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四回) 與可可一塊之3

波喵 | 2021-12-06 17:42:19 | 巴幣 0 | 人氣 31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在午餐時間結束後,該來的總還是要來。

我害羞且不安的躺在床上,可可騎在我身上,把我的浴袍撥開來,露出我的上半身。

「可可姊,雖然我很相信妳,但是我還是不知道妳要做什麽,但聽說妳以前是研究員,該不會要用我的身體做實驗吧,至少,不要痛痛的。」我撒嬌的說道。

而可可說:「摁?才不會拿我最寶貝的弟弟做實驗呢,我只是想要確認一點事情而已,等我一下歐。」

可可伸出手來,觸碰我的身體,她細細小小的指頭在我的胸膛上滑來滑去,接著整個手掌貼在上面。

「歐,很結實肌肉呢,有在鍛鍊?」可可問。

我回答:「沒有,並沒有特別鍛鍊,我拿到這副身體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

上一句話聽起來還像是性騷擾,原本我還想要吐槽的,但是忽然一滴,兩滴溫暖的水滴滴在我的胸膛上。

我眼往可可臉上一看,可可露出她前所未有,是那樣既高興,又難過的表情。

可可碰著我的鎖骨、有脖子,帶著哭腔的說:「果然.......都是一樣的,難道,響真的是上帝再次派來給我的寶藏嗎?」

「什麼意思。」我問。

被稱讚成是寶藏,當然是很開心,但是我並不了解可可為何這樣說。

可可解釋說:「真的很抱歉,但是響真的長的跟我死去的弟弟一模一樣,沒想到就連痣的位置都一樣,我絕對不會記錯的,我最愛的弟弟阿.......嗚嗚嗚嗚嗚。」沒說幾句又哭了。

她趴在我胸膛上大聲哭泣,我很想要摀住她的嘴,因為她的哭聲聽起來非常的色情,可愛的聲音假如被外面的人聽見,一定會被誤會的。

但是,就這樣吧,雖然不知道可可發生了什麼,但是可可似乎真的把我當作了親弟弟看待,難怪會無條件對我這麼好,這麼久以來的問題終於解開了。

有點點傷心呢,當可可看著我的眼睛時,她看見的人卻是其他人,她對我的好,都是在對著我的身影,而不是我的人。

我想起來了,這世界的音弱當初見到我時,也說過類似的話呢。

"我不會成為任何人的替代品。"

就是害怕我會有這樣的感情吧。

我說:「可可,我......」

好想告訴她,我是"響",一個從異世界轉生過來,甚至連名字都是臨時編出來的人,我並不是她的弟弟,沒有血緣關係,講白點甚至沒有任何關係,沒有出意外,我們甚至永遠不會見到面,不會說任何一句話。

但是既然有這緣分見到面,好希望用"響"的身分與她交往(成為朋友),而不是成為替代品。

可可揉了揉她哭紅的眼睛,她強顏歡笑的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對不起阿,仁......響,說錯了,真的很抱歉,記憶.......記憶都上來了,明明這麼久都刻意不去回憶了,但是還是.......嗚嗚嗚嗚。」

我皺起眉頭,我說:「仁......可可妳剛剛是不是叫我仁阿?」

可可說:「恩,對不起,那是我弟弟的名字,對不起阿,真的很對不起,真的很抱歉,明明不想要把你成為仁的替代品,我一直這樣告訴自己,不過響,沒關係歐,我只是想要告訴你,請代替仁來享受他應該得到的愛吧,仁他是非常很努力的孩子,卻被我.......」她欲言又止。

我說:「真是巧合呢,其實這副身體的主人,也叫做仁呢,哈哈,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可可邊哭邊說:「欸?真的嗎,哈哈,都哭的笑不出來了,真是的,我現在就完全沒有任何姊姊的尊嚴了,不過,響,我能有個請求,可以接受嗎?事後你怎麼樣罵我都可以,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我摸著她的頭回答:「幹嘛跟我這麼見外阿,可可姊,我大概猜到妳要說什麼,不過可以歐,因為以前我也這樣跟音弱撒嬌過,所以我懂可可姊的難過,妳的思念,所以來吧,可愛又愛撒嬌的可可。」

可可再度淚崩,緊緊抱住我不放,哭喊著親弟弟的名字,那是多麼真實且難過的哭聲,明明不是我,但是我好想要代替"仁"跟她說:「我在這裡,我沒有離開妳,姊姊。」

不過,只是個替代品的我,真的有資格這樣說嗎,當初音弱也是靜靜的讓我撒嬌,或許這才是成熟的表現吧。

半小時過後,可可的聲音都哭到沙啞了,大概是哭累了,她在我胸膛上睡著了。

時間正好中午,或許就這樣和可可一起睡個午覺也不錯呢。

我輕輕摸著可可的頭說:「一直以來都辛苦了呢,可可,雖然我不知道妳的過去,但是那一定是個非常難過的故事,妳不想跟我提起,是害怕我跟著一起難過吧,可可非常溫柔,又是個美人,所有的優點都在妳身上,能遇見妳真是我最大的榮幸,
以後也要一直做好朋友歐,可可。」

她沒有回應,只是小小聲的開始打呼。

聽著她的搖籃曲(打呼聲),我也慢慢睡著了。

再次醒來,第一眼就往窗外看,剛好見到太陽的最後一面,時間已經來到了晚上。

我忽然感覺不妙,忽然大叫出聲,在胸膛上的可可被我吵醒了。

「怎麼了。」可可睡眼惺忪的揉著眼問。

我摸著小腿說:「好痛!我的小腿,抽筋了,阿呼呼。」

可可連忙幫我按摩小腿,才漸漸讓我的痛楚減緩。

時間很晚了,正好廟會......應該算是夜市,總之應該是開始營業了吧。

「可可姊,會餓嗎?」我問。

可可回答:「摁?剛起床就想吃東西嗎,可以歐,美味的姊姊讓你吃歐,雖然不是自誇,但是我很好吃歐。」

她解開腰帶上的綁繩,露出自己的肚皮。

而我視線不自主地往上看,因為比起肚皮,我的目光更是被可可的胸部所吸引,浴袍解開,乳溝跟著露了出來,而我的色狼之心也跟著跑了出來。

但我還是紳士的抓住她兩邊的衣服,幫她把身體蓋住後說:「咳咳,去夜市吧?就是早上說過的,現在要去嗎?」

可可點頭回答:「好啊,響。」

睡一覺起來,感覺可可有點點變了。

我邊換衣服邊說:「怎麼感覺可可變圓潤了呢。」

可可也背對著我換衣服邊回答說:「欸,是說我胖了嗎?」

我笑著回:「不是那意思,是感覺可可姊變得沒有以前高高在上的感覺了。」

「我以前有這麼討人厭嗎?」她問。

我敲了自己的腦袋一下說:「對不起,我語言能力不好,應該說,可可感覺更讓人能夠親近了。」

可可只是微笑,沒有說什麼。

換上衣服,我敲了兩下對面的房門。

「音弱?」

房內並沒有回應,難道也是出門了。

走到大廳,就看見她們三人正在吃飯,我向她們揮了揮手,只有音弱跟我揮了兩下。

原本想要幫她們買晚餐,看來不用了,那我們就到夜市吃到飽在回來吧。

一出門,冷冽的冷風像是鋒利的刀片切割皮膚,雞皮疙瘩不由自主的立了起來。

可可準備了個紅色的圍巾,她圍了起來,而圍巾非常長,可可將剩下的部分一起圍到我的脖子上。

「好暖活歐。」我摸著圍巾這樣說:「謝謝阿,可可姊。」

可可兩手抱著我的手臂,她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說:「就這樣,用圍巾把我們姊弟倆緊緊扣在一起,響,走吧。」

怎麼感覺好像是有了一個非常棒的女朋友阿,心理美滋滋的。

路上的行人們都兩眼放光的盯著我們兩人,都在悄悄地討論著我們,羨慕和忌妒的目光不斷傳過來,讓我感覺有點像是萬人迷的感覺。

終於來到夜市,經過路上的行人忌妒眼神洗禮,我有點累了,原來萬人迷也是不好當的。

可可還是挽著我的手腕,緊緊地貼在我身旁。

「可可,到了歐。」我說。

可可平淡像是機器人般的回答:「恩,到了。」

這是什麼無聊的對話阿,該不會可可已經對我失去興趣了。

往身旁一看,可可臉上露著幸福的笑容,看來並不是我想的那樣。

「可可怎麼了,今天這麼黏著我。」

可可回答:「摁,居然還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阿,臭響。」

我歪著頭,就好像醒來就忘記了一切那樣,不過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但是我不想去回想,大概是因為有點喝醉,所以說了些難為情的話,所以腦袋選擇了遺忘吧。

我說:「想吃什麼阿,可可。」

可可回答:「叫姊姊啦,笨蛋。」

居然罵我笨蛋,果然可可真的有點變了呢,不過這樣子的可可,也不錯呢。

我再度說:「可可"姊",晚餐,請問想吃什麼呢。」

可可說:「都可以歐,只要是跟響一起,吃什麼都可以歐。」

我想了想後,還是那個最好吃的東西。

「牛排,我想吃牛排,可可姊呢,願意賞臉跟我一起嗎?」

可可說:「摁,好呦。」

來到昨天才來過的牛排店,而那邊的服務生一眼就認出我來了。

「是昨天帶著小公主的那位先生,今天帶著是......大公主阿,好漂亮,是女朋友嗎?」

可可微笑的著幫我回答:「是姐姐歐,我是這位王子的姊姊呦。」

服務員說:「那真是失禮,今天要吃些什麼,我會多送飲料歐。」

我拿起菜單看了一眼後就回答:「跟昨天一樣的就可以了,可可姊呢。」

可可說:「跟響一樣的。」

在等待途中,可可坐在我對面,她盯著我左右看。

我說:「可可姊,這樣看著我會讓我很害羞的。」

可可說:「可是響很帥,不讓我多看看的話會遭天譴的。」

我說:「可可才是,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女性,臉小小的,五官卻精緻的像是人偶,沒有任何一點瑕疵的臉蛋,就好像是雕像一般。」

被我這樣一稱讚,可可臉紅了,可可說:「真狡猾呢,這麼會稱讚人,到底是哪裡學的。」

我說:「我並沒有特別去學,只不過是把可可的外觀大致上說出來而已。」

這時,那服務生也兩手端著盤子過來,把料理放在我們兩人面前,服務員說:「真厲害呢,明明是姊弟,看起來就像是情侶一樣,真羨慕呢,有這麼漂亮的姊姊。」

我自豪的說:「盡量羨慕吧,這可是我最自滿的姊姊歐,世界上無人能比的歐。」

可可說:「別這樣啦,討厭。」她臉紅的抱怨著我,但她其實心裡非常的高興。

和昨天一樣的味道,但是和可可一起,料理似乎變得更加美味。

用餐完畢後,我說:「還有想要吃的嗎......我猜妳下一句話是"跟響一起,什麼都可以歐。"」

可可回答:「跟響一起,什麼都可......欸?被你猜到了。」

我說:「別這樣子啦,可可,我過去式是女孩子,就算已經習慣男生的身體,但我還不知道要如何寵女孩,更何況是寵姊姊,姊姊要是很可靠的姊姊,就幫我決定吧。」

她笑著說:「才決定要當個愛撒嬌的姊姊,真是的,響沒有我就不行呢,我還是當回原來那可靠的姊姊吧,來吧,我們去吃炒麵吧!」

可可拉著我的手,帶領著我逛來逛去,買了一堆東西後,我們坐在了遠離夜市較偏僻的路上,這裡只有一盞路燈,還有一個長椅。

椅子非常的冷,是鐵製的,正確來說是不鏽鋼,所以在這種天氣坐在上面就如酷刑一樣,屁股都快凍僵了。

可可翻著袋子,把盒裝的炒麵遞給了我,可可說:「吃吧,還有烤魷魚,還有湯,不用客氣,就吃飽飽吧。」

剛吃完牛排的我,雖然已經有運動了一下子,但是肚子其實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餓,有種餓,就叫做姊姊覺得你餓,看來不吃是不行了。

被炒的有點焦化的炒麵被我簌簌的吸入嘴中,跟著配料一起被我吃進肚子,而可可還在一旁把吸管插入飲料中後吸管對著我的嘴巴,我吸了一口,繼續享用美食。

過了很久,東西都吃完了,可可滿意的點了點頭,她說:「真棒,很乖歐,這麼會吃的響是乖孩子歐。」

我手中端著剩下最後一碗熱湯,我看著這遠處那七彩炫麗的夜市,還有附近悄然無聲的夜景,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忽然想著,人類的出現,到底是好還是壞呢,假如沒有人類,就沒有這麼多好看的夜景了,也沒有這麼好吃的料理。

在地球上,人類貪婪的挖掘石油,工廠排放廢氣,塑膠、垃圾問題,讓人類成為了滅絕千萬物種的兇手。

假如地球上的人類,也學會使用魔法的話,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問題了。

被可可依偎在身旁,害羞的我不由自主去想一些哲學的問題,但是無濟於事,我還是臉紅快要像是番茄一樣了。

忽然,手中的熱湯上飄著一個白色的東西,一下子就不見了,而我頭上,也忽然被什麼東西碰到,冰冰涼涼的,鼻尖也有。

「雪?可可姊,下雪了!」

可可在一旁睜開了眼,她也伸出手來接著雪,她說:「響沒見過雪嗎?這麼興奮。」

我說:「是阿,好棒毆,真的是雪耶,明天可以打雪仗嗎?」

可可笑著我的幼稚,她抱緊了我說:「真可愛,居然還想要打雪仗,但是很可惜,這種雪大概幾分鐘就會停了,更不用說要積到可以打雪仗的雪,真正的大雪是要去一些國家才會有歐,以後一起去吧。」

雖然有點失望,但是聽說未來還有機會可以和可可一起出門,我說:「好!一言為定歐。」

可可伸出手來說:「來拉手指打勾勾吧。」

我伸出小拇指,扣住了可可的小拇指。

兩人相視而笑,而我的心中,早已被這笑容給融化了。

回到旅館,我們輪流去洗了澡後,很快就去睡了。

我們兩人緊貼著彼此,就好像害怕對方離開,但是就算是這樣嚴冷的冬天,這麼緊的貼在一起還是感覺到非常熱。

不過真的不想睡阿,假如睡下去,明天就不能和可可一起了。

忽然,可可鬆開了抱著我的那雙手,她下了床,坐在落地窗前面,看著外面。

她伸出了手,對著玻璃不知道在畫什麼。

在床上偷偷看著的我,看著可可的背影,我只感覺到了寂寞,對時間的厭惡。

可可是吸血鬼,是不老不死的存在,而我只是被神賜予了單獨不死的能力,我的壽命極限是一百二十歲。

好想要一直陪在可可身邊,這背影是如此的寂寞,到底多少人,她的朋友、認識的一切,都會離她而去,直到她生命的終結。

假如有下輩子,那就讓我再次轉生,讓我跟可可相遇吧,只能這樣默默祈禱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