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貧乳轉生】(第八四回) IF-音弱篇-7

波喵 | 2021-12-26 10:37:18 | 巴幣 2 | 人氣 35

連載中貧乳轉生
資料夾簡介
身為貧乳的我,就算轉生到異世界還是貧乳?不,我直接變成男的了。


離開了子雪的房間,我回到了音弱的房間門口,站在那邊,我遲遲沒有行動。

因為有點點緊張,不知道音弱還有沒有生氣,會不會打我,假如在被打得話,我可能真的要跑去當子雪的伴侶了。

我賭氣著,嘟著嘴,但是還是放鬆下表情,因為我想要相信她。

「音弱。」我呼喚她的名字,接著敲了敲門,但是沒有回應,隱隱約約能聽見哭聲。

緊接著我就輕輕地把門打開出一條門縫,從門縫中看見音弱正坐在床上,抬著頭正獨自一人揉著眼大哭著,哭得非常傷心,就好像是彩票中了頭獎卻忘記兌換的感覺。

「音弱?」我進來房間後,把門關了起來,並且把甜點盒子藏在身後。

看到我回來,她馬上收起了聲,轉過頭邊抹掉眼淚邊說:「幹嘛回來,你永遠不要回來,去那個女僕那邊阿,那邊不是比較合你胃口?」

我說:「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下次會注意的,但是音弱也有錯,要好好跟我說阿,不能用打的,我很怕痛的耶。」

音弱邊吸著鼻涕邊說:「亨,才不原諒你,滾蛋,我不想看見你。」

見音弱連臉都不肯轉過來,想必還是很生氣吧。

也有可能是哭太久,臉都花了,不想讓我看見醜陋的一面吧。

「不想見到我,這是妳說的歐,那不要後悔歐。」說完我就轉了身。

音弱像是在我轉身前一刻就準備好那樣,飛撲過來在我身後抱著我的腰,腳拖在地上的說:「對不起,對不起!我的錯,不要離開我啦,嗚嗚嗚嗚嗚,我不該打你,都是我的錯啦。」她再度哭出來。

但是我並沒有回頭,我只是說:「放開我。」

音弱哭喊著說:「不要,好不容易才抓到你了,不放,對不起,原諒我,響花心也沒關係,我都會原諒,只要你肯呆在我身邊就好,拜託,不要離開,都說過會一直呆在我身邊了,不要說謊啦。」

我嘆了口氣,我說:「才沒有說謊,我才不會離開妳,因為妳不放開我,我要怎麼給妳禮物啊?」

音弱聽後,鬆開了手,一臉錯愕的看著我,我也慢慢轉過身來,接著把盒子放在眼淚還在不停流的音弱手上,音弱低下了頭,叮著盒子看。

我抹去她眼角上的淚水說:「對不起阿,讓妳不安了,這是好吃的東西,特別為妳買來的,希望妳可以不要再生氣了。」

音弱吸著鼻涕,結巴的說:「不要把人家塑造成貪吃的形象,人家才不會因為有吃的就會原諒你歐。」

我笑著說:「阿咧?剛剛不是原諒我了嗎?還是要趕我出去嗎?那我真的要走了歐。」

音弱把盒子放到一旁,選擇抱緊了我,她說:「親親我,或著抱抱我,就原諒你。」

我說:「真是有機會就會想要吃我豆腐呢,變態音弱,先看看盒子裡面的東西吧?看看這樣子妳會不會喜歡」

音弱重新端起來盒子,放在自己腿上,她看著盒子上面的標誌,她歪著頭,接著恍然大悟的說:「這......剛剛就在懷疑了,這不是那家超級貴的,也是龍人族開的甜點店嗎?你是怎麼搞到手的,聽說已經關門了耶。」

欸,原來子雪的甜點店這麼有名嗎?想想其實也不奇怪,畢竟這麼好吃,假如在地球開店的話,一定很快就會在全球開連鎖店的。

我說:「誰曉得呢,我為了妳可是費盡心思,用心良苦才拿到手的歐,嘗嘗看吧。」雖然是子雪讓我帶來的。

音弱打開了盒子,裡面精緻的擺放,還有各樣漂亮的點心,音弱拿了一個透明的像是冰球的東西放在手上,接著拿在燈下。

在燈光作用下,冰球發出了很多顏色的光芒在音弱身上,音弱說:「沒想到我這輩子有機會吃一次這樣的東西,響,我原諒你了,假如響要找一個小三,一個的話我還可以接受歐。」

說完就把東西放進嘴裡,她眼睛冒著愛心,從腳底傳到身上的顫抖,都無法表現出她現在的喜悅。

音弱看著盒子剩下的甜點,她喜極而泣的笑著說:「真是的,我還以為響會真的離開我,沒想到還是給了我驚喜,果然,我最愛你了,響。」

我坐在她一旁,我帶著嚴肅的語氣說:「音弱。」

音弱回答:「這些給我的,不給你吃歐,就算是我最愛的人,我想要自己享受啦,每一種口味樣式都只有一個,我不想要分享啦!」

「其實我有話要跟你說。」

音弱低下頭用側臉看著我。

我問:「怎麼了。」

見我沒有反應,音弱懷疑起自己,她小聲的滴咕著說:「明明說這個角度男孩子會心動,難道是我不夠漂亮嗎,我應該要去學會如何化妝了。」

我說:「沒有必要化妝,音弱這樣子已經很好看了,沒有必要再好看下去,我不想要別人看到音弱太漂亮的樣子。」

只見音弱兩手扶著自己的臉頰,既驚訝又意外的說:「響?你說這種話的話會讓我誤會的阿,就好像要把我當作成你重要的人一樣的話。」

我低下了頭說:「對不起阿,讓你等這麼久,其實這種話我應該早點跟妳說,但是我說不出口,我一直害怕著什麼,不敢去面對,不過我最後想通了,我不要再對自己說謊了。」

音弱似乎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她一臉疑惑的準備要問我,但我在那之前抓住她的肩膀,音弱被稍微的嚇到了,震驚看著我的手,我大聲地說:「音弱,看著我。」

她被我的聲音嚇到閉上了眼,見我遲遲沒說話,她才慢慢的才睜開眼。

我的眼睛已經冒著閃閃的淚珠,因為我對於無法正視自己的感情,害音弱這樣等著的我說:「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才開始,還蠻好笑的,回過神來,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待在妳身邊,明明才說把妳當成朋友的,我說謊了,真是難看阿,我......」

音弱扶起了我的手,她把我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閉上眼溫柔的說:「才不難看歐,我不完全了解響這個人,也就是這個不完全,才使得我想要更加了解你,響,我愛你歐,也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很奇怪吧,愛情真是比數學還難的東西。」

我說:「不奇怪,才不奇怪,愛就是這樣,超級奇怪的,對不對,不過我還是覺得數學比較難。」

音弱幸福的笑了,這笑容,會永永遠遠且時時刻刻的在我腦海中。

她說:「我也想聽響說那句話呢。」

我撇開了頭,但音弱卻端起我的下巴,我嘗試再次撇開,但音弱說:「不是不再說謊了嗎?對我跟對自己,還是響只是說說,其實還是把我當作朋友看待?」

我紅透了臉,被這樣一說,害我不得不說出來。

「討厭妳,明明說喜歡我,還打我。」

音弱說:「我發誓以後不會了,我只是被憤怒跟不安衝昏頭而已,真的。」

我說:「在我住的地方,家暴的人都會說這樣的話歐。」

音弱回答:「欸,真的嗎,對不起歐,做什麼才能原諒我?」

我說:「接受我的感情,我就會原諒妳歐,音弱,我啊,喜歡妳,我喜歡妳笨笨的一面,也喜歡妳可靠的一面,明明是貧乳,胸部卻會在發情期變大的這一面,音弱,我愛妳。」

我說完後,以為音弱會高興地撲過來,沒想到音弱卻紅透了臉,她把臉撇開,瞪大了眼睛,握著我雙手的那雙手止不住顫抖。

音弱說:「好難受,我的身體超級難受的,這是什麼感覺,好癢,肚子也是好痛,腦袋一團糟。」

我擔心的說:「怎麼了,是生病了?」

音弱抓著自己的胸口,她說:「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喜歡的人也會這樣對我說,我看了愛情小說,我學到了如何攻略男孩子,但是卻沒有學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真討厭,響會不會對我失望啊。」

我說:「哈哈哈,才不會失望呢,有夠可愛的阿,音弱,但這份難受,就是戀愛吧,當期待已久的東西終於到手,妳本能認為是假的,一時沒辦法接受也是正常的,我會慢慢讓音弱感受我的愛的。」

音弱嘟起了嘴,閉上了眼。

「那先教我接吻吧,之前的吻只是蜻蜓點水,我想要大人的吻。」

我說:「欸......我也不太會,話說才剛剛交往,就要接吻嗎?不會太快了嗎?」

音弱回答:「但是小說裡面,都是接吻後就直接到床上開始造小孩了耶。」

我說:「但是那是小說,現實才不會這麼快就做那種事情的呢,也許一些對戀愛、性身經百戰的人會直接直奔主題,但是我還是想要慢慢來,我們按照我們速度來就可以,好嗎?」

"啾"

一個聲音從嘴直傳到腦內。

音弱挽著我的臉說:「才不要,也許是看了小說、漫畫的影響,對愛壓抑太久,我現在好想要接吻,拜託!響,我想要接吻!」

我摀著自己的胸口說:「好......好痛。」

音弱瞪大了眼睛,抱著我說:「怎麼了,我弄痛你了嗎,治癒魔法要嗎?」

我抬起頭來,苦笑著說:「真是的,戀愛的感覺就是這樣呢,被喜歡的人親到,身體真的會發生奇妙的變化呢,哈哈哈。」

確實,剛剛那吻,我的心臟像是爆炸那樣的大力跳動了一下,肚子真的都感覺被那股衝擊給壓到了。

說話間,我一把將音弱推倒在床上,兩手撐在她臉兩旁。

音弱說:「響,怎麼了。」

我的手拂過她的臉龐,直到她的下巴,接著端起她的下巴。

就這樣的姿勢,維持了大概二十秒。

音弱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了,她緊張的說:「欸欸欸,到底怎麼了。」

我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我想要接吻,但是不知道該怎麼接,直接上去的話,會碰到鼻子的吧?」

音弱笑著說:「想這麼多幹嘛,我又不會嘲笑你的,試試看吧,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接吻,就兩人一起來學習吧。」

說完,音弱反過來抱住我的臉,她自己親了上來。

"啾"

又是像蜻蜓點水那樣,嘴唇只有短暫的接觸。

我說:「接吻真的好棒,我想要再一次。」

音弱回答:「這是我要說的,再一次吧,這一次換你來,停留久一點吧。」

音弱鬆開抱著我的那雙手,她直接成大字狀的躺在床上。

我有點緊張,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能靠感覺上了。

"咚"的一聲。

「好痛!」

「好痛!」

我們兩人同時摀住自己的額頭。

「對不起。」不過我是笑著說的。

怎麼感覺這個場景似成相似,當初跟仁接吻也是不小心撞在了一起。

音弱說:「響,不開心要說阿,居然在接吻的時候搞偷襲,不講武德。」

我說:「對不起歐,才不是搞偷襲呢,只是這姿勢很怪,手撐在那邊很累人,我想要換一個姿勢,可以嗎?」

音弱只好坐起來,她說:「怎麼樣的姿勢比較喜歡呢?」

我端著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之後想到了個姿勢。

我坐在床上,而音弱坐在我的大腿上,與我面對面。

她的臉離我非常近,每一下呼吸都噴到我的臉上來,不禁讓我稍微身子往後了一點點。

音弱連忙摀著自己嘴說:「我會不會有口臭阿。」

我笑了出來,我說:「真是的,這個時候還在意這個,沒有歐,音弱,就算你早餐吃了很奇怪的大蒜水餃,都不會臭歐。」

音弱再次摀住了自己的嘴,她說:「大蒜?我沒吃早餐耶,難道我真的嘴巴就很臭嗎。」

她呼了口氣出來,用手擋住後,聞了聞。

見到我的壞笑,音弱還沒察覺到。

我這才把事實說出來。

「沒有味道了啦,只是開玩笑的。」

音弱用懷疑的眼神注視著我。

我說:「好了歐,快點啦,只是接吻就花了好多時間阿。」

音弱卻撇過頭去,站了起來後說:「不親親了,不親親了啦,真是的,晚上再繼續,現在我要繼續吃甜點了,然後刷牙了,嗚嗚嗚嗚嗚。」

看來好像真的有點點傷害的音弱了,不過這就是情侶之間的玩笑吧。

我認真嚴肅的說:「音弱,請跟我交往。」

音弱這回過頭來,緊張的說:「欸欸欸,不是已經交往了嗎?」

我回答:「沒有得到確切的回應,我感覺怪怪的,就好像只有互相告白,沒有得到口頭的約定,就只是過家家一樣。」

音弱嘟起嘴來說:「好啦,我們交往吧,真是的,害我緊張了一下,到底什麼跟什麼阿。」

說著說著,音弱忽然腿軟了下來,倒在地上,我連忙上前關心說:「 怎麼了?」

音弱嘴上說沒事,額頭也沒事,但是表情卻看起來很難受。

音弱說:「早餐跟午餐都沒吃,而且剛剛還吃了很冰的甜點,所以可能是有點感冒了,也有可能原本就有點不舒服,原本都好好的,在我們終於交往後,心中一顆大石頭落下來,我這才鬆懈下來了,不用擔心我,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我抱著她放到床上,幫她蓋上被子後說:「哪有可能不擔心,我最愛的女朋友可是生病了,要做什麼儘管吩咐我。」

音弱拉起被子蓋在自己臉上,笑嘻嘻地說:「女朋友,我是響的女朋友,真的夢想成真了,好幸福,今天是女朋友,然後明天就變成老婆了,欸嘿嘿。」

我說:「也太快了,要結婚的話至少等我有穩定的工作吧。」

音弱說:「就算我沒當上龍王,以我的能力,可以在這邊教書的,薪水應該很多,大不了我養你啊,響。」

原本我的夢想就是當新娘,成為家庭主婦,照顧孩子,打掃衛生,做菜之類的,現在雖然沒辦法實現,不過成為家庭主夫也是不錯的。

我回答:「我會考慮。」

我準備離開去叫女僕來弄點營養的東西,但音弱卻拉住我的手。

「響,要去哪裡?」

我回答:「只是去讓女僕拿點東西讓妳吃歐,妳早午都沒吃吧。」

音弱說:「女僕,響不是真的喜歡那女僕吧?雖然我說過可以讓妳找小三,但是那個女僕,我不太喜歡。」

這孩子,生病怎麼還惦記這件事阿。

我彎下身子,吻了她的腦門一口,想了想後忽然說道:「妳不是可以治病嗎?明明連斷手都可以接上的。」

音弱回答:「恩,所以我已經好了,響在這邊陪我就好了,不,幫我去買東西,我想吃炸的!快點快點,我的男朋友,欸嘿嘿嘿嘿,男朋友。」

看音弱笑成這樣,到底多開心我都無從所知,想當然,我也是跟她一樣開心的。

不過,生病看戶環節就被取消了,有點點可惜,還想說有色色環節,擦背之類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