『超弩級砲塔列車 極大古斯塔夫』!!」小圓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超弩級砲塔列車 極大古斯塔夫』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地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很諷刺吧,本來是要對付魔女之夜的武器居然在我這,現在『超弩級砲塔列車 極大古斯塔夫』移除一個疊放單位,效果發動,給予達伊2000點效果傷害,我不需要任何人來守護,自己比任何人還要來的堅強,消失吧!!」小圓發動了怪獸效果,21號水路上的怪獸發射了火箭炮彈攻擊達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達伊隨著北方的真新鎮被炸成廢墟,他的LP從2000點歸零。


【JUMP世界,企鵝村,則卷家實驗室】
「不知道兩位小姐,你們所討論的時間軸特性,究竟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呢?」則卷千兵衛似乎很想知道菲特和疾風所執行的任務是什麼?
「這是極機密,這件事是絕對不能給任何異變體知道的事情……」疾風還沒說完,道具袋裡面似乎有任天堂Game & Watch的鬧鈴叫聲。
「這是……疾風,看樣子我們觀察的時間軸……」菲特從口袋裡拿出類似任天堂Game & Watch秘密道具,似乎是觀察時間軸的物品,被設定在16:05這個時間上。
「異聞次元,居然那個時間線的變異體,把《魔法少女小圓》的神聖因果運輸給斬斷了。」疾風似乎嚇到驚訝的說著,彷彿他們秘密策畫的一切被破壞。
「所以呀,妳說的那個變異體究竟是什麼東西呀!!」則卷阿拉蕾問著。
我們說的變異體,就是因為我們正在進行多重宇宙之間的戰爭,自然會被那些時間軸旅行者破壞原本時間軸的歷史,這時時間軸會分裂成兩部分,那分出來的部分稱變異次元。」菲特說著:「當初我們因為逮捕時空罪犯而找到兩個變異時間線,準備要把變異體Chara L. Dreemurr收為我們的棋子觀察,能不能找到把變異體沙諾爾‧賽菲羅斯制伏的方法。
但是隨著Chara她對原來的變異時間軸開始憂心,我們本來打算把變異時間軸發生的《審判之日》作為1809次元人類歷史終結的末點,卻被她給阻止,還有打算挽回的Kris Dreemurr,她就是藉此機會想讓大家躲過審判之日的。」疾風說著。
要是真的把無限神器用來消滅創世和破壞之神,那有關創世和破壞之神繼續運作的時間軸會被融合,其中就包括哥哈企業用來不斷零點逆轉打亂記憶的死循環……」菲特說著。
到時候人類會沒有任何反擊能力來脫離精靈界的控制,這麼一來就是……」疾風話還沒說完,似乎Chara踹開了則卷家的大門。

「Chara,請妳冷靜下來,現在有重要的任務要給妳……」菲特看到Chara憤怒的眼神,似乎話還沒說完Chara就發瘋了。
都是妳們的錯!要是有辦法阻止小圓不被內心的邪惡控制,我們就可以守護該死的那場最終輪迴!!」Chara把則卷阿拉蕾投擲到菲特和疾風的桌上,桌子被砸成兩半,阿拉蕾因為不是搞笑漫畫的橋段,臉被砸到變形回不去。
「Chara,我可以解釋……」疾風害怕的說著。
妳們一直都在干涉鹿目圓的一舉一動,小焰原本是屬於保護她的對象,妳猜怎麼來著,小圓徹徹底底的失控了,如果真的有辦法影響圓環之理的誕生,那我自己就可以搞定,我可以被小焰憎恨著,就像某私立白羽女學院的大小姐一樣!!」Chara破口大罵自己的後悔,則卷千兵位博士看著自己的妹妹有沒有受傷。
「哎呀…我的臉蛋,博士有辦法修好嗎?」阿拉蕾問著。
「妳已經嚴重影響了兩個時間軸的人受傷了,別激動,要不然妳會受傷的。」菲特說著。
是嗎?就算我變成魔女,也找不到一個叫做Chara Dreemurr的另外一個簽下契約吧,她們死了!!」Chara憤怒的說著,準備把桌子碎片往菲特砸。
「其實有一個……」菲特喃喃自語的說著。
「……」Chara突然沉默,似乎說不出話來,剛才的憤怒也停了下來。
「其實我有在Frisk成為新童實野市的霸王的那個變異點找到了有關魔法少女的單位,但似乎她也很討厭有關我們的一切,甚至她被圓環之理接走的時候,都還在針扎著。」菲特說著。

【米德切爾達,時空管理局中心】
「當初Chara在這裡重獲了新的生命,不知道她究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奈葉看著某個能源室,似乎有張椅子,但是上面並沒有人或其他生命體。
「奈葉媽媽似乎發現,圓環之理姐姐消失在這個空間了呢!」蘿莉薇薇歐看著能源室的主要能源消失了,似乎很徬徨。
「發布紅色緊戒,全面通緝沙諾爾‧賽菲羅斯,我已經安排一個決鬥者跟他決一死戰,最糟的狀況發生了,接下來那些時間軸失去圓環之理的因果,變異體會因此不太穩定存在。」奈葉告訴薇薇歐一件任務……

{待續……}

下集預告:
聽說那四個召喚次元其中的同步次元,有著不可思議的巨大能量,難不成小圓吸收了這股力量嗎?聽十七夜說白雪還活著,看樣子要帶著小丑‧結城純子一起前往同步次元的城市,原本以為對新童實野市地形了解,但這裡有些不一樣啊,這時擋在她們面前的,這個時間軸,這個時代,控制魔法少女世界的三大鑰匙妖精,究竟它們有什麼特殊能力?

{TURN:09,王者的同步}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