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第二十三天 最終決戰

可可羅 | 2021-12-11 20:14:06 | 巴幣 2008 | 人氣 265

完結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哥哈企業大樓,社長工作室】
「孩子們,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透過那接來自外面資本城市的內鬥後,我們即將就要改寫整個歷史了。」卸下哥哈社長面具的安立美美看著五位吃著午餐的孩子們。
「畢竟我們是哥哈企業所控制的真正幕後黑手呢,新童實野市的社長多虧了那些棋子們,把他們最醜陋的一面揪出來,沒有它我們根本無法對付大師系統。」名叫哥哈遊路的老大哥說著。
「接著呢,我想應該把剩下支配那些孩子們的系統一一收到我們企業下的手掌心,但是這樣還不夠呢,你們猜要怎麼把剩下的叛徒處理掉呢?」安立社長問著其中一位小女孩。
「讓他們忘記自己曾經被其他企業統治過,讓他們認為所有的一切都拜哥哈所賜。」這位名叫哥哈遊香的熱血女孩子說回答著。
「至於那個星光樂園,我想可以改成哥哈樂園統治,用票卡決定自己的階級差異。」另一位叫哥哈遊仁的老二哥說著。
「但是那些礙事的阿斯特拉爾女神,以及赤井眼鏡兄妹們都是神明魔力的存在,跟那些凡人來說是天差地遠的級別。」老么哥哈遊王這樣說著:「如果那位真中菈菈知道我們的計畫,一切都會破功了,我們現在要想辦法取得超自然的力量改寫她們的記憶。」
「各位放心,我們把可以改寫人類記憶網路的兩位童男童女都帶過來了,他們並不知道是我們幹出的好事。」安立社長給大家看了一個投影畫面,是菈菈和Frisk被關在星夢神殿的錄影。
「也對,現在莫比烏斯之環有著六把世界的鑰匙的力量,要是給那種力量讓菈菈和Frisk獻祭的話,他們的決心可以驅動我們哥哈長久以來的夢想呢。」老四哥哈遊蘭說著。
「不過那個天野河,自從植入在王道遊我的容器體內,我就覺得他好像不是在跟我等合作,不過等他成功吞噬王道遊我的意識後,沒人敢反抗我們了。」安立社長說著:「還有那個花寺和佳和里見燈花,利用她們感情簡直賠了夫人又折兵,所以我想打造一個AI生命體和佳給大家看看。」
安立社長拿出了一個圓筒狀,用包裝紙包覆的巨大試管,接著給五位哥哈孩子們粗魯的拆禮物,裡面似乎是一個裸體的花寺和佳,大家看到之後嚇壞了。
「但是這樣的AI生命體,你確定這樣真的可以讓她代替逝去的Cure Grace嗎?」遊王說著。
「只要安撫拉比琳,她作為契約妖精的使命就不會白白浪費了,過去那個磯野社長要請中川集團求救?那我就成全他的願望吧,畢竟要拉攏他們然後殲滅企業,就像養一條龍蝦一樣簡單。」安立社長說著。
「騙他們說和佳平安無事,之後元氣魔法!光之美少女就有我們的臥底了對吧?」遊路問著,原來他們已經計畫好要讓和佳以電子生命體重生。
「喔對了,醫院的驗屍報告從里見那傢伙拿到手了,和佳受了很多輕傷啊,所以也要偽裝成像當時背心之怪盜團凌虐那樣喔。」遊香拿出了一組針線包,打算對電子生命體做什麼?


【海島監獄,此地原本屬海馬集團和治安警視廳所有】
「犯人2628,你的家人來探查你的狀況了,別再把監獄的牆壁刮壞了啊。」獄警看著入獄的平光香葵說著,似乎香葵的狀態很不好。
「都是你們的錯……是你們把我們光之美少女玷污成邪惡的使者的…」香葵很不想配合,獄警抱著香葵走進探查室拜訪。
「少囉嗦,這傢伙是你的前輩啊,我想你的夥伴托尼,一定在妖精世界的判決也很慘的。」獄警用警棍毆打香葵的頭部。

「請問2628和2419她們到了嗎?」劍崎真琴看著玻璃另一邊,似乎等得不耐煩了。
「你這樣拜託她們,她們現在身分是A級戰犯,再說也不可能回去危害社會的。」另一位獄警說著,這時香葵和千優穿著囚服看到了前輩真琴的樣子。
「我想會因此危害社會的,是我們自己沒錯,所以我想整個光之美少女都得負起責任,就算如此,我也不希望有哥哈的特殊法條來限制這個傳說中的戰士數量。」真琴說著,她不希望大家因為哥哈企業的憲法來限制住光之美少女的自由。
「請問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嗎?」囚衣上寫著2419的澤泉千優問著。
「所以已經一個月過去了,因為和佳下落不明的意外,加上當地醫院的重要文件都被燒毀,我們無法得知你們那邊複雜的狀況。」真琴說著:「不過現在正好是哥哈企業插手我們日本經濟支柱的時機了,我們不能讓他們得逞,他們很可能會拿下整個日本。」
「是說他們已經都控管每個哥哈市民的牌組構成和交易了,這樣子根本不是自由的城市。」千優說著:「但是這樣一來就能解除封印限制的控管,往好處想永轉機從今以後不會傷害到市民們了,不是嗎?」
「我是不會聽從妳的意見的,但是只是想聽聽看你們對哥哈企業有什麼想要反抗的內心,我想這是一個做為正義的英雄才要的理由吧?」真琴說著。
「對不起,劍崎前輩……我們騙了大家,還因此把整個畢業的光之美少女們牽扯進來。」香葵傷心地說著。
「我們心跳!光之美少女也有人正打算同意哥哈集團的所作所為,但是六花她已經嘗試說服小愛了,加上我們之前有光之美少女!甜蜜天使她們的支持,但是作為光之美少女的開端……」真琴說著,似乎她們光之美少女的圈子開始分裂了。
「妳說美墨前輩她們有支持哥哈集團的管理嗎?」千優問著。
「她們說如果不這麼做,未來一定還有叛變的機會,不過兩人!光之美少女的那三位基本上有在贊助海馬集團,所以一定是為了協助海馬瀨人潛逃的。」真琴說著,似乎她們的大前輩不受心跳!光之美少女的尊重了。
「我不想要這樣,我想趕快出獄然後給大家一個公道!!」香葵焦慮地說著。
「2628,請保持冷靜,不然要再賞20大棒了。」監管千優和香葵的獄警警告她們。
「我想就這樣吧,到那個時候光之美少女會變成互相廝殺,也只是暫時的,不管是誰贏,一定可以恢復到原來的生活的。」真琴說著,離開了偵訊室,似乎不想理會千優和香葵她們。

2020年9月3日,星期四。
{第二十三天,與月光流下淚水}


【閃亮宿鐵塔,異世界入口】
「嗚姆,那個曾經創造希望的星原宿樂園,沒想到在閃亮宿的電塔成為使者之門的連結啊?」可可蘿穿著妖精僧侶的服飾,試圖想在入口計畫些什麼。
「根據一星期來的調查,我們發現第七使者之門的入口在原本計畫的星夢神殿,似乎還未確認在核心世界的據點是在哪裡。」穿著怪盜服的雙葉似乎在指揮心之美食怪盜團。
「我們原本潛入的方向可能會失效,尤其珍妮絲和嘉拉拉她們又支持世界毀滅的計畫,不過我早就想好要怎麼對付她們的戰術了。」作為怪盜基德的黑羽快斗說著。
「你要怎麼做啊,難道要我們都穿上赤井眼鏡姐的可笑裝扮嗎?」龍司似乎有意見。
「當然不需要這麼做囉,只需要正大光明的潛入進去就好了,我們只需要營救地牢的兩名囚犯就行了。」小杏提醒了龍司。
「嗯哼哼哼,我可以開始想向大家穿著眼鏡姐和眼鏡哥的樣子是什麼了?」小春似乎在妄想這個糟糕的場面。
「別這樣好嗎,都說了我們只需要躲開眼鏡姐的偵查,然後直接到王道遊我那邊談判就好了,你們這些人再想就宰了你們喔。」凱留穿著宮廷魔法師的服裝生氣的說著。
「放輕鬆凱留醬,各位,我們這次就是要讓大家回歸正常人生的最終決戰了,你們一定很興奮吧?」穿著皇家禮服的貪吃佩可說著:「雨宮君,你的牌組和武器都準備好了嗎?」
「請叫我怪盜Joker,把你們的力量借給我,這是我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嘗試偷走法老的面具了。」雨宮蓮變成黑色怪盜的樣子準備蓄勢待發。

心之美食怪盜團的成員主要分成鴿子組騎士組烏鴉組,分別由黑羽快斗坂井祐樹雨宮蓮分別帶領三、四位同伴,分別去星原宿樂園頂樓搭乘直升機到星夢巴黎,而星夢神殿的位置剛好在那邊,不過不像東京到巴黎那樣遙遠,阿斯特拉爾星球的直徑適核心地球的四分之一,但是重力是地球的三分之四,時間稍微會比核心地球慢些。
鴿子組的協助人,坂本龍司、高卷杏和喜多川祐介要想辦法引開眼鏡姐和眼鏡哥,以及熊貓警察的注意力,騎士組的棗可可蘿、奧村春和貓咪摩爾迦納要嘗試說服雅圖姆和瀨人打消反抗的注意,這樣就可以方便預告信的任務,烏鴉組的尤絲蒂亞娜公主、百地希留那、新島真和佐倉雙葉要潛入戒備最森嚴的監獄救出Frisk和菈菈。

【星原宿星光樂園,直升機坪】
「預告信就交給你們奇蹟閃耀組,試試看跟朝日電視台想辦法公開那張預告信,但是千萬別把我們的線索交出去。」祐樹搭上了騎士組的直升機,正打算受到閃亮宿的眼鏡姐協助。
「好的,祐樹哥哥。」未來看著他們十三人說著,似乎很親切的稱呼祐樹。
「放心吧,我們白天是奇蹟閃耀組,現在夜晚是我們奇蹟怪盜雙子的回合了。」繪萌對在意的雨宮蓮擺出自信的表情。
「那種裝扮我們不是已經廢除了嗎?」凜花好奇的問著。
「沒時間了,只好從星光樂園的垃圾桶找出來了。」故障的眼鏡姐說著,一臉表情嚴肅。


【成田機場,停車站】
「瑪利歐先生,其實希望你可以留在東京奧運的選手村呢,自從病根之人的事情揭露出來,我想能確定的是蘑菇王國有沒有辦法負起責任?」被調到高層的交通課決鬥警部,寺井洋一問著要掩護回國的瑪利歐,似乎在擔心什麼。
「大哥沒有這個必要,我想那個病根王國就算失去了人類重要的武器輸送,很快地就會像我們全人類宣戰,雖然有打聽情報說介於Cure Grace的病根魔王已經被消滅……」路易吉說著,似乎在幫生氣的瑪利歐講話:「我們打算回國組成奇諾比奧偵查隊,但是可能要整備一個月才能對這次疫情戰爭有所幫助。」
「我們這裡就有幾個警察可以掩護你們回國,所以不用擔心會受到什麼威脅,你們和亂鬥中心的鬥士都可以回到自己的國家。」寺井警官說著:「倒是我不確定的是,威脅你們最大的元兇是海馬瀨人前社長,他的判決應該出來了才對……」
「不管是什麼,都不跟我們蘑菇王國的議會和公主有任何關係了,不過倒是有在聽2024年要辦巴黎奧運,到時候我們和索尼克他們會在期間討論。」瑪利歐說著。
「嗨,瑪利歐叔叔。」Ness似乎準備好行李回國,似乎雙腳可以正常走路了,「我這段時間讓你們治安警視廳辛苦幫忙了,倒是那些議員和政黨要準備讓安立美美當上決鬥四天王,他們真的沒問題嗎?」
「如你所見,Lucas因為某些原因在戰爭中犧牲,我倒是要你們注意哥哈企業。」碧琪公主握著奇諾比奧爺爺的手說著:「在這次的事件中他們是造成最大弊害,所以千萬別被他們所上當啊。」
「妳說這個有什麼用?已經開放給Duel Links投票了,要安立美美的哥哈市成為關西地區最大的決鬥城市了。」寺井警官反駁公主的意見,「他們先拿出了海馬集團會造成更大的所害為證據了,他們是決定停止運轉永轉機的一方啊。」
停止運轉?!意旨說要超速決鬥的程式代替大師決鬥嗎?」Ness生氣的說著。
「要是不這麼做,反對超速決鬥的玩家會繼續存在著,他們不想受苦啊!」寺井警官說著。
「其實你應該發現他們成年人非常…易於常人的少數吧?」Ness問著寺井警官。
「的確他們的普查報告上,20到64歲的人口是占了哥哈市民的48%,但是怎麼了嗎?」寺井警官問著。
「我見過他們生活的運作,他們聽說在8到12歲就是可以工作的年紀,而不是18到24歲,而且他們可以從事18到24歲的各種行業,不像Frisk需要靠成年人監護……」Ness說著哥哈市的工作年紀非常異常。
「那的確異常啊,說不定他們正在改善問題呢。」瑪利歐試圖制止Ness胡亂提出問題……


「叮呤呤呤,叮呤呤呤!!」寺井的第二支手機響了起來,似乎是星夢頻道的攝影手機決鬥盤,看起來似乎是關注的頻道有通知。
「不好意思,我這禮拜四都會觀賞奇蹟閃耀組的直播,工作之餘都會看。」寺井看著星夢手機觀賞奇蹟閃耀組的頻道,而瑪利歐兄弟和Ness在旁邊看著。
『奇蹟閃耀頻道!接著就是幫心之美食怪盜團工商了,試試看發布預告信吧!!』
『嘿嘿嘿,我不是桃山未來,我是網路怪盜,『Evil★Twin 姬絲吉爾』。』未來偽裝成精靈界的怪獸說著某種重大消息。
『而我,也是她的夥伴『Evil★Twin 璃拉』,現在我們佔領了奇蹟閃耀組的頻道。』凜花偽裝成了另一隻同伴怪獸說著:『我們剛剛攔截下來我們在精靈怪獸界的敵人……』
『怎麼會這樣?人家『Evil★Twin's 麻煩桑妮』居然就這樣被挾持住了?』繪萌偽裝成敵對的人質說著,似乎手中拿著一封來自網路世界的預告信。
『聽說妳受心之美食怪盜團來傳給大家向星夢巴黎宣戰對吧?他們搞不好就已經在路上了呢,或著我應該要先看預告信再說呢?』凜花對繪萌毛手毛腳的,不過她從繪萌的毛髮拿出一張紅色信封。
「真的假的,我沒有點擊過怪盜雙子頻道啊,那是四葉財團為了宣傳大師規則5所建立的教學頻道,沒想到居然取代奇蹟閃耀組了。」寺井警官生氣地想蓋上星夢手機,但是被瑪利歐制止。
「等一下,搞不好這是奇蹟閃耀組給我們的訊息,她們一定是接受了那些反抗哥哈的人的支持了。」瑪利歐說著,接著路易吉拿著筆記本抄寫直播的內容。
『受困於星夢巴黎迷失自我的豪‧一之瀨,你打算奴役寶可夢世界的計畫已經被我們看穿,作為隸屬於你刺客的無名法老和白龍神官都有自己的罪,今天下午在星夢巴黎的星夢神殿,與我們賭上屬於自己的事務,你那扭曲的慾望,將由我們收下!!』
『心之美食怪盜團,敬上』
「寺井,麻煩你們第一件事就是和巴黎警局聯絡,看他們能不能協助粉碎燈火之星的計畫?」碧琪公主命令寺井聯絡國際警察。
「我倒是有一個在巴黎會說日文的國際警察在那邊工作,但是他不能進入星光樂園的結界,我想沒辦法派人到星夢巴黎來部屬。」寺井警官拿著智慧型手機傳了簡訊。
「無所謂,因為巴黎是我們2024年要舉辦的奧運聖地,不希望燈火之星在那邊部屬戰力。」黛西公主搶走了寺井的電話,馬上按下通話鍵。
『巴黎國際決鬥警察,錢形幸一,通話中……』


【星夢巴黎,星夢神殿】
正當怪盜團的鴿子組和騎士組進入大廳時,似乎不知道為什麼警備突然太嚴峻,地牢的入口突然被柵欄活活鎖死,讓烏鴉組非常的困擾。
「你有帶開鎖器來這裡嗎?Joker……」代號為怪盜Navi的雙葉問著蓮,但是蓮發現這不是普通的上鎖。
「是奧雷卡爾鋼,我想他們一定是早就料到我們的目標是他們了。」代號是怪盜Joker的蓮說著,似乎正打算想著避開與法老亞圖姆正面對決的一刻。
「那現在要聯絡鴿子組的成員嗎?我想他們應該有拿到千年積木吧,或許可以用這個來解除奧雷卡爾鋼的鎖。」怪盜Navi問著,想著接下來的一步。
「讓我來吃掉這個鎖吧,火力全開,公主襲擊!!」貪吃佩可打算破壞奧雷卡爾鋼,但是她自己的劍就被奧雷卡爾鋼柵欄弄斷,「不好了,我的劍……」
「糟了,本來還想說要用那把皇家禮裝來擊潰奧雷卡爾鋼的說……」凱留擔心的說著。
「我想是魔法,因為奧雷卡爾鋼的使用者無法傳導一般的魔法術式,我想應該只剩下用某種特殊的制約來摧毀。」怪盜Joker說著。
「不過他們對著奧雷卡爾鋼下誓約,一定要是很強大的怪獸才行啊。」凱留說著。
「就比如說『霸王龍 札克』那樣扭曲空間等級的怪獸,我在光之美少女的計畫中發現到,除非……我想敵人一定是很可怕的怪獸。」怪盜Queen說著,這時候有位穿著中學生服裝的大叔過來。
「Yaze Yaze,果然沒有事前告知你們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叫做空條承太郎的替身使者說著:「小心點,對手是很可怕的傳聞怪獸『三幻魔』,如果不想死就趕快逃吧!」
「JOJO你……當初也知道這個世界正在分崩離析嗎?」怪盜Navi問著。
「想也知道,但是如果不是那種正義的力量,我很難知道有什麼力量可以去打敗三幻魔,尤其無名的法老王和傳說中的白龍使者……」承太郎說著:「沒想到他們居然背對著你們去打算重置這個世界,也對,他們一定要自己原來的生活為理由,其實自己的一切都可以捨棄掉。」
「你調查了很多事情,似乎也比我們知道的還要多,但是就是不願意幫助我們嗎?」凱留這時生氣的對承太郎罵著:「早知道會這樣,你乾脆也背叛大家投靠敵人算了。」
「但是我不會這麼做,就算要輸,也是要一起死,因為我早有那個覺悟,怪盜Joker你一定也有的……」承太郎說著:「如果保持中立是一種罪,我寧可不要大家都與中立為原則。」
「難怪,祐樹希望我能好好地做一個正義的怪盜,就是這個意思嗎?」蓮好奇的問著。
「倒是我這裡有一個很好的情報要給你們,這裡有正義的光之美少女被囚禁,她受到了次元破壞者的力量影響,不過她們仍然還不是正規的軍隊,只不過跟海裡的某些海怪稍微敵對了起來,她的名字叫做涼村珊珊。」承太郎說著:「到現在如果無法救她出去,看起來似乎那個夏海真夏會被送到沖繩縣的決鬥少年法庭,以過失致死法辦!」
「她們?你指的是,還有其他正在發揚光大的光之美少女?」貪吃佩可問著。


「光之美少女,原本就是從人類遠古時代就跟妖精簽下契約成為的戰士,當然那些哥哈的高層認為有辦法限制住這個力量,太可笑了!!」這時候海馬瀨人正在對騎士組的祐樹、可可蘿、小春和摩爾迦納開始長篇大論,「但是也不能佩服哥哈的實力,他們有辦法破解我20年來畢生從人類集體意識做出來的偉大發明,自然就可以從這個紀錄裡面抹除光之美少女的存在。」
「你指的是什麼?只要協助哥哈找到幫助阻止尋找光之美少女的國家嗎?」小春問著。
「你想想看,只要那種魔法科技到達一定的水準,那個國家自然就會遭受外來勢力的威脅,但是人們將最後魔法的希望寄託在那些核心上,這就是變身裝置的由來。」無名的海星頭法老,亞圖姆說著:「我們與怪物的契約又是另一回事,但是自從芭絲特大人……他從淪陷的埃及王國找到敵對的力量來源後,他就改變了想法。」
「或許丘比先生想從一次又一次的淪陷中找到答案,但問題很簡單,傳說中的戰士們留下的一切還是會引發下一場災難的源頭,乾脆就直接讓大家延續世界的和諧,大家從龐大的紛爭變成你死我活的決鬥,雖然國家可能會滅亡,但是這樣就不會有真正的元兇。」海馬瀨人說著。
「你的意思是?你想讓大家的集體意識變成你死我活的鬥爭嗎?就像米花市那樣,他們每天都很擔心自己因此被殺,整天睡不著覺,最終變成殺人的毒手。」摩爾迦納回問著。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到那個時候,人們鬥爭的力量族以支撐社會的和諧,我想全宇宙都必須要這樣!哼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海馬大笑著。
「你這個野獸,在下完全不想憐憫你這可悲的畜生,現在主人將會制裁你們。」可可蘿似乎咒罵著海馬,卻對海馬一點影響都沒有。
「你表面上是為了守護大家和平的騎士,但是卻捨棄了自己的騎士精神,難道你一點都不覺得世界需要淨化嗎?」亞圖姆說著:「說真的,以前答應過瑪哈特和瑪娜,說自己一定要創造一個毫無鬥爭的世界,你知道這一切有多可笑嗎?」
「我知道,但是這也並不代表讓大家自相殘殺啊,亞圖姆。」祐樹說著。
「有違你年少時的意願,你真的想踏入燈火之心,為神明打造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嗎?」摩爾迦納問著:「不過現在說什麼也無可奈何了吧?你已經很想依賴那三個惡魔之力!!」
「摩爾迦納,你知道些什麼嗎?」小春問著摩爾迦納。
「三幻神本來是這個精靈世界的救贖之光,但因為無名的法老王回歸塵土,所以當你回歸這個世界發現黑暗的真相,你願意選擇站在黑暗的一邊是正常的,吾輩這麼想的。」摩爾迦納說著,早就料到有三幻神還要更強大的力量。
「所以我說啊,果然還真的因為人類意識層面的你們察覺到了。」這時一個黑髮黑皮膚的小男孩出來說著:「那就廢話少說了,我們會打敗這三位受命運要復仇之人,我們將會建立新的世界。」


「小福醬,他們就這樣踩進了亞圖姆和瀨人的魔爪了……」菈菈在天花板的吊籠裡面說著,跟Frisk和其他的大使一起被困在這個區域中作為戰鬥的俘虜。
「各位不要驚慌,我相信我們的三位門之使者一定會救出我們的,所以我們要保持自己的決心。」Frisk說著,但是作為同輩的Kris卻反駁了他。
「我們要怎麼做,反正一定會變成『三幻魔』的力量糧食,我們只能祈禱了。」Kris說著。
「怎麼辦?繼花寺前輩之後,我們又是一批無法打倒慢慢魔女的光之美少女嗎?」一位紫色頭髮的光之美少女,Cure Coral說著。
「我不想成為海賊王之前就被三幻魔吃掉啊,我對不起你,艾斯!!」被抓來的海賊蒙其‧D‧魯夫大吼大叫的針扎著。
「原來受害的人有這麼多啊?」小杏看到這個關住俘虜的吊籠,似乎有點驚訝。
「不過小杏,王道遊我……為什麼會在那邊被囚禁著?」小春問著。
遊我就被困在俘虜們的其中一個,似乎不像其他俘虜一樣針扎,一句話都不說……
「因為我已經把天野河流星給取出來了,我身上現在有禁斷的次元破壞者,你們會在我召喚幻魔獸族時恐懼著。」叫做小豪的黑髮少年,夾在兩位敵對決鬥者之間說著。
「讓我解釋一下。」這時烏鴉組的蓮似乎跳了過來:「這些傢伙有十個人類的決心能量,他們都是被抓來當作三幻魔維持攻擊力的祭品,要是沒有辦法打敗小豪,這些祭品就會吞噬在黑暗之中,但有辦法的是拯救這些俘虜來削弱三幻魔的力量。」
蓮拿起了雙葉開發的決鬥盤,祐樹拔起了寶劍也變成的決鬥盤,而快斗則是卸下自己的披風變成自己的決鬥盤。
「你們的決鬥盤位置好像有點奇怪啊,反正這只會讓我更輕鬆……」小豪說著。
「要上了,輪盤決鬥!!」海馬和亞圖姆說著。

亞圖姆 LP 4000 小豪 LP 4000 海馬 LP 4000
基德 LP 4000 祐樹 LP 4000 Joker LP 4000


「現在決定由誰先攻擊,我們的手牌怪獸來決定攻擊順序吧!」海馬說著。
「從等級最高的那位玩家開始順時鐘行動,第四回合才能開始攻擊。」亞圖姆說著:「等級7,『覺醒的暗黑騎士 蓋亞』。」
「等級5,『暗黑的召喚神』。」小豪展示了一張手牌。
「那還用問嗎?等級8,『青眼白龍』!」海馬展示了一張手牌,似乎佔優勢。
「等級4,『時間潛行者 打卡機蝶』。」蓮展示了手牌。
「等級3,『聖殿的遣水使』。」祐樹展示了一張手牌。
「等級6,『D-HERO 魔性小子』,說真的海馬先生你抽到…」快斗展示了一張手牌,但是話還沒說完。
「那就廢話少說,發動魔法卡,『星球改造』,我從牌組檢索一張場地魔法,『龍之溪谷』加入手中,然後發動檢索的場地魔法。」海馬先攻並檢索牌組裡的場地魔法,「『龍之溪谷』捨棄一張『白靈龍』,將牌組裡一隻『弧光勇烈龍』送入墓地……」
「這個時候,『灰流麗』的效果從主人的手中發動,無效你送入墓地的怪獸。」可可蘿幫祐樹發動了阻礙怪獸的效果,海馬似乎不能做些什麼。
「之後展示手牌一張『青眼白龍』,從手牌特殊召喚,強韌,無敵,最強,很快的白龍就會獻上主要的饗宴!『青眼亞白龍』!!」海馬召喚了另一個王牌怪獸。
LV.8 青眼亞白龍 攻擊 3000 守備 2500
光屬性,龍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接著把場上的『龍之溪谷』送入墓地,發動場地魔法,『光之靈堂』,我將牌組裡的『青眼白龍』送入墓地,場上的『青眼亞白龍』攻擊力在這回合提升800點,但是現在還不能攻擊啊,可怕的事情要在後面發生才行。」海馬提升了亞白龍的攻擊力,似乎另有目的。
LV.8 青眼亞白龍 攻擊 3800 守備 2500
「雖然好不容易取得了先攻的優先,但是很快的,就輪到那名曾經給我搞砸零點逆轉的少年的命運了。」海馬結束了自己的回合,把順序交給了蓮。
「輪到我了,好好看著吧,抽牌!!」蓮有六張手牌。
「好好看著吧,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 表冠操作員』,並從牌組檢索『時間潛行者啟動』。」蓮準備湊齊兩隻等級4的怪獸了,「發動速攻魔法,『時間潛行者啟動』,我要從手牌特殊召喚,『時間潛行者 打卡機蝶』。」
LV.4 時間潛行者 表冠操作員 攻擊 1800 守備 13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LV.4 時間潛行者 打卡機蝶 攻擊 10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我要將等級4的『時間潛行者 表冠操作員』『時間潛行者 打卡機蝶』進行疊放,構築怪盜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以月光和黑影的怪盜之名,回歸一切的和諧,超量召喚!階級4,『時間潛行者 雙條盒驅動員』!!」蓮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RK.4 時間潛行者 雙條盒驅動員 攻擊 2200 守備 22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覆蓋上一張後台,這回合就交給祐樹了。」蓮結束了這一回合了。


「輪到我了,抽牌!!」祐樹有五張手牌,「手中的『聖殿的遣水使』除外遊戲,發動她的效果,將牌組檢索一張『阿拉彌賽亞之儀』加入手中。」
「不可能,作為蘭德索爾最強的勇者之名,你早就捨棄了啊?」海馬似乎在擔心什麼?
「發動魔法卡,『阿拉彌賽亞之儀』,我要將自己作為騎士的分身特殊召喚,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以守護公主之名,守護這個被佔領的城堡!『勇者代幣』!!」祐樹特殊召喚自己的代幣怪獸上場。
LV.4 勇者代幣 攻擊 2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天使族,代幣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之後可以選擇從牌組發動永續魔法『命運的旅途』,我場上有自己分身的召領下,我可以從手牌守備表示特殊召喚,『流離的獅鷲騎手』,並裝備『光之聖劍 丹內爾』到我自己的分身上,我自己的攻擊力提升。」祐樹準備使用突破的戰術了,「『命運的旅途』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裝備『星空蝶』到我場上裝備,場上的怪獸攻擊力下降。」
LV.7 流離的獅鷲騎手 攻擊 2000 守備 2800
風屬性,鳥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LV.4 勇者代幣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LV.8 青眼亞白龍 攻擊 2500 守備 2500
「盡量耍小把戲,你就算可以破壞我的『青眼亞白龍』,你還是無法突破下一波攻勢的。」海馬說著,他初期的配置好像被祐樹打斷,對祐樹懷恨在心。
「但是這回合主人在輪盤決鬥的規則上還是無法進入戰鬥的啊,不過……」可可蘿說著,但輪到雙葉翻開蓮的陷阱卡。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時間潛行者飛返』,我要將牌組裡一張『時間潛行者啟動』當作『時間潛行者 雙條盒驅動員』的魔法疊放單位。」雙葉說著,蓮場上的怪獸增加新的能力了。
「接著覆蓋上一張卡,這即將是可以破壞你自大的龍族的關鍵,輪到不講武德的快斗了。」祐樹把回合交給了快斗。
「輪到我怪盜基德了,抽牌!!」快斗有六張手牌,「我發動魔法卡,『命運抽牌』,我要將手中的『D-HERO 否定小子』送去墓地,從牌組抽兩張卡。」
「那是…十代在決鬥學園的勁敵的牌組……」亞圖姆似乎在準備什麼?
「接著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D-HERO 神聖小子』,之後從墓地特殊召喚『D-HERO 否定小子』到場上,之後我要從牌組選擇一張『D-HERO 血魔』到牌組最上方。」快斗準備大量特殊召喚怪獸了。
LV.4 D-HERO 神聖小子 攻擊 1600 守備 14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LV.3 D-HERO 否定小子 攻擊 1100 守備 6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融合命運』,我要將牌組裡的『D-HERO 衝刺小子』和另外一張『D-HERO 否定小子』送入墓地解放,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化為黑暗的不死鳥,將一切的光明粉碎殆盡,融合召喚!等級8,『D-HERO 毀滅鳳凰小子』!!」快斗融合召喚了強大的怪獸了,「『D-HERO 毀滅鳳凰小子』可以用業火的力量降低對手場上怪獸的攻擊力,兩張『D-HERO』共400分。」
LV.8 D-HERO 毀滅鳳凰小子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LV.8 青眼亞白龍 攻擊 2100 守備 2500
「這個時候,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雷霆放電』,我要用我自己結合公主們的力量,放出閃電破壞攻擊力低於2500的怪獸,接招吧!!」祐樹翻開了陷阱卡,用閃電魔法破壞了青眼亞白龍,現在三人場上空空如也了。
「遊戲,這個時候要是不做點什麼事的話,我們會很快就被爆殺的!」海馬呼喚了亞圖姆的人間名字。
「戰鬥階段,我要用『D-HERO 毀滅鳳凰小子』對海馬直接攻擊,美拉佐瑪,皇者不死鳥!!」快斗命令怪獸發動強力的攻擊,火焰的魔法似乎像不死鳥一樣刺穿海馬的身體。
「遊戲,就是現在,別管我了!!」海馬的LP從4000降到1500點,但是被亞圖姆阻止。


「在我方受到戰鬥傷害的同時,我只要把『魔術栗子球』送入墓地,之後把傳說中的魔術師特殊召喚,我等瑪哈特犧牲之名的魔術師,將會拯救神官的靈魂,出來吧,『黑魔導』!!」亞圖姆突然把自己的王牌怪獸在海馬的場上特殊召喚了,「接著,手中的『編年史魔術師』從手牌特殊召喚,攻擊力提升到海馬的『黑魔導』身上!!」
LV.7 黑魔導 攻擊 2500→41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LV.7 編年史魔術師 攻擊 2500→16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不會吧,那個無名的法老王,居然幫海馬瀨人擋刀?」雙葉驚訝著。
「但是接著,我的分身『勇者代幣』『編年史魔術師』發動攻擊,神聖公主襲擊!!」祐樹對編年史魔術師發動了斬擊。
「但是,你是不能攻擊未在第一回合行動的玩家,我一定有辦法撐過去的。」海馬說著,他的LP從1500降到600點,似乎是風中殘燭了。
「主要階段2,召喚條件為戰士族怪獸兩體,我要將場上的『D-HERO 神聖小子』『D-HERO 否定小子』設置連結標記,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兩個世界的交錯,將由我們創造出新的歷史,連結召喚!Link-2,『X.HERO 十字小子』!!」快斗連結召喚了怪獸了,「『X.HERO 十字小子』的效果發動,從墓地復活,『D-HERO 衝刺小子』!!」
LINK ↙↘ X.HERO 十字小子 攻擊 1600
闇屬性,戰士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LV.6 D-HERO 衝刺小子 攻擊 2100 守備 1000
闇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覆蓋上兩張牌,這回合結束階段,『D-HERO 毀滅鳳凰小子』犧牲自己破壞,下一回合將會在準備階段復活!!」快斗做出最大的攻擊,「這樣『黑魔導』就有辦法攻擊力回復原狀,可是還是會受『星空蝶』影響,攻擊力下降1100點,你要怎麼突破呢?」
LV.7 黑魔導 攻擊 2100 守備 2100
「輪到我了,抽牌!!」亞圖姆有五張手牌,但是他突然把墓地的栗子球回收,「忘了告訴你啊,『魔術栗子球』的效果可以在魔法師被戰鬥破壞的時候回收到手牌上。」
LV.8 D-HERO 毀滅鳳凰小子 攻擊 2500 守備 2100
闇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魂之僕人』,從牌組裡檢索『混沌型態』到牌組最上方,之後從墓地的這張卡除外,從牌組抽到這張卡。」亞圖姆似乎要準備什麼了,「發動手中的儀式怪獸,『混沌幻象』,我要從牌組檢索『合體龍 迪瑪歐斯』,之後從牌組將一張『覺醒的暗黑騎士 蓋亞』返回牌組最上方。」
「連鎖2,發動手中的『增殖的G』,接著你就好好召喚怪獸吧!!」可可蘿代替祐樹把抽牌怪獸送入墓地,祐樹準備抽牌。
「真可惜啊,我發動儀式魔法,『混沌型態』,將場上的『黑魔導』送入墓地,靈魂之光與暗,將從儀式中蘇生,守備儀式召喚!等級7,『混沌幻象』!!」亞圖姆召喚了強大的魔術儀式怪獸,似乎有某種結界在準備發動。
LV.7 混沌幻象 攻擊 2100→1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真是可惜,我發動了『D-HERO 毀滅鳳凰小子』的效果,將自己和場上的『混沌幻象』用火焰的衝擊破壞掉,美拉佐瑪,皇者不死鳥!!」快斗的怪獸用不死鳥的火焰正在破壞混沌幻象,但是……
「連鎖2,『混沌幻象』的效果發動了,將『D-HERO 毀滅鳳凰小子』的啟動效果無效,自己回到持有者手牌,然後從墓地特殊召喚,『黑魔導』!!」混沌幻象似乎要使用什麼魔法反射了,「魔法反射,瑪霍卡恩塔!!
LV.7 黑魔導 攻擊 2500→1400 守備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真有你的呢,不愧是和那個獨裁大神官一同作戰的法老王呢,不像某人呢。」快斗反而讚美亞圖姆的作為,嘲諷海馬的對比。
「別激怒他們,他們越是生氣就沒辦法說服……」蓮這時提醒了快斗,但是快斗的表情似乎暗示蓮要打算做什麼行動?
「從牌組將『魔法師引導』送入墓地,從手牌特殊召喚,現在連無名之龍都能同意邪惡的力量來淨化這個世界,我將成為新世界的法老王『合體龍 迪瑪歐斯』!!」亞圖姆特殊召喚了變成效果怪獸卡的無名之龍了。
LV.8 合體龍 迪瑪歐斯 攻擊 2800→1700 守備 1800
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現在,『合體龍 迪瑪歐斯』的效果發動了,我要將手中的『混沌幻象』和場上的『黑魔導』作為祭品,混沌的無名之龍,將誕生出強大的戰士,與光和闇之間一分為二,融合召喚!等級8,『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亞圖姆利用效果怪獸無名之龍的力量,融合召喚了怪獸了。
LV.8 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 攻擊 3000→19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特殊召喚以符合蘇生限制的『混沌幻象』。」亞圖姆復活了儀式怪獸了,「然後光屬性的『合體龍 迪瑪歐斯』和闇屬性的『混沌幻象』作為祭品,『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將場上的怪獸全部除外!!」
LV.7 混沌幻象 攻擊 2100→1000 守備 2500
闇屬性,魔法使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4→被作為怪獸效果解放。
「但是,『時間潛行者 雙條盒驅動員』的效果發動了,移除一個怪獸和魔法的疊放單位,這時候可以暫時控制場上的『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效果無效化,之後我場上怪獸就安全了,並且怪獸的攻擊力提升400分。」蓮這時候發動了關鍵的效果,阻止了超魔導戰士清空場上的怪獸了。
RK.4 時間潛行者 雙條盒驅動員 攻擊 2600 守備 2200
「你這傢伙…給我好好覺悟吧,這蟲野郎!!」亞圖姆似乎被怨念支配,似乎把蓮當成某個昆蟲族決鬥者來看待,畢竟他們兩個都有戴眼鏡。


「沒想到亞圖姆先生終於不是決鬥白癡了,我想你一定有所成長呢,那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果然不敵你呢。」這時候在鐵籠裡的Frisk讚嘆亞圖姆的牌組。
「莫比烏斯?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亞圖姆對著Frisk問著。
「想當年我還是個可憐的小男孩,還嘲諷你根本打不贏現在的任何人,就因為這點你打算開始繼續成長了許多,說不定你一定能超越瑟特呢。」Frisk說著,似乎說得很開心。
「我憑什麼能超越他們?他們把我們的生命值弄到風中殘燭,說不定輪到那蟲野郎之後就會把決鬥分出勝負……」亞圖姆說著,現在的情況好像對他們不利。
「你當初要跟武藤遊戲先生告別時,也是這樣的心情嗎?那已經是對勝利的執著,似乎已經離不開的地步。」Frisk說著。
「亞圖醬,你知道他們正打算拯救你在黑暗中徘徊著,試圖把你從超速決鬥的迷惑中救出來,但是你自己要有這個決心。」菈菈說著。
「我不要……每次只要我離開,海馬就會……」亞圖姆覺得自己非常自責。
「那不是你的錯,庫拉皮卡還沒下船登港也不是他的錯啊,那些只是海馬在自生自滅,但是他也可以從黑暗的深淵中醒來,你也可以。」魯夫說著,似乎在鼓勵他。
「遊戲,別聽他們妖言惑眾了,快點逆轉勝負!!」海馬大聲命令亞圖姆,但是亞圖姆似乎醒悟了什麼?
「為什麼呢?你難道不覺得這一切是錯的嗎?超速決鬥不應該是一條通往幸福的道路啊?」亞圖姆背對著海馬問著,「我開始認為,就連我們兩個,都只是被三幻魔犧牲掉的祭品罷了。」
「遊戲,你這渾帳,你知道自己的敵人是誰嗎?」海馬生氣的說著。
「是你啊,海馬。但是你為了不擇手段,將大家通往天國的世界的時間也結束了,我想我們剛才失去決鬥者最純真的內心,但是為了變強,我們卻因為他們找回了那份心……」亞圖姆說著,可可蘿試圖想要說服海馬。
「瑟特大人,你也應該明白吧,自己不是大家所想的那樣狂妄自大,所以要懂得做自己。」可可蘿說著:「你已經是個大人了,不像主人那樣老是依賴什麼法老王吧?」
「嗯嗯……」海馬似乎雙手握緊,但似乎看著大家都想他悔改,「看樣子預告信的對象似乎是寫錯了,但是就局勢看來是我們輸了。」
「但是,就這種場面來說……」蓮問著。
「我想應該是沒有什麼反擊的手段,你們果然變強了。」亞圖姆說著。
「亞圖姆先生,你後面……」Kris似乎提醒了亞圖姆,似乎小豪的髮型開始雜亂掉。


「果然那些寶可夢的實力還是有限嗎?什麼友情的力量,簡直就是笑話,我直接破壞這一切給你看……我是不會放棄的,那些愛與希望的力量,我直接讓它們瞬間歸零!!」小豪開始被遊我過去身上的邪靈附身,似乎變成了與遊我同樣的髮型。
「沒想到他這麼抗拒這種實力,你知道那男孩的資料嗎?」摩爾迦納問著海馬。
「那傢伙已經計畫好要配合我們,自己自願成為了破壞者的容器,但是我沒有想到居然是這種情形,連容器都是假的,流星根本沒有打算附身到遊我身上。」海馬說著:「遊戲,先覆蓋上一張裏側表示的手牌,再進入結束階段。」
「看樣子大概是沒有辦法了,海馬。」亞圖姆把他可以蓋上後台的卡片覆蓋到場上。
「結束階段,『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的效果可以發動,控制權返回亞圖姆的場上。」蓮解除了超魔導戰士的搶奪控制權,繼續給亞圖姆在下一回合攻擊。
「但是你再也不會用你那愚蠢的石板魔術師繼續攻擊下去了,抽牌!」小豪有六張手牌,「發動永續魔法,『七精的解門』,我要將牌組裡檢索一張有關『三幻魔』的『暗黑的招來神』加入手牌。」
「難道說,你們根本不打算利用我們的王牌怪獸進攻嗎?」亞圖姆說著,一切都來不及了。
「從手牌通常召喚,『暗黑的招來神』,並且發動他的效果,將牌組檢索一張『降雷皇 哈蒙』加入手牌,接著你應該都知道吧?」流星小豪說著:「『暗黑的招來神』可以一回合一次追加召喚攻擊力、守備力皆為0的惡魔怪獸……」
LV.1 暗黑的招來神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6。
「你才是可惡的蟲野郎……」亞圖姆看著自己場上的超魔導戰士被作為升級召喚解放。
「我要將場上的『超魔導戰士 混沌大師』作為解放,升級召喚,好好看著吧,你們的決心都只是我等破壞者的祭品罷了『暗黑的召喚神』!!」流星小豪升級召喚了怪獸了。
LV.5 暗黑的召喚神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主人,將『增殖的G』送入墓地,我覺得雨宮同學沒辦法自己一人對付……」可可蘿正打算偷偷做些什麼?
『暗黑的召喚神』將自己解放發動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超越方尖碑的絕望,將覆蓋這個世界的歷史,與它一同粉碎殆盡『幻魔皇 拉比艾爾』!!」流星小豪召喚了三幻魔。
LV.10 幻魔皇 拉比艾爾 攻擊 4000→2900 守備 4000
闇屬性,惡魔族,特召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怎麼回事,小福醬,為什麼我胸口的紫色愛心閃閃發光呢?」菈菈這時發現自己的靈魂正在現出原貌,似乎鐵籠裡的大家的決心正在被抽取。
靈魂之心和決心,他果然想要我們的力量……」Frisk似乎知道些什麼,「但是攻擊力卻因為『星空蝶』的效果停留在場上,我想這就是我想告訴法老王的,神並非無敵之身吧?」
「發動場地魔法,『失樂園』,這可不是普通的決鬥啊,而是抽取你們這些畜生的靈魂儀式,一旦我有足夠的決心,在星夢神殿創造出第七道使者之門就將近了。」流星小豪說著:「只要『幻魔皇 拉比艾爾』和其他的『三幻魔』存在於場上,我可以從牌組抽兩張卡。」
「小豪手上有四張卡片,倒是他到底想要做些什麼呢?」蓮問著。
「我運氣還是真好啊,幸運的女神給我發動這張魔法卡,『次元融合殺』!!我要將手中的『神炎皇 烏利亞』『降雷皇 哈蒙』和場上的『幻魔皇 拉比艾爾』作為解放,三位一體破壞者結合為一,他們將會消滅一切根本的邏輯,將這一切都燒成灰燼,統合召喚!!等級12,『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虛無幻影羅生悶』!!」小豪利用魔法卡吸收俘虜的靈魂之心,召喚了這隻連過去的遊城十代都無法破解的怪獸。
LV.12 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虛無幻影羅生悶 攻擊 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虛無幻影羅生悶』的效果發動了,將自己轉移過去該死的雨宮蓮場上,然後吸收掉他場上的卡片,將它們全部除外吧!!」小豪命令混沌幻魔過去蓮的場上轉移控制權。
「怎…怎麼回事?他突然跑到蓮的決鬥盤上,正在吸收卡片的力量?」雙葉看著這種狀況似乎很擔心。
「糟了,本來還預計場上可以發動『無限泡影』可以無效掉『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虛無幻影羅生悶』的效果,沒想到『失樂園』的效果正打算適用中呢。」快斗說著,他的覆蓋陷阱起不了作用。
「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階段『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虛無幻影羅生悶』在我場上出現原型吧,『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小豪把三位決鬥者的戰場全部除外,讓自己最強的混沌幻魔再度重生到場上。
LV.12 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 攻擊 10000 守備 0
闇屬性,惡魔族,融合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好了,接著就是海馬瀨人的回合了,接著你就操作『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把雨宮蓮的生命值粉碎殆盡吧!!」小豪說著,似乎要海馬做最後的攻擊了。


「所以這就是這場戰鬥的結局了……」海馬說著:「真有意思,只要把那個礙事的小孩消滅,當初就不用這麼努力了,當初我們把『尤貝爾』送上外太空的時候,的確有那個打算讓她吸收暗能量,是圭平那傢伙好心才改變主意的。」
「你覺得呢?要親手葬送我自己的生命了,這樣的你還是以前那個與王的靈魂戰鬥的決鬥者嗎?」蓮這時很冷靜地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瀨人有一張手牌,而且他很詭異地笑著,「哼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沒想到你居然會這樣屬手無策,怪盜Joker,居然還有這一天。」
「要小心了,主人…雨宮同學……」可可蘿這時卻扶著蓮的左手說著。
「發動魔法卡,『復活的福音』,從墓地特殊召喚『白靈龍』到場上。」海馬發動了魔法卡,復活墓地的龍族,「是說你的手牌應該也所剩無幾了吧?」
LV.8 白靈龍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快住手,海馬,別太依賴那傢伙的力量……」亞圖姆大喊著,試圖阻止海馬的行動。
「少囉嗦,接著就是『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對那傢伙直接攻擊,全土滅殺轉生波!!」海馬似乎被黑暗的力量支配,用混沌幻魔結束戰鬥……


「發動手中的『栗子球』的效果,將這次的戰鬥傷害轉為0,去吧,增殖機雷化!!」蓮發動了手中因為祐樹的增殖的G抽到的卡片。
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庫里……」栗子球們正打算結合成一個巨大的護盾。
「怎麼回事,你手中應該只剩兩張手牌了啊?」海馬驚訝的問著,蓮的手牌數果然是有問題,這時候可可蘿解釋了。
『增殖的G』很抱歉不是在小豪的回合抽給主人使用的,而是雨宮同學,在下並沒有使用什麼卑鄙的手段喔!!」可可蘿說著:「所以我覺得輪到雨宮同學之後,主人和雨宮他們倆個就成了世界的救星。」
「可惡,那這樣如何,我一定要把你的生命值弄到風中殘燭,『白靈龍』對怪盜Joker直接攻擊,靈魂的輪迴疾風彈!!」海馬還是對蓮造成了戰鬥傷害。
「這樣才是我想要的戰鬥!!」蓮的LP從4000降到1500點。
「盡量耍小把戲,但是天野河流星的『混沌幻魔 阿米戴爾』是不會受到戰鬥破壞的……」海馬說著,但是蓮似乎有打算解決掉混沌幻魔的打算。
「輪到我了,抽牌!!」蓮有五張手牌,打算結束這一場決鬥。
「我從手中通常召喚,『時間潛行者 標準時鐘犬』,將這隻怪獸作為自己解放,從牌組特殊召喚『時間潛行者 腕表調節員』『時間潛行者 表圈潛艇』!」蓮開始布置自己的怪獸了,「發動永續魔法,『時間潛行者停秒』,等級4的怪獸有兩體,要上了!!」
LV.4 時間潛行者 標準時鐘犬 攻擊 600 守備 2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被作為怪獸效果解放。
LV.4 時間潛行者 腕表調節員 攻擊 1200 守備 1800
闇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2。
LV.4 時間潛行者 表圈潛艇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機械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我要將等級4的『時間潛行者 腕表調節員』『時間潛行者 表圈潛艇』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為了我等人類社會的幸福,我將拿下幻魔之命,超量召喚!階級4,『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蓮超量召喚了怪獸了。
RK.4 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機械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發動永續魔法『時間潛行者停秒』的效果,『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的攻擊力提升到3000點,並可以對三位玩家的其中一位直接攻擊。」蓮增強了錶盤修復師的能力了。
RK.4 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 攻擊 3000 守備 2000
「戰鬥階段,『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對小豪直接攻擊!!」蓮開始對小豪直接攻擊了。
「啊啊啊啊,就連你們都想拒絕活在沒有卡片的世界裡嗎?」小豪的LP從4000降到1000點。
「接著我要將『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重新進行疊放,重新構築疊放網路,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以鐵之巨人守護這一切的大師規則,和超速決鬥共存相處,混沌超量變身!!階級12,『天霆號 阿宙斯』!!」蓮升階召喚了怪獸了。
RK.12 天霆號 阿宙斯 攻擊 3000 守備 3000
光屬性,機械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3。
『天霆號 阿宙斯』的效果發動了,移除兩個疊放單位,此卡以外場上的所有卡片全部送去墓地吧,帝王天霆炮!!」蓮發動了強大的怪獸效果,混沌幻魔和白靈龍被帝王天霆炮轟成灰燼。
「一直都是我的回合,抽牌!」祐樹接著有五張手牌,「捨棄手中的『怪鳥格萊弗』,從牌組檢索一張『斯特朗堡的黃金城』加入手牌,然後發動這張場地魔法。」
「可惡,居然輸給美國的迪士尼啊……」海馬說著:「到頭來這張獎勵卡居然是結束我等生崖的卡片…遊戲!!」
「從手牌通常召喚,『仙杜瑞拉』,之後可以透過教母之力,將牌組裡一張『南瓜馬車』『玻璃鞋』特殊召喚和裝備在這可憐女孩身上。」祐樹召喚了迪士尼公主。
LV.4 仙杜瑞拉 攻擊 300→1300 守備 6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8。
LV.3 南瓜馬車 攻擊 0 守備 300
地屬性,植物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7。
「做好覺悟吧!迪士尼的『仙杜瑞拉』對小豪直接攻擊!!」祐樹對小豪發動了最後一擊,仙杜瑞拉用玻璃鞋朝小豪臉上一記重踢。
「啊啊啊啊……」這時有某個怨靈的樣貌從小豪身上脫離,小豪的LP從1000點歸零。


「怎麼會?就算依賴可以隻手破壞這個世界的規則,我們還是沒辦法改變這個世界嗎?」海馬說著,居然被一張不重要的卡片打倒,但是就算不發動斯特朗堡的黃金城……
「別這樣說,海馬,就算這個世界因為一些扭曲注定要毀滅,因為人類的決心,大家才能因此團結對抗這股力量啊!」亞圖姆說著,被送入墓地的混沌幻魔所吸收的靈魂能量正在歸還給大家,這個時候,斯特朗堡的黃金城,似乎開啟了一扇門。
「你們三個做得很好了。」索拉突然從場地魔法出現說著:「果然給你們的強大力量不出我所料,但是你們也知道吧?一旦超越了傳說中的魔術師的力量,難免就必定有封印的命運。」
「這件事之後就可以交給剩下的四天王處理。」雙葉說著:「但是為什麼要封印拯救世界的力量呢,莫非?!」
「透過這個考驗,我想你應該知道吧,雨宮,期待你所想的答案。」快斗說著,蓮試圖握住快斗的手,似乎想和他和好。
我知道這一切都很辛苦,但是要是有人利用這股力量製造新的災難,這股封印就是前提,但是,也不會保證光明與黑暗的戰鬥就此結束。」蓮說著,似乎領悟到什麼了。
「流星,你正在看著吧?他們決鬥怪獸有這麼黑暗的一面,一定有意義在的,所以別想太多了,我要把你送回去遙遠的宇宙了!!」索拉拿起了笨重的鑰刃,準備朝從小豪脫離的怨靈發射光束,接收無心者的靈魂。
「看著他們三個,我想起了和松崗勝治龍昇岡所一起戰鬥的時光了,或許我想要繼續破壞星球的意志已經被打消了,原本是守護自己家園的人,你們會總有一天會踏上破壞次元的旅程。」流星說著,似乎很傷心地看著索拉。
「你放心,我想總有一天,大家都一定會幫你找到家園的。」菈菈握起了索拉所淨化用的鑰刃,似乎感覺像是在傳達心意給流星。


【涼村珊珊的視角】
「珊珊,妳醒來啊,怎麼睡在這裡?」蘿拉的聲音似乎喚醒了因為混沌幻魔意識模糊的珊珊。
「嗯嗯……真夏呢?」珊珊醒來看到其他光之美少女成員,似乎有帶著眼鏡的書呆子、熱血的飆車族女孩、和一位自戀的大小姐。
「她剛剛跟法院簽好無罪證明了,所以妳回來真的讓我很開心呢。」名叫小實的眼鏡女孩說著,似乎真夏犯了什麼滔天大罪之類的事情。
「妳要好好感謝心之怪盜團啊,我想大家一定可以繼續在一起的。」珊珊說著。
「妳說什麼,難道是心之怪盜!光之美少女救了妳一命嗎?」名叫飛鳥的飆車族女孩說著。
「我說……」珊珊生氣的說著,但是有個猴子臉的大叔過來邀請在法院的她們幾位。
「既然在法院,妳們應該不是那些議會所公認的光之美少女組織吧?剛好有四位小姐姐們,而我這邊有五張可以前往香蒂亞王國的機票,正好那種地方是蘑菇王國北部。」猴子臉大叔試圖問女孩子們的祕密身分,「我想找次元大介、石川五右衛門和峰不二子他們都沒辦法聯絡,而且上一批過去香蒂亞王國的光之美少女大使都還沒回來。」
「等一下,你是不是說香緹雅王國?」這時蘿拉正好問著這位大叔,似乎她對香蒂亞王國有什麼認識?
「對啊,希望妳們可以去這裡度假,等妳們回來的時候,日本就是你們屬於光之美少女的樂園了。」大叔說著:「我叫做魯邦三世,妳們九死一生的命運都是我的功勞。」

下集預告:
似乎治安警視廳的海島監獄在鬆懈的警備下似乎被劫獄了,這時候交給病根王國事件調查的警員正準備打算過去調查,犯人2419和2628似乎逃獄了,在調查組陪伴著高木警官和千葉警官的調查下,他們發現了疑似是心跳!光之美少女在使用的『愛飾』,究竟反對哥哈企業成為四天王勢力的光之美少女為什麼突然要劫獄,而這個時候東京澀谷也發布了疏散令,要大家暫時疏散到鄉下去,原本認為無法改變這一切的蓮,這時跟一個可愛的美少女相遇了……

{第二十四天,最終日,都市的燈火}

創作回應

戒子
這次對上的是怪盜集團呀。在下在猜下一集會不會有
名偵探柯南或金田一出來破解怪盜盜走法老面具的劇情!
2021-12-13 17:27:05
可可羅
表面上是以怪盜之名偷走寶物,但是他們怪盜團要阻止邪惡勢力的野心統治決鬥世界
2021-12-13 17:30: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