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二十二天

可可羅 | 2021-09-30 13:38:56 | 巴幣 2016 | 人氣 152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閃亮宿,PATISSERIE PECHE蛋糕店】
「我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呢,你們來這裡吃甜點啊?」桃山未來看著前來享用店家甜點的兩位朋友,似乎記得昨天發生了怪事。
「對啊,今天是那位不激萌的海馬圭平社長被逮捕的一個禮拜後了,想找時間來看治安警視廳的直播呢。」金髮的萌黃繪萌流著口水說著。
「但是在這種地方看新聞報導,我想大家應該會不好意思吧?」未來問著:「而且雨宮哥哥也說過他們還沒接露海馬集團會用病魔碎片做些什麼呢,老實說我也不清楚……」
「妳和艾菈小姐都有發現呢,就是海馬集團一直都假冒協助光之美少女這件事。」戴眼鏡的青葉凜花說著:「如果海馬集團的股份被政府沒收,那的確是一份可以發展星夢頻道的資金呢。」
「不過決鬥怪獸就會變成由警視廳管理吧,其實也不想變成這樣子,這個遊戲已經維持社會很多年了,但是海馬集團為了控制他奪去了無數人的性命,所以接下來呢?」繪萌問著。
「接下來龍司哥哥應該會帶我們去討論怎麼慶祝吧?」凜花說著:「但是這次的醜聞有些光之美少女有參與其中,所以我想一定會有很大的騷動的。」

「妳到底對蓮說了什麼啊?」這時戴眼鏡的佐倉雙葉突然衝了進來問著未來:「一直都找不到蓮他人,所以我們團長現在有些事情要辦!」
「是佐倉學姐啊,小杏和小真人呢?她們還要去參與私人的Aikatsu活動嗎?」凜花問著。
「我…我想討論一下,最近團長Joker心裡有點怪怪的,他似乎有點生氣呢。」雙葉說著,之後有隻黑貓跟在雙葉後面,繪萌有點嚇到了。
「摩爾迦納,你別靠近我啊,你明知道我怕貓的。」繪萌跟摩爾嘉納說著。
「吾輩覺得有人試圖修改蓮的存檔,導致他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境,妳也應該知道吧,海馬集團在那個夢境突然變得不存在。」摩爾迦納開口說著。
「很抱歉,我並不知道什麼叫做Save,跟時間流動有關係嗎?」未來充滿疑問。
「這當然的囉,只要有紀錄,就可以回歸到日常的所有細節,同時可以體會到自己所做出的錯誤的經驗,吾輩覺得擁有這個能力的人,並非等閒之輩。」摩爾迦納說著:「你看JRPG的勇者如果中途被怪物打倒,回到最後存檔的地點,只需要變得更強就能繼續。」
「那種能力怎麼可能在人間有辦法使用啊?」凜花說著。
「不然你認為真中菈菈現在是小學幾年級了?還有工藤新一也已經不是高中生了?這些全都是事實發生的事情啊!」雙葉說著:「但是時間一直都在流逝,Save and Load是無法阻止時間正向推動的,所以自然會有米花町以外的我們正在慢慢的一步一步成長。」
「所以那個被修改的存檔,就是把整個環境的設定都重置一遍嗎?」繪萌充滿一頭霧水。
「我覺得這要看那個修改的人,她的存檔的力量已經超越一般人類了,否則就是她從某個怪物身上取得的決心。」雙葉說著,這時候似乎有兩位警察過來蛋糕店了。


「不好意思,是奇蹟閃耀組嗎?」警察穿著巡邏服過來問著期姬閃耀組,好像帶著一名銬上手銬的高中男生,似乎他戴上圓框眼鏡,讓人有點熟悉。
「糟了,是之前要逮捕我們三個的警察伯伯。」凜花受到驚嚇說著:「雨宮哥哥你也被抓了啊,你不是說你會和警察配合的嗎?」
「我是想這麼做,但是因為病根之人的犯人已經抓到了,是海馬瀨人對吧?」一位警員說著。
「我想自首,因為最大最惡的犯人已經被我們抓到了,現在他的下場也會很淒慘吧?」蓮說著,似乎覺得自己的使命已經完成。
「但是你也用不著去坐牢啊,實際上你這些日子來都是來打敗壞人的陰謀不是嗎?」繪萌說著,「之前都是我們協助你去揭露海馬集團的陰謀的,所以……」
「你身為鬥士的證明還在吧,鬥士的全員逮捕另既然是犯人Cure Grace提出的,那就不用被逮捕了啊?」未來說著。
「所以……怪盜團的首領,你的刑期早就在獅童事件過後的幾個星期就服滿了,實際上要是你真的沒有犯下殺人放火的事情,應該也沒有什麼罪。」警察突然解開蓮的手銬說著。
「而且你跟鳴上先生一樣,都是揭露出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陰謀,我們應該要擔心的是她們之前殺害部分鬥士所造成的恐慌。」另一位警官說著。
「難道雨宮哥哥,自己認為犯下了什麼罪惡感嗎?」凜花問著。
「其實呢,我在很早之前就有跟某位軍火商借用槍枝和手榴彈,這些都是都市決鬥者不能用到的武器,我兩年前的協助人因為律師的辯護下判了無罪,所以沒辦法把槍枝和武器還給他。」蓮說著,他開始承認自己有走私武器的事情。
「你胡說,海馬集團很久以前都沒有走私過武器的紀錄了,這點都是他們優良企業所做的。」凜花說著,蓮很想表達真相,但是身邊的朋友都無法相信他的罪過。
「你真的認為他們還是優良企業的形象嗎?那妳能說說看他們用的自動手槍和火箭筒都到哪裡去了,要處理掉這些武器,埋到掩埋場應該很容易就被發現吧?」蓮生氣的說著。
「對耶,那應該是要高價販售給極道人士,難道我們被扯進這件事嗎?」未來問著。
「雙葉,妳應該有所覺悟了吧?」蓮問著雙葉,似乎要雙葉打開某個紀錄。
「真的要這麼做嗎?雖然我們已經解決的花寺同學造成的危機,但真的要把海馬集團的軍火商品的流動公布於世嗎?」雙葉問著蓮,蓮點了頭。
「雙葉,要是他們能理解我用武器殺了亂鬥士,我想我應該可以配合警方調查一切的真相是什麼,到那個時候就忍著可以嗎?」蓮摸著雙葉的頭髮,似乎很對不起她們。
「那麼要起訴你的時候,你有需要請到律師嗎,我想以你的財力可以信任的人應該會很多,到目前為止四天王企業的體系出了很多醜聞。」警察把蓮載上了警車,但是還是忘了銬上手銬,「如果你真的把海馬娛樂集團的危險物品流動告訴我,或許可以幫你。」

「雨宮哥哥,我覺得應該要找四葉財團的人才行,她們不是一直都幫助你法律協助嗎?」桃山未來看著離去的警車似乎要跟雨宮蓮說什麼?
蓮沒有回應,似乎心裡正打算說什麼,警車似乎打算把他載到星原宿的警局……

2020年8月25日,星期二。
{第二十二天,新的守護者條約}


【Solitaire飾品店,心跳!光之美少女的基地】
「看樣子那個叛變的新生代光之美少女的案子也似乎要結束了,接下來我想是差不多要著手調查『燈火之星』的案子了。」美少女偵探菱川六花說著,似乎帶著眼鏡。
「但接下來小愛還在服刑啊,光是這樣就很難跟圭平他們進行協助啊。」美少女偶像劍崎真琴說著,似乎因為領隊相田愛因為某件事情被捕後,整個團隊都疏散了。
「人家說啊,海馬圭平這個臭有錢人,他光是偵探丘比事件之後就有點行動可疑了說,難道這次他協助病根之人的事情要置之不理嗎?」小學生女孩圓亞久里生氣的說著。
「但是那是從整個噴射機上查到的違禁品,光是那些人逮捕,要招供他們算是有點難度了,我們光之美少女根本沒有法律上的協助嘛,所以也只能等待他們的結果如何了。」四葉財團的千金愛麗絲坐在這裡等候新的消息。
「大小姐,你會覺得海馬集團如果股份被政府沒收,那麼決鬥怪獸這類運動就會變成政府接管的公營遊戲嗎?」管家賽巴斯汀問著愛麗絲。
「不用擔心,這件事永遠不會發生的,海馬集團名義上雖然是掌握了決鬥怪獸的系統,但是相關的技術早就透漏給幻象集團所知道的,他們一定會想辦法重新找到管理的伺服器的。」愛麗絲說著:「早在這個時候,我們東京大都會區域的三個地方都有自己的永轉機,但是真正發揮作用的只有海馬集團,在神奈川縣的新童實野市,他們為了啟動這個犧牲了很多人的生命,所以為了啟動這股巨大的能量,我們可能會吃上一些醜聞也說不定。」
「甚至吃上官司呢,所以老早就要給中川集團作為下一個人選了吧?」六花問著愛麗絲,她覺得下一個決鬥中心必須設在東京都葛飾區那邊……
「但是還是要小心,不能給那個風險高的地方設置強力的決心能量……」賽巴斯汀說著:「中川集團一直都有紀錄給兩津勘吉那傢伙奪去高層位置,加上中川圭一的父親可是因為要讓資金流通,他必須一天工作72的小時才行,身體是大家都在擔心的,而且家族關係已經有傳出要做社長的傳聞了。」
「那麼唯一的適合都市就是在千葉縣的這裡了,這樣的話還能保證家人和朋友平安無事嗎?」真琴擔心著:「而且這裡的永轉機已經用來實驗某個計劃了……」


「各位豪啊,妳們光茲美少女的活動如何了?」這時一位褐色長髮的矮小女人走了進來說著,她似乎是哥哈企業的人,不過她握著剛出獄的相田愛的手。
「妳是……在亂鬥士他們潛入調查的襲擊者,現在是哥哈企業的社長嗎?」六花問著。
「沒錯,其實本來跟你們意見不太合,所推廣的那個哥哈決鬥也跟不上你們的腳步呢。」社長夫人安立美美說著:「但是多虧了王道同學在你們那邊獲得決鬥的庇護,倫家想是不是應該改變主意呢?其實倫家想把亞圖姆剩下的『交錯超速決鬥』的資料給處理掉。」
「妳說的是王道遊我嗎?但是他現在失蹤了啊,應該是這樣說的,亞圖姆住院的那一天正好沒有找到王道同學,只剩下逃出來的上城龍久霧島露明。」真琴說著。
「但如果交錯超速決鬥可以的話,我想可以去對付原超速決鬥跟大師決鬥隔閡的空間,六花、真P、亞久里,如果妳們願意和安立社長合作的話,那麼就有辦法對付超速決鬥。」小愛說著:「如果拒絕了哥哈的合作,大家都會被撕裂然後起紛爭的,現在我們必須同心協力對付燈火之星,所以請相信我……」
「但是她作為哥哈市的市長,妳知道現在的處境有多糟糕嗎,赤城財團和海馬集團的經濟能力都被一一打垮了,中川集團也快差不多要波及了,要是被妳這樣合作,我想妳一定會併吞我們東京都會區的經濟股市的。」亞久里生氣的說著,但是安立社長大力捏了亞久里的臉。
「這樣啊,但妳還是願意繼續給這個由魔法少女支撐的經濟嗎?別開玩笑了,光之美少女現在內部出了很嚴重的問題,新生的戰士都這副德性了妳還沒有覺悟嗎?」安立社長生氣的說著。
「真P,我們真的會有叛徒出現,所以我們要小心每個對妖精許下願望戰鬥的少女,所以安立社長她已經想到了一個方案,議會也可以繼續保障我們的身分。」小愛說著。
「打算從9月5日的那一天已經跟議員們溝通好了,從那天起光之美少女會有豐富的薪水可以支撐家庭的負擔,然後妳們可以向警察、消防隊那樣有正當的工作。」安立社長說著。
「妳是說收薪水嗎,這樣的話我們額外的工作就不用做了,但是這是我生崖的工作呢。」真琴突然反對這個決定,她身為Aikatsu系統的偶像有一定的收入生活著。
「我知道妳們有另外一個職業、甚至為了學校空閒的時間做另外的工作也不例外呢,但也到此為止了,我不想再看到有人以光之美少女的名義做壞事,光是那件醜聞,誰都無法相信自己有辦法承擔這個責任呢。」安立社長說著。
「我們是不會同意妳這樣做的,妳知道會帶來多大的傷害嗎?」六花說著,安立社長留下小愛在這裡之後離開店面。
「我想一定會有光之美少女會同意的吧,到時候不會再有虛偽的戰士了。」安立社長說著。


「美墨前輩她們也從安立社長聽到消息了,但是她們的態度跟妳們不太一樣呢。」小愛說著:「要是新生的光之美少女繼續背叛我們,妳知道光之美少女的名氣會如何吧?」
「等一下,現在不是起內鬨的時候,達比。」貓咪妖精達比這時拿起了黑金剛手機說著:「人家有電話呢。」
「可是小愛,不只是這邊的光之美少女有工作,就連我們這裡的妖精也是啊。」真琴說著。
「喂,這裡是劍崎小姐的經紀人……」達比接了電話:「妳們說那個心之怪盜團的團長?不過人家的律師執照也快要到期了,到時候要重辦啊。」
「怎麼了達比,難道又要去處理跟財前學姐那樣的辯護嗎?」六花問著。
「是雨宮蓮,他不知道為什麼要自首,說自己正走私軍火。」真琴說著:「是這樣說沒有錯啦,我們知道他有個岩井宗久的武器販售商,但是他是賣玩具的。」
「當初就是我們為了辯護岩井先生無罪的,但是他的營業執照也吊銷了。」小愛說著。
「如果真的是這樣,對方的檢察官一定會找出跟海馬集團相關的重要證據的。」六花說著。
「而且今天就是海馬瀨人的審判,還不知道他會請什麼樣的律師過來,但我有不好的預感。」亞久里似乎在擔心什麼。


【星原宿立高等法院,現在警視廳正在星夢頻道官網直播中】
決鬥警視廳頻道,今天試著審判海馬瀨人吧!!」穿著女警制服的出須導遊姐說著:「沒想到這段日子的這兩個星期,那個打算創造我們卡片社會和諧的海馬瀨人,居然幫光之美少女運輸恐怖武器到各國販售呢,而且就調查出來說他們在怪盜團活躍的A.D. 2017年就已經開始幫生病的花寺和佳同學,他們用花寺和佳同學的血液研發出的『病根牌組破壞病毒一號』,在光之美少女之間又稱作『病魔碎片』Death!而海馬瀨人的手下利用社長弟弟的生物實驗室大量製造了這個危險物品來幫助西藏的反政府勢力,今天會有全國各地的大使會陪同審判海馬瀨人,而海馬先生到底會被判什麼樣的刑期呢Death?」
「姐姐,剛剛高等法院的法官剛剛調動了海馬瀨人的審判了Death!!」在旁邊指導拍攝的另外一個出須導遊姐提出了緊急通知。
「真的啊,妹妹你收到的訊息,是延到什麼時候Death?」出須姐姐問著出須妹妹,她們就和赤井眼鏡姐那樣是大量生產的存在。
「好像是心之怪盜團的團長要審判走私槍械的罪名耶!」出須妹妹說著。
「好吧,但是各國的大使已經過來這邊等待了,他們只是想看海馬有罪吧?」出須姐姐充滿了疑惑,似乎快等不及看到海馬的審判。

「好了啦,克里醬,我想海馬會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應該要接受懲罰吧?」紫色包包頭的小學女生,真中菈菈穿著正式制服打算問著Kris Dreemurr,現任的蘑菇王國大使。
「那傢伙…沒想到居然會在奧運會上綁架瑪莉歐和索尼克,然後試圖扭曲真相。」Kris敲打桌子說著:「不只是蘑菇王國,所有對海馬集團不利的日本邦交國都會過來看海馬怎麼判決。」
「沒事的,克里醬,就算小琉醬在她們面前被殺死,那些光之美少女一定會承擔責任的。」菈菈說著,Kris想問問看其他大使的意見。
「克拉克,我覺得這一切跟海馬有關係的是丘比,我想是他殺了武藤遊戲的朋友才導致這個事件發生的。」Kris問著美國的大使,克拉克‧肯恩。
「我的確看到了有滿嘴都是那個決鬥王的名字的魔法少女,不過證據都被太陽閃焰消滅了,那個魔女之夜造成的威脅像熱帶氣流過境,要是繼續留下她一定會造成災難。」克拉克說著。
「超人醬,那你那個沒超能力的夥伴過得如何了,自從無法連絡小音妹妹後,玫兒在那邊有好好協助你吧?」菈菈問著克拉克先生摯友布魯斯的狀態如何了。
「最近失聯了很久了,不過那個對付邪惡勢力的光之美少女,背後的醜聞被揭露後,他似乎友寄電子郵件給我,似乎他們那邊發生很大的騷動,要高登市長下台的聲浪越來越大了。」克拉克說著,之後被告雨宮蓮隨著警方的指導下過來跟大使見面。


「是小蓮醬,為什麼要大老遠的跑過來這邊,你知道你的審判會耽誤到重大罪犯的時間呢。」菈菈看著蓮似乎很沮喪,試圖想替他加油打氣。
「無所謂的,就算你們找什麼律師都沒有用了,我想那個岩井先生他在遠處過得好就可以了,海馬集團的武器,流動於黑道的責任就由我承擔。」蓮扶著眼鏡說著。
「你真的想要放棄嗎,有了這些武器就可以對付對你不利的組織啊,你真的不太想復仇嗎?那個海馬集團曾經也奪去了你的一切不是嗎?」Kris扶住蓮的身子,似乎很擔心蓮。
「我不懂,為什麼我們需要以法治法,目的是為了復仇嗎,還是打算消滅那些為非作歹的人嗎?」蓮問著一個奇怪的問題:「我知道你們很期待我這個私刑主義,能造福世人是有多好,像高潭的那隻蝙蝠男,但是我唯一擔心的是……」
「我知道,你怕自己的正義會傷害到別人是吧?那就不要去做就行了,就這麼簡單明瞭呢。」菈菈安慰蓮的空虛,似乎想跟他說些什麼,「你很勇敢喔,或許發現自己害了四天王的體制崩潰了起來,所以打算接受應有的懲罰呢,你知道這些都是你一個人造成的。」
「你是唯一決定要自己接受這個懲罰的人,換作是我,早就逃跑在遠邊了,那個死老弟,也是一直都在彌補自己的錯誤,他不願意接受懲罰,但是你做到了。」Kris說著。
「你們願意接受我所謂的那為了全人類淨化的正義嗎?」蓮問著。
「這是再也簡單不過的事情了,你打算打倒邪惡勢力,但是自己也是收拾邪惡勢力的劊子手,你這麼覺得,我想大家一定會接受你的悔改的。」克拉克說著。

「哈囉,之前決定要隻手破壞世界的規則的你,現在終於體會到自己的正義有多重要了。」穿著律師服裝的達比小姐嘗試幫助蓮辯護,「我們撲克牌王國一向都很重視不能傷害弱小的人,要和強大的人戰鬥的精神呢。」
「真P呢,她沒有跟在妳身邊嗎?」菈菈問著:「如果我們大家都認同雨宮是個英雄,那麼雨宮他一定會判無罪的吧?
「我想這種事情一定不需要光之美少女去干涉,她們沒有特權。」達比說著:「雨宮同學幫我們找到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的黑幕,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他。」
「那麼那種事情會發生吧?到時候真琴的雙重身分會有雙重的責任這件事?」克拉克問著達比,似乎好像也知道哥哈企業的事情。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光之美少女之間被哥哈盯上了嗎?」蓮問著。
「因為哥哈,要加入決鬥四天王的行列,要重整他們三個永轉機的程序,到時候會疏散城市的居民到緊急避難處,不過我們還沒討論完,這只是草案。」達比說著。
「你說永轉機其實多了兩個?」蓮問著,似乎有他太多不知道的事情了。
「到時候會減少人數傷亡,所以不用擔心,反對的勢力也會在。」菈菈全身冒汗的說著:「不過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哥哈自己經營的決鬥怪獸系統,會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想也知道呢,就看哥哈怎麼處理了。」蓮回答著。
只要處死了神官瑟特、以及無名的法老,我想可以將全新的法老接管這個決鬥的勢力。」這時有一個某白色生物的聲音突然隔著牆壁說話,那個方向是在檢察官的休息室。


「那個聲音是天上院檢察官那邊的吧,雨宮你有聽到嗎?」菈菈問著蓮。
「我有預感,那是絕對不能跟少女對話的生物。」蓮說著。
「負責海馬瀨人的審判調查,是天上院明日香負責的,不過她已經30歲了,不可能會簽下契約成為那種進化體的。」克拉克說著。
「但是門鎖著,我想他們一定是在策畫什麼吧?」Kris似乎想要過去檢察官的房間,但是審判的廣播似乎響起了。
「我有不祥的預感呢,要是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審判的工作全都會泡湯呢。」達比說著。

【審判聽,警方似乎把海馬瀨人送過來了】
「被告海馬瀨人,因為試圖走私光之美少女為敵的生化兵器,在海馬集團的生物實驗室敗給了七大設計教主的七星艾菈,現在本院要審判你的罪。」法官說著,似乎海馬瀨人坐在被告桌上,被強力的手銬銬住脖子、身體和雙手,現在他似乎不想說任何一句話。
「海馬瀨人,我是負責你審判有罪的檢察官,天上院明日香,是說想當年,負責零點逆轉傷亡的不動博士也過世了,我們居然把罪推給他,你真的不請律師辯護嗎?」長大後的明日香似乎變成檢察官調查瀨人的犯罪了。
「哼,我才不會因此請個懦夫,幫我用辯護的方式救我出去,不過似乎S級生化兵器的戰犯,是不能以決鬥審判的方式帶過無罪吧?」瀨人說著。
「你也知道決鬥審判嗎?那只不過是關係到國內網路危機才去辯護責任的機制,我想關係到審判之日的你,已經是國際等級的戰犯了,你也應該明白嗎,要是不做點掙扎,不是無期徒刑或死刑的話就是我們的疏失了。」明日香說著。
「我都明白的,只要願意跟王的靈魂在一起,那怕是地獄的深淵也在所不辭呢。」瀨人說著:「到那個時候,只要繼承我精神的那個孵化器,他一定會開始自己的計劃的。」
「都過去了,已經聽武藤先生說魔女之夜已經被消滅了。」明日香說著。
「要是換作是妳,妳一定也很希望成為魔法少女的一份子吧?就這樣好了,我的律師現在很忙碌,他似乎有點遲到呢。」瀨人說著,似乎正在暗示什麼?
「這個人渣!!」「一定要判他死刑。」「判他有罪。」眾人在旁議論紛紛的叫著。
「肅靜!肅靜!我想海馬瀨人一定有什麼打算的。」法官敲桌說著。
「那就由我海馬瀨人負責翻譯丘比的辯論,沒錯,他現在可是我的律師,我想他以一個宇宙能源的危機拯救我。」瀨人說著:「的確,那個時候我想以販賣武器為理由,不過那只不過是為了解決各國糾紛所盡可能的手段。」
明日香有點驚慌了,她有點將近成年女性的年紀,所以看不到丘比的本體。
大家似乎看著律師座位的位置,似乎沒有看到丘比。
「只有足以獲得這個世界的智慧之人,才有機會把丘比真正的面目看到,而我現在則是為了翻譯他所描述的那個狀況。」瀨人似乎在上演國王的新衣戰術,似乎用丘比的名義恐嚇大家。
「你到底在說什麼?海馬瀨人和丘比先生,難道想要辯護這個罪惡嗎?」明日香說著。
如果我有罪,那麼取而代之的,就是這個國家是否正在犯罪呢?那些不斷從人類身上取得生命的惡魔,一直都在我們四周潛伏著,而這個國家正好缺了一個治療的手段,就在日美結盟的關係上,丘比他為了製造,那些罪惡的都市所淨化的一切,魔女之夜,也不過是有罪的證明。」瀨人說著。
「所以你覺得跟日美的關係有關連嗎?」明日香問著。
戰爭的敵人是美國,他們本來打算是要殲滅東京的,導致軍閥崩潰的最後手段,他們製造出核武器然後說自己是戰爭的英雄,說到底也沒有英雄願意站出來吧?」瀨人說著:「但是我們戰爭的目的,是要日本統治這個世界,就像現在。
「不好意思啊,這跟你散波生化武器有什麼關聯?」明日香問著。
如果日本以槍砲彈藥統治這個世界,那一定會讓世界更加進步的,也不會因此少了自己的軍隊,在各國上結盟遇上種種不利,而我們只不過是把美國奪走我們的一切奪回來,魔法少女就是為了奪回這個不公平的手段,目的就是為了我們帶來戰爭的勝利啊,所以,我想用怪獸的力量統治全世界,也是為了幫你們達成夢想,創造一個沒有敵人的樂園啊。」瀨人說著。
「所以你說的丘比…是這樣的思考存在著嗎?」明日香問著。
因為我想把社會上那些扭曲魔法少女正義的存在通通打倒,然後我們就可以重建這個魔法少女支撐的社會,然後大家都會知道自己的命運,所付出的代價有多重要。」瀨人說著,但是被明日香打斷。
異議!!我覺得這件事情,可不是光靠那些生化武器就能解決的。」明日香說著:「雖然我真的是看不到丘比這件事為困擾,但是我們還有其他人呢。」


「嗨,我是真中菈菈,我今天就讀阿波加特學院小學五年級生,你說的丘比是指這個嗎?」這時有某位紫色包包頭小女孩抓住了丘比本體。
你編出來的理由還真爛啊,神官瑟特……」丘比說著,似乎被發現真正的詭計了。
「他好像要說要海馬瀨人判有罪呢,而且還是死刑呢,我想明日香姊姊我可以幫他測一下謊,看他能不能露出破綻好了。」菈菈說著。
「海馬瀨人,你是不是知道這件事情?」明日香問著,海馬瀨人似乎有點被發現計謀了。
「可惡,要是被抓到我只是被燈火之星利用的工具的話,那麼這個計謀就失敗了。」海馬瀨人生氣的說著:「不過,這也是差在妳們會因此畏懼丘比的力量罷了,我想白色的巨龍,不會同意這次的判決的。」
海馬瀨人似乎把身上的手銬通通撬開了,似乎要丘比給他決鬥盤。
「哎呀!可惡的白色小妖精。」菈菈被丘比踢了臉,似乎從菈菈的手中掙脫出來。
「你真的要這樣做嗎?神官瑟特,那樣可能沒辦法奪走明日香的生命喔。」丘比咬著瀨人的高科技決鬥盤說著。
「只要我最後的尊嚴,從七大設計教主上奪回,我想到時候可以消除他們的記憶。」瀨人說著,裝上了自己的卡盒。
「法官大人,開啟決鬥場吧!!」明日香開啟了決鬥場跟瀨人決鬥。
法院變成了一個有主要怪獸區、魔法陷阱區和額外怪獸區投影的戰鬥場了。

明日香 LP 4000 瀨人 LP 4000

「那就接受制裁吧,海馬瀨人。」明日香發動了先制攻擊,「我從手牌發動魔法卡,『預想GUY』,從牌組通常召喚決鬥者王國的通常怪獸,『雙子妖精』。」
LV.4 雙子妖精 攻擊 1900 守備 900
地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將手中的『電子體操員』作為解放,從手牌特殊召喚,『電子芭蕾裙』。」明日香開始大量特殊召喚了怪獸了。
LV.5 電子芭蕾裙 攻擊 18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接著我要將場上一體魔法使族怪獸,『雙子妖精』作為解放,特殊升級召喚!心胸比大海寬闊的我,也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了,在海中搖曳的花朵『暴風雪公主』!!」明日香升級召喚了自己的全新王牌怪獸了。
LV.8 暴風雪公主 攻擊 2800 守備 2100
水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居然是這麼強大的魔法少女怪獸,瑟特要注意她召喚、特殊召喚的回合是無法發動速攻魔法、陷阱卡的。」丘比說著,似乎正在指導瀨人。
「結束這一回合,雖然我有點擔心,你是決鬥者最強的實力之一,但是我是不會輸的。」明日香結束了這一回合。
「哼哈哈哈哈哈,就這樣嗎,那就輪到我了,抽牌!」瀨人有六張手牌,「發動魔法卡,『星球改造』,從牌組檢索場地魔法『龍之溪谷』加入手中,並且發動這張卡在場地區域。」
瀨人把雙方的場地變成了高山的瀑布上,是適合龍族的好地形。
「場地魔法『龍之溪谷』可以捨棄手中的『弧光勇烈龍』,從牌組一張『青眼白龍』送入墓地。」瀨人把自己的王牌怪獸丟到墓地去,「接著,『龍之溪谷』表演的時間結束,將場地魔法替換成『光之靈堂』,一回合一次,可以追加召喚等級1的光屬性協調。」
「居然一次就使用了兩種場地魔法,從龍族的高山換成了神殿呢。」菈菈在旁邊說著,Kris似乎也觀察到了戰術。
「那些卡片正好也是歷年來,海馬集團活動的贈品,在瀨人手上是應該的。」Kris似乎在擔心什麼,「如果明日香下一回合沒有打敗海馬,會有很可怕的事情。」
『光之靈堂』的效果有一次機會,追加通常召喚,『太古的白石』。」瀨人通常召喚一次怪獸,準備特殊召喚強大的怪獸,「之後發動手中的『青之眼賢士』,將『太古的白石』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我最後的尊嚴,我最尊敬的靈魂『青眼白龍』!!」
LV.1 太古的白石 攻擊 600 守備 500
光屬性,龍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被作為怪獸解放。
LV.8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之後從手牌通常召喚協調怪獸,『龍盟—蝠翼槍龍』!」瀨人突然召喚了協調怪獸,準備開始同步召喚,「我要將等級1的『龍盟—蝠翼槍龍』和等級8的『青眼白龍』進行調星,強韌☆無敵☆最強,很快地大家都會被自己的慾望吞噬,同步召喚!!粉碎☆玉碎☆大喝采,等級9,『青眼精靈龍』!!」
LV.1 龍盟—蝠翼槍龍 攻擊 800 守備 700
風屬性,龍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被作為同步召喚素材。
LV.9 青眼精靈龍 攻擊 2500 守備 3000
光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將牌組裡的一張『青眼白龍』送入墓地,『光之靈堂』的效果發動了,提升『青眼精靈龍』的攻擊力100分乘以等級8,共800分。」瀨人用場地魔法提升怪獸攻擊力。
LV.9 青眼精靈龍 攻擊 3300 守備 3000
「來見識一下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的膚淺,我要將『青眼精靈龍』『電子芭蕾裙』發動攻擊,將一切都粉碎殆盡,狂妄的爆裂疾風彈!!」瀨人很快的發動了攻擊。
「啊啊啊啊……」電子芭蕾裙被戰鬥破壞,明日香的LP從4000降到2500點。
「你會覺得這不算什麼吧,但是我能說,接下來神官瑟特會把兩隻傳說的白龍召喚到場上,你到時候就無法反擊了。」丘比說著:「妳要是真的要把瑟特處決的話,跟我簽下契約,成為魔法少女吧……
「早在歐西里斯紅學院的遊城十代,他九死一生的對付你這種卑鄙之人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明日香回應丘比的聲音說著:「你殺了七大設計教主的摯愛,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倒是很可疑的,明日香到受傷之前都沒有感應到丘比的存在,連菈菈你拿出那死妖精之後都沒有看到呢。」Kris說著:「果然神官戰爭的傳說之龍,跟魔女那樣可怕嗎?」
「接著發動『青眼精靈龍』的效果,將這隻怪獸送入墓地,從額外牌組無條件守備表示召喚同等級的同步怪獸,『蒼眼銀龍』!!」瀨人叫出了強大的守護之龍。
LV.9 蒼眼銀龍 攻擊 2500 守備 3000
光屬性,龍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接著,作為決鬥者檢察官的妳,是否能把我這個有罪的惡人制伏於此,妳真的有辦法嗎,哼哈哈哈哈哈!!」瀨人嘲笑著明日香,瀨人準備結束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明日香有兩張手牌,似乎抽到什麼關鍵卡了,「如果再撐一個回合都無法逃避死亡,那麼我希望我不可以受傷吧?」
「明日香姐姐,妳抽到了什麼樣個的關鍵卡呢?」菈菈問著。
「這個時候,墓地裡的『弧光勇烈龍』從墓地特殊召喚其他的龍族, 如果有黑暗的深淵,把他染上黑色吧,『青眼白龍』!!」瀨人用墓地裡的龍族特殊召喚強力之龍。
LV.8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要是你能攻擊過來就好了,發動魔法卡,『一時休戰』,雙方從牌組抽一張卡,這兩回合雙方所受到的所有傷害為0。」明日香發動了關鍵卡,但是瀨人也從牌組抽中好卡了。
「這就是妳所想要的嗎?妳還是認為自己的願望要自己達成吧,那太慢了。」瀨人說著,他似乎抽中了某張魔法卡,丘比在一旁觀賞。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電子明星』。」明日香通常召喚了怪獸出來。
LV.4 電子明星 攻擊 12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之後就結束這一回合,情況好像不太妙啊,現在手牌有點不足。」明日香說著:「說到底,那張『強欲之壺』被列入封印列表中,我正好是那個時期活躍的決鬥者。」
「哼哈哈哈哈哈,果然歐貝利斯克藍學院的畢業生,只要把關鍵卡禁止,勝利的關鍵就如此了嗎?妳要好好感謝海馬集團啊。」瀨人說著:「畢竟把妳這種決鬥者淘汰掉,新的決鬥者就會踴躍的活躍著!!」
「別被他影響了,妳要好好相信決鬥者的力量。」菈菈說著,但是Kris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對方那張手牌可能是等級8以上的儀式怪獸,雖然明日香審判的工作沒有看過她決鬥,但是大使館的紀錄上,她有張儀式怪獸的系列叫『機械天使』。」Kris分析著戰局。
「而如果手中沒有儀式魔法,很難進行儀式召喚啊,這就是妳那軟弱的內心的缺點啊。」瀨人說著,從牌組抽一張手牌,「我的回合,抽牌!『蒼眼銀龍』從墓地特殊召喚我最尊敬的靈魂,『青眼白龍』!!」
LV.8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發動墓地裡的『太古的白石』的效果,將這隻怪獸除外,墓地裡最後一張『青眼白龍』返回我手中,這樣一來,手中和場上的青眼總共有三隻,做好覺悟吧,拒絕契約的女人。」瀨人準備要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出來了。


「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手中一體、場上兩體『青眼白龍』三位做為一體融合,強韌☆無敵☆最強,很快地所有人類都會死在自己的無知中,融合召喚!!粉碎☆玉碎☆大喝采,等級12,『青眼究極亞龍』!!」瀨人融合召喚了自己的究極進化王牌。
LV.12 青眼究極亞龍 攻擊 4500 守備 3800
光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哼哈哈哈哈哈,妳好好看著自己最無知的那一面吧,『青眼究極亞龍』『暴風雪公主』發動攻擊,將一切的自私和慾望破壞殆盡,究極亞爆裂!!」瀨人用強大的Gaster Blaster怪獸力量炸毀了法院聽的一面牆。
「啊啊啊啊……」雖然法院螢幕上的生命值還沒減少,但是明日香整個推倒在牆邊……


暫時失去意識的明日香,似乎在眼前看見了自己以前的同伴。
那是一位褐色水母頭的傻瓜少年,似乎也是一位決鬥學院學生。
「十…十代?」明日香抬起頭來。
「事到如今,光之力量也被黑暗吞噬之時,妳是否還能為大家戰鬥呢。」叫做十代的少年說著:「還是與妳戰鬥的,是邪惡的力量也說不定呢。」
「我不相信,我想讓你的靈魂安息,只是要海馬瀨人做好覺悟就可以了。」明日香抱住了十代,她的體型有稍微年輕,適合穿以前歐貝利斯克藍學院的制服了。
「雖然話說決鬥者ID卡在我火化的時候就已經銷毀,但是妳還有留者吧?」十代問著。
「因為零點逆轉的時候,你和雨宮同學都活在那邊,可是你……」明日香說著。
「丸藤翔、三澤大地他們都在那個時候都沒有鼓勵我擺脫黑暗之中,這我明白。」十代說著:「甚至內心的英雄之心還需要別的怪獸呼喚著我,但也沒別的辦法。」
「都是我的錯,如果沒有當時救出你的黑暗之心的話……」明日香哭著,似乎很自責。
「一切都不是妳的錯喔,過於邪惡的力量,不管是誰都繪無法抵抗。」十代說著:「只有自己能去對付那個附身於你的黑暗之心,看,我不是就辦到了嗎?
「原來如此,你要跟我說的是這個……」明日香說著:「雨宮同學很勇敢,他知道怎麼對付自己的黑暗,但是我需要告訴瀨人他……」

回到現實,法院廳的戰鬥還沒有結束,因為一時休戰的效果,明日香沒有受到戰鬥傷害。
「哼哈哈哈哈哈,接著,轉為攻擊表示的『蒼眼銀龍』『電子明星』發動攻擊,深淵的爆裂疾風彈!!」海馬打算用怪獸繼續攻擊明日香的怪獸。
快住手,這樣的攻擊破壞力太強了……」菈菈看著這慘烈的畫面哭著說。
原來這就是你所要表達的嗎?名為丘比的孵化器……」Kris心裡喃喃自語的說著。
「哼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這麼一來我就可以無罪釋放了,只要把那個該死的檢察官的生命化為灰燼……」瀨人很高興的說著。
「然後就可以逃避死亡了吧,還真是很聰明,不愧是光之神官的轉世。」丘比說著。
「法官,這樣我就無罪了吧,我決鬥贏了吧?」瀨人問著在旁主持的法官。
「嗯嗯,可是你還沒有把明日香小姐的生命值歸零呢,那2800點的戰鬥傷害沒有施加在明日香身上呢。」法官說著。


「你說的對,法官大人。」明日香似乎從碎水泥堆裡站了出來說著:「而且這傢伙要是繼續無罪下去,一定會有更多人受到傷害,雖然我不求於要執著結束的你的生命。」
「妳還願意站起來嗎?但是就算抽中儀式魔法,我想妳一定無法進行儀式召喚的吧?」瀨人說著:「就算要當場把我精神力消耗殆盡,也是不可能的吧,畢竟妳的生命已經到達極限了。」
「搜雷瓦多卡納……你真的認為我的儀式魔法能解放場上的怪獸嗎?」明日香眼神緊盯瀨人場上的青眼究極亞龍,似乎打算對她做什麼特殊的行動,「輪到我了,抽牌!!」
「哼,你只不過是抽到了『機械天使的儀式』來進行儀式召喚呢,結果還是一樣嘛!」瀨人說著,但是丘比這時就回頭反駁她。
「她剛剛受到魔法卡的加護後就一直都在承受『青眼究極亞龍』『蒼眼銀龍』的攻擊力了,所以鐵定會觸發那種奇蹟——決鬥的英雄王給她的奇蹟啊。」丘比說著。
「我可不是只抽到了『機械天使的儀式』,發動儀式魔法,『機械天使的絕對儀式』,我要將墓地裡的『電子明星』『電子體操員』回到牌組洗牌,代替解放,來自異聞之帶,早已四面楚歌的另一個我,賜予我力量打倒邪惡,儀式召喚!等級8,『機械天使—荼吉尼—』!!」明日香儀式召喚了強力的怪獸了,有點聞起來像是破壞神的味道。
LV.8 機械天使—荼吉尼— 攻擊 2700 守備 2400
光屬性,天使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機械天使—荼吉尼—』的效果發動了,海馬瀨人,選擇場上的一體怪獸送入墓地吧!!」明日香發動了怪獸效果,交給瀨人把自己場上的其中一隻強力怪獸送入墓地。
「好機會,如果把『蒼眼銀龍』送入墓地的話,她就不會把『青眼究極亞龍』隨意破壞掉。」丘比給了瀨人提示,但是似乎瀨人好像聽不進去。
「你一定又是想要騙我作為絕望的深淵吧?」瀨人說著。
「不是的,這次我想應該可以收割那個女人的生命的……」丘比說著。
「嘿,丘比,難道你忘記了嗎,小蓮醬和克里醬都知道你在明日香的房間說了什麼喔。」菈菈這時跟丘比提醒,似乎打算要他們兩個挑撥離間。
我知道的,我只是一個打算讓創世和破壞之神復活祭品罷了,與其那樣,不如把那個時代給結束掉,就隨著我海馬瀨人一起!!」瀨人說著,他果然做出了錯誤的決定,「我決定把『青眼究極亞龍』送入墓地,接著妳就可以繼續攻擊了吧?」
「果然因為真中菈菈的那句話,他果然被影響了,看來利用你們人類的感情實在太危險了。」丘比說著,瀨人似乎中計了。
「戰鬥階段,『機械天使—荼吉尼—』『蒼眼銀龍』發動攻擊,空間次元斬!!」明日香用儀式怪獸對瀨人的同步怪獸發動攻擊,蒼眼銀龍被長刀砍到麻美掉。
「嗯嗯嗯……這不算什麼……」瀨人的LP從4000降到3800點,似乎感覺到只是小傷。
「這麼一來妳的戰鬥階段就全部結束了,接下來就是我的回合了,看我逆轉給妳看,抽牌!」瀨人有一張手牌,「發動魔法卡,『復活的福音』,我要從墓地復活,『青眼白龍』!」
『青眼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麼一來攻擊力就是在我的正上方了,摧毀這隻『機械天使—荼吉尼—』之後,我就要把妳所重視的生命值給粉碎殆盡為止,接招吧……」瀨人準備發動攻擊,但是坐在陪審團的菈菈已經看不下去了。


「住手了,別再打下去了,你這樣到底有什麼成為決鬥王的意義……」菈菈突然走到明日香的面前,試圖擋下青眼的攻擊。
「哼,是擁有那傳說中的『星光美聲』的少女嗎?據說妳跟那位被選中的破壞者一樣,都擁有強大的決心力量。」瀨人說著:「那好吧,反正殺了妳一個,妳也只能選擇復活,雖然我還是無法改變有罪的事實算了。」
「海馬瀨人只要投降的話就可以結束你罪惡的那一環了,為什麼要這麼固執地對待著想要與你復仇的人呢?只要你在監獄裡重新來過,對你而言成為王的那股力量,究竟是為了什麼?」菈菈傷心地說著:「難道也是殺了剛三郎老爺之後殺紅眼嗎?
「看樣子妳真的不明白我為什麼要打敗傳說中的法老王,那份所表達的意義吧?」瀨人說著。
「和佳她們就是因為你……再也無法相信自己可以拯救,變成墮落的惡魔。」菈菈突然雙腳趴在地板上大哭著,「嗚嗚嗚…如果自己無法為了什麼去做自己的事情,就不是跟殭屍一樣了嗎,海馬先生,難道你就要捨棄你自己的王道嗎?
「少囉嗦,統治世界的王才不需要你這種懦夫,毀滅的爆裂疾風彈!!」瀨人呼叫了青眼白龍發射Gaster Blaster射向菈菈。


LV.10 天位凱旋騎士 攻擊 ???? 守備 25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菈菈的面前……
PK Shild…」似乎有某種念動力加護到突然出現的怪獸身上,擋下青眼白龍的攻擊。
「不…不可能,那三位被幻神選上的勇者,早就已經…」瀨人說著。
「是小奈醬嗎??」菈菈看著天位凱旋騎士的後面,似乎有兩人正在操作終止決鬥的程序。
其中一位是一位元氣的天真褐髮少年、另一位則是金髮飛機頭的少年。
「索尼克的混沌衝擊,總算要發動作用了嗎?」瀨人說著,似乎彷彿就是殺死兩名少年的罪惡感流動於他的血液之中。
「不管再怎麼破壞,人類那天真無邪的心,是無法被邪惡之心吞噬的。」天真褐髮少年說著:「我想你應該明白吧,畢竟有邪惡之心的壓抑,才會讓正義之心強大。」
「切……我一點也不稀罕你們會用這樣的方式對付我,所謂莫比烏斯之環……不過也快完成了,那個所要把環拘束削弱力量的立場也快了!!」瀨人非常亢奮地說著。
「小福醬……你是來救我的嗎?」菈菈問著,似乎認識其中一名少年的名字。
「海馬瀨人,你現在犯下了嚴重於破壞整個神界混亂的秩序,在人界已經無法有立足之地了,無論如何都必須消滅你的勝利和所帶來的一切。」名叫Frisk的褐髮少年說著。
「所以說,你們終於承認了我在這個世界沒有立足之地的想法,你們一直以來都想判我死刑,甚至想抹去我的存在,不過我正好有個遺言要跟兩位莫比烏斯的少年說。」瀨人提出要求。
「時間不多了,不過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名叫Lucas的金髮少年說著。
「你大概也想起了這一切,普拉那一族在3000年前,打算將世界聯繫在一起的理想,現在做為普拉那一族的神官的你,梅傑德,在無限神器的容器下遭到了契約之人的遇害。」瀨人似乎打算說出Frisk的真面目,「那時候要把千年魔方的指導權交給了下一代的守墓一族,普拉那他們的勢力就此衰退了很多吧?」
「時間到了,現在我將以神聖之劍刺向你的心臟。」Frisk變出了一把閃光的匕首,準備朝著瀨人的要害心臟攻擊,但是瀨人似乎用決鬥盤的投影擋下攻擊,而且成功了。
「哼,你要是以為我只會人間界的紙牌戰鬥,那就太天真了。」瀨人說著:「唯一的希望,就是把普拉那在亞洲地區的最後一片淨土,加拉斯大陸的人,就是我最後依賴的目標了。」
瀨人用決鬥盤的刀片彈開了Frisk的魔法匕首,然後抓住了Frisk。
「小福醬!!」菈菈試圖上前阻止瀨人,但被Lucas制止。
「哼哈哈哈哈哈,我將以新世界的神作為目標,無限神器的最後去向,就在星夢神殿—最終極樂淨土的那個地方。」瀨人似乎打算對Frisk做什麼?
「事實上,使者之門必須由神來用匕首劃開結界,目前為止那五個使者噴泉都被封印住了,只要湊齊六個,並且將它們全部封印,無限神器的作用會回歸。」丘比說著,而另外一個黑髮少年似乎過來,走路的方式似乎失去了意識。
「……」這名少年撿起了神聖閃光匕首,似乎打算對這個地方做什麼?
「是真新鎮的小豪,他打算正在做什麼?」菈菈懷疑著小豪的行動。

小豪把神聖的匕首刺向地板,似乎一道黑暗的閃光照亮了這個法院聽。
哼哈哈哈…終於完成了,第六個使者之門,連繫於女神眼鏡作為祕寶噴泉,最終極樂淨土的儀式要完成了……」似乎法院聽被黑霧壟罩著,大家都被黑暗的力量吞噬……
菈菈回頭一看,原本站在小豪的位置上,似乎有位長得像王道遊我的墮落狀態的男孩。


【被告休息室】
「是黑暗心跳…達比……」作為蓮的辯護律師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怎麼了嗎,海馬瀨人的判決做的怎麼樣了。」蓮似乎感覺到不對勁,但這時有一位穿著白色西裝的男子跳下了窗戶。
「哎呀,那個潘朵拉儀式就快要完成了嘛,令全人類脫離生命的束縛的那道魔法,現在總算是開啟了,我想那個預言恐怕是要實現了。」名叫基德的怪盜說著。
「怎麼說,那個潘朵拉之陣不是簡單的禁咒法嗎?」律師達比問著基德。
「這就是為了殺害黑羽盜一,我父親他一生都在阻止那個教團使用潘朵拉咒法,所以被教團殲滅,但很可惜的,教團並不是燈火之星的成員。」基德說著:「為了阻止那些使用潘朵拉咒法的成員,我試圖調查坂井祐樹和星宮羅一這些人。」
「是不是因為潘朵拉咒法的契約者,他們會和這個世界結下契約,變成使者?」蓮問著。
「你答對了,怪盜Joker,其實我就是在米花市,到目前為止這個時代中,真正的星光世界使者之門領主。」基德說著:「但是就剛才被小豪,不,天野河流星奪去了儀式的權限,因為同一個時代只能存在六個分別的使者,祐樹就是這樣奪去模索路晶的蘭德索爾的。
「那麼,我們現在的危機是……」蓮問著。
「試圖說服看看美食殿堂吧,看能不能再跟他們合作,到目前為止,偷走Cure Grace的心,應該是沒問題的。」基德說著:「我是黑羽快斗,請多指教囉,雨宮蓮。」

下集預告:
被困在使者之門,星夢神殿的菈菈和Kris,遇上了星光女神四姊妹,似乎她們感覺到這世界的破壞,不過似乎有位稱做JOJO的替身使者有幫忙找到出口,菈菈是否能將這個禁咒法的祕密告訴全日本呢?另一方面,使者之門存在的秘密,三位一直都互不相助的英雄們,一位偷走世界的魔王、一位奪走愛的魔術師、一位喪失勇氣的勇者,他們要開始組成心之美食怪盜團,要偷走這個永恆之石『潘朵拉』的最終計畫……

{第二十三天,與月亮流下淚水}

創作回應

戒子
海馬瀨人的進擊!
我召喚青眼白龍毀滅對方怪獸!
2021-10-01 00:31:31
可可羅
毀滅的爆裂疾風彈……
如果遊戲王的海馬瀨人,當初被定位成純粹的反派,就可能會腰斬了
2021-10-01 08:43: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