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八五回) IF-音弱篇-8

波喵 | 2021-12-28 13:13:24 | 巴幣 2 | 人氣 74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交往後的幾天,音弱像是變態一樣,到哪裡都跟著我,就好像寄生蟲一樣,雖然不是不願意,但是這樣果然有點點不舒服。

晚餐過後,我對著抱著我的手臂的音弱說:「我要去廁所耶,妳也要跟來?」

音弱盯著我的下面,她露出笑容說:「恩,我想要看看響的槍。」

我瞪大了眼睛,擋住自己下面說:「滾!」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音弱會不會哪一天就把我當成了家,永遠住在我身上阿。

果然,剛從廁所出來,音弱就又抱了上來,天氣很冷,音弱也是冷血動物,導致我的體溫不停的被她冰涼的身體奪走。

我說:「這幾天雖然放了假,但是音弱還是找點事情做吧?」

我想趁機讓音弱離開我一點。

音弱卻回答:「但是這裡也沒有什麼能玩的,我是這樣就好了,響可以在我身邊陪著我就夠了,難道響不是這樣的嗎?」

她淚眼汪汪的抬起頭來看我,我只能被道德綁架,無奈地回答:「好啦,音弱。」

沒想到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樣下去,我根本不能撒嬌,只能變成被撒嬌的對象。

我說:「音弱,妳是從什麼時候喜歡我的?」

音弱想了想後,說:「應該是去我家鄉玩的時候,響不是對我撒嬌嗎?那時候我想,原來男人也有這樣軟弱的人,就好像我的小孩一樣,不想讓你難過,漸漸的就喜歡上你了。」

接著音弱反問:「那你呢?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阿。」她眼睛發著光芒好奇地注視著我。

我回答:「一直以來都最喜歡妳啊,才沒有什麼時候,只是我不知道我的喜歡到底是對朋友還是對戀人的喜歡,不過我確認,我確實是對戀人的那種愛去喜歡妳的歐,放心吧。」

音弱把我推到床上,她騎在我身上說:「那來造孩子吧。」

我嚇得推開了她,我說:「欸欸欸欸,笨蛋,才交往幾天就做那種事情,太不知羞恥了!」

音弱卻無辜的說:「人家還是發情期,以前發情期都沒有感覺,所以這一次變得特別強烈,啊哈,響看起來好好吃歐。」她流著口水,用一種非常糟糕的表情盯著我。

我說:「這不是食慾嗎?妳到底是不是把人家當做好吃的東西看待了阿。」

音弱抹去口水說:「才沒有呢,我只是想要來做一些情侶之間會做的事情,就算不造小孩也沒關係,至少讓我親,親一口,快點!」

我點了點頭,任由音弱開心。

她兩手扶著我的臉不讓我逃跑,她的臉湊到我面前,她閉上了眼,張開口把我的嘴唇含到她得嘴裡去。

這是什麼樣的接吻法,好色情但是又好噁心。

她的舌頭舌尖在我的嘴唇中間滑來滑去,偶爾還會吸我的嘴唇,也有時候會輕輕地咬住。

我推開了她,我說:「停下!」

音弱意猶未盡的說:「還沒有完,我還沒有補充完愛的能量,今天,愛不夠阿,在讓我親親!」

我的嘴唇上全部都是口水,甚至順著下巴流到脖子去,我說:「這不是接吻,這只是在品嘗我的嘴唇。」

我抓住音弱,反將她壓到床上。

音弱開心的叫著說:「要被侵犯了阿。」

我冷眼的看著她說:「傻了妳,才不會做歐,我只是想要試一下,音弱願意陪我試試?」

音弱回答:「試什麼?」

我兩手稱在她臉旁,把臉湊了上去。

音弱閉上了眼,我這一次慢慢地用嘴唇貼到她的脖子上。

音弱閉上眼有點在發抖,貌似害怕著,明明她自己是這麼期待做那種事情的,結果只是單純的卿卿我我,她就有點點不適應了。

我吻了她的脖子,一路吻到下巴,直到嘴唇。

我輕輕地在她耳邊說:「音弱有鼓好聞的味道呢,哈姆。」說著就咬住她的耳尖。

音弱發出了非常糟糕的呻吟聲,嚇了我一跳,不過我沒有反應出來,我繼續我的表演。

我把手伸進音弱的衣服內,慢慢往上,在碰到她最敏感的位置前停了下來。

在她意識還在身上的時候,我吻了她的嘴唇,不過比過去還要熟練,像是用嘴唇品嘗她的嘴唇那樣,不停的"吃"著她。

「嘴巴打開,來舌吻吧。」我輕輕地說道。

音弱像是看牙醫那樣,把嘴巴張的大大。

我笑著說:「不用張這麼大來,把舌頭伸出來吧。」

音弱扭扭捏捏的,最後像是做鬼臉那樣的把舌頭伸出來。

我也伸出舌頭,用舌頭與她的舌尖碰再一起。

音弱全身上下大力的抖了一下,模樣看起來非常惹人憐愛。

我說:「都是音弱不好,這樣誘惑我,接下來發生甚麽,我可不管歐。」

音弱的雙手擺出祈禱的姿勢,她口齒不清的說道:「爸爸、媽媽,我要變成大人了,謝謝你們。」

我說:「欸不不不,還不會成為大人,我只是想要接吻而已。」

接著我就張開嘴把音弱的舌頭含進嘴內,像是吸飲料那般的吸著她的口水,用牙齒輕咬,用我的舌頭在她舌頭周圍打轉,我的舌尖不停在她舌頭上挑逗。

接著,我鬆開了她的舌頭,更加進階的,直接到她嘴內品嘗她的舌頭。

音弱貌似還不習慣嘴巴被別人侵入的樣子,時不時會大力咬住我的舌頭,但是她也會立即鬆開,看樣子只是身體的不可抗力,並不是不願意。

舌頭在兩人的口腔打轉著,因為我在上的體位,口水順著地心引力的關係被音弱不知道喝了多少,但是我不管這麼多,因為我也才知道,原來接吻,甚至是因為跟喜歡的人接吻,是這麼幸福的事情。

我鬆開了嘴,我大力的喘著氣,補充被音弱吸去的氧氣。

音弱滿臉通紅,表情非常的嫵媚,眼神像是失神那般的無神,她也在大力的喘著粗氣。

我說:「音弱怎麼樣,爽嗎?這樣才是接吻歐。」雖然很累,但是我還是露出帥氣的表情,撥開頭髮,揮灑汗水。

但音弱卻沒有回應,我拍了拍她的臉,她忽然閉上了眼,發出了呼聲。

「我......這傢伙居然昏了過去,看來接吻對這孩子還是太早了吧。」

說著,我就去浴室洗了把臉,順便拿毛巾出來幫音弱擦了下臉上的口水。

我的接吻技術會進步,完全是散月的功勞。

因為散月每天都會在洗澡的時候,教我如何接吻,雖然只是口頭上的教導,但是散月的用詞非常精確,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畫面,就這樣幾天的特訓,讓我把音弱親的昏了過去。

散月也現了身,與我擊了掌。

「真不愧是主人。」散月稱讚著我。

我回答:「不不不,是散月教的好,話說散月為什麼這麼厲害?」

散月撐著腰,神氣的說道:「我喜歡看戀愛小說,這些姿勢/知識是從那邊學來的。」

居然看小說就學會這麼厲害的接吻,真佩服寫小說的作者,也佩服散月的聯想力。

隔天一早,比較早醒來的我,首先都會偷偷給音弱一個早安吻,但是當我靠近她,卻發現了天大的異樣。

睡在我一旁的音弱,胸部縮了下去,就好像是建築倒塌那樣,跟平的沒有什麼兩樣,我試探的摸了摸,並不是藏了起來,而是就這樣空了。

不愛穿胸罩的她,讓我第一時間發現了這樣的重大改變,假如胸部變小,也就是代表音弱的發情期結束了,那會不會代表音弱對我的感情也變了?

我打了個冷顫,內心感到一絲絲的害怕,畢竟我才剛剛告白,才正要幸福的時候,難道因為發情期的結束,音弱會變得跟最初開始那樣,把我當成外人,甚至是仇人看待?

音弱不巧在這時候醒來了,我害怕的打了個招呼。

「壹......嘔.......」我結結巴巴的露出尷尬的笑容打著招呼。

音弱揉了揉眼睛,狠狠的瞪了我,我的冷汗直冒著,難道我猜想的是正確的?

沒想到音弱噗了過來,將我狠狠的摟在懷裡,她低著頭看著我說:「早安阿,我的寶物,聽說很久以前,龍都是守護寶藏的守護神,所以這輩子,由我來守護你吧,畢竟響是我的寶藏。」

一早就被這樣說了這麼不得了的情話,害我腦袋裡面的腦漿都快沸騰了,臉也是紅的不得了。

不過,少了音弱胸部的衝擊,我被壓在她堅硬的胸膛上,屬實有點難過,我抱怨的說:「音弱,妳的胸部......」

音弱這時放開了我,她摸著自己的胸,東摸西摸,她露出驚恐的表情。

「沒了,我的大胸部,沒了!」意識到自己發情期結束的她,害怕了起來。

「響.....沒了巨乳的我,響會不會就不要我了,會不會就離開我,去可娜可那傢伙那邊了?」她害怕的問著我。

「這裡怎麼會出現可可的名字?」我疑惑地問。

但音弱卻回答:「畢竟可娜可長的真的很漂亮,性格很好,胸部也很大,體型抱起來也超舒服,我自嘆不如,現在的我,如今連唯一能讓響喜歡的地方都不見了,響會不會就這樣......就這樣......」

說著說著,音弱就好像要哭的樣子,哽咽了起來,不停吸著鼻涕。

我安慰著說:「確實可可是美人,有可能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女人了。」

音弱嘟起嘴說:「亨,果然!」說著就要大哭起來。

「不過阿,我選擇了妳,妳知道為什麼嗎?」我溫柔的把手放在她頭上,溫柔的撫摸著。

音弱抬起頭來,忍著要噴出來的淚水,搖了搖頭。

「是因為我喜歡的是音弱妳這個人啊,傻瓜,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知道,我才不會因為胸部變小而討厭妳,離開妳的,放心吧,我會呆在妳身邊的。」我微笑的回答道。

音弱用非常小聲的聲音問:「真的嗎?」

「真的歐,但是哪天音弱又出手揍我,那就會說不定了歐,畢竟我喜歡的音弱是溫柔的音弱,而不是家暴音弱。」

音弱把雙手靠在我肩上,微微的低頭注視著我,她忍著剛剛流出的淚水,嘟起嘴來說:「才不會再打你了,響,對不起歐,被打的很痛吧。」

「可痛了,妳不知道人類多脆弱阿?妳再稍微大力點,我就要死掉了。」我摸著過去被打的地方抱怨著說。

「其實我也是在測試,搞不好響是變態,喜歡被打,聽說有些人被打、罵會感到高興,我就在想,搞不好響是這樣的人呢。」她似乎在找藉口的這樣說。

「妳傻了,我哪裡看起來像是那樣的人了?」我邊說邊打了她的腦袋。

音弱卻給了一個蠻有可信度的證據。

「畢竟我一開始態度是這麼差,但是響還是不停地跟我搭話,所以才會這樣想,搞不好響喜歡被凶狠的對待。」

我撓了撓頭說:「那是......畢竟是長的跟我的好朋友這麼像的人,才會想要搞好關係阿。」

音弱笑了,她說:「我知道啦,寶貝,我只是開玩笑的,但是我以後會溫柔對待你的,把你當成寶物來看待的,我發誓。」

「真的歐,我信妳一把,但是寶貝?這個稱呼。」我對於自己的新稱呼感到不適應。

「不喜歡嗎?」音弱問。

我回答:「是有這麼一點點這麼不喜歡,假如妳習慣了這個叫法,出了外面還叫我寶貝的話,豈不是會讓大家笑話?」

音弱卻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我,似乎不懂我的意思。

可能這只有在人類世界才會有的尷尬吧,龍人族可能就沒有這樣的尷尬了。

我只好點頭說:「隨便妳叫吧。」

音弱開心的說:「好耶,那請多指教了,接吻很厲害的變態先生。」

我苦笑的點頭說:「歐,好......欸?妳叫我什麼?」

音弱卻裝著沒事的回答:「摁?沒叫什麼阿,蘿莉控。」

「蛤,妳到底在說什麼。」我歪著頭的問。

音弱忽然把我叫的很過分,難道音弱生氣了。

「果然,響也不喜歡被罵呢。」音弱低下頭思考著。

我拍了她的腦袋,我說:「原來還在測試我是不是被虐狂,妳這大笨蛋。」

音弱摀著自己的腦袋,她委屈的說:「明明說我不可以打你,但是想卻常常打我的腦袋呢,人家只是開完笑,不可以這樣打人家啦,假如人家變笨了,以後生出來的寶寶繼承這樣的基因的話,你要怎麼辦,那可是我們兩人的寶寶歐。」

這孩子,明明才交往幾天,就已經在談論小孩的事了,到底是多心急。

不過我還是認真的回答:「假如把妳打笨了也沒關係,畢竟音弱原本就很笨......才不是,是後天改變的基因是不會影響到後代的,聽說有實驗把老鼠尾巴切掉後讓他生寶寶,不斷重複,直到五十代後,新出生的老鼠依舊有尾巴。」

音弱笑著說:「歐,原來如此,第一次聽說呢,響到底讀了什麼書才會知道這種奇怪的知識。」

說到後代,我的腦海忽然跑出了問題,我馬上就接著問:「我......能跟音弱生出寶寶?」

音弱聽後,摀著肚子,手上那之上打轉著,她用嫵媚的眼神看著我說:「可以,我隨時準備好受孕歐,要幾個阿,我希望是一男一女。」

「不不,我是站在生物學的角度問的,龍人跟人是不同物種吧?」我問。

「不太了解,但是龍人與人類結合生出的小孩不在少數,畢竟龍人也是亞人族,亞人族和人族之間是可以產出後代的歐。」音弱回答。

我笑著說:「哈哈,是嗎,太好了,我還以為會見不到我們兩人的孩子呢。」

剛說完,我就摀著嘴,因為我不小心把內心所想的說了出來,慢慢看向音弱,果然音弱用一張非常奸詐的表情看著我。

接著她將我溫柔的壓在床上,音弱嫵媚的在我耳邊說道:「原來響是悶騷,一直抗拒,其實是在等待我推倒你吧,對不起歐我都沒有察覺到,今天就讓我把你變成大人!」

「我就說,以後!現在太早了,我才二十多歲而已。」我撇開頭的說道。

音弱卻說:「不造也行,我們可以享受造寶寶之前的快樂事情啊。」

可想而知,音弱說的是交配,也就是當戀人之間的愛戀表現不滿足於牽手、擁抱、牽手,想要進一步的深入對方。

但是我還是搖頭說:「不不不,不不不不,我害怕,還是等等,至少今天不可以,話說音弱的發情期都結束了,為什麼還是這麼色阿。」

不過,我忽然注意到,撐在我身上的音弱,她的胸,是怎麼回事,是因為地心引力,讓衣服變得好像有胸部在裡面嗎?

我伸出手來摸了一下,卻摸到了東西。

「欸,音弱妳的胸部?」我邊揉邊問。

音弱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她微笑著,握著我的手說:「看來,發情期又開始了,可以歐,正好,可以先從這裡享受我的身體歐。」

「阿,我不是這意思。」我想要把手收回來,但是音弱的手卻緊緊的抓住我的手不放。

音弱接著往後倒去,反作用的將我拉起來,換我撲在她的身上。

「摸吧,很軟很舒服對吧。」音弱紅著臉,但是還是故做成熟的樣子說道。

確實非常柔軟,手指都能陷進胸內,胸部在手縫中跑了出來,感覺非常色情。

音弱拉著我另一隻手說:「胸部有兩邊歐,來摸看看另外一邊吧,另一邊沒有被響照顧的話,會很寂寞的。」

兩隻手都抓著她的胸部,我感覺鼻血都快流了出來,沒想到可以這樣直接揉音弱的胸部,而且還是在戀人的關係的情況下。

我都不知道現在自己的表情如何,但是一定很糟糕,因為看音弱就知道了,音弱雖然攻擊力很高,但是防禦力很低呢,被我這樣稍微揉幾下,她的表情就變得非常混亂,大概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我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