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八三回) IF-音弱篇-6

波喵 | 2021-12-23 13:44:12 | 巴幣 0 | 人氣 71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麻煩脫鞋歐,對不起阿,我房間是不穿鞋的,假如地板有點冷的話就抱歉了。」

一進去,周圍的景象就與音弱的房間完全不同,被綠色植物裝飾著的電視櫃,還有衣櫥,床也是非常漂亮,像是公主一樣的床,是我夢寐以求的樣式。

子雪說:「坐在這邊吧,能看見窗戶外的風景,很不錯吧,雖然都是龍造建築。」

我坐在窗旁的椅子上,子雪很快端著茶壺過來,還有茶具,並且優雅的幫我倒了杯茶。

我說:「謝謝。」

子雪對我微笑後,接著從一旁抱著一個板凳,啪搭啪搭踏著步伐的跑去冰箱那,將板凳墊在腳下,打開了冰箱的冷凍庫後,從裡頭拿了個東西出來。

「需要我幫忙嗎?」我問。

子雪說:「沒關係,你坐著等我就可以了。」

把神祕的東西在廚房搞了一下後,用盤子盛著端了出來。

放到桌上,小小的盤子,上面有好幾個黑色跟雞蛋大小形狀一樣的東西,並且還冒著冷空氣。

子雪伸出手來說:「吃看看吧。」

我看著這黑黑的東西遲遲沒有動手,我說:「這怎麼吃,跟雞蛋一樣嗎?」

子雪為我示範著,她手直接拿起來,用嘴巴咬了一口,將嘴唇上的殘料給舔進嘴內,並且將裡面的內餡展示給我看。

「就這樣吃,很好吃歐。」她說。

我也拿了一顆起來,嘗試咬了一口。

不吃不要緊,一吃下去,這大概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東西了。

外面黑黑的原來是黑巧克力,咬下去後,外面的巧克力破裂,與裡面的像是軟糖的內餡混在一起,最後不知道是麻糬還是什麼軟軟的東西是在最中心,所有東西混一起後,好吃到連牙齒都快一起吞了下去。

「超級......超級超級超級!好吃的。」我大力的稱讚著。

子雪笑著說:「謝謝,能看到你的笑容真是我的榮幸。」

我接著說:「這是什麼,哪裡買的到?」

子雪說:「這是"龍蛋",目前市場上還買不到,因為這是我自己"做"出來的。」

我的目光從她的臉,往下看,往她肚子上看。

「這難道,龍蛋是這個意思,原來是生出來的......」

子雪尷尬的摀著肚子,她看起來有點難過,但是還是勉為其難笑著說:「不,我的意思,這是我獨自研發的甜點,畢竟我的夢想就成為世界第一甜點師,龍蛋只是名字歐。」

我說:「原來如此阿,哈哈。」

當然,就算是異世界,我也不會傻到會去說出這種話,只是想要開玩笑而已。

但子雪卻接著把話說了下去。

「假如我能生蛋的話就好了,其實我阿,剛出生的時候,就被檢查出這輩子無法懷孕
,因為我的肚子裡面沒有子宮,也就是發育畸形,所以我這輩子是不會有孩子的。」

就算手上的東西很好吃,可是我還是停了下來,我說:「我不知道就亂說話,對不起。」

子雪勉強的笑著說:「沒事歐,我常常被嘲笑呢,與其後來才知道我是個連女人都當不了的女孩,不如提早讓對方知道才好,這樣才能交上不會歧視我的朋友。」

這孩子,感覺跟過去的我有點像,我也是因為貧乳,被大家嘲笑著,後來自己成為了小丑,逗大家開心。

想到這裡,我有點心痛,情不自禁的抓住她的手。

「我不會歧視妳的,因為我過去也有類似被大家當作怪胎的經驗,我能感同身受,我.....我來當妳的好朋友!」

可惡,我到底在說什麼,能不能把話給說好啊我。

不過,子雪貌似聽懂我的意思,她微笑著,伸出另外隻手放在我們的手之上。

「我很高興歐,你能這樣說歐。」

我說:「真抱歉,我其實不太會說話,常常自來熟,假如有冒犯的話就請見諒。」

子雪說:「不,沒關係的,可以跟我隨便說話沒關係的歐,我也不是什麼長輩,我才三十歲而已。」

感覺跟這群龍人族呆在一起,我搞不好哪天都對年齡完全沒有意識了。

這樣嬌小身材,用一隻手就可以抱起來的樣子,稚嫩的面孔,實際居然年紀比我還大。

我在幹嘛呢,居然對人妻這樣說話,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結婚,但伴侶總是會有的吧?

我說:「話說妳的伴侶呢,我一個男的在這裡不會被罵嗎?」

子雪卻抓著自己的裙子,低下了頭。

看見此反應,我環視房間四周,並沒有其他人在的生活痕跡。

子雪說:「我沒有伴侶,朋友也只有兩三個,也都是女性,所以只能獨自來這裡,而且我的魔力是這次候選人中最弱的,大概很快就會淘汰了,因為我連幫忙上屆龍王所遺留的事情都不需要,只要在這裡待到選舉就可以了。」

我說:「真的很抱歉,我什麼都不知道,又問了一些怪問題。」

子雪說:「別在意,對了,我先換一下衣服,現在身上的衣服還是剛剛那件,被你撞到害我冰棒弄在身體上了,真是的,以後不可以亂走歐,你身上有沒有事情?」

我檢查了自己的衣服,並沒有任何地方被弄髒。

「沒事歐。」

子雪從衣櫃的抽屜拿出了新的衣服,背對著我,忽然就把連衣裙給脫了。

看著她的裸背得知,她沒穿胸罩,內褲是穿著蕾絲白色內褲。

不不不,我在想什麼,對一個幼女,我到底在看什麼。

幼女......不對,是子雪換好衣服後,走到我面前說:「怎麼樣,漂亮嗎?」說著就轉了一圈。

穿著歌特服,只不過沒有其他的裝飾,但是這樣卻顯得更加樸素美麗。

我說:「很漂亮歐,跟公主一樣。」

子雪笑了,而這時忽然有人按了門鈴,一連就是按了好幾次。

「來了。」子雪去應了門,打開後,門外是個美女,頭上有獸耳,手上提著東西就進來了。

「打擾了,歐,有客人呢,還是說.....是子雪的伴侶啊?」美女說著。

子雪紅透了臉,她搖了搖手還有頭說:「怎麼可能,這麼優秀的男人,怎麼可能是我的伴侶,我這種連小孩都生不出來的廢物。」

美女摸了摸子雪的頭,她笑著說道:「別這樣,現代已經不是過去那樣了,現在龍人都學習人族那樣,崇尚自由戀愛,未來的哪天,子雪也會遇到真心愛妳的人,不是貪圖任何東西,只希望妳賠在他身邊的人。」

子雪說:「亨,不可能,哪有那樣的人,我覺得月月姊可以陪在我身邊就好了,我不需要那種人。」

美女這時也走到我面前,她說:「我叫做月月,是獸龍族的代表,剛剛跟子雪說的都是開玩笑的,我知道你是音弱的伴侶,叫做響,對吧,不用放在心上歐。」

我說:「真厲害,能記得我的名字。」

月月說:「並不是很擅長,只是因為你的外表非常出眾,我只對帥哥有興趣呢,話說,要不要交換伴侶阿?這是在候選人中非常正常的行為,以後也會有類似的活動,畢竟是龍王,挑選比較強大的伴侶也是正常不過的行為了。」

我連忙說:「不不不,我很弱歐,我可是人類,連魔法都不會,月月小姐的伴侶肯定比我強上一百倍的。」

月月卻說:「我啊,只對帥哥有興趣歐,強不強才不是重點,就算伴侶很強,生下來的小孩很醜的話,那不是白作工了。」

說完就越來越靠近我,而子雪插入我們兩人之間阻止月月進續靠近我,她說:「不行!月月姊不要這樣子!」

月月說:「真是的,不要阻止人家狩獵,龍人族有簽訂過條約吧,不可以互相侵犯。」

子雪說「那是針對食物,還是月月姊把響當作了食物?不可以,響是第一個聽了我不能生小孩,還露出了難過眼神的男人,他一定跟別人不一樣,而且他還說了要做我的好朋友。」

月月卻說:「不不不,這是正常"人類"的思維吧,龍人畢竟都是以利益為優先,不能生育的母龍當然會被淘汰,不過人類不一樣,他們是以欲望為優先,搞不好這男人也只是想騙你尿尿的地方。」

子雪聽後,下意識的摀住了自己的私處,她害羞地說:「就算是這樣好了,我也願意!響看起來很溫柔,就算我是第一次,應該也不會對我很粗魯,對吧?」

月月笑著說:「之前子雪才說過,要守護節操一輩子,看來只是沒有遇到帥哥或喜歡的人罷了而,哈哈哈。」

子雪不高興的搥打月月的胸,抱怨著地說:「不要這樣欺負我啦,害我都說了些奇怪的東西,我只是想要知道,為什麼響哭了。」

月月也停止了對子雪的捉弄,她面露嚴肅的說:「哭?人類可不是會哭的種族呢,發生什麼事情啊。」

我準備說出跟音弱吵架的事情,但是月月卻揮了揮手說:「阿阿,抱歉,我收回那句話,我並不想聽,我聽過難過的事情太多了,我活到現在只想要保持開心,而且我這次來只是想要吃子雪生的龍蛋,剛好有,我吃啦!」

說著,就把一個龍蛋完整地塞進嘴,並且把手中的袋子交給子雪。

「送妳的,你們兩人當晚餐吃吧。」

說完就離開了。

我這時裝傻摀著嘴說:「果然,這是妳生的。」

子雪急得跳著腳說:「才不是!」

我笑了出來,因為感覺兩人這樣開玩笑的經歷,過去好像也有過。

吃完後,子雪坐在我的對面說:「可以對我說嗎?哭泣的理由,我雖然沒有什麼朋友,但是我大概很會聽人訴說痛苦吧,畢竟父母每天都是那樣訴說有我這個不能生育的廢物女兒的痛苦。」

我驚訝的回答:「不不不,怎麼感覺都是妳的事情比較難過吧,妳父母是那樣看待妳的?」

子雪卻說:「不重要啦,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有難過的事情跟我說吧,對了,要不要手機加一下通訊軟體......」

我回答:「欸,我只有一個平板電腦,是朋友送的,現在沒有帶在身上。」

子雪像是想起什麼東西的樣子,她起身後說:「等我一下子歐。」

跑去櫃子那翻了翻,不一會就翻出了個手機,丟到我這裡,我手忙腳亂地接住了。

「送你歐,不用跟我客氣,因為我常常換手機,人家很喜歡跟進時代的時髦玩意兒。」子雪把玩著自己的手機邊說著。

而現在在我手上的手機,是粉紅色機殼,還有貼著很多漂亮的亮片,以及吊著兔子樣的小裝飾。

子雪把她的手機拿了出來,她放到我的手機旁說:「妳看,是一樣的呢,只不過,我的手機多了一個鏡頭,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還多了一萬塊的價格。」

我把我的手機翻了過來,手機的鏡頭有兩個。

子雪也把她的手機翻過來,她的鏡頭有三個。

加了好友後,終於到了我訴苦的情節。

「我,被家暴了。」我摀著早已不痛的臉頰說著。

但子雪站起來把我抱在懷裡說:「太難過了,來當我的伴侶吧。」

我回答:「欸不,什麼東西,我還沒說完吧。」

子雪鬆開了手,她尷尬的假笑說:「欸,這樣太快了嗎?那繼續說吧。」說完又坐回座位上去。

我接著說:「音弱以前是溫柔女孩,她不是會打我的......」

我想了想,從以前到現在,其實音弱並不是很溫柔的人,是反而是笨拙,粗魯的人,果然生氣的時候,比較能看見對方的缺點呢。

地球上的音弱,才是真的溫柔地音弱,處處讓著我,保護著我,把我當作第一位來看待。

越想越氣,居然一天打了我三次巴掌,我不能忍。

但是為什麼,我卻生氣不起來,只有感覺到難過、傷心,就感覺是因為被討厭了才難過的一樣。

子雪說:「怎麼了,繼續說下去也可以歐。」

我說:「恩,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到底是因為被打,痛的哭出來,還是怎麼樣,不過我今天無緣無故就被打了三巴掌,我生氣是可以的吧?」

子雪又站了起來,她衝上來把我抱在懷裡說:「真可憐,當我的伴侶吧。」

我說:「別這樣,子雪。」

子雪鬆開了手,她說:「假如厭倦那女人的話,就來這裡吧,我會每天做好料理的,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也開餐廳呢,也有甜點店,不過因為選舉的緣故,都暫時關了。」

我回答:「厭倦什麼的,其實,我跟音弱根本沒有交往。」

子雪驚訝地說:「欸欸欸,那為什麼會成為她的伴侶?伴侶就是夫妻、戀人的意思歐?」

我說:「這點東西我還是知道的,我跟音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是單方面音弱對我有意思......」

果然,我一直無法忘記在地球上的日子,我不停將兩人重疊再一起,說實在,這邊的音弱其實跟我的交情沒有很好,也就其實出去玩過幾次,音弱到底為什麼會喜歡我呢?
她是仇男,那怎麼會對我動感情呢,還是這一切只是想要把我當作玩具,耍得團團轉而已?

越想越害怕,我甚至真的開始有要成為子雪伴侶的念頭。

但是,漸漸的回憶起這邊的音弱與我美好的日子,時間短暫但快樂,音弱雖然很粗魯,討人厭,不過她至少也是在真心關心我,把我當作不是第一位,就是第二位看待。

雖然料理很爛,但是還是努力的她。明明擁有最強的實力,卻處處當個笨蛋,用最原始的方式,享受著我跟她兩人的時間。

子雪不解,她說:「單方面的意思?也就是說,響不喜歡她嗎?」

我說:「喜歡。」

子雪尷尬的笑著。

想著我說過的話,我的話確實有點矛盾,假如我也喜歡她的話,為何不乾脆交往呢。

但是我轉移了話題:「子雪為什麼這麼想要我當妳的伴侶呢?」

子雪拿出鏡子後對著我說:「看鏡子。」

我左看右看,只有我的臉而已。

「我的臉怎麼了?」

子雪說:「帥啊,響的個性很好,外表也很棒,所以當然也會希望這樣的人陪在我身邊,我啊,一直都是孤單一個人歐,其實我很忌妒音弱的呢,明明都是粉色頭髮,身世卻差這麼多,有這麼強大的能力,想必父母都很愛她吧,而且有這樣的帥哥陪在她身邊,她卻不珍惜這一切,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也好,分我一點吧,音弱的一切
。」

我笑了,我摸著子雪的頭說:「我已經在妳身旁了阿,不用成為伴侶什麼的歐,況且,音弱的人生沒有妳想像的那麼美好歐,而且她缺點很多,對朋友、妹妹以外的人很兇,料理超難吃等等......」

子雪還沒聽我說完,就哭了出來,我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子雪哽咽地說:「是嗎,我不是孤單一個人了阿,響。」

原來是高興地哭了,我鬆了一口氣。

我點頭說:「是阿,不是一個人了歐,雖然我不能成為妳最重要的那個人,但是我會成為一生中,在妳身旁陪著妳的人歐。」

結果到頭來,訴苦的人不是我,而是子雪,她後來把她的過去都說了出來,我仔細地聽著,適時地安慰她。

每個看起來光鮮亮麗的人,都有個難過的過去呢,一生都一帆風順的人其實真的不多。

雖然很討厭,但是有錢人也有有錢人的煩惱,帥氣的人也有帥氣的人的煩惱。

我說:「子雪,很喜歡撒嬌呢?」

子雪從她的座位早早的轉移到我的大腿上。

她連忙起身說:「欸欸欸,我什麼時候坐在你腿上的,對不起,做出這麼不檢點不像淑女的事情。」

我拉住她的手,讓她坐回我腿上:「沒關係啊,子雪很可愛呢,假如我以後的女兒長的這麼可愛的樣子就好了。」我真心的這麼覺得。

她換了坐姿,雙腿跨坐著我的腿,面對著我,微微抬起了頭,面泛著紅暈,伸出手來碰了碰我的臉頰。

我腦袋就好像跑出了個問號,不理解子雪的行為。

子雪說:「響都是這樣對女孩子說話的嗎?」

我搖頭回答:「哪有這樣的渾蛋整天對路上的女孩子說"好希望我的女兒長得像妳"這樣的話阿,才沒有,我是真心覺得子雪好像人偶一樣的漂亮,子雪的父母真是的,這麼可愛的女兒不拿來疼愛,拿來抱怨真是太浪費嘞。」

子雪眼睛閃閃的說:「響真的這麼想?」

我說:「當然啦。」

子雪微笑著,忽然搖頭說:「雖然很高興,但是我的意思不是那樣,我想說的是,響是不是很會說一些女孩子喜歡聽的話之類的?」

我回答:「摁,我不知道,我只是正常地說話,沒有多想什麼。」

子雪趴在我胸膛上,手指在我鎖骨上滑來滑去。

「我覺得這樣的行為,會讓音弱感到難受歐,我猜音弱是真心喜歡你的,但是你沒有把她當作戀人看待,不知道該怎麼樣表達自己感情的音弱,所以選擇打了你,當然了,
這不是成為動手的理由,但是我認為響還是要多為女孩子想想歐。」

我回答:「摸鎖骨這種事情會讓音弱生氣嗎?」我故意裝傻這樣開玩笑的說。

子雪聽了我的裝傻後停下了動作,她猛的抬起頭來,注視著我,抓著我的肩膀忽然靠近了我,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奪了我的雙脣。

「摁?欸欸欸欸欸,幹嘛!」我摀住了自己的嘴,驚訝的叫著。

子雪摸著自己的嘴唇說:「這是我的初吻歐,欸欸嘿,假如音弱知道了自己喜歡的男人被其他女人親了,會怎麼想呢?」

我回答:「她會殺了我!」

子雪說:「所以阿,不要做出這樣會讓音弱生氣的事情,女孩子很纖細的,只希望自己的白馬王子的眼中只有自己,想必是響都對其他女孩很溫柔,讓音弱感到不安了吧。」

很想要吐槽,明明是子雪擅自親了我,就算音弱知道,也不是我故意要這樣子。

不過被子雪這麼樣一說,我也許真的錯了,對女僕也是,對大家也是,我都是很溫柔,不會拒絕她們,總是站在她們那一方。

「對大家溫柔,也是種錯誤?」我這樣問著子雪。

子雪沒有正面回答我,她還是一樣,像是小孩的趴在我身上。

「只對你重要的人溫柔,這一定是正確的,但是沒有什麼是錯誤的。」

我像是父親那樣的摸著子雪的頭說:「那我對妳溫柔,是正確的嗎?」

子雪笑著回答:「當然,對我來說,是正確的歐,我很憧憬這樣的時光呢,被摟在懷裡,摸著頭的樣子,啊哈,好幸福歐,謝謝你今天聽了我這麼多抱怨,感覺都要把一生的怨氣給說出來了,真舒服。」

我說:「不客氣,今天也是開導我很多,真不愧是大姊姊,比我多活十年就是厲害。」

子雪說:「龍人族阿,並不會對年齡有所顧忌,龍人最重要的是魔力,力量才是一切,所以我也不會想要成為大姊姊,我寧願就這樣當響的小寶寶,就好了。」

子雪看起來像是要融化那般的要融進我的體內,身體癱軟的,沒有任何力氣。

我說:「不過,我希望子雪不要這樣跟別人撒嬌。」

子雪說:「摁,難道是吃醋嗎?。」

我回答:「並不是那樣子,據我所知,人類都是壞人,像子雪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會被玩弄後吃掉的歐。」

子雪笑了笑,忽然在我臉前伸出一隻手指,可見的冷空氣聚集在她手指指尖,漸漸的結出了一個小小的人偶,仔細一看,是我的樣子。

我稱讚的說:「好厲害!」

子雪說:「雖然我魔力很弱,但是我至少是超越了上百萬甚至千萬的龍人族的魔力,所以我才會在這裡,我只要看人的所散發的魔力,就能夠清楚了解一個人的個性,響是非常棒的人,我才會相信你,
把我的過去一染無疑地用話語展示給你,不然這麼多年,假如我是很隨便的人,我的心結也不會糾結在那邊這麼久了。」

我說:「說的也是,能得到妳這麼棒的評價,我非常高興,不過真的可以看出個性歐,真厲害,是子雪才看得出來的嗎?」

子雪回答:「大概吧,畢竟我常常被罵與嘲笑,所以懂得好人與壞人的區別,音弱也是好人歐,不過好中有壞,是我不太會接近的類型。」

我說:「這樣吧,我帶妳去見見音弱?」

子雪連忙搖了搖頭,害怕地說:「不不不,響還沒聽清楚嗎,為了女人吵架,假如又帶了個女人回去,你一定會死掉的。」

「才不是女人,子雪是我的女兒歐。」我開玩笑的說著。

但是子雪似乎當真了,她抱緊了我,她說:「那我可以叫你爸爸嗎?」

沒想到子雪這麼來勁,我原本想要拒絕,但是被這麼可愛的女孩子撒嬌,我只能說:「好。」

我們兩人有說有笑,時間已經到了下午,沒想到半天,就能將兩人的世界拉近這麼近。

「爸爸,路上小心,這個護身符給你。」子雪邊說著,從口袋掏出了個藍色的掛飾出來,並且交給了我。

護身符看起來像是子雪縮小版的人偶,不過做的很精緻,遠處看就真的像是護身符一樣。

我問:「這是?」

子雪回答:「這是我們冰龍族的護身符歐,是保佑平安的,畢竟音弱的魔力如此強大,雖然響很溫柔但是有點天然呆,有可能會再度惹她生氣,假如響遇到危險,這個護身符會展開結界讓你有逃跑的時間的。」

原來是真的有用的護身符,還以為只是裝飾品而已,我在她面前將護身符帶在脖子上,並且展示給她看。

子雪說:「怎麼樣,戴在脖子上的感覺如何。」子雪邊說著,邊往我這裡靠近。

看著看著,她忽然伸出手來,疑惑的往我脖子那邊伸手,我彎下身子,讓她更好的往我脖子上摸。

「這個,是什麼護身符阿,是把好可愛的小刀歐。」她把玩著散月(本體縮小版),仔細地端詳著。

我指著散月並向子雪回答:「聽到別嚇到,這把刀是住著人的歐,我都忘記要介紹給妳認識了,等下次有機會吧,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音弱那邊了。」

子雪說:「那等我一下,我準備個東西讓你帶去吧。」

說完就跑去了冰箱那邊,站上板凳,又取出了很多東西,接著拿出了盒子,把各種甜點填滿了整個盒子,最後施了魔法。

蓋上盒子,子雪回到我身旁。

「爸爸,這個,給媽媽吧,要說是你買的歐,不要說我給的,這樣媽媽會高興點,女孩子只要吃點好吃的甜點就會高興起來的,記住這點。」

我接過了盒子,我說:「謝謝,剛剛魔法?」

子雪說:「愛的魔法......開玩笑,是冷卻魔法歐,這樣盒子內部就跟冰箱一樣了,效果可以持續四十四天。」

太厲害了,魔法。

我說:「還有,叫我爸爸的話,感覺很奇怪。」

子雪回:「不是說可以讓我這樣叫的嗎?」

我說:「但是,這樣會被誤會的吧?」

子雪識相地說:「那這樣,我外面都會叫你名字,私底下就讓我撒撒嬌吧?」

一個三十歲,假如換作是人類,就是個大媽,這樣的她這樣跟我說著,我都不好意思了。

「恩,那還可以。」我暗自竊喜著。

明明是我比較喜歡撒嬌,卻不停吸引著比我愛撒嬌的女孩,這是什麼樣的體質,難道這就是我轉生來的特點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