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七二回) 與可可一塊之1

波喵 | 2021-12-01 17:08:21 | 巴幣 0 | 人氣 104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第二天早晨,窗外並沒有鳥鳴,只有微微的陽光從窗簾縫隙透了進來,我懶散的睜開了眼,手下意識的往旁邊一摸想要摸一下日向,但原本睡在身旁的日向已經不見了,不過卻有另一個人坐在床旁看著我。

是誰啊。

在微弱的陽光下卻鮮明的閃爍著的金色的頭髮,在那之下超級美少女的容顏......還有那對巨乳。

朦朧模糊的視線漸漸變清楚,原來是可可,差點點沒認出她來,因為今天的可可並沒有綁馬尾,她把頭髮放了下來,給人的感覺更加的成熟和美麗。

「阿,早安阿,可可姊。」

一早,可可就在我旁邊等著我醒來,溫柔的她,甚至想讓我多睡幾分鐘,選擇靜靜的等著我。

可可伸出一隻手來,撫摸我的臉頰,用非常溫暖的微笑對我說:「早安阿,響。」

我緩緩的從床上起了身,我揉了揉眼,打了個哈欠,明顯是還想要繼續睡,不過我大力的拍了兩下自己的臉頰,打算讓自己清醒一點。

「可可姊,所以今天一整天都是我們兩人嗎?」我問。

可可回答:「對呦,昨天玩遊戲把她們兩人欺負的體無完膚,心情特別好呢,而且還可以跟響一起,今天真的是幸福的一天阿,要出去哪裡玩嗎.......雖然話這麼說,外面天氣這麼冷,我比較想要跟響"兩個人"待在房裡面呢。」

「是阿,真可惜,明明是這樣的日子,對了,晚上有廟會,昨天有跟日向一起到那邊玩了一下子,很熱鬧,而且還有很多好吃的還沒有品嘗到,可可呢,晚上要一起去嗎?」我問。

可可回:「好啊,今天響去哪裡我就會跟在哪裡,話說響跟日向的感情變好了呢,真是太棒了,姊姊幫你蓋印章歐,集點本有帶來嗎?」

我點了點頭,就這樣,我的集點本上又多了三個印章。

蓋完章後突然沒了話題,房間安靜了下來,兩人乾瞪眼。

不過這不是我的錯,和可可這樣的美人待在同一個房間裡,想當然會害怕自己做錯事,讓可可生氣,心臟也因此比平常跳動的還要快,手也有點點發抖,我想要找些話題來緩解這樣的心情,又害怕自己會搞砸,只能盯著可可看。

「怎麼了,響,這樣盯著我看,我臉上有東西嗎?」可可懷疑的摸著自己的臉,接著就走到廁所照鏡子去了。

真是尷尬阿,不過可可似乎沒有這麼在乎兩人是否有一直在溝通或聊天,她看起來更是享受兩人獨處的時光。

但是非常抱歉,我完全沒辦法享受,因為緊張的感覺掩蓋了一切感官,我只能為自己加油,希望自己能夠成為現充,這樣子就不會害羞地說不出話來了。

我又大力的拍了兩下臉幫自己提神,臉都快被我拍的腫起來了,不過臉上的痛楚還是蓋不住內心的緊張。

剛好可可也在這時臉上掛著疑惑的摸著自己的臉的走出了浴室,她接著坐到我身旁對著我說:「今天的響,感覺怪怪的呢,是感冒了嗎?臉好紅歐。」她邊說邊觀察著我的臉。

她的臉好近,我都不自主地閉上了眼,但是我又睜開了眼,因為我想觀察,為什麼可可會這麼好看。

濃濃的長眉毛、和雪一樣白的皮膚,瞳孔清澈的像是寶石那樣,這麼漂亮的可可,真的沒有人不會不喜歡她的。

而可可撥開了自己的劉海,把她的額頭靠在我額頭上幫我測量額溫。

「恩.......還好沒有發燒呢,所以怎麼了,難道是跟姊姊在一個房間讓你害羞了,哈哈,不管怎麼說也不會這樣對吧。」

我裝傻的笑了笑,沒想到被察覺到了,看來我得表情不停在出賣我呢。

可可微笑著說:「沒事啦,不用這麼拘束,就把我當作親姊姊來看待就可以了歐,對了,去廟會之前,要來玩什麼呢?」

我則是反問:「那可可昨天跟音弱她們,都在玩什麼阿,一整天都沒門。」

可可指著暗著螢幕的電視機說:「電視機下面有很多旅館幫我們準備的遊戲,怎麼樣,要一起玩嗎?」

「好啊。」我回。

可可從電視櫃下取出了遊戲,連結電視後,電視就亮起了遊戲畫面。

看到這讀取畫面,這時的我明明還可以後悔的,我完全沒有想到,接下來會發生這種事情,徹底擊敗了我的自尊心。

一小時過後......

我癱軟在床上,遊戲的手柄被我丟在一旁,臉上露出不甘心的表情。

「為什麼,到底......」

電視機畫面顯示著"十比零"的字樣,可可操縱的角色正在歡呼著,而我的角色已經躺在地板上面壁思過了。

我說:「可可太作弊了......可可沒有想過要讓我一下嗎?」

雖然我這抱怨,但是可可只有用一隻手跟我玩,另外之手則是放在自己身後。

可可笑著爬到床旁說:「阿啦啦,我還特別選了我沒玩過的遊戲呢,是不是響在讓我呢。」

我嘟起嘴來說:「假如是這樣的話,才不會要求你一隻手玩呢。」

「說的也是呢。」可可回。

而可可也躺到我身旁,面對著我微笑著,我看了她一眼,她就瞇著眼給了我一個非常溫柔的笑容,我馬上又把頭轉了回來,因為可可的樣子實在太耀眼,我忍受不住這樣的笑容。

「可可姊,遊戲就算了,我們想些其他的事情來消磨時間吧?」我看著天花板說。

可可說:「好啊,那響來想吧,想做什麼呢。」

我回答:「孤男寡女的在同個房間,可可姊,你確定要問我嗎?」

對於我這樣有點點性騷擾的話,可可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是認真的回答說:「恩亨......但是我們是姊弟歐,不會,也不可以做那種事情的。」

說完,又安靜了下來,而可可還是一樣溫柔的看著我,一句話也不說。

一旁的落地窗被冷風吹的吱吱作響,就好像在提醒著我們,門外還有溫泉。

可可看向窗外問:「這間房間也有溫泉嗎?要不要一起泡阿。」

我說:「一起泡?我可是男生歐,可可姊要多保護自己阿,要多一點點警覺心。」我訓斥著她,不過我是為了掩蓋自己的害羞才做的辯解。

可可卻回答:「欸,姊弟不是會一起洗澡嗎?一起泡溫泉應該也很正常吧,而且我不認為響會做出越矩的事情,還有不要以為我是誰都可以的女人啊,姊姊我可是非常守身如玉的人歐,到現在還是處......欸!你讓姊姊說了什麼。」可可紅著臉拍了我的背一下。

我也紅著臉回答:「我也沒問這麼多阿,可可姊。」

兩人都不敢看彼此的臉,只是低頭在傻笑。

為了打破這尷尬的場面,我說:「那我們去泡溫泉吧,泡完溫泉在去旅館大廳那邊的按摩椅按摩一下吧,順便去喝一下這邊的特產飲料,昨天有看到,有點點好奇呢。」

可可這才忍住了尷尬的心情,配合著我說:「好.......好啊。」

說著,可可背對著我,就把她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兩手放在背後熟練的將胸罩給去下來。

我慌張地說:「欸欸欸,可可姊,為什麽脫衣服?」

可可半側著身,轉過頭來回答:「要泡溫泉阿,總不能穿衣服吧。」

邊說著,可可就要連身體一起轉過來,我馬上閉上眼說:「至少要先穿點東西吧?」

可可不解地問:「不可以穿衣服泡溫泉的吧?」

我拿出毛巾邊遮著眼睛邊遞給可可說:「至少用毛巾把身體擋住吧!」

可可低下頭說:「我的身體有這麼難看嗎......」

我摀著眼睛說:「不是這樣子的,就是因為太......所以。」

可可抬起頭問:「摁?話沒有說完吧,繼續說歐,沒關係,說實話。」

我大聲的說:「太色情了!」

可可聽後害羞地搶過毛巾,遮在自己的胴體前。

她終於也緊張起來,聲音也比以前高了一調的說:「響不是以前說過自己是女孩子嗎?那不應該對我的身體有興趣阿。」

我解釋著說:「這不是性別的問題,而是只要是人類,都會對可可的胸部有興趣的!」

剛說出口我就後悔了,我遮住了自己的嘴,可可也被我的話驚呆,露出驚恐的表情。

但可可卻沒有生氣,反而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沒有察覺到響的感受,我以前的弟弟也說過類似的話歐,說"這不是家人的問題,是只要是人類都會對姊姊的胸部感興趣歐"這樣的話,很過分對吧,明明是我的弟弟,但
是這樣的他,我還是最愛他了歐,所以阿,不用忍耐歐。」

可可緩緩的走到我面前,張開手抱緊了我,擋在她身前的毛巾都掉到地上了。

可可把臉埋近我的胸膛裡說:「雖然不可以讓你用手摸,但請就這樣用身體感受姊姊的胸部吧,對不起阿,姊姊我不擅長這樣色色的事情。」

我慌張地說:「欸欸欸?可可!」

因為身高的問題,可可的胸部正貼在我肚子上,因為我穿著比較單薄,所以非常清楚的可可胸部的威力。

又大又軟的,就算隔著衣服都還能感受到其尖端的硬度,我翻了白眼,差點昏了過去。

回過神來,我說:「可可姊的胸部到底多大啊!」

可可思考著過去的說:「恩,我稍微有點點忘了呢,以前去買衣服量過,被店員說"比乳牛還大",好像是說什麼K罩杯的,罩杯是什麽意思,是用杯子量的嗎?」

我笑著說:「應該跟杯子沒關係,不過可可姊真好啊,有這麼大的胸部,以前的我是超級貧乳,常常被當作男的看待,所以我好想要有對胸部可以跟可可姊一樣大歐。」

可可卻反駁說:「不用羨慕的,其實我更羨慕胸部小的女孩子,其實阿,胸部很大是很麻煩的醫件事情,很重,腰會很酸,肩膀也是,而且不戴胸罩走下樓梯的話,胸部會扯來扯去的超級痛,根本沒有好處,明明只是儲存奶水給寶寶喝的地方,長這麼大的話,寶寶要喝到變胖子了阿。」

可可看起來真的為著自己的胸部苦惱著,而我過去身為女孩,卻無法跟她感同身受。

我說:「哀,不要想那些事情了,把毛巾拿上,我們去泡溫泉吧。」

可可眼睛一亮,她迅速地撿起毛巾蓋在自己身上,她說:「走走走!第一次泡溫泉好興奮阿。」

我疑惑的問:「昨天難道沒泡嗎?」

可可回答:「沒有歐,原本要和音弱她們三人一起去的,但是昨天我脫衣服之後,她們就忽然不想泡了,而我也不想孤單一個人泡,所以就沒去了。」

我大概能感受音弱她們的感覺,看到可可這麼大的胸部,假如又被可可看見自己的小胸部的話,那該有多羞恥。

"咻"的打開落地窗,溫泉的熱風被風吹了過來,冷熱夾雜的風讓我的身體混亂了起來。

「嗚呼!」

忽然"咚"的一聲,可可像是去游泳池那樣的跳到溫泉裡面,不過兩秒鐘後就逃的似的跑了出來。

「好燙好燙好燙,要熟了。」可可燙的叫了出來。

我在一旁笑著。

可可連毛巾都沒拿,跑到一旁打開水龍頭讓冷水澆在自己身上,她失落的蜷縮在地上,而我早就泡在溫泉裡面等著她了。

我說:「好了可可,不用這麼失落啦,小孩子都會以為溫泉跟在家泡澡沒有差別,就這樣跳下來的,當然那樣是錯誤的,正確要像我這樣,要慢慢讓身體習慣溫泉的溫度,這樣才不會被燙傷。」

可可繼續縮在地上說:「明明想要當個有用的姊姊,但是看到這種池子,居然像小孩一樣跳進去,而且還被燙到快要變成熟豬,好丟臉阿我,對我失望了吧。」

我開心的笑著說:「才沒有那回事歐,我認為可可姊假如什麽都無敵,每個事情都能做到完美,這反而讓我很難靠近,反而這樣可愛的可可姊,我比較喜歡歐。」

可可聽後才抬起頭來說:「這樣的我,你不會失望嗎?」

「當然不失望歐,來吧,姊姊,妳最想要的溫泉還在等著歐。」我招了招手。

可可姊這才起了身往我這走來,而我紳士的轉過頭去。

直到聽見可可的腳步聲接近這裡。

「好燙燙!」

可可的腳經過幾次試探後才進到溫泉裡,接著把身體都埋在溫泉後,只露出她的小腦袋,她的長髮飄在溫泉上,感覺像是章魚。

「嗚阿,好舒服,溫泉只是比較燙的熱水而已吧。」可可這樣說。

我笑著說:「這樣說的話,溫泉旅館的業者會很傷心歐,溫泉可是比普通熱水奢侈好幾倍的東西歐,有味道,聽說還有養顏美容的效果,而且這些溫泉都是從很遠的地方運來的歐。」

可可聽了我的話後對著溫泉說:「那個,對不起,我錯了。」說著就把臉埋到溫泉裡面去了。

幾秒後,可可再次頭抬了起來,臉已經有點點被燙紅了,嘴裡吐出的熱氣都化成了白煙。

「真勇敢呢,不要緊吧?」我關心的問。

可可輕輕地拍著自己的臉頰回答:「雖然有點燙但是很舒服呢,能養顏美容的話,那我要多泡泡了呢,啊哈,感覺皮膚有點點變好的樣子。」

大概只是可可的心裡作用而已,我泡了兩次,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皮膚有變好。

可可接著趴在一旁背對著我,兩腳像是在玩水那樣開心的打著水,許多水花都往我這裡潑過來。

這樣刺激成人的景象不該讓我看見的,我再次把頭別了過去,以免自己被可可的大屁股給吸引住目光。

可可說:「真開心啊,以前就想要跟弟弟還有妹妹這樣出來玩,以前的我都埋頭在研究室裡面,沒有盡到姊姊的職責,哀,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弟弟和妹妹也不想要我這樣一直傷心吧,應該吧.......。」

就算沒看到可可的臉,也知道她現在一定很難過,不過她原來以前是研究員,吸血鬼當研究員什麼的,聽都沒聽過。

可可說:「響。」

我把頭轉回來一看,只見可可一絲不掛的站在了我面前,我嚇了一跳,馬上又把頭轉過去。

可可說:「剛剛是隔著衣服,要不要現在直接感受姊姊的胸部啊?」

我害羞地說:「不,可可姊妳知道在說什麽嗎?」「

可可的聲音又高了一調的回答:「知道阿,但是假如響一直累計慾望的話,搞不好會去襲擊別人的,因為日向早上才跟我說,昨天響差點襲擊她歐。」

我不悅的反駁:「哈?我這才是差點被她襲擊好嗎,不要看日向這麼小小一個,她本性超級可怕的好不好!」

可可懷疑地看著我,而我卻沒辦法看她的眼睛。

可可問:「真的嗎?」

但是說著說著,她抱了上來,防不慎防的我,差點叫了出來。

我輕輕碰著她的肩膀說:「可可姊,真的不用這樣子的,相信我吧。」

而我看向她的臉,她也在害羞著,臉都快要變成熟透的蘋果。

看著可可裸著的後背,我好想伸出手去觸碰。

我都能感覺自己的臉像是冒著火那樣的灼熱,我意識都有點不清楚了。

「可可,我會壞掉的,住手,在我意識還清楚的時候,拜託了。」

可可抬起頭來,眼睛紅紅的,眼淚貌似都快流了出來,可可說:「那要答應我,以後不可以襲擊女孩子歐。」

我說:「好好好,雖然我沒有襲擊過女孩子,但是我會答應妳的,所以姊姊,快放開我啊。」

可可嘟起嘴來不悅的說:「這麼拒絕我,我還是有點點難過啊,男孩子都不是喜歡這樣的胸部嗎?還是說我的胸部太大了很噁心?」

我摸著可可的頭說:「才不是,就說了,是太色情了才沒辦法把持住的,可可姊姊,放開吧!」

可可才終於放開了我,可可說:「以後沒有這樣的色色抱抱了歐,確定不再多抱一下?」

可可兩手遮著自己的胸部,如此害羞卻又繼續問我要不要抱她,讓我無法把持。

我扭扭捏捏的伸出雙手說:「那........讓我最後多抱一次,可可姊,我們以後的關係不會變奇怪吧?」

可可搖頭說:「當然不會變歐,只要響肯叫我姊姊,那我一輩子都是響的姊姊歐,就算響以後變成壞人,或著變成變態,喜歡女裝,又或著喜歡幼童,我都會保護你歐。」

雖然很想要吐槽,但是還是算了。

我也趁著這一次,把我藏在心中已久的話問出口:「可可,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可可說:「因為你是弟弟阿,姊姊對弟弟好,不需要理由吧。」

看來可可已經完全把我當作她的弟弟了,而過去的我並沒有姊姊,並不知道姊姊是否真的如她所說的,會為自己的弟弟奉獻一切。

「喔,可可姊姊,我不知道該怎麼當一個好弟弟,所以不要指望我會是個聽話乖巧的弟弟歐。」

可可把身體靠在我身上,她的臉貼在我胸膛上,她說:「響不需要做什麼歐,只要儘管跟我撒嬌就可以了歐。」

我說:「我可以抱抱姊姊了嗎?」

可可微微抬起頭,模樣可愛的看著我說:「不如說,現在不抱抱我的話,會讓我很寂寞歐,我一直逞強著,想要在響的面前當個好姊姊,但是我卻一直搞砸,不如就把軟弱的一面展示給你看吧,我很容易覺得孤單的,響要好好注意我歐,假如我一個人的話,一定要找到我,然後抱抱我歐。」

我伸出了雙手,將可可摟在懷裡,我摸著她的頭,把臉靠在她的頭上。

我說:「我會的,可可姊,我不會讓你孤單的,這樣的姊姊真可愛,明明是姊姊卻這麼愛撒嬌呢。」

可可沒有反駁,反而發出了可愛的笑聲說:「是歐,我有時候也想要當妹妹呢,哥哥。」

我抱得更緊了,我說:「哇嗚嗚嗚,真的超可愛的,可可!」

事後回想起來,比起姊弟或兄妹,我們更像是白癡情侶一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