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十回) 與日向一起-1

波喵 | 2021-11-29 17:24:26 | 巴幣 0 | 人氣 34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隔天,道別了這邊的大嬸,坐著可可的車,經過一小段路程,我們終於來到了夢寐以求的"溫泉旅館"。

太棒了,太棒了,沒有這麼興奮過,期待了這麼久,別讓我失望啊。

拿著大包小包的下了車,第一次來這種地方,還沒見到溫泉,就能聞到一股陌生味道,進入鼻子,雖然沒聞過,但一瞬間就知道這是"溫泉"的味道。

我轉過頭去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在興奮著,臉上都掛著開心的笑容,想必都和我一樣興奮著吧。

不過這星球的東西實在太冷了,地上的石頭的冷度居然能夠過鞋子傳達到腳底,實在有夠嗆的。

提著行李,來到櫃台前,確認了房間,大家在前面討論著,我則是在後面幫她們提著東西。

討論著,突然她們同時轉過頭來說:「看來,又要爭奪房間了!」

不知為何,旅館分配給我們的房間,是三人房和兩人房,。

「還真玩不膩呢,分房間遊戲,真是的。」我尷尬的說著,抱怨著,因為我知道又沒有我的討論餘地了。

大家一群人先到了三人房先開始了爭奪遊戲,而被排擠的我就一個人先去了雙人房內休息。

等著勝出的室友來到房間之前,我就在裡面晃來晃去。

木製的房門、地板,而且這裡將對外的落地窗打開後,我走了出去,因為有木製的木板擋住周圍,所以冷風沒有吹進來,並且奇怪的是這裡非常溫暖,原來在我的眼前腳下,居然有露天溫泉,只不過是小型的,這應該是給喜歡獨處且不喜歡被其他人看見自己裸體的人
設計的,但是也有可能是給情侶使用的"特殊玩法",畢竟是雙人房也有這種可能。

想到這邊,忽然腦袋想像了過去住在這邊的情侶們,可能在這邊做過害羞的事情,我馬上把門關了起來,臉上大概已經紅了一片。

這時,我聽見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看來是我的新室友來了,不過這次來得真早阿,勝負這麼快就決出了嗎?

我猜猜看,首先不會是貓仔,沒有理由,也不會是音弱或著日向,畢竟只要是和可可比賽遊戲,絕對贏不了的,那大概就會是可可了。

我一轉頭就說:「可可,恭喜妳啊,這幾天要跟我一起了。」

只見門前的"日向"錯愕的看著我。

我連忙改口說:「阿阿阿,是日向阿。」

日向難得的皺起眉頭說:「我知道男孩子都比較喜歡那種漂亮大姊姊,看到是我很失望吧,那我去跟可娜可換回來好了。」

正當她準備轉頭離開,我伸出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之後她重心不穩的往後倒,最後安全的倒在0我的身上。

我說:「日向,對不起,沒那回事歐,我絕對沒有不喜歡日向,不如說我很喜歡日向歐。」我拼命的解釋著,想讓日向開心,不過沒有什麼玩過戀愛遊戲的我,只能從嘴裡擠出這樣笨笨的字眼。

日向想了想後,她說:「果然,妳是幼女控吧?」

我瞪大眼睛驚訝地說:「怎麼會得出這樣的結論?」

日向連忙退後了幾步,她退到牆壁旁說:「不要吃掉我,雖然我外表小小的,但是其實我已經七十多歲了,對人類來說已經是祖母等級的人了,放過我吧。」

我嘆了口氣,我上前摸了她的頭說:「才不會做的,況且我不是蘿莉幼女控,我沒跟妳說過嗎?其實我是......」

我們坐下來聊了一下我過去的事情,這下子,我們團隊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我過去的身世。

日向難得又笑了出來說:「原來傻......響以前是女孩子阿,怪不得有張這麼好看的臉,卻對女生很粗魯呢。」

我抓著頭說:「欸嘿嘿,這樣誇獎我幹嘛。」

日向皺著眉頭說:「才沒有誇獎你呢,不過這故事還真有趣,看你的表情也不像是在說謊,居然會發生這麼科幻的事情,都可以寫成小說了呢。」

我笑著回答:「是阿,不過魔法阿這種東西,在地球上可以完全沒有的歐,甚至都只有在小說出現過。」

日向變回了面無表情的樣子的說:「那還真厲害,沒有魔法的世界我可是無法想像的呢,地球上的人們都是過著類似鄉村的生活嗎?」

我回答說:「雖然地球沒有魔法,但是生活在地球上面的人們,還是努力靠著智慧研發出了能夠與魔法相比的科技歐,實質上跟這裡的生活,除了魔法以外的東西都差不多歐。」

日向說:「那還真的很厲害呢。」

用了與上一句差不多的話回答我,還有她的表情,都不知道她到底對我的過去有沒有興趣,也不知道該不該把話繼續下去。

我轉移了話題說:「今天日向是贏了其他人嗎?好厲害歐,能贏了那個可可。」

日向回答:「歐,是房間分配嗎?不是這樣子的,這次我們沒有比賽,是姊姊她建議說每天輪流來跟你同房間這樣子的。」

我說:「這樣好像是我的後宮輪流來侍寢一樣,哈哈。」
 
日向說:「這種話對其他女孩子說的話會被討厭的歐,我是沒關係,畢竟你是傻子,所以我原諒你。」

我只能尷尬的笑著,因為這次真的是我的不對,我無法反駁。

牆上的時鐘滴答滴答著,兩個指針同時重疊再一起,時鐘發出了"咚"的一聲,時間已經到了正午。

日向說:「該吃飯了,你呢,因為是來放鬆的,想怎麼玩都可以,我是不想要出門了,午餐的話看看旅館有沒有準備,,沒有的話也只能動身了。」

我說:「阿阿,那我的話就跟妳一起吧,要不要問問看可可她們?」

日向默許了。

我敲了敲可可她們的房門說:「可可姊。」

房內很快就應了門,打開門後,可可說:「阿阿阿,響,是來問午餐的吧,對不起,這邊戰況很劇烈,能幫忙解決我們的午餐嗎,我吃什麼都可以。」

可可對身後的兩人問:「妳們呢,想吃什麼。」

兩人回應了,我也記了下來。

看來她們打算繼續玩遊戲,我就把門關上,不打擾她們了。

「然後呢?」日向問。

我回答:「看來是只有我們兩人了,走吧,先去看看有沒有吃的。」

日向跟在我的後面,我有點點不安的走著。

我回頭說:「日向走在身後的話,感覺我隨時會被殺死呢,有點點恐怖,能不能走到我身旁阿?」

日向說:「我可是小短腿,我也不想跟在你身後阿,不然你自己走到我身邊,沒有問題吧?」

我停下腳步,讓日向走到我身旁後,我也踏出了腳步。

我時不時的往身旁看,日向真的矮矮小小的,但是氣勢卻像大人一樣,感覺讓人很難靠近,不過認識之後......不,我還是不認識日向,她喜歡吃什麼,星座、血型,什麼都不知道。

我伸出手說:「要不要牽手?」

日向難得的露出了厭惡的眼神說:「哈?找碴?」

我連忙說:「沒有,我只是想要那個......我沒有惡意。」

日向停了下來,我也停了腳步,日向嘗試伸出了手,只見她墊高了腳,才勉強碰到了我的手。

「懂了嗎?」

我差點跌倒,我吐槽說:「原來是這樣子,我以為妳是討厭跟我牽手。」

日向皺著眉頭說:「當然討厭了,這樣子把我當作小孩子有夠討人厭的,我年紀可是比你大上幾輪阿,注意點。」

「阿姨?」我嘗試著叫出她真正的稱謂。

「去死。」她說出了我現在應該要去做的事情。

到了旅館的飯廳,看著菜單上的價格,看來沒有免費白吃的午餐,旅館並沒有幫我們準備免費的。

菜單上的價格都挺貴的,雖然負擔的起,不過這裡的一餐就抵得過平常吃的五餐了。

「哀,好貴阿,日向錢夠嗎?我還要帶她們的午餐回去,可能錢會不會,日向能借我點嗎?」

日向也面有難色的打開錢包看著裏頭的冒險卡,雖然表情看不出來,但是我也知道她沒什麼錢。

我說:「要陪我走一趟嗎?」

日向說:「去哪裡?」

我回答:「當然是去外面吃了,找家便宜一點的餐廳吧。」

日向把自己錢包闔上,嘆了口氣說:「拉麵。」

我說:「拉麵?想吃拉麵歐。」

日向點了點頭,我說:「我知道有家......才怪,這裡我不知道哪裡有賣,話說原來這世界也有拉麵的阿。」

我走去櫃檯問,得到了這裡附近有在辦活動,就類似於地球上的廟會,有吃的有喝的,說不定就有人在擺拉麵攤,不過這是晚上的事情了。

詢問無果後,我這終於了解為什麼這裡東西會這麼貴了,原來是周圍都沒有其他的餐廳,所以業者藉此哄抬價格。

我只能硬著頭皮回去找可可借錢了,我覺得這樣會被嘲笑,但是是那位可可,她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吧。

「可可。」我敲了她的房門。

「來了。」

可可就好像是先知那樣,看到我手上沒拿東西,她馬上將她的冒險卡掏了出來放到我手上說:「不用怕錢花完歐,今天就我請客吧,有姐姐我在就不要怕錢花完。」說完又回去玩起了電視遊戲。

我接過冒險卡後就放進了口袋,回去找日向。

「日向。」

我從遠遠的就喊了她的名字,而日向就好像人偶一樣,靜靜的一動也不動的坐在位置上,等待我的歸來。

日向說:「不要這麼大聲喊我的名字,我又不是耳聾,雖然人類大概70歲會得重聽,不過對龍人族來說,換算成人類來說,我只有七歲而已。」

我噗滋的笑了出來,日向皺著眉頭說:「笑什麼?」

邊笑邊擦去眼角的淚水說:「我只是在想,明明日向很成熟,卻有時候會說些奇怪的話呢。」

日向生氣的敲了一下我說:「才不是奇怪的話,這是真的啦,歐啦,吃我一拳。」

看似用盡全力的小拳頭,打在我身上卻完全沒有感覺。

我說:「音弱幾歲阿。」

日向剛要說出口,卻又把口給閉上了。

我說:「欸,不能說嗎?」

日向瞪了我一眼,她轉移話題的說:「先吃飯吧,肚子餓了,也不能讓姊姊她們餓肚子,阿阿阿阿,我想吃炸物。」

見她沒有要說的意思,我只好先把餐點給買好。

「可可。」第三次敲響了她的房們。

不過這次出來的是音弱,音弱一開門就在我臉頰上留下了唇印,接著紅著臉說:「謝謝你。」接著很快就把門給關上了。

事情發生的太快,讓我還留在原地,我呆呆的摸著自己的臉,傻笑著。

回到我的房間,日向已經把餐點擺上了桌,原本都是用紙袋裝著的,現在都被端上了盤子,就連我的那份也是,並且都像是高級料理那樣,上面都加了些綠色的針狀葉子當作裝飾。

日向說:「怎麼樣,這擺盤能和可娜可比吧?」

而我的臉上還是掛著春心蕩漾的表情。

日向問:「怎麼了,笑得這麼噁心?」

我邊傻笑邊說:「剛剛,被音弱親了一口,欸嘿嘿。」

日向說:「所以是接受了姐姐?你終於決定要跟姊姊交往了?」

我臉色突變,變回了原本的表情說:「不,我跟音弱只是朋友歐。」

邊說著我邊坐到位置上,拿起了筷子就將盤子上的東西往嘴裡塞。

「好吃呢,畢竟這麼貴,假如還很難吃的話我就要去找他們理論了。」

日向則是繼續問:「那你的表情為什麼這麼開心,一般被朋友親的話,並不會有這樣的表情歐。」

我把筷子放在嘴裡,停下了動作,我皺著眉頭說:「不會開心嗎?畢竟是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親呢,以前我也常常被我的朋友親阿。」

日向瞪大了眼睛,雖然只有一瞬間,但是我感覺日向似乎誤會了什麼。

「欸不是,妳誤會了。」

日向說:「我還沒說話呢,我就誤會了?」

我解釋說:「我以前是女孩子,還記得吧,所以我的朋友也都是女孩子歐,所以不要以為我以前是男的,被男性朋友的親,還很高興那樣。」

日向噗滋的笑了出來,她說:「真的是傻子呢,才沒有這麼想.......阿不對,應該是有這樣想才對。」

而日向就好像是猛獸觀察獵物那樣,左右歪頭的盯著我看,好像在分析我的構造那樣。

接著日向端著自己的午餐坐到我身旁,還特地擠了擠位置。

我緊張的說:「欸,怎麼了嗎?」

日向說:「你臉過來一下。」

我不知不解的把臉湊上去,以為她要跟我說悄悄話,突然她往上伸直了身子,將嘴唇貼到我的臉頰上,只有一瞬間,但我還是感受到了和音弱完全不同的觸感,日向的嘴唇是多麼的柔軟,溫柔,肯定這輩子都忘不了這個吻的。

不過我還是嚇到了,我說:「欸欸欸欸,剛剛那是?」

日向說:「怎麼樣,開心嗎?被身為朋友的我親到,開心嗎?雖然我不認為我們是朋友。」

她這樣問著,而我的臉上已經掛著幸福的笑容,不須多回答她了。

日向說:「傻子,果然是笨蛋呢,響是個被女孩子親就會開心的公猴子。」

我說:「才不是歐,假如是其他人的話我也會討厭的,但是妳也好,音弱也好,都是我重要的朋友,能用吻來跟我示愛,當然會讓我開心不已阿。」

日向把我盤子上的肉片夾走,放進自己的嘴裡後說:「亨,你不要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高興,我還沒忘記你曾經傷害過姐姐呢。」

我說:「抱歉,我沒那意思,我並不覺得幾句話就能讓日向妳釋懷,我會用一生來證明我不會在傷害音弱了,所以對不起......」

日向聽了之後,沒有說話,我們只是靜靜的吃著料理。

沒有電視或著其他娛樂的事情來配飯,無聊的我時不時偷偷觀察著日向,從上往下看,日向的樣子也可愛,尤其是她的嘴唇,還有明明沒有很熱,臉頰卻一直有的美麗的紅霞。

看著她的臉蛋,我有了壞壞的想法,剛剛被日向偷親了,我覺得我也有權利把她親回來。

只是親一下臉頰,應該沒關係吧。

我感覺有點點害怕,不過也有點興奮,到底她的反應會如何,我有點點期待。

我猛的將臉往她臉頰上衝去。

「響,你喜歡吃......」她同時把臉轉了過來。

"啾"

這一刻,我知道我親的並不是臉頰,而是她的嘴唇。

而且我的牙齒,似乎也撞到她的牙齒,我們兩人同時摀著嘴。

日向瘋狂的擦拭自己的嘴唇,她瘋了一般,表情都變得猙獰的說:「你這傢伙,居然.......居然奪走我的初吻,我要你付出代價,阿阿阿阿阿。」

她拉著我的領子不停搖來搖去,我抓住她的肩膀說:「我不是故意的,妳冷靜一點,妳就當作像是父親親女兒那樣子就好了,不算初吻,不算不算。」

日向怎肯聽,她著急地說:「為什麼要親我!」

我尷尬的回答:「我只是想要給妳個驚喜,對不起......」

她只是繼續用手抹著自己的嘴唇,她說:「那你要先說阿。」

我說:「先說的話就不是驚喜了,而且妳會同意嗎?」

「當然不會!」她想都沒想就回答了。

我嘆了口氣,我說:「抱歉,這一次都是我的錯,妳盤子裡面有妳喜歡吃的都可以拿走歐。」

日向瞪著我盤子裡的東西,她伸出筷子把炸雞塊都拿走,放入嘴裡咀嚼著,但是還是瞪著我不放。

我說:「放心啦,我不會再偷親妳了,我只是想看看,妳被親的話會有什麼反應而已,真的很抱歉。」

日向將嘴裡的東西吞下後,她問:「響,你是初吻嗎?」

我想了想,我跟仁並沒有接吻過,而唯一的一次,就只有和散月,而那次是因為她要了解我的能力,而做出的動作。

我說:「散月算嗎?」

日向說:「摁?我記得是她只是刀魂而已吧,又不是生物,所以不算。」

在我脖子上的散月(本體)動了一下。

散月並沒有跟我以外的人有交流,所以大家才會肆無忌憚的直接這樣說吧,或許已經傷害的散月了,不過日向也沒說錯任何一句話,我無法幫散月辯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