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亞洲青少年節 水篠環之章 第四章 王的反擊

蘿莉控凱撒 | 2022-01-08 20:52:18 | 巴幣 2014 | 人氣 165

連載中偶像異聞錄-亞洲青少年節
資料夾簡介
時值天下混亂,來自異世界的群雄及軍閥們,為爭奪偶像而互相撕殺。

水篠環之章 第四章
 
王的反擊
 
(接上話)
 
此時,憤怒的御影準備用拳刃向決鬥中的咲夜及羅巴等人攻擊,不過就被傑克阻止。
 
「御影,妳的憤怒,我是很理解,但是用暴力是無法解決問題,就算是魔法少女同樣。」
 
「但是,那個沙諾爾,竟然妄圖支配全神濱市的魔法少女,這個鮮卑反賊只是想利用她們作生兒育女的機器…」
 
御影此時就向傑克解釋沙諾爾的野心之際,就被那由佳叫停,她隨即擔心地說道「別說了,我只怕是給傑克知道,我怕他會…」
 
「不緊要!小妹妹妳照說出來了,我想知道那個沙諾爾所做的事是否傳聞中那麼邪惡?」
 
御影之後放下自己的武器後,就激動地向傑克說道「那個惡魔與他的所謂部下,他借上次的大戰後,他自己娶了青梅竹馬做妻子,我已經無說話可說,但是他竟然娶了不同的魔法少女做妻子,包括我姐姐,而且姐姐與一些魔法少女為那個惡魔生小孩子。」
 
傑克聽到御影的苦不堪言的苦衷後,隨即感到震驚及憤怒,因為竟然有決鬥者可能做出非常荒唐的事情。
 
但是,站在御影對面的咲夜就以蔑視的態度向傑克及那由佳等人說「你們這些可笑的傢伙,竟然想向我們Magius作對?雖然我不是他們的白羽毛,但是我們的大小姐蕾米莉亞·斯卡雷特已經決準備代替沙諾爾殿下暫時接管Magius。之後妳們反抗Magius的魔法少女們,妳們的血就會成為我們大小姐的食糧。」
 
但是,當那由他聽到咲夜提到蕾米莉亞•斯卡雷特時,她知道傳說中的幻想界的千年吸血鬼竟然存在。
 
「沒想到爸爸提到幻想界的事…竟然是真的…?」
 
當那由他突然說出自己在行方不明的父親口中知道證實有幻想界的存在,羅巴及咲夜亦感到震驚,但是羅巴此時心想,如果把那由佳捉起來,然後把那由佳當是食物文給蕾米莉亞,那麼自己就可以在沙諾爾的眼中與莉露同樣重要。
 
羅巴此時一邊想如果捉住那由他的同時,亦摸摸自己的肚子。
 
「啊…我真是想為殿下生一個可愛的小寶寶。」
 
羅巴正在妄想之際,決鬥中的咲夜就用奇怪的眼神向羅巴說「妳真是要那麼想?雖然那個那由他的父親是知道幻想界的事,但是妳不要想著極度奇怪的願望,好嗎?」
 
「是…」
 
而同時,傑克就望向已經只是想回自己的過去而不停痛哭的栗栖。
 
「嗚…嗚...點解,我只是喜歡自己的老師,為什麼我那麼做是錯?」
 
不過當傑克聽到栗栖喜歡自己的老師後,他突然走到栗栖面前,並在那由住及眾人面前掌摑栗栖,而那由他看見傑克的舉動後,她就問傑克為什麼打粟栖,但是傑克不在聽。
 
「你…為什麼要打我…?」
 
「妳是喜歡自己的老師,本來是應該無視妳,但是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妳喜歡的老師是一個有婦之夫,那麼不單止妳身邊的人,甚至是一般人會是用什麼眼光來看妳?妳是不是想變成一個專門毀滅一個幸福家庭的第三者嗎?」
 
傑克的斥責,就令仍然哭泣的栗栖醒悟過來,而自己亦明白以前喜歡的老師是一個有婦之夫,因為如果當時把老師成為自己的情人或是與老師發生關係,到時就會很以傑克的說話同樣,會被四周的人視為第三者,甚至做船長的父親會被四周的人指責怎樣養育自己的女兒?
 
聽見傑克斥責的那由他就隨即安慰栗栖,並同時說道「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低再喜歡也不可能拆散別人的家庭…」
 
「那由他…」
 
傑克隨後用嚴厲的語氣向栗栖說道「只要是你插足別人的家庭,那你就是不對的。婚姻講究先來後到,無論妳如果再喜歡他,終究是名不正言不順。因此再喜歡一個男人,只要他已經結了婚,他已經不是自由之身,妳就不該在他們的婚姻中插一腳,去破壞人家的婚姻及拆散人家的家庭。再喜歡他是絕對不容許的行為!」
 
傑克看見栗栖為了自己的過去而傷心之後,他知道栗栖已經不可以繼續決鬥。之後傑克此時就從D輪拿出決鬥盤。
 
而那由佳之後就向栗栖說道「妳現在的情緒已經影響在決鬥的判斷,基本上己經沒有可能再決鬥,就等傑克代替妳決鬥。」
 
傷心的栗栖就向傑克問道「那個…我自己之前做了令人討厭的事,我是應該被對面的女僕小姐把我殺掉…」
 
「妳別以為自己可以一死了之,就可以逃避自己的錯誤嗎?妳自己應該勇敢站起來,就很以我傑克.阿特拉斯同樣,即使面對困難,亦要勇敢站出來面對!」
 
栗栖因為被傑克再度斥責而再度大哭,不過傑克就上前安慰她。
 
「雖然妳之前是險些毀滅別人的家庭,但是我傑克.阿特拉斯是相信妳能夠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真正喜歡的人。」
 
栗栖只有繼續流淚,但是情緒慢慢平靜下來。
 
「那個…你叫什麼名字…!」
 
栗栖隨後向傑完問什麼名字,而傑克之後就用右手的手指指向天空,並向所有人叫起來。
 
「王只得一個,那個人就是我傑克.阿特拉斯!」
 
傑克隨後面向咲夜,雖然傑克要承受扣減2000點生命值的亂入懲罰,但是扣減的痛苦,但對於傑克曾經參加次元戰爭來說,算是小小的觸電的痛苦。
 
羅巴此時看見傑克代替栗栖後,他就狂奔地向傑克說道「傑克,歡迎來到神濱市,我叫羅巴,是Magius的三幹部之一。是了那由他,妳因為失蹤的父親而討厭自己的堂妹而去了寶崎市,那妳為何找來這裡做什麼?」
 
「我來這裡做什麼?當然是在你們手中這些鮮卑人帶回我堂妹燈花。但是我估不到的是,你們這些所謂關隴集團的後人,竟然想借幻想界的人來侵略我們的國家?爸爸說的說話是對的,就是他們是借宇文泰的名義征服世界。」
 
那由他就指責羅巴他們以借關隴集團之名侵略日本,而栗栖就好奇地向那由他問道「那由他,那個…太助所指的征服世界是什麼?」
 
「現在指導Magius的沙諾爾,其實他是異世界加拉斯東方大國莫巴的皇太子,他雖然自稱是唐高祖李淵的後人,但是爸爸認為他是漢化鮮卑人。他們自8年前美國華爾街發生的那個事件。就以關隴集團的名義開始在日本及世界各地活躍…」
 
羅巴及烏尼亞看見那由他向栗栖說出自己國家的秘密後,二人點頭後,羅巴就突然拿了一個透明籠子,籠子內有一隻雄性及雌性的倉鼠。羅巴的奇怪舉動,就令御影、那由他、傑克及栗栖感到不解外,甚至在決鬥中的咲夜亦問究竟做什麼?
 
羅巴此時就向咲夜說「可以借一些時間給我向傑克及那由他說一些說話。」
 
「沒妳辦法,雖然我不知道你拿出一對倉鼠做什麼?那麼我看看妳的表演了,如何用妳的口才是刺激她們。」
 
「我知道了。」
 
羅巴答應咲夜不要出亂子之後,她本人就拿著載著一對雄性及雌性的倉鼠的籠,並向那由他及傑克他們說道「那由他,傑克,你們見到我手上的籠子嗎?籠子內有一對正在交配的倉鼠,你們明白意味著什麼?」
 
傑克及那由他看對羅巴的奇怪舉動後,二人就憤怒地表示不明白什麼意思。
 
「你們真是不明白?傑克是決鬥者,我及烏尼亞是理解的,但是那由他妳應該是高才生,妳不是找妳的伯父(燈花父親)補習生物嗎?」
 
面對羅巴的質疑,那由他反指自己的努力是不需要倚賴伯父,而且她自己對養寵物沒有興趣。
 
但是,羅巴對那由他的否認就感到無解,於是羅巴就開始向傑克及那由他等人發表自己一直以來想說的說話。
 
「那由他,傑克,還有御影,你們知道嗎?對女生來說,倉鼠是大家一隻喜愛的寵物,飼養方便,還超級可愛。不過牠們最有趣的地方就是牠們的繁殖能力。」
 
傑克對羅巴的說話是感到奇怪,但是亦開始有戒心。
 
「不要拖拖拉拉,有說話快些說,妳們是不是真是決鬥嗎?」
 
羅巴對自己的說話向傑克道歉,不過,她隨即收回拖拖拉拉及開玩笑的態度,她就直話直說向那由他的傑克說出非常極度奇怪的理論。
 
「倉鼠繁殖能力驚人,這個是所有人知道的事實。但是如果牠們是近親繁殖,那由他,妳估計之後誕下的胎兒會是怎樣?」
 
雖然那由他只是初中生,但是她斥責地回答說道「那需要問?下場只有1個,就是牠們患上倉鼠行為失序症,雖然伯父不是獸醫,但是伯父是有教導我近親通婚對社會有很大的危害。」
 
「不愧為里見院長的姪女與及全寶崎市最聰明的高才生。那麼又如果利用全神濱市的魔法少女作為繁殖用途,那麼妳又如何接受?」
 
「妳說什麼?妳們竟然…當我們魔法少女是繁殖工具?這些是身為關隴集團後人可以說的說話嗎?」那由他對羅巴提出魔法少女作為繁殖用途感到震驚及憤怒,因為那由他知道魔法少女已經沒有希望而存在,但是如果為了繁殖而存在,那麼她們的自我亦會失去,甚至會變成人妻為名,生育機器為實,到最後甚至自己的尊嚴及自尊亦沒有的的人偶。
 
「妳為何憤怒啊?那由他,我那麼說出極度奇怪的想法,只是為了解決日本的少子化問題,我並無惡意。你知道了,主公未成為346事務所代表前,日本的出生比率己身低於1%,而且在日本的合法性交年齡是13歲,這個規則是明治維新時期已經有,雖然仍然有爭議,但是在冷戰末期,美國及英國在與日本討論廣場協議期間沒有留意,這個對日本來說,已經是不幸中之大幸,只要她們是自願就不會問題。最重要是,如果魔法少女的魔力是真是可以遺傳到下一代,那麼魔法少女所誕下的兒童,如果母親的魔力會繼承仔女身上,那麼新的鮮卑就會在日本誕生,這個就是魔法少女對日本所做的貢獻。」
 
羅巴的解釋,反而令那由他更加憤怒,但是心情已經開始平穩栗栖就叫那由他及御影冷靜。但栗栖就向那由他說道「那個叫傑克的人,之後罵我非常兇惡,其實是因為我自己任性及為了想戀愛而不擇手斷,`不過我亦明白,拆散別人家庭,最後會被人討厭。但是我身為魔法少女,我是不會認同魔法少女作為繁殖用途的說法,這些是比姬奈的魔法少女至上主義更可怕及邪惡。那個叫傑克的人,我相信他是一個內心非常善良的決鬥者…」
 
而栗栖看見傑克準備決鬥後,她就為傑克打氣。
 
「加油呀!傑克!」
 
傑克此時向羅巴及咲夜叫道「竟然想用未成年少女的肉體為你們這些侵略者的工具?我我傑克.阿特拉斯會粉碎所謂關隴集團的野心!」
 
「有本事就來了!」
 
在羅巴的挑釁下,傑克終於在只有2000分的生命值下代替栗栖決鬥。
 
「我要在手牌召喚真紅短跑者(4星 惡魔 ATK 1700 DEF 1200)。」
 
傑克場上就出現了一頭帶著火焰的獵犬出現,之後傑克就根據真紅短跑者的效果,召喚成功時,我方場上沒有其他怪獸存在的場合才能發動。從我方的手牌、墓地選1隻等級3以下的惡魔族協調特殊召喚。而傑克就從手牌召喚了真紅共鳴體(2星 惡魔 ATK 600 DEF 200)。
 
看見傑克場上有共嗚體後,羅巴己見知道之後發生什麼事,如望向後方的烏尼亞,二人亦同時立相信咲夜會在這個回合慘敗,雖然是不甘心,但是咲夜場上已經沒有反擊怪獸效果的卡片。
 
「我現在要把場上的真紅短跑者及真紅共鳴體進行調星,深紅的赤炎,以霸者之名,驅除所有的邪惡,同步召喚,現身,赤紅昇龍 (6星 龍族  ATK 2100 DEF 1600)!」
 
傑克在召喚赤紅昇龍後,他立即發動其效果,把自己墓地的真紅共鳴體特別召喚到場上。
 
「同步後再同步?看看傳說中的同步次元的決鬥王是怎樣決鬥?」
 
「那麼就給你們當魔法少女是玩具的侵略者見識我傑克.阿特拉斯的王者之力,我把場上的赤紅昇龍及真紅共鳴體進行調星,王者的咆哮,現在將震天動地!將這獨一無二的霸者之力銘刻於身吧!同調召喚!狂暴之魂!紅惡魔龍·右痕!(8星 龍族 ATK 3000 DEF 2500)!」
 
咲夜看見傑克召喚了王牌怪獸後,她就以冷笑的方式取笑傑克「果然是右痕,不過我們的阿瑪莉露小姐的王牌亦是同樣是右痕,不過不同的是,莉露小姐不會很以你同樣,愚蠢地高壓戰術壓制對方。難怪的,之後維納斯方舟在日本時,因為花園綺羅擄走傳說星光天后天羽純音,而令東京發生大型暴動。不過有計劃的暴亂,邊有可能咁有規模?如果不是因為法月仁一直以來的所作所為,點會那麼大件事?如來想消滅我們,那就有本事就來了,不在這個回合打倒我就是笨蛋!」
 
傑克在咲夜的挑釁下,他憤怒地發動了右痕的效果。
 
「既然妳們想死,我就成全妳們!發動右痕的效果!1回合1次,我方主要階段才能發動。此卡以外攻擊力在此卡的攻擊力以下的特殊召喚的效果怪獸全部破壞。之後給予對手這個效果破壞的怪獸數量×500傷害。我要破壞妳的冰劍龍及烙印龍!絕對威權火焰!」
 
在傑克的命令下,右痕即時吐出極度高溫的火炎,把咲夜場上的冰劍龍及烙印龍破壞,而且咲夜自己亦要承受合共1000點的傷害。雖然右痕有強大的力量,但是對咲夜來說,為了蕾米尼亞,這些傷害是可能承受…
 
「嗚…為了大小姐,我一定要撐下去,只要等到傑克的回合完給後,冰劍龍的效果會…」
 
(咲夜 4000 – 1000 = 3000)
 
但是,傑克就向咲夜指已經沒有下個回合,而傑克就進入戰鬥階段。
 
「紅惡魔龍•右痕,立即消滅踐踏魔法少女尊嚴的邪惡決鬥者,灼熱的深紅獄燃燒!」
 
右痕此時就用了牠的右手,準備直接向咲夜攻擊,不過咲夜如果直接命中這次攻擊,她一家會受重傷。就在此時,那由他及在傑克身後的御影突然感應到有其他魔法少女及其強烈的魔力反應。
 
「Discrete Bullet!」
 
在一名少女的叫道下,有大量的藍色在傑克的四周電光出現。
 
(雖然攻擊被干擾,但是攻擊是有效,因此咲夜的生命值已經去到0,換言之是傑克獲勝。)
 
「發生什麼事?」
 
傑克對四周的電光感到有戒心,而同時問身旁的御影發生什麼事?而那由他亦叫傑克小心,並指有自己感應到有魔法少女出現。
 
傑克在此時看見上士有一道雷光接近,他隨即把御影撲到地上,而霤光就仿如神憤怒同樣,打下地面。
 
而被傑克撲倒的御影,看見有魔法少女攻擊後,她只是向害怕地傑克說「謝謝…」,她隨即在傑克的懷抱內人哭。
 
「呀呀…為什麼…為什麼姐姐要找魔法少女殺了我…?」
 
而用必殺Discrete Bullet到處地面的栗根心看見御影大哭後,她竟然向御影道歉。雖然御影仍然大哭,但是對栗根來說,已經沒有時間理會大哭大鬧的御影,而羅巴就栗根心及加賀見真良二人為什麼突然出現?
 
「羅巴姐姐,沙諾爾大人要妳及烏尼亞二小時內去參京區保澄雫的茶店集合,參京區有大事發生。」
 
而羅巴及烏尼亞就問栗根心參京區發生什麼事,而身後的真良就向二人的耳邊說道「Stella maris的前成員水篠環據報已經搬到參京區,據報她有機會會入讀參京院教育學園。」
 
羅巴知道水篠環來到神濱市後,她知道自己的上司沙諾爾是想得到本校偶像部的成員,所以對水篠環來到神濱市是非常緊張,另外,由於參京區附近有時女一族為據點的水德寺,以Stella maris的在全國有一定人氣,相信時女一族一定會知道此事,所以沙諾爾打算攻擊水德寺,除了要把時女一族趕出神濱市外,更重要是給大家為之後的在澳洲的戰事而熱身。
 
「心,真良,我知道了,麻煩妳代我通知附近戒備的黑羽毛們,叫她們馬上撤退及解散,她們已經疲倦了,叫她們好好休息。」
 
栗根心及真良就按照羅巴的羽毛解說指令後,二人就離開了現場,並準備叫現場戒備的羽毛解散。
 
「發生什麼事?點鮮妳們為何立即叫所有羽毛解散?」
 
咲夜對羅巴為什麼要求立即解散在場的羽毛,烏尼出就在咲夜手上取回牌組的同時,一邊解釋說道「只是有一個大人物來了神濱市,哥哥要我們回去,之後與大家一起商量如何迎接她,是了,咲夜妳亦要與我們一起,我想給妳了解時女一族事。」
 
「那麼栗栖她們如何處理?」
 
「那麼妳想得到一個已經失去喜歡的人的魔法少女,或者是一個曾經在七色舞台大賽中嬴取冠軍的偶像,妳會選那一個?」
 
羅巴此時突破提出問題後,咲夜亦知道栗根心之前提及的水篠環,比起已經已經因為錯誤的戀愛行經而失去以前是老師的戀人的栗栖,水篠環的價值比任何一個魔法少女更高。(雖然水篠環不是魔法少女)
 
羅巴、烏尼亞及咲夜三人就二話不說離開了貨櫃碼頭,前往參京區。
 
而那由他對羅巴的突然的離開感到奇怪,但是她看見咲夜與羅巴及烏尼亞交談時,提及水篠環,但是那由不明白為什麼她們為了一個女生而叫所有羽毛撤退。但是栗栖就知道,她向那由他及傑克二人介紹水篠環,當二人知道水篠環是曾經是稀星學園偶像部的前成員後,恐怕神濱市又會再起風浪。
 
而此時,栗栖突然想到參京區附近有水德寺,因為水德寺是時女一族的據點,所以她考慮Neo Magius應該與時女一族合作。
 
那由他及御影雖然是贊成,但是對Neo Magius的領導藍家姬奈有保留。
 
「那個,傑克…先生,你代替我打退Magius,還有你剛剛嚴厲斥責我,真是很感謝你…」
 
「不需要客氣,因為我傑克.阿特拉斯來這個世界的目的是打倒沙諾爾,就是那麼簡單。」
 
栗栖知道傑克是異世界來到神濱市是打倒沙諾爾後,她高興地向那由他問道「那由他,妳可不可以帶傑克找姬奈?我們一定要阻止沙諾爾得到水篠環,可以嗎?」
 
那由他同意栗栖的安排後,她及御影首先前往中央區一個長期空置的私人劇場,那裡是Neo Magius的據點,而栗栖就坐上傑克的D輪,同時前往NeoMagius的據點。
 
(待續…)

下回預告:沙諾爾從由比鶴乃得知水篠環搬到神濱市後,他以此為機會,想把時女一族驅逐出神濱市,他與莉露,與及部下們如何對付時女一族。另一方面,從同步次元轉移到神濱市的傑克,在Neo Magius的栗栖的邀請下,會見一眾Neo Magius的成員,與及其領導藍家姬奈。究竟沙諾爾及傑克,他們如何得到水篠環?

請各位期待第五章:王者與王者之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