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TURN:03

可可羅 | 2021-08-29 09:02:18 | 巴幣 2006 | 人氣 163

連載中小說 魔法少女小裕 第三季
資料夾簡介
《魔法少女小裕》的第三季,Chara要解開更多謎題了。


【見瀧原,曉美家門口】
「很高興可以一直和妳分享我所見過的每一件事物呢,小焰。」鹿目圓抬著曉美焰把她送到家裡的門口前,「要是身體很不舒服的話,要跟我說喔。」
「小圓……那個孩子不管說了什麼,絕對不可以饒恕我們的敵人。」小焰喘不過氣的說著。
「我知道之前妳對時女一族受到很多委屈,但是小焰,她們怎麼看都不是痛下杏子家的兇手才對啊。」小圓說著:「我想小焰妳也應該很累了,我們整整浪費了一顆悲嘆之種呢。」
「我想那孩子一定很快就會被魔女化身給吞噬的吧?」小焰躺在門前說著。
「妳說Chara醬嗎?她是個很麻煩的女孩子沒錯,但是我想,她知道魔法少女是靠著那個東西維生的,她就知道身為魔女的痛苦吧?」小圓問著,小焰很想憤怒。
「千萬別被那個孩子的引誘所騙了,她是個壞人…到骨頭裡都算是。」小焰說著。
「啊對了,小焰醬妳是不是忘了什麼可以發洩的東西呢?」小圓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了小焰以前戴上的眼鏡,「很喜歡妳以前,那個天真無邪卻膽小的小焰醬呢。」
小焰拿起了眼鏡,戴上去之後就變成以前膽小的曉美焰。
「嗚嗚嗚嗚……鹿目同學,為什麼我什麼事情都做不好?」小焰抱住了小圓的懷中,似乎用小女孩悲傷的方式哭了出來,「我害怕失去妳,Dreemurr同學隨時都會和我們為敵。」
「沒事的,至少我們不會因此自相殘殺的,我時間不夠了。」小圓說著:「達也和媽媽正準備等我一起吃晚餐呢,我先離開了。」

【小焰家客廳】
「妳四處蒐集鹿目圓身上的物品,把它們當成是自己的一種紀念嗎?那還真是一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呢。」丘比在衣櫃裡找到一些緞帶,這些緞帶好像沒有洗掉汙漬。
「給我出去……」小焰說著,拿著手槍似乎想開槍。
「我聽說神官瑟特有來打擊妳們的士氣嗎?果然他也非常同意宇宙能源的原理呢,只要魔法少女累積足夠的絕望,我們有辦法拯救這個凋零的宇宙…」丘比還沒說完,小焰開了槍。
「你還是沒辦法改變自己的心意嗎,為什麼非要和沙諾爾他們一起?」小焰生氣的說著。
「因為在妳們的世界上,魔法少女提供的巨大能量已經無法支撐這個宇宙的平衡了。」丘比在一旁跳了出來說著:「之前沙諾爾覺得偶像界會崩壞,我只是想把她們做得更好罷了。」
「原本那些偶像系統,就是為了對付演藝界的蕭條而誕生的,你們這邊的人只會把它們弄得更糟糕罷了。」小焰說著。
「遲早要崩壞的,這是跟雅達利震盪一樣的道理,如果內部發生了不安和紛爭,遲早會把整個系統的壽命給崩壞,所以我只是一個保護經濟體系下的免疫系統。」丘比說著:「倒是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呢,我來神濱市的時候,Magius的確有在以我利益的狀態下運作,但是那個早已經該被消滅存在的神官瑟特,照理說應該已經消滅了。」
「你指的是誰,雖然我已經不在乎。」小焰說著,不過她沒發現丘比指的是什麼。
「你難道不知道嗎?神官瑟特從另一個時間軸,為了追求更高尚的王之靈魂,他到宇宙的各地去研究,從六個異星界已經不滿足他本人了,所以他利用了神器的力量。」丘比說著。
「不要再說了,給我滾出這裡。」小焰說著。
「不聽從警告的話,到時候發生這件憾事之時,妳就會不斷責備我,這是沒用的。」丘比說著:「那個世界的普拉那一族,已經給了神官瑟特一個靈感,毀滅世界的關鍵早已開啟了。」
說完,丘比急急忙忙地離開了小焰的客廳,但似乎有件重要的事情沒有給小焰說。


【鹿目家,小圓的房間】
「沙耶香醬,我覺得小焰醬自己有自己的空虛呢,看她整天無精打采的,我覺得有必要的話,丘比他可能會把我們變成魔女。」小圓用視訊電話跟沙耶香通話。
「我覺得曉美同學一定會好起來的啦,她是多麼的堅強勇敢,我是比不上她的。」視訊電話裏的沙耶香說著:「一定無論如何都要堅強起來啊,小圓,我叫出了兩次魔女化身,我也是覺得身體有些開始不舒服了。」
「妳覺得自己有些異狀嗎?沙耶香醬,雖然魔女化身可以避免靈魂寶石被破壞,但是我覺得不要太常使用比較好。」小圓說著,準備掛掉電話,「那麼沙耶香醬,我就先結束通話囉。」
「那個小圓,如果妳叫出魔女化身,妳能不能承受與契約怪獸的溝通呢?」沙耶香還是想問小圓一些問題,但是小圓停止了電腦的通訊。

「不知道那位外來的魔法少女下場如何了,最好的情況就是被魔女化身吞噬就可以了。」丘比說著,小圓看到他身上似乎被小焰打傷的痕跡。
「你想跟小焰醬說些什麼,一定沒辦法傳達到她身邊的吧?」小圓摸摸丘比的頭。

{TURN:03,從異次元歸來}


【隔天,見瀧原中學,頂樓陽台】
「各位辛苦了,難得看到大家神聖五重奏差點全員到齊呢。」麻美說著,她看著麻花眼鏡小焰、以及沙耶香和小圓走出來陪她討論作戰會議。
「不過我記得有時候杏子會過來這裡啊……」小焰說著,杏子還沒轉學到見瀧原中學。
「不過曉美同學和鹿目同學,你們去了一趟神濱市之後,感覺似乎受到了什麼委屈似的。」麻美問著小焰和小圓,她們看起來似乎很累。
「那個,麻美學姐,你應該有見過那位提醒我們,注意靈魂寶石汙穢的人對吧?」小圓問著。
「你是說Frisk嗎?我打算當他的姐姐呢,所以我們約定好,要當Dreemurr家的一份子活下去比較好。」麻美說著:「我的家人都死在那場許願的代價上,所以想做個家庭歸屬著。」
「那麼為什麼Chara醬不打算回去呢,她是不是跟她的家人有什麼過節呢?」小圓這時問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也對,Chara醬是姓Dreemurr吧?可能會跟Frisk的家人同姓,你覺得是巧合嗎?」沙耶香問著一個線索,但是小圓已經知道怎麼回事。
「如果她真的想要回家,那一定會是個好事,但她說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拯救我們,我想案件並不單純。」小圓說著:「要是她真的對自己的父母感到失望,那她一定很不喜歡這個家庭,但是前提是,這女孩的弟弟—Frisk和Asriel,也必須是Chara醬最討厭的人才對。」
「那麼我們等下課後找時間問一下,對Chara家裡的兩個弟弟有認識的人吧?」沙耶香說著,拿著筆記本記下線索。
「我記得菲特前輩說過,那個時間軸的『審判之日』分支出來的Frisk,使用的是傳說中的魔術師牌組,跟武藤遊戲是一樣的,那既然如此那個被分支出來的Frisk意識,被菲特前輩消滅掉的話……」小圓說著。
「照理來講,應該會回核心次元,然後把Frisk抓走當助手才對,但是Chara醬沒有這樣做。」麻美說著,她正在思考著什麼,「而且她在我們面前幫我們使用悲嘆之種,自己卻完全不顧靈魂寶石的汙濁,就在那天召喚出了自己的魔女化身。」
不可能的,Chara她再也無法幫我們了,她開始恨我們,她希望我們絕望變成魔女。」小焰這時用低沉、嚴肅的語氣跟大家說推論。
「小焰醬…你嚇到麻美學姐了啦!」小圓被打斷話題,似乎剛才想到了什麼。
「我想,要是Chara回家的話,那基本上就離開了Magius淨化系統的力場不是嗎?」沙耶香說著:「我想她應該是為了避免變成魔女,才打算這麼做。」
「她隨時都會變成魔女,美樹沙耶香妳也不是因為這樣才差點丟了一條性命嗎?」小焰繼續用剛才的語氣破口大罵,但是小圓安撫她的情緒。
「好了小焰,別再用那種眼神看著大家,做一個溫柔的魔法少女。」小圓說著。
「是…是的……」小焰的聲音變回清爽的語氣,把眼鏡戴好。


「美樹同學,妳和妳的女朋友們,聊得怎麼樣了啊?」志築仁美過來挑釁沙耶香,但是沙耶香已經不太在意,「我打算今晚和恭介打全壘打喔,所以想問有哪家藥局可以買套子?」
「妳還是自己一個人打○槍算了,用不著和上條做,畢竟他很忙的。」沙耶香問著。
「妳這樣說非常的沒禮貌,人家已經是恭介的女朋友了,所以要跟他SEX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嗯哈哈哈。」仁美開心的說著:「不過看來妳有歸屬了,不過日本沒有受LGBTQ的運動,妳這樣的女同性戀人生是真的可以嗎?」
「美樹同學,別被她挑釁了,她只是說爽的。」小焰安撫沙耶香的情緒。
「而且要是有個孩子還要找代理孕母來懷孕生子,這件事就已經匪夷所思了。」仁美說著。
「她每次登場就會讓沙耶香的靈魂寶石暗下來,根本就是魔女吧?」小圓喃喃自語地說著。
「沒事的,小圓,這件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沙耶香說著。
「還有啊,殘障奧運已經讓恭介有機會上台演奏了,所以要在那之前好好陪恭介打炮呢,以後就沒有時間可以好好陪他了呢。」仁美說著。
「我知道啦!!!」沙耶香生氣的說著。
「那麼,聽說妳們正打算跟沙諾爾先生示威抗議嗎?」仁美這時突然提出小圓重要的關鍵線索,但是小圓考慮到不能曝光魔法少女的身分,所以沒有回應。
「平常這裡都沒有學生會願意過來陽台,但是仁美妳為什麼要需選這裡?」小焰問著。
「妳們不是有看十八禁本子嗎?就是男生和女生經常在陽台外打炮啊。」仁美把小圓的秘密基地當成性愛的最佳地點了。
「這樣真的會被警察抓的,妳知道同人誌的情況是個例外啊,妳不能把她以偏概全。」小圓警告仁美,但是仁美卻用沙諾爾的名言回嘴。
「人類就是個以SEX為生活的生物,不是嗎?」仁美說著。

「仁美這樣果然很墮落啊,虧我們還救妳一命啊。」沙耶香說著,小圓背著她離開陽台門口。
「好了啦,那麼我們還沒討論下一個狩獵魔女的行動呢。」小圓說著。


【大東學園,放學後】
Chara收拾著自己抽屜裡面的東西,想要遠離大家,在放學時自己一個人找冷靜的地方。
「純子,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說。」純子旁邊的女同學問著她,「Chara她,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感覺她變了一個人似的。」
「這樣啊,是不是跟和泉十七夜那傢伙有所影響了呢?」純子回答著。
「我不知道耶,但是如果妳真的是Chara的朋友,我覺得妳可以幫幫她。」女同學說著。
「其實連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Chara,妳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呢?」純子開始問著Chara:「有什麼煩惱的話,我們可以一起去逛街找找看,我打算去榮區的百貨。」
「妳真是幸福呢……像我就沒辦法回家,我害怕變成可怕的東西傷害大家。」Chara說著,消沉的走過純子旁邊,但是純子拉住了Chara的手。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妳和高町太太的事情不應該鬧這麼大。」純子說著:「我覺得事時候跟高町太太做個澄清,她們一定會諒解妳的心結的,畢竟學校都已經幫妳繼續留學了,妳這樣的態度真的好嗎?」
「我想在這裡…毫無目的的生活下去嗎?哼哼哼,但是我也因為自己不斷的絕望下去,我感覺肉體和靈魂上已經沒有聯繫了。」Chara說著,似乎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那這樣可以真的不管嗎?事情絕對不能變得很嚴重,秋元同學她們也知道,所以妳應該好好地跟自己爭執的對象溝通。」純子很生氣地說著,非常擔心Chara。
「妳說跟小圓她們嗎?她們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下去罷了……」Chara冷漠地說著,但是純子握住她的右手,想帶Chara消磨心情。
「總之,我想高町太太一定也很擔心妳呢,妳一定要跟我們同行。」純子說著,Chara點了頭,她們準備出發前往榮區。


【神濱客運上】
「嘿,等妳很久了呢,Dreemurr同學,純子逼妳過來有點不好意思呢。」翔音留了一個位置給Chara坐,她似乎從中央區座車過來,跟著江利愛實一起。
「最近那個《魔法少女育成計畫》的遊戲還有在玩嗎,結城學妹?」愛實問著。
「那東西太毒了,不想玩了,但是魔法終端機還有留著,給需要的人使用。」純子說著。
「這就是那個傳說中魔法界的三大妖精使用的魔法終端啊…」翔音看著純子的終端說著。
「妳有需要嗎?」Chara看著翔音問著,似乎嚇到翔音了。
「沒事沒事,我只是在意那個丘比先生所說的話,他似乎提到神官戰爭的事情。」翔音笑著說,Chara覺得翔音把某種重要的事擺在後頭。
「妳就是翔音的新同伴吧?妳叫做愛實什麼的…」Chara問著愛實。
「我叫做江利愛實,是個沒有存在感的魔法少女喔,不過比起純子,我們更像是與丘比簽下七約的同類呢,都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為了願望的代價戰鬥,就這麼簡單而已。」愛實說著。
「翔音,妳沒告訴她魔法少女的真相嗎?」Chara問著翔音。
「她的武器和能力都是遠程作戰的,妳這樣要我怎麼跟她說變成魔女這件事?」翔音問著。
「妳說魔女?她是我們的敵人喔,不是魔法少女變成的吧?」愛實開心地回應。
「我想不是每個人都能正常接受我們會變成魔女這件事情,所以為了生存下去,避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不就可以活得好好的嗎?」翔音問著Chara。
「我知道了…」Chara卻異常的答應翔音。
「好奇怪,妳今天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委屈呢?通常妳不是這樣回應我的。」翔音看著Chara的臉色說著,似乎覺得Chara似乎想著什麼心事?

『水名區到了,要下車的旅客可以從機台掃描魔法護照的IC卡,神濱客運謝謝妳的配合。』
「真是的,為什麼連搭個車子都需要車錢,飛行咒文魯拉,不是只需要魔力嗎?」這時一個熟悉的紅色頭髮,蝴蝶結馬尾少女沒有掃描IC卡就進了車,似乎不是神濱市的學生。
「佐倉杏子,車錢!!」翔音提醒了叫杏子的女孩要付車錢。
「我的魔法是可以將所有霸王餐合理化的,畢竟車子的駕駛只要沒注意到我就行了。」杏子說著,拿起了螢幕快要裂開的手機:「真是的,麻美那傢伙,是要去北養區啊?」
「車錢車錢車錢!!」翔音快要看不下去,於是拿著自己的IC卡朝車子的機台掃描。
『嗶!嗶!嗶!這位客人,妳掃描的是入口的車子,但是妳已經上車了喔。』機台發出了警告。
「煩死了,妳想下車嗎?」駕駛生氣的問著,似乎針對翔音責罵著。
「沒事……」翔音被杏子盯著看之後,覺得不敢回嘴就安撫駕駛的情緒。
「話說妳們是有空的對吧?要不要跟著我們神聖五重奏一起去攻打Magius的基地呢?」杏子問著翔音、Chara和愛實,但是只有愛實不明白。
「Magius,那是什麼,能吃嗎?」愛實問著。
「我想愛實妳還是跟著純子一起去榮區逛逛好了,我和Dreemurr同學有點事要做。」翔音跟著愛實、純子說著,似乎要丟下不擅長戰鬥的純子。
「那怎麼辦,現在這個狀態去,她會有壓力的。」純子似乎很擔心Chara。
「我都知道,但是Dreemurr同學和鹿目同學她們,現在有些無法理解的地方吧?」翔音說著:「我也想試著用自己的力量跟他和鹿目她們和好。」
「好吧,但是你們兩個得多付200圓詛咒晶片的車錢才行。」純子說著,杏子覺得很厭煩,她從來沒體會到付費的感受。
「跟妳們說啊,二葉健太二葉修也,因為開發了運動員的禁止藥物被逮捕呢,妳知道他們兩個的妹妹是誰嗎?雖然我不太想說啦。」杏子感覺要傳達什麼。


【北養區巴士站,似乎看到了危險氣息的建築】
純子和大東的同學,早就跟著江利愛實一起從榮區下車了,現在剩下杏子、翔音和Chara來這邊接見鹿目圓她們。
「杏子,妳來的真慢啊,是說妳都不會使用飛行咒語的嗎?」沙耶香問著杏子。
「那當然囉,我是不會詠唱咒語的武鬥派魔法少女啊,再說現在有這麼多交通工具,那些會托貝魯拉的少女們,早就被飛機撞死了吧?」杏子吃著巧克力棒說著。
「怎麼會這樣說呢?」麻花捲眼鏡曉美焰說著:「戰鬥機的實力,對魔法少女的傷害使減半的,我想沙耶香一定會撐過飛機失事的。」
「這就是會時間停止的曉美同學啊,很高興見到妳啊。」翔音開心的向小焰打聲招呼,但是小焰看到了翔音和Chara,似乎有點恐懼過頭。
「嗯嗯嗯……我不該戴上眼鏡的,請原諒我,鹿目圓。」小焰這時拿下了眼鏡,似乎用嚴肅的眼神看著翔音和Chara。
「怎麼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啊?我問妳啊,妳真的很討厭Dreemurr同學嗎,妳連道歉都想放棄嗎?」翔音問著,小焰變成魔法少女的樣子,準備拿起魔法盾牌。
「那種人已經沒有救了……只想把大家都殺光,一個也不留,她隨時都會因為我們對她不利而殺死小圓。」小焰看著翔音說著:「之前海馬瀨人的事情我就明白過,她只要發現有人對她所理想的利益有所差異,就打算剷除我們幾個。」
「妳在說謊,她是有機會提早結束掉小圓的生命的,她沒有這麼做,妳知道這是為什麼嗎?」翔音說著:「早在『青眼白龍』攻擊之後就能將菲特和小圓的生命值歸零,她很喜歡鹿目,她比任何人都愛她。
「沒有人……從來沒有人可以疼愛小圓,只有我可以。」小焰說著。
「妳不允許其他人比你更愛小圓,但相對之下小圓是大家給予愛和勇氣的魔法少女的,妳這樣不是很自私嗎?」翔音說著:「如果小圓得不到愛,妳有什麼權利可以證明小圓可以把愛和幸福交給大家呢,根本就沒有,妳憎恨那個給予妳能力的人,就已經是個錯誤了。」
「妳這個……」小焰拿起了手槍朝翔音射擊,翔音試圖擋下子彈,子彈打中了她的右肩膀。
「妳不覺得,自己越來越像那個與王的靈魂共同戰鬥的神官嗎?」翔音繼續教唆小焰,完全不理會自己已經噴血的肩膀。
翔…翔音,妳的手……」Chara害怕地說著,翔音用她的左手臂拿出了悲嘆之種。
「考慮到妳是在中川裕子的虐殺下讓Chara覺醒的,我下一枚子彈就是你的靈魂寶石了,這樣妳還要說下去嗎?」小焰說著,看樣子是下定決心讓翔音住嘴。
「妳的目的,真的只是當場殺了我們兩個嗎?」Chara生氣的說著。
「不只是妳們兩個,所有的Magius都要死,包括三日月莊和調整屋的那些叛徒,都會葬身在我手中,我已經想好要怎麼炸掉Fenthope酒店了。」小焰說著,似乎把槍口指者那個紅色的西洋建築。
「Fenthope酒店…那個是妳記憶中,Magius之翼的基地嗎?」小圓問著:「真的像妳記憶中長的那樣嗎?
這時候的翔音拿著悲嘆之種淨化Chara的靈魂寶石戒指,Chara的靈魂的汙穢被吸收了。
「那個危險的建築物,我怎麼覺得好像有印象,好像在《紅霧異變之章》看過啊?」Chara看著這棟危險氣息的建築物,突然發現到了什麼。


「那個時候,還沒有投靠那個該死的沙諾爾的環彩羽,就是反抗Magius的三日月莊首領,她就是在這裡找到了Hotel Fenthope,並且攻佔這裡對上萬年櫻謠言,不過當時的巴學姐,因為彩羽的妹妹燈花的洗腦下,她和謠言結合了……」小焰說到這裡,突然臉上的眼淚不斷流下。
「我不知道妳當時發生了很多事情呢,但是傷害翔音已經很不對了吧?」麻美生氣的說著。
「反正妳們是要在這個Hotel Fenthope下同歸於盡…」小焰說著,但是被Chara打斷。
那個Magius真的是妳所認識的那個Magius嗎?同樣的攻略,如果就這樣被妳的時間倒轉利用,那迷宮的地點也不同吧?」Chara問著小焰一個問題:「如果真的有人預測妳在其他時間軸的行為,那一定有個機制逃避這個重複發生的悲劇。」
「我不管,反正神濱市的Magius我一定要消滅掉。」小焰說著。
「你真的認為那是你認識的那個堡壘嗎?我覺得那裡似乎有你們不知道的危險,這是最後的警告。」Chara說著:「翔音的事情,我們先回去讓小圓治療她。」
「我覺得Chara醬說的沒有錯,我可不希望這裡有傷兵。」麻美說著,但是小焰給了翔音一個22世紀的萬能急救包。
「秋元同學,先包紮你的傷口,我是不會讓小圓冒險用貝霍伊米的。」小焰說著。
「妳真的要打算負擔這一切嗎,我可沒那個認為讓妳當領隊。」翔音說著,她似乎放不下心。
「我們走吧,等一下在入口放置炸彈的工作就交給妳們四個了。」小焰叫著四位同伴說著。


【紅色洋樓,潛入入線,不明的圖書館】
「聽著,妳們兩個就先給我待在這裡,這個培育魔女的設施,依照地圖上原本應該是這裡的說。」小焰說著,發現洋樓裡的內部構造與手上的潛入地圖不同。
「妳不覺得這裡的一切很陌生嗎?」翔音問著小焰,小焰生氣的置她不理。
「翔音,與其在這裡跟小焰辯論,我們應該要自己討論。」Chara說著,似乎覺得這裡非常熟悉,但是對小焰來說這裡是陌生的,「她已經…因為要復仇而掩蓋雙眼了。」
「妳覺得她需要悲嘆之種嗎?」翔音問著Chara,Chara給翔音說悄悄話。
「我覺得到時候可能會有一人以上會崩潰,我們需要避開這件事。」Chara說著:「我知道這裡應該有個魔女可以幫助我們,但千萬不要把她當敵人。」
「嗯嗯,要拜託那位魔女,真的沒問題嗎?」翔音說著,跟著Chara從圖書室不斷遊蕩。

「姆Q,我總算把外面世界的基礎物理唸完了,我先去吃藥了,咳咳咳…」一位紫色洋裝,帶著睡衣頭套的美少女魔女似乎看完了書籍,她似乎不是丘比系統運作下所定義的魔女。
「帕秋莉大人,我幫妳拿了水過來喝了,這可不是人類的自來水啊。」一位小惡魔女孩裝了一瓶井水給叫帕秋莉的魔女喝,似乎是這個魔女的僕人。
「做得好,惡醬,魔理沙她們應該還在幻想鄉生活吧?」這位紫衣魔女說著:「加拉斯的人還真是麻煩,需要幻想鄉的少女來協助她們呢。」
「妳說白玉樓的那些亡靈嗎?最近也是因為她們的關係,那個靠孵化者運作的魔法少女,最近老是處於不斷叫出魔女化身—女巫的型態啊。」紫衣魔女似乎知道丘比的事情。
「啊啊…對了帕秋莉大人,我們要不要去拜託咲夜大人,讓她和館內最近喜歡遊玩的二小姐芙蘭照顧一下呢?」小惡魔女孩說著。
「姆Q,妳知道我不想離開圖書館啊,有關二小姐這類的魔女見習生……」帕秋莉還沒說完,Chara似乎找到了她們兩個。
「帕秋莉小姐,我有件事情想和妳們求助。」Chara說著,似乎在電子遊戲裡面認識她們。
「怎麼了,看起來這兩位魔法少女,似乎有件很麻煩的事情啊。」帕秋莉說著,身旁的小惡魔非常驚慌失措。
「她們怎麼躲過美玲小姐的守衛啊?」小惡魔緊張的說著。
「因為她們有兩位,是在丘比的魔法系統占很重要地位的魔法少女,她們誤以為紅魔館是Magius的基地,所以打算炸掉這裡,我勸小焰說了,但她打傷了我的朋友。」Chara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帕秋莉,似乎很熟悉帕秋莉的性格。
「雖然我不認識妳,但是應該是很嚴重的事情,妳也有在學魔法咒語對吧?」帕秋莉問著:「作為一個魔法使,最重要的就是冷靜,觀察這裡的狀況,絕對不能被憤怒掩蓋。
「話說我們紅魔館沒有人會幫妳做治療魔法的呢,妳應該回去找找看,如果真的是那五位的話……」小惡魔說著,但是有一個冷酷的女僕在旁邊經過,她說話了。


「是不是時間停止的事情?我會好好處理她的。」吸血鬼的女僕,十六夜咲夜說著。
「嗯嗯…希望她別再傷害紅魔館了,希望她會清醒一些。」翔音說著。

【斯卡雷特姐妹的王座】
「謠言啊,謠言啊,厲害的謠言啊~」紅色衣服的金髮吸血鬼,芙蘭朵露唱著歌謠。
「謠言啊,謠言啊,兩人的謠言啊~」白色衣服的藍髮吸血鬼,蕾米莉亞跟著妹妹唱。
「紅霧的雪茄,從我的口中吐出啊~」芙蘭接著唱,但是其實造成幻想鄉紅霧的是姐姐的作為,「等一下,姐姐大人,我們還是排版錯誤了啊!!」
「沒關係沒關係,要不然我們重唱一次好了,芙蘭……」蕾米說著,但是似乎有個子彈打碎了芙蘭正在玩耍的樂高㊣旋風忍者積木。
「姐姐大人,為什麼要摧毀人家的玩具?」芙蘭快要哭出來了,但是蕾米安撫她的情緒。
「妳們果然還是選擇攻打這裡嗎?就跟妳們說了,我妹妹玩耍的時候,不要打擾她們。」蕾米生氣的說著,小圓她們已經抵達了王座門口了。
「果然真的像Chara所說的那樣,小焰醬,這裡果然是紅魔館,但是為什麼…會在神濱市呢?」小圓問著蕾米。
「問妳們自己吧,到是我有個事情要處理一下,為了芙蘭的玩具,妳們得好好賠償人家,最近幻想鄉的少女都喜歡用戰鬥怪獸卡解決,所以……」蕾米說著。
「不要輕舉妄動,小圓…」小焰試圖阻止小圓拿出決鬥盤,但是小圓想試試看。
「不是已經沒有退路了嗎?我也想試試看跟蕾米莉亞決鬥,倒是妳們對Chara醬的行為真的太過分了。」小圓說著:「小焰醬,如果妳真的跟海馬瀨人那樣無異,我拒絕被妳守護著。
小焰左手的靈魂寶石似乎變成黑色的汙濁,但是被沙耶香用悲嘆之種淨化。
「妳一定要好好冷靜下來啊,我可不允許妳變成魔女。」沙耶香說著,一整顆悲嘆之種都用光了,「倒是原本要給自己使用的那顆,也被妳使用掉了。


曙光照滿了這個房間,暮光照亮了這個結界,看來妳的旅程似乎已經到達了結束……
妳似乎充滿了,DETERMINATION(決心)……
「人類,初次見面,我是蕾米莉亞,晚安……」蕾米拿出了符卡,神槍『岡格尼爾』破壞了小圓的指令版,小圓現在無法投降了。

小圓 LP 4000 蕾米莉亞 LP 4000

「由本小姐先攻。」蕾米說著:「發動永續魔法,『吸血鬼的領域』,我方除了通常召喚以外,可以追加召喚一隻『吸血鬼』怪獸,看著吧鹿目的巫女。」
「小圓,那些怪獸是?」小焰充滿疑問。
「我從手中通常召喚,『屋敷童子』,然後支付500分生命值。」蕾米的LP從4000降到3500點,「把『屋敷童子』作為解放,升級召喚,『吸血鬼千金』!」
『屋敷童子』 攻擊 0 守備 1800
地屬性,不死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作為升級召喚解放。
『吸血鬼千金』 攻擊 600 守備 2000
闇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強欲而金滿之壺』,隨機將額外牌組六張卡片作為除外,從牌組抽兩張牌。」蕾米有三張手牌,「嗯嗯,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小圓有六張手牌,「發動場地魔法,『白薔薇的迴廊』,從手牌一隻『十六夜薔薇龍』特殊召喚到場上,並從牌組檢索一張『馨香薔薇的發芽』。」
「連鎖2,把『增殖的G』送入墓地,進行抽牌。」蕾米發動抽牌專用的怪獸了。
『十六夜薔薇龍』 攻擊 16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由於我場上的協調怪獸特殊召喚成功,我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闇薔薇的妖精』。」小圓說著,特殊召喚了怪獸。
『闇薔薇的妖精』 攻擊 800 守備 1000
闇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從手中通常召喚,『藍薔薇龍』,要上囉。」小圓開始同步召喚了,「我要將等級3的『十六夜薔薇龍』和等級4的『藍薔薇龍』進行調星,我是實現人們夢想,賦予人們希望的魔法少女,但是這是個秘密,要向班上同學保密喔,同步召喚!等級7,『黑薔薇龍』。」
『藍薔薇龍』 攻擊 16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被當作同步素材。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黑薔薇龍』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怪獸用效果……」小圓說著,但是被蕾米打斷。
「就是現在,翻開反制陷阱,『吸血鬼的支配』『黑薔薇龍』發動的效果無效,並且破壞,之後回復『黑薔薇龍』的2400點攻擊力到我的生命值上。」蕾米說著,看樣子是沒辦法讓小圓發動效果破壞,蕾米的LP從3500提升到5900點。
「在那之後,發動速攻魔法,『馨香薔薇的發芽』,從墓地守備表示復活,『黑薔薇龍』。」小圓不斷想辦法給黑薔薇龍復活。
『黑薔薇龍』 攻擊 2400 守備 18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怎麼會這樣?妳的生命值居然透過反制陷阱回復…」小圓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牌組。


「剛才的回合,因為『增殖的G』的效果可以抽五張手牌,輪到本小姐了,抽牌!」蕾米有七張手牌,「我從手牌通常召喚,『牛頭鬼』,之後將牌組檢索『吸血鬼的眷屬』送入墓地。」
『牛頭鬼』 攻擊 1700 守備 800
地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支付500分生命值,從手牌通常召喚,『吸血鬼的使魔』,鹿目的巫女一定很驚訝吧?」蕾米的LP從5900降到5400點,「接著,墓地裡的『吸血鬼的眷屬』將場上的『吸血鬼的使魔』送入墓地,這隻怪獸特殊召喚。」
『吸血鬼的使魔』 攻擊 500 守備 0
闇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被送入墓地。
『吸血鬼的眷屬』 攻擊 1200 守備 0
闇屬性,不死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吸血鬼的眷屬』支付500分生命值,從牌組檢索一張『吸血鬼慾望』。」蕾米的LP從5400降到4900點,現在有六張手牌,「發動魔法卡,『吸血鬼慾望』,從牌組一張『吸血鬼的使魔』送入墓地,『牛頭鬼』的等級上升到5,要上囉。」
「難不成是要超量召喚嗎?」杏子問著:「幻想鄉的召喚方式也太複雜了吧?」
「我要將等級5的『牛頭鬼』『吸血鬼千金』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遵從召喚而來,御主請下指示,從此吾劍將隨汝同在,汝之命運將與吾共存於此,契約完成,超量召喚!階級5,『紅貴士—吸血鬼布拉姆』!!」蕾米講出了紅霧異變時誓約之詞超量召喚怪獸。
『紅貴士—吸血鬼布拉姆』 攻擊 2500 守備 0
闇屬性,不死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漆黑薔薇的開華』,將我的場上特殊召喚一體『薔薇代幣』作為守備表示。」小圓趕緊特殊召喚護盾代幣。
『薔薇代幣』 攻擊 800 守備 800
闇屬性,植物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還沒完呢,我要發動魔法卡,『一換一』,捨棄一張『龍血公 吸血鬼』,從牌組特殊召喚『吸血鬼的使魔』,之後支付500點生命值。」蕾米的LP從4900降到4400點,「從牌組檢索一體『吸血鬼 惺紅災星』加入手牌中。」
「夠了沒有啊?」杏子等得不耐煩了,但是蕾米還是要連結召喚。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不死族怪獸兩體,我要將『吸血鬼的眷屬』『吸血鬼的使魔』設置連結標記,進行迴路連結,連結召喚!Link-2,『降靈復仇死者 救世者』!!」蕾米繼續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怪獸了。
『降靈復仇死者 救世者』 攻擊 1600 LINK ↙↘
闇屬性,不死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墓地裡的『漆黑薔薇的開華』除外場上的『黑薔薇龍』,下一回合就能回到場上。」小圓除外了場上的黑薔薇龍,因為蕾米打算進攻過來。
「戰鬥階段,『紅貴士—吸血鬼布拉姆』『降靈復仇死者 救世者』對場上的『闇薔薇的妖精』『薔薇代幣』發動攻擊吧,紅符『不夜城的惡魔』!!」蕾米發動了攻擊,在一旁的妹妹為她加油打氣。
「耶~姐姐終於戰鬥破壞了怪獸呢。」芙蘭說著,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不過兩體怪獸由於是守備表示,沒有對小圓造成傷害。
「覆蓋上兩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鹿目的巫女,妳就好好的安排到死亡吧!」蕾米說著,小圓明白自己的投降行為被蕾米的符卡摧毀,也毫無退路。


「小圓啊,我覺得身體,似乎很不太舒服……」沙耶香這時哀號著,小圓處於一種很緊張的情勢,似乎想要幫助沙耶香。
「沙耶香醬……我身上已經沒有悲嘆之種了。」小圓說著:「不過這裡是神濱市,在撐一下應該是沒問題的。」
「我覺得美樹的武士,會因為身體崩壞被魔女化身—女巫吞噬著。」蕾米說著:「要不要打賭看看呢,就用這不利的情況來說。」
「回來吧,『黑薔薇龍』,發動『白薔薇迴廊』的效果,我決定抽到的怪獸是怪獸卡。」小圓把黑薔薇龍召喚回來主要怪獸格3,並發動場地魔法的效果,「輪到我了,抽牌,什麼?」
小圓果然真的抽中怪獸卡,現在她有兩張手牌。
『黑薔薇龍』 攻擊 3400 守備 1800
這應該是滿懷希望呢,還是命運已經指引我了呢?
「我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薔薇女孩』。」小圓通常召喚了協調怪獸,「我要將等級3的『薔薇女孩』和等級7的『黑薔薇龍』進行調星,如果我也像別人那樣有幫助的話,不知不覺她對所謂魔法少女的存在,憧憬起來,加速同步!等級10,『紅蓮薔薇龍』!!」
『薔薇女孩』 攻擊 800 守備 600
地屬性,植物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被作為同步召喚素材。
『紅蓮薔薇龍』 攻擊 3200→4200 守備 24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本來呢,其實妳應該有一點要注意到呢,我的能力是『操控命運程度的能力』,這樣夠妳把妳的王牌怪獸逼出來了,就是這個時候……」蕾米說著,似乎要準備什麼?
「發動『紅蓮薔薇龍』的效果,將雙方的墓地卡片全部除外,並破壞自己以外的雙方全場…」小圓說著,但是被蕾米打斷。


「翻開覆蓋的反制陷阱,『吸血鬼的支配』,我會無效妳除外墓地的怪獸效果並破壞掉『紅蓮薔薇龍』,不過妳的『紅蓮薔薇龍』可以反制破壞效果吧?」蕾米說著:「妳真該恨同步毀了這個世界才對,我回復生命值3200點囉。」
「怎麼又是同一個反制陷阱啊?」小圓說著,似乎心裡有些不舒服。
「我說過我有『操控命運程度的能力』了,這樣我就可以無限反制妳的怪獸效果,這個能力可以讓我隨意排列牌組的卡片順序,妳應該明白吧?」蕾米說著,她的LP從4400提升到7600點。
「她的生命值幾乎快變成兩倍了,真是不妙啊,沙耶香…麻美…」杏子嘆氣的說著,但是沙耶香的靈魂寶石似乎被汙濁侵蝕了意識了。
「我的意識……正在消失著,有什麼東西要過來了。」沙耶香說著:「杏子,仁美需要恭介的愛,我的希望就託付給他們兩個了。」
「她的下一句話可能不太好聽,不過是時候準備收拾了,芙蘭。」蕾米說著,似乎預測有什麼可怕的事情要發生了。

我真是個笨蛋……」沙耶香說著,準備發動魔女化身的攻擊。
「結束……這一回合。」小圓說著,但是沙耶香變出了一條人魚鎧甲,這是戀慕的魔女化身,而沙耶香似乎處於意識模糊的狀態,臉神出現白色面具。
咿呀呀呀呀……」魔女化身吞噬了沙耶香的身體,似乎出現反噬的狀態。
「還好場上還有怪獸保護……」蕾米慘叫著,降靈復仇死者 救世者被戀慕的魔女化身破壞了,蕾米的LP從7600降到4200點。
「輪到我了,抽牌!」蕾米有三張手牌,「鹿目的巫女,我只是想要妳見識,妳的同伴其實已經跟妳關係破裂了,這點就可以證明了,發動『紅貴士—吸血鬼布拉姆』的效果,去除一個疊放單位,將妳墓地裡的『紅蓮薔薇龍』特殊召喚!!」
『紅蓮薔薇龍』 攻擊 3200 守備 2400
炎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要上囉,『紅蓮薔薇龍』對那個魔女化身發動攻擊,那個招式名稱是叫什麼來著?」蕾米說著,但是小圓接著蕾米的攻擊。
紅蓮魔法之雨,沙耶香醬快醒醒啊!!」小圓說著,不過戰鬥傷害由小圓承受,她的LP從4000降到3300點。
嗚咿咿咿咿……」魔女化身沙耶香暫時冷靜下來了,但是似乎也有人闖進紅魔館了。


「大小姐、二小姐!!我感覺到很可怕的氣息呢……」咲夜開門進入斯卡雷特姐妹的房間,但是看到了被打到身體固定住的沙耶香。
「小圓,妳們沒事吧?」Chara問著小圓和小焰。
「沙耶香,居然變成這個樣子嗎?」杏子突然嚇到腿軟說著。
「她使用太多次魔女化身了,這就是我們避免變成魔女的解答嗎……」麻美看著這副景象說著,之後另Chara熟悉的藍髮雙馬尾少女,從王座的窗戶邊出現。
「是的,與魔女化身過度使用,魔女化身會因此變得越來越兇暴,到時候就會不受控制。」這位藍髮少女說著:「沒想到妳居然會有想法攻打紅魔館啊,曉美焰。」
「妳是羅巴?莫巴帝國的官員,也是Magius現任幹部之一……」Chara問著名叫羅巴的少女。
「而且妳居然跟Chara Dreemurr一起,真是一箭雙雕呢,那些同伴一直貢獻妳們悲嘆之種,不過妳的悲嘆之種仍然不足夠呢。」羅巴說著。
「她根本不是我們的同伴!!」小焰生氣的說著。
「不過話說回來,要不是因為我拜託大小姐下手留情,鹿目圓會一直繼續戰鬥下去呢。」咲夜說著,但是小圓面對蕾米似乎說不出話來,「莫非,大小姐妳使用符卡摧毀小圓的【仁慈】了嗎?」
「摧毀小圓的MERCY,像爸爸那樣的能力嗎?」Chara問著蕾米,似乎Asgore國王有對某些人使用這個行動。
這時候咲夜拿出了某個懷錶,小圓的仁慈選項修復了,她似乎感覺好想要悲傷。
「嗚嗚嗚……小焰醬,沙耶香她變成魔女了。」小圓似乎蹲在地上大哭。
「她沒有變成魔女,只不過……」羅巴拿出了一條紙巾,對魔女化身沙耶香一揮,魔女化身沙耶香變成了一顆巨大的聖誕樹裝飾,「現在也只能把她封印住了喔,我馬上就把她送到Hotel Fenthope的魔女化身隔離中心吧。」
「等一下,你想把沙耶香做些什麼?」杏子不開心的把長槍指向羅巴這位少女。
「遇上這麼好的魔女化身珍貴樣品,妳覺得畫把她抓去研究是正常的,不過沙耶香還需要隔離一陣子,這不是比靈魂寶石破碎還要好解決的事情呢。」羅巴載著運輸車往紅魔館的後門離開,準備前往神濱市的高速公路。


「耶耶…沙耶香變成人魚泡沫了,神聖五重奏只好回家去囉。」芙蘭在小圓旁邊幸災樂禍的跳起舞來。
「怎麼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情……」小圓繼續蹲在地上哭著。
「順便跟妳說啊,Chara,聽說妳是其他次元的魔法少女對吧,我們可是站在沙諾爾這邊的人呢,妳要自相殘殺的話就馬上去做吧!」蕾米說著,似乎要她們上演本篇第十集的橋段。
「自相殘殺,到底是什麼意思?」麻美問著。
「不,我不會讓小焰再發生那種悲劇……」Chara說著:「自己應該有更好的力量可以去抗衡現在想要破壞故事的邪惡,我絕對一定要和小焰說清楚。」
「妳要怎麼去證明?大家都被絕望封閉了眼睛,沙耶香的事情就算了,但是妳……」小焰還沒說完,Chara試圖鼓勵小焰和小圓。
「如果那個輪迴的終點,終究是滅亡的話……我想親手把它們消滅,我想破壞這個因果,拜託了。」Chara說著,似乎把打算要幫小焰的忙。
「已經沒事了。」這時候的帕秋莉突然鼓勵小圓說話:「我會負責這件事情的,作為代價,我可能要離開圖書館一陣子,跟小惡魔一起。」
「真的假的,帕秋莉,妳真的要離開嗎?」芙蘭問著。
「這名少女應該有辦法同時掌握美拉佐馬的希望、還有馬夏特的絕望,所融合在一起,那隻可以化為毀滅的箭,極大消滅咒語『梅都洛亞』,就決定是她了。」帕秋莉說著,似乎要把某種禁忌魔法傳授給小圓。
「那麼,我們明天有要做什麼嗎?看起來我們不但沒有殲滅Hotel Fenthope的謠言,而且還被Magius盯上呢。」麻美問著。
「我覺得有需要就找二葉家的三女才行,她是個魔法少女呢。」杏子說著:「因為二葉家的兩位長男,他們因為研發運動藥物被警方逮捕,現在二葉莎奈在315事務所避難中。」
「杏子,這件事需要早點跟我說,不過,基於莎奈是我的朋友,我覺得我們的力量,可能不足於打敗莫巴帝國的軍隊……」Chara說著。
「那個偷書賊魔理莎,說不定可以幫上你們什麼忙。」帕秋莉說著,想要離開紅魔館,似乎想要當上小圓的家庭教師。

「我居然會請一個魔女當我的家庭教師呢,但是比起Magius的惡行,與魔女共同作戰才是最重要的。」小圓說著。

{待續……}

下集預告:
為了迎接接下來迎面而來的沙諾爾和Magius之翼,帕秋莉和一位小惡魔女孩當上了小圓的家庭教師在見瀧原進行特訓,為了完成帕秋莉構思中,失傳的極大消滅咒語,她請了在見瀧原神社遊走,專門偷走賽錢的巫女、還有怪盜魔法使進行特訓嗎?這時候京都大學的社團,密封俱樂部的成員宇佐見蓮子,盯上了小圓她們,她們打算把丘比這件事公諸於世……

{TURN:04,盜賊的七道具}

創作回應

戒子
這篇寫了好多圓焰的劇情呀
可惜在魔紀官網中,小焰被NTR
小圓已經跟小環配對組成圓環雙人組了
2021-08-30 05:32:47
可可羅
只有小焰一個人可以喜歡小圓,她就是這麼固執地想的
可別忘記彩羽可是撩妹的高手呢
2021-08-30 08:52:1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