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六七回) 先到普通旅館等等

波喵 | 2021-11-26 19:13:15 | 巴幣 0 | 人氣 41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原本在下午四點左右就到達了,找旅館就花了五個小時,現在已經是半夜九點了,我們還沒有找到落腳的地方。

誰都沒想到,附近的旅館全部都擠滿了人,是有什麼節日會讓大家這樣家人一起出來慶祝呢。

窗外的風景已經變得漆黑一片,唯一能看見的只有擋風玻璃外,車燈照亮的地板。

「對不起阿,大家,都是我這麼興奮才讓大家早兩天來的,真的很對不起。」可可邊含著淚邊開著車的向我們道歉。

我說:「沒事的,可可姊姊,大家都不怪妳的。」

大家也附和著。

獨自開在無人的道路上,感覺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們。

這時在車內的大家,大概都覺得今晚又要睡在野外了。

「那邊,是旅館嗎?」可可指著遠處的扛棒。

將車子停到旅館前,可可下了車去,而留在車上的大家都知道,這一家客滿的機率也是非常高的,所以都不抱希望。

不過,一下子可可就滿心歡喜地回到車上對著大家說:「有位置呢,大家快下車吧。」

一下車,大家不約而同都伸了個懶腰,伸展自己因久坐而僵硬的身軀。

進了旅館,一個大嬸蹣跚的走出來接帶我們。

這裡比起旅館,更像一個普通人的住家。

看我們懷疑的眼神,大嬸溫柔地跟我們解釋了來龍去脈。

原來這裡原本是旅館,因為經濟不景氣的原因倒閉,被大嬸買下後改建成了住家。

大嬸說:「我的孩子們都去其他地方工作了,這麼多的房間,在這麼多年都只有我住的那間在亮著燈,所以我偶爾會讓一些背包客住在這裡。」所以她將還有打掃的二樓借住給了我們。

房間就好像是被人設計的那樣,這次借來的房間只有四間單人房,看來有兩個人要睡一起了。

昨天才剛剛爭奪過帳篷,今天又要來爭奪房間了?

果然,音弱壞笑的緩緩從口袋拿出一副撲克牌,對著可可說:「今天,我可不會輸了歐。」

坐在客廳,其餘四人都在玩著撲克牌,只有我被排除在外。

脖子上的散月(本體)動了一下,忽然散月就出現在了我的旁邊。

散月說:「主人被排擠了呢。」

我說:「別笑話我了,畢竟是四人遊戲,而且她們還是一群女孩子,現在的我連討論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放置在這裡,只有妳陪著我,嗚嗚嗚嗚。」

說話間,散月忽然觸碰了我的手說:「不是歐,主人還真遲鈍呢,這就是人們常說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我不太懂她的意思,不過我也沒繼續問下去。

但是她們的決鬥,已經持續了一小時,一直都沒有辦法分出勝負,最後可可甚至和音弱吵了起來。

可可帶頭對我說:「現在,選一個女孩子當你的室友吧,響。」

這是什麼戀愛喜劇的發展阿。

接著音弱跟在後面說:「響,跟我一起睡的話,我會使用熱魔法,讓你都不會覺得冷歐。」

可可反駁說:「熱魔法我也會,不要理音弱,響阿,你跟我睡的話,我會唸睡前故事給你聽歐,還會幫你泡熱牛奶,你想要的東西我都會買回來。」

好想吐槽可可,是不是把我當成了小孩子。

日向也說:「恩......跟我睡的話,我可以陪你玩遊戲,欸不對,我幹嘛跟她們比。」

日向也來參一腳?

剩下貓仔,我跟她對到眼一瞬間,兩人同時撇開了視線,看來貓仔還沒有準備跟我說出真相與道歉。

我嘆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說:「跟我睡沒有比較好吧,我睡客廳就好了。」

可可拉著我的手說:「不可以,一起睡,聽姊姊的話,這裡很冷,跟姐姐的睡的話我會用體溫溫暖你!」

音弱抓著我另外一隻手說:「就算我是冷血的動物,我也會把身體熱好等你,選我比較好,可娜可的身體太色情了。」

可可紅著臉惱羞成怒的抓著音弱說:「妳剛剛說誰身體很色情!」

音弱生氣的反駁說:「當然是妳啊,這對巨乳要誘惑誰的?有這麼下流的身體的人一定用這那巨乳騙過很多男人,淫亂馬尾女。」

可可脹紅了臉,她摀著自己的胸說:「我的身體才沒有下流也不淫亂,我也從來沒交過男朋友,妳才是吧,長的這麼可愛,胸部也很大,妳也不比我差,妳才是那個淫亂粉髮女!」

她們兩人到底在吵架還是在互相稱讚,我懶得吐槽了。

我把手指放在嘴前說:「好了,不要在淫亂來淫亂去了,是要讓樓下的大嬸後悔把房子借給我們嗎,我今天就先睡這裡,明天在討論吧。」

說完我就躺下,把一塊布遮在肚子上就閉上眼了。

可可見我這樣,她跟音弱道了歉:「對不起,我說重了。」

音弱也跟可可道了歉:「我才是說太重了,但是妳的身體真的讓人很羨慕。」

可可摀著自己的胸部,並指著音弱的胸部說:「妳的也很大阿,不用單單羨慕別人的吧。」

可可會這樣說是因為不知道音弱的那對巨乳是假的。

兩人在我面前和好,跟我道過晚安後,眾人才都回到自己房間去,而可可以及音弱在臨走前溫柔的幫我施放了熱魔法,讓我在客廳也不會著涼。

大家的房間都被關上了,客廳的燈也熄滅了,散月也回到了本體內,空蕩蕩的房間獨我一人。

客廳敲聲無息,安靜到我後悔了,附近都沒有任何光源,漆黑一片的,我不自主得害怕起來,甚至被時鐘的聲音給嚇到抖了一下。

我把被子蓋住自己的臉,全身發抖著,非常害怕會發生會發生什麼靈異事件。

好想讓散月跟我一起睡,畢竟沙發很大,不會讓散月掉出去,只不過就因為這樣把她叫出來,有點把她當成玩具一樣,有需求就使用的女人那種,我可不能接受把別人當作工具人。

蓋著被子,在陰陰暗暗的空間內,"聽"成了第一順位的感官,我清楚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不知道是從哪裡傳來的,慢慢地漸漸的腳步聲靠近,越來越大聲,我害怕的顫抖起來。

我能感覺到有人站在我身旁呼吸,過一會兒,那人就鑽進到我的被子裡面,睡在我的旁邊。

我的心臟都快跳到嘴出來了,像魚躍出水面那樣。

到底是誰在那,我害怕的不敢動彈,會不會是傳說中的鬼壓床,還是什麼靈異的東西,總之我現在害怕的都快吐了,祈禱著誰來幫幫我。

也有一句話說,越怕鬼的人越愛看鬼片,我安奈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鼓起勇氣睜開眼一看這在我身旁的小壞蛋,只見是粉紅色的頭髮小女生,應該不是什麼鬼怪了,我才放下心。

一開始以為是音弱,但是看這小小的身軀,雖然有可能是日向,但是那個顯目的呆毛,應該是貓仔。

她躺在我懷裡,用我的手臂當作枕頭,接著縮在我的身旁扭來扭去試圖尋找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最後把額頭頂在我胸前,確定了這樣的睡姿。

這是貓仔知道我怕鬼,所以來陪我了嗎?

多麼熟悉的喘息聲,多麼熟悉的體溫,剛剛害怕的心情馬上飛到幾萬光年去了。

我把那隻被她當作枕頭的手偷偷彎曲起來抱住貓仔的頭,我假裝睡著不知情的將她摟進懷中,貓仔吭了一聲看來是被嚇到了,但是她沒有反抗,任由我把她當作抱枕一樣的使用。

默默的,我的眼淚流了一點出來,因為我知道,貓仔是非常溫柔的人,這絕對不是想要裝就能裝出來的,所以我好希望貓仔能告訴我,朝舞的事情她不知道,也不知道我會被殺死的事情。

不過這天晚上,我睡得非常安穩。

隔天醒來,臉上還掛著幸福的微笑,不過貓仔並不在身旁,但是手上卻還留有餘香,手指縫隙間也有幾根粉紅色的頭髮,看來昨晚發生的那一切並不是夢。

肚子咕嚕咕嚕地叫了,來到廚房,可可跟音弱像是皇宮裡的貴妃想要曾爭寵,兩人早已做好料理的等著我。

兩人見到我後同時說:「看誰的比較好吃。」

她們話音剛落,我連吃都沒吃就宣布了其中一人的勝利。

「可可的比較好吃。」

音弱聽後生氣的嘟著嘴說:「響你這個大色鬼,居然偏心大胸部人。」

可可聽到自己被取了的綽號後不開心的反罵音弱:「妳才是,短髮人。」

音弱不開心說:「短髮有甚麽不好,妳馬尾人。」

她們妳一句我一言的,我只好打斷她們的話說:「音弱,不是我偏心,只是,妳做的荷包蛋,這是荷包蛋吧,應該從外型上看來。」

音弱搖頭說:「不是歐,這是三明治。」

裝在盤子裡面的,是一片黑色的圓形物體,從外觀上很難分辨其真實面貌。

反觀可可的料理,是魚肉碎塊淋上高湯,並撒上一些香料的高級魚料理,光是看見就覺得滿足了。

我首先對音弱說:「音弱阿,至少要先把料理做的像是能吃的東西才能擺上桌歐。」

接著對可可說:「可可姊,好厲害,明明看起來這麼簡單的料理,在妳手上就好像是五星級餐廳中最厲害的廚師搬出來的料理,好想跟妳學學歐。」

雖然我對音弱這麼說,我還是把她們兩人的料理都給吃掉了。

在我脖子上的散月(本體),搖晃了一下,像是瘋了一樣的,有時候幸福的笑著,有時候痛苦的哀嚎著。

「主人,我......算了,這就是我認為主人最棒的地方,沒什麼好說的。」散月想要抱怨,但是又卻不想對我的溫柔指手畫腳。

我握著散月(本體)對散月說:「謝謝妳體諒我的任性。」

在我還在細細品嘗可可的料理時,可可說:「昨天還沒決定好,但是今天晚上還是需要決定的,響,找一個女孩子陪妳睡覺吧。」

我差點把東西吐了出來,我摀著嘴說:「說什麼東西?」

可可想了想後,她紅著臉說:「我的意思是房間很多,而且大家都不會排斥跟響一起的,所以響就選一個人來當你的室友吧。」

我說:「沒關係啦,我一個人睡在外面就可以了,畢竟男女一起睡覺,難免會說閒話的。」

音弱這時在一旁說:「假如我被說閒話的話,那我會直接假戲真做,直接生米煮成熟飯的。」看來音弱不是好室友的人選。

可可說:「那樣太壞了,雖然我說我支持響跟妳交往,但是直衝本壘的話姊姊我會接受不了,所以不行,響就跟我睡吧,我會讓響體驗的姊姊的美妙。」雖然可可應該不是那個意思,但是這句話太色情了,可可也不是好人選。

貓仔沒說話,但是貓仔也不是好人選,畢竟這麼尷尬。

日向則是在一旁料理著她自己的早餐,並沒有參加到話題。

我說:「我跟音弱沒有交往啦,我們只是好朋友,咳咳,那我要宣布人選了。」

可可和音弱她們兩人吞了口口水,緊張地等待我的結論。

我大力吸了一口氣,故意等了一下,表情凝重的,讓她們兩人也緊張起來。

像是宣布得獎名主的我說:「日向!」

一旁煎著漢堡肉的日向,圍著圍裙,聽見我叫喚她的名字,她轉了過來。

「怎麼了,傻子。」日向刁鑽的罵著我說。

她的模樣美麗動人,就好像新婚的妻子一樣,只不過把這麼小的小孩比喻成妻子,是犯罪吧。

我說:「今天晚上,就請妳多多指教了。」

第一次看見日向露出這麼慌張地表情,她紅著臉不知所措的說:「去......去死!」

我說:「這麼不想跟我當室友嗎,一天而已,不然我還是睡客廳吧。」

日向皺著眉頭說:「什麽意思,什麼室友,你不是想要我的身體嗎?」

可能是因為在料理沒有聽見我們剛剛說的,我重新解釋了一次。

把來龍去脈解釋了後,日向點頭後說:「這麼想要找死,那就來吧,我會讓你後悔跟我一起睡而不是選擇跟可娜可或著蒼貓姊的。」

在一旁的可可和音弱互相看了一眼,尷尬地笑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